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 【内忧外患】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6-06    作者:跳舞

陈道临胡乱被了条袍子,狼狈的从房间里冲出来的时候,最先看见的就是洛黛尔那张满是委屈的脸庞。

这小妞儿穿了一件豪门贵族家里的女仆装——当然不是现实世界里的那种情趣女仆装了,亚麻色的短衫,看上去很是粗陋,原本那张清丽的脸庞上,还沾染了一些灰尘,小脸显得黑乎乎的,鼻子尖上还有一抹黑灰——也不知道这个丫头是不是刚刚钻了煤堆出来的。

纵然如此,却依然不掩丽色,尤其是几个月没见,这小妞儿似乎又长大了一些,目测看来,原本平平的胸部,倒是出现了几分叫人遐想的曲线,只是她的下巴又尖了些,原本脸上的婴儿肥开始褪去——这丫头不会也渐渐变成一张蛇精脸吧。陈道临心中恶意的猜测着。

院子里还有几个人。夏夏和狼人查克就站在一旁。夏夏分明就是一脸无奈的样子,欲言又止。而狼人查克,却依然是一张毫无表情的面孔——事实上,因为它的种族关系,兽人脸上的表情其实很难阅读出来。不过狼人的眼神却依然冷漠,盯着洛黛尔的背影,这家伙居然手里还按着刀柄,一脸虎视眈眈的样子。

很显然,因为陈道临给它的任务是不许人打搅,所以忠于职守的狼人,对于洛黛尔破坏了自己的任务很是不满——如果不是因为大家是老相识,狼人只怕就要挥刀子了。

除此之外,院子里还有一个熟悉的面孔,却是让陈道临很意外的家伙。

罗斯!

这位比利亚伯爵,站在院子的门口,抱着膀子,一脸似笑非笑。显然是在看笑话看热闹的样子,当陈道临的眼神投来的时候,这家伙很干脆的摊开双手。做了一个无奈的笑容,那意思很明显:我只是打酱油的。

不过他那个硕大的脑门在太阳下。显得油亮生光,陈道临更是一眼就瞧出了这个家伙眼神里不怀好意的奸诈笑意。

洛黛尔明显还在抽泣,她吧嗒吧嗒的掉着眼泪,又用手背在脸上擦了一下——这一来,整张脸就更要不得了,眼泪和黑灰混成一块,变成了一只小花猫。

可陈道临更注意到。洛黛尔瞄着自己的眼神,明显的有些恼怒和羞愤。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心中一沉!

糟糕!

出来得太着急,袍子前襟的扣子只扭了三粒。其中两粒还扭错了。此刻至少不是笨蛋,都能一眼看出,达令大爷在袍子里面是什么都没穿的。简而言之,这种穿法叫做:真空。

在洛黛尔狐疑的表情之下,陈道临有些不自然。尤其是没穿内裤,感觉裤裆里凉飕飕的。

他笑得有些僵硬:“你来了?”

洛黛尔抽了抽鼻子,带着浓重的鼻音,瞧着陈道临,眼神里有些复杂:“你……才起床?”

“嗯。”

“好久不见。你没什么话对我说么?”

陈道临愣了一下,嘿嘿干笑两声,摸了摸鼻子:“那个……你还好么?”

“…………”洛黛尔盯着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气,然后,不知道哪里来的怒气,她忽然用尽全部力气,对着陈道临凶巴巴的大声吼了出来:“不好!!!不好!!一点都不好!!!”

陈道临:“……”

洛黛尔的眼泪哗的一下就全出来了,她咬了咬嘴唇,对着陈道临大声叫道:“在帝都,我父亲被抓起来了!那个希洛欺负我!派人抄了我们家!郁金香家派人救了我们出来!可是他们却怎么也找不到你!!你既然有本事从皇宫里逃出来,为什么不和我联系!为什么不来找我!!你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心里对不对!!你来到西北已经几个月了!你有没有想到过我!有没有担忧过我的处境!!有没有挂念过我!!”

陈道临不说话了。

洛黛尔却越哭越凶了,忽然,这小妞张牙舞爪朝着陈道临扑了过来,一头撞进了陈道临的怀里,她在陈道临的怀里又抓又咬,就像一只被激怒的小夜猫。

洛黛尔带着哭腔叫嚷着:“你逃出了皇宫,你可知道有人还在为你担忧!我们本来打进皇宫里要救你的,可是你却自己先跑掉了!父亲告诉我的时候,我当时就气疯了!你这个家伙有本事自己逃出去,为什么不联络我!为什么!!你知道不知道,我一路上吃了多少苦!那个郁金香家的女人把我弄回了西北,就软禁在她的公爵府里,不让我知道外面的任何消息!!我每天都试图逃跑,跑了二十多次,每次都被抓回去!!除了父亲之外,我最最担心的人就是你!!你!你可你这个混蛋,却从来没有挂念过我,是不是!是不是????”

陈道临的脖子都被这个小妞抓破了,却终究心中一软,没有把她推开,只是用力将洛黛尔的双臂捏住……可这个小妞,却忽然身子就软了下来,整个人就软在了陈道临的怀里。

“你这个混蛋,你知道不知道,为了逃出来找你,我吃了多大的苦头!我每天都要和郁金香家的那些人陪笑脸,每天都要演戏,装的傻乎乎的,装成乖乖的样子!!!可是你,你……”

说到最后,洛黛尔抬起头来,深深的看了陈道临一眼……

这是怎样的一个眼神啊……陈道临心中一震!

此时此刻,就算是傻子,也能体会到这个女孩儿眼神之中那一团浓浓的牵挂……

陈道临有些愣住了。

可随后,洛黛尔的眼神却忽然一变!她忽然耸了耸鼻子……凑了过来,在陈道临的脖子上到处嗅了嗅……吸入鼻子里的,分明是一股清淡的幽香——这绝不是男人家应该有的体味!!

洛黛尔顿时怒不可遏,忽然就张开嘴巴,狠狠的一口咬在了陈道临的肩膀上!

她咬得是如此用力,陈道临痛叫一声,却飞快的抬起手来。止住了要上前来阻止的夏夏和狼人查克。

洛黛尔依然没有松口,陈道临却扭着眉毛,倒吸了口凉气。忍着疼,低声道:“好了。是我错了,是我对不起你,那个……”

洛黛尔松开了嘴巴,她的嘴唇上居然沾染上了一点鲜血,她抬起头来,眼神里有些哀恸:“我没想到,你居然在这里……日子过得这么。这么……舒服!”

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女孩儿的语气有些咬牙切齿。

陈道临叹了口气。

其实……此时此刻,他大可以理直气壮一点。他和自己的女人在一起过夜,按理说似乎是没必要向眼前的洛黛尔交待的。但是看着女孩柔弱的眼神。陈道临终究心中一软——他很清楚洛黛尔心中的念头。

洛黛尔闹了一会儿,似乎将她所有的力气都耗尽了,在陈道临的怀里,也不挣扎了,也不叫嚷了。只是这么柔弱的靠在他的身体上,低声的抽泣着。

陈道临想了想,伸出手指来,轻轻的在洛黛尔的脖子后面按了上去,念了一句咒语。

很快。洛黛尔就软软的昏睡了过去。

陈道临的表情很尴尬,把夏夏召唤了过来,将洛黛尔交给了夏夏扶着,苦笑道:“扶她进去……找个房间让她好好睡一觉吧。”

小女仆傻乎乎的问了一句:“那……如果洛黛尔小姐醒来又闹呢?”

陈道临狠狠的瞪了夏夏一眼:“醒来再说!”

夏夏吐了吐舌头,吃力的扶着洛黛尔进去了。

陈道临咳嗽了一声,这才转过身来,看向了站在院子门口的那个打酱油的家伙。

罗斯的反应很快,他立刻摊开双手,苦笑道:“不关我的事,我只是负责把人安全的送过来。”

眼看陈道临不说话,罗斯才叹了口气:“你是知道这位大小姐的脾气的,她铁了心要来找你,我说什么都没用,我总不好把她住起来捆了送回郁金香家吧。”

陈道临咬牙:“你看戏看得很过瘾么?”

罗斯耸了耸肩膀,老老实实道:“挺过瘾的。”

两人互相对视了片刻,终于,同时露出了真诚的微笑。两个家伙同时大步走向了对付,然后张开双臂,狠狠的拥抱了一下。

“你好像又胖了些,再这样下去,你很快就会变成一个胖子!我实在想象不出来,帝都著名的花花公子会变成一个胖子。”

“哼!你倒是健壮了很多,我看你这地方河边有许多煤窑,难道你每天都去挖煤锻炼身体嘛?”

两个老朋友互相损了几句之后,陈道临一把揽住了罗斯的肩膀:“走走!先去痛痛快快的喝他妈的几桶酒!有什么话,等先大醉一场后再说!”

……

酒是好酒,是陈道临储存在戒指里的存货。

食物也是他亲手在厨房里料理出来的,东西虽然一般,但是加上了一些来自于现实世界的调料,什么豆豉啊老干妈辣酱啊之类的,倒是让罗斯吃了两口,顿时眼珠子就瞪了起来。

可纵然如此,罗斯也只喝了两杯,就放下了杯子,开始叹气。

陈道临盯着罗斯,皱眉道:“酒不对你的口味?”

“酒很好。”

“那怎么不能入口?”

“时间不对,人也不对了。”罗斯的语气有些复杂。

陈道临不动声色:“哦?”

“当初我们喝酒,是在帝都,那个时候,大家至少表面上都好好好的。你,我,还有帕宁那个冰山脸,我们三个在一起喝酒,倒也痛快。”罗斯看着面前的酒杯,苦笑道:“可现在……好像很多事情,都变掉了……很多!”

陈道临放下了筷子,认真的审视了会儿罗斯,也终于点了点头:“是的,很多事情都变了。”

罗斯愁眉苦脸:“能问你个问题么?”

“什么?”

“你……恨我么?”

“我为什么恨你?”陈道临撇撇嘴。

“因为我很怂。”罗斯的语气仿佛有几分痛楚:“我什么都没做,只是躲在一旁。”

“你有你的立场,你也有你的家族。”陈道临摇头:“我不恨你。”

“那……你恨帕宁么?”罗斯紧盯着陈道临,又追问了一句。

陈道临沉默了会儿,然后抬起头来,一笑。

“说好了只问一个问题,你问多了。”

罗斯心中一叹。终于不再追问这个问题。

过了会儿,陈道临才缓缓道:“你从郁金香家来?”

“嗯。”罗斯点点头,随后。他苦笑着,将自己的事情对陈道临说了一遍。

陈道临静静的等他说完。才拧着眉头:“希洛派你当使者……够狡猾。”

“他本来就狡猾。”罗斯面不改色。

陈道临垂头沉思了会儿,他抬起头来的时候,表情就很凝重:“郁金香家那儿,情况怎么样?”

罗斯身子一震!

他默默的看了陈道临一会儿,然后才叹了口气:“在帝都的时候,我以为你只是一个天才的魔法师,现在看来。你简直就像一个在政坛里泡了半辈子的老狐狸!一下就问到了问题的关键!哼……你怎么不问我帝都的情况。”

“帝都没什么好问的。”陈道临面无表情,摇头冷冷道:“希洛……他既然选了你当使者,那就是根本没想和郁金香家开战。他杀了卡曼和罗小狗……虽然我知道,他是出于无奈。卡曼罗小狗刺杀他。他又是刚刚上位,如果对于这种事情姑息的话,那么就会叫人认为他软弱,为了震慑所有人,他也必须对任何胆敢忤逆他统治的人。用雷霆手段。但是……终究他不能和郁金香家开战!不是不敢,而是不能。”

陈道临说到这里,语气渐渐的露出几分锋芒来:“那个家伙就是个疯子,我越来越觉得,这世界上没有他不敢做的事情。”

“所以你不问帝都。只问郁金香家?”罗斯忽然觉得嘴巴里有些发苦,忍不住又端起杯子猛灌了一口酒,酒量豪迈得他,居然呛住了,猛的咳嗽了几声。

陈道临的声音却不慌不忙,淡淡道:“希洛的意思已经亮明了,那么这件事情最烫手的部分,就被他踢给了郁金香家。所以……我想,处境最艰难的,应该还是郁金香家的那位女公爵。”

罗斯的面色有些阴沉,他咳嗽了好久,才长长吐了口气:“郁金香家……她……她的处境,很不好!”

“……”

……

杜微微的处境的确很不好。

事实上,按照罗斯的说法,郁金香家现在内部已经乱七八糟,乱成了一锅粥!甚至……按照罗斯的观察,郁金香家现在甚至都有几分可能“分裂”的危险!

而原因,就在于……哥特等人的死!

或者,准确的说,是卡曼和罗小狗的死!

哥特卡曼罗小狗……以及当初死在政变当夜的那些暴风军的年轻军官,大多数都是一些军队之中的年轻精英人物。也是一直被军队之中大力栽培和培养的新生代力量。

而这些人的领军人物,是哥特。

那么,就不难猜测出,哥特带到帝都的那一批年轻军官,其中有很多人,身上都是带着“郁金香系”的重要色彩。

而这些人,却在帝都,伤亡惨重!

哥特是其中的首领,也是最最瞩目的一个人。但是公正的说,他虽然死在了政变当夜,但是他的死,却并不算太难以接受。

这么说或许有些矛盾。但事实就是如此:政治家族团体,历来都有一些心知肚明的规则,即便是政治斗争,也都有着各种底线,和各种大家都会遵从的斗争规则。

哥特是死在政变当夜,是死在战场上,是正面交锋的时候,为了维护皇帝而被杀死的!

他的死,至少堂堂正正。

虽然哥特的死,也让郁金香家内部很多人深深的愤怒和痛惜,但是政治斗争就是这样……大家如果是堂堂正正的交锋,技不如人,兵败身死,也只能认输。

可卡曼和罗小狗的死,就完全不同了!!

卡曼和罗小狗不是死在政变之中,而是……死在“事后”!

这个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政变开战,我这里打不过你。死在正面交锋上,死了也就死了,至少输得心服口服!

但是历来这种政治斗争。都有一个微妙的“规则”,也就是。事后,大家总要找到一个平衡,不可能一打到底,一杀到底,杀得满世界都血流成河,那就只能是大家同归于尽的结果。

这一点,希洛明白。郁金香家明白,罗林家明白……所有的豪门世家,所有站在权贵核心层的家族都明白。

但是,卡曼和罗小狗的死。却深深的刺激了许多人!

希洛你已经赢了,已经当了皇帝!这场赌局,你胜利了,大家最多也就认输了,接下来。总要找到一个平衡,这件事情总要有一个交代和了结的。

但是你希洛,明明已经赢了,却还把卡曼和罗小狗给杀了!

这就被许多郁金香家的人,视为是一种“坏规矩”的事情。更是被一些人解读为“希洛不想停手,他是要把我们全部都杀光的”。

你赢了赌局,收了桌面的筹码就是了!还要把和你对赌的人手都砍掉……这就没法忍了!

而卡曼和罗小狗是什么人?他们可都不是普通的军官!这两人都是出自名门世家。

郁金香家,对外固然是一个整体,是一个庞然大物。但是对内,这个庞然大物,却也分许多不同的小团体小派系的——古往今来,这种事情总是避免不了的。杜微微又是一个刚刚上位的年轻女孩,没有拿得出手的显赫功绩,没有威望,自然无法镇住所有的人。

卡曼和罗小狗的死,而且还是死在了希洛的“事后追诛”,就引起了郁金香家之中许多人的极端仇视!!

尤其是卡曼和罗小狗原本在郁金香系内部的家族团体,以及他们的亲密盟友好友,就有许多人,强烈的发出了声音,要求和希洛开战!!

对于一个不守规矩,肆意滥杀的皇帝,没有几个人会有安全感!也没有人愿意忍受这样的皇帝存在于自己的头上!

更何况,因为哥特卡曼罗小狗以及其他年轻人的死,已经让郁金香家内部许多人对希洛非常仇恨了。

所以,这件事情,让杜微微就十分尴尬了。

当初她还派了使者团去帝都,找希洛谈判——那个时候,哥特已经死了,但是至少“不开内战”的共识,还是能被家族内部大多数人接受的,政治斗争么,总有人死,总有牺牲,打过之后总要妥协要平衡的。

要知道关键的一点:杜微微派去使者团去帝都和谈的事情,情况还没有恶化。卡曼和罗小狗当时还没有行刺希洛而被杀。

可接下来,情况急转直下……

卡曼和罗小狗的事发,消息传到了西北,让郁金香家内部一片哗然!

有不少郁金香家内部的实权军方将领,都强烈的向杜微微提出了要求,要求这位家族的领袖,必须向希洛讨要一个说法,更极端一点的,就干脆就直接放言“开战”!!

……

“其实这一次,郁金香家真的损失很大。”罗斯又灌下了两杯酒之后,低声道:“哥特,卡曼,罗小狗……还有哥特带去帝都的那一批年轻军官,其中有一半人,都是郁金香系,或者是倾向支持郁金香家的年轻精英。这些人,就是郁金香家族未来的班底,是郁金香家用了许多时间许多心血培养出来的,家族未来的一代接班人!如今,这些精英和新鲜血液,却损失在了帝都那个该死的夜晚……我说一句夸张一点的话,希洛那一夜,虽然看似没有直接伤害到郁金香家,却等于间接的,将郁金香家未来三十年的脊梁都打断了!哥特卡曼罗小狗和那许许多多死在那晚的年轻军官,都是郁金香家看好的,未来统领家族私军的储备人才!希洛,等于是毁了郁金香家一大半储备的整整一代未来的军队人才。这样的仇恨,岂能轻易消除?何况希洛坏规矩的杀了卡曼罗小狗,这样一来,郁金香家就绝不能忍了。”

说到这里,罗斯压低了声音,他的脸色有些阴沉:“我在楼兰城,甚至看见了,有军队之中的军官,跑到了公爵城堡前静坐,请愿!要求公爵出面主持公道,给那些死在帝都的人们的家属和所在的团体一个交代!光是那些激进团体军官写的,请求开战的血书,杜微微就收到了七八封。”

陈道临的面色也有些凝重了!

军队之中的军官公然跑到公爵府前静坐请愿……这就是一个很危险的讯号!

这代表着,杜微微对于家族军队的掌控,并不得力!

陈道临沉默了会儿,然后,他又问道:“你从郁金香家出来……那么,你看杜微微……她自己的意思是怎么样的?”

陈道临的语气有些捉摸不透,语气看似很平静,语速很很慢,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叫罗斯面色凛然。

陈道临说:“……哥特卡曼罗小狗,都是郁金香家之中年轻的精英,身世也是大有来历,他们的祖先都是跟随郁金香家开创家族的第一代英雄,都是为了郁金香家族立下汗马功劳的功臣。如今他们的后人被人杀了,而杜微微又是从小就认识这些人,她自己是什么态度?愤怒?仇恨?还是……”

罗斯身子一震。

然后,他忽然语气变得很奇怪,对陈道临说了一句话……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