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自欺欺人】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4-25    作者:跳舞

陈道临静静的躺在那儿,身上原本的伤势倒是愈合了,很显然,那纯净的光明系圣力的作用不仅仅是展现在了蒙托亚和阿德的身上。

看着周围这一片已经被肆虐得不成样子的树林,阿德叹了口气,低声提醒了一下蒙托亚:“大人,你看我们是不是赶紧离开这里?”

“走?怎么走!”蒙托亚眉头一皱,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陈道临,沉声道:“大人如今这幅模样,你怎么知道能不能挪动?万一我们擅自挪动了大人,让他受了什么内伤怎么办?!”

阿德张了张嘴,正要说什么,蒙托亚已经沉声道:“你去看看那头龙……盯着它,若是有什么异动的话……”

“那头龙想必是没问题了。”阿德忽然全身哆嗦了一下,想起方才陈道临狠狠碾压虐待那头巨龙的场面,立刻摇头道:“方才大人大展神威,你我可都是看见的。”

“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蒙托亚忽然狠狠的瞪了阿德一眼,神圣骑士的眼睛里第一次露出了真正的怒气,沉声警告道:“阿德!这次跟着大人离开教会,一路上你就牢骚满腹!我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叫你做一件事情,你就左一个不乐意右一个不同意!阿德,我一路上都在忍着你没说什么!但是到了今天,有些话我也不得不对你说一说了!你听好了,这些话我只警告你一次!绝不会再说第二遍,你若是再听不进去,那么以后我也不会再和你废话,直接打断了你的腿,派人送回帝都去见教宗陛下好了!”

阿德缩了缩脖子。

蒙托亚已经凝视着年轻的牧师,冷冷道:“我知道,你本身在教会里年轻一代中可算是佼佼者,能文能武。又很早就被教宗陛下收为弟子,在神殿之中,哪怕是那些大主教,平日里对你都颇为客气。教宗陛下对你这样的弟子,也是抱了不少期许。这一次教宗陛下却把你派了来跟着达令大人,让你一路听他的吩咐做事。你虽然看似嘻嘻哈哈,但实际上你心高气傲。一路上对达令吩咐你做事诸多不满,你觉得你是教会之中的天之骄子,连那些大主教都对你客客气气,他达令陈不过是一个流亡落难的魔法师,却对你呼来喝去,犹如对待奴仆一样。你心中咽不下这口气,所以平日里怪话连篇——这些我如何不知道!”

被神圣骑士用利剑般的眼神盯着,阿德不由得就有些不自在。

蒙托亚缓缓继续道:“我不知道在临行之前,教宗陛下有没有什么对你的特殊吩咐,但我只知道,陛下的命令,是让我们一路上听从达令大人的命令。对他的任何命令都要不折不扣的执行,即便是他让我们做再为难的事情,也要去做!他的命令就等同于教宗的旨意!我想,教宗陛下对我们说这些话的时候,你没有睡着吧!”

阿德的脸色有些泛红,嘴唇张了张,却不知道说什么。

“好了,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我只希望你以后能够实心办事!别老想着你在教会里的那些架子!在神殿之中。那些人奉承你也好,对你客客气气也罢。可现在既然出来做事,就要有做事的样子。教宗陛下将这件事情如此郑重的交托给我们来办,是对你我的信任。而这件事情更是关系到教会重任,你若是还继续这么耍性子胡闹的话……”

说到这里,蒙托亚语气变得森然起来:“就算我顾念同为神殿同僚的情分,但若是你坏了陛下的嘱托。坏了重任,我一样会不吝惜惩罚你!到时候,你就是神殿的罪人,纵然我把你杀了。我相信陛下也不会指责我半句!”

“我……”阿德满脸涨红,似乎想辩解两句,蒙托亚却已经摇头:“我只是一个武人,若是比口舌的本事我是远不如你。所以你也不用和我反驳分辨。别以为我不知道……方才大人被那头巨龙盯上,我冒死去阻拦……那个时候你在做什么?哼!别说你被什么树干压住了不能动弹!堂堂教宗陛下的弟子,若是被一根树干压住了就动弹不得,那么你这样的蠢货还不如直接自己去抹了脖子,免得给神殿丢人现眼!教宗陛下的吩咐是让我们不惜一切代价都要保护好他!你方才的做法,已经算是严重违背了陛下的旨意!”

“我……”阿德终于忍不住道:“蒙托亚大人,我并不是贪生怕死!若是真到了必要的时候,我绝不吝惜自己的一条性命!”

“什么叫做必要的时候!”蒙托亚的脸色铁青,冷冷道:“陛下的话是不惜代价保护达令大人的性命!方才那个时候,难道还不算‘必要的时候’么!我相信你不是贪生怕死,而是你根本就是脑子坏掉了!你不喜欢这次的任务,你更是心中看不起达令,你觉得他是一个异教徒,你堂堂教宗陛下的弟子,身份高贵的神殿年轻一代的重点培养人才,凭什么要一路上被达令陈呼来喝去,凭什么要为这个达令陈去拼命,你就是这么想的,以为我不知道么!!”

蒙托亚忽然伸出大手来,一把揪住了阿德的衣服领子,狠狠道:“你听好了!什么叫做‘必要的时候’,这不是你来决定的!难道你觉得你的智慧比教宗陛下更高深!!教宗陛下既然说了咬不惜代价保护他,就要不折不扣的去执行!你这点小聪明,小心思,若是不趁早收起来,那么你最好现在就滚!滚回帝都去!滚回到教宗陛下身边请罪去!不过我保证,你若是这么跑回去了,教宗会立刻把你扔进裁判所里严加惩处!”

阿德被神圣骑士揪住了脖子,呼吸不畅,这一会儿,他心中才真的怕了,因为他从神圣骑士的眼睛里,居然看到了一丝货真价实的杀气!!

蒙托亚已经眯起了眼睛:“这一次我先饶过你!我给你选择的机会,现在你可以立刻滚蛋滚回帝都!可如果你选择继续留下来,留在达令陈大人的身边!那么再有下一次,遇到危险的时候。你敢装傻躲在一旁……那么只要我不死,我就会视这种举动为对神殿的背叛,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清理门户!我最好相信我的话,我说到,就一定会做到!”

说完,蒙托亚一松手,将阿德重重丢在了地上。喝道:“现在滚过去看看那条龙!!再有半句废话,我这就打断你的腿!”

……

阿德屁滚尿流跑开了,被蒙托亚一番警告,阿德至少现在是把心中全部的小心思和牢骚都收敛了起来,乖乖的跑去查看那头巨龙。

而蒙托亚这里,因为陈道临的昏迷不醒。蒙托亚不敢确定陈道临是不是因为刚才的事情而受到了什么重伤,或者是战斗之后留下了后遗症。

他不敢擅自挪动陈道临,只好让他在地上躺好,然后自己跑去在周围的废墟里,找回了一个没有破的水袋来,扯下了自己的一片衣衫,用水蘸湿了。小心翼翼的擦了擦陈道临的额头。

他摸了一下,陈道临的额头有些发烫,又撬开了陈道临的嘴巴,给他喂了一点水进去。

蒙托亚虽然心中有些担忧,但陈道临的呼吸沉稳,脉搏也还算正常,所以一时半会儿他倒是并不太着急。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就听见远处传来了阿德的鬼喊鬼叫。

“又吵嚷什么!”

蒙托亚恼火的扭头看去。却也惊奇的瞪大了眼睛!

那头原本趴在远处的巨龙,忽然全身幻化出了一团光芒,然后就在那团光芒之中,庞大的身躯迅速的在缩小!

就在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缩小到了一个正常人的大小尺寸,随即在光芒之内,渐渐的重新幻化成了一个人形。

阿德已经连滚带爬的扑到了一旁。瞪大眼睛瞧着这一切的变化。等光芒散尽之后,就看见这巨龙已经消失,地上只有那个叫绿豆糕的少年,赤身**的躺在那儿。兀自紧闭着眼睛昏迷。唯一不同的,就是肋部和腰腹之间,有一大片血肉模糊。

蒙托亚已经飞快的跑了过去,一把将阿德拽了起来,然后两人盯着地上的少年瞧了会儿,确定再也没有什么新的变化。蒙托亚才走过去检查了一下少年的身体,片刻之后,扭过头来对阿德道:“他……这算是恢复了人形了?”

“我……”阿德哭笑不得,仔细想了想:“大人,我现在还有些糊涂……方才他变形成了一头巨龙,难道是……变形术么?”

“变形术应该是没错。”蒙托亚阴沉着脸:“关键的问题是,他到底是什么?他到底是一个人类,变形术变成了龙?还是……他原本就是一头龙族,平时变成了人类在我们的世界行走?”

阿德想了想,这问题他也想不清,脸上露出了复杂的表情:“不管怎么说,这个家伙也太过危险了……方才若不是……说不定我们就都完蛋了!天知道他万一再醒来之后,还会不会狂性大发要杀人。我看不如趁现在……”

说着,阿德举起手掌,做了一个割喉的手势。

蒙托亚皱眉,他犹豫了一下,却坚决的摇了摇头:“不可!他是圣阶高手,不管如何,之前对我们都没有敌意,至于刚才……或许可以理解为变身之后的失去本性。而且,他的来历太复杂,贸然杀人,结下大仇,后患无穷。”

最后一句才是蒙托亚想说的重点:“不管如何,这种重要的事情,轮不到你我决定!还是等达令大人醒来之后再决断吧。”

神圣骑士依旧没忘记再警告阿德一句:“你也最好记住了!既然出来了,你的身份就是达令大人的手下随从!不要再想着自己在神殿里的身份了!既然跟着达令大人,那么以后什么事情都要由他来做决定,你只需要听从执行就好了!明白么!”

阿德脸色有些怏怏,只是哼了一声,点了点头。

……

绿豆糕很快就被抬了过去,放在了陈道临的身边,两人并排躺着。

蒙托亚倒是也给绿豆糕的伤口清理了一下。不过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反正没有让阿德用治疗术给绿豆糕治疗身上的伤势。

两个人就一起动手,先在周围这片树林废墟之中搜集了一些物资回来。而阿德更是跑得远远的,将之前三人前来偷袭的时候。留在远处的马匹牵了过来。

马匹上有食物有水,还有一些简单的药物。

蒙托亚生了篝火,煮了一锅水,往里投了几块肉干,待煮出了一锅肉汤之后,他亲手给陈道临喂下了几口,才和阿德分着胡乱填饱了肚子。

就这么在原地休息一直到了天色渐明。

大概是因为昨晚的一番警告。蒙托亚和阿德两人之间的气氛就有些紧张冷淡。蒙托亚板着脸,阿德只是讪讪的不敢多话。

不过年轻牧师知道自己犯错,倒是变得越发勤快了,主动还跑去喂马和捡柴回来。

休息了一夜之后,蒙托亚的脸色才渐渐松弛了一点,阿德也心中稍稍松了口气。

毕竟。他虽然有些小心思小性子,但也至少知道轻重。教宗陛下当时郑重其事的交托给自己这么一个任务,若是自己真的被赶了回去……陛下可不会顾念什么师徒情分,铁定会把自己扔进裁判所里狠狠教训一顿!而且,自己若是这么灰溜溜的被赶回去,那么教宗陛下一定对自己失望之极,今后自己在神殿之中。也就再也不要指望有什么前途可言了。

为今之计,还是要和蒙托亚缓和一下关系才好……阿德心中暗暗嘀咕。

看着天色渐亮,蒙托亚看陈道临这么长时间也没有什么异常变化,倒是呼吸越发的沉稳了,心中略略松弛,脸色也稍微好看了一些。

阿德看准机会,缓缓凑了过去,一边悄悄的观察着蒙托亚的表情。才低声试探道:“那个……大人,你说,昨晚,他……呃,我是说达令大人他,居然穿上了那一套传说中的……究竟是怎么回事?”,顿了一下。阿德的表情就有些神神秘秘的样子:“这件缺月五光铠,可是传说之中的东西啊。可是‘那一位’所有之物啊!当年那一位穿着这件神器,在北方和兽人异族大战的时候,可是有无数双眼睛都看到过的。您看……这位达令大人。到底和郁金香家族有什么关系?”

蒙托亚哼了一声,其实这一晚上,神圣骑士心中也在转着这个念头——这种事情,叫人如何不去想?这一夜下来,蒙托亚几乎想得脑袋都疼了。

听了阿德的话,蒙托亚脸上却露出了一丝不快之色,冷冷道:“你这是什么话!难道拥有这件缺月五光铠,就一定要和郁金香家族有关系?就一定要和那个杜维有关系么?”

“呃?”

“哼!这件缺月五光铠——杜维可不是它的第一个主人吧!当年杜维也是忽然就有了这么一件东西,谁也不知道他是从何得来的!而杜维之后,这件神器也根本没有留在郁金香家族!你看,这连着几代郁金香公爵,都没有见他们拿出过这件神器!记得第二代郁金香公爵和第三代公爵,都曾经出征过,一次和兽人在边境的一场小摩擦,还有一次是西北草原两个部落的叛乱。可连着几代郁金香公爵,都不曾看他们再穿过这件神器!可想而知……这件东西,并没有留在郁金香家族!”

“您说的倒也有道理。”阿德点了点头:“若是这件神器被杜维留在了郁金香家族的话,也不会出现在达令陈的身上了……就算他和郁金香家有什么交情,郁金香家也不会把这么一件神器随随便便的拿出来送给人啊,借用也绝不可能的。这世上谁会把神器随便借给人啊。”

“我觉得,我们这位达令大人,应该和郁金香家是没什么关系的!”蒙托亚忽然斩钉截铁道:“或许……他也是一位……天选之人!”

“哦?!”阿德忽然眼睛亮了:“您是这么认为的?啊,我的意思是,您也是这么认为的?!”

年轻的牧师似乎有些心虚一般的看了看蒙托亚的表情,犹豫了一下,才低声道:“可是……这天选之人的说法,一直可都是神殿里的忌讳啊。”

“哼,既然是事实,有什么好忌讳的。你蒙着眼睛,难道事实就不存在了么。”蒙托亚倒很是磊落的冷笑几声。缓缓道:“我们神殿被郁金香家和皇族打压了一百多年,就是总抱着一副守旧和懦弱的心思,才以至于此!连面对事实的勇气都没有,一味的逃避,如何能成大事!”

“哈哈!”阿德忽然抚掌大笑,看着蒙托亚,语气有些真诚:“蒙托亚大人!我……说句得罪你的话。我一直觉得你和其他那些神圣骑士团的人一样,都是些死脑筋的家伙,可你刚才这几句话,说的可太合我心意啦!”

……

所谓“天选之人”的说法,其实也是最近这一百年来,才在罗兰帝国里流传开来的。

而这个“天选”的说法。主要是来自于:初代郁金香公爵,那位帝国传奇英雄,杜维。

这位初代郁金香公爵,生平可谓是演绎出了无数的传奇事迹,在罗兰帝国留下了一个又一个丰功伟绩!而他的个人实力,更是已经被神话到了一种叫人膜拜的地步。

然而,杜维越是伟大。却越发就显得的光明神殿的地位就很尴尬了。

为什么?

因为杜维,这位帝国英雄,在人类遭遇到异族入侵的生死关头,力挽狂澜,带领人类重整河山,最后取得伟大胜利,中兴罗兰帝国,成为一代传奇的人物。

这种人。自然是要在史书上被大书特书的。

尤其是他率领人类,抵抗兽人精灵等等异族入侵的事迹,可谓是拯救了人类种族的英雄!

可偏偏……这么伟大的事迹,却和光明神殿扯不上半点关系!

这才是最最要命的地方。

光明神殿是什么?那是人类的唯一合法宗教,是罗兰帝国的国教!是光明女神,这个被法定公认的唯一神灵,在人间的代言人!

那么按照法统来说。当人类遇到异族的入侵,生死关头来拯救人类的英雄,应该是,也只能是光明女神派来的英雄才对!

这样才合法。这样才合理啊!

整个人类,一直都膜拜光明女神,一直都把光明神殿当做唯一的信仰。可到了最大危机关键的时刻,领导人类抵抗危险走向胜利的,却是一个异教徒!和光明神殿扯不上半个铜板的关系!这让神殿是多么的无言以对?!

如果按照“正常”的轨迹,出现来拯救人类的英雄,应该是女神选中的杰出人才,带着女神的祝福和赋予的重任,降临人间,拯救万民于水火,顺便再弘扬一下女神的荣耀之光——这才是合理的剧本嘛。

这样的话,神殿事后就可以大肆宣扬,这位拯救人类的传奇大英雄,是“女神选中”的天命之人!

可偏偏,这个杜维……是个异教徒。

呃……也不能说是彻底的异教徒了。当年这位初代郁金香公爵,曾经在自己的领地兼任过自己领地的教区大主教,不过这只是一个头衔而已,所有人都知道,这只是一个政治上合作的交换内容。

而这位郁金香公爵,无论是在私下里还是在公开场合,都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对光明神殿的不屑和敌意!

甚至官方的许多记载,都白纸黑字的记录着,这位帝国传奇大英雄,有许多对光明女神极为不敬的言辞。他称呼光明神殿的教宗等神职人员为“神棍骗子”。甚至他还曾经在第一届举办的比武大会里,亲自参赛,在比武场上,众目睽睽之下,亲手杀死了一个神圣骑士团的骑士长,并且以此公然向在场观战的当时的教宗发出了毫不掩饰的挑衅!

所以,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初代郁金香公爵,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异教徒,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反光明神殿者”。

可偏偏这么一个人拯救了人类的命运,这让教会如何自处?

那么所有人都会想:我们崇拜了女神千千万万年,可到了我们危险的时候,女神连个屁都没放,还是一个异教徒率领我们挽救了命运,那么我们还继续信仰这个什么女神,有个屁用?!

而在许多传说之中,杜维自然不可能被称为是“女神选中的人”,但是因为人们并不知道这位初代郁金香公爵到底信奉什么宗教,所以。才会给他描绘了一个特殊的头衔:

天选之人。

顾名思义:这位郁金香公爵,不是女神选中的,而是上天选中的人,来挽救人类的。

上天选中的,这个概念就很模糊了。到底“上天”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谁也说不清楚。

至少,对于光明神殿来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拒不接受这种说法的!

因为根据神殿的教义,这世界上唯一的神灵就是“光明女神”!绝不存在一个什么含糊不清的“上天”!女神才是这个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决定人类命运的神!

可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都接受了这种所谓“天选”的说法。

上天选中的人!

这种含糊的概念,在近些年来,渐渐的连教会中的一些年轻的一代里。不少聪明的有识之士,也渐渐的接受了这种说法。

或者说是,觉得这种说法,也有可以利用的漏洞。

反正所谓的“上天”就是一个模糊的说法,谁也说不清这上天到底是什么。

既然是模糊的,那么最好!

按照教义的解释,天地万物都是由神灵的意志来决定来运行的!

既然所谓的“天”都是按照女神的意志来运转的。那么“上天的选择”,岂非也可以变相的说成是女神的选择?

虽然是强词夺理,但也好歹能挂上一点勾不是?

反正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年了,那个时代还活着的人早就没几个了,如今一代一代的人过去了,还不是随便教会里的人怎么编排怎么说都行?

非要打肿脸充胖子,往自家脸上贴金,反正别人也管不着啊。

而且。这种说法,也不是没有人信,至少总有一些信仰狂热的信徒,还是愿意接受这种自欺欺人的说法的。

所以,在近年来,一些年轻一代的教会中人,也出现了一派的主张。愿意接受这种“天选”的说法。

而杜维的事迹,的确可以配得上“天选”这种神秘的光环。

传说这位初代郁金香公爵,早年还是一个学文不成学武不成,学魔法被认为没有天赋的废物一个。

可不知道怎么的。就忽然扶摇直上,最后成为了公认的人类的英雄,也不知道他如何学出了一身通天彻地的本领,连一大批圣阶高手都云集在了他的麾下,心甘情愿的供他差遣为他效死。而杜维本人的实力,更是被传说得神乎其神!传说他无论是魔法还是武技,都远远达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境界。

这么说吧,就差把他描述成新的神灵了。

而且,他手里还一件一件的出现了各种神器,也不知道这些传说之中的神器,是如何就跑到了他的手里的!

这么说来……岂非可以说,一切都是上天的选择,上天的注定么?

……

“如果说,杜维是上一个‘天选之人’,他是被上天注定,被上天赋予了天命的人。那么……上一任天选之人,使用的神器,没有传承给他自己的家族,这也是应该的吧。本身是天命所归,神器也不应该是归私人所有。那么,现在神器忽然出现在了达令陈的手里……他如今还只是一个中阶境界的修行者,就能拥有神器,这岂非就是上天的命运?那么,他会不会,就是下一任的‘天选之人’呢?如今我罗兰帝国没有什么大的内忧外患。兽人一百多年前就被咱们打趴下了,帝国国运昌盛……若是说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事,需要让上天再降临下一个天命之人,那么,唯一就只能应在我们光明神殿身上了!我光明神殿颓势已经一百多年,昔日的荣光几乎殆尽,如今,降临下一个天选之人来,重振我教会荣光,也是,也是……很有可能的啊!”

阿德说到最后,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神往。(未完待续)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