第四百三十三章 【如坐针毡】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8-04    作者:跳舞

“查的结果怎么样?”

杜微微手里捧着一杯惹起腾腾的茶,慢慢的品着。

站在她桌前的,是一个年纪最多不超过三十岁的军官,中等身材,短发,五官很平庸,属于那种丢进人海就找不到的类型,但眉宇之间却隐隐的有一股精干之气。

说着,杜微微指着这个军官,对同样坐在大厅里不远的地方,陪着自己品茶的迪克森还有胡克船长两人,笑道:“这是我的军事副官,洛维。”

虽然只是一个副官,但能担任杜微微身边的人,那绝对是心腹嫡系班底啊。

迪克森和胡克两人对视了一眼,重新投向这个叫洛维的军官的时候,眼神里都流露出了几分重视。

“洛维,说说调查的结果。”杜微微的语气很平静:“不用有什么隐晦。迪克森先生是魔法师,学识渊博,或许他的学识能给我们提供一些帮助也说不定。”

“是!”

洛维中规中矩的行了一个军礼,对着迪克森和胡克,也微微点头颔首示意。

两个家伙慌忙放下手里滚烫的茶杯还礼。

洛维不慌不忙,将一个夹在自己腋下的册子拿了起来在手里,翻开,用慢吞吞的语气缓缓开始了汇报:

“我们寻找到的死尸一共有一百三十七具除了一号埋尸地点之外,后来又陆续在周围间隔大约两百米的地方找到了二号埋尸地点。

共计一百三十七具尸体,全部男性。从体征检查看出,判断为职业军人。而且是……骑兵。”

“哦?”迪克森忍不住问一句:“为什么这么判断?”

洛维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迪克森,在得到了杜微微的点头示意之后,他才一板一眼的回答:“死者的尸体大腿内侧的肌肉解剖,还有皮肤的粗糙程度。以及……他们腿部裤子内侧的磨损程度,都能判断出,死者生前应该是有长期骑马的习惯。”

“……好吧,当我没说过。”迪克森缩了缩脑袋。

洛维才继续道:“所有人的内衣都是同样的款式同样的质地,可以判断,这些人生前都是军人,只有在军队这样的高度纪律部队之中,才会有这样同样制式的内衣。此外,从调查之中发现了几个线索。”

杜微微明显精神一震,她慢慢的喝了一口茶。低声道:“什么线索?继续说下去!”

“第一,这些死者之中,除了致死的致命伤之外,有很多人身上都发现到一些不同程度的伤痕,伤疤……都是一些旧伤,旧伤。所以我们判断出,这些人生前不但是军人,而且应该还是曾经真正经历过战阵的军人!因为帝国目前大体上处于和平状况,即便是很多主力军队。也都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争,平日里训练虽然严格,但强度绝不会太大,不会造成人员身上出现刀剑等锐器的伤痕。

这些人身上留下那么多陈年的老伤疤。明显都是上过战场的。

纵观整个帝国的军队,只有北方的暴风军团,长期驻守北部边境卡巴斯基防线,才会偶尔和兽人发生小规模的冲突。

或者就是雷神之鞭。雷神之鞭作为帝国中训练最完备的机动常备军团,常常会被调遣执行一些地方上小规模的军事任务,比如剿匪。平定小规模的哗变叛乱,甚至是拉到草原上进行拉练……以及……九个月前的帝都。”

说到最后,这个叫洛维的军官的语气稍微顿了顿,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面前的女公爵。

杜微微点了点头,不动声色:“说下去!”

“第二点,从尸体腐烂的程度来看,这些人的死亡时间大概不会超过十五天,也就是说……他们死亡的时间应该就在西北独立师爆发叛乱之前不久。

同样的,我们找到了西北独立师爆发叛乱的时候,因为内讧而被杀死的士兵的尸体,和这些在边境之外挖出来的尸体做了对比,很明显,这些尸体的腐烂程度更严重一些,所以我们判断,这些人的死亡之前,要早于西北独立师的叛乱。”

“第三点,我们将死者身上的内衣布料,和库存的军服做了对比。

西北独立师的后勤大营里,储备了大量的军中作训制服以及军用内衣。根据库存,我们一共盘点出来,储备的衣物的布料,涵盖了共计九个批次,也就是说,郁金香家工坊从两年前一直到今天为止,一共出产的九个批次的布料,西北独立师的后勤仓库里都有储备。

我们将九个批次分别取样,和死者身上的内衣布料做了对比,无一符合。

结论是:要么,这些布料是郁金香家工坊出产,但时间是早于两年前不过我们认为这个可能性并不大。

要么……这些军制的布料并非出产自郁金香家工坊,毕竟这种军制布料,家族已经在很多年前就授权给了帝国其他商团制造同类产品。

后续我们需要花费一些时间来,从其他商团采集不同批次的库存布料进行对比,才有可能进一步确定这些死者身上的衣服布料的来源那样或许能更大可能的找出这些人的来历。”

“思路不错。”杜微微点头,表示对洛维工作的认同:“还有么?”

“有的。”洛维点了点头:“第四点,是一个意外的发现。军中的医官对死者尸体抽样进行了解剖。得到了一些发现。从死者胃囊之中和肠子里残留的食物残渣,我们发现了一些东西。”

“哦?”

“这些人,应该是去过了兽人王国,从兽人王国回来不久。因为他们的肠胃之中发现的食物残渣里有兽人王国特有的食物的残留物。”

说到这里,一个一本正经的军官,居然笑了笑,看了一眼女公爵,又看了看身边的两位客人,淡淡笑道:“为了不影响几位的胃口。具体是什么,我就不说了。”

顿了一下,洛维才继续道:“根据尸体出现的地点,这些人出现在这里应该会有两个可能:要么他们刚刚出关准备前往兽人王国。要么他们是从兽人王国完成了某种任务而正在回归。根据以上我们的检查结果,我们更倾向于第二种可能:这些人应该是从兽人王国回来的路上受到了袭击而死亡。”

迪克森和胡克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之中都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惊异。

一方面是没想到郁金香家的检查如此仔细,对尸体的检查之后,居然就立刻得出了这么多有意思的线索。

另外一方面则是震惊!

一支帝国的军队,居然会成编制的跑去兽人王国?他们去干什么?去做什么?去执行了什么秘密的任务?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兽人王国虽然和罗兰帝国已经很多年没有发生战争了,但是敌对的态度却依然存在。至少……民间的商团或许可以来往,但是兽人却绝不会允许罗兰帝国的军队开到自己的地盘上去!

这些死去的军人……他们怎么会跑去兽人的地盘?

此刻,杜微微的表情也阴沉了下来。

这事情已经越来越诡异,而且越来越叫人震惊了!

帝国的军队,居然会和兽人王国有来往?

是勾结?还是……别的什么?

而洛维,却还没有说完!

“大人,还有第五点……”

杜微微立刻精神一震,凝神看着洛维:“还有?继续说!”

洛维的身子挺得笔直,这个家伙虽然说话做事慢吞吞一丝不苟。但是身形气质,却十足是一个古板而严谨的军人形象,站在这里说了半天,身子都丝毫没有半分晃动。

“在经过了前期调查之后。我们目前最大的一个疑惑就是:这些人死在这里,到底是谁杀了他们。”

洛维的面色古板,缓缓道:“死者有一百三十七人,从尸检的体征看来。人人都是孔武有力,身体强健。而且应该都具备了相当不俗的战力从他们的四肢尤其是手掌的很多地方能看出,应该是有着严格军事训练和军事武技的人员。从体征检查看出。大多数人的手掌都有不同程度的茧子,拇指,虎口,还有骨节粗大,应该擅长刀,剑,长矛……甚至是弓箭等等武器。

这么一支一百三十七名实力不俗,经受过严格训练,甚至有过战争经验的人……说是一支‘精锐’,这个评价应该不会过分。而能杀死一百三十七名职业军人组成的精锐队伍的,那么动手的人……

我们做了一番估算,以罗兰帝国普通主战常备军队的主力师团的平均战力来估算的话,要想吃掉一支一百三十七人组成的精锐,而且很可能是配备了战马的骑兵部队,那么至少需要出动三个营队,也就是满编九百人的数量,才有可能完成。”

洛维说到这里,迪克森忍不住叫道:“这个……好像有点不对吧?”

“哦?”洛维神色不变,扭头看了一眼迪克森:“法师阁下有什么异意么?”

“一百三十多个军人,哪怕是精锐的话……难道会有这么强?帝国的主战军队的战力不会那么差吧?需要九百人才能收拾掉他们?”

洛维听了,眼神里却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失望,皱眉道:“法师阁下,我说的这个比例,是基于‘全歼’的基础而做出的估算。

的确,以帝国主战军队的实力,若是只是普通的击败,那么可能只需要同等数量的精锐骑兵就能做到。数量的差别不会太大。但是请您明白,击败和击溃是不同的概念,而击溃和全歼更是一个巨大的差别。

如果是我郁金香家的骑兵的话,要击败这一百三十七名精锐,或许只需要和他们相等的数量就绝对可以完成,但是要想全歼他们……我的意思是,在击败对方之后,还能保证要全部杀死对方,不让对方跑掉一个人……那么我方人员的数量就绝不能少!九百名正规军,已经是我们估算的最低数值了,如果是地方守备军的话,恐怕需要至少一千五百人以上。才有可能将这一百三十七名骑兵精锐全部留下,一个不跑。

因为从军事角度来说,如果要全歼目标,最常见的做法就是选择一处地点进行伏击,而且需要配备超过对方至少数倍的兵力,组织严密的包围圈这就需要大量的人手了。”

迪克森忍不住又打断了洛维:“那个……阁下怎么就确定对方一定是‘全歼’呢?”

洛维看了迪克森一眼,淡淡道:“从尸体的掩埋地点有明显的掩饰痕迹,并且为了隐瞒尸体的身份,剥去了铠甲,武器。徽章等等能表明身份的痕迹。从这一切迹象看来,做这件事情的人是想掩盖事实,杀人灭口也好,隐藏消息也罢。这个做法是很明显的……如果不是全歼的话,如果被杀的一方有活口跑掉了,那么就完全没有必要再做这些掩饰痕迹的事情了。”

洛维的话非常有道理。

但是更让迪克森不爽的,是这个年轻的军官看向自己的那个眼神。

虽然这个家伙嘴上没说什么,但是刚才投向自己的那一束眼神,非常明显的。流露出了一种……

对自己智商上的鄙视?

迪克森非常恼火!

自己身为魔法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公认的魔法天才,自然不可能是蠢货!

而且一个在魔法学院能混到被公认为“学院之耻”,把建校以来几乎所有的校规都全部触犯遍了的家伙……哪怕是史上第一捣蛋鬼。但至少大家都必须承认,他是很聪明的一个家伙!

可现在,居然被人**裸的鄙视了?!

可这个叫洛维的军官只看了迪克森一眼,就重新将眼神投向了杜微微。

他的表情依然严肃。一丝不苟,用他那特有的不急不缓的语气,稳稳的继续说了下去:

“……根据我们的判断。要全歼这么一支军队而且不让对方跑掉一个,至少需要有合适的伏击地点,准确的时间情报,以及出动超过九百人的军队才有可能做到。

一次出动九百人的军队,在军队之中已经算是很大规模的调动了。这样规模的调动,按照军法条例是必须上报给军中上层的。

超过千人的军队调动,就牵扯到了后勤,军需补给,军事行军路线的事先申报等等。

我建议按照这个线索进行调查。

不过我本人更有一种猜测,或许这个军事行动本身就已经被掩盖了,是私下行为。”

“那么问题就来了。”杜微微冷笑:“放眼整个罗兰帝国的军队……一共就那么几个主战军团!有实力有胆子有底气,可以私下里调动超过千人的军队,而又有能力把事情掩盖住的……没几个人吧。”

“准确的说,不超过十个。”洛维不动声色,然后他说了一句更加让人无语的话:“……公爵大人您,也在此列。”

迪克森忍不住笑了。

他忽然发现,这个叫洛维的家伙,其实还蛮有趣的。

这个家伙应该是那种典型的做事情说话都十分古板的家伙吧。

最后居然把这位女公爵都列入了嫌疑名单?

“最后一个线索是……”洛维说到最后,语气似乎就有些迟疑了。

不过他也只是略微沉吟了一下,就坦然说了出来:

“考虑到尸体掩埋的地点距离西北要塞关防并不太遥远,而且……出动超过千人规模的军队,在距离边境并不远的地方,围剿一支一百三十七人的军队……这样一场战斗,规模已经不能算小了。

就在西北独立师的眼皮底下,出现了这么一场规模的战斗,我个人认为,应该先从西北独立师内部进行调查!

就算西北独立师不是真凶,但至少也应该有人是知情者。

我建议,先从独立师的骑兵斥候营开始调查。他们例行的境外巡逻,应该不会对这件事情一无所知。”

洛维说到这里,深深的吸了口气,这个家伙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非常非常凝重的表情:

“涉及到家族军队内部的调查,这属于军队内务范畴,如果要进行这些调查的话,公爵大人……我需要您的授权才能继续展开这项工作。”

杜微微略微迟疑了一会儿。

毕竟西北独立师刚刚拨乱反正,军心还没有彻底稳定下来。原本背着一个叛军的罪名,现在军中很多人都很担心,害怕自己会秋后算账,事后追讨……

如果这个时候,在大规模的在军队之中进行内务调查的话,万一引起军心动荡……

不过杜微微毕竟还是有决断的,只是略一迟疑之后,就抬起头来,沉声道:“好!我给你授权!传我令,西北独立师斥候大队全体人员,移动至要塞以南,调拨独立军营进驻,全军暂时取消一切休假和外出,约束人手,在营中等待调查。调查结束之前,斥候骑兵大队取消一切军事任务,取消一切外出许可!”

杜微微在说的时候,洛维已经飞快的拿出笔来,在他手里的那个册子上翻开一页,然后将杜微微的口令记录了下来。

最后他将这份笔录下的口令递给了杜微微,杜微微看了一眼,在下面签署了自己的名字。

洛维绷直身体,行了一个军礼,就拿起带着杜微微签名的手令,转身,目不斜视,大步走了出去!

大厅里又有些沉默了。

迪克森和胡克也意识到,这事情只怕是越来越严重,其中还不知道牵扯到了什么更加惊人的内幕,所以两人都有些不自在。

“两位。”

杜微微却仿佛轻松了一些,手指在桌上茶杯的边缘来回摩挲,微微笑道:“你们觉得这个家伙怎么样?”

呃?

这算是什么问题?

迪克森看了看胡克,这次开口的是胡克船长了,他放下茶杯,站起来,正色道:“公爵大人麾下,自然都是一等一的人才。”

“是不是人才,那就见仁见智。不过……这个家伙脾气性子都古板得很,做事情也是一丝不苟从来不出岔子,我很多事情交给他去办,都是放心得很。”

迪克森和胡克两人都是唯唯诺诺的附和了几句。

而这个时候,杜微微却语气忽然一转:“看来两位,对洛维的评价都不错……那么今后,你们打交道的时候,相比大家就一定会很愉快的。”

今后?

打交道?

迪克森瞪大了眼睛,胡克也是愣愣的看着这位女公爵。

“我总不会长期逗留在西北要塞,今后我和你们的那位主子,还有不少生意要做,我打算,把这些事情就交给洛维来处理。嗯,你们今后应该会有许多机会见面的,到时候大家可要多多亲近亲近啊……”

杜微微在笑,但是她的笑容里,却有一种让迪克森和胡克如坐针毡的深意……

`

【我在威信上发布了我的一本老书,这本书几年前写的,直接出版没有在网络上发过,这次当做福利,在我的威信上发出来给大家看。全本都会免费哦!

如果有兴趣的,就请加我的威信吧!威信号请直接搜索“跳舞”。

此外,加我的威信,不定期都会有其他福利放送哦~~】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