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不白烧啊!】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3-30    作者:跳舞

(先说一下关于昨天那章,有不少人反应骑马行路速度是不是写的太低了,一天才百多里路,马哪有这么慢。

我列几条数据吧:

拿破仑时代,第一次多瑙河战役,法军骑兵行军的速度是每天25英里,大约40公里,也就是80里。

三国,魏书记载,夏侯渊以行军快而著称,记载他的行军速度是三rì六百,六rì一千。而且这是汉代的“里”,汉里只有415米,换算成现在的度量,也就是每天一百多里路而已。

还有汉武时期,霍去病,最jīng锐的骑兵千里奔袭,一千里,用了六天时间!平均每天一百五十里左右而已。这可是霍去病啊,几千年才一个的冠军侯啊!

所以,骑马的速度,真的没有大家想象之中那么惊人。

以上这些数据,都是有据可查的。)

`

第三百四十七章【不白烧啊!】

“有杀气!”

就在陈道临笑容可掬的调侃那位男爵之子的时候,蒙托亚却忽然就横身过来,拦在了陈道临的身前!

这位神圣骑士满脸jǐng惕,低声喝道:“不对劲,一会儿你小心躲在我身后!”

因为前来参加聚会,身上自然没有把武器拿出来。蒙托亚用的最顺手的短矛也不曾带在身边,此刻不由得眉头紧锁,目光飞快的在身边搜索,寻找着可以充当武器的东西。

神圣骑士最关注的自然是烧烤架上那一根长长的火叉了。

陈道临先是一愣,脸sè也有些变化:“你察觉到什么了?”

“外面有人靠近。”蒙托亚歪了歪脑袋,正要走上去捡那烤肉的火叉,陈道临却已经一把拽住了神圣骑士的袖子,低声道:“拿那个东西做什么……你是我身边的人,可不能这么土鳖啊。”(某土鳖在另外一个位面拿着火叉躺枪)。

蒙托亚一愣,却忽然就觉得手里被陈道临塞进了一件的东西,低头一看,却是一根小小的金属筒状物体,大小尺寸恰好类似某种武器的手柄。

“这是原力之剑。实战版的。”陈道临嘿嘿笑了笑:“你的短矛不适合带在身上,这东西可比短矛锋利多了,而且对斗气的承受能力也远远超过一般的金属。”

在**大名鼎鼎的“原力之剑”,蒙托亚自然也听说过,心中一动,低头看着手里的东西,目光闪动。

陈道临已经闭起了眼睛,jīng神力无声无息的扩张开来,朝着院墙之外散去,片刻之后,他睁开眼睛,脸sè也严肃了起来,眼睛里闪过一丝寒气,冷笑道:“哼,好巧……看来还是一个老熟人呢!”

陈道临飞快的对身边的两个女孩交待了几句。

小jīng灵自然不是弱者,就连夏夏也都是暗藏了一颗巨龙之心,随时可以狂化变成狂暴龙战士的。

虽然前来赴宴,大家自然不会带着武器——否则的话就不叫赴宴而叫砸场子了。

但是陈道临是什么人?手指上带着储物戒指,那就是一个人形版的多啦A梦的存在啊。身为帝国最大的武器制造商庞贝商会的合作伙伴,又是无双坊的大老板,他手里哪里会缺少了武器?

院子里虽然还有些乱哄哄的,但是身经百战的神圣骑士很快就选中了一个最佳的防御角落。

在大厅的台阶下右侧,背靠屋墙。陈道临飞快的又从戒指里取出了几件东西,一柄短小的手弩交给了jīng灵,一把锋利的短剑交给了蒙托亚。

至于达令哥自己,龙牙剑已经捏在了手里,可近战可远攻,实在是杀人越货的不二利器。

果然,就在那位皮埃尔男爵大步走上了台阶,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端着一杯葡萄酿,正要致辞答谢的时候……

就听见院门外传来了几声短促的惨叫,砰砰几声响,那院门很快就被撞开!

两个男爵家的护卫,身上如同血葫芦一样的滚了进来,跌在地上,只有惨叫的份儿,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门外有一群人已经飞快的涌进了院子里,这些人动作极快,而且显然已经有了周密的计划,进门之后,迅速的分作了三股,左右两股人飞快的朝着两边扑去,手里明晃晃的武器,将院子里陷入了呆滞之中的宾客迅速分开,朝着两边压制。

而中间一群人,目标则十分明确,直扑台阶下角落里的陈道临一行人!

冲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材不高却十分粗壮的汉子,满脸络腮胡须,相貌狰狞,手里拿着一柄铁锤,显然是一个力量型的武者,身形如狂风一般砸了进来!

有两个倒霉的宾客正好无意之中拦在了他的面前,这个家伙却根本就不理会,直接就这么硬生生的撞了过来,手里的武器都没有抬,就听见砰砰两声,带着惨叫,两个倒霉的家伙就被撞得直飞了出去!

周围宾客终于出现了混乱,惊呼和尖叫此起彼伏,而那个粗壮的武士已经扑到了陈道临的身前,他的目标正是蒙托亚!

蒙托亚却站在原地,面sè冷酷,眼看着人冲到面前,铁锤举起,还没有砸下来……蒙托亚却忽然身形猛的往前一窜!

高大的身躯骤然之间仿佛就矮下了一截来,神圣骑士团之中苦练出来的高手,哪里是这种野路子的货sè可以比拟的,蒙托亚根本就没有和对方比力气的意思,身形猛的往前一窜,却忽然缩起了身子,然后抬腿就是一脚!

这一脚动作快极,甚至陈道临都没有能看清蒙托亚的动作,只看见自己蒙托亚的人影一晃,已经超出了视网膜捕捉的频率!

然后就听见砰的一声,那个威猛的铁锤汉子,忽然就身子朝着后面滚了出去!

蒙托亚这一脚结结实实的踏在了那个汉子的脸上!陈道临这次终于看清楚了,他甚至看见蒙托亚的这一脚下去,那个汉子手里的铁锤高高举起还没来得及落下,脸部就和蒙托亚的鞋底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原本还很挺直的鼻梁,瞬间就“凹”了下去——估计这位老兄就算是穿越到高丽去也整不好了。

神圣骑士的手里动作更快,原力之剑在他手里瞬间就shè出一截红sè的光柱来,嗤嗤两声,冲在最前面的两个家伙手里的武器就已经被削去了一截,每人又吃了一脚,滚着就弹开了。

蒙托亚却不恋战,干翻了面前三个人之后,却又飞快的退了回来,拦在了陈道临的身前——神圣骑士毕竟是战斗经验丰富,他知道自己的最大任务是保护这位达令老爷的安全,若是达令出了什么闪失,自己就算杀再多的人都无法弥补。

其余冲进来的人似乎被蒙托亚这种勇猛的势头震了一下,可这些人也很是凶悍,略微一愣之后,就又飞快的扑了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却听见一声厉喝:“退下!我来!”

一个高大的身形已经忽然就越众而出,斧光闪动,带着斗气的光芒直接落下!

蒙托亚哼了一声,身形闪过要害,原力之剑的光柱在对方的斧刃上格挡一下,就听见铿的一声,两人都是身子一晃,略微往后退了退。

“咦!”

对方退后一步,脸上露出惊奇的表情,却张开双手,拦住了要往前冲的同伴,大声喝道:“好身手!”

蒙托亚的脸sè有些yīn沉,冷冷盯着对方:“你也不差!”

这个时候,院子里已经至少涌进来了三十多名武士,很快就将院子里的几个要害的位置占据,众多宾客仓皇逃窜,却已经被赶鸭子一般的驱赶到了角落里去。有的走的慢的,就挨了几下,顿时就看见血肉横飞。

只是这些人似乎并没有下狠手,虽然驱赶人群,但是却只伤不杀。

倒是那个皮埃尔男爵,站在台阶上准备致辞,目标最明显,已经很快就被两三个人围住了。

这位男爵倒是人老心不老,似乎还很想展示一下自己的武勇,他先是一脚踹开了一个贴上来的家伙,正要大声呼喝奋战,却忽然看见自己心爱的那个女人被两个匪徒用刀架在了脖子上,这才一愣,老头子就立刻被按在了地上,身上还结结实实的挨了几下拳脚。

幸好这伙人的首领事先有言在先,这位男爵又是贵族,所以这些人下手还算有分寸,没有动武器。

老男爵被按在了地上,口中已经开始大骂:“你们是什么人!袭击贵族是重罪!你们这些混蛋……哎呀我的腰……”

院子里尖叫惊呼声嘈杂,那个首领却已经咬了咬牙,判断出自己恐怕暂时收拾不下陈道临,立刻果断的改变了策略,飞身一脚踹翻了身边的一个烧烤架,眼看火炉翻了过来,火星冲天,他已经厉声断喝!

“都闭嘴!再吵闹的人,就地格杀!!”

在众多匪徒的屠刀之下,这一声威胁倒是比什么都管用,很快院子里就安静了下来。这伙人经验丰富,立刻就将所有的人控制住了,几个看上去年轻强壮的宾客被最先重点照顾,直接干翻在了地上,剩下的那些妇女老弱,则被去敢在了一起。

蒙托亚目光闪动,心中飞快的思索判断着什么,眼睛盯着大门口,正在思索若是自己强行突围,带着达令老爷会有多少胜算……

陈道临却已经轻轻的拉了拉蒙托亚的袖子,蒙托亚回头,却看见陈道临眼神里有一丝嘲弄的笑意,心中立刻就安定了下来——这个家伙的狡诈程度蒙托亚可是深有体会的,此刻他居然如此有把握,那肯定是有什么依仗。

果然,陈道临居然笑了一声,然后缓缓的走上一步,从蒙托亚的身后露出了半个身子来,看着对方的首领,故意大声叹了口气,才开口。

“唉!我说……安东尼,才没几天不见,却没想到你越混越回去了,居然堕落成了抢匪。”

安东尼面sè铁青,狠狠的盯着陈道临,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自从在**惨败给了陈道临,那晚的羞辱让他终生难忘!

那一战不仅仅是让自己丢掉了所有的荣誉,更成为了整个**里的笑谈。

不过,说起来安东尼倒也算是因祸得福。那晚输给了陈道临之后,他当场就离开了皇宫——之后皇宫里的那番政变厮杀,他倒是幸运的没有被卷进去。

当时离开了皇宫的安东尼,幸运的避开了那场血腥的宫廷政变,当夜就回到了自己的住处。随后晚上在**大街上发生了厮杀和兵变,安东尼都很小心的没有出头,一直躲在自己的家里。

等到政变结束之后,整个**已经一片大乱,哪里还有人会顾得上他这么一个失了势的小丑一般的人物?他原本已经暗中投靠了那些“奥古斯丁”已经在政变当rì被杀得干干净净,原来的老东家郁金香家也把他扫地出门,那个可恶的女人费欧娜,连见都懒得见他。若不是他跑得快,只怕还要被郁金香家的那些护卫狠狠的教训一顿。

但是安东尼毕竟也算是一个人物,能从比武大会里脱颖而出,除了郁金香家的暗中**作之外,自身的武技也绝不差。而且他原本就是在佣兵团里一路厮杀出来的狠角sè,既然**呆不下去了,安东尼倒也痛定思痛,干脆就离开了**自己找活路。

他在**风光的时候,身边也收揽了一些闲散的武士,虽然失势之后大部分都散了,但安东尼也还有些积蓄,也总还有一些人愿意跟随他出来混饭吃。

离开了**那个大漩涡,这一个多月来,安东尼又靠着自己出sè的武力和当年混迹佣兵界的名头,强行收复了两个小的佣兵冒险团队,手下的又聚拢了三五十人手,就在这附近的城镇里厮混,想着也接一些佣兵的活儿。

可是当佣兵,无非就是前往南北几个地方猎杀魔兽,或者就是给那些商会当保镖走商路。

可**连续出现大事,动辄就封城戒严,商路也变得萧条了起来,安东尼的这个团伙,最近这些rì子难免就有些手头吃紧。

好在他安东尼的名字在佣兵界还有些分量,**的惨败消息,还没有传到各地去。他自己身手也不弱,加上在**惨败之后,安东尼居然痛定思痛,一改从前的嚣张跋扈的xìng子,居然也变得低调和坚忍起来。

毕竟人从高峰跌落谷底之后,总是会看清一些事情的。安东尼这种人能将武技练到一定的境界,自然心智要比普通人坚强许多,真的沉下心来之后,居然这些rì子又渐渐的站了起来。

别的不说,只看他现在手里使用的武器,已经放弃了在**的时候为了耍帅而用的那种华而不实的长剑,而是扬长避短,选择了战斧作为自己的武器,充分发挥自己的力量型的武技——只这一点可以看出,这人经过了挫折之后,已经比从前长进了许多。

若是按照正常的发展,安东尼能就此扭转xìng子,低调发展的话,等他熬过这段岁月,说不定又能在佣兵界打下自己的一片天地来。

但是可惜……他偏偏又遇到了陈道临。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自己在**的时候何等风光,荣华富贵尽在掌握,却一下被一脚踹出了**,人情凉薄,让自己品尝了一个够!

这一切,岂不都是拜眼前这人所赐?!

……

“达令陈!”安东尼咬牙切齿,那张英俊的脸庞满是怨毒:“死到临头了还在逞口舌!今天既然在这里堵住了你,你就别想再有活路!哼……在**……”

“好了好了。”陈道临故意挖了挖自己的耳朵,大大咧咧笑道:“不就是在**的决斗打赢了你么?你这人果然是心胸狭窄,一点都输不起啊。话说,在**的那场决战,我可有偷jiān耍滑?可有作弊取巧?大家光明正大的拼武技,你打不过我,被我揍得像条狗一样,那也是你自己本事太差劲吧。我最后还大度的饶了你一条命,不然的话,你哪里还有机会今天站在这里和我说话?”

这话大声说出来,安东尼脸上顿时变得一片青白,嘴唇哆嗦了几下,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的确,那天的决战,这个达令陈是光明正大的把自己击败,自己技不如人也是事实……

但安东尼一向心高气傲惯了,到了**之后又一路顺风顺水,那一战失败之后更是输掉了一切,哪里还有这么多道理可讲。

“输不起就是输不起,你这人当真是幼稚加无赖。”陈道临不屑冷笑道:“身为武者,在比武对决之中,自然有赢有输,你难道第一天出来混么?难道你就只能赢不能输?这样的话,那些在比武大会里输给你的人,又上哪里说理去?”

安东尼面sè涨红,正要破口大骂,陈道临却已经一摆手,大声喝道:“好了!今天既然你在这里找到了我,我也明白,要想善罢是不可能的了,我给你个机会就是。不过……这里人多,也施展不开。你若是还是个男人的话,先让你的人把这里的这些宾客都放了……反正我在这里又飞不掉。你把这些人放了,我给你一个报仇的机会就是了。你不就是想报复我么?这里的人和你又无冤无仇的。难道你真的想当贼寇?这里可是帝国的内腹之地,这院子里的人可都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你若是真的杀了人,到最后你也跑不掉。”

安东尼听了这话,倒也心中有些松动。

的确,他只是想向陈道临报复,并不想真的变成贼寇。他在**待过,见过世面,知道再大的佣兵团和匪帮,也绝敌不过正规军,若是自己真的在这里造了杀戮,那这罪名一旦套在头上就真的洗不掉了。

他还想抓了陈道临之后,回**去拿功劳,然后重新在**混呢!

那种人上人,荣华富贵的rì子,一旦品尝过,就再也无法真的彻底忘掉的。

想到这里,安东尼冷笑道:“也好,我这人恩怨分明。这里的宾客都可以走掉……达令陈,你别耍什么手段,若是你敢……哼,我手下人的刀可不认识人!”

陈道临却反而笑了,指着安东尼:“你这人是失心疯了么?我只是好心好意的不想伤害无辜,你却拿这里的人威胁我?你脑子坏掉了?这里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就算你拿他们的命来威胁我,有用么?快快放人,等这里人走干净了,我正好可以好好教训教训你。”

“嘴硬!”虽然陈道临说话难听,但是安东尼却反而心中大定,对身边的人低声交待了几句,很快那些宾客就被驱赶了开来,往院子外去了。

安东尼倒也不怕这些人出去报官——他反正就是为了陈道临来的,抓住了陈道临,他自己也要报官领赏的。反正自己没做什么过格的事情。

这些宾客如蒙大赦,纷纷叫嚷起来,然后飞快的在匪徒的驱赶之下逃离了院子,有些跑的着急的,出门之后甚至连自己的马匹和马车都不要了,撒腿就沿着大路朝着镇子的方向逃窜。

这别院之中,就只剩下了男爵的一家父子三人。

让陈道临意外的是,那位皮埃尔男爵倒是硬起,居然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却反而一把揽住了他的那位“吃面条”的**,站到了陈道临的身边。

“咦?男爵大人,你为什么还不走?”陈道临有些无奈:“这是私人恩怨,您……”

皮埃尔男爵虽然年迈,此刻脸上却颇有一股气概,狠狠的瞪了安东尼一眼,冷冷道:“艾伦?耶格尔先生,我可不管你们的私人恩怨!第一,这里是我的家,这些混蛋闯进了我的家来,要伤害我的客人,若是我跑了,我皮埃尔家的脸面和尊严还要不要了?哼!第二……这些人伤了我的护卫,若是我现在就走了,那么今后我皮埃尔家就成了笑柄!”

咦?是条汉子啊!

陈道临对这位硬气的男爵竖了大拇指,然后笑道:“一会儿您就在我身边不要离开就好,至于其他的……我自然会给您一个交代。”顿了顿,他低声笑道:“其实……很抱歉了,这个艾伦?耶格尔并非是我的真名,现在也没必要隐瞒您啦。”

男爵深深的看了陈道临一眼,闭嘴不言。

眼看着别院之中已经清场,安东尼带来的人居然还将院门重新关了起来。

他狠狠盯着陈道临:“好了!达令,现在看你还有什么本事!哼,你身边这个护卫倒是不错,不过只凭着他,你休想今天活着出去!”

说着,他一招手,那院墙之上的树梢里,飞快的露出了几个身影来,锋利的弓弩对准了院子里。

“你看见了,我在外面还准备了几张强弓!你若是不怕死,就尽管往外冲冲看!”

陈道临仰头长叹,嘟囔道:“这种习惯一边放狠话一边把自己底牌全亮出来的**行为,难道都是反派的通病么……”

说着,他忽然抬起头来,脸上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安东尼,动手之前,我能不能先说几句话?”

“哈!死到临头,你想求饶么!放心,若是你肯投降,我可以留你一条命,拿你去**领赏!”

陈道临摇头,低声嘟囔:“脑残真是病……”

随后他抬起头来:“我只是好奇,你在**的时候,我不用魔法,只用武技,你就已经打不过我了,今天我身边还有一个武技高强的护卫,你凭什么就认定你能收拾得下我?”

说着,他故意顿了顿,仿佛恍然大悟一样,笑道:“我知道啦,你现在身边有了几十个帮手嘛。看你的这些手下,倒也都不像是废物,看上去都还算有两下子。嗯,你一开始就打算好了要群殴是吧?不错不错,我不是骂你啊,做人嘛有时候就得不要脸一点,不然真的混不下去啊。嗯,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这么盘算的对不对?你自己武技这么好,在带着一群人冲上来厮杀,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小的空间,加上还有几把强弓埋伏在周围……

就算我身边有这个武士扈从的存在,但是以你安东尼比武大会冠军的实力,加上一群部下,乱刀齐下,足以把我们砍成肉泥了……就算我还是一个魔法师,不过以你安东尼的眼光,你也算是在**见过世面的,不是那种乡下土包子,你一定也知道,魔法师施展魔法的时候一定是要念咒语的。这么小的空间,你这么多人,一拥而上,就算是魔法师也没有机会念咒语,念咒被打断,魔法就施展不出来,所以……你有七八成把握可以把我拿下,对不对?”

安东尼面露傲sè:“你身边这个扈从很是厉害,我倒是有些失算,不过就算如此,我就不信你们两个人能扛下我这里这么多弟兄!”

佣兵团的人,比个人的战力,要远远超过普通的士兵,能混迹在佣兵团里的人,至少都是有正式的武士等级的人,最弱也得是一个低阶武士才行。

这一点,安东尼倒是十分自信的。

陈道临笑了。

他轻轻的拉了拉蒙托亚,然后不动声sè的让身边的人尽量站得靠自己近一些。

最后,达令哥悠悠叹了口气:“我这个人呢,其实最善良不过,我真的不想多杀人,所以让你放跑那些宾客,也算是不想多沾杀戮。谢谢你这么配合我哦。”

顿了顿,他笑看着安东尼,此刻安东尼看着陈道临熟悉的笑容,心中忽然涌出了一股强烈的不安来!

就听陈道临低声道:“我教你一个乖……并不是所有的魔法师施展魔法的时候,都是需要念咒的!”

话音才落下,忽然就听见轰的一声!

一团黑sè的光芒夹杂着金属的淡淡光泽,瞬间就从陈道临的手指间那枚戒指上涌了出来!这一团光芒化作一股黑sè的风暴,居然就直接将陈道临和身边的这些人全部笼罩在了其中,只不过眨眼之间,就变作了一片泛着金属光芒的……

嗯?好像是一个乌龟壳啊!

这犹如一个全金属的外壳,直接就将陈道临等人结结实实的笼罩在了其中!

画地为牢!

这正是陈道临使用的最娴熟的一个防御型的法术!

一看这法术,最先动容的还不是安东尼,而是……蒙托亚!!

蒙托亚眼睛都红了!然后瞪大了眼睛,狠狠的盯着靠在自己身后的陈道临!

想当初,蒙托亚带着一群教会的死士,当街刺杀先皇马尔希,蒙托亚猛将无双,一口气干翻了一整队的jīng锐红羽骑,最后就偏偏被陈道临这个该死的金属乌龟壳挡在了面前!

以蒙托亚这种强悍的猛将,拼尽了全力,都在陈道临的这个“金属乌龟壳”面前铩羽而归,功败垂成!

这法术最厉害之处就在于,陈道临可以将自己随身戒指里储备的金属材料化作自己外界的这个金属外壳!

这个魔法师单纯的物理防御型,并没有防御魔法的作用。可用来对付安东尼这伙武士系的对手,却是最适合不过了。

当初陈道临还只是在戒指里储备了许多废铜烂铁作为储备,就已经让身为高阶武士的蒙托亚奈何不得。

如今,别忘了……达令哥的戒指里可是储备了自己从现实世界几个炼钢厂里买来的大量的现代冶炼出来的钢材!都是成吨成吨的储备!!

……

当陈道临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安东尼就已经本能的察觉到不妙了,他已经下意识的飞快扑了上去,手里的斧头高高举起,狠狠落下!

可是陈道临面前那一团金属风暴却太过迅猛!!

传自老窦梦道士的神仙法术,并不是这个世界的魔法,这种法术施展起来根本不需要念什么咒语。

安东尼扑得虽然猛,可刚往前几步,就被那强劲的金属风暴直接弹了回去!

等他站稳的时候,面前的陈道临等人已经全部笼罩在了三五米直径的圆形金属外壳里了!!

黑黢黢的一圈金属的墙壁,直接将自己的目标几个人全部防护在了其中!

安东尼眼睛都红了,大吼一声,高举战斧就扑了上去,他手里的战斧已经爆发出一团炙热的斗气光芒!

当!!!!

这一斧含恨劈下,安东尼已经用上了自己十成的力量!

但是那斧头只是在金属的外墙上留下了一条白sè的深深痕迹!可随着安东尼才深吸了口气,那白sè的痕迹就自动的愈合了!!

“让他砍吧!”陈道临在这乌龟壳里,对身边的人笑道:“老子的戒指里储备的钢材够他砍上一阵子的,天亮之前他若是能砍开这圈墙壁,我跪下来给他唱征服!”

皮埃尔男爵一家三口已经惊呆了,张大了嘴巴瞪着陈道临说不出话来。

蒙托亚却红着眼睛恨恨的瞧着陈道临,咬牙道:“便是你当初这个法术,让我折损了多少jīng锐的部下!”

陈道临哈哈一笑:“此一时彼一时啊。蒙托亚,这么强的法术现在却站在了你这一边,难道不是大快人心么?”

蒙托亚愤愤的哼了一声,却咬牙道:“不过是一个死的防御法术!就算再坚强的城堡,也总有被攻克的时候!他这里有几十个人,没有一个是弱手!全部涌上来,乱刀齐下,就算是铜墙铁壁,也总有劈开的时候!达令陈,这就是你的办法?简直蠢到家了!!我们现在等于困死在了这里!想跑的机会都没有!!”

的确,蒙托亚的话倒是没错。

当初他面对陈道临的“乌龟壳”铩羽而归,那是因为在刺杀的时候,争分夺秒,眼看皇帝身边的御林军围了上来,他无奈才只能退下。

若是没有人在旁边威胁,让蒙托亚毫无后顾之忧,放开手脚来砍的话,什么样的铜墙铁壁,在一个高阶武者的面前,只要花点时间,哪里会砍不开?!

这个安东尼的武技已经很是不弱了,蒙托亚和他交手了一下,心中估算对方的武技就算不比自己强,也未必会弱到哪里去。

就这么坐着让人砍,这法子简直笨到家了!

果然,就听见外面安东尼呼吼连连,那斧头乒乒乓乓的狠狠砸在这金属外墙之上,一时间震得这乌龟壳子隐隐颤抖。

随着安东尼愤怒的咆哮,院子里的那些佣兵已经全部围了上来,刀剑斧头锤子什么的,一齐如雨点落下!

按照这个趋势,就算这金属外壳再强,要敲开它,也不过就是多花些时间而已。

陈道临却不理会蒙托亚的责问,扭头看了看男爵,他的语气变得很奇怪:“那个……男爵大人,有件事情要问你一下。”

“啊?”

“那个……你这别院,若是重新建一座,应该花不了多少钱吧?”

“……呃?”男爵瞪大了眼睛。

陈道临一脸坏笑的伸出自己的右手,轻轻的打了一个响指。

啪!

他的指尖,飞快的窜出了一团小小的火苗来。

这金属壳子里原本一片黑暗,接着这一点火光,陈道临却已经飞快的在身边的小jīng灵脸上亲了一下,柔声笑道:“宝贝儿,还记得前些rì子,在家里的时候,我在壁炉里被火烧的事情么?现在看来嘛……”

火光之下,陈道临的脸部表情居然变得有些yīn森可怕:

“……真不白烧啊!”

他凑了过去,在自己的指尖火苗上轻轻吹了口气……

……

轰!!!!!!!!!!!!!

黑夜之中,忽然一团火光冲天而起!

那火焰犹如活过来的浪cháo一般,瞬间席卷而开!!

若是在远处望去,指尖那树林旁男爵家的那座别院,陡然之间,就整个儿被笼罩在了一片火海之中!

夜晚看来,这火光格外醒目,就如同……那原本黑黢黢的地面上,展开了一朵巨大的火焰之花!!

方圆数十米的面积,全部笼罩在一片火海之内!!!(未完待续。)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