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巧合?】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5-29    作者:跳舞

第二十二天的时候,队伍来到了努力行省境内北部一个叫罗瓦的小城镇。

等候在这里的,是皮埃尔男爵的儿子波洛米尔以及他的补给大队。

波洛米尔已经在一个多月前就前往了北方来接收陈道临等人向总督府购买的土地。

而此刻,这位男爵的儿子,则按照事先的计划安排,在罗瓦城附近购买了大量的粮食,以及农具,种子等物资,等候在这里,和陈道临的北上大部队会合。

同时波洛米尔还有一个使命,就是在这里担任陈道临北上大部队的中途补给队。

一万人的大队伍,夹杂着大量的车马,浩浩荡荡的出现在了大路上,延绵不绝。

事实上这个场面,就连罗瓦城的守军都看呆了。

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南来的道路上都塞满了人群和马车队伍。

罗瓦城并不处于要道,也并不是通往北方边境要塞的行军路线,所以这种超过一万人的大规模迁徙,这样一场大热闹,足以让这些本地的旁观者当做可以说上一辈子的谈资。

罗瓦城的人口并不多,只有几千户本地人居住,驻扎在这里的守军也只有一个小队五十名地方守备军,以及一些临时雇佣的类似于民兵一样的农夫。

波洛米尔虽然没什么特殊的才干,但对于交给他的任务,还是完成得相当不错。

他已经在北方待了一个月时间,在这里搜罗了大量的物资,在见到了陈道临之后,陈道临很满意的看到,他交给波洛米尔的那份囤积物资的清单,已经完成了七成以上。

“在这里粮食的价格比南方要贵上一倍,而且我们收购的量太大,我已经几乎把北方方圆几百里内可以搜罗到的存粮全部买光了,而且这还要算上我们运气不错。我遇到了一支来自郁金香领地的运输队,他们负责给北边边境驻扎的守军运输军需,我和那个领队的首领结交了一下,他答应我,以高出市面价格两成的条件,可以卖给我们一批粮食。”

“不会出什么问题吧。”陈道临皱眉:“我可不想和郁金香家的军队出现什么矛盾,这种倒卖军需物资的事情,总会引来麻烦的。”

“不会的。”波洛米尔倒是很有把握:“他们出售的这批粮食,都是囤积到了时间上限的陈粮——我问清楚了,郁金香家对他们的军队待遇可真的很好。边境要塞的驻军都是享用最好的粮食。陈粮一旦存放到了一定时间。就不允许给军队食用,而是把陈粮处理掉,换上新的粮食。那个运输队的首领说他认识边境要塞的军需官,可以帮我们购买一批陈粮——那些粮食在我看来完全是可以食用的。反正他们每年都会要定期处理掉一批。也是郁金香家族允许这种做法的——他们卖个谁都是卖。至于卖给我们,那个领队只需要得到一点好处。”

陈道临坐在那儿,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略微思索了一下,就点了点头:“那就这么办吧!按照你说的价格和条件……不过加上一条,我要求他们把粮食送到我们的地盘,我可不想再多支付一笔运费。”

波洛米尔很快就出去了,房间里留下了陈道临和蒙托亚。

陈道临叹了口气,蒙托亚意外的看了看陈道临。皱眉道:“大人,有什么不对么?”

“这个波洛米尔,被人宰了。”

“呃?”

陈道临淡淡道:“军队里处理陈粮,这种事情并不奇怪。但是一般来说,这种出售的军用陈粮。价格往往应该比市面上要便宜至少三成。而且如果货色品质越低的话,少数陈粮的价格低上七成都不奇怪。我在帝都的时候,就听说很多酿酒的商人,都是大笔大笔的吃进陈粮用来酿酒。”

蒙托亚眼神一变,脸色就有些难看:“大人……这个波洛米尔,他会不会从中……”

“这倒不会。”陈道临摇头,缓缓道:“刚才他向我汇报这件事情的时候,表情很是激动,完全是一副完成了任务向我表功的样子——他的这幅表情绝不像是伪装出来了,如果这是他装出来的,那么这个波洛米尔就要比我们想象得都厉害得多,他没这个本事。他应该也是被那些军需官骗了。不过无所谓,不就是多花些钱么,我现在什么都缺,却就是不缺钱财。多花些钱,和这些边境守军的军需官搭上关系,以后对我们很有好处。”

顿了顿,陈道临缓缓道:“我们今后要立足,在这里筑巢,需要大量的各种物资,这些物资靠在努林行省购买可满足不了我们——努林行省原本就贫瘠。倒是郁金香家驻扎在边境的那支军队,可以打打他们的主意。我听说边境驻扎的郁金香家的私军有一万多正规军,还有两万的仆从军和辅助军。这三万多军队吃喝拉撒,每年耗费军需,也有大量的军需损毁更换,除了粮食之外,也会有很多军队之中淘汰掉的残次品会被甩卖,我们不妨都全部吃下来。”

……

罗瓦城,虽然说是一个城,但准确的来说,这里只能算是一个镇。

当天晚上,本地的镇长就邀请陈道临赴宴。

说起来这还是波洛米尔的功劳。波洛米尔按照陈道临的指示,在这里待了许久,大撒金币,购买了大量的物资。

罗瓦城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大金主大土豪了。

而那位出手阔绰的波洛米尔老爷,居然只是别人的一个下属。如今波洛米尔老爷的主人,带着这么一只上万人的迁徙大队来到了罗瓦,当地的这些头面人物自然都争先恐后的想要结交一下这位财力雄厚的大人物。

面对这样的邀请,陈道临的反应却很奇怪,他婉拒了镇长的晚宴邀请,却反而发了一份请帖,邀请了镇长在内以及镇子里的守备军官等头面人物,一起前往他驻扎在镇子外旷野上的万人大营里——野餐!

当天晚上,镇长以及守备军官,还有罗瓦城之中的几个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被邀请来到了陈道临的大营。

让这些人奇怪的是。陈道临的这座大营,驻扎在罗瓦城之外的一片坡地,而且是以坡地为中心,呈圆形扩散开来。

坡地之上毫无疑问就是陈道临等人住的帐篷了。

罗瓦城的镇长和守备军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规模的队伍迁徙,让他们好奇的是,在这到处都是宿营的迁徙队伍人群之中,却总能看到一些身穿洁净的白色衣衫的人走来走去。

这些人显然身份不同,明显要高于那些普通的人群,凡是他们走到的地方,周围的人都会主动的弯腰对他们行礼。甚至会尊敬的让开道路。

这些穿着白色长袍的人。负责指挥着人们宿营扎营。安排人手去水源取水,安排人休息,还会带着人四处巡视。

陈道临款待众人的地方自然就是在山坡上自己的大营外。

一个露天的篝火已经点燃,旁边摆放了一排烧烤架。

几只剥皮开膛清洗干净的羊羔已经被片成了一片片。摆放在了烧烤架上。

有五名身穿灰色袍子的人,正站在烤架旁,手里拿着刷子,一遍一遍的往羊肉上刷各种调料。

陈道临带来的这些来自于帝都的上等香料,让这些罗瓦城的土包子们大饱口福。在喝掉了足足五桶陈道临拿出来的葡萄酒之后,罗瓦城的镇长已经醉态可掬,差点就把自己今晚到来的用意都忘记了。

幸好,他身边还有人提醒。

在镇长身边人的提示之下,这位罗瓦城的镇长有些不好意思的向陈道临提出了一些要求。

陈道临放下了酒杯吗。仔细的听完了这位镇长的话之后,他脸上露出了那种平和而友善的微笑。

当晚,来自帝国南方(波洛米尔的说法)的这位神秘的贵人老爷,和罗瓦城的镇长以及当地的一些商人达成了很多协议。

其中包括了十几笔价值达到了上千金币的巨大采购订单。陈道临提出自己在未来的两年时间内会需要打量的农具和建筑材料,包括沙子。碎石方,以及大量的劳动力缺口。

让当地人惊喜的是,这位贵人老爷是如此的慷慨,他开出的价码甚至要超过了众人原本心中的最好预期。

西北么,沙子和碎石这种东西简直遍地都是,只需要从地下挖出来就是。虽然这位贵人老爷要求的沙石质量比较高,可细沙子也无非就是花费些时间筛上几遍罢了。

而他需求的量又是那么大,可以预见的,在未来的两年内,整个罗瓦城的财政收入都会因为这位贵人老爷的到来而出现迅猛的增长。

镇长本人自然也会得益许多,借着酒劲,他把身边的一个人介绍给了陈道临,这个罗瓦城最大的商人就是他的妻弟。

而陈道临随后提出的一些小小的要求,自然也就得到了这位镇长痛快的许诺。

陈道临的要求包括了,罗瓦城必须在辖区的罗瓦城镇以及下辖的六个乡村,全面允许陈道临派人进行传教。陈道临许诺自己传播的宗教绝不会触犯任何一条帝国法律。

而作为双方友谊的体现,罗瓦城的镇长许诺,陈道临派遣出来的传教队伍,会得到罗瓦城官方的保护,他甚至许诺,可以派遣守备士兵随行保护陈道临的传教队伍。

当双方交谈的气氛越来越好,到了最后,这位镇长才很不好意思的提起了最后一个话题:

税收!

陈道临向努林行省总督府购买的那六千亩荒地,可都是在努瓦城的辖区之内!

这并不稀奇,这种西北地方,都是地广人稀,一个小小的城镇下辖的土地面积要远远超过帝国内腹和南方。

可陈道临既然来到这里,买下了六千亩地,据说还要在这里筑造城寨,更带来了上万的人口。

那么,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就摆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陈道临毕竟不是帝国的贵族!这里也不是他的领地!准确的说,陈道临只是以一个白身“商人”的身份买下了这些土地,带来了这些人口。

那么,无论是他在这里做生意,还是筑造城寨,都要纳入罗兰帝国政府管辖的体系。也就是说……他也必须像本地所有的人一样,向当地政府交税!

当然了,陈道临完全可以讨价还价一番,毕竟他坐拥上万的部众,还带着两百多名全副武装的佣兵。

这样一股力量,跑到了罗瓦城来,毫无疑问会成为当地的一个“豪强”存在,假如他不愿意交税,那么不客气的说,以罗瓦城这里那点可怜的守备军。根本没有办法强迫他就范。

当然了。陈道临并不打算这么做。这样的话等于就把罗瓦城的官方彻底得罪死了。

而且。武装抗税,那几乎等同于公开造反了。

但是陈道临也很清楚,自己完全有讨价还价的本钱。这种偏远地方,天高皇帝远。就算自己武装抗税不交,当地政府也没办法对付自己,最多是将案子层层上报。

只要大家不撕破脸,自己不公然竖立反旗,那么这种官司就有得打。

到最后,也只能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这样的结果,相信大家都是不愿意看到的。

在商量了一番之后,陈道临提出了一个办法:包税!

也就是说。他愿意和这位镇长大人商量出一个大家都认同的数字,然后从来年开始,自己的城寨,无论人口多少,无论做什么生意。无论丰收还是受灾,反正每年都向当地政府按照这个数字缴纳一笔税款。

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

罗瓦城的镇长虽然知道,这个“包税”的数字,陈道临肯定是有所保留的,将来这个数字一定会让陈道临大占便宜。

但是眼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况且,就算多收的税收,也进不了自家腰包,无非就是政绩上好看一些罢了——反正陈道临答应每年缴纳的这个包税的数字,已经足以让自己的政府财政收入上升一大截了。

当晚这场宴会,可谓是皆大欢喜。

而最后的**,则是陈道临等人进行的那个“祈祷仪式”!

在宴会达到**的时候,陈道临等人站起来,向罗瓦镇长等本地人告罪之后,带着自己的女眷还有下属,围绕着火堆,开始每日例行的祈祷仪式的时候,这些罗瓦人惊奇的发现,原本在山坡下周围,整个晚上就没有停止过的上万人的喧嚣吵闹,忽然在很短的时间就安静了下来!!

一部分是出于自觉,而另外一部分,则是看到很多穿着灰色袍子的“神仆”在四处弹压维持秩序,在宿营的人群之中跑来跑去,喝止那些还在说话喧闹的人。

而所有的人,都对这种喝止表现了充分的顺从。

二十多名穿着白色袍子的教徒,加上一百多名神仆,最后全部围拢到了山坡旁。

而陈道临今晚甚至破例,允许那些穿着白色袍子的正式教徒,来到山坡上和自己这些人站在一起围绕着火堆祈祷。

这个“格外开恩”,顿时让那些新教徒们泪流满面。罗瓦镇长甚至惊奇的看见,有几个自己看到过的穿着白袍子,在人群中极受尊敬的人,居然当场就匍匐在了地上,感动得要亲吻陈道临的鞋子!!!

祈祷仪式开始之后,罗瓦人更惊奇的发现,山上山下,那些穿着白色袍子和灰色袍子的人们,居然同时开口歌唱。

他们唱的歌词,没有一个人能听懂,但是偏偏这些人唱得如痴如醉,声嘶力竭,异口同声……

唱着唱着,这合唱的规模就开始扩大了。

有不少距离山坡比较近的地方,一些宿营的平民队伍里,也出现了轻轻的歌唱附和,而这附和的歌声,越来越多,越来越响亮。

到了最后,几乎大半个营地都传来了这种合唱!

这种气氛,让在场的那些罗瓦人,都陷入了震惊之中!

对这种未知而神秘的宗教,罗瓦人都表现出了一种本能的敬畏。

……

当晚,送走了罗瓦镇长等人之后,陈道临传下了命令:为了奖赏今晚祈祷的时候,所有人自发高声歌唱赞歌,这种崇拜真神的行为,今晚营地之中每个人都可以领取到十个铜板!

……

就在所有人欢天喜地的赞美贵人老爷的慷慨和仁慈。

在罗瓦城之中的一个旅店里,男爵皮埃尔和自己的儿子又展开了一番对话。

为了管理囤积在城中各个商会仓库的物资,陈道临特批了皮埃尔男爵和他的儿子波洛米尔居住在城中。

而皮埃尔男爵,当晚和自己儿子阔别重逢,交谈了许久,同时也将这二十多天的旅程之中,这位达令老爷是如何一步一步在上万人的迁徙队伍之中,慢慢的宣扬他的“宗教”,用那一招一招看似平常但效果却神奇的做法,发展出了一批批信徒,在上万人的群体之中,深深的打上了他的宗教烙印……

“父亲,我真的很惊奇……他怎么就运气这么好?”波洛米尔听完了之后,瞪大眼睛惊呼:“那匹马怎么就会那么巧的受惊挣脱缰绳把一个人差点撞死?第二天又怎么会那么巧的发生了那些人被毒蛇咬伤?后来又发生了有人在溪水里洗澡差点溺死……在我看来,这简直就是老天故意的把这一件件事情推到达令老爷面前,让他尽情的表现他的法力和仁慈,老天给他制造了这么多收买人心的机会?”

“蠢货!”

男爵叹了口气,失望的看了看自己的儿子,沉默了会儿,皮埃尔才缓缓沉声道:“就算那匹马不受惊,难道就不会出现别的车祸么?就算咬伤人的不是毒蛇,难道达令大人就不会弄出一些流窜来的野狼么?就算没有人洗澡的时候差点溺死,难道达令大人就不能制造出有人吃饭的时候差点噎死么?哼……巧合?你若是真这么想,那么等到了地方,你就交卸所有的差事,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再也别出来帮达令先生做事了!”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