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男爵的生日】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3-29    作者:跳舞

在这种冷兵器时代的长途旅程,纵然有马匹代步,但赶路的速度却依然很慢。

从前身为宅男的陈道临曾经听说过什么骑兵长途千里奔袭之类的传奇故事,什么古代的千里宝马能rì行千里夜行八百。

可真的当他穿越到这个时代之后,才发现其中大部分都是扯淡。

四条腿的马匹,跑起来的确是比两条腿的人要快许多,但是一匹马在正常负重的情况下,每天最多也就是走个一百里地,也就顶天了。即便是军队里的骑兵正常行军,每天也不过就是不到两百里,换算成公里也不到一百公里。

而在罗兰帝国境内赶路,还要考虑到长途旅程之中的补给点——这种赶路并不说,拿出一张地图来,在出发点和目的地中间划上一条直线,然后就按照直线跑就行了。

道路的修建绝不会是直线的,而且沿途还要考虑到一些可以提供补给的地方,村镇,城市。

所以正常来说,陈道临一行人虽然有马匹和马车代步,但每天也就能走上一百里左右,这已经算是很快的速度了。

赶路的陈道临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蒙托亚虽然经验丰富,但是他负责在最前面领队,而负责在队伍最后境界的阿德,偏偏又被陈道临的一番话说得魂不守舍。

这么走一天下来,下午的时候来到了一个沿途的村镇,再次停下住宿——若是错过这个村镇的话,距离下一个可以休息和补充补给的村镇还有很远,天黑之前是绝到不了的,错过这里的话,那么大家就只能露宿野外了。

这里距离dì dū已经有差不多三百多里的样子,换算成公里也不过是一百五六十公里,换做现实世界,走高速公路也就是不到两个小时。

然而在罗兰帝国,这几百里的路程,就使得这里几乎和dì dū就仿佛是存在于两个世界一样。

dì dū里的那种弥漫在空气之中的紧张气氛丝毫没有影响到这里,镇子上的人看上去都是神sè轻松,镇子里一片安宁祥和。

陈道临等人到来的时候,居然还意外的赶上了一场热闹。

这个镇子所处位置,恰好出于某一位帝国的贵族领地之内,按照帝国的法令,这位贵族只是一位男爵,并没有建立自己私人军队的权力,也没有权利在领地内设立官员和掌管执政权力,这种领地给予这位男爵的好处,只限于每年的财政收入,他可以从中分润上一大笔。

可以说,这个叫做皮埃尔的男爵,算是罗兰帝国的贵族体系这种最低层的那一种,也就是被dì dū的那些真正的豪门权贵们口中所称的“乡下贵族”。

可即便是乡下贵族,也是贵族,在这种时代,在远离dì dū和大城市的这种村镇里,一位男爵就已经足以堪称是响当当的大人物了。

所以,这位皮埃尔男爵,要举办自己的五十岁的生rì,自然也成为了镇子里的一件值得庆贺的节rì。

陈道临的队伍进入了这个镇子里,很快就感受到了一股类似于节rì一样的气氛。在镇口的一家旅店入住之后,一个胖乎乎的圆脸老板很快带着自己的手下迎接出来,一番安顿完毕之后,这个老板还很是骄傲的宣布:因为皮埃尔男爵大人的生rì,在今天所有来到镇子里的外地旅客的住宿费用全部免费,由皮埃尔男爵大人支付。

而且,为了庆贺这位男爵大人的五十岁生rì,将会在镇子里的广场举办一场庆典,还有男爵府从dì dū采购来的焰火燃放。

从这位店主的口中所说来看,这位叫皮埃尔的男爵大人似乎颇得民心,他从来不插手地方的政务,只是老老实实的收税,平rì里还经常做一些修路架桥之类的善良之事,也不会欺压自己领地的平民,甚至有时候还会自己出钱从城市里教会请来神职人员为平民免费看病。

这么一个善良的贵族,自然颇得民心。所以当他举办自己五十岁生rì的时候,整个镇子里的人都乐得为他高兴。

五十岁,对于罗兰帝国的人来说,已经算是很不错的寿数了。

陈道临在学院里的时候曾经仔细的研究过罗兰帝国的情况,根据他的大概估算,仅仅以dì dū这个城市的统计,dì dū的人口大约在百万以上,而人均的寿命,说起来实在叫人很惊讶:四十三岁!!

要知道,dì dū已经是整个罗兰帝国最繁华最文明最发达的地区了。若是将这个数字均摊到整个罗兰帝国,恐怕人均寿命的数字还要往下滑上一大截。

对于一个还处在冷兵器时代的文明而言,局限于医疗水准,人均寿命不高,是一个无法避免的状况。

即便是在现实之中,古代天朝,那号称最最强大的唐朝,贞观年间的人均寿命也不过只有三十出头罢了。

所以,这位皮埃尔男爵的五十岁生rì,的确是很值得祝贺一下。

大概是看陈道临等人举止不凡,尤其是陈道临一身长袍,看似简单,但衣料质地却华贵,而且身边还带着彪悍的武士扈从,美貌的女伴,以及低眉顺眼的仆从,甚至还有一只兽族狼人奴隶。所以这个老板判断出陈道临必定是一位身份不凡的贵人老爷,还很好心的提醒:皮埃尔男爵今晚会与民同乐,在镇子外举办一场聚会,邀请了镇子里一些有身份的人前往参加,而一些外来的贵客,若是愿意也可以前往。店主认为,以陈道临举止看来,他的身份应该是足以参加这种“高档聚会”了。

原本陈道临对于这种聚会是没什么兴趣的,在dì dū里,皇宫里的那种晚宴都见识过了,这种地方上的小贵族的生rì聚会有什么意思,邀请的所未有身份的人,也无非就是地方上的小官员和商人之类。

不过这个店主的另外一句话,却让陈道临留了心。

据说这位皮埃尔男爵的家族生意做的很是不小,这个家族除了男爵大人平rì里乐善好施之外,还有一件叫人敬佩的事情!

“男爵大人的弟弟,可是一位魔法师呢!而且还是帝国魔法学院里出来的厉害人物啊!老天,帝国魔法学院那种地方,听说只有最最厉害的天才才能进入那个地方。这样的人物,平rì里可是连看都看不到一眼的,可听说今天,那位魔法师老爷也回到了家里,就是为了庆贺男爵大人的五十岁生rì呢。”

魔法学院里出来的魔法师?

陈道临心中一动,立刻就改变了主意。

这样看来,倒是有必要去瞧瞧了啊。

……

傍晚的时候,在旅店里安顿好后,陈道临带着巴罗莎和夏夏出门了,随行的还有蒙托亚。至于狼人查克,因为样子太过扎眼,为了避免麻烦自然就不带了,而阿德么……既然穿着仆人的衣服就要有仆人的觉悟,留下来看家吧!

陈道临早已经准备好了一张名帖。

关于自己的身份,倒是很容易作假。好歹他也和庞贝商会合作了那么久,他的储物戒指里,就有一枚庞贝商会的徽章戒指,这枚徽章即可以作为饰品使用,而沾上印泥之后,就可以当做印章使用。这样的徽章,在庞贝商会里,只有中层以上的管事级的人才有。这枚一枚徽章陈道临拿来原本是打算发给自己无双坊里的人使用的,没想到新年之后遭遇大事,东西却留在了自己手里。

如今无双坊在dì dū已经被查封,庞贝商会的总号在暂时关门歇业,躲避风声。

但是庞贝商会家大业大,帝国各地都有分号,dì dū的总号是暂时歇业了,但是各地分会却依然照常运转,陈道临随便拿出这枚徽章来,冒充一下庞贝商会里过路的商队管事,倒也不难,以庞贝商会内部分会遍布各地,事后想追查他也很难。

在镇子里采购了几件礼物,又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储藏里翻出了一套质地和品相都还算不错的铠甲作为最重要的礼品(那个店主说这位皮埃尔男爵颇为尚武),一行人就出门前往镇子外的聚会地点。

镇子北边的大路旁,便是一片并不算太茂密的林子,据说这片林子是属于皮埃尔家族的猎场,而就在林子边的有一座修建了花园的大房子,两层的建筑并不算很高大,也和奢侈沾不上边,这里便是皮埃尔男爵的“猎场别院”了。

和dì dū的那些豪门相比,这种排场似乎有些寒酸,但是考虑到只是一个地方上的小贵族,居然还如此讲究的给自己弄上一片猎场和别院,看来这位皮埃尔男爵倒是很喜欢讲究排场的。

别院前已经停了几辆马车,大部分倒也普通,其中最华贵的一辆马车,大概是主人家自用的,马车车身倒是很讲究,但是陈道临一眼就看出了,这架马车乃是郁金香工坊出品的,而且应该还是前几年的老款(自从和庞贝商会合作以来,陈道临已经把郁金香工坊作为假想敌仔细的研究过)。虽然保养的很不错,但是依然可以看得出已经是过气的款式了。若是在dì dū,哪一个贵族家里开出这样的马车,很快就会成为笑柄。

但是在这种偏远地方,这样的马车已经足以傲视群雄了。

让陈道临意外的是,马车虽然一般,但是那几匹拉车的马却似乎品种不错,就连蒙托亚这种高级骑士,都多看了两眼。

出示了自己的印记,陈道临一行人立刻就就引为了贵宾。

庞贝商会可是罗兰帝国商界排名最前列之一的庞然大物,纵然陈道临此刻只是冒充一个庞贝商会旗下的一个中层管事,但是在这个小镇上出现,就已经可以算是很了不起的人物了。

几人还在门口,那盖上了印信的名帖送进去,很快就听见了里面传来了匆忙的脚步声,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男子,中等身材,穿着最常见的贵族式样的短衣外罩长袍,满脸欣喜的走了出来。

这人眼光倒也不错,眼神扫过来,先是在蒙托亚身上停留了一下,然后很快就准确的落在了陈道临的身上,似乎一眼就看出了这批人是以陈道临为首的。

“您一定就是庞贝商会的贵客了。”这个贵族男子微微欠身抚胸行礼,这等贵族礼仪倒是一丝不苟,抬起头来,客客气气笑道:“我是波洛米尔?皮埃尔。男爵之子。听闻您的到来,我父亲让我出来迎接您。今天这样的rì子,没想到居然有庞贝商会的贵客到访,实在是叫人欣喜。只是还没请教您的名字……”

“艾伦,艾伦?耶格尔。”陈道临随意报了个自己熟悉的名字,神sè从容,淡淡笑道:“我在庞贝商会里只是一个小人物,无意之中路过这里,听闻皮埃尔男爵大人的生rì聚会,就不请自来,还请主人原谅我的失礼。”

说着,他对着蒙托亚丢了个眼sè,蒙托亚立刻闪过身子,将身后的马车让了出来。马车之上,一个打开了的高木箱就高高的架在那儿。

蒙托亚轻轻的扯下了蒙在箱子上的黑布……

很快,这位男爵之子就发出了一声惊呼,然后长长的吸了口气!

不止是这位男爵之子,就连周围的一切其他距离近的宾客,以及门口的仆从和护卫,也都瞪大了眼睛,露出了惊奇的表情。

这是一副铠甲,准确的来首,这是一副罗兰帝国骑士全身铠甲。

在这个时代,冶金炼铁的工艺并不算很发达,冷兵器时代的钢铁产量,放在现实天朝的话,一个罗兰帝国的全国产量,恐怕都远远不如一个地方的小钢铁厂的产能。

所以全金属的铠甲,在dì dū的那些豪门家族虽然很常见,但是对于真正的绝大部分罗兰人,甚至是很多地方的贵族而言,都是十分难得的好东西!

陈道临带来的这一套骑士铠甲,是庞贝商会的武器工坊出品。尖顶式的头盔,加了覆面的钩环,护肩和胸甲都是用的板甲的工艺,只是在手臂上采用了鳞甲,头盔和胸甲上都有花纹浮雕,象征着庞贝商会出品。整套铠甲重量达到了四十公斤,部分要害部位用了上号的钢片,其他大部分的地方,虽然甲面经过了抛光处理,但其实还是普通的铁质,并不算是太上等的货sè。

在庞贝商会里,这样的铠甲也只能算是中等偏下的货sè,在dì dū里,这样的铠甲,真正的豪门贵族之人是绝不会穿的,只会买来赏赐给手下得力的武士扈从作为装备。

但即便如此,这么一个可以算是量产的大路货,在罗兰帝国这种冷兵器文明的世界,价值也十分不菲了,售价达到两百金币,足以抵得上一个dì dū的中等家庭数年的全部收入,而且还是在不吃不喝的前提下。

两百金币,在dì dū那种地方自然算不上什么,但是对于很多地方上的小贵族而言,就已经算是一笔不菲的钱财了。

似这位皮埃尔男爵,爵位不过是一个男爵,拥有的领地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镇子,每年从领地得到的财政收入也不过一千多金币,而贵族人家,即便是小贵族,为了维持贵族的生活排场,花费和消耗总是不小的,要养活家中大大小小的仆从护卫马夫,要维持宅子的rì常开支,一年下来,也不够就是勉强有些盈余而已,若是遇到一个不会持家没有生财之道的贵族,很容易就会破家败落。

这位皮埃尔男爵,似乎家里还有经商的产业,rì子大概过的还不错,但是怎么估算,扣除掉所有开支,一年能有用千把金币的盈余就已经算是混得相当不错了。

若是换上一个再偏远一点的地方小贵族,放在现实世界天朝的话,大约也就相当于旧时候的乡下地主,能有这么一套铠甲,甚至都足以当做传家宝贝了。

没看见这别院门口,还站着几位大概是护卫角sè的人——男爵的爵位按照帝国的法令是没有拥有私军的权力的。但是身为贵族,一些家族的护卫总要养活几个了。

但是这些护卫,和dì dū里的那些豪门护卫,可就差得太远了。

这几位护卫,稍微好一点的,身上都穿着牛皮的皮甲,有些上面已经有脱硝的痕迹了,一看就是陈年的旧货,只是在这样的rì子里,拿出来擦洗干净,穿起来撑门面的。

至于穿金属铠甲的,那就一个都没有了。

哪里像在dì dū,随便一个豪门的随从武士,若是没有一套漂亮的武士铠甲,简直都是没有脸面出去见人的。

波洛米尔的眼睛里立刻露出了一丝热切,但毕竟顾虑到身份,还不好表露得太过失礼,忍着心中的激动,才深深的吸了口气,郑重的向陈道临致谢,然后亲自引着陈道临一行人进入了别院之中。

至于拿一套铠甲,自然有家中的仆从搬运进去。

这么一套铠甲,想来可以算作家族的一件重要的收藏品了吧。

随随便便就送出了这么一套骑士铠甲,其实就连蒙托亚都有些心中嘀咕,教会虽然财大气粗,但是也没有奢侈到把这种价值几百金币的东西随便丢给人。神圣骑士团算是教会里最最纯洁的地方,很大程度的保留了艰苦朴素的苦修传统。

这样一套骑士铠甲,蒙托亚自己也是在晋级了骑士身份之后才有资格得到了一套的。

不过对于真正财大气粗的达令老爷来说,这种东西,自己的戒指里还有七八套。

不过是两百金币而已,还不值一把“原力之剑”的十分之一的价钱。若不是怕暴露身份,自己若是丢出一把原力之剑作为礼物,恐怕那位男爵大人就要亲自跑出来迎接了。

这么一套铠甲已经足以作为自己的敲门砖了,被当做贵宾的陈道临等人被迎进了别院之中。

这男爵的生rì宴会在陈道临看来,自然是简陋无比,和dì dū的那些豪门夜宴比起来可就寒酸得多了。别院之中,架着几个烤架,随意的烧烤了一些野味,大概是在林子里打来的。

至于酒水,也只提供了一些简单的麦酒,以及少量的葡萄酿果酒。

别院倒是打扫得很干净,看的出来主人很会持家。其实大部分罗兰帝国的地方贵族,尤其是一些低阶的贵族,大体都是过着这样的rì子,一方面要维持自己的贵族的排场和贵族的面子尊严,一方面却又要小心持家。有很多地方贵族的rì子,远不如人们所想的那么奢侈无度。

毕竟是封建时代,生产力总体而言还比较地下,所以……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陈道临一行人进来之后,很快那位皮埃尔男爵就出现了。

对于这个送了自己一套价值昂贵的骑士铠甲的贵客,男爵大人当然要格外重视的。

这个五十岁的老头子看上去倒还算jīng神,身材中等,但是看上去骨架很大,想来年轻的时候应该是那种孔武有力的彪悍之人。这位男爵倒是穿了一件很华丽的衣衫,虽然从袖子口和衣领的磨损看来,应该不是新作的衣衫,大概是拿出了压箱底的“战袍”出来在重要的rì子撑场面的。

让陈道临意外的是,跟在这位男爵身边的“男爵夫人”居然十分年轻。看上去最多也不过三十岁不到的样子,皮肤白皙,身材婀娜,只是相貌却并不很美丽,只能算是中人之姿。

不过在男爵按照贵族礼仪相互介绍的时候,对于自己身边的这位女子,却并没有按照“男爵夫人”的名义介绍,却只说是自己的一个“朋友”。

当然了,按照贵族的传统,这种场合介绍这种所谓的“朋友”,其实就算是公开的情人的意思了。

罗兰帝国的婚姻制度很奇怪,并没有明文的承认过一夫一妻制度,也没有明文禁止过一夫一妻制度。

事实上,陈道临在刚刚穿越来的时候,还带着**丝的心态很是意yin过一阵子,但凡穿越者,若是不建立一个大大的后宫,还能叫成功的穿越者嘛?

现实世界的文明国家都已经确立了一夫一妻制度了,要想多娶老婆,就只有去阿拉伯国家或者去非洲了。

然而来到了罗兰帝国,陈道临发现这里似乎也并没有多开放。

因为罗兰人的国教是光明神殿,一个信奉女神的人类国家,你自然不能指望把女人的地位贬得太低,所以帝国法典并没有允许一夫多妻。贵族若是想多娶几个老婆,倒也不算是违法,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会遭到教会的不满。至于平民:养活自己就已经很难了,哪里有钱去多娶几个老婆。

让陈道临好奇的是,这位皮埃尔男爵应该是有自己的正妻的——这一点从他的儿子波洛米尔就能看出,罗兰人,尤其是罗兰帝国的贵族都有一种传统习俗,一个成年男子,若是父亲或者母亲已经亡故的话,往往都会在自己的身上弄一个小小的饰品,以示对先人的纪念,这种饰品或者是黑sè的徽章,或者是黑sè的手链之类的东西。

方才看那个波洛米尔,身上没有佩戴这种东西,想来应该是父母都健在。

但是男爵大人过五十岁的生rì,来见贵客都不带自己的男爵夫人,却公然带着一个情妇,倒也算是够奇葩的了。

陈道临和这位男爵很是寒暄了一阵子,男爵虽然对他重视,但是大概从言语之中看出,他似乎更感兴趣的是庞贝商会,大概是指望和陈道临能结交下来之后,能把自己的家族生意和庞贝商会挂上点关系。

陈道临随意应付了几句之后,男爵大人礼貌的走开去招呼其他客人——纵然心中再热切,也不好脸上表现的过分急切,失了贵族风度。

陈道临等人在别院之中,立刻就成为了诸多来宾结交的焦点。一位庞贝商会来的贵客,足以引起许多人的关注,不多片刻,陈道临就已经和镇长以及这里的几个地方上的商人都聊了几句。

久在dì dū,对于这种贵族之间的应酬往来,陈道临倒也不陌生,娴熟的应对了这些人,自己悄悄的四处观望,却没有找到自己这次真正的目标。

这个男爵的弟弟,那个据说是出身魔法学院的魔法师呢?

……

夜幕来临的时候,这个林场旁的别院里已经生气了数堆篝火。

别院的外墙并不太高,砖土结构的外墙上还布满了爬山虎之类的藤萝植物。

因为是小地方上,治安也没什么大问题,所以天黑的时候,除了在大门还留下了两名护卫,别院外并没有设置什么护卫巡逻。

当然了,一个小小的男爵家族,也养不起多少真正的护卫。养活一个武士加上配套的铠甲武器装备至少要花费好几十金币。对于这种小地方的小贵族,家里的所谓“护卫”无非就是一些经过了简单训练的身强力壮的农夫罢了。

当太阳已经落下,最后一丝余晖已经散去的时候,别院里篝火旺盛,传来了一阵阵欢声笑语。

而就在别院之外,那树林里,却有一群黑sè的身影,接着夜幕如cháo水一般飞快的朝着别院的外墙贴了上来!

一人多高的外墙,并没有多少实际的防御作用,尤其是在身手高明的武者面前,轻轻一跃即刻翻过。

别院外贴上来的人约莫有三十多个。从脚步和身形动作看来,人人都是身手敏捷,虽然队列看似散乱,但实际却仿佛隐隐的有着一种特殊的规律。这种看似散乱的分布,若是一旦激战起来,却恰好可以形成某种特殊的团队协作。

从他们的装束看来,虽然身上都是皮甲之类的防具,但是武器却都不弱,锋利的战刀,长剑,短矛,战斧!甚至还有几个身形敏捷的,已经早早的翻身跃上了大树,手持弓箭,在树梢之中,露出炯炯的目光!

从人员配置看来,这应该是一伙标准的佣兵冒险团队。

这些人选择靠近的地方也很聪明,恰好选择了别院的右侧,最远离大门的护卫,而从光线看来,右侧也是篝火光芒远不能及的地方。

“团长!已经确认了,人就在里面!这里地方狭窄,内外就已经大门出口,正好可以把目标堵死在里面!”身边一个彪悍的佣兵贴了上来,压低嗓子,一双眼睛里目光锋利,盯着院墙里的火光看了一眼,忍不住舔了舔嘴唇,眼睛里流露出一丝贪婪之sè:“已经探听清楚了,不过是一个乡下小男爵的聚会,一共只有七八个护卫,都只是一些勉强能拿稳刀的农夫。不过里面倒是有不少肥羊,据说这男爵举办生rì仪式,受了不少礼物,而且镇子上也打听了,今天来的客人里有几个有钱的商人……团长,反正咱们已经围住了这里,这里的人都在咱们的手心里,想飞都飞不出去,不如干脆狠狠做一票……今后一年的开销说不定都有了!”

顿了顿,这佣兵似乎生怕言辞还不够打动自己的首领,又补充了一句:“听说这男爵也挺有家产……”

这伙人的首领团长,一张俊美无比的脸庞就暴露在微弱的火光之下,看上去那目光似乎yīn晴不定,但是听了这话,却扭头狠狠的瞪了这个手下一眼,声音冷得像冰一样:“蠢货!”

“呃?”

“你这蠢货,就只想靠这种手段发财?哼……且不说这里的人毕竟是一个男爵,我们做完这一票,能不能把痕迹做的干净彻底,这里毕竟还不算是偏远的地方,距离dì dū也只有三百里!万一被人查出来,难道叫大家从此亡命天涯么?”

顿了顿,他才咬牙,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复杂的目光来,低声道:“再说……一个小小的乡下男爵,能有多少油水?哼,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鳖!这个小小的男爵,就算把他刮干净了,连骨头都榨尽,全部家当能有多少?这点小小钱财就让你眼红心动了?我告诉你,这点点钱财,若是放在dì dū那些真正的权贵大豪之人手里,说不定都抵不过他们随便的一顿晚餐!!你看见没?这个男爵弄出这个什么聚会……真是穷酸可笑!这种场面居然也好意思说自己是贵族,若是在dì dū的话,那些真正的贵族聚会里,随便一瓶酒拿出来,就够举办这种穷酸聚会十次八次了!”

说着,他眼神里不免流露出一丝缅怀,随即仿佛又想到了什么,这一丝缅怀,立刻就化作了深深的恨意!

“达令陈……都是这个混蛋!若不是他害我,此刻我应该在dì dū享受荣华富贵,和那些真正的权贵为友!哼……”

他终于深深的吸了口气,脸上迅速的平静了下来,眼神变得冷酷,冷冷的盯着身边的同伴,低声喝道:“听仔细了!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乱来!我们今天的目标只是一个!至于这里的主人,不许胡乱来!不要为了眼前的一点好处就乱了分寸!只要你们听我的话去做,我保证将来带着你们去dì dū,在那个花花世界,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才叫做真正的贵族生活,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奢靡,真正的富贵!这等乡下的穷酸土鳖,简直就是一个笑话!哼!”

虽然心中依然有些不甘,但是身为团长,在一个佣兵团冒险队里自然是拥有最高权威了,其他人都只得按捺下了心中的躁动,老老实实的听着命令潜伏了下来。

过了会儿,看了看天sè,这个团长心中估算了一下,才又发出了命令:

“按照贵族聚会的流程,最后会有一个主人答谢的环节,到时候等里面的喧哗声音一结束,我们就动手!‘铜锤’你带一队人去堵住前门!‘矮脚马’你负责弓箭手在树上掌控,若有异变,得我号令就放箭!不得我的号令,就绝不去动手!其余人跟着我从大门冲进去!记住,第一时间控制住男爵,然后驱散其余宾客,让他们贴着墙根趴下就行!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那个达令陈!他留给我对付……至于他身边的那个看上去很厉害的大个子,‘土匪’你带你的人负责解决!下手要快要狠!”

他的身边,那个刚才说话想提议抢劫的,正是“土匪”,这个家伙果然是一脸匪气,听了命令之后,狠狠一笑:“好的头儿,你放心吧,我一冲进去,就带着兄弟们先把那个大个子乱斧砍翻!不过……头儿,那个达令陈身边的小妞儿倒是很不错啊……您看……”

说着,眼睛里已经冒出了红光。

团长冷冷一笑,眼神里似乎有些不屑,冷冷道:“哼……我只要达令陈!至于其他的,事成后就交给你们处置。”

……

当这个聚会时间过半的时候,陈道临终于有些不耐烦了。

他之所以来到这里,主要的目的无非便是能见到那个所谓的“魔法学院”的魔法师。他离开dì dū,却无法和学院里取得联系,学院已经被希洛派兵在周围驻守,若是能在这里接触到一个出身魔法学院的魔法师,说不定就能打破这种僵局。

虽然有些冒险,但是陈道临也愿意试试。

可是到了现在,那个传说之中的法师却并没有露面,让陈道临心中自然是十分失望了。虽然那个男爵的儿子波洛米尔整个晚上都在自己身边晃悠,言语举止,都是卖力的试图和自己这个庞贝商会的贵人结交。

虽然陈道临含蓄的表示自己只是商会之中的一个普通的中层管事,但是显然皮埃尔家的人并不相信。

试想能随便拿出几百金币当做礼物送人的,怎么会只是一个普通的管事呢?

不过,这个波洛米尔显然并没有多少城府,和陈道临这个小狐狸在一起,一个晚上,被陈道临套了不少话。

家里的那个魔法师叔叔的去向,波洛米尔似乎也不太了解,陈道临只套问出,男爵的确有一个出身魔法学院的魔法师弟弟,今天也的确回到了这里,也说好了今晚会来到别院的,但是至于为什么现在没出现,谁也不知道。

魔法师么,向来做事情都有些古怪神秘。

不过波洛米尔私下里倒是对他父亲身边的那个“情妇”颇有怨念。

据说男爵夫人现在还在府里,已经和老男爵出现了深深的隔阂,夫妻两人已经许久不曾说话,甚至已经分居两地。

这一点让波洛米尔颇为为自己的母亲叫屈,当然了,陈道临猜测,这个男爵之子大概更关心的是他的继承权。

皮埃尔男爵身边的这个情妇,听说已经怀孕了,以男爵平rì里对她十分宠爱的程度看来,万一生下来一个男孩的话,说不定波洛米尔的继承权就堪忧了,而且他的母亲,正牌的男爵夫人的娘家也已经没落,根本帮不上任何的忙。

万一那个情妇母凭子贵,只怕会把男爵夫人的头衔抢去,顺带连波洛米尔的继承权都岌岌可危了。

“真不明白……这贱人生的如此平庸,父亲却为何这么宠爱她!”

大概是多喝了几杯酒,醉意之下,波洛米尔的言辞就有些失态了。

陈道临自然是装作没听见了,还悄悄的挪开步子和这个醉酒的男爵之子拉开了一点距离,自己可没必要平白无故的招惹别人家的麻烦。

就在聚会过半的时候,几个仆人却从别院的后面,端来了一盘盘特殊的“食物”。

这一份份食物,居然是……面条!

陈道临正诧异,才听旁边的波洛米尔介绍。

原来,在罗兰帝国的西北郁金香家领地就有这种习俗,每逢生rì都要吃这种叫做面条的食物,而且还有一个讲究,在吃面条的时候,不可以用牙齿咬断,最好的方法应该是用嘴将一根面条吸进去,整根下去不断,否则一旦咬断,便是不吉利了。

陈道临听到这里,不由得眼角乱跳……

不用说,这个让达令哥熟悉的所谓“习俗”,又是那个初代郁金香公爵杜维干的了!!

正心中腹诽,一碗面条就已经捧到了陈道临面前,陈道临勉强的挑起一根面条,还没动嘴,忽然就听见了前面传来一阵欢呼喝彩的声音。

原来那位男爵的“情妇”,那个看上去相貌并不出sè的白皙女子,却已经早早将自己碗里的面条吃下去了,而且吃的时候,是一根细长的面条直接入口,然后如鲸鱼吸水一般,一口气直接吸了下去,动作行云流水,叫人赞叹不已!

陈道临看到这里,不由得面上露出古怪的笑容来。

忽然伸手拍了拍身边醉态可掬的男爵之子:“看见没?相貌不美没关系,有这么好的**儿,难怪你父亲这么爱她如命了!兄弟,你就认了吧……”.

(好吧,写到最后我觉得自己太邪恶了……)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