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被俘】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4-10    作者:跳舞

古乐脸上表情一变,重新审视着蒙托亚,露出一丝敬意:“能说出这样的话,是我方才小瞧了你!”

手里长剑一抖,凝视着蒙托亚:“那便再战吧!让我瞧瞧神圣骑士的战意!”

蒙托亚深吸了口气,大步就重新往前迎了过去,短矛平举在手里,眼看就要继续拼命。.

而陈道临看在眼里,看着蒙托亚身上衣衫那一道道被割裂的痕迹——他眼睛里忽然闪过一丝诡异的目光,张口就大喝道:“蒙托亚,和他讲什么骑士精神!咱们想办法冲出去!”

说着,陈道临已经将龙牙剑直接拔出来攥在手里,回头对巴罗莎和狼人查克大喝一声:“一起冲吧!”

只见陈道临领头就一个箭步从台阶上跃了下去!他手里的龙牙剑直挺挺的朝着古乐刺了过去!

他的身体素质极佳,无论是力道还是速度都是极为不错,而当初也学过一些基本的武技动作,这种挺刺的动作简单快捷,陈道临练得也相当不错。这猛然扑过来挺身就刺,动作赶紧利落,居然让古乐也忍不住“咦”了一声。

只是古乐毕竟是高阶武者,轻轻一个转身就让开了陈道临的龙牙剑,可就在古乐正要趁机出手想敲掉陈道临手里武器的时候,陈道临却忽然身子凌空飞了起来。

这土行术施展出来,陈道临的身体立刻高高跃起到了空中,一下就从古乐的头顶跃了过去!

古乐虽然也打了擒贼擒王的主意,似乎很想转身抢先将陈道临拿下,但是无奈蒙托亚的枪尖已经飞快的刺到了面前!神圣骑士的全力一刺,就算是古乐也绝不可能轻松应对的,他只好无奈的转回身子,挺剑去挡了一下蒙托亚的短矛。

而这个时候,精灵巴罗莎和狼人查克已经一左一右的同时跟着陈道临杀了出来!

古乐带来的那一群人显然也是经验丰富,眼看陈道临三人冲了过来,却并没有一窝蜂的上前迎战,依然留了四个人站好了位置守护里面的两个魔法师,其余的人才冲了出来。

一瞬间,陈道临已经看见了对面冲来的人里至少有一大半人身上武器上都爆发出了斗气来。

陈道临龙牙剑指指点点,就有几道火焰飞快的射了出去!得益于火行术,他释放火焰根本不需要念咒,那冲在最前面的武士也是猝不及防,只好举起长剑格挡,火光四射之中,陈道临的身子居然忽然就地一滚,忽然滚在了地上,一把抓住了跑在最前面的一个武士的**,然后就看见他居然就这么抱着这个人,忽然之间两人的身子就同时消失在了地上!

“小心魔法!!”

两个魔法师其中一个飞快的高声示警,而另外一个则已经飞快的吟唱起了魔法咒语。

这串咒语念得又快又疾,随即就看见他手里魔杖迅速冒出一团光弧,朝着周围四散射出,飞快的没入了地面!

砰的一声,几步之外,陈道临的身影陡然就从地面上飞快的射了出来,在空中打了个转儿落在了地上,他面色苍白,看上去倒是无恙,只是被他一起拖进了地下的那个家伙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陈道临立刻再次飞身窜了出去,这次他却是朝着自己左侧,巴罗莎小精灵正被一个武士的长剑逼得招架不住连连后退,陈道临却已经贴了上去,一把摸上了对方的铠甲,一个呼吸之间,两人的脚下地面泥土忽然就变得如同液体一般翻滚起来,两个身形迅速的朝着地下陷了下去!

那个释放了魔法的法师面色阴沉,飞快的朝着陈道临的位置的点了几下魔杖,那一团团的光弧顿时就席卷而来,那光弧速度极快,飞快的弹在了陈道临的身上,陈道临顿时身子一震,身子立刻就从泥土里拔了出来,连连往后滚了出去,口中吐出一口血来!而方才被他摸上的那个武士,却已经有半个身子陷在了泥土里,正奋力挣扎。

“小心,他会土系的魔法!别让他近身!”

另外一个魔法师飞快的警告,然后他忽然深深吸了口气,双臂张开,眼中精光大作,朝着陈道临狠狠的瞧了过去!

陈道临刚从地上站起来,正要躲开周围同时劈砍过来的刀剑,却感觉到迎面就有一股强大的精神力触角席卷而来,他无奈只能咬牙,狠狠的瞪了回去!

两个魔法师的精神触角在半空之中无形的碰撞了一次,嗡的一声,就连空气之中都出现了一团肉眼可见的波纹!

冲到陈道临面前的两个武士立刻被这波纹震开!

陈道临就感觉到眼睛一黑,脑中一腾,鼻子里立刻流淌出了热乎乎的血液来。

那个魔法师似乎也不太好受,站在原地身子晃了晃,却立刻反手就从自己的怀里摸出了一个小瓶子拧开,灌下一口药剂。

陈道临踉跄了一下,眼看巴罗莎已经拦到了自己的身前,精灵用一把短剑试图阻挡朝着自己冲过来的武士,而狼人查克凶猛顽强,以一敌二,将两个全身闪耀斗气的武士死死拖住,只是看来也已经到了极限。

至于蒙托亚,施展出了全部的力气,也只是勉强纠缠住了古乐而已。

陈道临飞快的从自己的魔力戒指里抽取储备的魔力,眼睛死死的盯着对方的两个魔法师。

这两个家伙都不弱,刚才那个念咒的,施展的是“魔法震荡术”,这种法术专门用来破坏对手的魔法,用震荡对方精神力的法子,让对方施展的法术被强行中断,而精神力被震荡之后,还会给施展法术的人带来不小的伤害。

陈道临虽然用土遁术,强行将一个武士直接拖进了地下(此刻大概已经被活埋了),另外一个也是半截陷在了土里,但是他自己也挨了一个震荡术,此刻精神力翻腾逆转,只觉得精神亢奋却十分恍惚,就如同是喝醉了酒一样。而刚才和对方硬拼了一次精神力触角,更是让陈道临消耗不少。

眼看这些武士得到了提醒,已经并不急于朝着自己逼过来,自己的土行术只怕很难偷袭成功了,陈道临看着对方两个魔法师被四个武士护卫在身后,而且四个武士居然还举起了盾牌……

陈道临心中恼火,忽然高声喝骂了一句:“阿德!你是死人嘛!!!”

话音才落,就听见空气之中嗡的一声!

一枚利箭已经刺破了空气,骤然射到了那四个武士举着盾牌的缝隙之中!

阿德这个家伙虽然做事情混蛋了一些,但是射术倒是真的不错!只可惜,那四个专门护卫魔法师的武士,仿佛经验极为丰富,早有准备!

利箭刚刚射入了盾牌的缝隙之中,里面就已经有一把剑横斩下来,将那枚利箭直接斩落!

陈道临哼了一声,强行提起魔力,甩手又是几道火舌激荡射了过去。

那两个魔法师的反应更快!一个直接就用魔杖甩出震荡术来反击,陈道临身子踉跄了几下才勉强躲开,而另外一个魔法师,则冷笑着撕开了一个魔法卷轴,顿时一团柔和的光弧就将他们两人和四个武士罩在了其中!

陈道临认出这是一个魔法防御的结界,虽然并不算太高等级,但是靠自己这么一个中阶实力的法师,也不是轻易能打破的……有了魔法防御能力,想要攻击魔法师,就只能靠物理攻击了。

可是看着对方魔法师身前的四个武士……陈道临想想自己粗陋的武技,还是摇头比较快。

得到了魔法师的提醒,这些家伙学聪明了,居然有两个家伙直接换上了长长的马刀,还有人干脆拿出了短弩来对准了自己。

在房顶上的阿德依然连连射箭,但是只有一箭射中了一个武士的肩膀,可对方穿的铠甲十分精良,箭头只勉强破甲,入肉并不深,那个武士狞笑着砍断了箭杆,就已经和两个同伴举起了短弩,对着房顶上一轮齐射!

可以连射三发的军用短弩,顿时压制得房顶上的阿德抬不起头来,而已经有两个武士趁机冲进了大厅里,显然是直接奔楼上去了。

狼人查克和巴罗莎已经靠在了陈道临身边,分离抵抗,试图护着陈道临突围,但是所有的方向都被死死的堵住了。

狼人查克的身上已经多了几道伤痕,鲜血流淌出来,这狼人却依然连连咆哮苦战,而巴罗莎则更加不济,这个精灵原本就擅长弓术而不擅近战,尤其是面对这些全副武装了精良装备的武士,她那种小巧腾挪敏锐的打法,被对方用力量直接碾压,要不是陈道临已经拿起了龙牙剑帮着她抵抗,只怕精灵此刻都要挂彩了。

双方斗了一会儿,陈道临口中也没有听,连续几个咒语念了出来,什么风刃术,眩晕,束缚之类的低阶法术不要钱一样的甩出去。

这些法术在近战之中虽然有用,但是奈何对方有两个魔法师在压阵!陈道临的法术丢过去,对方就立刻直接化解,还顺手再丢几个眩晕束缚之类的过来。

陈道临以一敌二,加上对方还有魔法结界守护,几乎就等于是多了一个释放魔法的炮台,若不是陈道临有几个独门法术不用念咒,占了些速度上的便宜,以一敌二早就被干趴下了。

眼看自己已经被彻底压制,对方根本就不主动上前,只是用长兵器招呼,狼人身上已经又被捅了两刀,而几枚短弩射了过来,要不是陈道临反应快,用了自己储备的金属化成了两个金属乌龟壳,只怕狼人在凶猛此刻也已经变成尸体了。

终于,就听见房顶上传来了厮杀的声音,扑通一声,一个身影从二楼直接落了下来,掉在地上狼狈的滚了两滚,阿德脸上又是灰又是土,才爬起来,就已经有武士抢了上来用刀横在了他的脖子上。

“别杀他!”

那儿古乐应对着蒙托亚,还兀自有闲暇的功夫发号施令:“教会的人留下姓命!”

蒙托亚此刻已经几乎力竭,古乐的那一番话说的仿佛真的很对,他的红色斗气虽然狂暴,但却不持久,这么连续一番猛攻之后,再次落入了古乐的节奏之中,古乐的古怪斗气,牵引着蒙托亚的力量,几个圈子转下来,神圣骑士已经步伐踉跄,仿佛站都快站不稳了,终于被古乐一脚踢在了**上,神圣骑士单膝跪了下去,还想再动,古乐已经一剑刺破了他的右肩,然后再一脚踢在了蒙托亚的心口将蒙托亚踢倒在地,紧接着剑锋就顶在了蒙托亚的喉咙上。

“罢了!”

陈道临终于叹了口气,忽然就高声喝道:“古乐!停手吧,我投降了!!”

古乐哈哈一笑,举起左手一摆:“都退下!”

陈道临面前的武士立刻飞身退后,站在了古乐的两侧,陈道临看了一眼气喘吁吁的精灵和满脸血污的狼人,他摇头,叹了口气:“不打了,古乐算你赢了,我倒霉落在了你的手里。我投降,你的人住手吧,别伤了我的同伴。”

古乐哈哈一笑,看着陈道临:“达令,你我也算是旧相识,只要你好好听话不找麻烦,我又何必一定要杀人。”

陈道临伸手按住了狼人手里的武器,对它示意摇头,狼人沉默的将武器扔在了地上。

蒙托亚和阿德已经被飞快的捆了起来,这些家伙虽然带了牛筋绳,这还不算,他们居然还从自己的马背包囊里取出了金属的镣铐来,蒙托亚和阿德很快就被铐住了双手,而狼人也很快被几个武士按在了地上,手脚都被捆了起来。

有武士要上去拉巴罗莎,陈道临刚要发作,古乐却已经摆摆手:“她不用捆了。”

说着,古乐对陈道临微笑:“达令,我对女孩子一向比较礼貌,所以希望你也别找麻烦。你这个女伴我就不捆了,可若是有什么……可别怪我没有风度。”

陈道临哼了一声。

古乐已经走到了陈道临面前,将他手里的龙牙剑夺了过去,在手里掂量了一下看了两眼,淡淡一笑:“龙骨?好东西!”

他随手就把龙牙剑插在了自己的腰间。

让陈道临意外的是,这个古乐居然取出了一件陈道临熟悉的东西!这是一个特制的镣铐,看上去造型有些怪异。

“达令法师,这东西可是专门用来铐住魔法师的,你若是不想吃苦头,就最好不要反抗。”

古乐亲手将镣铐将陈道临锁住,陈道临倒也并不太在意,只是冷冷一笑。

随即古乐很不客气的将陈道临手指上的魔力戒指和储物戒指都摘了去放进了自己的怀里。

陈道临眯着眼睛:“这下放心了么,古乐?若是放心了的话,就请你给我的同伴治疗一下伤势吧。我想……希洛应该更希望能把我活捉回去,我想希洛应该也希望从我身上得到点什么。我这个人的脾气你或许不了解,若是我身边的人受到了什么伤害,我就会非常生气,原来可能愿意合作的事情,说不定就怎么都不肯了。”

古乐哈哈一笑,他的神色带着一股傲气:“你们行动**的时候我尚且不惧,何况现在已经成了阶下囚。放心,我没那么小气!”

蒙托亚和狼人查克身上的伤势很快就得到了处理,古乐的人身上都带了伤药,但是陈道临对于古乐舍不得让魔法师用治疗术还是有些微词。

战斗结束,那个马丁一脸无奈,被从大厅里“请”了出来。

古乐似乎没有对他动手的意思,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你的事情,我自然会派人去军营里告诉守备。马丁先生,我若是你的话,就做好被剥去这身军装的准备吧。”

马丁狠狠的吐了口吐沫,然后在自己属下骑兵的陪同之下,上马,带着自己的这队骑兵,沉默着离开了男爵的庄园。

临走的时候,他用复杂的眼神看向了陈道临,陈道临只是对着他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哼,你这人倒是有情有义。”

看着马丁带着人无奈的离去,古乐在陈道临身后冷冷一笑:“这个马丁若是刚才胆敢动手的话,现在我就可以以叛逆的罪名直接将他斩杀了。”

“叛逆?”陈道临回头,用嘲弄的目光瞧着古乐:“这个词从你嘴里说出来,你自己不觉得恶心么?”

古乐脸色终于有些难看。哼了一声,不再理会陈道临。

陈道临却故意哈哈一笑,然后对着大厅里的角落招了招手:“夏夏,过来,给老爷我擦擦脸,妈的刚才不小心吃了几口沙子。”

夏夏方才在交战的时候一直都被留在了大厅里,就跟在男爵一家身边。此刻眼看陈道临等人战败被俘,夏夏脸色惶恐,一听陈道临的呼唤,小女孩立刻眼泪汪汪的跑了过来。

古乐倒是真有点气度,只是瞧了一眼这个小女孩,没感觉到她身上有什么危险,就挥手让自己的手下不用阻拦。

毕竟这么一个看上去才不过十岁左右的小女孩,能有什么危险?不管是学武还是**魔法,十岁的年纪就足以叫人打消对她的防备了。

夏夏扑到了陈道临身边,眼泪已经流了出来,捏着袖子就擦了擦陈道临脸上的灰土,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古乐,小女孩压低了声音:“老爷,刚才您为什么没有让我……”

夏夏身上的“巨龙之心”的秘密,可只有陈道临和她两人知道,就连巴罗莎等人都是不清楚。夏夏的巨龙之心,也只是在海上海盗船上施展了一次,而事后知道的海盗都已经变成了海里的鬼,自然无人流传出来。

陈道临看了看夏夏,他压低了声音,淡淡笑道:“你身上……发动起来比较麻烦,而且就算刚才加上你,咱们也不是对手。所以……”陈道临说到这里,微微一笑:“你以为老爷我是那种随随便便就会投降的人么?既然是博弈,手里留一张别人不知道的底牌总有用处!”(未完待续。)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