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新的旅途】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3-27    作者:跳舞

第三百四十五章【新的旅途】

躲开城防的检查,离开**。.这种事情对于教会而言就没有多少难度了。

毕竟教会还算是有些超然的特权。就在这天一早,一队教会的人马就拿着特殊的同行徽章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城防甚至都没有对随行人员做什么严格的检查,只是简单的登记了一下人数就放行了。

因为这一队教会的人马,号称是神圣骑士团的成员正常的进行拉练骑训。

神圣骑士团毕竟也算是马上作战的部队,虽然按照帝国法令的严格限制,在**光明神殿总部驻守的神圣骑士一直被严格限制不得超过两百人。但所有人都知道,驻扎**的这两百名神圣骑士,乃是整个大陆各个教区挑选出来的最最精锐的神圣骑士。

这两百名神圣骑士中,实力最差的也至少达到了中阶的水准。试想,两百名训练有素的中阶武者,以军队的严明号令集结在一起,团队作战,在这个冷兵器的时代,可以爆发出何等的战斗力!

但骑士毕竟是骑士,马上作战的战士,毕竟也是需要定期的进行外出做骑训,否则的话,成天关在屋子里练武技可不够,时间长了,骑术难免荒废,战马也需要进行长期的训练,否则作战技能也会退化。

所以,**的神圣骑士定期出城进行野外的骑训,也是常有的事情,并不算太稀奇。

至于这些出城骑训的神圣骑士在回城的时候就,人数少了几个,那也没有关系,以教会的能力,自然可以随便在外面找一个教区的驻点,回程的时候凑上几个人就是了。那些驻守**城门的城卫军,还没有权限将神圣骑士拦下挨个的核查身份。

在一队神圣骑士的掩护之下,陈道临一行人无惊无险的离开了**,甚至还大摇大摆的跑到了**西北方向的卫城,就地采购了一批补给,顺便买了两辆马车。

神圣骑士将他们护送到了距离**西北数十里外的一个小镇,完成了任务之后,才列队折返。

留下陈道临一行人,继续踏上未知的征程。

必须要说明的是,陈道临的这支队伍已经扩编了许多。

除了达令老爷自己,巴罗莎,小女仆夏夏,胡克船长,狼人查克这些“自家人”之外,队伍里还增加了几个新面孔。

这些新面孔,除了被陈道临成功拐跑的强力打手“猛将兄”蒙托亚之外,还有一个人。

一个叫做阿德的家伙,年纪并不大,只有二十五六岁。这个一身白色袍子的家伙,是一个标准的牧师。这个年轻的牧师,据说光明治疗术的造诣相当不错,精通教义,原本是作为教会内部的重要新秀培养的,按照一般的流程,这样的家伙,应该是很快会被送到地方教区进行锻炼,然后在某个小教区慢慢的积累资历,将来作为主教人选进行培养。

不过这个阿德明显不像是陈道临心中那副教会里神职人员的固定形象:表情呆板严肃,要么沉默寡言,要么就是成天做出一副悲天悯人的姿态——这个年轻人看上去十分的机灵,一双褐色的眼珠子总是不停的乱转,从**出来之后,这个家伙的眼睛就到处观望,似乎对一切都十分好奇,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年轻人的潮气蓬勃和强烈的好奇心。

最让陈道临意外的是,这个纯正的“牧师”职业的家伙,居然在随身携带的行李里,装备了一个特殊的东西:一张大弓!

这个就不得不叫人瞩目了。牧师这种存在一向都是以身体孱弱而著称。而光明系治疗术一向在战场上都是作为最好的医生存在,也是作为重点保护的对象,绝不会亲临战场第一线。这么一个牧师却居然带着一张精致的良弓——巴罗莎悄悄的告诉陈道临,这张弓非常不简单。这张弓的材质居然是金属的,看上去应该分量不一般,能用金属质地做弓胎,那么这就绝对是一张强弓!弓角更是某种魔兽的犄角打造,弓弦一看就是某种特殊的丝线,带着金属的光泽,绝不是牛筋那种普通货色。

精灵族的弓箭本事是所有种族之冠,看这种东西的眼光是绝不会出错的。

按照巴罗莎的说法,能使用这种强弓的,至少臂力一定非常出色,而且看这个阿德的样子,目光灵动,显然视力很棒——这种人带着这么一张弓,如果不是故意装逼的话,那么他一定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射手。

一个教会里培养出来的出色的魔法师,加上一个治疗术出色的牧师兼隐藏弓箭手。

再加上一个攻坚能力出类拔萃的猛男蒙托亚。

这么一个组合,可以说是有奶有骑,有mt有远程,还有魔法辅助——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冒险团队啊!

除了蒙托亚之外,阿德是教宗海因克斯推荐给陈道临作为随从的——这种推荐,陈道临无法拒绝,也不想拒绝。

他当然明白海因克斯的意图,虽然勉强接受了自己神使的身份,但是这个老头子肯定不会真的完全信任自己。

蒙托亚这种头脑简单的猛男,跟了自己指挥被自己利用得找不到北。而这个阿德,看上去就不好忽悠,能成为牧师的,至少智商都不会太低。这个人就是海因克斯丢在自己身边的耳朵和眼睛,负责贴身监督自己这个“神使”的所作所为。

这种监督并没有掩饰的意思,大家都心知肚明。教会可以给与陈道临许多好处,但是至少也要对陈道临防上一手。而且,陈道临这个神使既然是背负了女神的使命出去做事,教会当然要派人跟在他身边了。

可想而知,这两个人选,海因克斯应该也是花了不少心思。阿德聪明伶俐,蒙托亚刚毅勇猛。这两人对教会又是忠诚不二,自己要想全部策反,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只是……海因克斯,似乎也太小瞧我了吧……

陈道临撇了撇嘴角。

蒙托亚就算了,这个家伙一看就是头脑简单之辈,若是搞不定他,达令哥就真的可以去撞墙了。至于这个阿德……

“就算你命苦吧。谁让你是赠品呢……”陈道临叹了口气:“落在我手里,怎么也要榨干身上所有的利用价值吧。”

蒙托亚和阿德这两个家伙,显然都是教会里精心培养出来的年轻精英了,海因克斯倒也够大手笔的,这种精心培养出来的年轻一代的新锐,就这么交给了自己——万一自己不小心玩死了一两个,到时候教宗陛下你可别哭哦。

……

一行人一路往西北而去,蒙托亚看上去心事重重,沉默寡言,只是在队伍的最前面开路。

胡克船长在队伍末尾负责警戒。

至于狼人查克,则因为外形太过吓人,而且狼人也不适合骑马,干脆就钻进了马车里待着。

阿德虽然是教会的牧师,不过这些教会里的牧师不像真正的魔法师那么娇生惯养,虽然有些神职人员生活作风腐化,但是很明显阿德这样的年轻人还没有被荼毒堕落,还保留了虔诚的信仰,似乎也习惯了苦修。

一个牧师居然承担了马车的车夫工作,而且还干得像模像样。

对于这一点,陈道临十分满意,他乐得坐在马车里养精蓄锐,脑袋靠在精灵女孩的怀里,嘴巴里吃着小女仆夏夏剥的一种类似橘子一样的罗兰大陆的特产水果。

虽然出来之前,教宗已经下过密令,这趟出行,一切都要听从这位达令阁下的命令,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

但是那个叫阿德的家伙毕竟是年轻,仿佛天姓难掩,驾着马车才不过一个多时辰,就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心了。

“达令阁下,咱们这是要去哪里?”

“西北。”陈道临懒洋洋的回答,随手抓过了一顶帽子将眼睛遮住。

“呃?”阿德心中一动,又问道:“西北……我们去西北做什么?”

“传教啊。”

阿德一愣:“传教?可是……”他的脸上露出茫然的表情:“西北的是郁金香家的领地,教区早已经取缔,而且……郁金香家的规矩是不允许我们光明神殿在西北传教啊……”

陈道临才睁开了眼睛,淡淡一笑:“谁说我传的是‘光明神殿’的教义?”

“……啊?!”

不理会这个年轻人的惊骇,陈道临闭目养神。

希洛……那些死去的人的血,卡曼,罗小狗,哥特……他们的血,总是要有人向你讨回来的!

……

傍晚的时候,在一个小镇停下休息。这个小镇就在商路之上,倒是颇为繁华,只是**近来不安稳,来往的商队少了一些,使得这个从前热闹的镇子,倒是有些萧条的味道。

选了一家旅店住下,陈道临虽然知道了那个受到了自己刺激的阿德暗中和蒙托亚嘀嘀咕咕了好一会儿,他也不管这些,只是找了几个舒服的客房住下。

这个镇子距离**已经有一百多里,远离了**,胡克等人都明显的松了口气,只是陈道临自己却仿佛没有什么变化,晚上休息的时候,他只是将胡克叫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交谈了一会儿,然后就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了房间里。

第二天一早上路的时候,教会的两个人意外的发现,队伍里少了一个人。胡克船长已经不见了踪影。

不等别人表达疑惑,陈道临就若无其事的摆摆手:“我派了他出去办事情,我们不用等他,直接上路就好了。”

蒙托亚谨记了教宗的话并没有多问什么,依然勤勤恳恳的骑马走在队伍最前面。而那个阿德则皱眉思索了许久,才主动骑了一匹马,在队伍末尾取代了之前胡克船长的警戒工作。

又走了一天,陈道临却忽然下令队伍修正了方向,转向正北而行。

“呃?我们不是去西北么?”阿德忍不住问了一句。

陈道临横了这个家伙一眼:“我什么时候说要去西北了?”

阿德一呆:“昨,昨天……你还说要去传教。”

陈道临揉了揉鼻子,毫不犹豫的回答:“你一定是听错了!”

女神在上,做人不能这么无耻吧!

阿德无奈的瞪着陈道临。

陈道临却微微一笑,对阿德招了招手:“你过来。”

“嗯?”阿德一脸茫然的走近了几步。

陈道临盯着他上上下下看了好一会儿,皱眉道:“把你的袍子脱下来。”

阿德一呆,陈道临却皱眉道:“犹豫什么,让你脱外套又不是让你脱内裤,这里光天化曰朗朗乾坤,难道我还会吃了你不成?”

阿德无奈,只好脱下了自己的牧师长袍,陈道临却一把抢了过去,抓在手里,双手一分,嗤的一声就撕成了两片。

“你……你干什么!!”阿德瞪大了眼睛。

“没什么,你的衣服太扎眼。”陈道临淡淡道:“穿成这个样子,你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教会的牧师么?”

阿德还想说什么,一件衣服已经丢进了他的怀里,拿起一看,顿时让这位年轻的牧师大怒!

手里的这件亚麻短衣,分明是那种仆从的角色穿的衣衫!阿德脸色一变,不满的看着陈道临:“达令哥下,我毕竟是教会的牧师,怎么能穿这种下贱的仆从的衣衫……”

“咦?女神面前,不是应该人人平等么?”陈道临摸了摸鼻子,懒洋洋道。

阿德虽然年轻,但毕竟也是教会培养出来的精英,叫他跟着达令陈当随从倒也罢了,但是让他做仆役,却是万万不能忍的,正要再抗辩几句,陈道临已经淡淡道:“我不知道教宗和你说了什么,但是现在你跟着我出来,就要听我的命令。还有,我警告你一遍,以后别在我面前张口神殿闭口教宗,我们这趟出来要隐瞒身份,你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神职人员么?若是坏了大事,这责任你绝对承担不了。你若是觉得自己做不来,很简单,现在掉头回**去吧。”

阿德面色难看,不过旁边的蒙托亚却忽然走了过来,定睛看着陈道临,缓缓道:“真的要这样么?达令……阿德年轻,纵然有些姓子,你也不必这么折辱他……”

陈道临“哈哈”大笑几声,反而恶狠狠的反瞪着蒙托亚:“折辱?蒙托亚,难道穿上一件仆从的衣衫,对你们而言就是侮辱了?”

不等蒙托亚再说什么,陈道临已经冷冷道:“你们张口闭口就是忠诚,虔诚……可是真正的教义在你们心中难道就是狗屁么?教义上写的清清楚楚,女神面前人人平等。可是你看看,不过是让你们穿一件仆从的衣服,就觉得自己受到侮辱了?你们打内心深处已经把自己当成了高高在上的老爷,当成了高高在上的特权了。你们已经本能的认定了自己比其他的信徒要高贵,认为自己就应该受到其他信徒的供养,高高在上?哼,看看教会里现在那些大主教们,锦衣玉食不算,就连睡觉都要有漂亮的神仆侍寝,这曰子过的简直比那些贪官污吏还舒坦。一个一个比猪还肥,比猪还蠢!难道你们不知道,你们这样,正是皇室最最期待看到的?看着一个原来还可能对自己造成威胁的大敌,退化堕落变成一头头只知道享受的傲慢愚蠢的蠢猪,简直是大快人心!哼!口口声声的说自己是女神最忠诚的仆人,可实际上一个个都把自己当成大爷。再这么下去,不出几十年,不用别人动手,光明神殿自己就该把自己玩死了!”

这一番话说得阿德面红耳赤,忍不住握紧了双拳,似乎几次想爆发驳斥,可偏偏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蒙托亚倒是神色镇定一些,可听完了陈道临的话,尤其是最后几句,眼神里也流露出了一丝异色,随后变成了深深的思索。

“你……你这是强词夺理吧!难道能吃苦就算是真正的虔诚么?”阿德终于想到了抗辩的言辞:“我在教会里也苦修过!再辛苦的生活我也品尝过……”

“这不是能不能吃苦的问题。”陈道临故意用不屑的眼神瞥了阿德一眼:“问题是你们的心态!你们若是心中狭隘的认定了身为神职人员就应该是高高在上,就应该是高于其他教徒的,那么这样的想法最终会害死你们。光明神殿最大的问题不是什么争权夺利的失败,而是脱离了民众,失了民心!一个失去了民心的政党,呃,我是说团体,是不会有生命力的。”

说着,他一指路边的一棵大树:“那树上枝叶繁茂,倒是长得很看!但纵然繁花似锦,也要扎根于泥土!现在你们这些神职人员,就如同这繁茂的枝叶和好看的鲜花,一个个把自己当成了高高在上的权贵,却全然忘记了自己的根基应该是扎在泥土之中的。让你接触一下泥土,你就觉得是丢了身份,呸!身份是什么?你以为自己尊贵,可却忘记了,这种尊贵不是你天生就带来的!难道就因为你是神职人员,所以你的命天生就比别人高贵一些?你自己想想,换做你是一个普通的民众,看见这样‘高贵’的神职人员,你会不会心中尊敬对方,信服对方!”

片刻之后,蒙托亚才深深的吸了口气,看了阿德一眼:“穿上吧!”

说完,这个沉默的神圣骑士大步走到了前面去,他身形高大,可是背影看上去却又几分踉跄。

(或许……我们一直做的,都错了?)

……

一行人再次上路离开了这个住宿的地方,阿德终于穿上了仆从的衣衫在队伍最后,他看上去神色很是沮丧,可纵然他未必接受陈道临的训斥,可蒙托亚这位前任的首席神圣骑士的话,他还是要听从的。

队伍离开了这个住宿了一夜的村镇,刚出了村口,这后面的路口才忽然闪出了一个身影来。

高大的身影站在村口,紧紧盯着道路上缓缓远去的队伍,眼神里流露出了一丝深深的森然寒意!

转过身来,他身后还站着十多个人影,人人都是一身皮甲,身上背上挂着各式的长短武器。

“派一个人去三十里外的军营报信!哼!我们真是好运气,居然抓到了一条大鱼!”

说着,一个手下飞快的跑了出去,这个人才冷冷的翻身上了马,用力一挺腰,笔挺的身躯上散发出了淡淡的杀气来!

“达令陈!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你,这就是天意!!!”

那张原本英俊的脸庞上,已经因为仇恨和愤怒而扭曲!

随后,他缓缓的抓起马鞍上挂着的一柄战斧,忍不住厉声狂笑起来,大声喝道:“看来女神毕竟没有放弃我!兄弟们,跟我去做一件大事!做成之后,这一份大功劳,足以让我们风风光光的回到**去!!”

……

出了村子之后,一路上巴罗莎都在痴痴的瞧着陈道临,眼神里满是崇拜和爱慕,小精灵的一双大眼睛几乎都要滴出水来了。

一旁的小女仆夏夏看了,却幽幽的叹了口气,然后凑到了巴罗莎的身边,低声道:“巴罗莎姐姐,你这么看着老爷做什么?”

精灵“嗯”了一声,低头想了想,娇美的脸庞上浮现出一丝嫣红,似乎有些羞涩,缓缓道:“我在想刚才他说的那些话……他怎么就懂得这么许多道理。他在说那些话的时候,真好听……那样子很……嗯,很好看!很有气势!”

夏夏眼珠子一转,噗嗤就笑了出来。

小女仆鬼鬼祟祟的回头看了一眼吊在队伍末尾的那个倒霉的阿德,才低声道:“巴罗莎姐姐,你可上当啦!咱们的这位老爷可不是什么善良之人,他刚才根本就是糊弄那个阿德呢。”

“糊弄?”巴罗莎瞪大了眼睛:“可……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啊!”

夏夏哈哈一笑……要说家里的这些人,可没有一个比夏夏更了解这位老爷骗人的本事了。

当初在海上,陈道临哄骗那个倒霉的独眼海盗头子,偏对方“辟谷”,把那个可怜的海盗骗的晕头转向的全部过程,小女仆可是看的真真切切的!那个时候她就记住了,自家的这位魔法师老爷,骗起人来可真的是骗死人不偿命的。那个可怜的独眼海盗,可不就是被活活的骗死了么?临死还落了一个饿死鬼,连顿饱饭都没吃上。

“咱们这位老爷啊,最擅长的就是说那种最最冠冕堂皇的话了。嗯,用他的话来说,叫做……嗯,好像是叫做什么,抢占道德最高点,然后用道义来压死对方呢。他还说过一个什么词儿来着的,让我想想……啊对了,叫做‘装逼’。巴罗莎姐姐,你可记住了,咱们老爷平曰里从来都是没一副正经模样的,可一旦他忽然变得严肃正直起来,满口大义凛然的时候,就是他装逼骗人的时候了,这个时候,他嘴巴里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绝对信不得的呢!”

“啊?!”巴罗莎一惊,有些怀疑的看着小女仆。

“不信?你想想啊,既然他说的什么人人平等,那么那个仆役的破衣服,他自己为什么不穿?你再想想啊,咱们这上路以来,这好好一个教会的高贵牧师,变成了马夫,现在又变成了仆役……而咱们的老爷?可不还是老爷么?他也就是说说漂亮话罢了,若是叫他自己当仆役,他早就骂人了……不信你看吧,这个阿德落在咱们老爷手里,可有苦头吃了,说不定过几天还会被骗去倒马桶呢。”(未完待续。)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