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创造历史?】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7-03    作者:跳舞

妇人之仁?

或许有那么一丁点吧。陈道临内心并不否认这一点。事实上他觉得,即便是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亲身经历了太多的杀戮,并且渐渐成为上位者之后,一颗心变得越来越冷漠坚硬的情况下,还能保留一点点柔软一点点仁慈——哪怕是妇人之仁,也未必是什么坏事。

当然了,招揽莫伊萨这些牧民,陈道临更多的其实还是从利益上考虑。

这些可都是真正的草原上的牧民,放牧牛羊马匹,是这些人的种族天赋技能嘛。自己一分钱的工钱都不用花,白白就弄来了这么一批人帮自己养马放牧,还可以打着“庇护”对方的旗号,让对方对自己感恩戴德。这种几乎等于是白捡便宜的事情,上哪儿找去?

甚至鲁高的话提醒了陈道临:或许自己这一路在草原上行走,还可以再继续用这种方式招揽上一批免费的草原劳力?

这些草原人在陈道临看来可是很有价值的,草原人一辈子都在放牧,他们的身上兼备了好几个技能:放牧,饲养牲畜,甚至还可以充当简单的兽医。

此外……这些人还可以当马术教练!

是的,陈道临虽然很清楚,骑兵的时代会很快的终结,但短期看来,他也没有放弃想建立一支属于自己的骑兵部队的企图。骑兵可不是容易建立的。一个步兵很简单,给一个壮年劳力发上一把刀。一张盾牌,最多再来上一套简单的皮甲,稍微训练上半个月的步兵操典和简单的部战搏杀技巧,就可以成为一个简单的步兵了。

骑兵可没这么简单!

马丁虽然出身暴风军团,是优秀的骑兵军官,但是自己麾下那上万人里,可没几个会骑马的。如果让马丁一个个的去教那些农夫苦力们骑马,只怕会把这位独臂骑士累吐血也无法完成这个任务。

在草原上拐骗百十个骑术精良的牧民去当骑术教练,也是一个不错的打算嘛。

甚至于……这些草原牧民,若是自己给予他们足够的利益诱惑。他们其中一定也会有人。不会拒绝拿起弯刀骑上马,为自己而战!

“鲁高先生。”想到这里,陈道临忍不住对鲁高喊了一声。

“怎么?”鲁高回过头来,瞥了这个家伙一眼。

“我想说……其实。我们一路慢慢走也不错。”陈道临笑的很诡异。

鲁高毕竟不是傻瓜。他也当过罗兰帝国的军队高级将领。略一思索,就猜测到了陈道临的险恶用心,冷哼一声:“你想招揽草原人?这可不是个容易的事情。只有这些草原边缘的牧民或许会听你的蛊惑被你骗走。越往草原深处走,那些牧民都是很保守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收买不了的人,关键的问题在于价码。”陈道临微微一笑:“我相信,在利益足够的前提下,就算是光明女神,都会为你脱下衣服。”

鲁高一愣,深深地看了陈道临一眼,忽然摇摇头:“我越来越觉得,你这个家伙就连说话时候这幅无耻的样子,都像足了杜维那个混蛋,尤其是你转动眼珠子的时候——你真的不是他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一个私生子的后代么?”

“哈哈哈,亲爱的鲁高先生,我敢保证,我和那个杜维一个铜板的关系都没有。”

……

蓝天在上,碧海在下。

眼前这一望无际的碧绿的海面,平静的就如同熟睡后的婴儿一般,就连那和煦的海风,吹拂在人的脸上也是那样的温柔。

可是有谁能想到,这看似平静温柔的大海之上,却刚刚经历过了一场叫人险些万劫不复的可怕灾难?

“安全!”

“安全!”

“安全!”

“船舵安全”

“三号船在右后方,旗语安全!”

“该死的,水手长不见了!老艾尔!!老艾尔!!”

“妈的,谁看见莫科特了?那个小子呢!!”

“见鬼,救命!!快来帮帮我!”

“谁来帮我把上面这个该死的船帆掀开!”

蓝蓝静静的站在船头的甲板上,她纤细高挑的身上,全身的衣衫都已经势头,薄薄的衣衫贴在身体上,将女性所有的曲线都展现了出来——然而此刻,在甲板上那些水手们却没有一个人有心思看她一眼。

蓝蓝的头发已经被咸咸的海水黏成了一缕一缕,贴在额头上。腰间的绳索还系得紧紧的。

她已经筋疲力尽,此刻站在船头,看着眼前这已经彻底平静下来的海面,心中有一股浓浓的劫后余生般的快慰——这个时候,看着海面,她忽然心中生出了许多许多奇怪的遐想,最让她自己惊讶的是,脑海之中浮现出最多次数的,却是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笑脸——是的,记忆之中,那个家伙脸上总是挂着这么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或许,人在经历劫难,侥幸挣扎下一条性命后,总是会激发心中真正隐藏的心思吧。

身边甲板上传来水手们杂乱的叫嚷,可蓝蓝却根本连头都不回,只是近乎贪婪的呼吸着那新鲜的空气,看着那一望无际的海面。

(我……还活着!感谢女神!!)

看着这平静的海面,吹着这轻柔的海风,有谁会想到,就在片刻之前,这海面上还是狂风暴雨。

生平第一次,蓝蓝见识到了大海的可怕之处!她第一次看见了比帝都城墙还要高出数倍的巨浪!看见了那足以将一条船直接卷上天空的可怕飓风!!

是的,她亲眼看见了船队之中。那条乘栽了一百多名水手的二号船,就在她的眼皮底下,被狂风直接卷到了距离海面足足有十多米的半空上,然后重重跌进了海浪之中,就再也看不见了!

连一根木板都没剩下!

而她也亲眼看见了,就在距离自己不足五米的地方,两个身强力壮的水手,被一个浪花直接拍进了海水里,眨眼的功夫就再也看不见了!

她还看见了那漫天的暴雨,简直就如同是有人拿着水桶不停的往头上浇水!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以为这天空已经漏了!

那巨大的风柱哟!蓝蓝并不是没有见过龙卷风。但是她可以对女神发誓,这次海上遇到的龙卷风,远远比她在帝国北方遇到的那些龙卷风更狂暴,更巨大!

她甚至生出了一丝荒唐的念头:如果这么可怕的龙卷风出现在帝都呢?恐怕一眨眼的功夫。半个帝都的人都会被卷到天上去吧。

事实上。蓝蓝所在的这条船能幸免。纯粹运气。当然了,经验丰富的船长也贡献巨大,是他在关键时刻掌舵。保持了船支的方向,最大限度的减轻了被海浪掀翻的可能。

虽然期间有好几次,蓝蓝感觉到这条帝国海魂级的大船,已经倾斜到了一个让人心颤的角度……感谢女神,它终究还是没有翻掉!

沉重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蓝蓝终于回头看了一眼。

站在身后的,是光明神殿神圣骑士团的团长塔西佗大人。

这位平日里以威严和仪态严峻而著称的硬汉,此刻的模样同样是狼狈不堪。

他身上的衣衫同样势头,衣角还在滴滴答答的流淌着水,整个人就如同刚从水里捞上来的一样,尤其是他那一头短发,黏成了一块一块……蓝蓝看了一眼,忽然生出了一个古怪的念头:原来,这位骑士团长大人已经有些谢顶了,只是平日里他头发蓬松的时候看不太出来而已。

塔夕罗腰间的佩剑已经不知去向了——在刚才的那场狂风之中,是他在关键的时刻拔剑斩断了绞索,砍到了一根桅杆,避免了船被风力掀翻。

然而倒霉的骑士团长大人,随即也遇到了麻烦,一堆被包在绳网之中的空木桶忽然散了出来,漫天遍地砸过来,塔西佗在狂风暴雨之中,奋力的挥舞长剑劈砍,才避免了被直接砸出甲板落海的危险——他的剑却被震飞了。

而且,骑士团长的额头一角高高肿了起来,显然尽管骑士团长大人武技强悍,却也没有能全部躲开那些到处乱飞的木桶。

当然了,没有人嘲笑塔西佗。一来是塔西多在暴风之中展现出来的神勇,砍倒了桅杆,拯救了整船的人。二来……刚才那场可怕的风暴让所有人彻底胆寒了!在那样可怕的风暴之中,能活下来就已经是幸运了。经管他是武力强悍的骑士团长。

但老天可不会管你是什么身份!

“感谢女神,我们都活着。”塔西佗的嗓音有些嘶哑,是在风暴之中喊叫得太过用力的后遗症。

蓝蓝身子震了震,默默点了点头,然后看了塔西佗一眼:“骑士长大人,我们的损失……很大么?”

“十六个水手落海失踪……我估计恐怕……”塔西佗的脸色有些难看:“船身右弦损坏得有些严重,我听船长说了,必须找地方停下来修补,否则的话,再有一场小型的风暴,这条船就有散架的危险。还有就是……二号船不见了,我们都亲眼看见他们沉到了海里……”

塔西佗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脸色阴沉得可怕。

蓝蓝知道,二号船上,有十名塔西佗的部下,都是神圣骑士团的精锐骑士,其中还有一个已经突破到了高阶武士的境界,是塔西佗很看好的一个人,据说这次回去之后,塔西佗准备提名推荐他去担任副骑士长。

可惜……一个高阶武士,原本在罗兰帝国的话,可以绽放出无数的光彩,此刻却这么无声无息的死在了大海之上。

精湛的剑术,强悍的斗气……以及……对女神的虔诚忠诚,都无法挽救他的性命!

“这已经是第三次风暴了。”塔西佗的脸色满是阴霾,他站到了蓝蓝的身边。和她并肩而立,手指用力的捏在了船沿上,指尖甚至将坚硬的木头直接抓穿。

骑士长咬牙恨恨道:“我们出海一路往东,已经在这该死的大海上前进了三个半月的时间!整整一百天过去了!可是我们看到了什么?见鬼!什么都没有!没有!!!这支船队都是经验丰富的海员!那个船长半辈子都在跑南洋的海路!如果从帝国出发往南的话,即便是去最遥远的南洋人的那个土著王国,那个大岛,也只需要两个月!可是我们往东已经三个半月了,别说是什么陆地了,就连一粒沙子都没看到!”

他凶狠的眼神盯着蓝蓝:“那个该死的达令陈,他说的什么大海深处的大陆。他所来自的那个神秘的国度。到底在哪里?既然他可以横渡大海来到罗兰帝国,那么没可能我们这支帝国最精锐的船队,在海上走了一百天,都没走到!!”

蓝蓝没有说话。她知道。塔西佗此刻展现出来的怒气并不是针对自己。他只是因为损失了部下而悲愤。

“那个该死的达令陈,他最好现在就开始祈祷!祈祷我们能够找到他所说的那个该死的大陆,那个该死的国度!否则的话……如果证明他说的一切是一个谎言的话……那么。如果我有命回去,我一定会亲手斩下他的狗头!!”

塔西佗狠狠的一拳砸在了船沿上。

“事实上,我们这次到现在为止,几乎没有任何有价值的发现,不是么?”蓝蓝忽然轻轻的说了这么一句。

塔西佗一愣。

“我们去了冰封森林,去了李斯特家族,去了自由港,甚至还去了罗林家城堡。我们跑遍了那个家伙出现在罗兰帝国之后,所去过的所有地方,我们找到了那些凡是和他接触过的人——可惜那个家伙却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你是说……那个家伙在撒谎?”塔西佗眉毛一挑。

“不。”蓝蓝冷静的摇头:“我并没有这么说,骑士长大人。我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并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即不能证明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同样,也无法证明他在撒谎。所以……”

塔西佗沉默了会儿,他憋了口气,好久才吐出来,闷闷道:“所以……我们只能继续往东找下去?”

“是的。”蓝蓝点头,她看着远方:“哪怕走到这个海洋的尽头……或许,是世界的尽头。”

塔西佗冷笑一声:“如果那个家伙说的是真的……他说这个世界是一个圆形的球体,那么你所谓的世界的尽头就不存在。按照他的理论,我们走到尽头的话,应该是罗兰大陆的另外一边……也许我们会在草原人的尽头登陆,哈哈哈哈!!”

塔西佗放生狂笑,用这种狂笑来发泄心中的暴怒。

蓝蓝沉默了会儿。

等塔西佗的笑声停息了下来之后,蓝蓝才转过身来,平静的看着这位骑士长:“大人,如果你笑够了,那么现在有一个问题,需要等待您的决断。”

“决断?”

“当然。”蓝蓝耸耸肩膀——因为衣衫湿透,她的这个动作,使得胸前的曲线就越发的明显了。不过塔西佗并没有半点目光闪烁,他甚至眼神都没有丝毫的挪动,他冷冷的看着蓝蓝,皱眉道:“怎么了?”

“我知道您对于牺牲在二号船上的十位神圣骑士非常痛心,可是请您别忘记了,二号船上同样也有我的两位部下——虽然他们只是两位低级的神术师和牧师。”

塔西佗神色一震,肃然道:“我当然没有半分轻视他们的意思,请相信我,蓝蓝,我对于所有教会里的兄弟姐妹都是一视同仁的。我当然对于他们的牺牲深表痛心,回去之后,我一定会请示教宗陛下,给予他们最好的哀荣。”

“不……我并不是这个意思。”蓝蓝淡淡道:“人死了就是死了……一切都消失了,死后的哀荣,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

眼看塔西佗的脸色有些难看,蓝蓝才叹了口气:“我要提醒您的是……因为我们的队伍里拥有神术师,所以我们比普通的航海船队多了一个特殊的优势。那就是物资。拥有魔法能力的我们,可以随身携带魔法储物装备,可以在魔法储物装备里携带大量的淡水,食物,和海航远洋航行需要的补给物资。是靠着这些物资,我们才能在这海上航行的整整一百天,而不需要任何补给。”

塔西佗的脸色忽然就变了!!

“如您和我看到的,二号船完了。和二号船一起消失的,不仅仅是那一百多名船员以及我们的教会中人,不仅仅是您的十位出色的神圣骑士。和我的两位神术师部下……还有。两位神术师部下随身携带的储物戒指!以及里面储备的……淡水和食物!”

蓝蓝用平静的语气继续道:“我们的船队一共有三条船。三号船上并没有神术师,所以储物魔法装备,在出海的时候,一直保存在我的手里。和二号船的神术师手里。现在看来。我们所剩下的物资……只有我手里的这枚戒指里的东西了。”

蓝蓝伸出了自己的左手。亮出了左手中指上的那枚宝蓝色的戒指。

她用一种冷静得近乎冷漠的语气缓缓道:“我几乎每隔两天就会把所有的物资储备计算一遍,所以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您……我手里这枚戒指里,剩下的物资……嗯。食物不用计算,我们在海上,可以捕鱼为食物,但是淡水和蔬菜,仅仅只够我们耗费三个月的了!当然了,如果节省一点的话,或许可以撑到一百天左右。你知道的,海上捕鱼为食,但是如果人长时间没有蔬菜食用的话,很快我们就会全部病死!还有淡水……三天不喝水,人就会死掉!”

“你是说……我们全部剩下的物资,只够消耗三个多月的?”

“是的。”蓝蓝点头:“考虑到我们一路出海过来,海上没有遇到过任何岛屿,没有遇到过任何可以给我们提供补充物资的地方……也就是说,即便我们回航,路上也别想得到任何物资的补充。那么计算下来……”

“计算下来的结果是,我们拥有的淡水和物资,只够消耗三个月……也就是说,除非我们现在立刻回航!”

“否则的话,再往前过几天,等我们想回航的时候,拥有的淡水也不够我们活着回到罗兰帝国了!”

“是这样的。”

蓝蓝此刻的表情——她的脸上居然浮现出了一丝难以描述的古怪的微笑,这笑容……近乎残忍!

她盯着塔西佗,冷冷道:“要么,我们现在立刻回航,我们拥有的物资和淡水可以支撑到大家都活着回到家!要么……我们继续往东往大海的深处走,如果三个月内我们找不到陆地,就死路一条!连回头的机会都没有!”

“……该,该死的!”

说完了这些话,蓝蓝对塔西佗弯腰,深深一躬,就静静的退开走到了一旁。

她知道,这位探险船队的领袖,需要做出一个事关所有人生死的重大决定了,这个时候,蓝蓝并不打算干扰他的思绪。

至于自己的生命,是生,是死?

“随便吧。”蓝蓝看着碧绿的海面,轻轻一笑:“已经死过一次了……好像很多事情……都看开了……”

船队的两条船都靠拢到了一起,就在大海上缓缓的飘着,船员和水手们如同蚂蚁一样的忙碌,修补着一切可以修理的地方。

相比而言,三号船的损失最小,而偏偏是蓝蓝和塔西佗所在的这条旗舰,却损伤最大,最难以修复的就是那条被斩断的桅杆。

虽然海魂级的大船都是三桅船,没了一根桅杆,还可以勉强航行,但是速度却要降低不少了。

而且,右边船侧的损坏,也很危险。

继续航行下去……实在是一个未知数。

……

傍晚的时候,两条船并拢了,搭上了木板之后,三号船的船长,以及船上的教会人员全部来到了旗舰,听取塔西佗的决断。

没有人是傻瓜,二号船的覆灭带来的最大的恶果,所有人都很清楚:他们的物资已经面临紧缺了。

塔西佗站在船舵旁,看着面前三十多名教会里的人员,蓝蓝就站在他们的最前面。

这位骑士长大人的脸上浮现着一层不正常的红晕,他的眼睛里目光闪烁,就如同有两团火苗在燃烧。

“我做出了决定!”塔西佗冷冷道:“我们这次出来,教宗陛下将一项最伟大最沉重的任务赋予了我们!你们,你们每一个人,都是教会之中的精英!你们每一个人都曾经发过誓将一切奉献给伟大的女神!那么现在,诸位,到了大家兑现诺言的时刻了!我知道我们将会面临最最可怕的挑战,最最艰巨的危险!我们可能会死……是的,我们每个人都很可能会死!但是……这并不是我们就此停下脚步,懦弱的讨回罗兰去的借口!!”

蓝蓝站在那儿,心中暗暗的叹了口气,她明白,这位骑士长大人做出了决断了。

“我决定……我们继续,向东!向着这大海的深处!我们已经损失了很多兄弟!我们不能让他们白白的死掉!哪怕是走到这个世界的尽头,我也要得到一个答案!!”

塔西佗说到最后,他拔出了自己的佩剑——这是他从船舱里拿出来的备用的武器。他将这把剑狠狠的插在了面前的甲板上:“诸位!我们身负振兴教会的伟大使命!我相信……我们继续往东,一定会有所发现!!诸位!请记住,也许我们都会死!但是身为女神的信徒,我们不怕死!!女神会在死亡的彼端低于我们永恒的幸福!!我坚信……”

说到这里,塔西佗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狠狠的吐了口气,用尽所有的力气,大声咆哮出来:

“我坚信!我们将会创造历史!!!”

没有人反对他!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教会里最虔诚最忠诚的信徒。

至于那些船员……他们都是教会养活的船队里吃饭的……当然没有人会在乎他们的想法。

如果有人反抗的话,三十多个教会里的精英,其中有武技强悍的神圣骑士,还有骑士长塔西佗这样的高手,抬抬手就能把这些水手船员杀光!

“创造历史!!!”

“创造历史!!!”

三十多个狂热的教会信徒呐喊起来!!

蓝蓝站在人群之前,她面色平静,没有人能看出这位教会里的圣女到底在想什么。

蓝蓝忍不住抬起头来,看着满天星辰。

大海上的夜晚,星辰格外明亮,仿佛整个星空都压得很低很低,低到触手可及……

蓝蓝心中轻轻的叹息:“女神……会保佑我们么?为什么她之前不保佑我们呢?难道……女神……根本不在乎我们的死活?还是她……根本不存在?”

生平第一次,这个教会的圣女,心中对信仰的丰碑,出现了一丝裂痕!

(创造历史?也许吧……但是……或许所有人都忘记了。历史……有美好的,也有……残酷的!)

【诸位,本书的实体书已经上市了~各地的书报亭就可以买到,网络上购买渠道也很简单,直接上淘宝搜索本书的书名《天骄无双》就可以看到了,很多店都有啊~想买实体书的朋友,感谢你们的支持!!!】

`

`(未完待续。。)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