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最强灾星】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7-28    作者:跳舞

“你说,假如一个人非常非常有钱的话,他还有什么追求?”

消瘦的年轻人坐在马背上摇摇晃晃,身子仿佛一阵风就能被吹飞出去一样。

倒是身旁那个身材粗壮的汉子,冷冷横了他一眼:“你很缺钱么?你们这种魔法师不是一向都很富有的么?”

“喂,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吧,船长大人。”年轻人挖了挖自己的耳朵:“有谁会嫌钱多嘛?”

“所以你才是学院之耻。”壮汉叹了口气,他抬起头来看了看了道路的远处,依稀已经能看见那座雄关的轮廓了,才稍稍松了口气:“感谢老天,我这趟居然能活着回来……和你为伴简直就是这天底下最危险的工作。这次回去,哪怕是大人发下军令状,或者是用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也绝不会再和你做同伴了!”

“呃?船长大人,你这么说我可就不能同意了。”年轻人耸了耸肩膀:“这一路上,我可是什么都听你的啊。”

胡克的额头青筋跳了跳,无言的瞥了一眼这个家伙:“听我的?真听我的话,在兽人都城里,你就不会半夜悄悄溜达跑去那个什么地下的黑馆子看什么表演!”

“我也没想到,这些兽人的娱乐生活居然如此枯燥啊……我更没想到,兽人们看的脱衣舞,居然就是几个连身上毛都没蜕干净的狐族在那儿扭屁股嘛。”

“那你为什么还看得那么出身!还那么激动乱扔赏钱,把我们的通关令牌徽章都扔了出去!”

“好啦,看的时候你不也是很爽吗?这种细节就不要追究了……话说你是追到那儿带我回去的,结果你一个人就喝了一桶酒啊!吹口哨的时候声音比我都响啊!”

胡克船长涨红了脸。

“哎呀,其实你也不必不好意思,兽人里的狐族向来都是精擅勾魅之事。我告诉你,在帝都,就有一些重口味的豪门贵族,就喜欢从黑市里买一些从北边贩运过去的狐族的女子当私宠禁脔哦……”

“滚!”胡克狠狠的吐了口吐沫。恶狠狠道:“在兽人王都胡闹也就罢了……跑去矮人领地。你还是管不住那张嘴!我们差点就被你这张嘴害得死在那个矮人部落了!”

“我哪里想到那些矮人的外貌特征是那么的相似啊……如果单从外表看来,真的很难分清男女啊!!”

胡克的胡子都在颤抖。恨恨盯着迪克森:“所以……你就拍着人家矮人部落手的老婆,说‘果然是一位猛将勇士’?”

迪克森缩了缩脑袋:“那不幸好还有你在我身边吗?”

胡克的表情几乎就快要吐血了:“所以……当矮人勇士怒气冲冲要找你决斗的时候,你把我推了出去?!”

“话也不能这么说嘛。”迪克森翻了翻眼皮:“我也不是总闯祸吧!和矮人交易的时候,我不是就从那一堆乱七八糟的石头里挑出了好东西吗?”

胡克的眼角都在抽搐:“可是你后来晚上溜到矮人的神庙里去挖人家地板。害得我们被满山追杀,又怎么算!”

“唉……”迪克森一脸无辜:“我也没想到那些矮人居然如此无知,那那么珍贵的集英石,就随随便便的铺在地上当地板踩啊!你可知道我挖来的那几块,价值差不多都可以抵上我们这次出来三分之一的收获了。”

“可是老子带着你半夜在山里乱转,摔下悬崖,还差点被毒蛇咬死啊!!”

胡克忽然有种想拔刀砍了面前这个混蛋的冲动。

“呃……那你被毒蛇咬了之后。还不是我主动帮你把伤口的毒吸了出来!”

胡克忽然身子一抖,仿佛全身都冒出了寒意,用古怪的眼神狠狠瞪了这个混蛋一眼,大怒咆哮道:“闭嘴闭嘴!你闭嘴!我们说好了的。这件事情以后谁也不许提起!!谁也不许再说半个字的!!!你再敢说半个字!老子现在就砍死你!!”

“好了好了,不说就是了……”迪克森也忍不住全身打了个哆嗦,认真的盯着胡克船长:“说好了!这事情以后谁都不许再提!尤其是不许让第三个人知道!谁若是敢说出去!天打雷劈!!”

“不得好死!万箭穿心!肠穿肚烂!!”胡克狠狠的诅咒着。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又同时狠狠将脑袋朝着不同的方向转了过去!

“哼……”迪克森低声嘟囔道:“还说我是霉星,也不知道是谁更倒霉!毒蛇别的地方不要,却偏偏咬屁股……”

“…………哇哇哇哇哇哇哇!!迪克森!!我杀了你!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愤怒的船长拔起马刀来,疯狂的朝着年轻魔法师扑了过去。

两人纵马,一先一后,朝着西北要塞的方向追逐狂奔而去……

……

当马匹渐渐靠近了那座城关的时候,迪克森在马背上跑得气喘吁吁,眼看后面胡克船长挥舞马刀疯狂的追了上来,正要说什么,却看见胡克船长的脸色忽然一变!

这家伙眼睛先是瞪圆,随即迅速眯了起来。

“喂,你火气还没下去啊?我说你……”

“闭嘴!蠢货!”

胡克船长肃然低喝了一声,上去一把就将迪克森的脑袋按了下去,将他整个人都按着伏在了马背上!

坐在马上的胡克船长自己手握马刀,目光炯炯的看着四周,神色凛然。

过了会儿,他才缓缓吐了口气,低声道:“不对劲!”

“什么不对劲?”被按着趴在马背上的迪克森嘟囔。

胡克的神色却半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样子:“有……死人的味道!”

说着,他已经翻身跳下了马来,耸了耸鼻子,在周围的地上和草丛四处找了找。

然后忽然就在一个地方蹲了下来,双手握着刀柄,就在地上用力的刨起土来。

看着胡克仿佛忽然发疯一样的举动。可坐在马背上的迪克森却反而闭上了嘴巴,再也没有胡闹的意思——他很清楚,胡闹归胡闹,但是关键时刻。这位船长还是非常靠得住的!

尤其是他的诸多经验。在关键时刻曾经多次救过两人的性命!

此刻看胡克忽然严肃起来,迪克森就知道。多半又有什么严重的事情发生了。

果然,片刻之后,胡克蹲在那儿,低声惊呼了一下。随即很快的压抑住了自己的声音,低声道:“有死人!”

迪克森也溜下了马来,缓缓跑到了胡克的身边,低头一看,也呆住了!

草丛旁的地上,地面的泥土被胡克刨翻了过来,里面露出了一些人的身体和肢体……

乍一眼看过去就可以确定。这地下埋了只怕不止一个人!

“是死人……人类。”胡克掩着鼻子。空气之中渐渐弥漫出一股腐臭的味道……尤其是这些尸体的肢体看来,似乎已经掩埋过多日了,已经开始腐烂……上面甚至已经出现了一些蛆虫,状态非常恐怖恶心。

迪克森却反而一点都不在乎——身为一个魔法师。成年累月在实验室里和各种魔法药剂,各种恶心的毒虫打交道,这点臭味的程度,倒也不被他放在眼里。

胡克的脸色渐渐变得难看了起来!

“你看清楚他们的装束了么?”

胡克咬牙:“这里的死人,身上的铠甲什么的都被扒掉的……但是他们身上的衣服还在,如果我的眼睛没看错的话,这些人身上穿的衣服,是军队之中发放的制式的小衣。都是郁金香家工坊成批出产的,专门特供军队之中士兵穿戴的。”

“哦?”迪克森有些好奇。

胡克叹了口气,他用刀子轻轻割下了一片布料来,缓缓拿了起来,低声道:“军队之中发放的这种内衣和寻常普通人穿得都不同。这种布料是特质的,里面的丝线特别的粗,也特别坚韧……具备了一定的防御能力,尤其是当士兵中箭的时候,这种布料可以有效的起到一种保护的作用,在起箭头的时候,会更加容易一些。因为里面的丝线更粗,更坚韧,箭头很难穿透布料,很多时候会带着布料一起深深嵌进肉里,在起箭头的时候,可以连布料一起用力一起,就起出来了。”

顿了顿,胡克苦笑道:“我早年在郁金香家里的时候,曾经见过许多这种布料,我是绝不会看错的……这些死去的人,都是军队之中的士兵!”

迪克森没说话。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意识到:这个问题恐怕就很严重了!

这里是边境。

是西北要塞境外距离不远。

在这里居然会出现不少帝国士兵的尸体,被掩埋在地下……

这是绝不符合常理的!

因为,按照罗兰帝国的一贯传统,即便是和兽人交战,帝国的军队也绝不会让死去的士兵的尸体留在境外!

因为罗兰人都知道,兽人有一个非常让人痛恨的特点:它们吃人肉!

事实上,食肉部族的兽人,什么肉都吃。它们甚至可以把同类的其他兽人都当成食物。

这种野蛮的习俗,在文明的人类看来是绝对无法容忍的。

所以,即便是和兽人开战的时候,人类的军队都有一种传统和习俗,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可能的将战死的士兵的尸体全部带回去!尽量不会让战死的士兵的尸体,遗留在敌境。

因为,很多勇敢的士兵,或许不怕为国捐躯战死,但是想到自己死后,自己的尸体都会被那些兽人肢解分割,然后丢在锅里煮了,再抱在手里啃……

这种恐惧,远远超过的一般意义上的对死亡的恐惧!

所以,按照罗兰帝**队的传统,是绝不会让这么多大批的士兵的尸体,随便的埋葬在境外的!

尤其是,距离自己的西北要塞这么近的距离!完全可以带回去掩埋或者焚烧。

……

“而且……好像最近帝国和兽人没有出现什么大规模的战事吧。”迪克森摸了摸鼻子:“若是开战的话……我们在兽人的王都早就被兽人抓起来晒成肉干了。”

“废话!这个道理难道我不知道么!”胡克阴沉着脸。

然后两人同时扭头,看向了远处……那座在阳光之下的雄关!

“把这些死去的士兵的尸体丢在境外不敢带回去……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士兵的死。只怕见不得光,所以……才把他们扔在了这里。”

“而且……掩埋的时候也费了些心思,至少这里的土掩埋得还算很深。身为为了掩人耳目,上面还弄了些草丛来。”胡克冷笑。

“你觉得……这些死去的……会是西北独立师的人么?”

“……我不知道。”胡克苦笑:“郁金香家工坊出品的这种军中制式的布料小衣。几乎是供应了罗兰帝国大半的军队……还有小半的军队。虽然不是从郁金香家采购,但也是从别家商会采购的类似的材料——事实上。这种布料原本就是郁金香家发明出来的东西。”

两人的眼神里都流露出了深思的味道。

“我们……先回去,然后这件事情,和大人汇报一下。至于其他的……和大人商议之后再说吧。”胡克叹了口气。

迪克森却皱眉,想了想。低声道:“要不,我们绕过西北要塞?”

胡克想了想,也点了点头:“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们绕过西北要塞吧,安全起见。”

然而……

胡克却忘记了,身边这个家伙可是有着“学院之耻”的荣耀称号的家伙!

号称整个罗兰帝国魔法学院的最大霉星的存在啊!!

就在两人调转马头,往西的方向绕行……可才走出了不到一个时辰。就被一队打着西北独立师边境巡骑的斥候队给拦住了。

虽然只是不过十余名骑兵,以胡克和迪克森的实力,要想强行离开,这十几个骑兵想来也阻拦不住。

可问题却偏偏没这么简单!

因为……这队巡逻骑兵之中。居然有人认出了迪克森!

这下想跑都跑不掉了……除非是杀人灭口……但问题是,这种事情,两人却也实在做不出来!

因为,认出迪克森的这个家伙,居然是……

……

“和你在一起,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倒霉的事情!”

被那些巡逻骑兵裹在队伍中间朝着西北要塞前进,胡克无奈的叹了口气。

迪克森欲哭无泪:“我也没想到啊……我怎么会想到,郁金香公爵家的亲卫骑士,居然会变成了西北独立师的巡逻骑兵出来巡游啊……更没想到偏偏就遇到了我……还认出了我。”

“难道是因为你长得帅,特别好认吗!!”胡克压着火。

迪克森眼珠转了转,想了想,才道:“呃……我记起来了,好像是前两年有一次,那位大小姐带人来学院里视察,我负责管理实验室,不小心弄出了一把火来……结果大小姐自然是没事啦,但是在救火的时候,那位大小姐身边的护卫骑士被烧得不轻……”

说着,两人忍不住扭头看了看。

身后,这队巡逻骑兵的队长就骑马走在队伍最后,他用微笑回应了一下两人的目光——只是盯着迪克森的笑容,就仿佛不那么友好了。

胡克注意到,这位骑士的脸上,只有一条眉毛。左边的眼睛上眉骨光秃秃的,还有被烧伤后留下的疤痕……

“你……你他妈的真是个丧门星啊!!”

……

“哦?”

统帅府里,正在伏案工作的杜微微抬起头来,清丽的脸庞上有些意外:“居然还有这种事情?”

她皱眉想了想,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把他们两个人带进来吧,我有话问他们。”

当胡克和迪克森两人走进统帅府的时候,看见坐在了中间的统帅之位的,居然是这位郁金香家的年轻女公爵的时候……

好吧,两人的脸上并没有露出半点意外。

毕竟路上的时候,两人已经和同行的骑兵打听到了一些消息。

这位女公爵轻骑突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平叛。并不是什么秘密,所以那些骑兵也没有刻意隐瞒。

但对于胡克和迪克森来说,还是很惊讶的。

西北独立师的那个西尔维斯特,居然敢反叛?

而且他还差点成功了?

更令人震惊的是。两人现在知道的时候。摆在眼前的事实是,反叛居然已经被扑灭了!

这位郁金香家的大小姐平叛的速度。简直可以媲美迪克森闯祸的速度了。

所以,才会出现了郁金香家的家主亲属护卫骑兵,穿上了独立师的装备,打了独立师的旗号。在境外完成巡逻任务——西北独立师自己的军队都在忙着内部素整呢。

所以这些例行的军事任务,只好由郁金香公爵带来平叛的那三千骑兵之中抽人来完成了。

……

站在杜微微的面前,这两人的神色都有些不自在——准确的说,是有些紧张。

杜微微轻轻一笑,看了看两人,先对着迪克森笑道:“我记得你。你叫迪克森,是卡门院长的弟子。”

迪克森立刻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赶紧下拜行礼,正要说两句谦逊客气的话,可接下来杜微微的一句话,就让迪克森彻底垮了脸。

“……你就是那个著名的‘学院之耻’。号称是霍格沃茨学院建立一百多年来,最出名的闯祸精倒霉鬼……听说你把所有的校规都全部违反过了一遍,却居然还没有被开除,这实在是一个奇迹。”

“……嘿,嘿嘿,嘿嘿嘿……”迪克森哭笑不得,笑容扭曲。

“还有你。”杜微微平视着胡克船长:“胡克先生,中阶武士,达令陈的亲随,贴身扈从武士……前任的海上货船的船长……当然,也可以说是走私船长。哦对了,你还有一个身份……你在我郁金香家里待过不少年?”

胡克的表情有些奇怪,看着杜微微,深深的吸了口气,俯下身子:“我曾经受过郁金香家的恩惠,心中一日不曾忘记……能曾经为郁金香家效力那些年,是我毕生的荣耀!”

“不必客气。”杜微微的语气听上去很平和:“你现在跟着达令陈做事……那位达令先生倒也是个奇才,你跟着他的话,想必将来也会大放异彩的。”

说到这里,杜微微已经缓缓站了起来,慢慢绕过桌子,来到两人的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两人几眼:“胡克先生自然不消说了。而迪克森法师么……我听说你在学院之中就是达令陈的助手。两人结伴一起,又是从北边回来,想必是帮达令陈先生去北边办什么私事的?”

随即,她摆摆手:“我并不想打听什么,你们也不用回答这个问题。我只是好奇一件事情……我听手下人汇报说,发现你们的时候,你们正试图往西边走,好像是打算……绕过西北要塞?我很好奇,这却是为什么?两位为什么放着阳关大道不走,却要绕路避开这里呢?难道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阴私?还是……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走私生意?”

胡克和迪克森互相看了一眼,对了一下眼色,迅速达成了默契,互相用力点了一下头!

胡克大概明白了迪克森的暗示:公爵大人是帝国栋梁,这件事情应该可以对她明眼,不用掩饰的!

于是,两人同时开口回答了!

“大人,我这个同伴便秘,想绕路找一个偏僻没人的地方好好大拉特拉一场……”

“大人,我们在草丛里发现了可疑的尸体,可能是帝国的军人……”

话音落下,胡克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迪克森,他面色窘迫,然后狂怒,忽然就扑过去一把掐住了迪克森的脖子:“小混蛋!你胡说八道什么!你他妈的才有便秘的毛病!!!”

杜微微的脸上却丝毫没有笑容!

她的脸色迅速的黑了下去!

她忽然伸手,一把抓住了胡克的胳膊,将迪克森从胡克的手掌之下解救了出来。

年轻的女公爵死死盯着胡克:“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胡克狠狠瞪了迪克森一眼:“城外……我们发现了不少帝**人的死尸被掩埋,而且为了掩人耳目,还弄了些草丛上去……明显是在掩盖痕迹。我们担心这其中有什么大的变故,所以不敢走大路来西北要塞……”

杜微微身子一震!

“死尸?在什么地方!有多少!”

“在……”胡克大略将自己看到的描述了一遍。

杜微微的脸色却越发的阴沉了下来!

忽然,她大声喝道:“来人!备马!!”

……

一个时辰之后,当杜微微带着一队亲卫骑兵,还有胡克迪克森两人,站在了那个完全被刨开的尸坑旁……

看着这坑里,横七竖八掩埋了大约有近百具尸体的时候……

“公爵大人……”一个军官检查完之后,飞快走到了杜微微的身边,低声道:“这些人……不是我们独立师的!他们的内衣上的番号,和我们独立师的不同……而且,我从没见过这些人。”

杜微微的双眼已经眯成了一线!

`

【我的威信加了没?福利在未来三天就要开始发放哦!威信号:tw8182。或者直接搜索“跳舞”。】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