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会回来的】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6-10    作者:跳舞

【通知一下,你们看到这章的时候,我正在深圳出差,这一章是存稿,定时发布的。明天也就是周三,我会忙一天,没时间码字,所以明天也就是周三,会断更一天啦~各位海涵。

周四我会回家,然后就开工码字~】

第三百九十一章【会回来的】

陈道临觉得自己做得已经够过分的了。

这也是他那可怜的情商程度,能想到的最好的拒绝洛黛尔的法子。

我不和你谈情说爱,只是公事公办的嘴脸,你想要的是花前月下,我就偏偏弄成商业谈判推销。

可惜,陈道临这种宅男属性爆表的家伙,毕竟还是低估了当一个女人坠入情网时候的战斗力。

或者说是,当一个聪明的女人坠入情网时候的手段。

……

第二天一早,陈道临正坐在大厅里,捧着一碗粥一口一口的喝。

今天一早,巴罗莎就带着夏夏跑掉了,说是要去乞力马罗山里去寻找一些植物……草木精灵希望在自己的住处弄些花花草草。

这个借口很拙劣,陈道临却知道,巴罗莎只是因为那天的事情有些害羞,而且用这个借口跑掉,怕和洛黛尔相处的时候会有些尴尬。

可就在陈道临一碗粥还没喝完的时候……

急促的脚步声就到了面前。

啪!!

一枚小巧的仿佛金属徽章一样的东西就被拍在了陈道临面前的桌子张。

抬起头来,洛黛尔那张明艳动人的脸庞上,仿佛挂了一层寒霜。

“呃……早啊。”陈道临挤出了一丝笑容。

“是很早。”洛黛尔直接就坐在了陈道临的对面,看了一眼桌上的那枚徽章:“知道这是什么吗?”

陈道临扫了一眼。下意识就道:“我记得你平时贴身都戴着这个东西挂在衣服里面……”

洛黛尔顿时脸一红,涨红了小脸:“你!!我贴身戴的佩饰。你怎么会知道!”

陈道临顿时哑口无言。

呃……难道我告诉你,我偶尔也会犯坏,用精神力“透视”这个可爱诱人的小美妞么?

咳咳!

陈道临含糊不说,洛黛尔狠狠瞪了他一眼,才冷冷道:“这是我的族长继承人徽章,其实也是一个私人印章。加上我手书的一份画押,就可以在全国各个地方任意的一个李斯特家的商会,提取两百万金币的金票!这是我没继承家族之前。权限能动用的最大的一笔钱了,也是父亲给予我的一笔个人的开支,我存了很多年才存下来的!这笔钱原本是作为家族培养继承人,让我可以选择任意的行业或者生意进行试验投资的。昨天你不是说让我投资你的这座新城么?哼!好啊,现在我同意投资了!!两百万金币!!”

陈道临呆住了。

两百万金币!而且是随时可以提现的金票!

这是……是现金!!

两百万金币……整个努林行省现在一年的财政收入都没有这么多!

整个罗兰帝国,一年的财政收入也才几千万金币。

而陈道临自己的身家……如果不是他运气爆棚逆天,在罗林家的地下室找到了杜维留下的那个宝库。搜刮了大量的黄金宝石的话……两百万金币,绝对可以让他立刻跪舔!!哪怕他是魔法师!

“我全部家当就再这里了。我没有继承家族之前,这是我所有的私房钱了。”洛黛尔“恶狠狠”的盯着陈道临:“你不会反悔吧!昨天可是你自己亲口说的邀请我投资的!!你如果是男人的话,就不要食言!”

陈道临看着面前这一枚小小的徽章,沉默了会儿,才苦笑道:“你……有什么条件?要占多少股份?”

“你看着办吧。”洛黛尔摆摆手:“我也不懂那么多。总之钱就在这里,你若是想坑我的话,我也没办法。”

陈道临心中叹了口气。

他低估了这个小妞的执着程度。

他有心拒绝,但话是自己昨天说的,自己昨天的做法已经伤了这个女孩的心一次了。今天若是再食言……这种“二连击”的惨无人道的事情。就算陈道临再怎么无耻,也实在是硬不下心肠来。

“好吧。”陈道临苦笑:“我……就算收了你的投资。这座新城,你占三分之一的股份,未来的这座新城的受益,你可以分到三成。”

“随便啦。”洛黛尔很无所谓的挥了挥手。

她丝毫不在意这些,什么三成两成的……

女孩儿看着陈道临那凝重的眼神,心中却在窃喜。

她昨天回到房间里,先是大哭了一场,可随即想了一个晚上,终于想出了一个法子来!

这个家伙不是想在西北大干一场么?不是准备在这里开创一番大事业么?

好!我把自己和你的事业紧紧绑在一起!你总不能撇开我了吧!!

至于什么股份……三成还是两成,管他呢!

将来如果真的和他在一起了……人都是他的,还分什么股份占几成?切!

看着陈道临愁眉苦脸的收下了自己的那枚徽章,洛黛尔顿时就开心了起来,她高高兴兴的从桌上抓起了一块面饼咬了一口,就皱眉道:“你一早就吃这个么?真难吃……”

女孩站了起来,蹦蹦跳跳的跑到了陈道临的身边,双手拉扯着陈道临的胳膊:“我刚投资了你这么大一笔钱,你要对我好一点吧?怎么说我现在也是你的金主啊!我要吃烤鱼!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弄的那种烤鱼!外面不是有条河么?我们去抓鱼来烤了吃好不好?对了!抓鱼一定要在上游!!!你在下游弄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又是化粪池又是什么炼铁场的!那里的鱼还能吃么!!我们去上游抓鱼!!”

陈道临心中叹了口气,有心拒绝,可忽然就感觉到抓着自己胳膊的那双小手在微微颤抖。他抬起头看了洛黛尔一眼,却发现这个小妞。虽然面上欢笑,可眼睛里却含着一丝淡淡的担忧和畏惧——似乎,生怕自己会拒绝?

罢了……

陈道临终究是狠不下心肠的。

他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故作镇定淡淡道:“烤鱼是吧?走吧,我只有上午有空,下午我还有事情要忙,到时可没功夫陪你。”

说着。两人就往外走去,狼人查克立刻从大厅外跑来跟在了两人身后。

两人一路往外走,洛黛尔欢呼雀跃,却死死抓住陈道临的胳膊,片刻也不肯放松……

“喂,达令,我忽然想起来。我既然投资了这座新城,也算是新城的半个主人吧?当城主有没有什么特权啊?”

“你想要什么特权?”

“嗯……比如说,未来建造的街道,我可以命名吗?我不贪心,只要城主府前的那条大街,由我来命名就好了。”

“……怕了你了!好吧!想个好听点的名字啊!”

“就叫……烤鱼街。好不好?”

“……呸!!你难道要把我未来的商业金融CBD区变成路边摊大排档美食一条街吗!!烤鱼街?这是什么破名字!!”

“喂!这是为了纪念我们刚认识的时候场景啊!我们第一次认识,你不就是给我弄了烤鱼么?多有意义多难忘的事情啊!!”

“有意义是吧?难忘是吧?要我看,也可以叫‘挡箭牌大街’啊!我们刚认识,你就让我冒充你男人,给你当挡箭牌。我差点就被你爹派人给干掉了啊!挡箭牌大街,也挺有意义的啊。”

“哈哈哈哈……话说你刚才讲的那个什么西比地?是什么意思啊?达令。你别跑啊!!混蛋!!你别跑!!我要骑那匹白色的马!!”

……

“这么说,那个家伙在西北的日子还挺逍遥。”

冷冷的声音,语气里却仿佛带着隐隐的复杂味道。

罗斯叹了口气,低声道:“其实……这对他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结果。”

“你这么认为?”

帕宁霍然转过身来,那张冷峻的脸庞上,眼神里有一丝深深的讥讽。

他的身形依然挺拔,腰板笔直,英武之极……只是身穿的那件雪白的武士袍下,右边的袖子却空荡荡。

罗斯已经极力的控制自己,尽量不让自己的眼神落在他的右臂上,可却依然听帕宁淡淡道:“从今天见面到现在,你的眼睛就始终不敢看我的右臂,你是怕我会难过么?”

罗斯嘴巴里有些发苦,叹了口气:“其实……其实……唉,其实……”

“你想说,其实就算断了一掉手臂,我还有左手可以拿剑?你想说,其实就算我武技废了,但只要皇帝信任我,我的前途依然不会差?你想说,其实人生在世,除了修炼武道之外,还有很多追求,很多美好的事情?”

帕宁说这番话的时候,语气很平静,可罗斯却能听出其中那一丝深深的嘲弄。

他抬起头来,看着帕宁,只见帕宁的神色从容不迫,却缓缓的伸出左手来,将自己空荡荡的右边袖子一扯。

嗤的一声,袖子齐根而断。

帕宁面色不变,淡淡道:“你想而没说的这些话,我这些日子来不知道从多少人的嘴巴里听到过。夜半无人的时候,我最痛苦的时候,也曾经用这些话安慰过自己。但是……最后我才发现,没有用。”

“帕宁……你不必这么……”

“不必什么?难过?自暴自弃?颓废?”帕宁摇头,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也许最开始的时候有过。但是现在,这些都不会再有!罗斯,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那些虚幻的安慰之词,帮不了我。我想得很明白,我帕宁的追求是什么?我最擅长的是什么,我最向往的是什么?很简单,就是武道!我练武已经二十多年,没有一天停歇过,我二十多年来,想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如何提升自己的武道境界!如今……只不过没了一条手臂,我就要放弃这些么?我去当官?靠着皇帝陛下的信任,一辈子当一个宦海沉浮的官僚?我去花天酒地。就如你一般的恣意享受人生?可这些都不是我愿意做的。

哪怕……只有一只手能拿剑!我帕宁自信,我也可以做得比别人好!”

此刻的帕宁。眼神里哪里还有半分颓废?!他的目光里仿佛有两团火在熊熊燃烧!!

罗斯先是一呆,随即心中却反而安慰起来,点点头,松了口气:“你这般有志气,我就放心了!”

帕宁轻轻一笑,忽然语气一变,淡淡道:“你刚才说……你真的认为,那个家伙在西北。会老老实实的避世度日?他弄一个什么新城,就是为了给自己占一块地方,当今土豪闭门过日子?”

罗斯不说话。

帕宁哼了一声,他眉头一挑:“罗斯,虽然你和他的交情更好一些,但是说到对这个家伙的了解,我却应该更深一些!”

顿了顿。帕宁的语气有些凌厉起来:“达令陈这个人,平时看上去是有些大大咧咧的,也没什么大的野心,甚至是不求上进。即便在帝都的那段日子,他被先皇赏识,被魔法学院看重。也只是逍遥自在的过子的小日子,弄些手段和庞贝商会的安古洛胖子赚些钱,在学院里做些研究。但是……这人其实骨子里却很傲气的!”

“傲气?”

“是的,就是傲气!”帕宁忽然皱眉,他的语气有些捉摸不透:“他看着仿佛对每个人都报以笑脸。可我却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他对这里所有的人。心中,打心眼里都是瞧不起的!哪怕是郁金香家的人,哪怕是庞贝商会,哪怕是你和我!甚至是魔法学院里的人!他对所有人,其实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感,看不见摸不着,他也隐藏得很好,但偏偏我就能感觉到,似乎……他总是用一种‘俯视’的态度看待周围所有的人!即便是面对皇帝,先皇,还是现在的希洛陛下!他的这种态度,虽然隐藏得很好,但我却偏偏能感觉得到。

似乎……他的那种懒散,只是一种伪装,但涉及根本,他却隐隐的有这么一种感觉:我只是不做,不和你们争,只要我做,我就能比你们所有人都做得好。

嗯,就是这种感觉。

他看不起所有人……似乎他比所有人,都高人一等。

这种感觉,就好像……好像……”

罗斯忽然一拍脑袋:“就好像……我们看待草原蛮子?看待南洋异族蛮子?”

“是的。”帕宁点了点头:“就是这样!就像我们看待那些草原异族和南洋蛮子:虽然我们都是人类,但是我们罗兰人就是比他们高贵比他们高人一等。就是这种感觉。”

“也许……只是因为,他是魔法师?魔法师总都有些傲气和怪脾气的。”罗斯苦笑。

“我总觉得不止这样。”帕宁微微一笑:“你发现没有,无论他做什么事情,都和我们所有人,完全不一样。”

……

“那个家伙,给我的感觉,他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和所有人不同。”

在皇宫深处某个房间里,一段类似的谈话也在进行。

谈话的双方,却是新皇希洛和古乐。

“他在学院里当教授,以魔药学成名,却偏偏不安分的教授魔药学的课程,而是别出心裁弄出一个魔动机械……所有人都从来没听说过这么一个东西。

他和庞贝商会的安古洛合作做生意,却弄出一个什么原力之剑,也是前所未有的玩意儿。

他收了入门弟子,却不挑选什么出色的魔法天才,偏偏挑了弗里茨总督家的儿子卢修斯,一个被公认的魔法废物,一个靠父亲的关系才勉强进入魔法学院的旁听生。

就连他的吃穿日常用度,也都和常人不同。他来到魔法学院,第一件事情就是亲力亲为,将学院之中泛滥成灾的食人鱼,变成了一道美味佳肴。不信你去看看,现在在魔法学院里,食人鱼已经变成了他们固定购买的物品。

我们罗兰人穿的衣服,哪怕是那些贵族才会穿的华丽的长袍,被认为是象征高贵身份的魔法师长袍,可到了他手里,都会进行一些改变裁剪。我派人打听过学院里的裁缝,说这位达令大人偶然说漏过嘴,他觉得……我们穿的这些衣服,都很土。

即便在规格最高的贵族豪门宴会,再精致的美食,他都无精打采。我们的那些贵族礼仪,他虽然也会一一照做,但却总是透着一股心不在焉的样子……我听皇宫里的一个侍者说,这个家伙背后说,我们这些罗兰人的贵族的礼仪,很傻。

他出门坐的马车,即便是再奢华最舒适的马车,他都觉得坐不惯……这并不是他故意摆架子,而是真的仿佛是对这些我们认为是享受的事情,觉得很无法容忍。仿佛……他曾经享受过更好的。

总之,他就是这么一个家伙,全身上下透着古怪,仿佛他来到帝都,进入所有人视线的第一天开始,就似乎骨子里有一种看不起周围所有人的味道,似乎只有他‘改良’过的那些事情,那些生活习惯,才可以被他自己‘勉强’接受。

不信?

我已经下令将他在魔法学院住所房子里所有的家具物品全部搬来了,他的桌椅凳子,甚至他睡的床,床垫,全部都被他做了改动。

而让我无话可说的是,那些桌椅,那些床垫,都比我用过的要更舒服。

你知道?我在他的厨房里找到了什么吗?他用的餐具。

我们罗兰人吃饭用盘子,他却喜欢用碗。我们罗兰人喜欢将菜和主食放在一个盘子里,可我听说,他吃饭的时候,喜欢将菜分类单独放在几个碗里。

他每顿饭,都一定要单独煮上一锅汤,他喝的汤,都要煮上好几个小时才被认为是可以‘勉强入口’。

还有他吃饭的餐具……他不喜欢用汤匙和叉子……他喜欢用两根一样长短的木棍。我不得不说,这种叫做‘筷子’的东西,的确比我们用的叉子更精巧。

事实上,我知道,在郁金香家,也有这种叫做‘筷子’的东西。只不过……是初代郁金香公爵杜维大人传下的。

我想,大概只有初代郁金香公爵大人留下的东西,才会被这个骄傲的人认可吧。

这个家伙,骨子里的傲气,是隐藏着的,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谁也不会发现,在这个外表大大咧咧满脸笑容的年轻人身上,其实却暗藏了许多不屑。”

说到这里,希洛轻轻叹了口气:“这么一个认为身边所有人都不如他的家伙,这么一个将傲气都藏在了骨子里的骄傲的家伙……他在帝都吃了这么大的亏,他死了这么多朋友……”

希洛用炯炯的眼神盯着古乐:“你说他在西北逍遥度日,远远避祸,又避世的意思?你真的信么?他骨子里的骄傲,会允许他放下这一切,忘记这一切?”

古乐说不出话了。

“相信我……这个家伙,迟早会回来的!”

……

帕宁面对着罗斯,也说出了一句类似的话:

“我有预感,他会回来的,会回来讨回一切!”

`

【通知一下,你们看到这章的时候,我正在深圳出差,这一章是存稿,定时发布的。明天也就是周三,我会忙一天,没时间码字,所以明天也就是周三,会断更一天啦~各位海涵。

周四我会回家,然后就开工码字~】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