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小小的考验】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7-18    作者:跳舞

“你,你就是这么个调-教法子吗?”

陈道临喘着粗气,吐着舌头,活像一头狗一样从地上爬起来。鼻青脸肿的达令哥恨恨的看着负手站在面前的鲁高,咬牙道:“你根本就是绝世高手暴打小菜鸟啊!开小号虐菜的人都比高尚一万倍好不好!”

绝世高手暴打小菜鸟,这个说法到的确是十分恰当的——至少陈道临自己是这么认为。

他已经忘记了自己多少次被这个鲁高踹翻在地上。

鲁高所谓的“帮助”自己提升实力,方式其实非常简单!粗暴!直接!!

总结一下就两个字:暴打!

陈道临被打得鼻青脸肿,被打得断手断脚,被打得吐血,被打得遍体鳞伤……然后这个家伙再施展一个那个什么大雪山的治疗术,让自己昏睡上一段时间。醒来的时候,达令哥身上的伤势就好得七七八八了——然后就是下一轮的暴打!

用这个老混蛋的说法就是:想要掌握力量,首先你要了解力量……想要了解力量,还有什么比这样最最切身体会的方式更加直接的?

陈道临想过自己所有的办法进行反抗。

他开始的时候逃跑,可这个见鬼的小世界就这么大!

跑出这个广场和神殿之后,就是一片虚无——鲁高提醒过他:若是跑得太远,迷失在这片虚无的世界里,那就真的想回都回不去了哦。

所以,最开始的时候,陈道临被这个家伙撵得满神殿乱窜。

但是毕竟面对一个强过自己太多的对手,逃跑是没有意义的!

经历了几十次被这个家伙追上一顿暴打之后,陈道临干脆就不跑了。

他开始反抗。

然后让陈道临绝望的是……这个该死的小世界里,没有魔法元素!!

什么金木水火土……仿佛一切都不存在!

哪怕是明明看见自己就踩在这么多石板铺垫的广场之上,陈道临却偏偏无法从这些石板上感应到半点土元素的波动!

他努力去感应。却只感觉到,仿佛这个世界一切都是虚无——他甚至产生过一种幻觉,如果闭上眼睛,只用精神力去感应的话。那么仿佛这个世界里,这广场,那些神殿,雕塑,仿佛全部都不存在!

自己只能用眼睛看到它们,用手摸到它们,但就是无法感应到其中应该蕴含的元素力量。

这彻底颠覆了陈道临的一切认知!

别说是魔法了,就算是五行微义,玄门法术,也一概都施展不出来!

陈道临唯一可以依仗的为数不多的反击方式。包括了自己的精神力——但是以他的精神力修为,比普通人自然是强出太多了,可面对鲁高这么一个变态的家伙,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那种精神力冲击也好,精神触角的束缚也罢。鲁高甚至只是眨眨眼皮就随意的化解掉了——然后冲上来就是一顿暴打!

陈道临另外的一个反抗的方式,就是他强悍的体魄。

关于他的体魄,;鲁高也多次赞扬过,鲁高也认为陈道临的体魄,几乎是他生平见过的最强悍的人之一,这种肉身的强悍程度极为难得。

不过这种所谓的“强悍”也是相对而言了,在鲁高这种强人面前。区别也无非就是他一拳打到你,还是两拳打到你的差别罢了。

陈道临也拿出了武器反抗,他那晚和杜微微的一场激战,让他对修炼的那套剑术也颇有一些更深的领悟。

但是他拿起剑反抗之后,只会被鲁高修理得更惨!

“要学会游泳,最好最快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把你扔进水里去和浪潮搏击。”

这是鲁高给他的解释。

可陈道临心中忍不住吐槽:更大的可能性是直接被淹死吧……

事实上。他真的得自己就快要死掉的。

然而陈道临并没有发现,在自己被暴打了无数次之后,一次一次用自己渺小的那点可怜的武技去对抗鲁高……

其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之中。对自己身体力量的运用,已经发生了许多改变。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变得更加合理,对力量的掌控和运用,也更加精妙。尤其是到了后来,如果鲁高不施展出那种明显是圣阶以上的力量的话……陈道临甚至可以拿着剑在鲁高的面前勉强支撑下两三个回合。

陈道临自己都忽略掉了一个事实,就是:鲁高其实的确是在用心的“教导”自己。

鲁高教会了陈道临,什么时候应该跳得更高,什么时候应该跑得更快,什么时候应该躲得更及时,什么时候力量要拿捏得更有分寸……

只不过,或许其他的老师都是用言语来传授的。

而鲁高……他用的是拳头!

当然了,让陈道临绝望的是,这个鲁高的武技也是强得离谱!他随随便便的拿出一把弯刀来,就把陈道临砍得满体乱滚。

“你到底要虐待我到什么时候……”

记不得多少次从熟睡之中恢复了伤势醒来,陈道临翻身坐在地上,用力捶着地板。

“到我觉得你差不多到火候的时候。”鲁高的回答非常欠扁——陈道临心中恶意的猜测,这个家伙大概根本就是公报私仇吧!说不定因为他和那个杜维有什么私人恩怨,结果就借着这个机会来虐待自己这个被杜维“选中的人”。

大概在被暴打重伤快一百次的时候,陈道临终于反应过来一个自己忽略掉的重要情况!

“我们……在这里待了多久?”陈道临坐在地上:“我记得……不算轻伤,光是这种被你直接打晕过去的重伤……我就经历了至少八十多次吧!就算我每次只昏迷……嗯,用你的说法是你们大雪山的那种睡眠自我恢复的法术,就算我每次只昏睡一天……这也快三个月了吧!!”

鲁高眯起了眼睛:“嗯……准确的说是已经过了一百二十三天。”

“你说什么!!!”陈道临一下就跳了起来!!

“一百二十三天!!!”陈道临不干了:“你说好了,我最多跟你出来半年多时间就放我回去的!!我……”

“蠢货,你注意到的只是这些无聊的细节吗?”鲁高撇撇嘴,他对着陈道临抬起了手……

被暴打得次数太多,陈道临立刻条件发射身子往后弹了出去!他的动作迅猛而矫健,双足一点人就漂了出去。同时身体已经做出了至少三种力量变化的准备!

鲁高看着陈道临,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满意的微笑:“看来你的进步还不算太慢。你现在对自己本身的力量的掌控,已经算是勉强不那么差了。”

嗯?

陈道临一愣。他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和鲁高之间的距离,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脸。手臂,还有腰腹……他心中隐隐的感觉到,自己仿佛的确是有了些变化了。至少刚才自己猛然躲闪的瞬间,他的意识之中已经十分清晰了做出的各种判断,他对自己身体的力量的掌控已经几乎可以做到力随意动了。

“可……我不明白。”陈道临疑惑道:“就算……这样的话,也最多就是让我把我原本的力量的最充分的利用罢了,增加熟练度而已,对我的实力……似乎没有太大的突破性的增加吧。”

“突破性?”鲁高耻笑:“你以为什么叫做突破性?练上几个月,就直接晋升为圣阶么?贪心的蠢货。”

他指着陈道临:“在你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如果不算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法术的话。单纯靠你的身体力量和你自己胡乱练的那些武技,罗兰帝国的一个中阶武士,就可以杀死你!别这么看着我,我并没有小瞧你。或许你的力量和速度都很不错,但是你根本不懂的运用它们。或许你遇到对手的时候。靠着你出色的强悍体魄,你可以在刚一交手的时候,给对手带去一些惊奇,但是你不懂得充分运用的话,一个老手就可以轻易的捕捉到你力量之中的破绽……然后你就死定了。事实上,那天晚上在郁金香家城堡,若不是杜微微那个小妞儿被一些莫名其妙的因素扰乱了心神。她几个照面就能把你收拾掉的。你能在她手里撑那么长时间,根本就是你的运气罢了。”

顿了顿,鲁高微微一笑:“但是现在……至少在我看来,你已经可以将你现有的力量,做到比较充分的运用了。现在放你出去,即便你不使用法术的话。面对一个五六级的中阶武士,你也可以做到和对方分庭抗礼,虽然未必能取胜,但是自保还是可以勉强做到的。你唯一的弱点就是你没有修炼出斗气……但你强悍的体魄稍微可以弥补一下,反正中阶武士的斗气也没多强大。当然了。高阶武士的斗气,就不是你靠体魄可以挽回劣势的了。”

“那……我也只是提升到了一个中阶武者的水准啊。”陈道临抓了抓头发:“你说过,只有到了圣阶才放我出去……我还得练多久?”

陈道临正色道:“鲁高先生,我和您不同……我身边还有一大帮人靠着我吃饭呢!我不回去的话,那些人真的会乱套的!我已经跟着你跑出来半年多时间了!现在说不定我的地盘上已经出了什么乱子了!我……我并没有想成为什么圣阶强者,我也没有那种个人英雄主义的心思……那个,您看……”

鲁高摇摇头:“谁说半个月了,如果按照外面的时间流逝的速度来说,从我把你从你的地盘上带出来,到现在,最多也不过超过三个月而已。”

“怎么可能!”陈道临怒道:“我在这个小世界里就已经待了一百二十三天了!这可是你刚才自己说的!”

“我说的是,这里。不是外面。”

陈道临眼睛一亮!

他敏锐的捕捉到了鲁高话里的深意!

“你的意思是……这里的时间,和外面的时间……不同?”

“准确的说,是时间流逝的速度,并不同步。”鲁高摇头:“我说过了,这个地方是一个用神力割裂出来的小世界。你可以把这里看做是一个和外面的世界完全不同的空间。所谓的不同,就是在这个小世界里,一切的规则,都和外面的有很大的差别。所谓的神。或者准确的说,是领域级以上的强者,都可以做到这一点,那就是改变规则。时间。物质,都可以改变。”

陈道临心中一震!

“那么,这里的时间流逝速度……和外界相比……”

“准确的比例我没法告诉你,不过大概来计算的话,我们在这里待了一百二十多天,外面么……大概只过去了不过三五天时间吧。”

鲁高笑眯眯的看着陈道临:“也就是说,哪怕你在这里待上十几年……外面的世界也不过就是过去了几个月而已。十几年的时间你若是还无法突破到圣阶的话,那就只能说明你是一个蠢货,根本没有继续练下去的意义了。”

才……才过去三,三五天?!

陈道临的脸色一下就变得很精彩了起来。

然后他立刻想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可是……就算时间流逝的速度不同!但是对于我个人来说。还是有影响的啊!”陈道临骂道:“我在这里待的时间越长,也等于是在耗费我的寿命啊!!我的寿命又不是无限的!在这里待上十几年时间?你开什么玩笑!就算外面才过了几个月!但是我自己的寿命 还是减少了十几年啊!我可不想把自己的生命浪费在这种无聊的苦修之上啊!!”

鲁高的眼睛眯了起来,他的脸色忽然就冷漠了下去:“这个问题……你不用去担心。总之,你只有收起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好好修炼就是了。”

“……我可以说不嘛?”

“你觉得呢?”鲁高冷笑。

眼看鲁高的眼睛里又冒出了火星。陈道临立刻做好了准备,摆出了防御的姿态来。

但这一次,鲁高终于没有再过来对自己出手。这个家伙上上下下的看了陈道临一会儿,才道:“嗯,第一个阶段算是可以勉强完成了吧。你现在这个身体,最本质的肉身力量,已经被充分的运用起来了。可以说。如果不出现什么突破的话,以你现在的体质,身体的力量已经没有潜力了。在重复之前的法子,不会再得到提升。我想我们可以进行下一个阶段了。”

“下一个阶段?那是什么?”

鲁高哼了一声:“你现在的身体,只不过是一个小茶杯。但你这个茶杯,之前只注了一半的水。因为你对自己的力量掌控的不够,造成你浪费了不少潜力。但在我对你进行了这番训练之后,你这个小茶杯现在已经注满了水。想要让你再灌注更多的水已经无法做到了……除非,把你这个茶杯,变成一个水桶才行。”

陈道临皱眉:“你的意思是……”

“当然就是要把你的潜力提升啊。”鲁高摇头。

“可是……你的意思是。继续修炼我的武技?”陈道临苦笑:“我可是一个魔法师啊!!难道你打算让我转职成为一个武者?”

“蠢。”鲁高冷笑:“力量修炼到高深的境界之后,那么力量就是力量,还分什么魔法还是武技斗气?一切的力量,本质都是一样的。所谓的武技斗气,或者是魔法法力,只不过是表现的形式不同而已。我要求你做的就是掌握力量的规则。只要你掌握了最本质的规则,那么将来,你总有一天会发现,无论是武技还是魔法,其实都根本是一回事儿。”

陈道临默默的品味了一下这番话。

就在他出神的时候,鲁高已经飞快道:“之所以第一个阶段我没有直接帮你提升潜力,是因为,你连自己本身的潜力都没有全部发挥出来,给你增加潜力也是没有意义的。而且……若是基础不打得扎实一些,那么将来当你修炼到一定境界的时候,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这会成为你修炼的道路上的一个缺憾。相信我,当年我就曾深深的体会到这一点的痛苦。我曾经在修炼到一定境界的时候,又不得不花费了很多时间,掉头再回去重新去修炼那些最最基础的东西!一棵树,能不能成为参天大树,取决于它的根基扎得够不够深。够不够坚实。”

“那么现在……我算是合格了?”

“算是合格吧。”鲁高耸耸肩。

然后,他的神色稍微严肃了一些,缓缓道:“现在,我要教你一套东西。这套东西是专门淬炼人的体魄的……你要明白。当你掌握了更高深的力量,那么同时你就会越来越受到身体素质的限制!因为所有强大的力量,如果你自己的身体都无法承载这种力量的话,那么终究还是不行的。”

鲁高拿出了极为难得的耐心,缓缓解释道:“我们所有的修炼途径,最终目的,就是希望掌控更加强大的力量。无论是低级的修炼者,还是高级的修炼者,都是如此。不论是武技还是魔法师,不论是斗气还是魔力。修炼者的本身的身体就是一种杠杆,用自己的身体,去撬动更强大的力量。但是所有的修炼者,当修炼到一定境界的时候,都会发现。想撬动更大的力量,自己这个杠杆却不够结实了……然后就此再无突破。所以,我接下来教你的这套东西,是我大雪山一套神奇的体术!这套体术,昔年杜维也修炼过的。当然了,这东西也是要看你的天赋的!至于修炼了之后,你会从一个茶杯变成一个茶碗。还是从一个茶杯变成一个木桶……那就看个人的天赋了。”

“……先等等。”陈道临苦笑道:“第二个阶段是修炼这个体术?在修炼之前,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下,你计划之中,后面还有第三阶段第四阶段么?”

“当然有。”鲁高嘿嘿一笑,笑的样子,让陈道临心中不由自主的发毛!

“你……笑什么?”

“第二阶段。这个体术修炼完毕之后,我会对你进行一个小小的考核。”鲁高淡淡道:“如果你通过了这个考核,那么才会进行第三阶段修炼,如果你没通过的话……”

“没通过的话,我是不是就可以回家了?”陈道临眼睛放光。

“想得美。”鲁高哼了一声:“没通过的话。那么你就做好准备长期待在地方吧。”

“能……告诉我,你所谓的那个小小的考核到底是什么吗?”

鲁高看了看陈道临,并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据我所知,你身上拥有杜维那个家伙给你缺月五光铠。这是一件真正的神器,这件神器本身就蕴含了极为强大的力量。而这个东西,也救过你的命,对么?”

“……对的。”陈道临点头。

别的他不知道,至少陈道临从蒙托亚和阿德的嘴巴里,听说过他们转述自己穿上了缺月五光铠之后,是如何暴打绿豆糕那个化身为巨龙的家伙的。

如果不是有这件神器,自己早就死在那晚了吧。

“可是你知道,为什么这件神器被召唤出来之后,你自己却失去了知觉呢?”

“呃?”陈道临眼珠转了转:“是杜维搞的鬼?”

“扯淡!”鲁高骂了一句:“蠢货!我刚才说的话你这就忘记了?还是你根本没听进去?我说过了,在运用更强大的力量之前,首先需要你自己的身体有足够的强度去承载它!或者说是,哪怕是当一个杠杆,但是杠杆的强弱也是有很大的差别的!一根筷子能撬动的力量,和一根木桩能撬动的力量,可是有巨大差别的!”

陈道临眼珠一转,立刻就叫道:“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当这件缺月五光铠被召唤出来的时候,因为我自己本身还太过弱小,我根本无法掌控或者说是承受这铠甲上的力量,所以……”

“所以你才会失去知觉,缺月五光铠是一件精灵族制造的铠甲,它具备精灵族的神力,而当这种神力太过强大的时候,你这个脆弱的身体无法承受……那么你就会晕过去。然后,这铠甲就会不受你的控制,而是自己按照它原本的意志进行运转——没一件神器,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说,都是已经拥有了一点点自己的意识的,当然了,这种意识仅仅只是制造它或者说是它原来的主人,灌注在其中的神力,所原本带去的那些意志。”

“所以……我一旦召唤出这件铠甲,我自己就会晕过去……”

“这是铠甲对你的一种保护,如果你这个杠杆不足以掌控铠甲的话,铠甲就会弄晕你,然后自己运转。否则的话,以你的强度,要控制一件蕴含了强大神力的铠甲……你早就被这种力量碾压成肉泥了。”

“所以……你的考验是……”

鲁高微笑:“在你修炼了大雪山体术之后,我会增加你的潜力……让你这根杠杆变得更加强大……然后,我会试着让你召唤出铠甲……不过这一次,通过考验的标准是:你不能晕过去,而是要在你清醒的状态下,掌控缺月五光铠!”

陈道临脸色发白了!

“这……若是成功了也还好说!要是失败的话……你说了,如果我这个杠杆还不够强的话,我会被铠甲的神力直接碾压成肉泥的!”陈道临倒吸了口凉气。

“人生总是充满了赌博的。”鲁高这个家伙明显就是一副草菅人民的语气,他撇撇嘴:“修炼这种事情,哪有不冒风险的。再说了……如果你成功了,受益也会让你非常惊喜的。”

“惊喜?”

鲁高哼了一声:“这件缺月五光铠,它最最基本的意识就是保护主人。所以一旦当你受伤达到一个死亡的临界点的时候,铠甲就会自动被召唤出来保护你。但……这只是它自我最最原始的意识。所以说,缺月五光铠虽然在你的手里,但却并不能说你是它的主人。除非……当你达到了可以在清醒的状态下也能掌控它的时候……那么……”

“那个时候,我才能真正的随性所欲的使用它?”陈道临的眼睛立刻放出了光来!

我擦!这个诱惑果然很大啊!!

如果自己能在清醒的状态下,随意的召唤缺月五光铠来使用的话……

那岂不是比圣阶高手都要牛了?

要知道,堂堂的圣阶高手大剑师卡奥,被变身成龙的绿豆糕虐成了渣!而变身成龙的绿豆糕,却被穿上了缺月五光铠的自己虐成了狗啊!!

如果自己可以随意使用这件铠甲的话……

“以后老子可以在罗兰帝国横着走了!!”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