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觐见?】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2-25    作者:跳舞

卡门居然早就提前回来了一天?!

这个消息从她自己口中说出的时候,叫雨果和库尔切都是大惊失sè!

若说卡门不是今天才回dì dū,而是比众人知道的提前了一天……而且她已经在这dì dū里待了一夜!

这么一来,只要稍微回想一下,就叫人不免后怕!

以卡门的本事,她在dì dū已经带了一整夜,若是她要做什么极端的事情的话,早就将这dì dū闹得天翻地覆了!

“院长,你,你……”库尔切盯着卡门,支支吾吾,却说不出话来了。

雨果毕竟颇有些城府,听了卡门如此这么一说,心中倒反而略略安定了几分。

有了一夜的时间,卡门却没有在这dì dū里大动干戈,更没有跑去这皇宫里大开杀戒,那么看来,这个女人应该是还有理智在。

只要她冷静下来就好办了,就怕她会在冲动之下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既然她昨天一个晚上,身边又不曾有别人阻拦,都没有做出什么事情来。那么今天,放着自己和库尔切两个老家伙在这里,想来卡门也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吧……

想到这里,雨果叹了口气,缓缓走上前几步,故意将自己拦在了卡门和那些御林军的中间,低声道:“院长,既然如此,那么你……”

卡门摇头,看了看雨果,她的语气很冷漠,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叫雨果心中猛的一纠!

“今天,是萧德尔的生rì。”

老头子身子一震,猛然瞪大了眼睛,凝视着卡门。

过了好久,雨果才低声道:“院长……?”

“我只是想在这里为我这苦命的儿子,还有为那被逼死的先帝,在这里点上几根蜡烛。”

说着,她环顾四周,看了看远处,脸上露出嘲弄的笑意:“我昨夜走在这dì dū街头,只见这城中不见灯火,处处萧索。哼……我来到这皇宫周围,却看见四处无人。我从东苑走到西苑,从政务署走到军部,夜晚的时候,在这dì dū城之中游荡一圈……”

雨果和库尔切不明白她这话的意思,只好静静听着。

卡门却冷笑道:“先帝执政十多载,建树良多。国泰民安,且不说这帝国,只是这dì dū之中的人,无论是官员贵族还是平民子弟,都受他恩惠不少。如今先帝死的不明不白,这满城之中,却无一个仗义执言之人!这也就罢了……却连一个为他点烛祈祷缅怀的也无!这等人心,叫人齿冷!”

雨果和库尔切两人听了,都是心中有些惴惴。两个老头子,不免都是脸上有些发热。

虽然他们是魔法师,按理说是可以超然世俗之外的,可毕竟魔法学院算是半皇家的背景,先帝在的时候,对魔法学院也是极照顾的,要钱给钱要人给人,可以说对整个魔法学院都很是不薄。

政变之后,学院之中,雨果和库尔切以下,几乎都选择了做鸵鸟一般,只是闭门封院,不与外界有任何交集,一样的选择了沉默,一样的选择了置身事外。

雨果和库尔切两人能稳坐分院院长多年,自然也受到了皇家不少好处。

如今卡门这些话说出来,虽然言辞漫漫,却也如同一条鞭子,狠狠的抽在了两人的心中!

是了,何时我们这些魔法师,也变得如此胆小怕事,只知道一味的明哲保身!

纵然不敢做些别的,可学院之中,也不曾为先帝点上一根蜡烛……

卡门声sè冷漠,看了看两个老头子,略微欠了欠身,款款一礼:“两位好意,卡门心领了。两位担忧之事,卡门也心知肚明。我此刻已经孑然一身,院长之职也辞了,纵然再做什么,也和学院绝无半分干系,也绝不会牵扯连累学院之中,两位尽请放心就是。”

她越这么说,叫雨果和库尔切两人心中越是忐忑惴惴。

两人正思索着不知该再说些什么——卡门若是现在已经开始动手了,那两人说不得就只好摞了袖子上前制止。

可卡门现在只是在这皇宫前广场上点根蜡烛,让两个老头子如何自处?总不能把这蜡烛吹灭了,然后强行动武把卡门拽走吧。

那样的话,万一卡门原本没打算做什么,这么一来却反而闹出大乱子来了呢?

就在两个老头子自觉相持不下的时候。

忽然,那皇宫里,已经有人飞快的跑了出来。

只见一个身穿皇宫之中御林军统领铠甲的金甲武者骑马而来,出了皇宫大门,就立刻翻身下马,三步并做两步赶了上来。

来到三位院长面前,这个满脸jīng悍之气的御林军先行了一个军礼,然后才大声道:“陛下口令:卡门院长既然来了,若是想在这广场上缅怀故去之人,旁人就不得阻拦,若是院长有什么需要的器物,烛台祭品,一应用度,都可以向内廷索取。若是卡门院长有意进宫的话,陛下随时恭候和院长大人的会晤!”

咦?!

雨果眯着眼睛看了看这个御林军的军官,皱了皱眉。

他倒是并不奇怪希洛已经知道卡门来到了这里。

毕竟卡门身份如此敏感,可以说,最近dì dū的局势紧张,若是说到要列一个危险分子名单的话,卡门必定是榜上有名,说不定还得列在头一位。

如此一个危险人物,忽然这么明目张胆的来到了皇宫门前,那么御林军肯定是火速的有人进去滨禀报了。

不过,叫人费解的,却是希洛传出来的这条口令!

他居然并不介意卡门在这里点烛祭奠故去之人,还说可以让内廷帮助提供祭品礼器?

这做法就叫人心中古怪了。

而且,看希洛这口令的意思,居然告诉卡门:如果你想见我,随时都可以进来。

希洛可是刚刚杀了人家的儿子,杀了人家效忠的主君啊!他就不怕见了卡门,卡门当场暴起刺驾?!

卡门可不是什么普通的若女子,这位可是名满天下的大魔法师!

不等雨果等人说话,卡门已经淡淡一笑,看了这个御林军军官一眼:“哦?希洛肯见我?”

这个御林军军官,正是前些rì子新编御林军红羽骑的时候,刚从雷神之鞭之中调入宫廷里的。在政变当rì,也立下了赫赫功劳,这才论功行赏,从原来雷神之鞭之中一个骑兵团的统领,调入了御林军之中。

虽然调入御林军里,依然只是统领的职位,看似是平调,但明眼人都知道,此统领非彼统领!

雷神之鞭虽然是帝国最jīng锐的军团,但毕竟是客军。而御林军,那是皇帝的亲军,说到皇帝的信任和亲厚程度,就算是王城近卫军都比不上。能在御林军里担任统领,那只有是深受皇帝信任和赏识的人才能坐这位置。

而且将来若是升迁也罢,晋级也好,也都是平步青云。若是将来有外放的机会,轻轻松松便是一军主将。

在罗兰帝**中都有一句话:御林军里的一个统领位置,给个少将都不换!

眼前这个统领,刚立下大功升迁,又是一门心思跟着希洛干了谋反的大事,政变那天手里也没少沾鲜血。这一辈子,身家xìng命已经绑在了希洛身上,自然是对希洛死心塌地。

此刻忽然听见卡门的话,居然不称“陛下”而是直呼其名,不由得脸sè一沉。正要发作两句,忽然想起了方才皇帝让自己出来之前吩咐的那些话,让自己不可造次,不得对这位卡门院长无礼。

当下按耐住了心中的不快,只是深深吸了口气,缓缓道:“是的,陛下说了,您若是有意,随时可以进去觐见。”

卡门若有所思,点了点头:“也好,这蜡烛也点了,祭奠缅怀了。接下来,我倒是真的要有些话,有些事,要和他仔细的说上一说,算上一算。”

旁边两个老头子,还有一帮御林军听了,都是心中猛的一跳!

和陛下算一算?算什么?是要算账的意思么?

这个御林军统领也变了sè,不过依然记着希洛的话,压着心中的焦躁,只是侧过身来一引:“院长请吧!”

卡门也不迟疑,当下就迈步往前,朝着那皇宫大门走去,头也不回!

雨果和库尔切犹豫了一下,正要打算跟上去,这个御林军统领军官也横过身子揽住了,语气虽然客气,但是态度却很生硬:“陛下说了,他只见卡门院长,除此之外,今rì就没时间接见其他人了。两位院长请回吧。”

雨果和库尔切一呆,库尔切脾气急一些,瞪眼喝道:“大胆!我等都是魔法学院分院长之位!要觐见陛下,谁敢阻拦!便是昔rì……”

他原本想说的是:昔rì先皇在的时候,不论什么时候自己要进宫,都是可以长驱直入的。

可这话到嘴边,才忽然猛的想起,如今可不是先皇在位,这帝国早已经变天。

先皇对魔法学院的这帮老头子一向优容有佳,但是却不代表着这位新皇帝也会这么做。

说到一半,后半截话就咽了回去。

雨果院长轻轻一拉库尔切的衣袖,皱眉看了看卡门的背影,深深吸了口气,低声道:“罢了,不进去就不进去,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吧。”

顿了顿,看库尔切一脸焦急,还要说什么,他赶紧补充了一句:“我看卡门这样子,未必会闹出什么乱子。而新皇陛下么,似乎也颇有把握的样子。”

说着,雨果就已经看了站在的御林军,大声喝道:“来啊,给我们搬两把椅子来!哼,这御林军新军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我们两个老头子加起来都快两百岁了,难道就看着这大冷的天,叫我们在这里这么干站着吗!”

把守皇宫大门的御林军军官毕竟是王城近卫军的老人,比那些雷神之鞭的人要更懂规矩一些,却哪里真敢让这两位身份吓死人的大佬坐在这广场露天吹风的地方?赶紧就恭请两位去了皇宫城门内,进了城门守备处军官休息的地方,请两位坐下喝茶。

虽然皇帝有令不见,但是只要这两位大佬不硬闯皇宫,让他们到城门守备的房子里喝茶,想来也不算犯错的。

……

卡门跟随这御林军统领进入皇宫之中,一路上她只轻衣飘飘,但是身边这位统领却如临大敌,丝毫不敢懈怠,虽然牵马走在一旁,但是另外一只手却随时都按在腰间的剑柄之上。

他可是知道眼前这位的身份的!政变当晚,被杀死在皇宫正殿之上的那位正牌子皇储,可是眼前这个女人的养子!

只是这个统领毕竟是雷神之鞭外军调来的,看着卡门那张清丽如同二十少女般的绝sè面容,还有那轻衣飘飘,一身纤弱的气息,哪里像是一个威震帝国多年的魔法学院魁首?

带着心中的古怪,这统领领着卡门绕过了正殿,走过正殿的时候,卡门只是在老远瞧了一眼,就幽幽的叹了口气,仿佛低声说了一句什么。

这统领靠的虽然近,却也只听见了半句。

仿佛是说什么“人心丧乱”之类的。

这等大逆不道的话,也只有这个女人的身份才敢说,而对于本统领大人,那最好是赶紧忘掉……啊不,应该是最好就当做没听到才对!

穿过层层宫禁,却来到了皇宫之中的御花园。

看着满院的荆棘花,卡门却忽然轻轻自言自语了一句:“荆棘花毕竟是荆棘花,这冬rì萧索,也只有它还如此旺盛了。”

说着,她居然略停下了脚步,伸出一只手来,轻轻折下了一截枝杈来。

这枝杈只比鹅毛笔长不了多少。上面还有细细的尖刺,但是顶端却顽强的绽放着几多并不起眼的小白花。

卡门一袭黑衣,却手里拿着这几朵白花,看上去就分外的有一股诡异的味道了。

来到御花园前的一层宫禁,这统领便站住了脚步,低声道:“院长请进,陛下就在这院里了。”

卡门也不说话,径自就走了进去。

走进这御花园里,只有园子外的侍卫把手,而里面所有的仆从和宫廷侍者都已经被遣开。

就在这御花园里的东南角,一片池水旁,一个身穿淡金sè的长袍的男子负手立在那水旁,一头金sè的长发在脑后轻轻一束,从背影看来,却是分外的洒脱飘逸。

卡门看着这个背影,忽然手指一紧,随即又缓缓松开,静静的迈步走了过去。

希洛是在卡门距离自己还有十多步的时候转过身来了的。

他那张英俊的脸孔上,却居然带着一丝淡淡的萧索和倦意,丝毫没有得偿所愿,加冕为帝之后的那般意气风发。

希洛静静的看着卡门,等卡门走到自己面前,站住了,他才悠悠叹息,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来。

“院长,您来了。”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