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破落的贵族】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4-05    作者:跳舞

天亮的时候,马车已经绕过了一条大路,翻过一座丘陵,前方出现了一片面积不算太大的农庄。

坐在马车里的陈道临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

车厢里的空间还算宽敞,坐在陈道临对面的男爵一家,面色复杂,尤其是皮埃尔男爵,毕竟年纪大了,一夜未眠的老头子难掩倦意。倒是那位男爵之子波洛米尔睡眼惺忪,一路上已经打了好几个瞌睡,此刻才睁开眼睛,惊恐警惕的看了看周围。

陈道临脸上挂着客气礼貌的笑容,低声道:“看样子应该是快到了,男爵大人。”

皮埃尔男爵点了点头,望着陈道临,老头子的眼神欲言又止,可随后看到了自己的儿子一脸松垮垮的睡意,不由得又露出几分失望来。

队伍的最前面,蒙托亚已经骑马跑出了很远,神圣骑士的马鞍上挂了一柄骑枪,负责在前方警戒和开路。

队伍的末尾,倒霉的阿德则依然担负了断后警戒的任务,这个牧师出身的家伙满脸疲惫——半夜被吵醒,然后从床上被拖起来,搬运行李然后跟随大家一起跑路,这种事情实在是叫人很郁闷。最让阿德无奈的是,蒙托亚大人也似乎没有心情和他解释什么,所以可怜的年轻牧师干脆就任命了。

男爵的情妇和巴罗莎夏夏等女孩子乘坐另外一节车厢。陈道临则拉着男爵父子共乘一辆。

更让男爵惊奇的是,负责赶车的居然是……

一个狼人!!

……

看上去,眼前这一片农庄似乎并不是很景气,土地虽然平整,但是已经是春耕的季节,枯黄的茅草却依然长得老高,道路有些泥泞,一路上只看见有些简陋的农舍,墙体裸露出黄泥。偶尔可以看见农舍之间,又几头瘦巴巴的牛和山羊被圈养在那儿,只是明显营养不足的样子。

陈道临可以判断出,看来这个男爵的产业似乎并没有想象之中的富裕,至少这个农庄就一副萧条的模样。

泥泞的土路让马车有些颠簸,不闻鸡鸣,不闻犬吠。明明是清晨的时候,这农庄却有一种暮气沉沉的感觉。

终于走过一片坡地,可以看见远处有一片稍微大些的宅子。

院墙是用石头堆砌而成的,看上去还算结实,而且也有年头了。青棕色的石料裸露着,并没有粉刷什么墙体。倒是缝隙之间有野草顽强的滋生了出来。墙体并不算高,勉强可以挡住一个成年人。

大门是两片铁栅栏,高大而颇有气势,但也显然长期没有粉刷过,有铁锈剥落,黑黑黄黄的一片,略显破败。

里面的那座宅子倒是规模不小。但显然也是有年头没有修缮了,墙体上的爬山虎恣意生长着,不少地方连窗户都遮挡住,青青红红一片。

宅子的主建筑有两层,院墙里一个天然的大院子,地面修整得还算平整,但是大概为了节约成本,并没有种植什么珍贵的绿植物。甚至连廉价的绿色草坪都没有,裸露出黑色的泥土地面。

宅子的门廊都很高大……看的出来,这位男爵的祖上的确阔过,那粗大的立柱一看就是上等的好石料雕琢而成的,门廊台阶上的地板也都是上好的石板。

值得称道的是,在宅子的门廊正前方,一个喷水池中间。是一个武士的雕塑,身披帝国戎装,手持利剑,姿态英武——这是为了彰显男爵的家族祖先拥有武勋军功。也是为了体现这个家族是以武勋而挣下了这份家业的意思吧。

但是,喷水池是干涸的,里面没有一滴水,边缘的石料已经有些残破。

当马车停下的时候,陈道临拉开了车窗,看了一眼面前这座男爵府的大宅,那房顶和墙壁上都是一片灰蒙蒙,似乎是有很久日子没有清洗过……总而言之,这似乎是一个标准的破落的乡下贵族的老宅。

很显然,这位男爵的日子并没有想象之中过的那么好。

事实上,陈道临知道,这也是罗兰帝国很多地方的小贵族的普遍现状。

还好,虽然家族已经破败,但是规矩却还在。当男爵从马车上跳下来的时候,宅子的门廊里已经有仆人飞快的迎了出来,虽然看上去已经老迈,可做事情却并不迟缓。

陈道临等人下车,有仆人将马车和马匹牵到了宅子的侧面后方去打理。

到了自己的家,这位皮埃尔男爵似乎仿佛恢复了几分底气,腰板也挺得直了一些,他随手将自己脱下的披风丢给了身边的老仆,对陈道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矜持的笑了笑:“阁下,欢迎光临寒舍。”

陈道临微微一笑,拉住了巴罗莎的小手,才跟着男爵一家走进了这座大宅。

从里面看来,这宅子的确很大很宽敞,但是破败的味道却越发的明显了。

偌大的宅子里,却没有几个仆人——大概是养不起那么多人吧。

大厅里的地毯很陈旧,有一股仿佛常年不通风的陈旧味道,窗帘似乎已经洗得掉色了,桌椅等家具的边边角角已经磨得掉了漆。

墙壁上虽然还挂着一些装饰,但是那些油画一看就是粗制滥造,并没有什么名家的手笔——唯一还算是不错的,也只是一些花瓶里插着新鲜采摘来的鲜花,这大概是这位男爵之家能彰显自己贵族身份的为数不多的格调了。

不过以陈道临的眼尖程度,一眼就看出了,这鲜花和自己一路上走来看到了路边常见的那些花卉一样,显然也是不用花钱的。

抬起头来,头顶有一个巨大的铜质的吊灯,但是魔法师的视觉超凡,一眼就看到了上面落下的厚厚灰尘。

大概是察觉到了陈道临四处观望的眼神,男爵的脸上有些泛红,微微一沉吟,才故作镇定笑道:“一路辛苦了,请阁下进去休息吧。请容我去先更衣,然后……”

陈道临淡淡一笑:“男爵大人不用客气。我只需要一个休息室,可以洗个脸,喝口水就好。”

男爵做了一个贵族的礼节,就带着自己的女人离开了,临走的时候似乎打算将波洛米尔留下招呼客人,但是看着自己的儿子一脸茫然惊慌的样子,微微一叹。干脆作罢。

有仆人引陈道临一行人穿过大厅来到了一个休息室。

洗漱的清水很快端了上来,还有一些食用的小点心——也只是普通的面点,无非就是加了一点蜂蜜和奶油,陈道临只吃了一口就放下了。

直到此刻,他才有一种“离开了帝都”的切身感受。

帝都里,那些真生的豪门权贵的奢华生活。似乎这一刻才真正的远离了自己。那些妆容精致的贵妇,精美的器皿,昂贵的佳酿,华丽的摆设,奢华的豪宅,就连仆从都穿戴着南方的真丝袍……

“看来这个男爵的日子过得并不太好。”陈道临轻轻叹息。

蒙托亚进门之后就一直沉默着,大概是陈道临下令让他屠杀重伤的战俘的事情。依然没有让神圣骑士从打击之中缓过神来。

倒是阿德,看了一眼陈道临,就淡淡道:“您觉得很奇怪么?”

“嗯?”陈道临看了一眼这个年轻的牧师。

阿德摇摇头:“事实上,大部分的地方贵族,日子过的并没有普通人想象之中那么好。尤其是像这位皮埃尔男爵,他虽然有爵位,但是却没有官职。一个没有实权的乡下贵族,只能靠着祖上的产业度日。最多自己再做一点生意,又要维持着贵族生活的体面和排场,平日里的拮据是可想而知的。”

顿了顿,阿德低声道:“说不定,这次还因为您的事情,让这位男爵损失了一大笔收入呢。”

“怎么说?”陈道临有些意外。

“很简单……男爵的这个生日宴会,那些来宾赠送的礼物和礼金。”阿德的回答。让陈道临恍然大悟。

且不说别院被自己一把火烧毁了,就足以让这个乡下贵族大伤元气。而举办生日宴会,地方上有头有脸的那些人物赠送的礼物和礼金,应该是男爵家族里早已经计算好的一笔收入——但是大部分礼物。都已经被自己一场大火烧毁了。

离开别院的时候,没有来得及处理那些尸体,院子里摆放的两三张桌子上满满的礼物也都被烧得面目全非,唯一还保存完好的,就只有自己赠送的那一套骑士铠甲了。

不得不说庞贝商会的出品,质量还是相当不错的,骑士铠甲并没有被烧坏,只是蒙上了一层烧黑的颜色,擦拭一下就可以了——铠甲倒是带回来了,但是别的东西,就不用提了。

陈道临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说起来,这个男爵实在是遭受了无妄之灾,若自己没有跑去参加他的宴会,安东尼等人也不会追到这里来了。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个皮埃尔家族的传承应该有四百五十多年。是奥古斯丁王朝建立的时候,这位男爵的祖先,跟随着中兴帝国的奥古斯丁皇帝陛下随军征战,立下了战功,然后博得了这么一个男爵的爵位和这一片领地。不过这几百年来,这个家族的后人似乎并没有出现什么杰出的人物。”阿德想了想,缓缓道:“他们还能维持着这么一个架子没有破家,已经算是很不容易了。”

陈道临这才露出了一丝好奇,盯着阿德:“你居然懂得这些?”

阿德看了陈道临一眼,淡淡道:“教会的学院里,也会学习一些帝国的徽章学——这宅子门口的立柱上有他们家族的族徽,我记得我在徽章学里看到过。”

陈道临叹了口气,赞叹道:“徽章学么,我在魔法学院里无聊的时候也看过,罗兰帝国的徽章学上有记载的家族至少有两千四百多个,现存还在传承没有灭绝的也有九百多个,倒是难为你居然都能记下来。”

他嘴上这么说,心中却凛然:这些教会的神职人员,在对年轻一代的培养之中,都如此注重对帝国贵族阶层的研究,可见教会和帝国贵族手里夺权的野心并没有真的消失!

心中想着,陈道临就故意笑道:“这么说来,这些贵族的日子过的倒也不容易。真不知道罗兰帝国这么多贵族。都是怎么生活的。”

“还能怎么样……”阿德似乎有些不屑:“在帝都,那些有资格在帝都立足,有显赫公职,并且拥有帝都产业的家族有四十多个,其中能算得上是一流豪门的只有一小半。但是混迹在帝都,拥有勋爵以上贵族头衔的人,包括世袭的和终生名誉的贵族。人数超过了三百人!!这些大部分都是没有任何公职,甚至就连领地和祖产都被败光了,顶着一个贵族的头衔在帝都厮混。这些破落的贵族都是来自帝国的各个地方,有些在家乡还有一点微薄的领地祖产,有些则彻底就是一个穷光蛋。这些人要想活下去,就不得不放弃一些自己的体面了。

有些人只能投靠一些豪门。投靠那些真正的大贵族,给人家当跟班,当帮闲,甚至是在一些豪门家的商会产业里谋一个职业,做个管事之类的,还有一些则干脆靠着自己的贵族头衔来给人当中间人或者掮客,其中有真有假。有的靠着自己贵族的头衔还能谋取些路子。帮一些外来帝都办事的小商人跑跑门路,挣些卖脸面的辛苦钱,还有一些……就干脆是坑骗了。

我还听说,在佣兵行会和几个其他行会里,就雇佣了好几个拥有贵族头衔的执事,用来撑门面的。

似这样的贵族很多,大部分都是从地方上跑去帝都混饭吃的。不过自然也有很多贵族,抱着自己的脸面舍不得丢下。不肯放下自己的贵族架子排场,不肯做这种事情。我看这位皮埃尔男爵,大概就是这种类型的。看他日子过的也挺寒酸的,却依然守在这个小地方没有去帝都。”

两人正说着,陈道临忽然脸色一动,对阿德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他已经感觉到了门外远处有脚步传来。

不多会儿。这休息室的房门就被打开,已经换上了一身干净衣衫的老男爵大步走了进来。

男爵似乎已经洗漱过一番了,脸上恢复了几分血色,进门来之后。笑着对陈道临行了礼,然后试探道:“阁下休息的可好?若是还需要什么的话……”

“没有了。”陈道临立刻摇头:“承蒙招待,我们休息的很好。”

男爵点了点头,脸上却闪过一丝复杂的为难之色。

陈道临立刻会意,笑了笑,就继续道:“我有些话正要和男爵大人说,不知道……”

男爵立刻松了口气,赶紧就道:“我这宅子后面还有一个后院,还算清静,如果阁下不嫌弃的话,就请您和我前往一同参观一下吧。”

……

这后院倒是的确清静,却是清静得过分了。

那粗陋的植被显然是没有得到很好的维护,懒懒散散东倒西歪——陈道临是知道的,要雇佣一个专业的园丁,花费可也不少的。

但是纵然如此,一个男爵的日子却寒酸到了这种程度,还是让他有些诧异。

后院里只有陈道临和男爵两个人,撇开了顾虑,陈道临决定干脆直言不讳。

“男爵大人。”他略一沉吟,酝酿了一下言辞之后,就开口道:“对于昨晚的事情,我实在是抱歉得很,给您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不过您放心,您遭受的一切损失,我都会赔偿的。”

男爵的神色却并没有多少舒展,静静的凝视着陈道临,才低声道:“……这个……阁下,您的名字应该,应该并不是艾伦?耶格尔吧……”

陈道临一笑:“抱歉,这只是一个化名,为了掩藏身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而已。我想您应该多少猜测到了一些……我身上背负了一些麻烦,所以……”

男爵的脸色更有些难看。

不过陈道临却笑道:“实话说吧,我的名字叫做达令?陈,我的真实身份呢,是一个魔法师,嗯,我还有几个头衔,宫廷法师,宫廷爵士,宫廷学者……嗯。不过这些宫廷头衔现在应该都被罢免了吧。但是魔法学院的教授的头衔,应该还在。”

男爵的眼睛一亮,随即露出了几分敬畏来:“您……真的是一位魔法师?”

陈道临一摊双手:“在别院的时候,您应该亲眼看见了。”

皮埃尔男爵脸上涨红了,他的呼吸有些急促,深深的喘了几口气之后,才沉声道:“那么……”

“我现在……应该是被通缉了。哦。不过请您放心,这种通缉并不是公开的,而是私下里进行的。因为我的魔法师身份并没有被剥夺,所以按照帝国法律,就算是皇帝陛下也没有权力公然通缉一名魔法师——不过,我的确是得罪了现任的皇帝希洛陛下。所以……”

出乎陈道临预料之外的,这个皮埃尔男爵听到这里,居然脸上反而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意来,大大的松了口气:“不是公开通缉……那就好!”

“哦?”陈道临有些好奇。

“我是帝国男爵。”皮埃尔男爵正色道:“按照帝国法令,身为一名贵族,我有义务维护帝国的法令,若您是一位被国法公开通缉的逃犯。那么我就有义务缉拿您归案了……虽然我并没有这样的能力,但是却不能眼看着您在我面前而无动于衷。”

顿了顿,他笑道:“既然您没有被国法通缉,只是和皇帝的私人恩怨的话……那便好办了。”

“咦?”陈道临越发的好奇了:“就算是私人恩怨,我得罪的可是帝国皇帝啊,难道……男爵大人,您就不担心我会牵连您么?”

皮埃尔男爵,这个老头子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狡猾的笑容来:

“我是帝国贵族。只要我没有触犯国法,皇帝也不能拿我怎么样,最多是被皇帝讨厌,免去我的公职——反正我现在也没有担任公职。至于我的贵族头衔和领地,那是被神圣的帝国法典保护的,纵然是皇帝也没有权力随便剥夺,否则的话就是站在了天下所有的贵族阶层的对立面。我有什么好怕的?”

说到这里。这老头子居然眯起了眼睛:“天高皇帝远……希洛陛下如何,反正也顾及不到这里来,但是您这样一位高贵的法力强大的魔法师,可是活生生站在我的面前——达令陈阁下。在罗兰帝国的国境之内,若是能和一位魔法师交朋友,那可是任何一个贵族都求之不得的啊!”

这老头子居然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倒是让陈道临高看了他几眼。

随后陈道临沉吟了片刻,就笑道:“我不想隐瞒您,其实昨晚我冒昧的跑来参加您的生日宴会,是有一些特殊的原因的。我因为自己的原因不得不离开了帝都,又被皇帝私下里追捕,虽然我并不惧怕这种追捕……但是却让我暂时无法和魔法学院取得联系。而我昨天在镇子上,恰好在无意之中听说了,男爵大人您有一个弟弟,也是魔法师的身份,而且也曾经是魔法学院毕业的一名学员,这就让我产生了一些念头。我前来参加您的宴会,其实是想借机能见到您的那位魔法师弟弟,想看看是否是我认识的人,或者是……看看能否通过您的弟弟,和魔法学院取得一些联系,所以……”

陈道临说到这里,却看见这位男爵大人的脸上居然涨红了,目光闪烁,似乎有些惭愧羞涩的样子。

“这个……达令法师,我想,这件事情里,或许是有些误会了。”皮埃尔男爵的笑容有些苦涩,也有些难堪,支支吾吾道:“的确,我的弟弟奎因,是一名拥有魔法工会注册身份的法师,但是……他却并不是魔法学院毕业的学员。那个……镇子上那样的传说,其实……嗯……”

接下来,皮埃尔男爵的一番话,才让陈道临恍然大悟。

……

这个皮埃尔家族,的确是一个濒临破败边缘的贵族家庭。传承了几百年下来,祖先留下的产业已经坐吃山空,后人又不太懂得经营,家族里连续几代人都没有出现什么杰出的人才。也没有担任什么实权的公职。

到了皮埃尔男爵这一代,要想维持一个男爵之家的体面,已经有些举步维艰了。

可帝国的实权位置哪里是这么容易谋取的?这位皮埃尔男爵年轻的时候也曾经以武勇而著称当地,可问题是……帝国已经承平百年没有什么战争了!

若是这位皮埃尔男爵早出生一百年,或许能赶上初代郁金香公爵的时代,和兽人异族战争的那个时代,这位皮埃尔男爵拥有低阶武士的实力,虽然不太优秀。但加上男爵的头衔,若是投身军旅,说不定也能混个一官半职。

可偏偏帝国这几十年来承平太久,没有什么战争,也就没有出头的机会。

所以这个皮埃尔男爵,就另辟蹊径,想了一个另类的法子。想藉此来振兴家族:他有一个弟弟,名字叫做奎因,从小似乎还有几分聪慧。

既然文武两条路都走不通,那么就干脆试试看魔法之路吧!

所以,皮埃尔男爵很多年前就把自己的那个弟弟送到了帝都去,让他参加了几场魔法天赋的考核。试图让他进入魔法学院成为学员。

然而事实让人很沮丧。

他的弟弟虽然还算聪慧,但魔法天赋却还不够进入魔法学院的选拔。

可男爵却并不死心:他了解到,即便成为不了真正的魔法师,若是能学成一个魔法学徒,也算是一个很有前途的职业!若是有幸将来跟了哪个魔法师当学徒,说不定也是可以富贵一生的。倒时候,若是能靠着这个弟弟。和魔法界的那些高高在上的贵人搭上一点关系的话……

所以,在咬牙做出决断之后,皮埃尔男爵就把家族的兴旺押宝在了自己的弟弟身上。

他的弟弟奎因,的确是进入了魔法学院学习,只不过却不是正式学员,而是……旁听生。

旁听生是魔法学院里的一个特殊的群体。

正式的学员,每一个都是魔法学院的宝贝,都是全部免费在学院里学习的。非但如此,还享受着优越的免费吃住待遇,以及免费的培养,甚至还受到魔法学院的精心照顾和保护。

但是旁听生就不同了,旁听生都是一些有心走魔法之路,但是却天赋不够,而无法成为正式学员。只好花钱来进入学院旁听的年轻学员。这些人只能在魔法学院里旁听课程,却没有和正式学员一样的其他权力和待遇,比如不能进入学院里的一些特殊的魔法实验室,不能阅读一些学院里馆藏的真正的魔法典籍。还有一些特殊的课程,也是不能学到的。

但旁听生都有一个共同之处:学费昂贵!

似陈道临的入门弟子,弗里茨总督的儿子卢修斯,当初就是因为口吃的毛病无法念咒,所以成不了魔法师,但是却又不肯放弃魔法的理想,只好花费了巨资进入了魔法学院,找人弄到了一个旁听生的名额——弗里茨总督那可是帝国重臣,东海总督!家财豪富,自然能承担这样的昂贵学费。

可对于皮埃尔男爵这样的已经快破败的小贵族,旁听生的学费就是一笔沉重的负担了!

为了谋取旁听生的名额,皮埃尔男爵已经几乎花费掉了家族一半的积蓄去走门路,而为了交学费,他更是卖掉了好几件家族祖传的珍宝首饰。

然后才终于把他的弟弟奎因送进了魔法学院之中当了一个旁听生。

而且这几年来,为了维持自己弟弟的魔法之路的求学和研究,家族一直是全力供应,男爵大人殚精竭虑,几乎把所有的财力都投入在了自己的弟弟身上。

所以如今,身为一个堂堂的男爵,日子却过得如此拮据穷酸。

皮埃尔男爵倒也不避讳,昨日他的生日宴会,其实按照他的计划,这个生日宴会,他预计可以收货一笔不小的礼金和礼物,正好可以缓解一下最近自家的财政紧张。

而他的弟弟,在魔法学院里虽然是旁听生,但是对外说起来,也算是“魔法学院学员”了,而且,在远离帝都的这个小镇上,这里的人哪里懂得什么魔法学院里还有正式学员和旁听生的区别?

只是一听“魔法学院学员”这名头,就足以叫人身子一震,纳头便拜了!

而因为一些微妙的虚荣心和面子,男爵一家也没有刻意的说破,故意就含糊的一直维持着这种局面和说法。

这也使得皮埃尔男爵在本地这个小地方,身份超然,被地方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尊敬,不敢得罪。

但是,当此刻,面前站着一位魔法学院的正牌教授,皮埃尔男爵自然就不敢再吹这种牛皮了。

“……原来如此。”陈道临皱眉,心中有些失望:“那么……您的弟弟,原来只是一位旁听学员了,那么他现在应该是一位魔法学徒了?”

以陈道临对魔法学院的了解,学院的选拔是十分合理和严格的,既然当初选拔被落下了,那么想来这个男爵的弟弟应该是真的没有足够的魔法天赋,大概也成不了魔法师,现在多半还只是一个魔法学徒吧。

男爵却精神一振,脸上露出了几分骄傲来:“我的弟弟奎因,在魔法学院里旁听了五年之后,离开了学院,不过后来,他又有了一番其他的奇遇,也算是女神护佑,他居然成为了一名真正的魔法师!就在去年,他已经通过了魔法工会的魔法师考核了!如今他已经是一名真正的魔法师,我皮埃尔家族,也出现了一位法师大人了,哈哈哈哈!”

陈道临心中一动:已经被魔法学院的选拔刷下,最后却自己成为了魔法师……这事情就有些蹊跷了,难道……

就在他心中已经猜到了什么的时候……

院子外,男爵的儿子波洛米尔忽然大步跑了进来,这位男爵之子一脸的慌张:“父亲!!不好了!!有一队地方守备骑兵跑来,围住了宅子还挡住了大门!说是,说是……”

陈道临微微一笑,神色却不变,淡淡道:“波洛米尔,不用避讳,这些人应该是来找我的吧?”

波洛米尔神色古怪,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那个……这些人……和他们一起来的,是奎因叔叔。”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