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希洛的人选】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3-18    作者:跳舞

第三百三十七章【希洛的人选】

此刻,教宗海因克斯正坐在祈祷室里。

“教宗祈祷室”被认为是光明神殿之中最神秘也是最神圣的地方之一。

因为这个祈祷室,是历代教宗独自祈祷,在这里冥想,祷告,祈求于女神取得联系,聆听女神旨意的地方。

进入这座祈祷室,是教宗一个人的特权——作为女神在人间的代言人,那么教宗自然也就拥有唯一的聆听女神旨意的权力。教会之中别的人,想要知道女神的旨意,就只能从教宗这里得到传达。

毫无疑问,这是维护教宗权威的一种牢不可破的根基。

虽然,让人尴尬的是,哪怕是作为“女神在人间的代言人”,可最近几代教宗哪怕是rì夜不停的祷告,也再也没有得到任何一丝半点女神的讯息,所谓女神的神旨,自然也就更无从说起了。

已经一百多年了!

整整一百多年,光明神殿的这群最最虔诚的信徒,都不曾再得到女神的旨意,就仿佛他们的神灵,已经彻底的抛弃了这些人间的子民信徒。

一个无法展现神迹的神灵,是很难长久的维持自己的权威的。光明神殿这一百多年来被一再打压,一再逼迫,渐渐势弱,也和他们总是无法得到女神的旨意有关系。越来越多的人不再信仰女神:一个看不见莫不着,又放弃了自己子民的神,还有什么可信仰的?

加上刚刚退位后就去世的高士拿十七世,一共有三位教宗在位期间,都没有能取得和女神的联系。甚至有其中一位教宗是在祈祷室之中逝世的,逝世的时候,双目流血,面容绝望!当然,这件事情也被教会的高层严密封锁为教会绝密。为了保守秘密,不至于让教徒信心丧尽,就连服侍那位教宗的贴身侍从都被秘密的处死了。

一般来说,一旦教宗进入了这座祈祷室,除非是事关重大,那么教会之中的一般事务,就轻易不得去打搅。

可偏偏今晚,在半夜的时候,祈祷室中的教宗海因克斯陛下,却依然被惊动了。

看到进来打断了自己祈祷的人,是教会现任的神圣骑士团的大骑士长塔西佗。海因克斯立刻就压下了心中的不快:他很了解自己的这个老朋友,塔西佗xìng子坚毅,信仰虔诚,做事情虽然激进了一些,但至少也能分得清轻重缓急,既然敢打搅自己的祈祷,那么就一定是有什么必须要让自己出面的大事。

果然,塔西佗带来的消息,让海因克斯听了之后,动容了。

“达令陈?真的是他?”

烛光昏暗的祈祷室里,海因克斯的面sè在烛火之下显得yīn晴不定。

塔西佗的神sè也很严肃,他躬身,声音却铿锵有力,沉声道:“皇宫里今天出了大事,有人劫狱逃窜,这位达令陈法师,最近在**里被三大魔法组织联名**要求释放的人,显然是自己脱狱逃出了皇宫。**已经戒严,我也不知道他哪里有本事居然跑到了这里来……”

海因克斯摇头:“能让三大魔法组织联名**力保的人,自然有不凡之处,他有逃出皇宫的本事我并不意外,只是……他却怎么会跑来我们这里?他是魔法师,跑去魔法学院不是更安全?嗯,是了,城防封锁,他不能出城,去不了魔法学院,但是,即便是去魔法学会或者魔法工会,也没道理跑来教会吧。”

说到这里,海因克斯抬头苦笑:“看来这位达令陈法师,是跑来收债了。当初他算是救了蒙托亚和蓝蓝的xìng命,如今走投无路,跑来教会寻求庇护,倒也不算太奇怪,只是……他怎么就有这样的胆子?难道就不怕我们把他抓了送给希洛?”

“这便是让我惊奇的地方了。”塔西佗的神sè越发的凝重,他忽然单膝跪在了地上,缓缓道:“陛下,我没有得到您的允许,就让人把他们放入了教堂看管了起来。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我擅自做了这样的决定……”

“起来吧。”海因克斯神sè不变:“我了解你,塔西佗,你做事情虽然激进了一些,但却不会乱来,你既然放他们进来,又深夜来求见我,想必是有特殊的原因的。”

塔西佗连连顿首,他的神sè之中带着一丝激动,甚至是焦急!这样的表情,让海因克斯心中不由得一凛!

自己的这位老朋友,为教会奉献了一生,在神圣骑士团之中,为人刚毅,作风强硬,即便是刀山火海都不会皱一下眉头,此刻却露出这番焦急激动的神sè,那么,那个达令陈肯定是带来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了!

果然……

“那个达令陈说……”塔西佗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他……是神使,带来了女神的旨意!”

腾!!海因克斯豁然站了起来!!

……

“有消息了?”

希洛缓缓的放下了手里的鹅毛笔,他看上去神sè从容,甚至放下笔的时候,还没忘记将鹅毛笔在墨水瓶旁舔了舔笔尖,抹去了一滴浓浓墨汁。

随手拿起自己刚刚书写的一张东西,在手里吹了吹墨迹,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面前之人。

眼前站着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面容英俊,眉宇之间藏着一丝锋芒——只是他很小心的将这一丝锋芒藏得恰到好处。

“加罗宁将军。”希洛重新低头看着手里的这张纸:“但愿你带来的是一个好消息。”

加罗宁神sè平静,他只是微微的欠了欠身子,叹了口气:“很抱歉,恐怕要让您失望了,陛下。”

“嗯。”希洛点点头,抬起眼皮看了加罗宁一眼:“人没追上?”

“是。”加罗宁缓缓道:“城卫军的轻骑沿澜沧运河往西追了二十里,追上了那条可疑的商船,但是追上的时候,船停在了岸边,船上已经没有人了。”

“……说下去。”希洛依然神sè不动。

“侦骑汇报,在周围搜索后有了消息,说是就在快傍晚的时候,有人看见了那条船停在了岸边,随后船上的人上了岸,从船舱里搬运出了东西,搭建出了两架飞艇,有人乘坐飞艇离开,而剩下的则在野外四散,骑马离去。”

希洛沉默了会儿,他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轻轻叹了口气:“好了……既然这样就不同再追了。哼……谋定而后动,果然是郁金香家的风范。想来这条退路早在他们劫狱之前就准备好了的,就连飞艇都预备好了。我想,李斯特家的父女,还有那个达令陈等重要人物,一定是乘坐飞艇去了西北,飞艇上天,那就很难追上了。其余在岸边骑马逃走的,只是一些小喽啰,就不用费力去追了,没有价值。”

加罗宁倒也并不奇怪希洛的反应,他居然也点了点头:“我的看法也是如此。不过……陛下,郁金香家做出这等事情,您做出如何的反应,恐怕就要慎重了,否则的话……”

希洛笑了笑,看了加罗宁一眼,点了点头:“你比阿克尔要更喜欢动脑子,这点很好。那些雷神之鞭的家伙都满腔愤慨,喊打喊杀。就连阿克尔也主张让我要强硬一些……看来你的看法,似乎和他有些不同?”

虽然明知道这是皇帝故意要将自己立在阿克尔的对立面,加罗宁倒也并没有丝毫的意外——皇帝要坐稳位置,总不能太过依仗阿克尔的雷神之鞭系,自己这个王城近卫军系的首领,自然是要被抬出来作为制衡的,这一点,加罗宁早就有了觉悟。

“陛下,我的看法是,这件事情毕竟是不能摆在台面上的。若是公然下令斥责问罪,只会激化现在的局面。摆在您面前的事情,千头万绪,就如同是一顿大餐,郁金香家么,应该是最后的主菜才对。若是现在就贸然拿起刀叉对主菜下手,只怕那些餐前开胃的菜肴,就有些不好处理了。我倒是觉得,既然郁金香家的那位女公爵给您写了一封私人的书信,倒不如您也用私人书信进行回复。而且,总要找一个合适的人选,前往西北去,亲眼见见那位女公爵才好。”

希洛笑了,这次他的笑容里带着一丝毫不掩饰的赞赏!

“加罗宁将军,前往西北的信使人选,我原本是意属帕宁的。可惜……”

加罗宁神sè一变,赶紧道:“帕宁重伤未愈,恐怕难当这样的大任,而且……”

不等他说出来,希洛就淡淡笑道:“而且政变之rì,帕宁杀戮太甚,纵然是曾经和郁金香家有些情分,也早就斩断了。派他去西北,万一惹怒了我那位小姑姑……”

看了看加罗宁难看的神sè,希洛摆摆手:“好了,你不用如此担心。我并不会怀疑加罗宁家族的忠诚,你们一家已经为我奉献和牺牲了许多,帕宁更是为了我而牺牲了一条手臂,我心中对他颇有愧疚,怎么会在这种事情上让他去西北冒险。去西北的信,我已经写好了。”

说着,他轻轻一笑,指着桌上的那张写满了文字的纸:“只是信使的人选,你有什么建议?”

“原本么……在罗林家里选一个年轻的子弟是最适合的,罗林家和郁金香家的关系密切,想来郁金香家就算心中不满,也不会对罗林家的信使撕破脸。”加罗宁淡淡道。

希洛先是一皱眉,随即松开了眉头,看了加罗宁一眼:“哦?你认为应该从罗林家挑一个人?”

“我认为……阿克尔将军的次子是合适的人选。”加罗宁垂首。

希洛沉默了会儿,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却摇头道:“这个人选不好。换一个。”

加罗宁抬起头来,面上露出为难之sè:“陛下否决了这个人选,那么……其他的,我便也想不到还有谁了。”

希洛叹了口气,但是对着加罗宁的神sè却越发的和蔼了:“我倒是想到了一个人,新年之夜的事情,他两边都不曾沾身,和你的儿子有很深的私教,对我也一向并不疏远。而且,和郁金香家一系的人也都有交情,可谓是最好的人选。”

“哦?您说的是……比利亚伯爵?罗斯大人?”

加罗宁略一思索,就道:“罗斯的确也是一个合适的人选,我驽钝,果然还是陛下聪慧过人……”

希洛摇头,却忽然冷不丁的跳开了话题:“帕宁这两rì情绪如何?”

“……”加罗宁想了想,小心翼翼道:“情绪还好,只是这两rì却整rì的在抱着剑苦思。但是jīng神还好,医师和教会的神术师都看过,伤口已经愈合了,只是身体还有些虚弱,想来再有一两个月就可以痊愈了。”

希洛点头,语气很认真:“今rì皇宫的事情让我很震惊,如今御林军是新军,红羽骑需要一个让我能放心的统兵将军。这个位置,我只属意帕宁!我会虚位以待,等帕宁伤势好些,我便会正式任命下去。”

顿了顿,希洛放慢了语速,缓缓道:“我的用意,你可明白?”

加罗宁毫不犹豫,立刻就单膝跪了下去,沉声道:“陛下对我加罗宁一家的信任和厚恩,加罗宁一族必以死效忠!”(未完待续。)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