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一条烤猪腿】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3-15    作者:跳舞

第三百三十一章【一条烤猪腿】

陈道临叹了口气。

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啊……

希洛没有派人封了自己的魔法,也是因为他太过自信,认定他抓住了巴罗莎等人就是拿住了自己的弱点。

但是软禁巴罗莎等人的地方,却不是这么容易就好救人的了。

陈道临躲在一片灌木丛后远远的看了几眼,当他看清了远处那个小院门口站着的几名持着斧枪的护卫,以及刚刚骑马从这里走过了一队巡骑的时候,心中还略微窃喜了一番。可随后他看见了在那二楼的露台上,飘过的一袭红色的法师袍,就知道自己要头疼了。

这个希洛,居然派了宫廷法师来看守巴罗莎她们……

陈道临很有自知之明,尽管整个帝都都把自己看做是什么创造奇迹的“天才魔法师”,魔法学院里最年轻的魔法教授,百年以来最难得的魔法天才……但是,他很清楚,若是拼实战能力的话,自己最多也就刚刚迈过中阶门槛,而且在魔法实战运用的经验上,根本还就是一个菜鸟而已。

当初自己保护卡门院长逃跑,一路上能干掉几个魔法师,纯粹是仗着天时地利的特殊条件,并不是双方实力对比的真实写照。

要想强行冲进去救人,只要一个宫廷法师就足以拖住自己,可以料想的是随后还会有无数的宫廷御林军涌来——瓮中捉鳖这种事情,还是留给别人去干吧,哥可没有当老鳖的兴趣。

默默的又看了一眼那个小院,陈道临捏了捏自己怀里的几包东西,无声无息的重新没入了灌木丛里。

强攻不行,那么自己唯一的机会就是看看有没有可能引开这些看守,尤其是坐镇在这里的宫廷法师!

怎么才能引开宫廷法师?

陈道临躲在灌木丛里,回头朝着深深的宫廷建筑群里远眺。然后目光落在了那栋高耸的魔法塔上。

下午的阳光,那座高塔屹立在皇宫的正中央。

(好像听说过,这宫廷里的魔法师都有一个严格的铁律来着……)

打蛇打七寸,这个道理陈道临一直很清楚,小的时候和其他的同学打架的时候,陈道临就知道用撩阴脚这种高端技能了。

那么,那座竖立在那儿的魔塔……这么一个巨大的“卵蛋”,简直是再合适不过啊!

……

新皇出行,两队全副武装的御林军开路,皇家的马车之后。更是跟随了两名骑在马背上的红衣法师。

希洛坐在马车里,自己也分不清自己心中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

如果换做是从前,他绝不会为了这么一封女人的书信就如此激动。但是经历了政变之夜,亲手逼死了自己的哥哥,经历了那天大殿上罗小狗和卡曼之死后,希洛只觉得自己的心忽然被彻底掏空了!

纵然还有万丈雄心,满腔抱负,纵然还有那些尊严,那些骄傲。那些自信。

可每当夜深人静,他却总觉得有一条毒蛇在拼命的咬噬自己的心!

空!心中彻底空掉了,空的仿佛连那些征服世界的雄心壮志也无法填满。

哥哥终于死了,戴上了皇冠的那一刻。希洛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失去了所谓的“亲情”,而罗小狗和卡曼这两个曾经年少时的好友,高喊着“人心”死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希洛知道。自己这辈子,恐怕和“友情”也无缘了。

这也是为什么他前天晚上会忽然那么着急近乎失态的派人把洛黛尔带进了皇宫里。

爱?

或许是吧。

但是只有希洛自己心中知道,他只是觉得心里空得难受!没有了亲情。没有了友情,那么,或许那个自己曾经喜欢过的女孩,能带给自己一点点温暖?

一点点属于人性该有的温暖?

希洛并没有学过心理学,所以他并不知道自己现在这种状态,正是当一个人身边所有的情感都流逝之后,本能的产生的孤寂和孤独。

与其说他是爱洛黛尔,更不如说他是需要洛黛尔。

此刻的希洛,需要一种情感来填补心中的那种“空”,这种情感,可以是友情,可以是亲情,当然,如果是爱情的话也可以。

听着车轮滚滚,希洛忽然很想苦笑。

自己此刻的心态,就如同一个年少无知,初次去和心上人见面的懵懂少年一般,青涩,紧张?

洛黛尔的那封信内容很简单:她想和自己谈谈。

谈什么?希洛当然不会异想天开的认为才短短两天不到的时间,这个女孩就会回心转意?

希洛猜测,或许是她希望哀求自己放掉她的父亲?饶恕她的家族?在背负了整个家族的重任之后,这个女孩,这个骄傲的女孩终于试图对自己屈服了?

希洛真正想要的并不是这个,他很清楚,他更希望是这个女孩真心的对自己。

可是,如果得不到真心的话,退而求其次,得到她的屈服,也聊胜于无吧?

没有人知道的是,如今的希洛,其实内心真正渴望的,或许只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哪怕这个怀抱不是真心的,哪怕这个怀抱只是出于屈服的因素。

但是这个怀抱的人,却必须只能是自己心中认可的:洛黛尔符合这个标准。

洛黛尔约自己见面的地方并不是李斯特家族的府邸,而是一个小院。

这个小院在帝都的城南,距离皇宫并不近。但是这个地方,希洛却并不陌生。

很小的时候,他曾经去过那个地方,那是一个神奇的小院,那个小院里有一棵参天古树,秋天的时候,树下会支起一个小炉子,会有一个满头白发,白衣如雪的老头子,裹着厚厚的毯子。坐在树下的椅子里,用轻柔的动作烧上一壶好茶。

那位老者曾经是帝都公认的最有智慧的人,最有学问的人,最博学的智者。他有很多很多的出色的弟子。自己小的时候,曾经在皇族的安排下去那里拜会过那位睿智的老者,在那里跟随老者学习过几个月。

郁金香,罗林,李斯特……帝国的几个家族,和那位老者都有一些密切的关系,也包括了皇室。家族的子弟。年少的时候都会派去跟随老者学习上一段时间。

当数年之后,自己已经是一个“吃货亲王”的身份了,但是自己无论走到哪里,每一次回到帝都,都会专门跑去那个小院一趟,带着自己从天南海北搜刮来的美食,奉献给那位睿智的老者。

记忆中,那个老者每次看到自己,眼神里都会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惆怅和无奈。

那种睿智的眼神。希洛从来没有在第二个人眼睛里看到过。仿佛那个老者看着自己的时候,并不是看着一个被所有贵族耻笑的“浪荡纨绔”“吃货亲王”,他的眼神里有深深的悲哀和怜悯。

希洛深信,那个老者是能看穿自己伪装的!但是他从来不曾戳穿自己。每次都会很开心的享用自己亲手做出来的美食。

他曾经还评价过,自己做美食的本事,是他这一辈子所见人之中可以排名第二的。

而排名第一的,居然是那位传奇的初代郁金香公爵杜维!

也就是在那里

当然。洛黛尔也去过,在她五六岁的时候就被送去过。不过洛黛尔的运气并不好,她只跟着那位老者两个月。那位老者便病逝了。

而自己第一次和洛黛尔相识,便是在那位老者的小院里。

记得那次,自己从南方带来了一种特别美味的鱼肉。那种风干成一粒一粒的鱼肉干,带着一种特别的鲜美和腥味,但是丢进锅里煮上两滚之后,就会变得酥软而美味,再夹进薄薄的面饼,配上两根清爽的绿瓜丝,入口就会让人恨不得吞下自己的舌头。

那个时候洛黛尔只有六岁,躲在大树后看着自己和老者享用美食,已经出落得冰雪可爱的小姑娘,当场就很没有形象的流出了口水。

之后这个小姑娘就黏上了自己,总喜欢跟着自己屁股后面厮混。

老学者逝世的时候,洛黛尔哭得比任何人都伤心。她对老学者的感情很深,她是老学者的最后一个弟子。

当然了,希洛却知道,她当时哭的很伤心的另外一个原因是:老学者去世之后,她就要被带回家族的城堡,离开帝都,再也见不到自己,也再也吃不到那些美食了。

但是不要紧,从那之后,自己就多出了另外一个习惯:每次从外面天南海北的浪荡一圈之后,在回帝都之前,都会先瞧瞧的跑去李斯特家的城堡去看看那个小姑娘,把自己带去的美食和她分享。

这个习惯保持了好几年,一直到她渐渐长大成人,出落成了帝国贵族圈公认的第一美人……

曾经有多少次,自己都很想问她一个问题:假如有一天我当了皇帝,你做我的皇后好不好?

这句话曾经徘徊在自己心中无数次,却从来不曾问出口。

因为……自己怕!自己一直在隐忍,自己一直告诫自己要小心,要谨慎,绝不能露出一丝半点的破绽!

他宁可忍受心中的情感,也不敢流露出半点。

直到最后……有一次,自己从南方沼泽回来,带回了一种当地人烟熏出来的烤黑猪腿,两个人躲在城堡后的河滩边,用了足足一个晚上,啃光了一条猪腿后……

那个嘴角还沾着肉渣的小姑娘,用那双亮晶晶的眼睛瞧着自己,问了自己一个问题:等我成年礼的那天,你若是再带来这么一条好吃的猪腿,我就嫁给你好不好?

女孩儿家就是女孩儿家,就连表白都这么羞涩。

当时自己差一点就从嘴巴里说出一个“好”字。

然而……那却是自己最后一次去李斯特家的城堡,最后一次和她分享美食!

可就在如今……哥哥被自己逼死了,卡曼罗小狗还有哥特这些年少时候的朋友都被自己杀死了……当自己半夜的时候,满头大汗的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扪心自问,若是当初,自己答应了那个小姑娘,又会是如何?

一条烤猪腿,换取一个真心爱自己的女孩的心。

很值得,不是么?

……

当马车停在了那个小院的门口,御林军都被希洛下令停留在了街口不得入内。

希洛很放心,因为忠诚的侍卫早已经将附近都已经搜索过了。

他走下了马车,雪白的头发随意的束了起来。

看着那熟悉的院门,希洛笑了笑,他转身,从身边的侍从手里接过了一件东西。

这是一条用丝布包好的烤猪腿,是皇宫里的厨师精挑细选出来的南方沼泽的贡品,最上等的黑猪肉,用上好的香料加上香木焚烧后烟熏出来的。

嗯,自己走进去的时候,她看见我带来这么一个东西,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呢?

希洛忽然心中有些好奇起来。

纵然只是迫于压力而屈服,但是自己总能让她的一颗心慢慢的暖过来的吧!

迈步上前,用力推开了那扇院门……

小院里空空如也,只有那棵古老的参天大树,却已经近乎枯死的状态,树下连落叶都没有,只有残败凋落的树枝,那张曾经老人的躺椅,也早就化作了残破的烂木头!

无人?!

希洛站在那儿呆了一呆,随后他的脸色陡然出现了变化,陡然猜到了什么明悟过来,眼睛里露出了一丝精芒!

转过身来:“弃车!备马!!回宫!!”

……

“皇宫东南,贤人殿的左侧两百步,紧靠沟渠。守卫至少有五十名,巡骑大约每半个时辰会路过哪里一次。从这里攻进去,有三条路线,其中过廊桥和渠渡越过花圃,穿过教习院的路程是最快的,但是中间会有两到宫禁。”费欧娜低声道:“第一道宫禁有我们的人接应,是两个宫廷侍者,会弄出骚乱引开他们的注意,但是第二道就没有了……没办法,希洛执政后,宫廷里的御林军清洗得太过彻底,我们的人几乎没有能留下的,只留下这几个棋子,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动用的。”

贵人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表示满意:“已经很不错了。”(未完待续。。)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