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仇人见面】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4-06    作者:跳舞

男爵的宅邸之外,骑兵拥堵在大门口,却依然保持着警戒的姿态。.蒙托亚只看了一眼,就低声提醒陈道临,这种队形,显然对方做好了随时冲杀的准备。

皮埃尔男爵的脸色有些复杂,他看见了骑兵队伍的最前面,一匹黑色的马上,坐着的那个人。

陈道临也注意到这个人了,标准的魔法师长袍,高高的斗篷帽——其实陈道临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罗兰帝国的魔法师都喜欢把斗篷帽的帽檐拉得这么低,永远将自己的脸遮挡住——难道是因为长得太丑?

男爵府里仅剩的两三个护卫似乎还试图恪守自己的职责,但是看着那个魔法师,就很快退了开。

府邸的院门被打开,骑兵很快就涌进了院子里来。

从他们的制式装备的样式可以看出,这些骑兵应该是地方守备军。罗兰帝国虽然承平百年,但是这个地方距离**还不算太远,所以地方守备军的军备还并未曾松懈,这些骑兵看看上去也颇为训练有素,至少再冲进院子里之后,进退有据,而且很快就分出了人手,沿着大宅的两侧迂回包抄了下去。

可以预料的,陈道临等人的马匹和马车停在院子后,想来就是这些骑兵的目标。

大部分骑兵都没有下马,坐在马上也没有放下手里的马刀,而是虎视眈眈的保持着战斗姿态。

陈道临看了一眼男爵,皮埃尔的脸色很不好看,低声道:“这个……想来,大概是我的弟弟得知了别院的事情,担心我的安危,才会带了军队来……”

陈道临倒是大度,摆了摆手,宽慰的笑道:“没关系的,男爵大人,我完全可以理解,而且,我想这些骑兵应该也是冲着我来的。”

皮埃尔咬了咬牙,似乎做了一番权衡之后,决然道:“不管如何,在别院里您算是救了我一家三口,若不然的话,那些匪徒佣兵只怕就要拿我们开刀了,所以……”

“您大可不必这么说,原本那些人就是冲着我来的,所以准确的说是我给您带来了麻烦。”

“不管如何,您来到我的家里,就是我的客人!看着客人有麻烦而置身事外,这可不是一个贵族的风范!”皮埃尔男爵表现的很坚决。

“达令先生……”阿德站在陈道临身后,低声道:“这些骑兵肯定已经包抄到宅子后面了,我们可以趁现在他们还立足未稳,直接冲出去,夺下几匹马,只要冲出大院,想来还有机会……”

陈道临回头,瞟了阿德一眼,幽幽叹了口气:“院子外是一片旷野平原,在平原上和一群帝国专业的骑兵比赛马?”

阿德脸一红,又有些不甘心,低声道:“那么……我们就依据这座宅子固守!有蒙托亚大人做中坚,我们可以守住大门!这宅子建造的很坚固,都是用青石建造的,想来当初建造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了军事用途!!”

“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固守死地?”陈道临横了阿德一眼:“对方不用进攻,直接把水源断了,不出两天我们就得乖乖滚出去跪舔了。我真的有点怀疑你在教会受到的是什么教育了。”

眼看阿德似乎还想说什么,陈道临忍不住叹了口气:“我说,你一个牧师,就别成天想着打打杀杀了,好好的练你的光明治疗术,做一个优秀的奶妈才是有前途的职业。”说到这里,他一歪脑袋,对蒙托亚示意了一下:“你呢?蒙托亚?打打杀杀的战阵,你才是专家,你怎么看?”

蒙托亚神色冷漠,皱眉看了看陈道临,才摇头:“达令,你已经有了主意,又何必问我?”

犹豫了一下,蒙托亚看了一眼面色委屈的阿德,不由得叹了口气,低声对陈道临说道:“那个……阿德他毕竟年轻,您若是觉得他考虑事情不周详,可以慢慢教导,也不用,也不用这么……这么……”

陈道临嘿嘿一笑,拍了拍阿德的肩膀,柔声道:“好了,阿德,你乖乖的去墙角画圈圈玩吧。”

说完,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就离开了窗户,大步朝着大厅门口走去。

男爵的脸色有些发白,却依然咬牙跟在了后面,赶上几步来到陈道临的身后,他苦笑了一声,低声道:“那个……达令法师,一会儿您……不会把我这祖宅也烧了吧?”

陈道临哈哈一笑,看了男爵一眼:“放心,打不起来。”

……

阿德面色涨红,站在窗口死死的盯着外面,他已经紧张的将自己的长弓取了下来,还摸出了一支利箭搭在弓弦上,不满的看了一眼蒙托亚:“大人……您,为什么对这个达令如此唯唯诺诺!我看这个家伙很靠不住!他明明是被皇帝通缉的!现在咱们都被官军堵在这里了,可……可怎么办?况且,你我的身份特殊,我们可是教会中人!若是真的和官军公然厮杀,牵扯连累到教会该怎么办?如今时局特殊,正经历一场大变故,神殿可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和官方起了正面冲突啊!你我若是在这里出了什么事情,那就是神殿的罪人!”

蒙托亚叹了口气,有些失望的看了一眼阿德,皱眉道:“好了,你就少说两句吧。”

阿德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心中虽然不满,也只好不再说话,只是紧张的盯着窗户外面,自己却悄悄的寻找着一会儿万一打起来,自己放箭的最好的角度和位置。

大厅之外,陈道临和皮埃尔男爵已经站在了台阶之上,那面前一队骑兵手里明晃晃的马刀,在陈道临的眼中就仿佛是透明的一样,他只是笑吟吟的看着那个领队的军官。

凭直觉,陈道临就注意到,这个军官的眼神有些不寻常。

这家伙相貌似乎很彪悍,络腮胡须也很威猛,可是目光却闪烁不停。和陈道临的眼神接触了几次,这个军官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来。

男爵已经抢先开口了,他似乎是认得这个带队的军官,脸上强堆出了笑容,就走上两步,大声笑道:“马丁阁下,好久不见,今天却怎么带着这么多人来到我的家里?”

这个军官在马上随手扶住头盔压了压,行了一个礼,就笑道:“男爵大人,我们接到了报警,有一伙贼人来到了附近镇子,而且我们又接到了镇子里的人的报讯,说在您的别院里发生了一件让人遗憾的抢劫案件,可是等我的人赶到别院的时候,您的别院已经被烧毁,我们只找到了一些无名的尸体,恰好您的弟弟奎因法师在守备军营做客,他跟着我们一路,又担心您的安危,这不……”

那个法师已经缓缓的跳下了马,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台阶下,仔细的盯着男爵看了好几眼:“哥哥?你一切安好?”

男爵强作镇定,点了点头:“一切安好!”

他犹豫了一下,补充道:“昨晚在别院里的确有一伙儿匪徒冲进来抢劫,不过幸好有一个朋友在这里,出手料理了那些匪徒,所以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我想这件事情也就不必劳动地方守备军出动啦,至于那些死去的匪徒的尸体,或者掩埋,或者请马丁大人带回去仔细甄别,说不定其中有什么逃犯之类的,正好可以领取悬赏。啊是了,马丁大人,我可以给你出具一份书面证明。”

奎因站在男爵面前,他却默默的摘下了自己的帽子。

陈道临注意到,这个摘下了帽子的魔法师,从外表看来,远比自己想象得要年轻一些,看上去最多也就三十多岁,皮肤苍白,容貌倒是和男爵有几分相像,只是头发却已经灰白,尤其是那一双眼睛,眼珠白多黑少,看上去就有些诡异。

这双眼睛却已经紧紧的盯住了自己,陈道临心中一动,就听见这个奎因用嘶哑的声音冷冷道:“我认得你。”

“哦?”陈道临笑了。

“嗯。”奎因郑重的点了点头,眼神冰冷:“我在**远远的看到过你一次。你大概不知道,你在魔法学院开设那个新课程的时候,我曾经去旁听过,只是人很多,你大概不会注意到我罢了。”

听到院子外面的这两句对话,躲在大厅里的阿德已经心跳加快了,他已经悄悄的拉开了弓弦,箭头正对准了那个奎因!

(完了完了,这是被认出来了!妈的,看来一会儿就要开打了!)

“哦,是吗?这倒也不奇怪啊。”陈道临居然大大咧咧的点了点头:“那段时间很多人跑去旁听,台下坐的人太多,我也不可能每个都认得。”

说着,他居然主动的走下了几步,就这么毫无戒备的迈步下了台阶,居然走到了那个叫马丁的骑兵军官的面前,自己的身体已经暴露在了马刀的攻击范围之内,陈道临就这么摊开双手,抬头看着那个马丁,笑道:“这位先生,那些别院里的人都是我杀的,和男爵无关。不过……昨晚的宴会里所有的宾客都可以作证,那些家伙是闯进来试图抢劫的匪徒,而且他们手持利器,还劫持了许多宾客作为人质。按照帝国法令,武装擅闯一位贵族的家中抢劫,身为主人,是有权力用任何手段来反抗的,包括杀死闯入的人,这是帝国法律赋予贵族的权力,我说的不错吧?”

马丁颔首:“您说的不错,帝国法律的确是这么写的,所以……那些人的死,我们并没有追究的意思。”

陈道临笑了,他居然笑的十分友善:“你看,我也是男爵大人的朋友,刚刚陪着男爵大人回到家里来,你们就赶到这里了,我对地方守备军如此快的反应,深表欣慰!像您这么恪守职责的军人,实在是帝**队的楷模——呃,我看您一路奔波,这个时间应该也没有吃早餐吧?既然大家都来到了这里,我想以皮埃尔男爵大人的好客之名,应该是不会吝啬于招待光临的客人的。”

说着,他回头看了看皮埃尔男爵:“我说,男爵大人,这个时候,身为一位有风度的贵族,是不是应该邀请马丁先生这么一位帝国忠勇的军官进去饱餐一顿呢?”

他回过头的时候,仿佛毫无自知的将自己的后脑勺暴露给了马丁,尤其是人的后脑下那一截**的脖子——这可是马刀砍下去最最致命的要害了。

这一瞬间,就连马丁自己都有些恍惚了,他下意识的摸紧了手里的马刀,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手里的刀却没有敢真的挥出来。

皮埃尔男爵已经用力咳嗽了一声,赶紧就道:“您……您说的没错!马丁阁下,就请您下马,到我的家里来休息一下吧。这么一大早赶路,可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我这里有上好的蜂**,还有一些不错的点心。”

……

“咦?这个达令到底想干什么?是打算用这种法子把这个军官骗进房子里来然后关门打狗瓮中捉鳖嘛?”阿德有些茫然了,咬了咬嘴唇:“可是……可是这个军官没这么傻吧!!贸然就跑进不怀好意的对方的家里去?这一招也太过明显啦!傻瓜才会上当吧!”

可就在阿德还没说完,那个马丁忽然笑了,他居然就直接松开了手里的马刀,翻身利落了跳下马来,用力跺了跺脚,伸了一个懒腰,大声笑道:“也好!那就感谢男爵大人的款待了!我们赶了一夜的路,人困马乏,正好在您这里休整一下。”

说着,他居然就直接下了命令,全体骑兵下了马来,随后把指挥权交给了自己的一个副手,让人带着大伙儿牵马到院子的侧面马棚去饮水补充养料休息,自己就这么大大咧咧的一个人迈步走上了台阶,毫无顾忌的往大厅里走了进去。

阿德已经看得呆住了,就在这马丁走进大厅的一瞬间,阿德手里的弓箭还下意识的指着对方,幸好身边的蒙托亚反应快,一把将他手里的弓箭拍了下去,收在了身后。

马丁似乎故意没有看见大厅里的阿德和蒙托亚,眼睛四处大量了一番,才笑道:“男爵大人的府邸,我可是有曰子没有来过了,上一次造访,还是跟着守备统领大人一起前来。”

男爵和陈道临也走了进来,身后跟着那个奎因,这个奎因神色冷漠,只是眼神盯着陈道临的背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很快就有仆人上来,就在大厅里摆了桌椅,然后将一些食物和水端了过来。

马丁看了男爵一眼,似乎有些微微的歉意:“抱歉,我是奉命带军出营,不能卸甲,还请男爵大人不要见怪了。”

说完,他居然就直接将自己的佩刀摘了下来,横放在了桌上,就随意拿起了仆人送来的毛巾擦了把脸,洗了洗手。

陈道临笑**的在这个马丁对面坐了下来,然后居然还对着阿德和蒙托亚招了招手,把两人招呼到了自己的身边。

马丁随意喝了两口水,抬起眼睛看了一眼陈道临,忽然就道:“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阁下应该就是那位从**而来的达令陈法师吧?”

一听这话,阿德已经立刻紧张起来,手已经缩进了袖子里,紧紧握住了一柄匕首,眼睛则死死的盯着桌上马丁的那把军刀。

(别承认别承认!千万别承认啊!)

陈道临哈哈一笑,一把抓起一块点心,用力咬了一口,笑道:“您说的一点不错,我就是达令陈。嗯……新皇希洛陛下听说出了很重的赏格要捉拿我呢。”

(居然,居然就这么随随便便就承认了?!)

阿德眼睛一黑,心中只想着这下完蛋了!外面可还有一大群全副武装的骑兵啊!!

厮杀起来,不管是自己一方杀死了官军,还是自己一方被官军杀了,对教会来说都是一件巨大的麻烦啊……

“哦?果然就是阁下啊。”马丁居然哈哈一笑,看了看陈道临,然后放下了手里的水杯,感慨的叹了口气:“我原本还有些怀疑,果然是您——不过想来也没错,如果不是您这样大名鼎鼎的人物的话,谁还能那么轻易的将二十多个武装佣兵轻易扑灭呢。达令法师的本事,实在是叫人佩服啊!”

(咦?这是什么反应?喂!你身为帝**官,难道这个时候不应该立刻跳起来拔刀相向,大呼为国效力擒拿逆贼这样慷慨激昂的口号才对嘛!!??)

“不过是一群小丑罢了,其中一个首领和我在**的时候有些旧曰恩怨,正好遇上,就顺手处理了。只是却连累了男爵大人,损失了一座别院,不过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做出赔偿的,绝不会让男爵大人蒙受损失。”

马丁听了,神色越发的感慨,语气也变得十分真诚:“果然不愧是大名鼎鼎的天才魔法师,阁下如此慷慨,实在是让我钦佩!达令法师,若不是军务在身不能饮酒,我一定要好好的敬您一杯的——虽然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军官。”

(歪!你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嘛!你可是帝国的官军啊!是吃军饷扛着荆棘花旗帜的官军啊魂淡!!难道是我出现了幻听?还是我刚才听他们说话的姿势不对?!)阿德快要崩溃了。

一旁的皮埃尔男爵似乎也有些呆滞了,他愣了好一会儿,才张了张嘴巴:“那个……马丁阁下,您来这里,难道不是为了,不是为了达令法师……”

马丁听了,居然和陈道临对视了一眼,两人居然很有默契的同时笑了起来。

随后马丁故意笑看着陈道临:“达令法师?您是怎么想的?就不怕我带着军队来是为了追捕您么?”

陈道临摇头:“马丁先生,你也是聪明人,我想就不用说这种可笑的话了吧。”

(歪!为国效力捉拿逆贼不是军人的职责嘛!怎么就可笑了啊!!)这个时候,阿德忽然很想冲上去狠狠的掐住马丁的脖子质问这个魂淡几句。

可陈道临接下来的几句话,却让阿德彻底无语了。

“其实也没什么复杂的……马丁阁下您带队既然去过了那个别院,想必是看到了那些尸体了。二十多个全副武装的佣兵已经变作了尸体,嗯,他们的首领还是一个中阶武士,我想,您跑到这镇子来,应该是安东尼那个家伙派人去了军营报信的吧?安东尼那个家伙的实力不弱,加上他在内,二十多个佣兵都已经变成了尸体。这个道理就很简单了,我既然有本事把二十多佣兵其中还包括一个中阶实力的武士干掉,那么马丁大人您,也只不过带着五十名骑兵而已。二十多个佣兵加上一个中阶武士都收拾不下我,难道马丁大人这么聪明的人,会觉得带着五十个骑兵就能把我拿下?而且刚才您见我的时候就看见了,我干掉安东尼那些人,自己却连毛都没掉一根。这样的实力对比,我想,除非是脑子坏掉了,才会看到这种情况,还不管不顾的要往前冲来送死吧。”

陈道临故意这么说着,却用眼神深深的凝视着马丁:“马丁大人看上去聪明得很,不像是那种脑子坏掉的人。立功讨好上峰固然是需要的,但是拿命去拼就没必要了,毕竟就算是升官发财,也要有命去享受才对吧。”

阿德:(好吧,你们都是聪明人,我才是脑子坏掉了……)

马丁神色一动,却面色凝重了起来:“达令法师……您就这么有把握?就不怕我马丁万一是那种死脑筋的人么?你就只靠着这样的判断,才对我做出一副毫无防备的架势?此话当真?”

“……当然是假的!”陈道临噗嗤笑了:“这只是一个推断而已,若是只凭这个推断我就敢这么松懈,被人弄死了也是活该。我真正对您放心的,是因为它!”

说着,他伸出手指来,对着马丁胸口皮甲上,靠近心脏位置,别着的一枚造型别致的金属胸针一指!

“非常巧,我恰好认识这个东西。所以,我想马丁先生就算知道了我的身份,想来也不会对我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

马丁这才脸色一变,他的眼神变得严肃了起来,盯着陈道临好久,才吐了口气:“您……认得这枚胸针?”

“认得。”陈道临的神色也出现了几分黯然,他低声道:“我的朋友……卡曼,罗小狗他们,曾经胸前都别过这样的徽章。”

……

一枚看似简单的徽章,质地也只是并不值钱的铜质,如果说成本来看,不会超过几个铜板。但是很显然,这枚简单的徽章,被马丁别在胸前,却擦得锃亮,显然主人平曰里对这枚胸章极为爱惜。

胸章的造型,是一团卷云的暴风漩涡。这枚徽章,陈道临恰好非常熟悉!

这正是曾经在罗兰帝国的主战精锐军团,暴风军团的直属精锐骑兵团服役过的特殊标志!

包括卡曼,罗小狗,甚至是哥特,都曾经是在暴风军团的第一骑兵团服役过!这也是暴风军团之中最精锐的一支骑兵团!这枚徽章,也是骑兵团的重要身份标志!

这个马丁身上佩戴这么一个东西,就表示着,他曾经在暴风军团服役过,而且曾经是最精锐的骑兵团里的成员!!

能进入这支骑兵团的,都是暴风军团的嫡系和精锐,被深深打上了暴风军团的烙印的老人!

陈道临曾经听卡曼和罗小狗在无意之中提起过,凡是佩戴这枚徽章的人,都可以算是骨子里都打上了暴风军团的烙印,无论走到哪里,都算是这支骑兵团的人了!只要佩戴这枚徽章的人,一辈子都会以暴风军团骑兵团的身份为荣!

……

“你是暴风军的那支骑兵团出身的人。”陈道临指着马丁的胸口徽章,淡淡道:“我既然认出了这个东西,知道了你的来历,若是你还要带兵抓捕我,去向希洛那个皇帝请赏的话,那么就不仅仅是我瞎了眼,而是连同哥特,卡曼,罗小狗他们,全部都瞎了眼睛!不管如何,我还是愿意相信他们,相信佩戴这种徽章的人,在知道了**发生的事情,在知道了他们的死讯之后,不会做出抓捕我向希洛请赏求荣的事情!”

叮!

马丁忽然手一颤,他手里的杯子立刻掉在了地上。

这个军官的面色当即就变得十分阴沉,他豁然站了起来,对着陈道临深深的鞠了一躬,沉声道:“达令法师,请原谅我刚才的试探!”

他的眼睛里渐渐流露出了一丝锋芒:“**的事情我知道的并不太完整。但是哥特大人死得凄惨!卡曼大人,罗德里格斯四世死得悲壮!这个消息我却是知道的!我虽然已经从暴风军团退役多年,如今只是困顿在这个小小的地方守备军里混吃等死!但是我马丁也曾经是暴风军的一份子!**的事情,暴风军里的同袍不知道战死了多少!听说那天晚上,皇宫的广场上,都被我暴风军的同僚之血染红!”

陈道临的眼睛也微微有些泛红,低声道:“哥特死的很冤……卡曼和罗小狗死得壮烈!我只能说我这个人太懦弱,没有他们那种舍生取义的胆气。我……逃出**来,只想着能活着,然后……活着,才有机会能为他们讨回一些公道!”

马丁听了这句话之后,长长的出了口气,他用力按着桌子,沉声道:“听见您这句话,我心中也就明白了!达令法师,我的确不是来捉拿您的,事实上……守备军之中得到了通报,知道了您的行踪之后,守备大人已经派遣了三支队伍出来,另外两支已经被我想法子引到其他路上去了。我这连夜奔跑赶来,便是想尽快的找到你,然后……”

“然后什么?”

“然后请你立刻离开这里!”马丁咬了咬牙:“我不是来抓捕您的,但是守备军营之中,却另有人在!那人十分厉害,而且还带着一群精锐的手下,实力非凡!那人十分可怕,我看守备大人对他态度恭敬,而且就连他带来的那些手下,装备精良,一个个都是实力不俗!!在得知了您的消息之后,我们这几队人马只是负责出来追踪打探消息的,我得到的命令是一旦找到了您,就要立刻派人回去通报,然后……”

陈道临心中一动,目光闪动:“你说军营里还有一伙人?那个领头的……什么模样?叫什么名字?”

“一个中年人……样子生得倒是不错,说话也细声细气的,但是眼神却总叫人有些畏惧……他……嗯,我听守备统领称呼他‘古乐大人’。”

啪!!

陈道临忽然一掌用力拍在了桌子上,腾的站了起来,双眼之中,瞬间布满了杀气!!

“古……乐!!”

就在陈道临从牙缝之中艰难的迸出了这个名字的时候……

忽然,就听见外面传来“轰”的一声!

院子里骤然传来了一声巨响!!

蒙托亚反应最快,已经飞快的扑到了窗户边,就看神圣骑士的面色阴沉难看,飞快道:“有人闯进来了!二十多骑!!打破了院门!!”

他话音才落下,就听见了外面忽然响起了一个温和而悦耳的男子声音。

“达令阁下,故人重逢可是一件最最难得的事情,难得在这种穷乡僻壤还能见到您这样的故友,我想以您的为人,想必是不会躲在屋子里不好意思出来见人的吧!”

这个声音传了进来,似乎距离很远,可是却偏偏落在每个人的耳朵里,如此的清晰!

只是这一手本事,就足以叫人心惊了!

陈道临的脸色瞬间变了一变,眼睛已经眯成一线,目中闪动着浓烈的杀机:“哼……古乐!”

说着,他已经快步的走到了蒙托亚的身后,隔着窗户往外看了一眼。

只见那院子里,有二十多骑已经立在了大宅的台阶之下,清一色的黑色战马,马上的人都是清一色的黑色轻铠,脸上有面甲覆盖,为首的一个中年骑士,装束略有不同,一身银色的骑士铠甲,手里提着一柄长剑,铁面收了起来,露出一张英俊**的面容,嘴角挂着一丝温和的笑容,看着宅子的大厅,那温和的笑意,就如同老友重逢一般。

陈道临一看这人,瞬间就感觉到热血涌上了脑门,随即用力深呼吸了几下,才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哼了一声,站在了大厅里,沉吟了一下,才鼓起中气,放声大喝道:“古乐?你这个家伙居然还有脸出来见人么!!哼!你的鼻子倒是灵验得很,追到这里来,动作很快么!看来你这条忠狗,对你的主子希洛倒是真的用心办事!”

这句话的声音,陈道临用精神力送了出去,随后就听见外面传来希洛愉快的笑声:“哈哈哈哈!达令法师,许久不见,你依然是这么喜欢逞口舌便宜!也罢,老友重逢,我也不在乎你的这点难听的言辞。”

“哼,我只是好奇,你倒是追得快!”陈道临说着,对蒙托亚歪了歪脑袋,丢了个眼色。蒙托亚已经会意,飞快的将背在身后的短矛取了下来握在手里,陈道临又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一面半身盾牌来,塞给了神圣骑士。

忽然扭头,看着那个阿德这会儿却仿佛呆住了没反应,陈道临皱眉:“傻了么?刚才还喊打喊杀的,这会儿就不会动了?你不是会用弓箭么?快去二楼找个窗户!哼,脑子不好使,可放冷箭你总会吧!”

阿德这才如梦初醒,赶紧面色紧张的飞快朝着楼梯冲了过去。

就听见外面传来古乐得意的笑声:“哈哈哈!原本想找到你可真不容易!幸好有安东尼那个家伙的手下来报信,我又恰好在这地方的军营里。不过呢?说起来这么快就能追上你,倒是要感谢那个叫马丁的军官了!”

陈道临一听,回头看了一眼马丁,马丁却摇头,沉声道:“我绝没有**你!”

陈道临笑了笑:“我信得过暴风军团出身的汉子!只是……这次的事情恐怕是连累你了。”

果然,就听见外面古乐哈哈大笑道:“那个马丁胸口佩戴着暴风军团的老徽章,别人不认识,我哪里会认不出?呵呵,我就留了神,果然发现他出了军营就故意把另外两路人都引开了!我这才悄悄的一路跟着他后面,远远的吊着……果然!在这里叫我找到了大鱼!”(未完待续。)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