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胆小鬼和牺牲的勇士】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3-27    作者:跳舞

第三百四十四章【胆小鬼和牺牲的勇士】

看着天边的乌云,罗斯歪了歪脑袋,随意将斗篷帽摘下。

身前身后都是那些表情麻木的宫廷侍卫,这位年轻的比利亚伯爵实在是有些气闷,忽然抬手指着天边如墨汁一般浓的乌云,扯开嗓子大声叫道:“喂!下雨了!要打雷了啊!!你们看不见嘛?魂淡!!”

一个四方脸表情严肃的骑士飞快的策马来到他身边,冷冷道:“比利亚伯爵,您有什么吩咐么?”

罗斯苦恼的抓了抓自己的脑袋,盯着这个家伙看了好久,才冷冷道:“你难道看不出就要下雨了么?”

“下雨又怎么样。”这个骑士表情冷漠:“陛下命令是然我们rì夜兼程。伯爵大人,这点风雨难道就经受不住了么?”

罗斯吞了吞口水,看着这个家伙策马离开了自己,跑到了队伍的前列去了。

妈的……被逼着做这个倒霉的使者,走这一趟苦差事已经够倒霉的了,可那个讨厌的希洛,居然还派来这么一个极品的“副使”,整天板着一张死人脸,一路上风餐露宿,罗斯大爷从生下来就没吃过这等苦头啊!

虽然在军队里也镀过金,但那只是走走过场啊。这几天马不停蹄的赶路,战马都跑废了二十多匹,幸好有罗兰帝国雄厚的国力做之城,从**出来沿途往西北都是官方的驿站可以随时更换马匹。

可马能吃得消,我罗斯大爷可吃不消啊!吃喝拉撒都在马背上过,这是要把我罗斯大爷发配到西北草原和那些异族放牧的节奏嘛?

裤裆里两边**内侧早已经磨出了血,加上这沿途赶路又不能停下来洗澡,伤口早和**黏在了一起,骑在马背上,颠簸的时候,那种滋味当真叫人yù仙yù死。

这也就算了,罗斯大爷虽然从小锦衣玉食惯了,但从骨子里也是一个狠人,关键时候能咬下牙来,一点皮肉之苦,倒也不会让罗斯大爷真的变成软蛋。

可问题是,这随行的一队人,一个赛一个都是死人脸,死板教条到了极致,尤其是那个副使,一路上和自己说的话加起来不到二十句,而且每次都板着一张脸,好像自己欠他一万金币似的。

从内心深处,罗斯当然是一万个不愿意干这趟差事。好好的在**当自己的伯爵多好,对于政治这东西,罗斯浑然没有半点兴趣,自己家大业大,从杜维时代开始,比利亚家族就是帝国贵族阶层的豪门,即便是希洛当了皇帝,改朝换代,屠刀也落不到罗斯大爷这种人头上。

可偏偏,那个讨厌的新皇帝却选中了自己来当这个倒霉的使者,让自己跑去西北和郁金香家的那位女公爵谈判。

谈判谈判……谈你妹啊!

罗斯狠狠的打了个喷嚏,别人不知道,我罗斯大爷还不知道么?郁金香家的人刚刚在**干了一票大的,强攻了皇宫,劫走了重要的犯人。听说双方都死伤了不少jīng锐。这个时候正是最紧张的阶段,老子一头撞进郁金香家的老巢里,万一那位女公爵怒火上来,要起兵造反,又把老子当成了希洛的铁杆,直接砍大爷这颗脑袋祭旗,岂不是冤得慌?

罗斯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一旦到了楼兰城,那位女公爵若是对自己举起屠刀的话……那么大爷立刻就当场跪下求饶!若是打一个磕巴,老子就是王八蛋!

唉,你们新皇帝老皇帝斗得你死我活,郁金香家和罗林家又反目……大家不过都是为了争夺一个权力……可这些关我罗斯大爷屁事啊!

女神在上,我罗斯大爷生平的最大梦想就是混吃等死,有美女可以抱有美酒可以喝,闲着无事再干几件调戏良家妇女欺负欺负路人,做一个合格的纨绔恶霸,最后老死在美女和美酒堆里……

这才叫人生啊!

从**出来已经快十天了。前两天乘快船,rì子还勉强能过。后面这几天,天天在马背上,现在罗斯都怀疑自己快要变成一匹马了。

等到了楼兰城,不管他什么狗屁使命,老子先找张最软的床,昏睡他一天一夜再说!

至于那个讨厌的死人脸副使……

罗斯带着坏笑,看了看跑在队伍最前面,一身盔甲,头盔上还插了一根长长的红羽毛的家伙……哼,蠢货!

这里可是西北的旷野,看着这天,一场暴风雨就要到来了,这些家伙大概是没见过西北的雷雨天气吧。

这种雷霆闪电的天气,敢在自家脑袋上顶着那么长的一根避雷针,在旷野上奔跑……

罗斯远远地看着,忽然看见那个讨厌的副使居然不知道是不是脑子坏了,居然一把夺过了领头骑兵手里的旗杆,高举着旗杆,带领队伍加快速度往前赶路……

啊哈!脑袋上顶着个避雷针还不够,手里还要在竖个旗杆?这雷若是不劈死你……哼!你要是能活着走到西北,老子给你磕头都行!

就在这时候,忽然天空传来一声巨响,随即一道闪电落下,仿佛瞬间就吞没了队伍最前方的一个身影……

罗斯大爷终于开怀大笑了……

……

“这么说……除了你之外,希洛还派来了一个副使?”

杜微微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这位比利亚伯爵。

罗斯一脸风霜,脸上身上全是灰土,原本那件华丽的武士长袍早已经脏得看不出本来颜sè了。

“嗯,有是有……不过那个家伙命不好。”罗斯摊开手:“被雷劈死了。”

“被……雷劈死了?”杜微微瞪大了眼睛。

“是啊。”罗斯赶紧叫道:“喂!弥赛亚,你可别这么盯着我看!那个傻瓜的死可和我没有半点干系!整支队伍几十双眼睛都看的清清楚楚,那个傻瓜一个人举个长矛,矛尖上挑了面旗帜,跑在队伍最前面带路,结果一个雷劈下来,就活活变成焦炭!事情发生的时候,我距离他至少有五十米远!!这种事情可与我无关啊!”

说着,罗斯直接在这屋子里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坐下的时候,撇着双腿,还疼得哎哟哎哟直叫唤,然后抓起了桌上的茶壶,也顾不得用被子了,对着壶口就猛灌了一气儿,才长出了口气:“我说弥赛亚,大家都是从小认识的……我可是赶了足足十几天的路,每天吃饭都是在马背上啃军粮,我出**的时候一百八十斤,现在足足减了二十斤肉啊!这一趟出来可亏大了,既然到了你这里,就指望你招待了,好吃好喝的赶紧弄上来吧。妈的,这几天啃军粮,老子牙都要啃掉了。你是不知道,没rì没夜在旷野上跑喝风吃灰,我现在吐口吐沫,都有二两土!”

杜微微瞪大了眼睛盯着罗斯——她倒是并不在乎罗斯的这个态度。这个家伙在帝国的贵族圈里从来都是一个异类,不争权不夺利,从来都是在几大家族和皇室之间的夹缝里求生存,墙头草两边倒,长袖善舞的本事炉火纯青——话说这似乎也是比利亚家族的一贯传统。

他这幅混不吝的做派,却反而成了他最大的保护sè,看似没心没肺的一个东西,谁也不会对他生出什么戒备来。加上他家大业大,比利亚家族财大气粗,无论谁占了上风,都要拉拢他的家族,所以这个家伙才是真正的坐在山头看风景的那种人。

“罗斯,那个副使的死,真的和你没关系?”杜微微眯着眼睛,声音有些冷。

“呃,这个……”罗斯想了想,干脆也就说了实话:“要说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倒也不能够……反正么,我看那个家伙很不顺眼,他也看我不顺眼。既然不顺眼,那么……我看着他非要在打雷的时候举个长矛在旷野上狂奔,我也必要去提醒他对不对?”

“不是你杀的就好。”杜微微点了头——罗斯一向很jīng明,他绝不会做这种给自己找麻烦的事情。

啪!

一封信直接拍在了桌上,罗斯叹道:“这是希洛写给你的信,你自己看吧。信送到了,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一大半了。”

“一大半?还有一小半呢?”杜微微笑了笑。

罗斯立刻叫了起来,指着杜微微,大为不满:“喂!弥赛亚!大家都是从小一起打架长起来的,你当真我的面装傻,那就是真把我罗斯大爷当傻瓜了!另外一小半任务?别告诉我你真不懂啊!希洛把我罗斯大爷这么一个大活人打包用一队红羽骑送到你家里来,这就是我的任务了!我罗斯大爷这么一个大活人站在你面前,这本身就是一种态度了,你可别装不懂啊。”

杜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她当然懂希洛的意思。

罗斯这个“使者”的人选,本身就已经是隐晦的表达了希洛的态度了。

很显然,希洛不想和自己撕破脸,更不想打内战。

如果希洛想表达强硬的态度,派人来问罪的话,那么这个使者的人选就绝不会落在罗斯的头上。应该会派一个他手下的心腹,或者是雷神之鞭里挑一个狠角sè来。

派了罗斯这么一个公认的骑墙派来,和双方都颇有渊源,无论谁见到这个家伙,都很难拉下脸来——这么一个人选丢在双方中间,摆明就是一个天然的缓冲地带。

罗斯这么一个人放在自己面前,其实已经不用希洛再说什么,态度就已经明白了。

罗斯这个家伙虽然做事情有些不着四六,但是总体而言,还算是个聪明人。

至于死了一个副使……既然不是他动的手,那么见死不救这种小小的罪名,也栽不到他头上。

比利亚伯爵……好歹也是一个伯爵,这么大一个脑袋,不是什么帽子都能往他脑袋上扣的。

那个倒霉的副使,死了就死了,就算是**的希洛知道了,也不会为他掉一滴眼泪。

“罗斯……”杜微微沉吟了片刻,犹豫了一下,干脆就不和这个家伙兜圈子了,她熟知罗斯的xìng子,若是和他隐晦的说话兜圈子,这个家伙装傻充愣的本事天下无双,鬼知道会被他兜到什么地方去,和这种人打交道,干脆就是直来直去,把他逼得没法装傻才行:“希洛那里的事情且不管……你我都是从小就认识的朋友。我只问你一句话,这件事情,你的立场是什么?”

罗斯一听这话,忽然就仿佛被**蜂蛰了一样跳起来,跺脚指着杜微微,叫道:“哎呀!!弥赛亚!害人也不是这么害的!咱们可都是朋友啊!!你难道不知道我比利亚家的家训么?我家的规矩,就是什么都不参与,绝不站队,也绝不伸手!你现在这么问我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看我这几年rì子过得太舒坦了,想给我找点麻烦吗?”

杜微微脸sè一沉,缓缓道:“你也知道我们是朋友!那么卡曼和罗小狗是不是你朋友?哥特是不是你朋友?”

罗斯身子一震,抱着脑袋跌坐回了椅子上。

这一刻,这位大脑门的罗斯大爷,脸上才终于露出了几分哀伤来,过了许久,他缓缓摇头,咬牙道:“是朋友没错……弥赛亚,我也明白告诉你,若是害死他们的是别人,我罗斯一定为他们报仇!又或者,我罗斯不是什么比利亚伯爵,我拼了命不要,也会对凶手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他脸上闪过一丝狠戾之sè,可随即面sè一垮,脸sè变得苍白,低声道:“但我不只是罗斯,我还是比利亚伯爵,我不能为了我自己的感情,把家族几百口人的xìng命一起赌上去。我比利亚家族和你郁金香不同!我没你有钱,没你有权,也不像你有这么多军队。比利亚家就是靠着明哲保身这个本事,安安稳稳活了一百多年,到了我这一代,我也不打算改变,我也不敢改变!”

说到这里,罗斯面sè一变,才低声继续道:“你……你就当我是一个胆小鬼吧!反正我比利亚一族,从来都被人背后说成是胆小鬼,我早就认了!”

杜微微叹了口气,眼神里闪过一丝失望,可随后看着罗斯,目光又变得有些复杂。

她轻轻走了过去,拍了拍罗斯的肩膀,沉声道:“好了……你不是胆小鬼,我心里清楚的。”

……

罗斯被安排下去休息,而那个“副使”的尸体很快就被抬到了大厅外的院子里。

几名jīng锐的郁金香家的护卫站在两旁,目不斜视,地上的那具尸体上蒙着白sè的布。

杜微微站在台阶上,皱眉看着这具尸体仿佛在出身。

身后传来一声咳嗽,杜微微转过身,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脸庞。

“你的伤还没有好么?”

“恐怕还需要些rì子。”这位贵人面sè有些苍白,目光却看着西北的方向,低声道:“恐怕只有回到山上,这伤才能痊愈。唉……我修为不到家,强行使用法术……”

杜微微想了想,语气有些愧疚:“都是为了我家族,耽误了先生您的修行……”

“入世也是一种修为。”贵人轻轻一笑:“这几天我思索后也颇有些心得。我承认有些时候,我很羡慕那些留在山上的朋友可以心无旁骛的苦修。我却要在这里为俗事所累。可是仔细再一想,这何尝不是一种对心境的锻炼。这次回山上之后,我的法术虽然耽误了一些,但是心境却**得越发坚韧了,对今后的修为大有好处。**到高深之处,心境在很多时候,远比法力的强弱要重要得多,这一层,我也是这几rì才慢慢想明白的。”

杜微微松了口气,正sè道:“那我就祝先生回山之后,能早rì达成心愿!”

这位贵人微笑,随即正sè看着杜微微:“小姐您呢?这一场**之行,我也颇有些想法……您的那位侄子可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只看他反应如此迅速,就派来了罗斯这个使者……我在**闹得这么大,若是换做旁人,只怕早已经勃然大怒了,他却只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就看清了利益轻重,然后很快的忍了下来,做出了妥协,派来罗斯就是一个明显的讯号……此人能忍人所不能忍,绝不是一个轻松的对手。”

杜微微淡淡一笑,她的目光却很坚定,缓缓道:“我郁金香家立世百年,所遇到的哪一个对手又是轻松简单的。”

这轻描淡写的言辞里,却蕴含着强大的自信。

贵人点头,笑道:“你有这样的自信,我便放心了……我不rì就要回山了,嗯,那个叫费欧娜的小妮子,我仔细观察过了,虽然还有些毛病,不过可堪造就,这次我带了回来,也算是给你留下一个可用之人。”

“您推荐的人,我一定会慎重的使用。”杜微微郑重道。

贵人不再说话,却缓缓走下了台阶,然后轻轻来到那具尸体旁,弯腰掀起了白布一角……

这可怜的“副使”,的确如罗斯所说的那样,已经变成了一具焦炭,尸体已经面目全非,完全看不出本来模样。

贵人只瞧了一眼,就轻轻放下了白布,忽然心中微微一动,扭头看着杜微微:“这个家伙的死……真的是打雷被劈的?”

看着杜微微的眼睛,贵人一字一字缓缓道:“现在可不是夏天啊,我在西北一辈子了,从来没听说过早chūn三月会有能劈死人的雷暴雨出现。”

杜微微神sè不变,眼睛里却终于露出了一丝冷酷!

“对您我自然不会隐瞒,这人……是我弄死的,那场雷暴,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魔法罢了。”杜微微淡淡道:“就算他头盔上没有什么红羽,就算他没有举着长矛挑着旗帜,我也有一百种办法让这个雷劈到他的脑袋上。”

贵人摇了摇头:“……为什么?”

杜微微目光闪动,冷冷道:“就是为了让希洛知道一件事情:他派谁来是他的事情,但西北这片地方,不是谁想来就能来的!没有我的点头,活人进来也会变成死人!”

……

“好了,你觉得如果没有我点头,教宗想派谁跟着我都能成么?”

陈道临叹了口气,看着面前这个瞪大了眼睛盯着自己的魁梧汉子。

蒙托亚身上的伤势已经痊愈了,站在面前,那雄壮的身躯就如同半截铁塔,全身散发着一股刚猛威武的煞气!

“蒙托亚,达令阁下说的没错。”

海因克斯神sè平静的开口了。

教宗开口,蒙托亚立刻转过身来,对着教宗弯下了腰。

“因为之前的事情,你暂时还不能公开露面……至少在**不行。”海因克斯语气很平和:“跟着达令阁下,也是我的意思。达令阁下开始的意思是向我要两个人跟着他当助手,我便想到了你。你这些rì子总把自己关在训练场里rì夜苦练武技,我当然知道你的心思……只是神圣骑士团的位置,你暂时是回不去了。而达令阁下么……又身负了教会的重任,我想来想去,他身边也的确需要一位强力的助手和武士扈从。你们又是旧相识,让你跟着他身边,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教宗发话,蒙托亚也不敢说什么……但是心中却越发的茫然了。

他自然是认得达令陈的,也欠了达令陈一条命。当初两人打交道了两次之后,达令陈的狡猾和智慧也给蒙托亚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但是……教宗却专门把自己找来,让自己跟着这个家伙?这却是什么意思?

蒙托亚这些rì子一直被教会深藏,之前的谋刺先皇的事情,他几乎变成了教会的弃子,而损失了众多部众,也让蒙托亚心中深深的自责,这种愧疚和不甘的情绪交错在一起,再加上深深的失落,使得这位猛将兄每天就只能把自己关在训练场里拼命的苦练武技,练得几乎吐血,才能稍稍减轻一些心中的烦躁。

可没想到,今天教宗把自己叫来,说是有任务交给自己,却是这么一件事情?!

达令陈?这个家伙什么时候跑到教会里来了?他和教会又是什么关系?

自己虽然被雪藏了,但是蒙托亚却很清楚自己的价值:论武技,哪怕是在高手如云的神圣骑士团里,他都不做第二人想!即便是现在的神圣骑士团的首领塔西佗,在武技修为上,也并不必自己强,甚至还要略输自己半筹!

原本自己应该是神圣骑士团首领的最佳人选!即便现在因为特殊的原因被雪藏了——可教宗陛下居然将一位神圣骑士团领袖级的人,却派给了这个达令陈当扈从?!

“达令陈阁下和教会有很深的渊源。”海因克斯自然知道蒙托亚心中的疑惑,但是神使的身份却不方便告诉这个家伙,只好含糊道:“你只要记着,达令阁**负重要的任务,他要做的事情,关系到将教会发扬光大!而你的任务,就是跟着达令阁**边,做他的扈从,誓死保护他的安全!”

“而且还要听我的指挥。”陈道临很无耻的加了一句。

蒙托亚皱眉,横了陈道临一眼,然后又看向了海因克斯。

可是让蒙托亚吃惊的是,教宗陛下居然点头了,而且神sè居然很严肃!

“蒙托亚!你听好了,我选中你一是因为你武技出众,足以堪当重任!而第二,便是因为你对教会的忠诚和信仰的虔诚!你只需要记住,跟在达令阁**边,不该问的不问,不该想的不要想!你唯一要做的便是,听从他的指挥!你……”

教宗忽然犹豫了一下,缓缓道:“你就把达令阁下的每一条命令,当做是我说的话便行了!”

蒙托亚心中一震,不可思议的抬起头看着教宗。

达令陈说的话,就相当于教宗说的话?这个话说的可就不一般了!!

教宗陛下的要求,居然是让自己把达令陈当成教宗一样的权威?!

“陛下……”蒙托亚犹豫了一下:“我对达令陈阁下心存感激,若是让我保护他安全,这个任务我自然不会拒绝。不过……达令阁下并不是教徒,而且他平rì里所作所为,颇有许多和教义相悖,若是他要求我做一些……一些出格的违背教义的事情……”

不等海因克斯说话,陈道临就已经恶意的笑了笑:“当然照做了!哪怕我要放火烧教堂……你都要负责给我搬柴火和点火!”

蒙托亚翻了翻眼睛,可让他惊奇的是,教宗陛下听了这话,居然丝毫不以为意,然后还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蒙托亚!我知道你现在恐怕很难理解……不过你只要记住,为了振兴我教,很多时候,我们这些人都要勇于牺牲!无论是我们的生命,抑或是名节,荣誉……哪怕是因此而让自己堕落地狱,也在所不惜!”教宗的语气忽然变得森然起来,盯着蒙托亚,咬牙道:“若真的出现这种事情……若达令真的让你放火烧教堂……你照做就是了!无论他让你做任何事情,哪怕这事情十恶不赦,哪怕这事情天理不容……蒙托亚,这便是你付出牺牲的时候!你只要记住,你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了振兴教会!”

一瞬间,蒙托亚瞪大眼睛,觉得心中有些东西仿佛在崩塌……(未完待续。)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