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求虐】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4-18    作者:跳舞

换你追一次?

追你妹啊!

追来追去,你以为是玩丢手绢嘛!

陈道临忍不住恨恨怒骂,同时心中念头飞转,苦思对策。只是卡奥一步步逼近,陈道临瞬间脑子里想了无数条计策,却感觉没有一条管用的。

好像……除了逃跑,也没别的办法了吧……

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绿豆糕,陈道临心中纠结了一下。

那个……虽然大家聊得还蛮投机,可毕竟萍水相逢,陈道临也不是那种道义崇高义薄云天的圣人,摆明了一个圣阶高手追来了,自己这样的货色,摆出一百个捆在一起都不够人家一个小手指戳一下的,这种时候就别装大个儿了。

只是,现在开溜,会不会显得太猥琐太没义气了一点啊?

绿豆糕却已经轻轻叹了口气:“你还在犹豫什么?再不走可就没机会了。咱们也没什么交情,你犯不上为了我和他拼命。”

陈道临咬了咬牙,也叹了口气:“好吧……虽然这么说有点无耻,不过我也是拖家带口的,那个…要不我带着你一起……”

“快走快走。”绿豆糕哈哈一笑:“那个家伙要不了我的命。他的目标是我,你若是带上我,只怕他追着不放,到时谁都跑不掉。”

陈道临终于心中一横,掉头就翻身上马,然后策马扬鞭,带着自家大大小小伤兵满营,朝着山林的深处狂奔而去。

不是他胆小懦弱,毕竟昨晚这个卡奥一念之下就随意出手杀人,差点就在他的眼皮底下把小精灵给杀了,这种事情,叫陈道临如何不怕?!

一大家子人纵马窜进了山林里。知道后面有卡奥这么一个凶神,也不敢停留,只是闷头逃窜,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夸下的马都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奔跑不动,眼看就已经到了这片山林的深腹之处了,众人才稍稍停了下来休息,回复一下马力。

“跑了这么远,那个家伙应该不会追上来了吧。”

下了马之后,陈道临还小心翼翼的用精神力四处查探了一下。确定了没有人追来,才稍稍松了口气。

蒙托亚和阿德两人都是沉默不说话,尤其是神圣骑士,面色有些难看。

陈道临皱眉,看了一眼这两人,蒙托亚却只是哼了一声,不和陈道临眼神接触。

陈道临心中一动,皱眉道:“蒙托亚,你……是不是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事情?”

蒙托亚身子一震。神圣骑士用复杂的眼神看了陈道临一眼,然后他才缓缓道:“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做出这种事情了——面对强敌,丢下同伴,这种事情。一辈子只经历一次,就足以叫我……”

陈道临叹了口气:“就算你骂我懦弱我也忍了,明明知道不是对手,我总不能为了逞英雄。带着你们一起送死吧。”

蒙托亚犹豫了一下,摇头道:“你不用和我解释,反正教宗陛下让我一切听你的吩咐。你要自保,我自然也跟着你一起走。”

陈道临心中也有些憋闷,坐在那儿,喝了一口水,用力将水袋丢在了地上,咬牙切齿:“妈的!老子难道就不想当英雄!!”

正发火,身后一双小手已经环住了他的腰,小精灵贴了上来,轻轻抱住了巴罗莎,柔声道:“达令,别生气。我知道你不是懦弱的人,你……只是怕我们受到伤害。我知道你是一个勇敢的人,你绝不是胆小怕事。”

精灵的脸色有些复杂,也有些自责:“说起来……都是我们拖累了你。若不是我们的话,你早就从帝都一个人跑掉了,也不会遇到这些事情。”

陈道临身子一震,回头看了看巴罗莎,缓缓吐了口气:“你不用这么说。也不用给我找借口……我说实话,我就是怕了,不仅仅是怕你出事,其实,我自己也知道不是那个卡奥的对手,就算留下有什么用?就为了个所谓的义气,把自己也白白陷进去?我承认我是怕了那卡奥!他是圣阶!妈的,要老子也是圣阶的话,你以为我不想做英雄吗?!”

最后一句话,却是扭过头来对蒙托亚吼的。

蒙托亚看着陈道临,却忽然幽幽的说了一句:“所谓英雄,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若是什么事情都要先有了底气和依仗才敢动手,那算什么英雄。”

陈道临忽然脸就红了,暴跳起来,大骂道:“好好好!你是英雄!你是神圣骑士!你品格高洁!老子比不上行了吧!!我他妈就是一个缩头乌龟!被人远远的吓唬一句就屁滚尿流的跑路了!!

说着,陈道临忽然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耳光。

“你……你做什么?”巴罗莎吓了一跳,赶紧攥住了陈道临的手。

“我觉得丢人。”陈道临咬着牙,缓缓道:“从来没觉得这么丢人过。昨晚那个混蛋站在我身边,对你下毒手的时候,当时我手里什么都没有,我都敢和他拼命!现在他明明受了重伤,我已经恢复了法力,还有武器装备都已经在手里,我却远远的只听了他一句话就吓得跑掉了,还把一个同伴也扔在了那儿——我也是一个男人,身为男人做事窝囊到了这个份儿上,我,我……”

说着,陈道临忽然轻轻挣脱了巴罗莎的手,原地转了两圈,然后跑到了一棵大树后,解开裤子就撒了泡尿。

这个动作精灵顿时面红耳赤,赶紧转过了身去不敢看这个家伙。

陈道临撒完了尿,嘴里咒骂了几句,也不知道是咒骂老天还是咒骂自己,恶狠狠的转了回来,眼睛却是红的,忽然就大骂了一句:“擦!!!”

他走到了精灵的面前,忽然伸出手来,一掌就用力切在了精灵的脖子后面。

巴罗莎痛叫了一声,身子一个趔趄,转过身来惊讶的看着陈道临。

陈道临顿时一呆。讪讪自语道:“咦……电视里都是骗人的啊,怎么打不晕?”

“你……”精灵正要说话,陈道临已经飞快的念了一串咒语,一个眩晕术的魔法光环丢在了巴罗莎的身上,精灵顿时就眼睛一闭,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陈道临一把抱住了,然后才叹了口气。

他对夏夏招了招手:“小妮子,过来!”

小女仆面色惨白,机灵的小妮子似乎猜到了什么,战战兢兢道:“老。老爷……你真的要做,做傻,傻事吗?”

陈道临哼了一声,阴沉着脸,看着夏夏,沉声道:“别废话!”

说着,他飞快的取出一张地图来,丢给了夏夏:“这个眩晕术,她至少要昏迷几个小时……上面有一个地址。我画了一个圈,你带着巴罗莎立刻离开这里,就到那个地方去!胡克船长会在那里和你们会合!嗯,狼人查克和你们一起去!有它给你们做保镖。不过它不太会说话。一路上若是有什么要和人打交道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你这么聪明伶俐,应该不会让我失望的。”

夏夏脸色苍白,吓得战战兢兢。几乎就要哭出来了:“老爷,你……你可不能……不行不行!我宁愿跟着你一起……”

“好了!我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想做一回英雄的!你就别废话了!”陈道临瞪眼,喝止了夏夏。然后把狼人查克喊了过来,对它指指画画了一番。

狼人似乎并不太理解陈道临是要回去找麻烦,只是单纯的理解了陈道临命令它保护两个女孩子上路的意思,表示了顺从。

随后陈道临看了一眼蒙托亚和阿德:“你们两人,就和我一起回去救人吧!有意见吗?”

蒙托亚哼了一声,坐在马上,却缓缓的拔出了一柄剑来,握在手里,冷冷的一笑。

那个阿德却苦笑:“大人,那个……我倒是没什么意见,只不过……我觉得我更擅长当保镖啊,不如我和您的这个狼人扈从换个任务?”

“滚蛋!赶紧去牵马!回去打起来要是受了伤还要靠你的治疗术救命呢!”

……

骑马往原来的地方赶,距离离开的地点还有数百米,陈道临就挥手让同伴一起下马。

“好了,就在这里,把马留下,别栓缰绳。”

陈道临和蒙托亚还有阿德两人躲在一片树丛后,看着远处的那个方向,飞快的说出了自己的计划:“一会儿,蒙托亚你打头,你是我们之中武力最强的,你冲在头前,尽量弄出大的动静来,吸引那个老混蛋的注意力。我用隐身术,就跟在你身后——我知道你肯定不是那个卡奥的对手,但只要你能稍微拖住他哪怕一瞬间,让我好施展魔法。他虽然是圣阶,但是昨晚那场大战,肯定是受了重伤,现在还有几成本事都难说。只要让他分神,说不定咱们就有机会!嗯,我给你的毒药,你涂抹在剑上了么?记住别划伤了自己,这毒药可很猛的,就连一头犀牛都能瞬间放倒!

还有你,阿德,你躲在树丛上,用弓箭来偷袭,一旦蒙托亚冲上去把那个家伙引了过来,我释放魔法,你就立刻放箭!!箭头上的药物抹好了么?”

阿德点了点头,闷声道:“全部都涂抹好了……不过,大人,咱们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卑鄙啊?当英雄的没听说在武器上抹毒药的吧?”

“呸!老子是去当英雄,又不是去找虐!不抹毒药,你去和一个圣阶硬拼嘛?你行你上!我们给你压阵!你这么流弊,你们教宗知道嘛!”

阿德脸色有些古怪,立刻干脆的摇了摇头,义正词严道:“大人,我忽然觉得毒药抹得还不够,最好再加一点!”

“哼!圣阶也是人!我就不信他真的是不死之身!”

说着,陈道临面色刚毅:“一旦得手,绝不能手软,一鼓作气干掉他!若是不行,就立刻掉头逃跑,分三个方向跑,别跑到了一起,到时能跑一个是一个!”

咬了咬牙,陈道临只觉得胸中正气浩然。一挥手:“上!”

……

…………

片刻之后……

“大人,我怎么觉得这种行为一点都不像是英雄,而像是你经常骂的那种傻叉啊?”

阿德一脸苦恼,幽幽道:“你说,这才过两三天,咱们就被捆了多少次?”

可怜的年轻牧师直挺挺的躺在地上,身上捆了条绳子,欲哭无泪的看着身边的陈道临。

达令哥的袍子也撕裂了,脑袋朝下趴在地上,身上也被捆了个结实。用力吐了口嘴里的沙子,骂道:“你闭嘴!我哪里知道这个家伙这么猛,蒙托亚才冲上去就被他一脚踹飞了!”

“是啊!我也没想到骑士大人飞过来居然把我从树上撞掉下来啊。”阿德哭丧着脸:“难道您在制定计划的时候就没想到过我们万一被捆住了该怎么办吗?”

陈道临哼了一声,用力挣扎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那个……大剑师!能不能麻烦你,把我身边这个家伙的嘴巴堵上?”

卡奥坐在那儿,面前生着一堆篝火,正拿着一把剑,剑锋上穿着几个馒头。正在火上细细的烤着。

听了陈道临的话,卡奥才扭过头来,冷冷道:“哦?我可以把他的舌头直接割掉。”

“那还是不麻烦您了!”阿德赶紧缩了缩脑袋,闭上了嘴巴。然后幽幽的看了看自己的另外一边——神圣骑士蒙托亚眼睛紧闭躺在那儿,已经不省人事。

片刻之后,卡奥缓缓站了起来,手里拿着一枚烤馒头。咬了一口,走到陈道临的身边,他的脸上有些古怪的笑意。盯着趴在地上的陈道临,摇头笑道:“我真的很好奇,是什么样的勇气,会让你以为靠着你们三个人,就能收拾掉一个圣阶高手?”

陈道临嘟囔了一句:“人么,偶尔总会犯上一两回傻的。”

卡奥闻言,哈哈一笑,深深的瞧了陈道临一眼,然后缓缓的走到了火堆的另外一边。

绿豆糕依然靠在树旁,看上去倒还好——想来卡奥毕竟也是一个大剑师,还没有做出那种虐待俘虏的卑鄙勾当。

“小怪物!看来你交的这个朋友倒是对你不错,居然还巴巴的跑回来想救你。虽然这事情做的是傻了一些,但是……现在这世道,这种傻子已经很少见了。”

说着,卡奥居然幽幽叹了口气,最后一句虽然看似是讽刺,但语气里居然隐隐流露出了几分真诚来。

绿豆糕少年靠在那儿,面上微微一笑,似乎还有些腼腆的样子,眼神越过了卡奥,看了看趴在那儿的陈道临,缓缓道:“我也没想到,你居然又跑了回来。虽然你没有能救得了我,我还是要说一声谢谢。之前第一次相遇,我只是觉得你这个人还算有趣,你说的交朋友什么的,我也只是随便听听,但是现在么……我倒是觉得,你这个人真的是可以交一交朋友的。”

卡奥哈哈一笑,从地上捡起了一件东西来,正是陈道临的那件“幻影斗篷”。

方才三个人冲上来偷袭的时候,按照计划,冲在最前面的神圣骑士负责引开卡奥的注意力,可结果圣阶毕竟是圣阶,神圣骑士一个照面都没撑下来,一脚就被踹了出去。

而卡奥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碰巧,将蒙托亚踹飞之后,正好把躲在远处树上用弓箭准备偷袭的阿德给砸掉了下来。

至于陈道临……他穿着幻影斗篷,眼看大势不妙,还没等他有什么反应,卡奥就忽然伸手把他的脖子抓住,一把提了起来。随后大剑师一手就把陈道临身上的幻影斗篷扯了下来……

卡奥看了看手里的这件幻影斗篷,仔细的瞧了两眼之后,点点头:“倒是一件不错的魔法装备……”

说着,他忽然双手一分,嗤的一声!这件珍贵的魔法装备,就被大剑师直接撕成了两片!

眼看着斗篷上那魔法纹路顿时散发出了一团碎裂的光芒,随即暗淡了下去,落在地上之后,自动生出了一团火焰,眨眼的功夫,就烧得干干净净!

陈道临看在眼里疼在心中!!

这件斗篷是当初洛黛尔送给自己的,自己在罗兰帝国的这些日子来,遇到很多次危险,都靠了这斗篷帮忙。如今被这大剑师随意毁了,叫他如何不心疼?!

“心疼么?”卡奥看了一眼陈道临:“你大胆偷袭我,我不杀你,只毁去这件东西,算作对你的教训。”

陈道临翻了个白眼。

倒是靠在那儿的绿豆糕,忽然笑了笑,对陈道临道:“没事的,一件普通的魔法装备罢了。我交了你这个朋友,也承你今晚回来营救我的义气。这件东西嘛……以后我赔你一件更好的!”

卡奥听了,哈哈一笑。看了看绿豆糕:“哼,你们大雪山上倒是不缺这种好东西。”

绿豆糕抬起眼皮,瞧了瞧卡奥,少年沉默了会儿,然后缓缓道:“卡奥,你抓住了我,算你厉害。现在你打算做什么?若是你想杀了我的话,之前你抓住我的时候,一剑就可以解决。既然你不杀我。那么你到底想怎么样?难道你真的想放了我,然后再玩一场追逐游戏,一路追着我再跑回大雪山?”

“有什么不可以?”卡奥横了他一眼:“你追了我几千里,我也追你几千里。这才算扯平吧。”

绿豆糕淡淡道:“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回到了大雪山,只怕被我老师看见了,你又要被狠狠痛打一顿。你今晚用的那个招数虽然厉害,但也就是遇到我了。如果你对着我的老师用那一招,我保证你比上一次输得更惨。”

“……”卡奥居然并没有反驳。而是沉默了会儿,缓缓的点了点头,长叹了口气:“你说的……不错!你的那位老师的确是绝世强者,我卡奥远远不及他!”

“那么,既然你不杀我,又不打算把我放回去在追一遍,你到底想干什么,就不如痛痛快快的说出来吧。大家都是修炼武道的,何必做事情这么藏头露尾。”绿豆糕看了看天色,然后缓缓笑道:“你最好抓紧时间。”

卡奥一笑,忽略了这个少年最后那一句话,在他看来,这大概只是这个年轻人孩子气的放狠话而已。

眼下对方全无抵抗力,虚弱得不堪一击,卡奥不信他面对自己还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大剑师缓缓走到了绿豆糕的面前,盘膝坐了下来。

这一次,他的面色变得严肃了许多,看着绿豆糕的眼睛,沉声道:“我想……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跑去你们大雪山吧。”

绿豆糕盯着卡奥的眼睛,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的点了点头!

“我卡奥少年学武,从我第一天练武开始,就有人说我天赋很强。我年少的时候,还不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可我跟着第一个老师练了三年,他就告诉我说没法继续教我了,因为我已经把他所会的全部学了去。之后我又拜过六个老师,每一个老师都是只教了我几年就教不下去了。等我二十多岁的时候,放眼这天下,就已经没有人可以当我的老师。我曾经跑去了郁金香公爵府,因为我听说郁金香公爵是罗兰帝国最强大的强者,可惜,郁金香家有规矩,他们的绝学是不传外人的。我曾经在西北楼兰城郁金香家门外跪了三天三夜,那位郁金香公爵都没有肯见我一面。当时我也并没有气恼,人家的绝学,凭什么要传给我一个外人,我就自己离开了,然后我用了好多年的时间,走遍了这个帝国的许多地方,凡是到了一个地方,只要听说附近有出名的武道高手,我都会上门去向人家请教一番……”

“你所谓的请教,就是去和人比武,把人痛打一顿?”

“倒也不能这么说。”卡奥摇头:“也有遇到很厉害的对手,然我很钦佩的,我就留下来,诚心诚意的向对方请教——而后来,我更发下了一个法子,其实,这世界上很多武者,都有我学习的地方。”

“哦?”绿豆糕眼睛一亮,露出了几分好奇:“很多武者?当时你的境界应该差不多是高阶了吧?放眼罗兰帝国,应该没几个人是你的对手了。”

“不。”卡奥的语气居然变得很严肃,正色道:“我后来领悟到,并不是一定要找比你强的人才能当你的老师。哪怕是那些比我弱的人,都有值得我学习的地方。”

“……这,怎么学?”绿豆糕皱眉:“对方没有比你强的地方,有什么好学的?”

“很简单,从对方身上学不到优点。我就学……弱点!”

学弱点?

这个说法,不仅仅是绿豆糕惊奇,就连趴在地上的陈道临和阿德,都忍不住起了好奇心,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

“每个武者都有各种各样的弱点,通过学习他们身上的弱点,我至少可以提醒自己,不要犯和他们同样的错误。”卡奥摇摇头:“我这一辈子到现在,见过的武者至少有上千人,这些人身上的弱点。若是全部算下来,至少也有千百个。我虽然从他们身上学不到优点,但是在见识了千八百个弱点之后,我至少知道了,这千八百个错误,是我绝不能犯的。”

这个说法倒是新鲜了。

陈道临心中暗想。

这简直就是……穷举法啊!

当你想寻找一个正确答案的时候,你不知道如何寻找,那就……先把错误的答案全部找出来,以这种法子来反向逆推出正确的答案?!

还有用这种办法来修炼的?!

这种法子虽然笨了一些。蠢了一些……

但是,按照卡奥说的,他为此至少找过了上千个武者,向上千人学习他们身上的弱点和错处……可以想象。他为此花费了多少精力和多少时间!

若是没有绝大的耐心和毅力,也是绝做不到这一点的!!

“通往巅峰的路就如同一个迷宫。”卡奥缓缓道:“你们这些名门世家的子弟命好,来到这个世界上,身边就有站在巅峰上的高手做你们的老师。指点你们用最快速最有效率的法子走过迷宫,通往终点……可我没有你们这种命,我只能用最笨的法子。我只能一个错误一条错误的去验证,走这个迷宫,我也只能一条一条路的去试,直到把所有错误的路径都走过一次之后,最后才能找到剩下的那条正确的路径了。”

绿豆糕沉默了会儿,仔细的品味这句话,然后终于缓缓的叹了口气:“我可以想象到你为此付出了多少……这一点,我佩服你!”

“当年,我终于晋身迈入了圣阶的门槛,让我看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广大空间。我就如同一个无知的蠢货,一头撞进了这个灿烂的殿堂里……我曾经有足足一年的时间,都茫然无措。”

卡奥说到这里,脸色微微有些阴沉,他缓缓道:“从高阶迈如圣阶,我那些笨法子或许有效。但是……步入圣阶之后,这种笨法子就没作用啦。那些芸芸众生的普通武者,一辈子连圣阶的门槛都没有摸到过,他们身上的那些弱点和错误,再也无法对我有任何帮助。所以……我曾经一度很茫然,我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再找到前进的方向。不过幸好,我的茫然只浪费了一年时间,一年之后,我还是醒悟了过来。既然我看到了一个更广阔的空间,那么站在门前不往里走,才是最大的愚蠢,既然不知道往哪里走,那便闭着眼睛往前冲就是了,反正就算结果最差,也不会让我重新降级成普通人。我随后一共收了两个徒弟,这两个弟子天赋都不错,我用了两种不同的法子调教他们,也算是在他们身上做了试验。结果这两个弟子,都年纪轻轻的就成为了高阶——这比我自己当年成为高阶的时间都要早了不少。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在试图努力,从这个新的迷宫之中找到正确的路径,我尝试了许多法子,有一段时间,我甚至跑去研究魔法,试图想看看,另外一种力量会不会给我一些启发。”

说到最后,卡奥缓缓道:“为了能追求突破,我愿意做任何事情!甚至……就在不久前,罗兰帝国的那个希洛亲王,让我帮助他篡位,我早年游历大陆的时候,和他有那么一点交情,他给我开出了一个让我无法决绝的条件:他们皇室是初代郁金香公爵杜维的后代,他愿意让我看杜维留给皇室的一篇修炼的笔记。所以,我才会做了一件我自己都不太喜欢的事情。”

陈道临趴在地上,身子一震!

原来,卡奥这个堂堂的大剑师,帝国唯一的圣阶高手——在他的口气,似乎他对希洛根本就没有任何尊重的意思,一口一个“狗屁”的叫着,却居然肯屈尊跑去帮希洛篡位,居然就是为了这种条件!

“新年那晚,我在皇宫的那座魔塔里,和一个宫廷魔法师交手过,那个老法师的实力并没什么,只是一个高阶魔法师,但是他却拿出了一件东西,那件东西差点就杀死了我。那件宝物里蕴含了一种力量,那种力量甚至超越了圣阶!达到了一个我根本无法窥探到了境界!”

卡奥说到这里,缓缓道:“我追求了这么多年,一直在寻找圣阶往上,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什么样的世界……也就是那天晚上,我仿佛才终于看见了答案!那天晚上,我终于看见了……领域!”

绿豆糕扯了扯嘴角。

卡奥摇头道:“我离开了帝都,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把自己关了起来,苦思了好多天。皇帝答应我的那份杜维的修炼笔记,我看过了……我才发现,那份笔记对我的修炼境界来说,其实并没有多少帮助。那份笔记的记载依然只停留在了对圣阶力量的一些感悟而已——我想当年的郁金香公爵留下这份笔记,大概也是觉得如果写得过于高深了,后代若是没有出色的人才,会无法领悟,所以记载只停留在了圣阶的阶段,并没有深入。但是至少,他的笔记里却提到了一些他自身的经历和故事,所以,我才从那份笔记里,读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比如……大雪山上,可能存在一些超出圣阶的绝顶高手!”

卡奥苦笑着:“我对圣阶之上的力量实在太过着迷!我拿着那个被我杀死的宫廷法师留下的宝物,仔细的研究着所谓‘领域’的力量,只可惜,那宝物毕竟是死的,上面留存的‘领域’力量,也是不完整的。我苦思不得其解,所以,我最后唯一的选择,就是能找到一个真正的‘领域’级的强者,然后和他交手一次,亲身的体会一次,完整的‘领域’力量到底是什么样!”

“……所以,你就跑来了大雪山。”

“是的。”卡奥认真的点了点头,他的语气里,居然流露出了一种近乎虔诚的执着!他缓缓道:“其实……我可以很坦然的告诉你,我上大雪山去,就知道自己这一趟肯定会输——如果大雪山上真的有领域级高手存在的话。”

陈道临趴在那儿,忍不住轻轻啐了一口。

我呸!求虐就求虐,还把自己说的这么崇高……

【天骄无双第一册简体书上市啦!请大家关注一下我的weibo哦,近期会弄一个免费赠送签名书的活动啊,想得到签名书,就关注我吧,搜索“跳舞小五”这个名字就好啦~】

`(未完待续。。)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