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局面翻转】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4-17    作者:跳舞

伤口处血肉模糊,鲜血汩汩流淌不停,且不说他的脏腑的损伤了,只是看这伤口如此吓人的流血,再过一会儿,恐怕就会失血而死了。

陈道临叹了口气:“唉,总算你之前也对我不错,非亲非故的,就愿意出手帮我,虽然没有真让你做,但这心意我还是领的。”

说着,他对同伴们招呼了一声,大家只好都翻身下马围拢了过来。

陈道临飞快的从储物戒指里翻出了一些医务用品,什么纱布啊剪刀啊医用酒精啊之类的。

这个绿豆糕从天而降,陈道临的判断大概是他一路飞行撤离,结果好死不死的,恰好选择了和自己相同的讨逆方向,然后又好死不死的飞到了自己头顶上的时候,伤重力竭而坠落。

看他从天而降,将树木的枝叶砸得七零八落,身上满是那些树枝树叶就能猜出来了。

陈道临小心翼翼的用剪刀将他的腰部衣衫剪开,口子剪得大了一些。

然后拿起医用酒精就往伤口上倾倒,冲洗伤口。

这少年昏迷之中,似乎也有所感觉,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鼻息也渐渐粗重。

眼看伤口冲洗得差不多,陈道临立刻就剪了一块纱布下来,按在了伤口之上——一手按住了,口中还是念愈合术的咒语。

一段咒语念完之后,魔法的光芒缓缓的没入到绿豆糕的腰部。

可这一刻,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这愈合术的光芒没入身体之后,随即就飞快的消散掉了。绿豆糕的伤口丝毫没有半点变化,依旧汩汩的流淌着鲜血!

陈道临一愣!

咦?难道是我念咒念错了?还是我刚才念咒的姿势不对,要重新念一次?

他飞快的再施展了一次愈合术,可这一次依旧如故,魔法的光芒没入身体。丝毫没有和身体融合吸收的样子,飞快的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我擦!”

陈道临顿时站了起来!

这愈合术虽然只是一个低阶的法术,但陈道临自从学了魔法之后也不知道用过多少次了,从来不曾失手过,也从来不曾遇到过这种魔法完全没有效果的情况啊!

这愈合术十分好用,即便是种族不同,施展在兽人身上,也是一样会起效果的。

陈道临用力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忽然就对阿德招了招手:“喂,你过来!”

阿德吊着膀子。满脸狐疑的走了过来:“你……想怎么样?”

陈道临却忽然拔出匕首来,飞快的往阿德的手臂上划了一刀!可怜年轻的牧师哪里会想到这个家伙忽然对自己下毒手,惨叫一声,手臂顿时就染红,跳着脚对陈道临怒骂道:“你干什么!!!”

陈道临却不理他,飞快的念了一句咒语,一个愈合术的光芒没入了阿德的手臂上,顿时这伤口就愈合止血了。

“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阿德气得鼻子都歪了。

“这些不重要的细节就不要在意了。”陈道临飞快道:“我的魔法没出错啊,那看来问题不在我身上。而是出在他的身上了。”

阿德黑着脸,怒喝道:“就算你要试,干嘛不割你自己一刀!!”

“废话,割自己难道不疼么!”陈道临理直气壮的回答。这嘴脸无耻的程度,把年轻的牧师气得全身哆嗦。

随即他瞪了阿德一眼:“别废话了,我的魔法对他不起作用,你用神殿的治疗术试试看。”

阿德虽然气得面色铁青。瞪了陈道临好几眼,才终于深吸了口气,一连串咒语从他口中念出。伸出没有断的那只手臂,张开五指……将一团乳白色的圣洁的光芒投入到了绿豆糕的伤口部位……

然而,诡异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了!

原本万试万灵的神殿的治疗术,居然再次失效!圣洁的乳白色光芒飞快的消散在空气之中,而这个家伙的伤口却依旧如故!

陈道临目瞪口呆,看了看阿德,张了张嘴:“你……不会是心中记恨我,故意偷工减料吧?”

“我……我可是牧师!是有神圣的牧师职责的!”阿德气得鼻子都歪了。

陈道临啧啧叹息:“这可麻烦了……法术都没作用,这家伙难道是死定了么?”

他不信邪,又凝聚了精神,再次念了一串咒语出来!

可这一句愈合术的咒语还没念完,忽然,躺在地上的绿豆糕伸出一只手来,用力抓住了陈道临的手腕!

陈道临吓了一跳,低头看去,绿豆糕的眼睛睁开了一线,正看着自己,虽然眼神很无力的样子,不过好在他终究是醒了。

“别……浪费力气了。”绿豆糕的声音很虚弱,然而他随后的一句话,却让陈道临彻底震惊了!!

“别浪费力气了……我是全系魔法元素免疫。”

陈道临:“…………”

他愣了几秒钟,忽然就一把用力抓住了阿德,在阿德的腰上狠狠的掐了一下:“快看看你疼不疼!疼不疼!!我擦我是不是听错了?!我一定是产生幻觉了对不对!!”

阿德疼的哇哇大叫,狠狠甩脱了陈道临的手,才怒骂道:“你又发什么病!!”

“废话!哪里是我发病!!你快看看这个家伙是不是糊涂了!!他刚才说什么?他刚才的话是怎么说的?!!”

阿德脸色也非常难看,小心翼翼道:“我……刚才好像没听仔细……他说的是魔法免疫……你确定他是这么说的吧?我没听错吧?”

陈道临没说话,躺在那儿的绿豆糕却轻轻叹了口气,缓缓道:“是……全系魔法元素……免疫……”

全!系!魔!法!元!素!免!疫!!!

这句话就如同一记重锤,顿时就把陈道临和阿德两个人都砸得彻底呆滞住了!!

魔法元素免疫?!

还是他妈全系!!

老天,你是和我开玩笑嘛!!

魔法免疫这种事情,原本在这个世界上就已经极为罕见了!

只有少数传说之中的特殊的家伙,比如极少数的某种魔兽,或许才拥有魔法免疫的天赋——但一般来说。这种免疫也仅仅只是针对某一单系的魔法元素而言。

比如传说之中的炎魔这种怪物,据说就对火元素魔法免疫——但也仅仅只是火元素啊魂淡!!!

要说到全系魔法元素都免疫……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陈道临瞪着绿豆糕,忽然用力吞了口吐沫,然后用一种古怪的语气缓缓道:

“你……你是老天派来耍我的逗比嘛?”

……

…………

魔法既然全然不管用,陈道临只有用最最原始的法子来给绿豆糕治疗伤口了。

压迫止血法,然后用了一些止血的药物洒在伤口上,至于什么消炎之类的药物,能用的都给用上,最后再用纱布将他的腰部牢牢的缠绕住。

弄到最后,陈道临已经满头汗水——倒不是累的。而是紧张的。

“好了!”用复杂的眼神看了看绿豆糕,陈道临苦笑道:“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我能做的就是这些了。你的伤实在太重,我怀疑你的一颗肾脏都被打烂了,这样的伤换做普通人早就嗝屁了,你居然现在还活得好好的没断气,也算是你天赋秉异。不过……我能做的就是这些,至于能不能救回你一条命,我可……”

绿豆糕躺在那儿。挪了挪脖子,勉强看了一眼自己的腰部,他居然嘴角挤出了一丝笑意来:“已经很不错了。你放心,我的体质和你们都不同。我的恢复里非常好的,这样的伤还弄不死我。谢谢你给我止血,我只要趟上几天,应该就可以活动了。”

“喂!你以为这是不小心划了个口子。养几天就可以恢复嘛?!”陈道临瞪大了眼睛:“你的一颗肾脏都打烂了啊!伤口能缓缓恢复,可是肾脏这种东西打烂了怎么可能长回来!!你可别开玩笑了!快告诉我,你还有没有别的法子?嗯。你的家在哪里?我昨晚听你和那个卡奥说话的时候,提起你还有一个老师?你的老师一定非常厉害吧?你老师有没有法子救你?大不了我做好事,把你送回家算了!”

“真的不用。”绿豆糕的语气很诚恳:“这点伤真的不算什么……我休息一段时间就可以了。我在山上的时候,老师锤炼我的武技,有时和我切磋,动手揍我,我伤的比这可惨多了。”

陈道临瞪大了眼睛……伤得比这还惨?!

你可是丢了一个肾脏啊魂淡!!难道你老师和你切磋武技的时候,都是这么凶残吗?!

可纵然陈道临再不信,摆在眼前的事实却是:在这里趟了一个多小时,原本伤得奄奄一息的绿豆糕,居然渐渐的恢复了几分精神,至少说话的声音也不那么虚弱了,眼神也没方才那么涣散了。

甚至,他居然自己挪了挪身体,自己支撑着自己坐了起来,靠在了树干上!

陈道临看得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了!!

他刚想伸手去掐谁一下看看自己是不是做梦,却一手摸了个空,扭头一看,却看见阿德这个家伙早就闪开了好几步远。

“我……现在开始相信他的话了。”阿德一脸郁郁的表情,语气有些艰难:“他……不会真的是……全系魔法元素免疫吧?这么变态的恢复能力……”

陈道临和阿德对视了一眼,同时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一丝惊骇!!

全系魔法元素免疫……到底有多牛叉?

这么说吧,拥有这种天赋的家伙,那么可以说,你就直接可以冠上一个光环了“魔法师杀手”!

因为可以免疫所有魔法元素的话,那么直接的后果就是:这世界上所有的魔法师都拿你束手无策了!

如果你想对付一个魔法师的话,那么对方无论施展出任何利害的魔法,对你来说都是如同清风拂面,无视它就好了!

什么魔法结界之类的,在你面前就是空气,随随便便就可以走过去!

然后……只要你能肉搏打得过对方,那么你就可以杀死任何一个魔法师!

至于肉搏的本事嘛……

想一想这个绿豆糕。可是一个圣阶高手啊!他肉搏的本事可以把卡奥这种大剑师都逼得如同丧家之犬……

“圣阶的武技和超强的物理防御的身体……还有……全系魔法元素免疫……”陈道临看着绿豆糕,忽然觉得自己有些绝望了:“妈的,世界上居然有你这种变态怪物的存在,你……你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让其他所有人都绝望的嘛?!就是为了摧残别的修行者的自信心的嘛?!”

绿豆糕靠在大树上,居然还缓缓拿起了陈道临的水袋喝了一口水——水袋里是陈道临为他调制出来的葡萄糖,少年摇头道:“也不真的是彻底免疫,至少,若是对方的境界比我更强,达到圣阶之上。施展的魔法我还是不能免疫的,依然可以伤害我。”

“等等……我有点糊涂,你说的是圣阶之上?还是圣阶?”

“圣阶之上。”绿豆糕的言辞很肯定:“如果敌人是和我同为圣阶的魔法师,那么是拿我没办法的。如果对方已经超越了圣阶,比如达到了领域级的话……那么我还是逃跑比较干脆。”

陈道临狠狠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苦恼道:“这不是废话么!!这么说,哪怕是修炼到了大魔导师的境界,在你面前也只是渣渣啊!圣阶的魔法都对你无效……这世界上哪里还有比圣阶更高境界的魔法师了?!”

“你怎么知道没有。”绿豆糕苦着脸:“至少……我知道的就不止一个。”

陈道临似乎忽略了绿豆糕最后这句低声的话语,他脑子里想的却是另外 一件事情。

“我就是修炼魔法的……我自问修炼的进度已经快得吓死人了。若是我遇到你这种怪物。一身的魔法就等于全部白练了,在你手里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还不是任凭你揉捏啊!”

绿豆糕却很好心的提醒:“那个……也不能这么说吧。我是圣阶,就算没有魔法免疫这回事。你也绝不是我对手的。”

陈道临狠狠瞪了少年一眼:“你老师没教过你一句话么?人艰不拆好不好!!”

看着绿豆糕越来越精神,陈道临忽然心中好奇:“你……到底是哪里来的?还有,那个卡奥,是怎么了惹到了你?”

绿豆糕瞪大了眼睛:“我?我是从山上来的啊。”

“山?”陈道临一脸茫然:“什么山?”

“……大雪山啊。”

“大雪山是什么山?”

“大雪山就是一座很高的山啊——喂打住吧。再这么说下去读者又要骂作者再凑字数啦。”绿豆糕叹了口气,皱眉看着陈道临:“你真的没听说过大雪山吗?”

陈道临很干脆的摇头。

绿豆糕又居然从拿起了旁边的一块点心咬了一口,用力咀嚼着。腮帮子一鼓一鼓(陈道临看在眼里,忍不住心中哀叹:这哪里像是个肾脏都被打坏了的重伤员啊魂淡!),少年才缓缓道:“大雪山不在你们罗兰帝国,而是在西北……嗯,穿过乞力马罗山脉,就在草原的北边。”

西北草原?

那些游牧异族的地盘?

陈道临立刻留了神。

“简单的来说,大雪山在草原上的存在……大概就相当于你们罗兰帝国的光明神殿。只不过大雪山的主人不叫教宗,而是叫做巫王。”

“巫王?”陈道临眼睛一亮:“这么说……你的老师一定就是巫王吧!”

“……这个,还真不是啊。”绿豆糕苦笑了一声:“我老师的确是大雪山的人,不过呢,他却并不是巫王,我听说,他当年很想当巫王的,但是后来却被打败了,被修理的很惨,然后一个人跑去了罗兰帝国,混了半辈子,临老了才回到大雪山,然后么,就当了大雪山上的护法。”

“护法?”

“嗯,护法的意思就是。如果遇到有人跑到大雪山来挑战,护法就是专门出面打架修理人的。”少年缓缓道:“比如这次,这个卡奥就是跑到了我们山上来,要求挑战,说是想见识见识大雪山的绝学。”

陈道临心中一动。

绿豆糕却已经继续道:“其实每隔一些年,都会有一些家伙跑来大雪山挑战,这些家伙往往自身的本事都不差,修炼到一定境界之后,有的是寻求突破,有的是自满自大想找成就感。嗯。老师说,这种事情叫做……有个词叫什么来着,啊是了,叫做踢馆!所以我的老师,就是专门负责狠狠教训这些上门来踢馆的家伙。”

踢,踢馆……

陈道临忽然心中生出了一丝很不妙的感觉。

“老师说,这些年来,罗兰帝国跑来踢馆的人越来越不像话了,一点点微末的本事也敢跑上山来丢人现眼。要是换做很多年前的。一个小小的圣阶,只配在山脚下跪舔的份儿,连上山的资格都没有呢。不过这些年来,人才凋零。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过什么厉害的高手了。这次这个叫卡奥的家伙,他是圣阶的境界,已经算是这百十年来上山来挑战的人里最强的了。老师一时手痒,就和他动了手。这家伙被老师修理得好惨,要不是老师发过誓,这辈子不再杀生。这个卡奥早就被一脚从山顶悬崖上踢下去了。”

圣阶?都只配在山脚下跪舔?没有上山的资格?!

陈道临悠然神往:“那……你老师一定很厉害吧!你都已经是圣阶了,那么你老师……一定非常厉害对不对?”

绿豆糕吞下了点心,想了想,道:“老师自然是很厉害的,我听说,当年郁金香公爵杜维,都曾经被老师揍得满地找牙呢。”

噗!!

陈道临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杜维?!!罗兰帝国誉为史上第一强者的传奇英雄,初代郁金香公爵杜维!?

被人揍得满地找牙?!!

然后陈道临忽然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把杜维揍得满地找牙……这个少年绿豆糕的老师……居然是和杜维同时代的人!!!

要知道,来到罗兰帝国之后,陈道临所遇见的所有的大大小小的怪物,还没几个是杜维时代的!

一只手就能数得出来啊。

比如那个冰封森林里遇到的那个神秘的精灵落雪,嗯,和精灵落雪打了一架的那个怪人多半也是。

此外么……就只有克里斯那个自称魔鬼仆人的怪物了。

哦,还要算上一个宫廷法师克拉克——不过老头子已经被卡奥干掉了。

“你……你老师真的曾经把杜维都揍得满地找牙?”陈道临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你老师岂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高手了?!”

“……这个……好像也不是啊。”绿豆糕想了想,板着手指缓缓道:“就我听说的,也有几个人能把老师揍得满地找牙呢。啊对了,那个杜维也算。我老师曾经可以揍得他满地找牙,但是后来,就掉了个个儿啦,老师就不是他的对手了。不过杜维那个家伙的本事真的很强很强,我记得我小时候在他家里的时候,他就已经非常厉害了……”

“等,等等!!!”

陈道临瞪大了眼睛看着绿豆糕:“你……小时候?在杜维家里?喂!难道你不知道吹牛之前打草稿是每个脑残应尽的义务嘛!!你才多大年纪?你小时候见过杜维?!”

“我……”绿豆糕想了想:“我今年一百四十岁啊,嗯……按照你们人类的算法,应该是这个数字。”

陈道临忽然就呆住了!

你,你们??人类?!??

陈道临一下蹦了起来,指着绿豆糕,惊呼道:“你……你说什么?难道你……你不是人?!!”

绿豆糕抬起眼皮,平静的看了看陈道临:“嗯,我的确不是。”

……

那你是什么?!

接下来,这个问题几乎就已经到了陈道临的嘴边,他正要开口询问,忽然之间,绿豆糕的脸色陡然一变!

他手里飞快的放下了点心,然后努力的坐直了身子,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不好!”绿豆糕皱眉,看了看陈道临,忽然叹了口气:“谢谢你的帮忙……不过现在你还是赶紧带着你的同伴离开这里吧——趁着还来得及!”

“嗯?”

陈道临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就将自己的精神力飞快的张开,朝着周围延伸了出去,然后,陈道临的脸色变了!

精神力的触角延伸出了树林之外,那旷野之上,分明可以“看”到有一个身影,正在一步一步的朝着这片树林而来!

那身影**着上身,一条破破烂烂的短裤,身上随意罩了一条袍子。雄壮魁梧结实的体型,在这旷野之上,大步前行!

他每迈一步,身子就轻轻的跃起一段距离,一步下来,都是寻常人的七八倍!

这人就这么一步一步的朝着这里走来!

是卡奥!!

……

“你追我几天,从雪山一直到这里。现在,是不是要换过来让我追你一次了?”

卡奥的身子在树林外的几百米外,可偏偏这句话,却轻飘飘的传进了树林之中!(未完待续。。)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