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剧变】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7-20    作者:跳舞

帝都。

清晨,光明神殿的晨钟敲响,唤醒了这座古老的雄城。

天色才蒙蒙亮,街道上已经开始有了动静。两侧的店铺,已经有伙计出来搬开店门,清扫门前的街道。

有彻夜巡逻的士兵,拖着疲惫的步伐快速往回走,指望能早早的赶回去交班,好能早早的补个觉。

有贵族家的豪车在街头缓缓而过,护卫们也都是无精打采的,马车里彻夜狂欢过的贵人们,带着满身的酒气和脂粉气。

城门刚打开的时候,最先进城的是一支支运水车的队伍,这些车队进城之后,就直奔皇城而去。帝都里这些老爷们每日所需的用水,都是从城外上游三十里外运送而来的。

整个帝都看上去和平日里丝毫没有什么两样,这个早晨,依然是这般懒洋洋的,悠闲的。仿佛几个月前那场变故早已经彻底烟消云散。

城门口,有专门做了早晨的早食在这里贩卖的小贩,拉开面前的桶子,冒出热气腾腾的香味。有刚刚轮岗休息的城卫军士兵路过,都会在这里胡乱买些来填填肚子。

看着那运水的车队走远,城外才开始下令,等待进城的那些南来北往的行商,商队,游客,才终于可以排队等候进城。

西边城门的值守城门官打了个哈欠,用力揉了揉眼睛。他算是刚刚调进王城近卫军的,因为资历较浅,这种守夜值班的苦差事自然落在他头上的次数就频繁了一些。

不过他倒也并没有怨言,在军队之中待了多年,早知道这是各地军中的潜规则了。放在哪里都是这样。索性自己能调进王城近卫军中,待遇已经比从前在地方守备军要好上许多,加上当城门管,那种明里暗里的进项也颇为不少。日子也远比从前松快得多。只要挨过这段“菜鸟”的日子,等被那些老油子同僚接纳之后,想来还能赚得更多。

此刻,这位城门官忍不住抬头看了看日头,心中盘算着,等自己轮完这一班岗,回去睡上一觉,傍晚的时候,恰好来得及参加那些同僚们一起的酒会,到时候好好的吃喝上一顿。关系也就近得多了,找个机会,把前几天自己寻来的那件好东西往营官大人的手里一送……

正想到这里,忽然就听见了一个让他心跳的声音!!

短促而尖锐的哨子声,从城外的大路远处传来!!

身在军中多年的城门官立刻就一个激灵!这分明是军队之中加急传骑的哨声!

抬起眼皮来,就看见在城外远处的大路上,数骑飞驰而来,身后扬起漫天尘土!马匹撒腿狂奔,显然丝毫没有节约马力的意思了!

马上的骑兵。分明是帝国的飞骑模样,更有人身后插着一面赤红色的旗帜——这就是紧急军情的象征了!!

帝国的铁律,凡是这种插了红旗的紧急军情信使,沿途无论官民都必须无条件的让路给予方便!可以说是遇关开关。见城开城!若是胆敢有人延误这种信使,那军令压下来,绝对是杀无赦!

眼看这数骑信使这么在大路上狂奔而来,城门官的脸色顿时狂变!

来不及思索。他已经飞快的带着人冲出了城门去,一面大声呼喊,手里拿着鞭子。就带着自己的士兵们驱散人群,火速的在城门之下开辟出一条通道来。

被鞭子打得四散开的民众有的就忍不住叫骂起来,可旁人有识相的,才拉住了同伴低声道:“别叫了!这位长官也是好心!你若是不让路站在当中,那信使冲过来,马蹄踩死了你也是白踩!说不得事后还要你家里赔偿耽误的时间呢!帝**法严峻,可不是开玩笑的!”

数骑飞奔到了城门之下,稍微减缓了些速度。

冲在最前面的那个骑兵,已经满脸满身都是尘土,夸下的马匹也是呼哧呼哧的穿着粗气。来到城门前,就听见马上人大声暴喝:“紧急军情!!!速速让开!”

说着,他手里就扔出一面铜质的牌子来丢在了城门官的地上,城门官捡起来只扫了一眼,就确定了这是货真价实的军情令牌无疑,立刻带着手下闪开让出了城门。

这几骑也不废话,打马就冲进了帝都城之中,远处街道上,又是一片人仰马翻和惊呼的声音……

留下这城门口内外,无论是军民,都是议论纷纷。

尤其是那个城门官,脸色更是古怪。

(这马上的骑士,分明是西北军装束的模样……紧急军情?我罗兰帝国承平多年,哪里会出现兵患?)

……

皇城的正门前,御林军守卫早早就听见了远处传来的短促的哨声。

城防已经迅速的做出了反应,很快就有红羽骑冲了出来,在广场之上接应了这远来的数骑。

飞快的检验了军令,关防等手续,这几个已经疲惫不堪的信使就被人搀扶下去休息,其中为首的那个信使,背后背着的一个密封的金属铜已经被接过,在一队御林军严密的簇拥之下,飞快的朝着皇宫里跑了进去。

……

接下来的一个多时辰时间,整个帝都看似平静,可实则却已经暗流涌动!

上午的时候,帝国的政务署里的长官次长等官员,财政大臣以及属官,军务大臣以及属官,甚至包括了帝都里凡是排得上号的豪门顶尖大佬,都接到了皇宫之中的觐见召唤。

短短一个上午的时候,皇宫前的广场就如同是新年晚宴一般,权贵云集,各方大佬的马车护卫川流不息,城门的御林军接待了一批又一批——此刻,就算是反应再迟钝的人,也应该反应了过来:出大事了!

皇城,凯旋大殿。

这座千年前开国大帝宣布建国的大殿。同样也是帝国皇帝们处理重大国务的政务大殿——在几个月前,那场流血的政变也是发生在这里。

原本被损毁的大殿正门已经被修复一新,远远看上去依旧是那么的富丽堂皇,只有走近了仔细观看。才能看出新旧的木料油漆还有些淡淡的色差。

此刻的大殿之中,已经权贵云集。

几乎凡是在帝都之中能排得上号的大佬们,都被召唤来到了这里。

大殿之中的气氛压抑得令人窒息,虽然没有人议论什么,但是诸位大佬们都面色难看。有的环顾左右,似乎向从旁人的脸上查探出什么端倪,有的干脆则是抬头看着天花板发呆,还有的则是闭目沉默不语。

按照惯例,帝国的文武大佬们分开站立,因为帝国目前宰相的位置空缺。所以财政大臣奥维多.葛马照例站在文臣之首的位置。而军方那儿,自然是罗林家的阿克尔站在首班。

很多人都在有意无意的打量着阿克尔,所有人都知道,说到皇帝的心腹程度,这位在政变之夜里赤膊上阵力挺希洛上位的阿克尔将军,现在是皇帝的头号心腹。可所有试图从阿克尔脸上表情找出端倪的人都失望了。这位军方的头号大佬,只是双手拄着一柄剑,垂着头,眯着眼睛低头不语。

但是依然有人注意到了一个细节:这位军方头号大佬。也是帝国目前中生代将领的魁首,居然身穿了一身戎装!那一身沉重的武将铠甲,杀气腾腾——而不是平日里觐见皇帝时候穿戴的制服。

就在大家还在疑惑的时候……

终于,从大殿之后有内侍跑了出来。一声宣喝,就看见身穿了玄黑色袍子的皇帝希洛,从里面大步走了出来。

希洛那一头银色的白发,依然是那么的醒目。自从那一夜这位皇帝一夜白头之后。整个帝都都已经轰传了这件事。

但是这位希洛皇帝却仿佛并不在意——据说曾经有一个内侍试探着建议皇帝是否可以染发,却被皇帝冷冷的驳斥回去,之后就丢了职位。赶去掌管厨房了。

希洛看上去精神仿佛不错,他虽然只是一身简单的玄黑色长袍,但是腰间束了厚厚的腰带,还挂了佩剑!更让大家疑惑的是,希洛的手里,拿着一支金属圆筒!

在场之人,有消息灵通的,已经提前打听到了今早在帝都有紧急军情信使进城的消息了。此刻看见了皇帝手里的东西,心中就先是一顿:看来皇帝的这次召唤,是和这军情有关系了!

想到这里,不少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帝国已经一百多年没怎么打仗了——帝都政变那次不算,不过是保持在了千人级别的政变小规模厮杀而已。

但是能惊动军方动用这种紧急军情的信使,红旗传递的……那就绝不是小事!

以帝国现在的国势,总体上都还算是太平的。到底这忽然的兵患,是怎么冒出来的?

西北草原?兽人?

希洛已经飞快的坐在了自己的王座之上。

“我想……有人应该已经听说了。那么我就不废话了!今早有军中紧急军情送到,我召唤诸位前来,正是为了商议这件大事!好了,时间宝贵……”

希洛扬起手来,就将那个金属筒丢给了跟在身边的一个内侍,冷冷道:“念!”

身边的那个内侍倒也不怯场,稳稳的接过金属筒,用力扭开,就从里面抽出了一张卷起来的军中信文来,双手展开,语气很是沉稳,中气十足的大声念了起来。

“西北独立师团,军帅西尔维斯特,字承陛下:七月二十三日夜,我部要塞东三六堡垒守军侦骑,于卡巴斯基防线以北十三里处观测敌情,异族兽人有军队异常调动。当晚我部侦骑遭遇异族兽人狼骑,交战后撤离,损失三骑。查明敌情如下:异族兽人有大批军队云集于我要塞东北区,具体数量不详,估测过万!有狼骑若干,以及疑似攻城器械。

七月二十五日,我部西北独立师,遣第三团步兵,及直属骑兵营越过卡巴斯基防线往北,于防线北侧十五里于敌前锋遭遇并激战。天命时刻,双方脱离战场。我部损失。战死人员八十七名,伤两百余。

已探明,交战敌军番号分属六个部落。更有疑似矮人族战士在期间!

七月二十七日。我部派遣空中力量进行探测,已查明于要塞北部百里,有兽人联军组建大营,观察员目测后汇报,数量超过三万!

我部调集空中力量于七月二十八日当晚发动空袭一次,投放火药弹六百罐。以达到拖延敌方进犯步伐的目的。

七月二十九日。我西北独立师已完成集结和前线动员。全军一线步军骑军战力共计两万八千四百人,空骑团三百二十一人,二线辅兵一万零四百三十人。

全军誓血。整戈待旦!

此敌异族,亡我之心不死,西北独立师全军将士,誓为帝国守住要塞防线,绝不让异族踏入我领土半步!

字承帝国皇帝陛下御览,但请圣裁!!

——西北独立师,西尔维斯特及全军将士,八月一日。”

……

嗡!!!

不等这名内侍将这封紧急军情读完,整个大厅里就轰动了!!

兽人入侵?!!

开什么玩笑!!

兽人已经安分了一百多年!距离上一次战争结束之后。兽人已经被罗兰帝国压制得都喘不过气来了!兽人王国现在只能在北边苟延残喘,甚至还要仰罗兰人的鼻息!兽人内部的过半的物资,都要靠着罗兰人和它们交易!

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兽人王国的首领忽然烧了脑子。居然调集了军队,在北边摆出了一副要入侵罗兰帝国的姿态?

说这事情叫人难以置信吧……可偏偏白纸黑字就在这里!边军的统军大将,在这种事情是绝不可能说谎的!

更何况,西北独立师已经和兽人军队发生了小规模的交战了!!

可是……兽人真的疯了吗?

我们有完好无损的卡巴斯基防线!一百年前兽人就是在这条防线外撞破了脑袋。撞得头破血流!!

如今帝国的北方边军实力完整,有完整的北方暴风军团镇守边疆!西北段有郁金香家的西北独立师戍边!

兽人到底是哪里不对了,居然莫名其妙的发动起了战争?!

它们是嫌好日子过烦了吗?!

大厅之中。纷纷扰扰,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有的大声怒骂兽人的愚蠢不自量力,有的则在义愤填膺的向希洛请战,要求帝国出大军碾碎那些杂种。

还有的则谨慎的表达了一些自己的疑惑:会不会是边军弄错了什么,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毕竟兽人平白无故的,没有发动战争的动机啊……

然而,所有人都在议论纷纷的时候,只有军方的大佬阿克尔依然站在那儿,眼睛看着自己的脚尖,沉默不语。

而阿克尔的身边,他的几个嫡系将领,也都保持着沉默。

等所有人都吵闹了好久——希洛皇帝坐在上面并不说话,只是沉默的看着下面诸位帝国大佬们议论纷纷。

终于……

“好了!都安静下来!吵吵闹闹的成什么样子!!”

一声中气十足的断喝!

发话的是帝国财政大臣奥维多。这位五十八岁的财政大臣,帝国的文官之首,若是单纯从外表看来,实在不像是一位文官。

他身材强壮而结实,虽然年迈,但却依然有一股武人特有的威武凛凛的气势!

这位财政大臣用威严十足的眼神扫过了身后刚才还在叫嚷的那些人,冷冷喝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七嘴八舌的成什么样子!!”

毕竟是帝国目前的文臣第一人,威望还是有的。有他开口,站在他后面的那些文臣们,都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奥维多缓缓的深呼吸了一下,才对着坐在上面的希洛欠了欠身子:

“陛下!”这位财政大臣的语气很沉稳:“我是文臣,对兵事并不想多做什么建议。眼下有军务大臣以及军中众将在此,更有陛下裁决……所以,这战事,我并不想说什么。j就算是和兽人开战,我身为财政大臣,要做的也只是为陛下提供一份战争预算和财政预算罢了。不过……我有一个疑惑,却想请问陛下。”

“哦?”希洛仿佛扯了扯嘴角:“财政大臣有什么疑问?”

奥维多的神色变得很古怪了。

他仿佛犹豫了一下,却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沉声道:“西北独立师的情况,我想大家都很清楚。这支西北独立师虽然挂的是帝**的番号,但实际上,这支军队,历来都是郁金香家的私军。无论是兵员,还是装备,补给,全部都是郁金香家自给自足,和帝**部从无统属。我在财政署多年,也从来没有给这支西北独立师签发过一个铜板的军费预算。”

说到这里,渐渐的,整个大殿里所有的人脸色都变了!!

因为大家都忽然意识到了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

奥维多的声音仿佛也低沉了一些,他却依然鼓足了勇气,抬起头来,迎着希洛的目光:“按照惯例,这支西北独立师驻守的卡巴斯基防线西北段和西北要塞,是郁金香家负责的防线,即便有什么军务军情,统军大将也从不会单独上书给军部或者是皇帝陛下。我记得……但凡所有的西北独立师有关的公文军文,历来全部都是由西北郁金香公爵府签发,有郁金香公爵签名方能生效,然后转发给帝**方。

我想问的是……陛下,刚才或许是老臣我听错的,但是我从这位内侍朗读的这份军情呈文的末尾署名,只听到了西北独立师的统兵将军西尔维斯特的名字,却并没有听到……郁金香公爵大人的名字!

难道……是老臣年迈,眼花耳聋,错听漏听了么?”

一时间,大殿之中寂静无声!!

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件事情的真正关键问题了!!

西北独立师团送来的这份军情……从程序上来说,是……非法的!!

作为掌管帝国西北边防的头号长官,一直是默认为郁金香公爵!而西北独立师,也从来都是郁金香家的私军!

而现在,这支西北独立师居然不通过郁金香家,就直接将军情呈报到帝都来直接呈报给了皇帝……

这里面的事情……

只是叫人想上一想,就会冷汗直流!!

相比之下,那些肮脏野蛮落后的兽人,闹出一些动静,打上几场……却反而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了!!

一时间,几乎所有的人,都用紧张而疑惑的眼神,紧紧的盯着那坐在王座上的新皇希洛!

面对十多束眼神,希洛坐在那儿……

他那张英俊的脸庞上,缓缓浮现出了一丝复杂的笑容。

良久,希洛才用他那轻柔平和的嗓音,缓缓的说出了一句话。

而就是这句话,让大殿之中所有的人,都为之变色动容!!

“既然财政大臣有疑问,我也就正好在这里宣布一件事情:从即日开始,西北独立师正式收归帝**部直属,郁金香公爵么……不再节制!”

奥维多的脸色狂变!

这位年迈的财政大臣,甚至脚下一软,连连后退了几步!

他不可思议的盯着这位年轻的新皇!

什么兽人,什么异族入侵!都见鬼去吧!那种小事情,现在谁还有工夫去操心了!!

此刻,这位财政大臣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内,内,内……内战?!!)

`(未完待续。。)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