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不惜此身】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7-31    作者:跳舞

(呃,那么多人问疑惑为什么塔西佗能听懂寒夜的话?在很早我就写的很清楚啦,塔西佗这样的教会高层精英,能听懂,但是不会说。蓝蓝是唯一一个会说精灵语的。

第四百二十九章 【不惜此身】
“冒险日记。

今天是登陆这片大陆第三个月的第一天,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如果在家乡,现在应该是九月十四日。离开家乡出海的时候,冬季还没有结束,而如今,已经到了秋收的集结。

只是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回到罗兰,去看了一眼那金色的麦田海洋了。

我们的状况非常不好。自从离开了苏伦比河之后,这一路异常艰难!

队伍正在飞快的减员。

就在今天上午,我亲手掩埋了科伦——他是一位勇敢的骑士,忠诚的信徒,同时也是一个单纯可爱的年轻人。

我记得在刚出海的时候,他曾经悄悄问我,我们这趟出海大概会用多久时间,能不能在夏日庆典之前赶回帝都。他还问我,我们会不会在东海停留,他答应了一个帝都的姑娘,会送她一枚东海的珍珠。

虽然神圣骑士团并不禁止团员婚娶,但是这个单纯的小伙子却依然叮嘱我千万不要告诉塔西佗大人。他曾经悄悄告诉过我,他的理想就是成为一个像塔西佗大人或者是蒙托亚大人那样,将毕生奉献给教会的虔诚战士。可是偏偏却遇到了一个心爱的姑娘,这一年来他始终都在心中纠结这个问题。

我记得,当时我告诉他,一切顺着自己的心去走,就可以了,为教会奉献,唯一一定要当一辈子的苦修者。

在那个可怕的海上风暴来临之前,他悄悄告诉过我,说他已经想通了。这次完成任务回去之后,他就会带着珍珠向那位姑娘求婚。然后,他会申请调离帝都,调到别的地方教区去,当一个地方神圣骑士团的教官。

可就在今天上午,他死了。

就死在我的眼前。我跪在他的身边,用力攥着他的手,能感觉到生命从他的身体之中一点一点的流逝。

最后的时刻,他捏着我的手,问我:是不是真的再也回不去了?他的灵魂是不是也无法回归家园了……

当时我流泪了。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这个问题。尽管我可以背诵所有的教义经文,但是面对他最后的问题,我无法从我所掌握的学识之中找出答案。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而且,我想,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他是塔西佗大人最器重也最喜欢的年轻人,塔西佗大人说,这个家伙单纯而热情,性子淳朴,很像是年轻时候的蒙托亚大人,是一个单纯的理想主义者。

而直到今天,我忽然才发现,或许……所有的理想主义者,都得不到好的结果吧。

蒙托亚大人为了教会献身,勇于承担责任,当街行刺,为教会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最后却只能牺牲了自己的荣誉,当做替罪羊被除名。

塔西佗大人也是理想主义者……他带着很大的期望,率领我们这支队伍出海,来到这片陌生的大陆,而他得到的,却是一次一次的失望,一次一次的看着自己忠诚的部署死在眼前。

我不知道还会死多少人,我甚至不知道,我们这些人能不能活着走回罗兰——也许我们都会死在这里,也许。

但如果有一个幸运儿能活着回去的话,我希望能把我的这本日记带回去。

因为这些文字,记载了我们这些人,这些神殿最最忠诚的儿女,最最虔诚的信徒,为了理想,为了信仰,而将自己的鲜血和生命,留在这片陌生大陆的全部事迹。

愿女神保佑我们,如果她真的能听见我们的祈祷的话。”

蓝蓝写到这里,已经热泪盈眶。

她缓缓的将这张羊皮纸上的文字又看了一遍,收起了手里的炭条笔,然后和这一本羊皮册卷在一起,收了起来。

队伍的状况很不好,非常不好!

当初登陆的这支冒险队,如今,走到了这里,全队只剩下不足三十人了。

从离开了苏伦比河之后,沿途已经走了二十多天。

这些天来,几乎每天都在死人,每天都有人牺牲。

那些无处不在的陷阱,无处不在的可怕的虫子,甚至是怪物……

就在前几天的上午,队伍被一群从天空飞来的怪物袭击了。

那是一群长着翅膀的巨大老鼠——外表类似蝙蝠,但是却有着更为尖利的爪牙。

它们飞翔和扑击的动作很凶猛,数量在数百只左右。

队伍在抵抗的过程之中,有人被这种东西咬伤。

原本大家以为这并不算什么——毕竟没有人当场死亡。至于一些皮外伤,只是清理伤口包扎了一番。

袭击队伍的那些怪物大半都被杀死了——出力的主要是寒夜。

原本队伍还在为击退了这么一群怪物,而自身没有人员死亡而感到庆幸。可这样的庆幸,在当天晚上就彻底消失了!

队伍里开始有人生病。

病症是伤口腐烂,并且伴随着严重的发热。

凡是白天战斗值中被那些怪物抓伤或者咬伤的,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症状。

队伍里的牧师尝试用了治疗术,但效果并不好。寒夜看到这样的场面,她立刻离开了队伍,半天之后才回来,她带回来了一些奇怪的东西,仿佛是某种针叶树的树叶,又好像是仙人掌的刺。

寒夜用这些东西碾成了粉末,给伤员外敷。

这些东西起了一点效果,伤口的腐烂似乎被压制了,但是发热的症状却无法消除。

寒夜悄悄告诉蓝蓝:她无能为力。

那种会飞的模样酷似蝙蝠的怪物,是一种叫做“枭”的东西,这种东西具备了一些慢性的毒性,当地的土著认为这种东西会让人感染一种类似于瘟疫的疾病。

在这个遗弃大陆,还没有什么特别有效的药物治疗。

唯一公认的最有效果的治疗方法,只有以最快的速度赶回精灵族的部落,用精灵族里的迦楼罗液来祛除毒素,除此之外……寒夜采集来的那种奇怪的植物,只能暂时缓解病症。

而且,看得出来,即便寒夜是一个圣阶之上的高手,在这片危机四伏的大陆上,也并不是绝对安全的。

至少今天被那些飞行蝙蝠怪物袭击的时候,这位被寄予众望的圣阶高手,并没有能提前发现,做出预警。

寒夜告诉蓝蓝:这种类似蝙蝠一样的东西,可以发出一种奇特的声波……这种声音,寻常人是听不到的,只有精灵可以感受到(因为精灵的耳朵构造和人类不同)。而这种声波具备了很强的迷惑性,会给精灵造成一些困扰,刺激精灵的精神感应变得迟钝。

至于这些受伤然后生病的人……寒夜只是悄悄的告诉蓝蓝,从这里走到精灵部落,大概还需要近二十天的时间。

可受伤的人恐怕很难再坚持二十天了。

这得看个人的体质,有的体质很强的,可以多支撑些日子,体质弱一些的……

第二天早上就死掉了。

于是,在被那些蝙蝠怪物袭击后的四天时间里,队伍里在飞快的减员。

有六名水手船员先后死去,两名神职人员死去。

而今天,科伦这个神圣骑士也终于病死了——神圣骑士的体质一般都是很强的。

更让蓝蓝忧心的是……

塔西佗也病了!

这位神圣骑士的首领向来都是身先士卒的。在那场激战之中,他也受伤了。

不过因为他是体质最好的一个,所以他的发热症状直到第二天晚上才出现。而且伤口腐烂的速度也比常人要缓慢一些。

可到了今天,塔西佗已经很虚弱了。

连续几天的高热,让这位原本彪悍雄壮的汉子,走路的时候都开始虚浮。

就在刚才,他还昏迷了一小会儿,蓝蓝不得已,让牧师再施展了一个治疗术,用了携带的圣水,也只是让塔西佗稍微缓解了一点儿。

醒来之后,塔西佗第一时间就把蓝蓝叫到了自己的身边。

已经消瘦了许多的神圣骑士,脸色很不好看——他的面上笼罩着一层潮红,那是一种得了热病之后的病态的潮红,他的眼神甚至都没有平日里的那样坚定了,而是有些涣散。

“如果我死了……这支队伍就由你全权指挥!”

这是塔西佗对蓝蓝做出的唯一交待!

蓝蓝看着这位一贯以硬汉形状示人的神圣骑士,虚弱的躺在那儿,他甚至连握剑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紧紧的蹙着眉头,眼神里甚至流露出了那么一丝丝的颓然和绝望……

这一刻,蓝蓝仿佛听见了自己的心中,有某种东西在轻轻的碎裂!

女神啊……你真的能听见我们的祈祷吗?

三条船的队伍,远渡重洋……到了如今,只剩下了不足三十个人!

如果这是神灵给我们的考验,那么这个考验……也未免太过残忍了吧!

就在蓝蓝几乎要落泪的时候,寒夜走过来,将蓝蓝叫到了一旁。

“看现在的趋势,我担心你们队伍里的伤者无法支撑到目的地。”寒夜直接了当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蓝蓝沉默,她看着寒夜,没说话。

寒夜叹了口气:“允许……还有一个办法,或许可以救他们。”

蓝蓝立刻抬起头来,脸上露出了希望。

“你知道,我的实力比你们要强许多。”寒夜斟酌着自己的言辞,缓缓道:“如果我脱离你们的队伍一个人赶路的话……我拥有可以割裂空间瞬间移动的能力……虽然这个能力并不足以让我直接回到部落,而且会耗费我太多的力量。但我想说的是……我可以用一定的频率使用这种能力,加上我自己赶路的速度,我可以用更短的时间,独自先赶回部落里,然后我再带一些迦楼罗汁液回来……或许能赶上时间,救下他们的命……虽然我并不敢保证,但这样至少希望会大一些。”

不等蓝蓝说话,寒夜却严肃的一摆手,她的眼神里有一丝凝重:“但这同样也有很大的危险性!我离开你们独自敢回去的话,来回至少需要花费我两天到三天的时间……而你们只能在原地等待!这里很危险,我早就说过了,这里是好多怪物都会出没的地区。如果没有我的保护……以你们这支队伍现在的实力,留在原地等待三天的话……甚至会出现更大的危机!甚至可能会出现……不等我赶回来,你们留在这里的人就已经全军覆没死在别的怪物袭击之中了!”

蓝蓝身子一震!

这是一个无法被忽视的难题!

“而且,两三天的时间……我甚至都不敢肯定你们的伤员能不能坚持下来。甚至可能会出现,即便我及时赶回来,但是伤员却已经病死的情况。”

蓝蓝忽然心中一动,她夏意识道:“那么您是不是可以,带着伤员先赶路,带人先回部落去?”

寒夜愣了一下。

随后这个精灵的眼神就变得有些古怪了。

“割裂空间进行瞬间移动,是非常耗费力量的。尤其是当需要携带一些本身不具备瞬间移动的生物的时候,耗费的力量可不是一加一这么简单,而是成倍数的增加。你们现在受伤的人还有五个,以我的能力,最多只能带一个人同时赶路回去……”

蓝蓝心中一动……

看着蓝蓝的脸色,仿佛要说什么,寒夜却忽然一摆手,冷冷道:“你不要试图说服我,先带着那个叫塔西佗的首领一个人回去……我们精灵族认为,所有的生灵都是平等的,并不会因为他是你们的领袖,所以他的命就格外高贵一些!如果你要求我只带他一个人走,救他的命,而把其余所有人都置于不顾的话,很抱歉,这种要求我是不会答应的。”

蓝蓝的脸上露出了复杂的表情,显然内心正在挣扎着。

而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塔西佗的声音。

“蓝蓝,告诉她,不必了!”

转过身来,塔西佗已经一瘸一拐,脚步虚浮的走来,他手里拄着自己的剑,身边还有人搀扶。

这个硬汉现在就连走几步路,额头上都已经开始冒虚汗了。

“我并不是故意偷听的。”塔西佗对蓝蓝道:“帮我转达这一句。”

蓝蓝飞快的用精灵语说了之后,寒夜对塔西佗点了点头:“没关系,这也并不是什么秘密。”

“可是……塔西佗大人!”蓝蓝咬牙:“你是这支队伍的灵魂!如果你活着的话,我们的使命还有希望……我想,其他的那些伤员,都是教会中人,每一个人都会愿意为了您而牺牲自己……”

“可那违背了我们的信仰!”

塔西佗的声音很虚弱,但是语气却很坚定。

他盯着蓝蓝,沉声道:“我们很早都发过誓,会将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贡献给伟大的神殿,需要的时候,我们每一个人都不会吝惜自己的生命!我是首领,但身为神圣骑士团的首领,我有义务和我的同伴们并肩而战!而不是……先让别人去填命,等别人填光了,自己最后一个再上!一个真正的骑士,会选择和同伴死在一起,而不是死在同伴最后。”

他这么说,眼睛却盯着寒夜:“蓝蓝,把我的话翻译给她听。”

寒夜仔细的听完了蓝蓝泣不成声的话语,她对着塔西佗点了点头,微微欠了欠身体,低声道:“对您伟大的品格表示敬意。”

“所以,寒夜大人,您不但不需要一个人独自赶回部落……更不需要只带着我一个人赶回去!正如您说的,一旦您离开了,这支队伍留下的人如果遇到了危险,是没有自保能力的!我不能为了自己想活命就让队伍里所有的人都冒险!”

塔西佗的语气很坚定!

说着,他转过身去,走回了停留在地上休息的队伍,走到了另外几个伤员的身边——还活着没有病死的伤员,都是教会里的人,准确的说,都是神圣骑士!

塔西佗将刚才寒夜对蓝蓝的提议说来一遍,然后他对那几个骑士道:“很抱歉,我拒绝了这位精灵的提议……她的提议或许会为我们这几个伤员带来生机,但是更大的可能是让我们全军覆没,所以……我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很抱歉……伙计们,如果你们恨的话……就请恨我吧!”

那几个受伤的神圣骑士,虽然人人都病得已经站立不起来了,却都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塔西佗,没有一个人动摇。

沉默了会儿,几个人异口同声的,说出了曾经在教会里的誓言。

“为了信仰,不惜我身!”

塔西佗的眼睛红了,他侧过头去,轻轻擦了擦眼泪。

转过身来的时候,这位首领已经大声发出了命令:

“好了!休息够了的话,我们就继续上路!”

说着,他对蓝蓝道:“你帮我翻译一下,还是请寒夜大人在前面领路吧。”

蓝蓝已经泣不成声了。

她很清楚,塔西佗的这个决定,是亲手放弃了活下去的希望!

而这个时候,寒夜却静静的走到了蓝蓝的身边。

她轻轻的拍了拍蓝蓝的肩膀,以示安慰。

随后,这个精灵用复杂而低沉的声音,喃喃自语道:“你们人类……都是这样的么?我现在大概明白了,为什么以落雪那个家伙的本事,带着各个部族那么多军队和战士,却最后依然没有能战胜你们这些看似弱小的人类……”

(真相……到那片世界去亲眼看一看……)

【俺的生日快到啦!!八月二号,也就是周六……而且很巧的是,恰逢今年的七夕啊……

各位小伙伴们,请准备好起点币,在我生日的那天打赏一下吧!就当是生日礼物的小红包啦~

一毛两毛不嫌少,一块两块不嫌多~意思一下就足够啦~

我会拿着小箩筐接着的~】
【未完待续】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