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学院之耻】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4-27    作者:跳舞

“虽然我很不想泼你冷水,但是什么天选,根本就不存在啊……”

就在阿德心中无限遐想的时候,旁边一个幽幽的声音传来,顿时将他从思绪之中拉扯了出来。

扭头一看,只见躺在陈道临身边的绿豆糕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过来,睁着一双眼睛,静静的瞧着教会的两人,少年的脸色虽然还是很难看,眉目之间带着一团淡淡的青灰之气,但是眼神却已经恢复了几分灵活。

“你……你醒了!!!”

阿德大骇,立刻跳了起来,呼的一下就从身边抓起剑来握住,指着绿豆糕,满脸紧张之色。

倒是蒙托亚还稍微镇定一些,定定的看了一眼绿豆糕,才沉声道:“你……清醒了?”

“清醒了。”绿豆糕揉了揉自己的额头,长长吐了口气:“放心吧,我既然已经清醒了,就不会再做什么……那个谁,你可以把剑放下么?你手再抖的话,小心戳到我的眼睛啊。”

阿德犹豫了一下,看着蒙托亚对自己点了一下头,才有些不愿的将剑放下,收到了身后,眼神却并不见放松,只是偷偷的瞄着绿豆糕看来看去。

“我想,昨晚生的事,你不会全部都不记得吧?”蒙托亚的面色凝重。

“还好,都在这里。”绿豆糕苦笑,指着自己的脑袋:“就好像做梦一样,不过幸好,这梦境我还都记得。”

说到最后,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复杂和诡异,低头看了看躺在身边的陈道临。

“昨晚的事,我很抱歉。”绿豆糕叹着气,对蒙托亚苦笑道:“不过现在看来,总算你们没什么损失……而且,看上去吃了苦头的却是我自己。”

蒙托亚的脸色依旧有些紧张,神圣骑士冷冷的问道:“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天选的这种说法,你也听说过?”

“何止听说过。”绿豆糕苦笑:“这种说法传出来之后,我老师听一次骂一次。当然了……这种说法,我自己也是不太相信的。”

“为什么?”

“因为……我恰好见过杜维,我想,凡是在他身边待过的人,很难把那一位和什么‘天选’这种说法联系到一起去吧。”绿豆糕摇头:“不说这些了。只不过,我听老师说过,‘天选’或者上天注定,天命所向等等这些说法,凡是聪明人,大概是都是不会愿意把这种帽子戴在自家脑袋上的。至于这个家伙……他看上去不蠢,我相信等他醒来之后,你们若是用这种话问他,他一定跑得比兔子还快。”

说着,绿豆糕已经翻身爬了起来。

他身上的伤,经过了一夜的时间,强悍的愈合能力作用下,已经颇有好转。此刻虽然脸色难看了一些,但是绿豆糕却轻松的伸展了一下身体,虽然脸上露出几分痛楚的表,却丝毫不影响他的走动。

“说起来,我还是要对你们说一句谢谢。”绿豆糕想了想:“昨天承蒙你们跑回来救我,这份义我是领了的。”

说着,他指着地上的陈道临:“等他醒来后,请把我的话转告他吧。我欠他一份人,将来他若是有机会去西北大雪山的话,我可以做主带他上山走一趟。”

蒙托亚听着绿豆糕话里的意思:“你……这就要走?”

“为什么不走?”绿豆糕腼腆的笑了笑:“那个卡奥已经跑了,我也没事了,昨晚被这个家伙痛揍了一顿——除了我老师,我还没被谁这么狠狠修理过。我很怕我等他醒来的话,会忍不住怒气反揍他一顿。所以,我还是趁着现在他没醒来,早早离开为好。”

“那么……他……”蒙托亚话才说一半,绿豆糕就立刻会意,他顿下来看了陈道临两眼,又伸出一根手指来,搭在了陈道临的额头眉心上摸了摸,闭目想了想,笑道:“他没事的。嗯……那种力量毕竟太过强大,他现在本身的修为还不够,使用了那么强大的力量,超过了他现在承受的极限,所以有些副作用也是正常,大概再睡一会儿就好了——老师说过,睡眠是所有生物自我修复的一种天赋本能技能。”

绿豆糕好歹也是圣阶,他都这么说了,蒙托亚才终于心放了下来。

绿豆糕对蒙托亚和阿德摆了摆手:“好啦,我要走了……我也好赶紧回山上去,我想……老师听到缺月五光铠居然出现这样的消息,一定会很有兴趣的。”

说完,少年居然掉头就走,瞬间就消失在了树林之中。

“大人……”阿德看着消失的人影,才扭头盯着蒙托亚:“你看这个家伙……”

“一个**烦,走了也好。”蒙托亚才不管这么多呢。只要陈道临无事就好。如今陈道临的安危,才是神圣骑士心中的头等大事。

“我倒是觉得这个家伙鬼鬼祟祟的不像好人。”阿德翻了个白眼:“那个大雪山的事,你知道多少?还有他说他认得杜维……这种事……”

阿德才说完,忽然就听见身后有人“嘿嘿”一笑,转过身来,就看见绿豆糕不知道什么时候去而复返,正站在自己的身后,面带古怪微笑,瞧着自己。

阿德吓了一跳,身子往后猛的一缩。

绿豆糕却瞧着他,悠悠笑道:“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准确的说,我根本就不是人嘛。嗯,抱歉吓到你了,我又跑回来,是混想起有几句话,还是要交待一下。”

“什么话!”蒙托亚还是很镇定的,走上前一步,站在了阿德的身前,凝视着少年。

“关于他。”绿豆糕伸手指着地上的陈道临:“我想,我还是在这里等他醒过来,亲口和他说了再走吧。”

阿德呆了呆,皱眉瞧着这个少年,心中实在猜不透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倒是蒙托亚,虽然未必有阿德这么聪明和渊博,但神圣骑士毕竟是老江湖了,脑子里略一思索,就猜到了少年的用意,点了点头,脸上居然出现了几分善意:“嗯,你倒是好心。”

绿豆糕对他点头一笑,就径自坐在了陈道临的身边,也不说话,就这么闭目养神了。

阿德在一旁看了看,心中越的茫然,忍不住拉了拉蒙托亚,走到了一旁,皱眉道:“大人,这家伙去而复返,到底是安得什么心?”

蒙托亚横了他一眼,冷笑道:“你不明白么?哼,去而复返,防备的就是你我……准确的说是防备你。”

“我?”阿德呆住了。

神圣骑士冷笑:“缺月五光铠是神器,现在应该就在达令大人的身上。大人还在昏迷之中……身边就你我两人。我么,昨晚舍命救大人,这个家伙虽然当时狂性大,但是他至少是事后记住的。但是你……你昨晚的表现贪生怕死偷奸耍滑,难保别人不会把你往坏处想。这么一件神器,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哼哼哼……”

阿德顿时明白过来,脸色一青,就要破口大骂,蒙托亚却狠狠拽了他一下,冷冷道:“也不怪别人会有这些想法,你自己做的事!老实待着吧!”

阿德心中依旧恼火,低声嘟囔道:“哼!居然怀疑我……难保他去而复返,就不是觊觎神器……”

“哼!他若是觊觎神器,现在就出手解决我们两个了。以他的实力,你以为我们两人有本事抵抗么。”蒙托亚摇头,然后不再理会这个家伙,取出了水喝了两口。

到了快晌午的时候,太阳当头,昨晚一场恶战被狂风吹散了周围的云层,这日头毫无阻拦的照射在地面上,又没有了茂密的树冠阻拦,落在身上居然有些**辣的感觉。

陈道临忽然轻轻的哼了一声,躺在那儿就翻了个身,又狠狠的打了个喷嚏,才睁开了眼睛。

他第一眼看见的便是绿豆糕那张脸。

“我去!”

陈道临立刻一个机灵从地上跳了起来,身子用力往后缩,然后确定了自己看见的是绿豆糕,而不是那条巨龙,才稍稍松了口气,满脸狐疑:“你……”

“是我啊。”绿豆糕微笑,眯着眼睛。

“那个……昨晚……”

“昨晚?”少年略一皱眉,忽然眼神里闪过了一丝奇异,就很快松开了眉头,淡淡道:“昨晚的事就不用再提了吧。”

不用再提?

陈道临满脸疑惑,使劲瞪大了眼睛瞧着绿豆糕。

一旁的蒙托亚和阿德也疑惑了,齐齐的瞧着陈道临,还是阿德小心翼翼道:“大人……难道昨晚的事,您一点儿都记不起来了?”

陈道临一指少年:“我就记得他变成了条龙,然后一脚踩在我的身上。”

三人:“…………”

……

半晌之后,树林里传来了陈道临的一声惊呼!

“我擦!原来老子这么厉害!!!”

……

…………

日头已经不那么烈了,天空上云卷云舒。这条通往西边的大路上,两匹马正缓缓而行。

左边一个骑士显然身手不凡,骑术精良,坐在马背上,身子却巧妙的随着马的颠簸韵律起伏,非是骑马高手,是不懂的这种节省体力的法子的。这人看上去也是身强体壮,满脸彪悍之色。尤其是那眼神里,似乎隐隐的就透着一层凶光。

倒是右边这一骑,马上一个年轻人,生得倒还算眉清目秀,只是骑在马背上撇着双腿,显然是长途跋涉之后,大腿内侧被磨破了皮,姿态有些尴尬。而胯下骑的也是一匹温顺的母马,体态肥硕而矮小。

马上年轻人却神色兴奋,不停的左顾右盼,仿佛对那路边上旷野远处的农舍村庄极为感兴趣,嘴巴里叼着一根不知道是什么植物的叶根子,轻轻的嚼着,那双眼睛里满是好奇的光芒闪动。

“船长,咱们要不要停下来休息休息?”

“船长,你看那条河水很清,我打赌里面一定有鱼。”

“船长,前天我烤的鱼味道不错吧!你怎么就不说话呢?难道你不喜欢吃?”

“船长,你说昨晚住的那个旅店,那个胖胖的老板娘总盯着我看做什么?”

“船长,你说她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啊?”

“船长,你娶过老婆对不对?你一定很懂女人是不是?”

“船长,话说我都二十多岁了,这次出来,你说我要不要趁机也给自己找个老婆呢?”

“船长,听说西北的姑娘风沙吹多了皮肤都不太好,这可怎么办呢?”

“船长,你说这些西北的姑娘们都喜欢蒙着脸做什么?是为了防风沙么?”

“船长,可是她们都蒙着脸,别的男子看不到她们的脸怎么知道美丑,怎么敢追求她们啊?”

这年轻人说话声音和和气气,声音也很是动听,只是一旁那个彪悍的凶猛汉子听了,却额头青筋乱跳,一只手却死死的捏住了马鞭,仿佛用了极大的毅力才没有把马鞭狠狠的抽过去……

过了会儿,当这个年轻人终于问到“船长,你老婆长得美不美?”的时候,这个彪悍的汉子才终于忍耐不住了,大喝一声:“闭嘴!!!”

他脸色涨红,一双眼睛瞪得比金币还圆,一副就快要喷血的样子,瞪着年轻人,咆哮怒吼起来。

“够了!够了!你够了!!!混蛋!这一路来老子受够你了!!!吃了早饭就问午饭吃什么,午饭放下碗筷就问晚饭吃什么!难道你在学院里从来没吃饱过吗!!还说抓鱼!!前天都是听了你的蛊惑跑去那条河你抓鱼,你说你耳目最灵敏,结果你怎么没察觉河滩上爬了一只正在产卵的沙鳄!!要不是老子跑得快,现在只能一条腿走路了!!你还好意思说昨晚那个胖老板娘,你他妈眼睛是瞎的嘛!那根本不是旅店而是ji馆好不好!!你知道不知道昨天那顿饭花了我多少钱!!!你以为这帝都之外的饭店都是吃饭的时候有几个小妞站在你面前唱歌跳舞外加脱衣服的嘛!!要不是我拉你走得快,我们就要付不起账被人扣在那里了!!

还有,你这个混蛋小子,前天你冒冒失失的就把人家姑娘脸上的蒙布扯下来!混蛋啊!难道你不知道那队旅客都是西北草原人!草原人的规矩姑娘没嫁人是不能让人看脸的!你掀西北草原姑娘的面纱就等同于你掀了帝国姑娘的裙子!!我们被一群草原汉子骑马用弯刀追杀了十里地!你他妈还好意思问我是为了什么!!!”

“那个……”

“闭嘴闭嘴闭嘴闭嘴!!!”汉子双目充血,狠狠的抓了抓自己的头,苦恼的咆哮道:“大人派我走这一趟,我原本以为是个简单的任务,没想到你这个混蛋这么会惹祸!!你哪里像是学院出身的子弟!你……你这种人,根本就是学院之耻!!”

年轻人眼睛一亮,嘿嘿笑道:“咦?船长,我的这个外号,你居然也知道?”

“…………”彪悍汉子一愣,直勾勾的盯着年轻人:“你……我现在觉得,凡是跟你在一起的人,一定都会倒霉!”

“这话可说对啦!”年轻人似乎有些羞涩的一笑:“老师也这么说过我呢。”

顿了顿,年轻人才仿佛幽幽叹了口气,低声道:“我当初和一个同学一起负责学院的综合事务后勤运输,结果嘛,食人鱼掉进了池塘里……那个同学被勒令派去魔植林守林三个月。后来一个同学被我拉去看守学院的决斗场,现在嘛……那个同学用上了雨果院长亲手给他做的假肢。”

说到这里,年轻人幽幽的看了看彪悍汉子:“前些日子院长把我调到了达令陈教授的身边当助手,结果……现在教授变成了通缉犯。”

彪悍汉子全身一哆嗦,语气变得古怪起来:“我现在真有些怀疑,我是不是有命能活着和你走到目的地见大人。”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