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他是谁?】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5-07    作者:跳舞

同一件事,可现在看来,意思却不是之前那个意思了。

听对方这话说来,却仿佛是另有含义,不是救人这么简单,而是打了自家小女仆的主意?

原本以为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结果……难道只是一场黑吃黑?

一听对方这话,陈道临顿时就把原本心中的感激之情先暂时压了下来,脸上也略微冷淡了些,静静的打量着面前这个马上的汉子。

这马上的壮汉相貌威猛,络腮胡须,身着白衣,衣衫一看就不是普通的布料,甚是华美。尤其是对方的脸上,鼻孔上穿了一枚金色的圆环,又用金链子一直挂到了耳朵上。

这样的打扮,陈道临知道绝不是罗兰帝国人的风格,他在帝都倒是见过,那些来自草原的异族大豪商,倒是有人做这种打扮的。

更加上这人,深夜前来,带着一伙强悍的部下,刀剑齐备,纵马奔驰,胆敢在帝国境内追杀帝国正牌骑兵!!

而眼看到了这里,见到一地死尸,居然也丝毫不畏惧,而且纵马出来说话,见到自己等人也不下马,就坐在马背上,飞扬跋扈,开口就向自己索要人,语气嚣张跋扈之极!

陈道临毕竟在帝都历练了大半年时间,见识已经不凡。平日里接触对待的都是例如先皇,希洛,郁金香女公爵,或者就是帕宁,罗斯,古乐这些身份不凡的人,久而久之,也见识已经开阔。眼界也自然不同。

只是在一瞬间,陈道临就捕捉到了几个关键!

第一……这些人分明是草原异族!

而第二么……按照罗兰帝国如今的国势,草原异族几乎等于是仰罗兰人的鼻息生活,被郁金香家族压得简直如同孙子一般度日,哪里来的草原蛮子,胆敢在帝国内腹境地,公然袭击帝国骑兵?!纵然是双方言语不和,可草原人早已经被罗兰帝国压迫了百年,在帝都那些草原大豪商,做人都是小心翼翼。哪里敢如此嚣张?!

心中存这些疑虑,陈道临就没有直接开口说话,而是先示意让身边的蒙托亚和阿德小心戒备——这些人能袭击帝国正牌骑兵队伍,还能将他们直接击溃,显然实力不弱。而对方看来也可能不怀好意。那么还是有些防范比较好。

对面那个白衣汉子又喊了两句话,陈道临这里才由蒙托亚走上前两步。站了出来作答。

蒙托亚身材高大雄壮。一看就英武不凡,此刻手里更是提着一柄剑,刚刚战斗搏杀过,威风凛凛的样子,往前迈出两步,顿时就引来对方队伍里不少人的瞩目。

无论是谁。看见此刻的蒙托亚,单凭这卖相,就会忍不住心中称赞喝彩两句。

“哪里来的草原蛮子!”蒙托亚中气十足,驳斥怒喝道:“这女子是我们家贵人的仆从。被这些乱军掠走了,如今被我自家解救回来!你们是哪里来的草原蛮子,胆敢就开口索要!难道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罗兰国土之上,岂容你们这些草原马奴放肆!”

以蒙托亚的身份地位,实在不大瞧得起这些草原人。

而事实上,随着罗兰帝国的国力强盛,草原异族,在大部分罗兰人心中,也的确就只配得上“草原马奴”这个称呼了。在很多罗兰人的心中,那些草原异族,早就不是一百年前传说之中屡屡寇边烧杀掠夺的草原强盗。随着郁金香家族坐镇西北,把草原人制得服服帖帖,如今的草原部族,也只是给罗兰帝国提供马匹的放牧奴仆而已。

以蒙托亚这种光明神殿神圣骑士团的高层身份,在帝都里,哪怕是那些顶尖的草原大豪商,见了他都要行跪拜礼的!而神圣骑士大人甚至都不用拿正眼去瞧人家!

这一句“草原马奴”果然激怒了对方,那个白衣壮汉在马上厉声狂笑了几声,那眼睛里顿时就冒出了煞气来,他唰的挥舞了一下手里的弯刀,刀光雪亮,死死盯着蒙托亚,怒喝道:“你敢辱我!敢不敢和我一战!你若输了,就用你的脑袋和鲜血来洗刷你刚才的言语!”

蒙托亚大笑三声,提剑傲然瞪着对方:“有什么不敢!草原蛮子,也敢在我罗兰帝国嚣张!”

这个时候,眼看双方就要打起来,陈道临知道火候差不多了,他忽然就松开了夏夏,把小女仆拉到了自己的身后去,然后缓缓走上了几步,站在了蒙托亚的身侧。

陈道临也不用纵声大笑,更不用虚张声势,他只是将身上的精神力缓缓的张开,顿时一股无形的精神威压就散开来!

对面那个汉子顿时就感觉到全身一紧,豁然就把眼神挪过去盯住了陈道临。

陈道临就站在那儿,双眼眯成一线,冷冷道:“我不管你们是哪里来的人。话先说清楚,我那女仆说你们之前在路上曾经出手搭救过她,所以不管你们真正的打算是什么,但事实在前,我总算是承你们一份情。可你们若是不怀好意的话,那么就不用废话了。我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的草原人,我今晚杀的人不少,也不在乎多杀几个。”

说完,陈道临手指轻轻一点,一团火球就从他指尖咻的射了出去,就落在了那个骑马的壮汉马蹄前十步的距离,顿时就化作一条火线,在他面前地上延伸开来。

“若是说人情,我可以还你们一份人情。若是想坏心思,越过此火线来,用刀子说话吧!”

陈道临这一手,顿时让对方那些骑马的白衣骑士们都震动了一下。

毕竟这一手施出来,不用多说,已经等于是无声的炫耀了一下!

这一手赫然就是魔法,那么眼前这个年轻的男子身份也就昭然若揭:魔法师!

魔法师的厉害,自然也不用多废话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欺负的。

可是这一队来历古怪的草原人,胆子却果然不小!虽然被陈道临这一手魔法震撼了一下。但随即,那个雄壮的汉子就提气呐喊了一声,他飞快的调转马头回归了自家的队伍,然后整个草原马队就开始动作了起来,队伍飞快的收缩了起来,马上的汉子们都举起了弯刀,一个个就开始鼓噪呼啸起来。

“大人……这些家伙要进攻了!”蒙托亚毕竟是经受过严格培训出来的神殿骑士团首领,对这种战阵也是了如指掌,一看草原人的动静就立刻对陈道临发出了警示:“草原人作战最喜欢张扬,队伍冲锋之前便会习惯鼓噪叫嚷。以霍乱敌人的心神!看来今晚不能善罢!”

陈道临眼睛也露出了一丝冷冷的森然之气!

要说他这两天其实一直憋着一口气在胸中,先是被古乐抓,然后被卡奥狠狠的虐了几次,然后又发现自己的小精灵被人抓了去,现在又遇到这些莫名其妙的嚣张跋扈的草原人……如今心中一股怒气。就正好发泄在他们身上!

真当我达令哥不敢大开杀戒嘛!!

那伙草原人鼓噪了会儿,就开始缓缓的松开马。小步小步的往前逼近过来。蒙托亚知道,这是草原人在让马匹热身,等马小跑上几步,热身之后就要开始冲锋。

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那大路的远处,传来了一阵号角声!

这号角声显然不是罗兰帝国的军号。声音更加古朴苍凉,而随着号角,就看见远处又有数骑飞驰而来。

一听这号角声,这些鼓噪的草原人却奇怪的全部安静了下来。他们反而散开了队伍,缓缓的退后起来。

倒是那个领头的络腮胡须汉子,神色古怪起来,立刻就一声吆喝,让队伍左右分开,然后马上的草原武士都纷纷将弯刀放下。

片刻之后,远处有数骑飞驰而来,几个穿着白衣的草原武士簇拥着中间的一骑。

只见这些草原武士,个个都是身形彪悍,人人一身雪白衣衫,腰间挂着弯刀,而中间簇拥着一骑,那马一看就是千挑万选出来的千里良驹,神态雄骏之极!

而马上坐着一个年轻的男子,穿着一件紫色的长袍,宽宽松松,坐在马上奔驰而来,袖袍飘舞,颇有几分出尘的感觉。

等这人近了,陈道临看清对方的相貌,却是一个五官英俊的年轻人,眉宇暗藏英气,双眉飞扬,马鞍上左边挂着一张猎弓,来到面前停下马来,眉宇之间顾盼生威,一看就是平日里习惯了发好施令的上位者的身份。

等这人来到面前,周围原本那一队草原汉子,却动作齐整的全部翻身下马来,就全部单膝跪下,跪在了自己的战马旁,单手抚胸,将头深深的垂了下去。

而那个刚才和陈道临等人放话的汉子,也小心翼翼的走到这紫衣贵人面前,单膝跪下后,飞快都说了几句什么。陈道临倒是听的清楚,只是对方说的大概是草原上的语言,达令哥却是一个字也听不懂。

这紫衣贵人闻言,仿佛抬了抬头,陈道临顿时就感觉到了一束有如实质的眼神落在了自己的身上,扫了一扫,随即就收了回去!

陈道临顿时心中雪亮:这人不简单!

只凭这样的眼神,这种精神力的修为就绝不弱!

紫衣贵人神色懒洋洋的,仿佛随口说了一句什么,这些草原武士才纷纷起身来上马,却都策马往紫衣贵人的身侧列队站开,就连那个雄壮的络腮胡须汉子,也都策马到了这个紫衣贵人的身后去,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

这紫衣贵人才再次将目光投向了陈道临等人,然后他轻轻的一抖缰绳,夸下的马匹缓缓迈步,一步一步的往前,马蹄清脆,就这么来到了陈道临划下的地面那条火线前,这紫衣贵人才勒马停了下来。

“方才,是我的仆人误会了我的命令,若是有什么冒犯贵方的举动,我代我的仆从向阁下致意了。”

这人开口说话,嗓音居然是出乎意料的温柔动听,标准的男中音,带着一种悦耳的磁性。

只是这人说话虽然平和。可偏偏这等平和的嗓音,配上他那奇特的气质,却越发显得贵气十足。

“前面的这位年轻法师,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可是达令陈阁下当面?”

嗯?!

……

陈道临愣住了。

难道老子的名气这么大?随便来一个草原首领都能从相貌上认出我来?

心中疑惑着,陈道临就皱眉,迎着对方的眼神:“你见过我?”

“不曾见过阁下真人,甚憾。”这贵人说话仿佛毫无半分世俗的烟火气——这种贵族的姿态,就连曾经在帝都打滚过的陈道临,都有些心中暗暗称奇!

这种一看就是世家顶尖豪门才能熏陶出来的贵气。这种从容不迫,看似谦逊其实睥睨的气质,简直就是全天下所有贵族都梦寐以求的最佳的风度仪态!

哪怕是在帝都,有这种风姿仪态的贵族,陈道临到现在。都未曾见过一个!

可这种仪态,却偏偏出现在了一个不知身份的草原蛮子身上?!

陈道临心中越发的疑惑。仔细的看着对方。心中飞快的分析。

这人说话是罗兰语,但口音却是标准的官话,没有丝毫地方口音的痕迹……这样的口音绝对是最最严格的世家豪门教育的结果!从口音也听不出对方的来历,那么……草原上,什么时候居然有这种人物?

难道是这一代的草原王?

可陈道临随即就把这个念头否决掉了。

草原王?

草原王其实就是郁金香家族丢在草原上的一条狗而已,就算是草原王。跑来罗兰帝国也都是要夹着尾巴的,哪里敢在罗兰帝国的国境里袭击帝国骑兵队伍?!借草原王十个胆子也不敢做这种事情啊!

想到这里,陈道临深深的吸了口气,也压下了心中的怒火和杀气。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开口问道:“请问,阁下何人?”

这紫衣贵人却微微一笑,并不作答,却仿佛颇有兴趣的打量着陈道临,上上下下将他看了几遍之后,才仿佛轻轻一叹:“果然不俗,难怪,难怪。”

说着,他也不等陈道临再问话,就继续说道:“昨夜我看阁下那位女仆颇为不凡,那些乱军又欺辱逼迫过甚,才让我的仆人出手搭救,却不想仆人误会了我的用意,居然对阁下有了抢掠之意,这一节我代我的仆从向阁下致歉。”

他轻轻一拍手,就有一骑飞马来到他的身边,马上一个光头雄壮汉子,飞快的从马鞍上解下了一个大大的皮囊来用力掷了过来……

啪的一声,这鼓鼓的皮囊落在陈道临的脚下,看上去分量不轻。

“这算是歉意,之前的事情,就当做没发生过吧。”紫衣贵人风轻云淡的一笑。

陈道临原本还皱眉……难道是一袋金子?

以他的身价,区区一袋金子,这种皮袋就算装满了,也不过就是几百金币而已,能有多少钱……

可低头仔细一看,却不由得呆住了!

皮袋的口子已经裂开了,里面裸露出来的,却是一枚枚拇指大小的……宝石??

五颜六色,光芒闪烁!

陈道临仔细看了一眼,脸色顿时更加精彩起来,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哪里是普通的宝石,分明是一袋子……魔核!!

虽然大概辨认了一下,多半都只是一些中阶低阶魔兽的魔核,但是……这一代魔核的价值,就至少抵得上百倍这么大体积的金子了!

这人好大的手笔!

陈道临脸色顿时凝重了起来,却肃然道:“不过是一个小误会,不好接受阁下这么重的馈赠。况且昨晚也承蒙阁下的仆从出手搭救,不然的话我也没这么容易救回我的仆人,所以……”

“不过是小小的身外之物。”紫衣贵人摇摇头,一脸平静。

忽然之间,陈道临居然生出了几分自惭形秽来……仿佛在这个贵气十足的家伙面前,继续纠结这一袋子价值不菲的宝物,继续推脱,才会叫对方瞧不起。从对方的那态度神情看来,继续谈论这一袋宝物的归属,是一件极其无聊极其没档次的事情。

凝神深呼吸,陈道临歪了歪脑袋:“阿德,收下了。”

年轻牧师吸着凉气,弯腰走过去把东西捡了回来,沉甸甸的提在手里。

“前事已了,那便就此别过吧。”这紫衣贵人仿佛也有些意兴阑珊,他看了陈道临一眼,眼神却很快就越过了陈道临,落在了他身后的小女仆夏夏的身上。

陈道临忽然注意到,只有在眼神落在夏夏身上的时候,这个神秘的紫衣贵人,原本那懒洋洋的眼神里,才会难得的流露出一丝丝好奇和兴趣。

仿佛犹豫了一下,这紫衣贵人才缓缓又说了一句话:“人形而兽心,这等法术巧夺天工,我对此道也浸淫多年,却不想能见到这种奇术,若有机会,一定要想阁下讨教。”

一听这话,陈道临顿时心中咯噔一声!

脸上虽然强行保持了平静,但是心中却顿时就开始了狂呼!!

他!!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人形而兽心?!!

这不就是说的小女仆夏夏么!

小女仆夏夏有一颗克里斯赠送的巨龙之心!!

克里斯那是什么身份?魔神的仆人!!高深莫测!他的法术自然是高端大气上档次,陈道临带着夏夏一路行走在罗兰帝国之中,不知道见过多少高人!

无论是魔法学院里的那几位院长,以及卡门院长这等魔法造诣顶尖的人物,又或者是如大剑师卡奥这样的圣阶高手!夏夏都曾经在这些人的眼皮子地下晃荡过,可却没有一个人看出半分异常!

可偏偏,今晚,被这么神秘的紫衣贵人,一口道破!!

而且,现在看来,他之所以派了仆人出手袭击那些骑兵想搭救夏夏,就是因为他无意之中一眼看破了夏夏身上的古怪,才起了兴趣……

这人……到底是什么来路!!!(未完待续。。)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