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教宗的决心】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3-20    作者:跳舞

(七千字,两更的量合为一章发布)

第三百四十章【教宗的决心】(二合一章节!)

光明神殿作为教宗的驻址,乃是整个罗兰帝国教徒心中的圣地所在,这里的条件自然也是最好的。

光明神殿的教义之中并会过分注重宣扬和提倡“苦修”,所以这一千多年来,高级神职人员们的rì子一向都过得非常好。

而今晚,陈道临则是切身体会到了这些神棍们的“奢侈”!

在臭水沟里泡了整整半天的陈道临,终于痛快的洗了个热水澡。

光明神殿的教义,对洗澡这件事情十分的重视,尤其是在重要的祭祀典礼以及重大的教义庆典之前,都要求教徒进行“洁体”。大概的意思也就是和天朝之中的“沐浴斋戒”差不多吧。

而光明神殿对于在祭拜女神之前的“洁体”的环节更是格外重视。

按照最传统最古朴的教礼,最高规格的“洁体”一共有三个步骤,也就是说,要洗三次澡,据说这样才能彻底的清洁掉肉身上的污迹,用最最纯净的状态来面对伟大的神灵——陈道临认为弄出这种复杂的洗澡过程,和这个宗教崇拜的神灵是一个女神有很大关系。

女xìng么,总都是会比较爱干净吧。

第一步叫做“海浴”,必须用洁净的海水进行洗浴。让陈道临吃惊的是,也不知道这光明神殿用的什么办法,居然在这神殿的一个隐秘的地下室里,弄出了一个模拟海水的浴池!这里可是远离大海上千公里的内陆啊!

第二步叫做“山浴”,按照教义,必须要用纯净的山泉进行洗浴。让陈道临吃惊的是,教会里居然也有储备,据说这是从北边的某一座山里取回的洁净的泉水!

第三步,才是叫做“静浴”,这最后一步,据说是用教会之中的圣水进行沐浴!所谓的圣水,其实就是引用了干净的水源的水,但是这个水却必须是用活水水渠引到教会之中,再经过了某一个特殊的地方进行处理,而且要经过祭祀典礼之后,才算是被“圣洁净化”过了的,据说这种水是受到了女神的祝福——这种说法陈道临自然是不屑一顾。

但是让陈道临吃惊的是,这个用来沐浴的圣水浴池,却是格外的奢侈!

在浴池的上方,是一个化作女神形态的纯金的雕塑!这纯净的雕塑安全是按照真人比例大小打造的!金光熠熠!

女神手中持着一个圆口的瓶子,源源不断的圣水就从那瓶口里流淌出来,注满了整个浴池!

整个浴池是圆形的,足足有一个游泳池大小,用一种连陈道临都辨认不来的石料打造——所有的石料都已经近乎半透明的结晶化了,陈道临只能判断出,这应该是用的某一种类似宝石级别的石料!

数十种昂贵的香料,全部都是沐浴用的,丢在了这水池边上任意使用,还有那鲜艳娇嫩的花瓣,洒满在了水面之上。

蒸腾的热气之中,陈道临心中甚至有些恍惚——传说之中杨贵妃沐浴的清华池,也不过如此了吧?!

赤身**的浸泡在圣水池里,陈道临看着面前那个纯净的女神雕塑,心中忍不住咒骂:这也算是奢侈到家了!居然用纯金打造出这么一个雕塑来,只是用来当做水龙头使用……

要是哥悄悄的敲下几块来带走,不知道会不会被发现呢?

还有……洗澡的时候,赤身**的暴露在女神雕塑的面前,这样……真的合适嘛?

仔细回想了一下,似乎教义里有说过类似的话,好像是说:所有的人在女神的眼中都是一视同仁,只是女神创世之下留下的生灵。

所以嘛……是不是光着身子,好像也没什么差别吧。就好像当母亲的,也会在乎自己的婴儿穿不穿衣服?

海浴和山浴,代表着沐浴的人接受了海洋和山川的洗礼。而最后的圣水,据说是洁净了人的心灵和灵魂。

这样三个步骤结束,才算是从内到外都彻底洗干净了。

这个澡洗的是很爽,就是时间拖的长了些麻烦了些。不过陈道临后来才知道,能有资格享受到“三浴”的,在教会之中也仅仅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高层才有这种资格,而且也只有在重大典礼之前才会使用这种繁琐而隆重的沐浴仪式。

至于自己么,无非是占了一个神使的身份,才有机会在这个即不是新年又不是过节的时候享受这种隆重的礼仪。

不过嘛……隆重就隆重吧,可洗完了最后一步圣水浴之后,忽然有四个一身白纱,身材恩诺的年轻女子走进这浴室来算是什么意思?

半透明的白纱,将玲珑**的躯体若隐若现……喂!难道你们不怕**嘛?!这个世界的女人什么时候也流行真空穿衣的方式了?

身上穿的这么暴露,却偏偏带了金sè的面罩,将脸孔遮挡住了?

喂!既然这么害羞不好意思见人,你倒是多穿点衣服啊!!

就在陈道临目瞪口呆的时候,这四个穿着白纱的年轻女子已经走到了浴池边,轻轻的拜服在了地上……

女孩子用这种姿态匍匐在地上,那纤细的腰肢和挺翘的**曲线顿时尽数展现了出来……达令哥的反应也很直接!他可耻的竖旗了!

不等达令哥反应过来,四个女孩已经盈盈起身,先后的走进了池水里来,在陈道临还在目瞪口呆的时候,四个女子就已经来到他的身边,各自手里拿着洗浴用的棉纱,丝巾,仔细的为陈道临清洁身体,擦拭各个部位……

陈道临只觉得自己身上的鲜血几乎在瞬间就冲到了脑门,当然……也有一部分鲜血立刻集中在了某个部位……

这种“被人洗”的滋味,让达令哥yù仙yù死。

热水的蒸腾之下,女孩子原本**娇嫩的**泛出了一抹嫣红的颜sè,原本就是半透明的白纱,被水浸泡之后,更是紧紧的贴在身上……我说!你就算是身上套个保鲜膜也比这层白纱更管用好不好!!

“被洗”的时间似乎很短,又似乎很漫长。

终于,陈道临浑浑噩噩的被拉出了水池,站在了地上,很快就有两个女孩凑了上来,两人合力拿着一块**柔软的的干燥浴巾,将陈道临从头到脚的水迹都擦拭得干干净净……每一个细微之处都没有落下。

陈道临就这么机械的被几个女孩摆弄着,他坐在了一个干净的玉石墩子上。立刻就两个女孩在他身后用梳子为他梳头,动作轻柔而舒贴,整个过程温柔细致到了极点,最让陈道临有些吃不消的是,女孩子动作的时候,将自己的头轻轻的靠在她的怀中,整个人都贴在了陈道临的后背上,这若有若无的擦碰,让陈道临清楚的感觉到了女孩身上的柔软和玲珑的曲线……

左右两个女孩子更是分列两边,拿着jīng致的小银剪刀,为陈道临小心细致的剪着手指甲,然后付**去,再清理脚趾甲……

陈道临忍不住叹了口气。

妈的,这帮神棍的rì子过的也太舒服了吧!这种洗澡的名堂,就算是现实世界之中,大名鼎鼎的东莞也不过如此吧——虽然达令哥没去过。

只是轻轻的咳嗽一声,就有女孩将一杯温好的蜂**水端到面前喝一口。略微扭扭脖子,身后就会有一只纤细柔嫩的小手,在肩膀上轻轻**。

一切的一切,都不用话语吩咐,甚至只要一个眼神,就会被服侍得无微不至……

沉默许久,等到这四个女孩将自己整理得焕然一新的时候,陈道临才终于低声开口了:“你们在教会之中算是什么身份?难道就是传说之中的……圣女?”

说实话,此刻陈道临心中已经生出了一团熊熊的怒火!!

圣女!!??如果这就是圣女的话,那么陈道临真的有一种冲动立刻跳起来,放一把火把这个鬼地方烧了!然后冲到那个叫蓝蓝的女人面前,狠狠的质问她:你放弃了一切,就是为了滚回到这教会里做这等肮脏下**的事情?!!

圣女?!脱得半光,然后用这种方式来伺候教会里的那些老头子,这就是你心中认为崇高神圣的事情?!

我去年买了个包!

我去年买了个表!!

洗完澡了,是不是还要侍寝啊!!是不是还有冰火五重天啊!!!

这一刻,陈道临心中怒火已经几乎要吞没他的理智了!!

……

听了陈道临的问话,这四个女孩子却仿佛被吓得不清,丢下手里的东西,当场就跪在了地上,匍匐在地,连头都不敢抬,娇柔的身躯只是瑟瑟颤抖,仿佛惧怕到了极点。

陈道临皱眉,叹了口气:“好了,我不过是问了个问题而已,你们却怎么怕成这样子。”

眼看这几个女孩还是颤抖不已,陈道临心中无奈,只好俯身扶起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同时口中喝道:“好了,都给我站起来!”

等四个女孩都站了起来,陈道临盯着面前这个,沉声道:“我问你们问题,又没有怪罪的意思,你们怎么怕成这个模样?”

这个女孩战战兢兢,终于开口说话,嗓音听上去很年轻娇嫩,低声道:“贵人说这样的话,我,我们当然是怕的……”

“怕什么?我只是问你们,是不是圣女。”

这个女孩身子抖得厉害了,赶紧失声道:“贵人可千万别再说这样亵渎的言语了……我,我们只是低**的神仆,哪里能和圣女相比……圣女是教会之中最圣洁高贵之人,只侍奉神灵,那是最最尊贵的地位,我们岂能和她相提并论。这样的话,只是听一遍,便是亵渎啊!”

神仆?

陈道临脸sè稍和,随后又仔细的问了几句,从这个战战兢兢的女孩口中,才套出了一些实情:

教会之中,一直都有培养神仆的“传统”,似她们几个这样年轻女孩子,都是从小的时候就来到了教会之中,有的是无父无母,有的则是极为穷苦的人家,养不活的孩子,还有的则是父母都是信教信得狂热得失去理智的人,将自己的孩子都“奉献”给了教会……

从这些孩子里,教会专门有一个部门,会定期从中间挑选一些人出来,似她们四个这样的,从小就因为相貌出众被挑选出来,然后带进教会里慢慢的培训,直到成年,就专门会分派到教会之中,服侍一些高层的人员。譬如各个地方教区的大主教,**光明神殿之中的一些主教以上级别的高层人物。

这些被培养出来的“神仆”,有男有女,基本上都是相貌不错,从小就生得眉清目秀,然后经过多年的培训,学会如此最最细微的伺候人,熟悉各种礼节——这等培训,简直比皇宫里培训宫廷仆人都要严格。

这些“神仆”并没有正式的神职人员的身份,只是最最低**的身份。当然了,这其中也有区别,那些专门负责烧火做饭打扫洗衣的,就比那些做苦力的要高等一些,而这些专门服侍“贵人”们的神仆,地位则要更高一些。

而教会之中,似乎就一直都有这种“蓄养神仆”的风俗,越是高层的“贵人”,身边都绝对少不得有几个相貌出sè的年轻美貌神仆贴身服侍。

而教会之中的那个专门的部门,似乎也都会“储备”一些美丽的女孩子,培训好了之后,一旦有新的贵人上位,就会立刻分派了出来贡新贵挑选享用……

陈道临听到这里,忍不住叹息。

藏污纳垢,藏污纳垢啊!即便是教会这种打着最最神圣旗帜的地方,也免得不有这种事情存在。

而似乎说的话多了,这几个女孩心中的畏惧渐渐平息,不免就又不小心透露了一些。

原来,在**的这些教会的高层,自教宗以下,还算是比较收敛的,做事情也不会太过张扬,教会之中的高层虽然也有“神仆”服侍,但还为了顾全形象,以及身在**,注意影响,自重身份,不敢做的太出格。

倒是地方上,才比较夸张。尤其是一些远离**的地方教区,地方教区大主教,简直就如同土皇帝一般,骄奢**逸,生活糜烂的程度,就连那些贵族都自愧不如!据说有的地方大主教,身边就有个百名年轻美丽的“神仆”rì夜伺候,那简直就是寻常事。

罗兰帝国一向打压教会的影响,注重的都是政治层面的,对教会的政治影响力一再的削弱,但是为了安抚教会的人心,也同时在其他地方会格外的宽容一些。

简单的来说,只要教会肯乖乖的听话,不掠取地方权力,不抗拒地方zhèngfǔ,那么在其他方面,帝国官方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总而言之,就是宁愿把教会的这些人当做猪来养,锦衣美食,美女佳肴,就随便他们攫取。

陈道临听了,脸上不动声sè,心中却连连冷笑:

这样的一个宗教,若是还不亡的话,简直就是没天理了。

那个海因克斯似乎是个厉害人物,但就算他再厉害,这么一个已经烂到了根子上的教会,他想要力挽狂澜,谈何容易??

陈道临心中平静了下来,随后在四个女孩的服侍之下穿了衣服,他换上的是一件黑sè的神职人员的袍子,这袍子的裁剪和质地一看就不是凡品,上面虽然没有品级的标志,可穿在身上,自有一股华贵的气质。

他离开了浴室,被四个女孩领到了外面,门口早有两名眉清目秀的年轻少年“神仆”等候,恭恭敬敬将他请到了一个小休息室里,这里桌上早就摆满了食物,除了陈道临点名要的“烤羊腿”之外,还有各种美食,就连那盛酒的酒器和餐盘也都是纯金质地的!

陈道临看了一眼房间里的食物,皱眉道:“我的同伴呢?”

两个神仆面sè茫然,陈道临心中有些不快,挥手道:“去把我的同伴一起请到这里来吧。”

……

胡克身上的伤势已经被处理过了。

陈道临检查了一下之后很满意。他身上的伤口都清洗得很干净,有些地方甚至为了防止感染,将伤口处的一些皮肉都干脆削了去。

这个世界可没有抗生素,在臭水沟里,被那些不知道浸泡了多少年的生锈的铁栅栏划破身体,一个不小心,弄出破伤风伤口感染之类的,十条命都不够死的。

不过海因克斯还算是守信,胡克告诉陈道临,有一个年老的教会里的人,看上去身份很是不低,亲自给他施展了光明系的治疗术,伤口很快就愈合了。

光明系的治疗术,颇有一种祛除毒素的作用,也对伤口的清理颇有奇效,这效果比抗生素都要好很多。至少用了光明系治疗术之后,就很少听说过有伤口感染腐烂的。

胡克光着上身,身上缠绕了不少纱布,随便套了一件白sè的袍子。狼人查克则是也洗的干干净净,一身皮毛都油光水亮。两个女孩子也都清洗过了,头发湿漉漉的。

巴罗莎还算冷静,倒是小女仆夏夏,一脸惊奇的表情,来到这餐厅里,看见满桌的食物就立刻惊呼了一声,上去一把抓起一个金质的酒杯就抱在了怀里,一脸财迷的模样。

陈道临看着同伴都无恙,心中才松了口气,问了一遍,才知道他们都有专人照顾,沐浴更衣之后,就被送到了这里来。

“老爷……你怎么就忽然变成了教会的贵客?”小女仆夏夏最是没心没肺,忍不住大声问道:“咱们在家里的时候,你不是经常还说他们是一群神棍么?”

胡克最是谨慎,赶紧一把捂住了夏夏的嘴巴,丢了一个jǐng告的眼sè,才压低了声音道:“老爷,小心隔墙有耳。”

陈道临淡淡一笑:“没关系的,我的底细,教会里的人早就查得清清楚楚的,平rì里我骂‘神棍’的次数还少么?没关系的。”

他心中倒是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底细,早在当初自己初次阻拦了蒙托亚刺杀皇帝的时候,想必教会就已经暗中调差过自己的。而在自己后来放跑了蒙托亚和蓝蓝之后,教会之中的高层,若是还没有把自己查个底朝天,那才叫见鬼呢。

说着,陈道临走到胡克身边,将夏夏拉到自己面前,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你老爷我就是光明神殿的神使,那个光明女神找我帮她做一件大事,让我带话给这些教会里的人,这也是事实啊。”

夏夏瞪大了眼睛,忍不住又道:“可是……你又不是信徒!光明女神为什么不找别人,却偏偏找了你?”

“哈哈,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她是女神啊,神嘛,做事情自然都是出乎意料的,若是神做事情随随便便就能被凡人猜到,那还叫神么?”

说着,指着桌上的食物:“天大地大,吃饱肚子最大!都饿了大半天了,来,好好吃一顿,有什么事情,先填饱肚子再说!”

他又对胡克和巴罗莎各使了个眼sè,就带头坐了下来,抓起一根羊腿,就塞到了狼人的手里。

查克是兽人,才不管什么光明女神黑暗女神的东西,狼人信奉的是兽神,陈道临是魔法师也好,是神棍也罢,狼人都是不在乎的,反正它只是跟着这个主人就行,有东西吃,那自然是要先吃饱肚子的。抓过羊腿就大口啃了起来,尖锐的狼牙,就连骨头都咬碎了直接吞了下去……

……

“陛下……这个达令陈,可信么?”

一间密室之中,塔西佗一身戎装,面sè凝重,看着跪在那儿默默祈祷的海因克斯的背影。

海因克斯叹了口气,缓缓站了起来,却先伸手将一根燃尽的蜡烛挪开,将一根新烛点燃,小心翼翼的放在烛台之上,才回过身来。

教宗的脸sè十分复杂,他看了一眼塔西佗……

“我们认识多少年了?”

“呃?”塔西佗一愣,随后才道:“从当年进教开始我便认识了陛下,到今天,已经有……”

“有四十年了吧。”海因克斯轻轻一笑,看了看塔西佗,声音很平和:“你比我年轻许多,现在又统领了神圣骑士团……唉,塔西佗,我实话和你说,原本在我心中,担任大骑士长最佳的人选并不是你,而是蒙托亚。蒙托亚生xìng刚烈,武勇过人,忠诚不二,尤其是他在骑士团之中的威望很高,是最佳的大骑士长的人选。”

塔西佗倒也不气恼,由衷道:“蒙托亚阁下的确比我更适合这个位置。”

“可惜,蒙托亚在之前的行动之中暴露了身份,为了不引起皇室的反弹,我才不得不雪藏了他。至于你,塔西佗,你的武技和忠诚都并不比他差,你做事情也坚韧果敢,但我曾经jǐng告过你,你太热衷于那些yīn暗的事情,失了几分光明。唉!其实以你的xìng子,若是统领裁判所,审判长的位置是最适合你不过的。”

塔西佗面sè茫然,不明白为什么教宗忽然把话题扯到了自己的职位上了。

“我只是想告诉你,塔西佗,今后做事情,还是多动动脑子吧。我不会让你一直统领神圣骑士团的。将来我会找一个合适的时间,把裁判所交到你手里,当审判长的话,可不能只靠武力说话。你在骑士团待了这些rì子,却渐渐的忘记使用你的头脑了。你要记住,很多时候,智慧远远比手里的剑更加重要。”

塔西佗虽然不明其意,却认认真真的低头:“陛下的提点,我一定牢牢记住。”

“嗯。”海因克斯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才看着塔西佗的眼睛:“至于这位达令陈……他的神使的身份,倒是是不是真的,说实话,我现在还不敢完全确定。至少,他在和我交谈的时候,施展出的那一丝神力,却是货真价值的!这一点,我是绝不会看错的!”

神力!

塔西佗目光骤然一变,可随即他想了想,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苦恼道:“陛下这么说了,我自然不敢质疑。可是……这达令陈的底细,我们可是都查过的。他为人狡猾多变,平rì里对女神多有不敬,听闻他曾经在很多地方都对教会大放厥词……这样的人,从骨子都就根本不信奉女神,说这样的人居然是神使,女神怎么会选中这么一个人作为传播神旨的使者?这……怎么也说不通啊!!”

海因克斯面sè平静:“你说的这些,我如何会想不到?”

顿了顿,看塔西佗一脸焦急,海因克斯微微一笑:“我知道,你想说,神使的身份事关重大,岂能模棱两可?对不对?”

“……我就是这么想的!”塔西佗点头。

海因克斯微微一笑,烛光摇曳,他脸上的表情仿佛笼罩在yīn影之中,看不清神sè。

“若他是真的,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光明神殿这一百多年来,无法联系到女神,无法得到一丝一毫的神的旨意,甚至再也无法展现出神迹来……我们就如同失去了父母的弃婴,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已经失去了对神的敬畏和信仰。若他是真的神使,那么就等于我们重新得到了女神的垂青……振兴我教,就在眼前!这便是一件千载难逢的大盛事!”

顿了顿,却听见教宗的声音变得低沉,幽幽的语气,继续道:“如果他是假的……塔西佗,他身上的神力却总是货真价值的!只要有这一丝神力,我们就可以将这一丝神力发挥出最大的作用!!!我不管他的那一丝神力是从哪里来的……如今为了振兴我教的大业,即便是一根救命稻草,我也会死死抓住不放!

即便他是假的……我也会想办法,让他‘变’成真的!!”

说到最后,语气斩钉截铁!!

塔西佗听到这里,脸sè狂变,失声惊呼:“啊!!”

.(未完待续。)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