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质问】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2-27    作者:跳舞

卡门凝视着希洛:“你……果然知道!”

“我知道的更多。”希洛忽然叹了口气:“院长,我忽然明白了你今天来到这里的用意。”

“哦?”

希洛静静的平视着卡门,他的话语虽然轻,却一字一字的落入人心!

“院长今rì前来,是有求死之心吧!”

卡门身子一震!!

……

“以我对您的了解,您其实和我那位哥哥,却是一类人。”

“哪……哪一类!”

希洛缓缓摇头:“你们太在意这个国家,太爱护这个帝国。”

希洛的语气流露出一丝嘲弄的味道,只是却不知道这嘲弄的味道,是针对卡门,抑或是……自嘲?

“我弑兄篡位,在您心中,自然是认定了我是乱臣贼子,是大逆不道。可惜,你心中纵容是狠毒了我,恨透了我,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以告慰死去的哥哥,以及萧德尔……但是,你却偏偏不会对我动手。”

希洛的语气渐渐变得笃定起来:“因为,你和我哥哥一样,你很清楚,事已至此,大势已定!眼下我已经登基加冕为帝,这偌大的罗兰帝国国运,便维系在我一人身上!帝王之位,舍我其谁?且不说你卡门院长是否有这个本事将我刺死,可就算你能做到,你也不会去做!只因为你清楚,这个时候,我哥哥已经死去了,若是再将我刺死,那么这个帝国可就真的随时可能土崩瓦解!整个皇室,再也挑选不出一个能服众的继承人,整个皇族,再也找不出一个血统正统的皇帝候选之人!

若是放在二十年前,或许你还会愤怒一击,将我杀之后快!毕竟二十年前,还有郁金香家如rì中天!可如今么……不是说郁金香家已经衰败。郁金香家族虽然权势还在,威望也在,但是偏偏上任族长离去之后,偌大一个家族就背负在了我那位小姑姑的肩膀之上!她也方才继承家族,内外都未必稳固,而且她年轻,根基浅,威望也远远不如她的父亲。

若是换了上任郁金香家族族长在的话,你就算杀了我,也还有郁金香家来镇住这天下,大不了从皇族之中再挑选出年幼的孩子或者血缘关系远一些的人来继位,只要有郁金香家在,大可以慢慢培养。

最多,也不过是重复一遍昔年初代郁金香公爵杜维殿下的故事罢了。

可如今,这一条路却是走不通的!

你若是杀了我,我死之后,帝位悬空,凭我那位刚刚接管郁金香家族不久的小姑姑,是绝镇不住场面的!偌大一个帝国,那些手握兵权的军方大将,那些远在各地的封疆大吏,恐怕都不是我那位小姑姑这么一个年轻女孩子能镇住的!他们或许敬畏郁金香家族,但是却绝不会敬畏我小姑姑这个一个年少的女孩子!

所以,如今的局面是,一旦我死了,那么整个帝国,就有立刻土崩瓦解的可能!一旦我死了,那就是各地野心家蜂拥而出,到时候,内战死起,群雄逐鹿。

这罗兰帝国一旦崩溃,局势崩烂,那么接下来的,要么就是西北草原人叛乱……要么,就是兽人王国趁机南下入侵!

卡门院长,您深爱这个帝国,您又是那么一个有责任心之人!您在魔法学院多年,事事躬亲,我哥哥的那个养子交到您手里,您也是十多年来悉心培养照顾。

可见你心中责任感之强!

试问,您如此看重‘责任’这一事,又岂肯现在为了一己之快,而将我刺死,然后看着这个帝国就此崩溃,烽火遍地,生灵涂炭呢?”

“……所以呢?”

卡门面无表情,却轻轻的咬了咬嘴唇:“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我之所以敢见您,就是因为,我知道你绝不会杀我,今rì进宫来,也绝不是找我报仇来的。”希洛苦笑:“否则的话,我这么怕死的人,又刚刚做了皇帝,夙愿得偿,哪里肯让自己立于危墙之下呢。”

说到这里,希洛忽然加重了语气:“所以……您今rì来,绝不是来杀我……你辞去魔法学院中的职务,只是因为你知道你奈何不得我,却又绝不肯为我效力,故而辞职。你来到这皇宫外点蜡烛祭奠凭吊,其实在你心中,未尝没有想激怒我,让我干脆下令将你捉拿入狱,然后……你求仁得仁……

院长,难道,你是想让我杀了你么?”

至此,卡门才豁然变sè!

她心中暗暗的骇然!

难怪就连先皇那样出sè的人物,最后甚至还局面占优,最后却都被这希洛活活逼迫自杀而死!

眼前这个家伙,虽然年纪轻轻,但是把我人心,玩弄人心的本事,却已经叫人心中惊骇!!

自己心中所想,所作所为,却几乎就让他这么猜出了七八分来!!

这个年轻人看似目光平静,但是那平和的眼神,却仿佛直接能将人看透,直指人心!!

“先皇,也是因为如此,而被你逼死的么。”卡门的声音轻飘飘。

“……是的。”希洛点头承认:“哥哥他……心中执念太深,对这个帝国的责任心太重,他是一个难得的好皇帝,最后才被我逼上了绝路,不得不自尽让位与我。”

顿了顿,希洛苦笑道:“院长,你就这么希望我把你捉拿关押起来?所以今rì才主动上门来,在宫廷前祭奠,意图挑衅我?”

卡门摇头:“祭奠是真,挑衅也是真。”

忽然,她语气一转,厉声喝道:“希洛,你也莫要得意!纵然你算准了我的心思,知道我绝不会杀你!但是,萧德尔的死,这笔账我却一定会算!!”

希洛点头,他微微一笑:“院长……昨晚在dì dū逗留一夜,是为了寻找古乐的下落吧!”

卡门沉默!

……

古乐!

那个dì dū著名的清客,各大豪门的座上宾!

同时也是先皇设在希洛身边的耳目……却不知道,古乐却是一个双面间谍,最后成了逼死先皇的致命一剑!!

虽然,那致命一剑并不是直接刺在先皇身上,而是刺进了萧德尔的心脏!

那晚大殿之上,古乐将萧德尔一剑毙命,可以说,希洛最后能功成,古乐可谓是第一功臣!

这位蛰伏了十多年的双面间谍,和希洛合谋,共同隐忍了十多年,甚至骗过了 英明神武的先皇。

这个如毒蛇一般的家伙……却偏偏在那天大殿政变成功之后,莫名的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无论是dì dū的豪门,还是风月场所,抑或是那个神秘的拍卖行,都再也不见这位长袖善舞的名流剑士的踪影。

也有人传闻,这个亲手杀死了萧德尔的人,为了躲避回归dì dū的卡门院长,已经远避海外,带着希洛封赏他的惊人财富退隐,就此逍遥天涯了。

也有人传闻,说是古乐因为知道希洛太多的秘密,在希洛加冕继位之后,就将这人秘密的处决,所谓鸟尽弓藏,兔死狗烹!

还有人传闻,古乐未死,只是畏惧魔法学院人报复,躲避在皇宫之中,惶惶不可终rì,不敢踏出皇宫半步!

更有人传闻,古乐因为害怕被希洛灭口,而飘然远遁,还留下一句话,说希洛此人,只可共患难,不可共富贵!

可无论如何,政变那晚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见到过古乐了。

这一点,却是千真万确。

……

卡门当然是恨毒了古乐的!

她已经知晓了政变那晚在皇宫之中发生的一切,几乎所有的细节她都已经打听清楚——对于一位实力超然的魔法师来说,做到这一点并不算难,何况那晚在皇宫里,有那么多双眼睛看的清清楚楚。

卡门昨晚在dì dū游荡了一夜,满城搜寻,可以想到的地方都找过了,果然不见古乐的踪影!

但是卡门依然不信古乐已经死了!或者不信古乐已经离开dì dū远去!!

她只是很坚定的认为,这么一个人,隐忍十多年,做下这么大的事情,谋反篡位,终于等到改朝换代。

身为第一功臣,古乐的后半辈子都将享受到无比的荣华富贵!希洛必然会将他视为最大的肱骨,第一心腹!

身为皇帝的第一心腹,最最信任的宠臣,天大的富贵和权势,可谓是唾手可得!

这种时候,古乐怎么可能离开?怎么可能走?怎么可能放弃这一切?!

至于说希洛已经杀了古乐……这更可笑了!眼下希洛的位置还不算坐稳了!若是他真的如此短视,现在就开始鸟尽弓藏兔死狗烹,那么杀了古乐,岂不是让阿克尔等等那些辅佐他上位的那些人,人人自危,兔死狐悲?

以希洛的聪明,这等蠢事,也是绝做不出来的。

可遍寻dì dū,不得古乐的踪迹,卡门的最后一步,也就只要找上皇宫里来了!

……

“难道院长,您还打算要在我这里演上一出假的行刺把戏么?”希洛看着卡门的手里,那一支荆棘花花枝微微颤抖,上面那雪白的几朵小花已经瞬间凝结成冰,不由得眉头一垂,缓缓道:“院长,你若是想假装行刺,让我呼唤护卫护驾,想借此引出古乐,可就想错了。”

“……”

“古乐……不在dì dū。”希洛的这句话,终于让卡门心中陡然泄气了。

“我……不信!”卡门咬着嘴唇:“荣华富贵,他岂会就这么放弃了。古乐那人,在dì dū多年,我也算了解他,这人的功名利禄之心颇重,绝不会……”

“院长不必再套我的话了。”希洛 摇头:“你要杀他,我却是一定要保他的。否则的话,他若是死了,叫世人如何看我?”

卡门死死的盯着希洛,若是眼光可以杀人的话,只怕希洛此刻早已经万箭穿心了。

“院长,你方才说了三件事,还有第四件么。”希洛却不为所动,淡淡道。

“第四件……”卡门咬牙:“我虽然已经辞职,但我却要以一个魔法师的身份,质问你一句!”

“哦?”

“达令陈何罪!你有何权力将一位魔法师无故关押拘禁!”卡门冷冷道:“希洛,纵然你当了皇帝,但是帝国法典在上,皇家铁律也有,白纸黑字!纵然就是帝国皇帝,也不得无故治一位魔法师的罪!新年那晚,人人都亲眼看见的,达令陈一直站在那儿,并不曾出手,并不曾与你作对!纵然是再瞎眼的人,翻遍帝国法典六篇十三章一千四百二十四条,也找不出一条达令陈犯下的罪过!敢问你有何理由,无故拘押一位魔法师!!”

最后这句,斩钉截铁!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