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百密一疏】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6-26    作者:跳舞

如果说之前杜微微还存了几分活捉这个对手的心思,那么现在,这个女孩是真的决心要杀人了!

如果一定要形容杜微微此刻的心情,那就只有四个字:怒不可遏!

然而毕竟是郁金香家的掌舵人,杜微微心中越是羞愤,杀意越盛,脸上却反而越发的冰冷。

她就这么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陈道临!

陈道临分明感受到了那浓烈的杀机——可惜达令哥此刻也没有法子再做什么了。

刚才在水里挣扎的时候,陈道临其实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干了什么——你溺水之后,呛了水又吐血,陈道临当时脑子里一片混乱,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的爪子碰到了什么东西?

他唯一记得的是,最后这个小妞儿忽然就狂化了!

陈道临只听见了轰的一声巨响,自己就整个人从浴池里飞了出来,把偌大一个浴池直接砸穿!

浴室之中水汽蒸腾,几乎伸手不见五指。若不是陈道临和杜微微都走出色的魔法师,五感六识敏锐,精神力超强,换做普通人的话,此刻在这种环境下早就抓瞎了。

陈道临自然感觉到了这个女人身上那森森的寒气和冲天的杀意!可惜他此时已经重伤,尤其是刚才被从浴池里打出来的那一击,显然是杜微微暴怒之下出手,这一击陈道临伤得极重,此刻口中流血不止,显然是肺腑之间受到了很大的创伤。

嘴巴里呛着血,陈道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小妞发狂起来还真可怕得很!!陈道临心中震撼着。

这个时候其实他已经打算投降了。

很显然,杜微微已经爆发出了强烈的杀意——这种时候,陈道临再无反抗的本钱,身受重伤,被打得精神力涣散,就算想跑也只怕跑不了多远。

虽然被杜微微抓住识破身份,会很倒霉……但也总比糊里糊涂的被这个小妞干掉,在这里丢掉性命强得多吧!

陈道临一句求饶的话几乎就已经到了嘴边了。

“那,那个……杜微微……”

陈道临终于深吸了口气,努力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他终于开口说话,嗓音才发出来,步步逼近的杜微微一听到陈道临说话的声音……虽然陈道临的嗓音已经因为重伤和连续咳血,而显得有些嘶哑。但是杜微微毕竟熟悉陈道临的声音,两人当初在冰封森林里连续彻夜长谈多日,说过的话没有十万句也有八万句了。

一听陈道临开口说话的声音,杜微微顿时眼神就一凝,心中生出了一丝奇异的熟悉的感觉来。

这个贼人说话的声音,好像很耳熟?

而且……他……叫我“杜微微”?

杜微微根本就是这位郁金香家女主人的私名,也就是家族里至亲的人才会喊的小名。她的大名其实是叫做弥赛亚?罗林?鲁道夫。

知道她小名,并且够资格这么叫她的人,满打满算起来也不会超过一只手……

可就在陈道临这句话说了一半,正要往下说的时候……

往前一步一步迈步走来的杜微微,忽然就感觉到身子一寒!一种特殊的警觉瞬间遍布全身!

有人偷袭!!

杜微微心中瞬间就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她的反应也是极快的,刷的一下,手里那把奇特的长剑就已经横了起来……

可接下来,让陈道临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

杜微微才举起长剑来,可下一个瞬间,这位把自己打得半残的郁金香家的女主人,忽然眼睛一翻,就直挺挺的往后倒了下去,扑通一声,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很干脆的闭上眼睛,晕了过去!

“嗯?”

陈道临先是一愣,随即立刻就反应了过来,扯开嗓子,破口大骂起来!

“鲁高!!你这个混蛋!!你终于肯露面了吗!!你是不是想害死我!!”

浴室的重重雾气之中,鲁高那矮小的身影一点一点的浮现了出来。

他的一对如刷子一样的浓眉上挑,似笑非笑的看着躺在地上喘气的陈道临:“哦?火气倒是不小,你再骂一句试试看,信不信我把你扔在这里?”

陈道临信!

这个混蛋就是一个胆大包天胡作非为的怪人!天知道他敢做出什么事情来!

自己若是被他真的扔在这里,那可就真的……

想到这里,陈道临才憋了口气,慢吞吞沉声道:“你……你可把我害苦了。”

鲁高哼了一声,缓缓走了过来,冷笑道:“害苦你?若不是我老人家来得及时,外面那几个侍卫……你以为他们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冲进来?”

陈道临语塞。

可随后他也忍不住反驳道:“你……你自己不是说,你不好意思和杜微微动手么?怎么现在却终于忍不住还走出手了?”

鲁高老脸一红,却对着陈道临翻了个白眼,怪笑了一声:“我老人家犯了个小小的错误,不行么?一个小失误而已,我老人家犯了就犯了,这世界上还有谁来找我茬儿么?”

陈道临无语……这他妈的就是无耻无下限吧!

其实鲁高也挺郁闷。

他今晚领着陈道临来到郁金香家城堡里,为了寻找一件东西,却意外的找错了主人房……把费欧娜的房间当成了是杜微微的房间。

“刚才你把我骗进这个房间里,你自己跑去哪儿了?”

鲁高嘿嘿一笑,道:“纯粹是失误。你才进了房门,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当初杜维那个小家伙就有一个爱好,喜欢在家里挖地窖和地下室,我找的东西,说不定可能被他藏在了地下室里,来不及和你细说,我就先跑去找了一遍,等我回来的时候,没想到你已经被杜微微这个小妞堵在房间里了……”

陈道临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到底找什么东西?”

鲁高微微一笑,走到了躺在地上的杜微微身边,弯腰就把杜微微的那把剑捡了起来。

这把细细的长剑,被鲁高握在手里,陈道临分明看见这个怪人的眼神里,居然隐隐的流淌过一丝淡淡的哀伤!

“就是它了。”鲁高轻轻一叹,低声道:“月下美人……嘿!想不到我有生之年,还能有机会把这柄剑握在手里!哼,那个可恶的混蛋,这分明是我大雪山镇山之宝,却一直被那个王八蛋据为己有。”

月下美人?

这把剑的名字倒是奇特——陈道临心中嘀咕。

鲁高走到了陈道临身边,看了一眼躺在那儿只能喘气的达令哥,哼哼冷笑两声,随后就弹出了一团白色的光芒来,透入了陈道临的身体之中。

陈道临顿时就感觉到胸腹之间如同被大石压住的沉闷感,顿时消散了大半,身体也轻快了许多。

他动了动手脚,居然勉强能爬了起来。

“治疗术?”陈道临皱眉道:“又不太像。”

“哼,这是我大雪山的巫术!”鲁高随即也摇摇头:“其实……原理和治疗术也差不太多。唉,所谓法术都是表象,千变万化,原理都是一样的。”

外面走廊的那些高手侍卫,都被鲁高弄晕了——郁金香家的高手虽然多,但是在鲁高的手里,却远远没有反抗之力。

其实陈道临并不知道,如果单纯说实力的话……在那个初代郁金香公爵杜维悄然消失离开这个世界之后,眼前的这个矮子怪人,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绝对是现在的当世第一高手!

不仅仅是人类世界,加上兽人族矮人族精灵族全算下来,这个鲁高都是当之无愧的绝顶高人!

唯一能和他抗衡的,只怕就只有那个神秘的精灵落雪了。

鲁高得到了“月下美人。”似乎心情非常好,这把奇特的长剑在他手里把玩了两下之后,很快就被他收了起来,也不知道是藏到了什么随身的储物装备里去了。

接下来这个怪人倒是和陈道临一起,将昏迷的杜微微也抬出了浴室,就放在了那张大床上。

鲁高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费欧娜——这女人身上就盖了条毯子,但是白花花细腻的大腿却露在外面。

鲁高怪笑着,眼皮一翻:“你这个小子,倒是艳福不浅。虽然我老人家失误害你差点丢了命,不过你也算是没白吃一场苦头。这么一个美貌动人的小妞儿,只怕被你看光光了吧。”

陈道临忍不住脸一黑:“你这样的绝世高人,也喜欢说这种荤话么?”

“呸!”鲁高冷笑:“老子当年统领西北军团,雄霸西北的时候,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只要老子看上的美女,直接就带人抢过来!上过多少美女,连老子自己都不记得了!”

陈道临:“……”

好吧!还以为这种绝世高人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原来还是一个老yin棍!

陈道临胡思乱想,鲁高却摇头道:“别发呆了,东西已经拿到,这就走吧。”

“要走了?”陈道临松了口气。

“废话,你们在这里打了一架,弄出多大动静,现在楼下已经有大队的郁金香家护卫冲上来了,你若不想走的话,尽管留在这里做客。”

“别了!我估计杜微微应该不会欢迎我这种客人……你还是带我走吧!”

鲁高哈哈一笑,走过来一把抓住了陈道临的衣服领子将他提了起来,他左手凌空一划,空气之中顿时就出现了一条空间裂纹。

这个怪人哼了一声,提着陈道临就迈步走入了这空间裂缝之中,两人身影没入其中,这空间裂缝才缓缓的消失。

房间里再无半点声音,只留下了床上的杜微微和地上的费欧娜,这一大一小两个美人儿,以及横七竖八倒在外面走廊上的那些郁金香家护卫。

至于郁金香家今晚会闹出多大的动静,以及杜微微醒来之后会如何大发雷霆……那就不是陈道临能考虑的范畴了。

……

陈道临在被鲁高带进那个空间裂缝的时候,原本还想睁大眼睛仔细的观察!

这种强行割裂空间,然后做到穿越空间达到瞬间大范围移动的法术……目前来说,陈道临还远远做不到!

能有这种机会近距离观察到这种圣阶之上的力量展现,陈道临还是很有几分期待的。

可他失望了。

鲁高带着他走进那裂缝的瞬间,陈道临就感觉到眼睛一黑,失去了知觉。

他醒来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躺在地上。

周围隐隐的还有虫鸣,眼帘之中,是漫天星辰。

如此开阔的视野,显然绝不是在城市之中了。

果然,陈道临翻身起来,就看见周围左右前后都是一片旷野,已经置身在野外之中。

鲁高就盘膝坐在他的身边不远,手里横放着那柄从杜微微手里抢来的“月下美人。”正在仔细观看,手指轻轻在剑锋上来回摩挲。

他的动作是那么的轻柔,简直就如同在爱抚自己的情人一样。

不得不说……这个动作,在陈道临的眼中看来,多少有点……呃……变态!

“醒了?”

鲁高眼皮也不抬,只是冷冷丢来一句。

“嗯。”陈道临翻身站了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伤势又恢复了一些,原本还隐隐疼痛的胸腹,似乎比在郁金香家里的时候,又好了几分。

“天怎么还没亮?我睡了多久?”陈道临看了看天色。

“……亮?”鲁高嘿嘿一笑:“天才黑,怎么会就亮?”

“……才黑?”陈道临脸色一变。

“哈哈!”鲁高似乎有些得意:“你以为我们才从郁金香家出来么?那已经是两天前的事情了,你这小子睡了足足两天时间。”

“我……”陈道临无奈:“你把我弄晕了做什么?”

“不识好歹。”鲁高撇了撇嘴:“杜微微那个小妞出手很重,我也不知道你怎么惹怒了她。你伤得着实不轻,我老人家看你可怜,才出手帮你治疗了一下!给你用了我大雪山的不传之秘的巫术治疗伤势,你居然还不满意?”

“治疗伤势?也不用把我弄晕吧。”

鲁高哈哈一笑:“无知!难道你不知道,人在睡觉的时候,身体各个部分的机能是恢复得最快的么?我大雪山的这一套治疗伤势的巫术,妙就妙在这里,让你长时间的昏睡,同时刺激你的身体在昏睡之中得到充分的休养和恢复,增强愈合的速度。哼……无知小儿,你懂个屁!”

陈道临无语了……

“那……我现在算是全好了么?”

“想得美,你的伤势很重,只怕还要睡上五六天才行。你休息一下吃点东西,我老人家再出手给你施展巫术,然后你就可以继续睡了。”

……

楼兰城,郁金香家城堡。

往日里城堡前的这条大街上熙熙攘攘——郁金香家虽然在西北地位极高,但是一贯作风却很亲民,家族城堡之前的大路并不禁止人行走。

可偏偏这两天,郁金香家里仿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如临大敌!

家族城堡外的几条街道上,都有郁金香家的侍卫戒严封锁了街道!

城内城外,驻扎在这里的家族私军也调动了起来!大队大队的骑兵出了城往各处搜索而去,城中的巡逻队也比平日里多了至少三倍,各个旅店里都被严密的盘查了外来人口。

郁金香家的城堡内,也封锁了大门。据说那位女主人亲自下了命令,城堡暂时封闭,闭门谢客不见任何人!

所有人都忍不住猜测,不知道郁金香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

而这位家族女主人。此刻却坐在自己的那件硕大的书房之中。

杜微微俏脸含霜,面色铁青。这两天就连跟了她多年的贴身女仆,都小心翼翼的,知道这位贵人的情绪,处在极度的愤怒之中,随时都会爆发!

而更加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的是,这位平日里都极其冷静的女主人,这两天里亲手把她的书房砸了三次!

此时整个书房周围都已经变成了禁地,外面有郁金香家的护卫高手严密戒备,而这个硕大的书房里,就只有杜微微和费欧娜两个人。

杜微微是坐在自己的桌子旁,而费欧娜,则是小心翼翼的束手站在她的对面。

这个女人……当然已经穿上了衣服,她穿的很是严密,一件厚厚的黑色袍子罩在身上,衣领几乎高到了下巴。

费欧娜的面色很是复杂,站在杜微微的面前,这个女人仔细观察着杜微微的脸色,小心翼翼道:“城中已经搜索过了,没有什么发现。城门守军也都询问过了,没有发现有什么可疑的人进出楼兰城。前几日城堡附近巡逻的军兵也都一一查问了,也没有……”

“知道了!”杜微微恼火的摆了摆手。她的眼睛里冒出两点火星,随后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神色郁郁的费欧娜。

杜微微仿佛忽然想到了什么,长长叹了口气,低声道:“让下面的人不用继续查了……哼,我也是气昏头了。能有本事闯进我城堡里的人,自然是高手,哪里是那些普通的军兵能查出什么门道的。”

顿了顿,她已经站了起来,缓缓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步,才又努力用尽量平和的语气道:“我这两天火气太大,发了不少火,让身边的人都受惊了。你一会儿传我的命令,城堡里的戒严取消,城中的戒严也取消吧。唉!”

费欧娜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

杜微微凝视着费欧娜的眼睛,忽然道:“你那天晚上……就真的什么都没看清么?”

费欧娜那张艳丽的脸蛋上浮现出一层红晕,却坚定的摇了摇头:“我……什么都没看清,就晕了过去。”

“嗯……”杜微微沉吟了片刻,她忽然缓缓的走到了费欧娜的身前,凝视着费欧娜的眼睛。

费欧娜有些惊讶,却低下头去,不敢和自己的这位主人对视。

“费欧娜……”杜微微的声音异常的平静,但是语气却很凝重,就听见这位郁金香家的女主人缓缓沉声道:“幸运的是,你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那闯进来的贼人,显然并不是劫色之人,否则的话,我郁金香家可就真的对不起你了!如果连自己人都保护不了的话……哼,我还有什么资格坐这个公爵之位!”

费欧娜有些惊慌,赶紧道:“大人……您……您言重了!我其实并没有……”

“我知道。”杜微微点了点头:“幸好你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否则的话,就算是把西北挖地三尺,我也要把那个贼人找出来!”

顿了顿,杜微微又道:“不过……这件事情,我已经下令,让那天进入了你房间的侍卫封口不许泄露消息了。你放心,这件事情不会外传半个字,绝对不会影响你的名誉。而且……这件事情……”

费欧娜抬起头来,看着杜微微,立刻就道:“大人,我明白的。您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不会对任何人提起……我是郁金香家的人!”

话不用多说,杜微微就自然明白了费欧娜的意思。

其实杜微微心中对费欧娜也是充满了歉意的。毕竟这件事情,对费欧娜来说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她一个女人,在自己的房间里,赤身裸体的被贼人闯入弄晕了。这种事情,换做任何女人,都会羞愤暴怒才对。

但是费欧娜也很清楚,这种事情,对郁金香家来说是巨大的丑闻!堂堂的郁金香家城堡被人闯进去不说,家族的重臣都被人弄晕在了自己的房间里,还是赤身裸体……如果传出去,天知道会编造出多少香艳的谣言出来。

到时候只怕家族颜面扫地!

所以无论如何,哪怕是打掉门牙往肚子里咽,费欧娜都只能让这件事情烂在自己的肚子里!绝不能往外说半个字,也绝不能有什么抱怨怨言流传出去!

“好了……这件事情,你受委屈了!”杜微微郑重道:“家族绝不会亏欠了你的,费欧娜!”

费欧娜默默的点了点头,随即转身离开了杜微微的书房。

房间里只留下了杜微微一个人之后,杜微微默默的攥紧了双拳。

其实费欧娜心中委屈羞愤,杜微微又如何不羞愤?

费欧娜是赤身裸体被弄晕了,杜微微也未必就比她好多少。

杜微微是被听见声音赶上来的几个家族高手侍卫救醒的——幸好那些家族的高手侍卫做事老练,先冲进来的两个高手护卫,看见房间里情况不对,就立刻有人出去拦在了外面,不许其他的护卫再进房间里。

而杜微微醒来的时候,躺在费欧娜的床上,她全身衣服都湿透了,衣衫虽然整洁,看来是没有被人占便宜,但是湿透的衣服贴在身上,也让这位平日里很注重形象和威仪的家族领袖很是狼狈难堪。

最可恶的是……杜微微如何会忘记,在那个浴池里,那只该死的咸猪手?!!

只要想起那晚,在水池里,那只咸猪手做过呃事情,杜微微就恨不能立刻把那只爪子剁下来喂狗!!

努力深呼吸了几下,杜微微平息了一下心中的焦躁,她缓缓走回到桌前。

然后,她忽然袖子一拂,就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一件东西。

这是一柄剑。

剑锋寒光闪闪,显然极为锋利,即便是在杜微微这种看过了无数宝贝的贵人的标准来看,都可以看出这柄剑的剑刃,钢火极为不凡!尤其是剑身上那些细腻的钢纹,简直如同艺术品一般……

这柄剑可不是杜微微所有的!

而是……

当晚陈道临拿着和杜微微厮杀时候用的那件武器!这把剑可不是罗兰帝国的东西,而是现实世界出品的,现代工艺和金属冶炼技术锻造出来的剑!

当时陈道临拿这把剑和杜微微拼命,结果落水的时候,这把剑就掉在了浴池之中。

而事后,鲁高带走陈道临的时候,也忘记了检查一下浴室里,结果这把剑就遗留在了现场。

以杜微微的眼光,也对这把剑的锋利程度和坚固成为赞叹不已!

这把“凶器”已经被她研究了两天了。她得出的结论是,即便是以郁金香家武器工坊冠绝罗兰帝国的工艺水准,也锻造不出这么好的钢!

这种程度的钢,自己甚至都无法想象出到底是用了什么冶炼技术才能弄出来。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那天晚上如果自己不是用了“月下美人”这样的家传神兵,换做其他的武器,早就被被这把剑斩断了。

月下美人被人偷走,让杜微微极为光火,那可是先祖杜维流传下来的传家宝!

那个该死的贼人,藏头露尾,根本没有踪迹可寻,那么这柄遗留在现场的“凶器。”就是唯一的线索了。

可惜杜微微这两天召见了家族武器工坊里的老工匠,甚至都看不出这柄剑所用的钢料是怎么锻造出来的,两个老工匠只会对着这把剑流口水,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杜微微对着这把剑出了会儿神……忽然之间,她猛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那个可恶的贼人,还对自己喊出了半句话。

他叫自己“杜微微”这个名字,而且……那人的嗓音虽然嘶哑变形了,但是却隐隐的还有些熟悉?

盯着眼前的这柄锋利的长剑……杜微微忽然之间,记起了一件事情!

她飞快的又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一件东西!

这是一柄匕首。

匕首的造型有些独特,从武者的角度来说,造型和剑柄略显夸张了一些。

而这柄匕首,却是当初陈道临在冰封森林里,在精灵族的部落里,和郁金香家商队交易的货物。

那个叫做格颜的郁金香家商队领队,花了巨大的代价从陈道临手里买来的。

后来杜微微加入了那支商队,这把耗费巨资买来的宝贝匕首,自然就交在了杜微微的手里。

这柄匕首的钢材锻造工艺,也十分不凡,杜微微得到了之后也曾仔细研究过。得出了结论是,这是一种超过了郁金香家工坊现有工艺水准的锻造技术。

虽然有家族的工匠大师看过这东西之后,曾经表示,希望能请杜微微将这把匕首交给他们去仔细的研究,甚至是重新熔炼……

但是杜微微却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拒绝了部下的要求,将这把匕首留在了自己的身边。

此刻,看到那个贼子留下的剑,从那令人惊叹的工艺,杜微微就猛然想起了这把匕首!

长剑和匕首,并排放在了一起,做了一些细细的比较之后……

杜微微的眼神立刻就不对了!

其实说实话,这两把东西虽然都走出自于现实世界,但质量也是有高低之分的。

那把匕首是陈道临最早时候穿越带来的……那个时候达令哥还是一个屌丝,在现实世界也没什么钱,买不起好东西,只是在一些刀剑工艺品厂里买的大路货,虽然也是现实世界的工艺,但毕竟是低档货,材质也一般。

但那柄长剑,却是达令哥在最后一次回到现实世界囤积大量物资的时候购买的——那个时候达令哥已经腰缠万贯了,这种武器当然是买得高档货了,钢材的质量也直接上了两个档次。

所以,其实匕首的钢质要比长剑差了不少。

可问题是……达令哥有一个习惯,就是……

杜微微在仔细的观察之后,发现了一个细节:长剑的剑柄,和匕首的剑柄,同样在末端的部位,都有一个小小的印记。

这印记是烙刻上去的。

两个印记,一模一样!!!

杜微微当然不知道,这个印记,在现实世界里有一个特定的称呼,叫做:商标!

也就是说,这两件东西,达令哥是在同一家厂买的!

匕首的来源,杜微微当然恨清楚,是自己家里的商队从陈道临手里买来的……

那么……

这把长剑的来路……

杜微微忽然就感觉到有一股热血涌上了脑门,心中的怒气陡然涌了上来。

而同时的,她的那种俏脸上,也瞬间涨红,双颊上染上来了浓浓的一层古怪的红晕……

她忽然一把抓起了把柄匕首,狠狠的插在了桌子上,她用的力气很大,匕首插进木质的桌面,直至没柄!

而杜微微,却已经满脸红晕,咬牙切齿:

“达!!令!!陈!!!!”

【未完待续】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