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白王】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6-28    作者:跳舞

莫伊萨那张沧桑的脸上写满了忧虑。对于他这样最低层的草原牧民来说,或许并不关心政治,也不关心到底谁当草原王,但是至少,一场即将可能到来,或者说是已经肯定会到来的战争,会对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带来多大影响,还是会生出许多忧虑的。

更何况,这里是草原的边缘,常年和罗兰人的商队打交道,生活在这里的牧民,要比草原深处的那些部落要开化得多了。

据说一直到现在,草原深处的一些部落,还保留着活剥人皮这样残忍的刑罚。

“如果……战争真的爆发了,你也会参战么?”

陈道临忍不住问了莫伊萨这么一句。

这位牧民抬起头来,深深的看了陈道临一眼,他随即摇了摇头,神色很无奈:“我们没有选择。如果真的爆发战争,草原王的征召令没有人可以反抗。反抗的下场,就是被当做敌人,那么当草原王的铁骑大军所过之处,所有的敌人都会被无情的屠杀掉!”

“即便……你们的草原王决定向郁金香家动手?”陈道临有些不可思议:“你们……打不过郁金香家吧……”

莫伊萨忽然有些烦躁起来,他拿起刀子,狠狠的割了一片肉,塞进嘴巴里,用力嚼了几下,红着眼睛道:“反抗草原王只有死路一条,至于郁金香家……却未必会杀了我。如果真的征召令下来,我会牵上我最好的马,磨好我的弯刀,带着我的儿子去参战……每个草原人都没有选择。”

看着这个牧民红红的眼睛,陈道临闭上了嘴巴没有再问什么。

当天晚上,陈道临和鲁高就住在了这个牧民的家里。好客的莫伊萨让出了原本属于自己的那间最大的帐篷,而他则和自己的妻子以及两个儿子一起挤去了一个小帐篷里。

陈道临躺在毛毡上,翻来覆去的没有入睡——大概是前几天的那个“睡觉治疗法”的后遗症,睡得太多的达令哥,现在总觉得精神亢奋得过分。

一旁的鲁高则躺在那儿,静静的看着帐篷顶,也不知道这个怪人在想什么。

“那个……鲁高先生,草原上……真的会爆发战争么?”

鲁高翻了个身,看了陈道临一眼,冷笑道:“战争?这种东西在草原上从来就不曾停止过。草原人和罗兰人不同,罗兰人的皇帝是家族传承的。草原人的王,却是杀出来的。每一个部落的强大和兴盛,都必须是踩着其他部落的尸体爬上舞台。老的王死去,新的王若是实力不够,就会立刻被周围环伺的群狼撕成碎片。你说战争?这东西就和牧民腰间的弯刀一样,从来不曾离开过。”

“我……你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说,草原王真的会向郁金香家动手?他们哪里来的胆子发动这种战争。”

“杜微微那个小妞儿上位的时间太尴尬了。”鲁高哼哼冷笑:“要怪,就怪你们那个希洛小皇帝吧。他的那场政变,造成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郁金香家族原本可以平稳过渡的,可惜希洛杀死了皇帝自己坐上了宝座。郁金香家内部的矛盾被激化了——你一定以为郁金香家很强大。这话的确不假,它是很强大,但并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强大。”

陈道临有些迷惑。

鲁高忽然爬了起来,飞快的拿起一把匕首来,然后就在地上划了几下。

“喏,你看。郁金香家现在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它是一把很锋利的斧头,原本所有人都要忌惮这把斧头的存在。但是现在这把斧头面临的问题太多了。北边,它需要承担卡巴斯基防线的一部分,抵御兽人王国。这是郁金香家天然的职责。东边,新篡位上台的皇帝对郁金香家虎视眈眈……这不奇怪,换做是我当皇帝,我也不会喜欢自己的国度有一个过分强大的家族,如果不能消灭它,那么削弱它就是最好的选择,再加上希洛上位的过程里,杀死了郁金香系的人,那么双方的敌对立场短期内就不会改变。而西边……是草原人。”

说完之后,鲁高随手把匕首扔了,拍拍手,冷笑道:“现在郁金香家是三面受敌……哼,如果只是一边或者两边,郁金香家的底蕴还能撑住,可如果是三边的话……三边都有足够能威胁到郁金香家的实力,那么郁金香家的处境就很尴尬……而且,领导郁金香家的人偏偏是一个很多人都不服气的小丫头。嘿嘿……”

“那么……草原上商队的减少是怎么回事?”陈道临问道。

“还能怎么回事。”鲁高翻了个白眼:“草原上蠢蠢欲动,杜微微那个小妞的性子也刚烈,不肯低头,就用这种办法来给草原人一点厉害看看。其实她做得也没错,草原人的经济命脉掌握在郁金香家手里,一旦卡住这一点,难免就会有人低头。可问题是,谁也没想到,希洛会忽然篡位成功啊。如今杜微微是骑虎难下,身为郁金香家的领袖,如果这个时候,她转变态度,对草原人开始怀柔的话……”

陈道临也不傻,立刻就叹了口气,接着道:“这样的话,非但不会减少双方的矛盾,反而会让草原人觉得郁金香家软弱可欺。草原人不是罗兰人,草原人是属狼性子的,你软他就硬,尤其是你前面刚刚强硬起来,现在就忽然软弱的话,反而会激发草原人的遐想。”

陈道临想了想,摇头道:“我依然觉得……草原王的胆子太大了。就算是双方有了矛盾,但是理智上来说,我依然不看好草原人。郁金香家就算再有许多矛盾,也绝不是草原人能对付的。我敢打赌,如果草原王真的敢叛乱,草原铁骑胆敢越过西北走廊,越过乞力马罗山,踏足郁金香家领地一步……那么郁金香家内部的所有矛盾,就会立刻全部被压下去!甚至就算是希洛,也绝不敢趁机对郁金香家动手!这反而会促使杜微微借着这么一个机会,将内部矛盾转嫁成外部矛盾,在大义的旗帜之下,内部的所有反对的声音都会统统消失,然后……草原人会输得很惨很惨!草原王一定不是傻瓜,如果那个草原王的脑子愚蠢到以为靠草原这些游牧骑兵就能击败郁金香家的话,这种蠢货根本没可能当上草原王!”

“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就算杜微微断绝了商路作为威胁,就算下面的部落日子过得艰苦,可草原王自己总不会挨饿受冻,忍忍也就过去了。可以一旦发动战争,那么战争的结果,绝对是以草原王的脑袋被割掉而告终,绝不可能出现第二种结果!我很好奇,这个草原王为什么敢做这种蠢事。”

“第一,人都是有野心的。”鲁高冷笑:“一个被罗兰人压制了一百多年的民族,在看到了一点希望的时候,谁不想把压在自己身上的这座山掀翻?谁又喜欢一直将自己的命脉掌握在别人手里?至于第二点……”

鲁高说到这里,语气忽然变得古怪了起来:“要怪,就怪当年那个小王八蛋太花心吧!哼……杜维的后代,就每一个省心的!”

陈道临忽然眼睛一亮,从鲁高的话里听出了一点味道来:“你……你说什么?杜维的后代?”

“草原王自己或许没胆子干这种事情,但如果背后有人支持的话,那就不同了。”鲁高嘿嘿干笑两声:“吃饭的时候,你难道没听莫伊萨说么?白王并没有反对。”

陈道临抓住了问题的关键:“白王……是谁?”

“一个姓白的小混蛋。”鲁高翻了个白眼:“也是杜维那个王八蛋留在草原上的血脉。那个混蛋当年拐走了我们大雪山的一个女弟子,可他自己的后院里还有一大一小两个女魔法师,不敢带回家,就干脆在草原上建了今后宫,然后很大方的把整个草原都送给了他和那个小情人生的后代。杜维的这一支后代,一直在草原上繁衍,在草原上拥有很高的威望,甚至比草原王更得人心。当然了……因为这一支后代也算是我们大雪山一脉,所以也得到了大雪山的支持。在草原上,遇到什么大事情的话,草原王都要先请教一下白王才行,否则的话,只怕草原王的王令,都没几个部落会听。”

“这么牛?”陈道临惊呼一声。

这件事情他倒是之前并不知道。

可他又苦笑道:“既然……这个‘白王’也是杜维的后代,那么为什么要撺掇草原王去打郁金香家?”

“废话。”鲁高冷笑:“草原上已经有一个草原王了,白王只能当一个太上皇。草原上就这么大点地方,一个太上皇已经嫌多了,郁金香家还时时刻刻指手画脚,换做是你,你也肯定很希望把这只手砍掉吧!”

“可……可他们是一个祖宗啊,是血亲啊。”陈道临迷惑了。

“血亲?”鲁高忽然放生大笑,指着陈道临:“我忽然发现,你有的时候,简直愚蠢得可爱!一个祖宗又怎么样?那个篡位杀了自己哥哥,当皇帝的希洛,不也是杜维的后代么?”

陈道临顿时无言:“…………”

他忽然心中一动,想起了自己在西北遇到的那一伙草原异族打扮的强人,那些胆大包天敢公然袭杀罗兰帝国地方军的家伙!以及那伙人的首领,那个穿着紫色衣服,满身贵族气的家伙。

记得那个家伙临走之前就留下过一句话。

他姓白!

`

【岳父大人从外地来访,我这当女婿的自然要全程陪同,这两天的更新会受些影响,各位见谅啦~~】

【未完待续】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