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我叫鲁高】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6-19    作者:跳舞

这种感觉太过惊悚!

这是陈道临自己的房间,这里的一砖一瓦一桌一几都已经异常熟悉。他自己是魔法师,对于周围的感官已经十分敏锐,走进房间来的时候,绝无察觉半分异常!

原本已经放松了的身体,缩在靠椅之上,却忽然就如同炸毛的野兽一般猛的绷直了身子,一股凉气骤然从头到脚唰了下来!

这种感觉,就如同你半夜睡醒,却忽然发现有个人在床边静静凝视着你一样!

这人一句话才说话,陈道临已经本能的飞快挥起了手,一道火箭就射了过去。

可坐在桌后那人却动都没动,陈道临只见自己射去的这一道火箭,在空气之中嗤的一声就化作了青烟……

火行术无效,陈道临本能的就立刻身子一矮——打不过就跑,这已经成为了达令哥的金玉良言。

可惜土行术还没施展,忽然就看见坐在那儿的那人,对着自己勾了勾手指……

陈道临顿时就感觉到自己全身一僵,所有的力气都化为乌有,双脚离地,悬浮了起来,整个人就这么被无形的挂在了空气之中,如同一个木偶一般!

这一下,陈道临已经骇得连叫都叫不出来了,只是死死的盯着那人!

让陈道临恐惧的,并不仅仅是这人忽然如同鬼魅一样的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也不仅仅是这人勾勾手指就控制了自己的身体。

而是……

刚才那一瞬间,自己已经明明发动了土行术土遁!但是就在那瞬间,这人勾了勾手指之后。陈道临清晰的感觉到,在那一刹那,自己脚下的土地,那原本土行术发动之后。就可以任凭自己操控的土元素,忽然全体对自己出现了强烈的排斥!

土元素分明还是那些土元素!但这种排斥的感觉,却是陈道临自从修炼了土行术之后从来不曾遭遇过的!

就仿佛是,自己生生的被那些土元素从地下给“挤”了出来!

这个家伙……他可以……

掌控元素的规则?!

陈道临被挂在半空中,目瞪口呆的盯着这人。

这人才仿佛笑了笑,笑声铿锵有力。带着一种金属的感觉。他缓缓站起身来,从桌子后慢慢一步一步绕开走到了陈道临的面前。

目测看去,这人的体型并不高大,甚至可以说很矮小。一身灰色的袍子,袍袖宽大,尤其是带着一顶帽子,帽檐遮挡住了眉目。

陈道临却忽然心中一动,总觉得这人的身形,似乎有些熟悉的感觉……

“别挣扎,就不会吃苦头。”

这人桀桀的笑声。简直如同夜枭的尖叫一样。

陈道临随后就感觉到了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

这一觉似乎很漫长,陈道临连一个梦都没有做。

醒来的时候,就感觉到身子在不停的颠簸起伏,睁开眼睛,就看见视线之中。是急促奔跑的马蹄还有不停后退的沙粒土地。

他判断出来,自己是趴在了一匹奔跑的马背之上。陈道临试图想活动一下手脚,却发现自己被紧紧的绑住了。

正想挣扎,就听见耳旁传来了一个声音。

“我知道你力气应该很大,但如果你不想吃苦头,就别乱动。”

那个神秘人的声音!

陈道临听了,心中一沉!

抬起头来看了看,周围是一片旷野,但是视线范围内可以看见远处隐隐可见的乞力马罗山脉的轮廓——陈道临立刻确定,这里绝不是自己的聚集地附近了!

他心中立刻明白了一个事实:

老子。又被人抓住了?!

这个事实让他很无奈也很恼火!

身为一个堂堂的穿越者,自己却总是被人抓来抓去??!

说好的穿越者牛逼不解释呢?!

旷野之上,这匹马奔跑了许久,在太阳快下山的时候,才终于停了下来。

那个神秘人跳下了马。然后陈道临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忽然腾空飞了起来,摔在了地上。

他叫了一声,那人却不屑冷笑:“别装了,我知道你的身体很好,摔不坏的。”

陈道临在地上打了个滚,让自己面朝上,吐了一口吐沫,将嘴巴里的沙子吐掉,抬起眼皮来看那个人。

那人就站在落日之下,落日的余晖从他身后洒落过来,这个角度看去,那人的正面却在一片阴影之中。

可陈道临却依然看清了,他的脸上,带着了一个纯金的面罩。

“你……阁下,到底是什么人?”陈道临努力让自己沉住气:“抓我做什么?”

这人也不理会陈道临,只是随意的将马匹拴好,然后就坐了下来。

这个时候,一件让陈道临全身冰凉的事情发生了!!

这人居然拿出了一枚戒指……陈道临一眼就看出,那是自己的储物戒指!@

然后,这人捏在手里,随随便便的看了一眼,手指一弹,就看见一个包袱从戒指里掉了出来!

陈道临顿时手脚冰凉!!

这人……可以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取出东西?!

储物戒指,陈道临可是设下了自己的魔法禁制!这种魔法禁制,即便是实力远远超过自己的魔法师也绝没可能轻易破解的!要想破解,只有强行毁坏这魔法禁制,但结果也是让这个戒指里的东西再也取不出来!

这人……却可以做到随意抹去自己的魔法禁制,还能从里面取出东西?!

陈道临之前也几次被人抓住过,可无论是古乐,甚至还是卡奥。都做不到这点!!

戒指里,可是有陈道临的许多见不得人的秘密!

不仅仅是那些自己从现实世界里带来的大量的储备物资。

更重要的是,那扇郁金香穿越大门!!

瞬间,陈道临有一种被剥光了衣服赤身*站在大街上的感觉!

幸好。随后那人就冷冷一笑:“放心,我可不屑翻看你的东西,只是我出来的匆忙没带什么食物,我想你这种家伙却一定是有储备食物的。”

说着,这人伸出脚尖一踢,那个包就落在了陈道临的眼前。陈道临忽然就感觉到身子一松,全身捆着的绳索都自动解开了!

他立刻一个翻身跳了起来,只是看着面前那个家伙,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动手?陈道临立刻放弃了这个念头。对方展现出来的实力,绝对不是自己可以抗衡的……

“好了,别浪费时间,我听说你做的食物味道不差,趁着现在我饿了,赶紧弄一些出来,若是合我口味的话。说不定还有你好处。”

这人说着,大摇大摆走到了一旁,就盘膝坐在了地上,那双隐藏在金色面罩之后的眼睛,射出一束似笑非笑的眼神,盯着陈道临。

陈道临站在那儿。沉默了会儿,终于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的解开了那个包。

里面是一些简单的干粮,还有一些调料。

陈道临想了想,先随意在周围弄了些荆棘树枝来,生了火。有走过去从那人手里拿过了自己的戒指,从里面取出了一个锅来,倒了些储备的淡水进去。

很快,加了调料的一锅面条就煮了出来,陈道临滴了几滴麻油。又扔进去了一点干辣椒。

那人盘膝坐在那儿,果然用力嗅了嗅,摇头叹了口气:“不错不错,这味儿倒是很香。哼……你真是越来越像杜维那个王八蛋了。”

杜维?

陈道临心中一动,却没有多嘴问什么。

取出了一只碗。给那人盛了一碗面,陈道临自己则抱着锅吃。

很快一锅面条两人就分了个光。

那人在吃面条的时候,将面罩稍微往上挪了挪,只露出了嘴巴个鼻尖。而陈道临试图观察的时候,那人冷笑了一声,陈道临顿时就感觉到自己双眼一阵刺疼,顿时心中骇然,转过身去不敢再看!

“吃饱了?就上路。”

那人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陈道临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阁下……既然被你抓了,我技不如人也认了。可阁下到底有什么目的,也请明言吧。要打要杀,您总要划下条道来才行吧。”

“哼……”这人扭头看了看陈道临:“贼眉鼠眼,倒是果然有那个王八蛋的几分神韵!我看你是越看越生气……”

陈道临摊开双手,无奈道:“您说的那个王八蛋,莫非就是初代郁金香大公杜维?我和那位可没有半点关系……您就算恨那个家伙,可也恨不到我身上吧。”

“哦?”

这人嘿嘿干笑两声,审视着陈道临,然后冷不丁说出一句话来:

“你说你和他没关系?那么他的那件缺月五光铠,却怎么在你身上?”

“……”

这一下,陈道临顿时连心跳都漏了半拍!!

心中念头如闪电般划过无数,陡然之间,陈道临忽然就灵光一闪,指着这人,大声疾呼道:“我知道了!你是大雪山的人!!”

这人静静的看着陈道临,听陈道临说破了自己的身份,也不惊奇,只是点了点头,淡淡道:“反应倒也不慢。哼……当初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倒是小瞧了你,没想到你居然能得到那个王八蛋的传承。”

第一次见我?

陈道临心中念头如飞,惊疑不定的盯着这人。仔细的打量着对方……

片刻之后,陈道临终于认出了这个人是谁了!!

“你!你是当初在冰封森林里,和落雪比武的那位高人!!”

当初在冰封森林里遇到这个怪人,这人桀骜不驯,和落雪那种传奇人物大打了一场,如今陈道临已经渐渐窥破了这个世界的魔法和武道的门径,回想起来,这个怪人和落雪,无疑都是圣阶之上的实力!

而自己一开始没认出来,一来也是因为当初那人和自己没说几句话,而且当初自己都是战战兢兢,哪里有心思敢去仔细打量这些强人?

印象深刻的,除了他和落雪的那一场自己看来神乎其神的大战,其次便是……

这人已经轻轻一声冷笑,将自己脸上的那个金质的面罩缓缓摘了下来!

陈道临一眼看去,顿时惊呼了一声!

面罩之下的这张脸,相貌刚毅,眉毛又粗又浓,就如同两把刀锋横在眼睛之上,嘴唇很薄,鼻梁挺直,面容看上去很是棱角分明,一看就是那种心智刚毅之人。

可问题是……

当初在冰封森林里,最后看到这人也除下过面罩,分明是一幅双眼凹陷,枯瘦如骷髅的样子啊!怎么现在看来,却宛若常人一般?!

陈道临先是一呆,就本能的以为是自己认错人了,但随即又回想起这人说话的声音语气……

分明没认错啊!

“你盯着我做什么!”这人冷冷看着陈道临。

“阁下,阁下……”陈道临哭笑不得,只好低声道:“阁下的样子,和当初,倒是有许多不同。”

这人却仿佛轻轻的叹了口气,随手将那个金质的面罩收了起来,走到了陈道临的面前,看着他的眼睛:“我和你没什么仇恨。只不过恰好当初有个王八蛋托付过我一件事情,如果有人得到了他的传承,就请我过来帮个小忙。现在么……

陈道临心中惊疑不定……王八蛋?毫无疑问说的是杜维了!

可帮个小忙?这又是什么意思?

“那个,断先生……”

陈道临隐约记得,当初在大圆湖畔,那个神秘的精灵落雪,还有杜微微,都是尊称这个人为“断先生”的。

但是这人的本来名字,陈道临只依稀记得他们提起过,可自己却偏偏忘记了。

这位断先生听到陈道临喊自己,却忽然眼睛里流露出了一丝古怪,摇摇头,用复杂的语气道:“这个称呼不是你叫的。”

“那……还请阁下告知您的尊名……”

“你……就叫我鲁高吧。”

他忽然遥望着落日的方向,语气之中,充满了一股萧索的味道。

鲁高?

陈道临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一愣。

仿佛……这个名字,也隐隐有些熟悉,只是自己一时间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听到看到过?

鲁高……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