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输又如何!】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4-09    作者:跳舞

“大鱼?”

陈道临纵声大笑:“能让古乐先生这么看重,我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才对!”

古乐已经翻身下了马,他一挥手,已经有身边人跑去了宅子两侧,不多片刻,那数十名骑兵就已经被召唤了回来。

陈道临的脸sè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他看了看外面的古乐一行人,还有那些地方守备军的骑兵,回头看了皮埃尔男爵一眼:“男爵阁下,您这宅子里应该有……密道吧?”

男爵的表情很苦恼,抓了抓头发:“从前是有的……只是,这大宅平rì里缺乏修缮,出口坍塌过数次,地道已经堵住了,十多年没有疏通,眼下已经被改造成了地窖堆积杂物……”

陈道临叹了口气。

而外面又传来了古乐的声音:“达令法师,您是自己出来呢?还是我让人进去把您请出来呢?”

古乐持剑站在大厅外台阶下:“事已至此,何必连累您的身边人呢。”

他仿佛渐渐失去了耐心,一摆手,身后的二十个手下已经全部下马。而古乐更是催促着那些骑兵,举起了盾牌,列队朝着大厅台阶上的门逼近过来。

“怎么办?”蒙托亚紧锁眉头,看了看陈道临:“昨晚你的那个法术,还能再用一次么?”

陈道临苦笑,他伸手一指古乐身边的那些人——其中有两个,身上并没有穿铠甲,而是被周围的那些明显是武士的人簇拥在了中间,紧紧的护卫在后面,而且连队伍的排列都十分jǐng觉,叫人想放冷箭偷袭都没有机会。

“看见那两个没穿盔甲的么?这两人要不是魔法师,我把脑袋砍下来给你当球踢。”陈道临脸sèyīn郁。

若只是古乐带了一群武士来的话,陈道临自然可以故伎重演,弄一个“画地为牢”的金属乌龟壳,然后再放一个无双乱舞。大不了事后赔偿这个皮埃尔男爵一套房子就是了,反正达令哥不差钱。

可问题是,古乐身边居然跟着两个魔法师,这事情就难办了。

那个画地为牢的金属乌龟壳,是纯粹的物理防御,对付魔法攻击的话,那简直比纸好不了多少。一旦自己弄出一个乌龟壳的话,人家随便丢过来几个魔法,自己一群人挤在乌龟壳里想躲都躲不开,那才是真正的纯粹找死。

这个时候,陈道临头有些脑袋发麻,可蒙托亚却反而沉下了气来!

毕竟不愧是神圣骑士中领袖级的人物,刀山火海厮杀过来的汉子,在确定没有讨巧的法子之后,却忽然反而踏实起来。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尽力厮杀一场罢了。”蒙托亚的声音听似平静,但语气里那种坚韧和冷酷的味道,却让陈道临不由得心中一跳!

“你有什么主意?”

“没有!”蒙托亚冷冷道:“这个古乐身手不错,我听过他的名气。他带来的这些家伙,至少都是正牌的武士身份,每一个弱者。你的那头狼人护卫和你的jīng灵小妞,最多一人对付一个就顶天了。至于你……”

考虑到魔法师的孱弱名声,神圣骑士压根就没有把陈道临算入近战的战斗力范畴。

虽然陈道临很想说一句“其实我挺能打的”,但是这种时候,他还是很聪明的闭上了嘴巴。

他的眼睛依然紧紧盯着古乐身后那两个被护卫在人群中的魔法师。他注意到,那两人已经摆出了标准的魔法师战斗姿态:魔杖已经被取了出来,还有一人,则干脆已经将一张魔法卷轴捏在了手里——一旦开打,对方连念咒都可以省略,直接砸过来。

“这大门守不住。让他们冲进来,狭小的空间我们更没有逃跑的希望。”蒙托亚不愧是被当做神圣骑士团首领培养的人才,瞬间就做出了决断:“我打头冲出去,你们跟在我身后。我拖住古乐和他的人,你们对付那些骑兵顺便抢马。无论是谁,有机会就先走,别管我!”

陈道临还没说话,就看见那个马丁已经大步走了过来,神sè有些复杂,但是眼神却决然!

“算我一个!”

他用力摘下了自己的胸前暴风军的徽章,紧紧捏在手里。

“你?”陈道临叹了口气:“你给我通风报信,还只能算是小错,若是陪着我一起厮杀,那就形同造反了……”

马丁哈哈一笑:“这狗屁守备军的小骑兵头子,我早就当烦了!大不了丢了官职!我还有军功在身,怎么也不至于死罪!再说了……谁说我帮你们忙就一定要厮杀了?”

他哈哈一笑,忽然就拔出了自己的战刀来,倒转刀柄,递到了陈道临的手里,丢了一个古怪的眼神:“你知道怎么做吧?”

陈道临倒吸了一口凉气,看了一眼马丁,看出他脸上的认真态度,才郑重接了过去:“我很少欠人人情,今天我欠你一份大的,来rì一定报答!”

马丁却已经不再多说什么,直接就往陈道临面前一站转过身去:“开始吧!我带的兵我最清楚,再拖下去他们就要撞门进来了!这帮小崽子可都是我一手cāo练出来的,男爵大人这扇大门,可挡不住这帮混蛋。”

……

那些士兵已经列队正要破门,却忽然看见宅子大门打开,里面露出半个身影来。

外面的骑兵们立刻jǐng惕起来,可手中的武器才举起就又赶紧放下。只因为头一个出来的,是他们的领队马丁。

马丁脸上似乎挂着无奈的表情,脖子上就横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刀锋贴在他的喉咙旁,刀柄cāo在陈道临的手里。

陈道临就这么架着马丁,缓缓走出了大门,就听见马丁已经大声喝道:“都愣着干什么!没看见老子被人用刀横在脖子上吗!快给我退下!!”

这群士兵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眼看自己的头儿被人“控制”了,顿时士兵们面面相觑,在马丁的连续催促之下,队伍终于开始往后退了。

就算有人还在犹豫,就听见马丁立刻就板着脸一通骂过来:“XX你个混蛋,我让你退你居然敢不退!你是不是希望老子被人砍死了,你正好顶了老子的位置趁机上位啊!妈的老子平rì里对你们这帮崽子不薄吧!!”

这种话丢出来,哪里还有人敢迟疑,立刻这些士兵就飞快的退了下去,甚至退得老远,把古乐他们都让到了陈道临等人正前方。

眼看那些守备军骑兵退开,而马丁还在扮演着被劫持的戏码,古乐站在那儿,居然也并不气恼,脸上反而挂着好笑的表情,淡淡道:“这位马丁阁下倒真的很讲义气啊。暴风军出来的人,都是这么死心眼么?”

马丁故意装作没听见,只是对着自己的部下连喊带骂:“再退远点!再退远点!!都听我的话!没我的命令谁都不许出手!妈的!你们当兵吃粮,不过就是个地方守备军,那点军饷,你自己想想够不够你拿命来拼的!反正老子是不想拼命,你们谁要是敢上前,那就是没良心了!都听我的话!快退下退下!!”

说着,马丁才扭头看了一眼古乐:“这位大人!我可不懂你的话什么意思!我是地方守备军,您就算是**来的大人物,可也没道理教我怎么做。要想对我和我的人发号施令,您先拿守备大人的军令来吧!”

那些地方守备军的骑兵就没一个傻子,看到这种情况,哪里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显然是古乐这些来了不凡的老爷们要做大事,而自家的领队大人似乎不想参与——左右谁都是血肉之躯,没有必要的话谁愿意拿刀子去拼命?自家大人都把话放出来了,就算回去问责,也问不到自己这些小兵身上,天塌下来也有马丁去顶。

“守备大人的命令是让我们出来查探消息。可没让我们上阵打仗。”马丁连连摇晃脑袋——动作太大,反而让陈道临赶紧把刀锋缩了缩,生怕真的割伤了他,马丁却依旧大言不惭:“而且古乐大人您看见了,我这可是被俘了身不由己啊!”

身不由己你妹啊!

古乐居然被气笑了:“好吧,马丁,但愿你不要为今天的事情后悔。哼……没了你的人,难道我就不办事了?”

有了马丁的话,那些骑兵已经直接全部退到了大院的一角去——这也是马丁能帮的最大限度了,他总不能直接下令让这些骑兵出手和古乐等人火拼。就算他是这些骑兵的领队,平rì里颇有威望,但再有威望,别人也不会平白无故的就陪着你干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偷jiān耍滑看风景可以,可要是出手倒戈一击,那就真的是死罪了。

陈道临已经哈哈一笑,却反手将马丁一推,推到了自己的身后,交给了巴罗莎和狼人查克——巴罗莎小妞毕竟是蠢萌,居然还赶紧伸手去搀扶马丁,马丁连连苦笑,看着这个小妞:老子总不能自己拿刀子横在自己脖子上吧!

古乐已经不去看这个马丁了,在他看来,这个家伙不过是个小小的骑兵军官,事后自己回地方守备军营里,一纸文书就能让他被罢免,此刻也不用着急教训这个家伙。

至于那五十名骑兵——五十个普通的士兵战斗力,古乐倒也真的不太在乎!自己身边带来的这些人,若是还收拾不下这个达令陈的话,那么就算再加上五十个普通士兵,也没什么意义。

“古乐?”

蒙托亚已经自动站在了陈道临的身前,他将手里的短矛往身前地上用力一顿,就听见嗡的一声,脚下的一块青石板顿时粉碎!

古乐看在眼里,脸sè这才微微一凛,这才重新正视了眼前这个身材如铁塔般的魁梧汉子!方才蒙托亚手里短矛瞬间一闪而逝的光芒并没有逃过古乐的眼睛,他的眼神有些古怪:“神圣斗气?”

蒙托亚哼了一声,并没有说话。

二楼的一个房间阳台后,阿德已经找好了位置,将手里的弓弩对准了下面院子里,就瞄准在了古乐的身上。

此刻还没听见陈道临动手的信号,阿德虽然心中满是焦躁,却也只能引而不发,听见了下面古乐的问话,他心中着急:别回答他啊!直接动手就是了!

可没想到陈道临一听古乐的话,却立刻就故意大声道:“啊哈!你眼光不错!告诉你,我身边的这个同伴可是大有来头!蒙托亚这名字你听说过吧!光明神殿神圣骑士团里的首席骑士!”

说着,这个家伙居然更加无耻的一回头,抬手就朝着躲在天台上的阿德的位置一指:“看见没?哪里还有!那个家伙来历也不凡哦!他叫阿德,是光明神殿里年轻一代最出sè的牧师!哦对了,他还是教宗海因克斯陛下的弟子哦!”

阿德差点气得没晕过去!

(你疯了吗!有这种开战前先卖对手的魂淡嘛?!)

而陈道临的下一句话则差点让阿德真的从天台上掉下来!只听他已经故意用充满威胁的语气大声道:“古乐!听明白了吧?怕了吧!我可告诉你!这两人都是光明神殿里大有身份的人!你想啊,教宗能让这两位跟在我身边……哼哼哼!你若是敢伤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就算是得罪光明神殿哦!希洛刚刚上位,若是就和神殿撕破了脸……古乐,这个责任,你承担得起吗!”

阿德在上面听着,心中滴血:我也承担不起啊魂淡!!

……

蒙托亚冷冷的瞪了陈道临一眼,脸sè也有些恼火。陈道临却丝毫不在乎,只是冷笑看着古乐,一脸无耻的样子。

果然,古乐的神sè有了几分动摇,皱眉瞧了瞧蒙托亚,又抬起头来看看了二楼天台上的阿德——阿德原本躲藏在那儿,现在一下被下面这么多人盯着,是站也不是走也不是。

原本打算在上面放冷箭的,现在却被自己对手主动暴露了出来,阿德心中连咒骂陈道临的力气都没有了,用力跺了跺脚,狠狠的回头钻进了房间里去。

“说那么多做什么!”蒙托亚提枪在手,看着古乐,冷冷道:“要想抓他,先迈过我的尸体。”

“神殿……真的要参与这种事情?”古乐的脸sè真的变得很难看。

他是希洛的心腹,自然知道希洛现在刚刚当了皇帝,这个时候,绝不是和神殿发生冲突的时候。可恨……这个达令陈却怎么居然和神殿搅和在了一起?!

“废话不用说了!”蒙托亚咬牙恨恨的回了一句:“不是我杀你,就是你杀我!”

说到最后一个字,蒙托亚的气势已经陡然爆发了出来!

毕竟是神圣骑士,偷袭的举动还是做不出来的,蒙托亚将短矛高高举起,大吼一声!rǔ白sè的神圣斗气勃发而出,遍布全身!

手里的短矛顿时就化作了一条白sè的光芒,朝着古乐飞shè过去!

古乐眼睛里jīng光大作!他不退,反而拧身往前迈步!

就看见他的身子仿佛如同风中的叶子一般,仿佛全身没有二两重,在蒙托亚这石破天惊的一枪带起了狂暴劲风之下,他仿佛轻轻飘飘,就身子从短矛旁滑了过去!

他手里的长剑已经飞快的举起刺出!

叮叮叮叮!

一连串清脆密集的声音!就看见两人的身形飞速分开!而蒙托亚手里的短矛之上,已经留下了十多个白sè的印记!

古乐立在那儿,仿佛依旧是那副风度翩翩的样子,只是那一双眼睛里已经流露出了浓浓的煞气来。

蒙托亚站在那儿,忽然猛的深吸了口气,全身那rǔ白sè的神圣斗气忽然之间就褪去了那圣洁的白sè光芒,而是刹那之间就化作一片狂暴的红sè!!

这红sè的斗气极其诡异,随着蒙托亚一声怒吼,短矛已经化作一片漫天枪影散开!古乐的脸上这才真的变了几分颜sè!

蒙托亚那魁梧高大的身形却变得迅猛之极!他已经扑了上去,漫天枪影在这一片红sè的狂暴斗气之中,已经将古乐直接笼罩在了其中!

他的一招一式,大开大磕,威猛凌厉之极!看上去充满了一种残暴凶狠的味道!和神圣骑士修炼的传统枪术完全不同!

但陈道临却已经一眼就看出了!此刻蒙托亚施展出来的这一套武技,整个人仿佛都化身为疯魔一般,刚猛无匹!就如同回到了当初在**大街上,当街行刺皇帝,一柄长矛就杀得红羽骑御林军溃不能挡的那个猛将!

果然!蒙托亚的斗气光芒之下,古乐立刻就显得黯然失sè,他的身形努力的在枪影之中穿梭,用尽了全部的本事来回躲闪,只是偶尔实在躲闪不开了,才将手里的那柄剑偶尔举起格挡一下!

就听见两人乒乒乓乓斗在一起,斗气碰撞之下,火星四shè!而蒙托亚的气势如狂cháo一般,一波一波疯狂的拍打!古乐就如同在浪cháo之中的一条小船,随时都会被颠覆!蒙托亚越战越勇,气势如虹,他连连大吼,红sè的狂暴斗气,仿佛又增长了三分!

而在满目一片红光之下,古乐那点银白的斗气几乎都要被彻底压制掩盖住了!

蒙托亚连连呼喝酣战,而古乐却始终默不作声,看似只能勉力抵挡!

开始的时候,陈道临还心中有些兴奋,可却忽然看见身边的巴罗莎的脸sè越来越不好看,而古乐带来的那些同伴,一个个脸上却无动于衷,还有人脸上居然露出了几分得意的表情……

陈道临就算对武技不太了解,也知道事情恐怕不妙了。

他已经悄悄的将手缩在了袖子里,龙牙剑就在手里!

他的眼睛死死盯着在院子里战成一团的两个人,悄悄的将自己的jīng神力释放出去……就在陈道临正思索要用一个什么法术来yīn古乐一下的时候。

“达令法师。”

古乐带来的那群人里,一个被保护在其中的魔法师忽然开口了。

这个家伙相貌很普通,但是陈道临却从对方的身上嗅到了危险的味道——这家伙居然主动撩开了披风,露出了挂在胸口的一枚中阶法师的徽章!

“两位武者拼斗,您就不必插手了。”这个法师的声音带着几分讽刺:“否则的话,我们一起出手,只怕吃亏的还是您自己。”

说着,他忽然微微一笑,对陈道临头来一束如电一般的眼神!

瞬间,陈道临就感觉到自己脑子里一痛!他释放出去的jīng神力触角,就如同被火飞快的烧了一下!这种感觉,就如同是有人用针在你皮肤上快速刺了一下一样。

陈道临顿时心中一凛!

看来对方也是一个运用jīng神力极为出sè的家伙!

就在这时候,交战的两人忽然出现了新的变化!

蒙托亚那连续暴风骤雨般的攻势,却始终没有真的能奈何得了古乐!虽然将院子里那个喷水池和雕塑打得石屑纷飞破碎支离,但是蒙托亚却感觉到眼前这个对手,却始终犹如一条滑腻腻的鱼一样,自己的斗气再如何猛烈,却总是无法正面的击中对方!他似乎对斗气的运行极为了解,总是能顺着自己发力的方向,将自己的力道无形之中就卸掉大半!

自己拼了半天,已经将吃nǎi了劲都使了出来,可却连对方一片衣角都没有摸中!而这个古乐,虽然偶尔和自己武器碰撞在一起,但是蒙托亚却总感觉到对方的斗气里并没有和自己真正的对抗,而是隐隐的有一股牵缠的力量,将自己的发力引得一偏!

这么大了一场,就如同自己所有的力气都打在了棉花里,软绵绵的不着力一样!让蒙托亚气闷无比,憋得几乎都要吐血了!

而古乐看似面sè平静,仿佛表情也没有什么改变,只是终于,就在蒙托亚的又一串攻势落空之后,古乐却忽然猛然往后退了几乎,他的眼睛里陡然shè出两道jīng芒!

随后他忽然一改之前避实就虚的战法,拧身正面迎接了上去!就看见他手里的长剑忽然就对着蒙托亚狠狠的脱手甩了出来!

一道jīng光到了面前,蒙托亚眼睛陡然圆睁,手里短矛一挡,铿的一声,只觉得对方这一剑,力道极大!蒙托亚仓促之间只来得及将剑磕歪!

而却看见古乐的身形已经入鬼魅一般的闪到了面前!他已经飞身追上了那柄剑,抬手就重新握住了剑柄,剑锋一转,直扫蒙托亚的胸口!

蒙托亚是长兵器,只得再次退后,举枪格挡。这一次古乐却仿佛得势不让人了!他的长剑连连进击!一瞬间的功夫,就已经飞快的在蒙托亚的短矛上连续击了三下!

陈道临发现,蒙托亚连退了三步!每多退一步,蒙托亚脸上的颜sè就越发的涨红!就如同喝醉了酒一样!

到了最后一步,就听见咔咔几声,蒙托亚脚下的青石板都已经被他踩碎!

而古乐却已经又迈步拧身逼了上来!

剑光闪烁一片,这个古乐仿佛忽然就爆发了!银sè的斗气瞬间在一片红sè的斗气光芒之中来回穿梭了几下!虽然每次都只是一闪而逝,但却惊人的亮眼!

陈道临听见蒙托亚连续闷哼了几声,高大的身躯再次退后,却仿佛有几分摇摇yù坠的姿态!

铿!

又一次剑枪碰撞之后,古乐带着一声长笑,飞身退了开去,落地之后,抱剑在手,笑吟吟的看着对方。

而此刻,蒙托亚连退了几步,站稳脚步之后,却脸sè更红了!他发现自己已经直接退到了台阶上!退回了自己方才出手之前所站的位置!

“神圣斗气原本修炼好了,威力无穷。”古乐看着蒙托亚,脸上不无惋惜的表情,淡淡道:“可惜了,蒙托亚阁下,您的武技天赋极为出sè,却为何舍弃了神圣斗气,另外修炼了这一套红sè的斗气?这一套虽然威猛狂暴,但是却远不如神圣斗气中正平和。看似威猛,却失之恒久,若是遇到比你弱的对手,这种以力压人的打法,倒是能很快就摧枯拉朽的将敌人摧垮。可若是遇到和你同级别的对手或者高于你的对手,这种威猛的打法的弊病弱点就全部暴露出来了!威猛过头,就失了章法啊。”

蒙托亚面sè涨红,哼了一声似乎还想说两句话,可就在他身子一动的时候,他身上的衣衫外袍,忽然发出了嗤嗤几声!他的双肩,腋下,腰部,肋部……几个地方,衣衫忽然同时出现了几道裂痕!

那裂痕的地方,切口整齐,一看就是利器所为!

蒙托亚和陈道临同时盯住了古乐手里的长剑,一时间,蒙托亚还没说话,陈道临却感觉到一股寒气冒上了心头!

蒙托亚眯起了眼睛来,他默不作声,忽然就用力扯下了自己身上的两条布条来,飞快的将自己的双手缠绕了一圈,将自己的手和短矛枪柄缠绕在了一起!

神圣骑士不愧是神圣骑士,百战jīng锐!在这等挫败之下,他依然心如钢铁,冷冷道:“古乐,说什么大话!就算你实力比我强又如何?我蒙托亚从来没认为自己是天下无敌。你方才这番话,不就是想打击我的信心么?哼……不如你就不如你,身为武者,一辈子谁没打输过?输了也不可耻!可纵然是不如你,该拼还要继续拼!我说过了,要想抓达令陈,先迈过我的尸体。试图用言辞来摧垮对手的信心,身为武者沉浸这种小伎俩,我看你也就不过如此了!”(未完待续。)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