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接管王城近卫军】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2-18    作者:跳舞

魔法的光芒在dì dū的上空闪耀了三天三夜。

当新年的第三天到来的时候,皇宫里那座高大的魔塔上,魔法光芒终于散去。

笼罩在dì dū上空的那个魔法阵,渐渐的褪去了耀眼的光芒。

对于城外的王城近卫军第二师团而言,看着那城墙塔楼上,原本闪耀着可怕光芒的魔导炮的炮口终于黯淡下去之后,不少士兵心中也松了口气。

整整三天了!

事实上,自从政变那晚一直到今天,这三天时间下来,整个王城近卫军,尤其是第二师团的将士,经历了最初的躁动,愤怒,热血,震惊,最后到失望,悲痛,茫然

最终,留下的便是满腔的忐忑不安,以及那么一点麻木!

在新年当夜,政变发生的时候,当午夜过后,城中的皇宫升起焰火的时候,王城近卫军之中的皇室派系的军官就接管了军队,带领王城近卫军回师dì dū,当晚就曾经挥军攻城,试图冲进dì dū城中勤王!

若是在正常情况下,王城近卫军长期驻扎dì dū,对dì dū的城防方方面面都极为了解,哪里强大,哪里薄弱更是了如指掌,就算是雷神之鞭的叛军占据了城防,要想抵挡近卫军的攻城,只怕也很难做到。

但是,当皇宫里那座千年魔法阵发动之后,原本还士气满满,yù冲进dì dū勤王的王城近卫军,顿时就撞上了铁板!

开国大帝和后来无数代皇帝huā费了大量国力财力物力人力打造的这座千年魔法阵的威力,果然不容小觑。

当年开国大帝曾经夸下海口:即便是龙族举族来攻,也别想攻破这座魔法阵!

这个豪言千年以来不曾得到过证实。

但是就在那晚,两万士气高昂的王城近卫军将士,几乎在城防之下撞得头破血流。却也不曾能摸到城门半点!

这支帝国装备最jīng良的军队,几乎是用自己的鲜血印证了这座魔法阵的强大!

当夜,王城近卫军攻城的时候,城防几乎是出于不设防的状态!雷神之鞭的大部分军队都几乎抛弃了城防,全军往皇宫赶赴而去。

原本王城近卫军以为可以轻易的突破城防,但是当魔法阵发动之后

魔法防御光芒笼罩整座城防!!城外的王城近卫军,只是在试图靠近城门的时候,就遭到了惨重的损失!

城墙之上,那些设置在塔楼之中的魔导炮这些千年之前的失传工艺留下的神秘的武器,在魔法阵被启动之后。便自动充能。

在魔法阵的启动之下,凡是在城外试图接近城防的军队,都遭到了魔导炮的无差别反击!

王城近卫军第二师团的将领曼施坦恩,这个死忠的保皇党将领,在第一波的攻城之后,亲临第一线的他,几乎是眼睁睁的看到了惨剧发生在眼前!

王城近卫军第二师团主攻的是dì dū的凯旋门,这座dì dū最大的城门。

第一波的攻势,只是让一个步兵队。试图靠近城防。而且攻城的时候,曼施坦恩的军队也是严格按照了步兵军队攻城的cāo典执行的。

前列的士兵举起蒙上了皮的巨盾牌,掩护后排的士兵,压阵的队伍里。还有弓箭手待命,随时准备进行远程覆盖xìng的抛shè,以掩护攻城的队伍。

但是当攻城的步兵摸到了城下距离城墙还有一百米的时候,魔导炮的轰鸣声响起了!

城防之上的塔楼里。十多门魔导炮同时轰鸣齐shè,火红sè的魔法光芒化作了十多个巨大的火球落入攻城的队列之中!

队列前排的士兵们手里高举的坚固的盾牌,丝毫没有带来任何的防护作用!

几乎是在那可怕的红sè光芒落入人群之中的第一个瞬间。前排的士兵就连人带着手里的盾牌,在红光之中被轰成了碎片!

这一波魔导炮齐shè之后,第一批攻城的一个步兵营的五百人队伍,原本整齐的队列,就被轰得四分五裂!

活着跑回来的,不足三分之一!

只是一个齐shè,就直接将一个步兵营队彻底打残!

凡是被那可怕的魔导炮红光正面轰中的人,无一例外的全部被魔法的光芒撕裂成了碎片!而就算没有正面被红光打中,只要被红sè的光芒扫着或者擦着一点的,也都会落得一个手断肢残的下场!

队伍中间原本打算攻击城门的士兵的下场最为凄惨!

原本在城外已经砍伐了大树,临时用推车改造出了攻击城门的撞车。

可在魔导炮的轰击之下,只留下了漫天遍地的木屑废物!凡是站在攻城车附近的士兵,几乎都没有能留下完整的尸体!

第一波的攻击,就让曼施坦恩损失掉了一个步兵营!

而他连城门的边都没能摸到!

震骇之余的曼施坦恩,立刻下令停止了这种送死的举动。

因为他和其他的军官都看的很清楚,城墙上那些魔导炮的炮口,依然闪烁着红光,如果自己胆敢靠近的话,那么迎接自己一方的,绝对是又一轮可怕的轰击。

曼施坦恩很快就改变了策略。

他下令让人临时砍伐树木,然后让工程辎重营以最快的速度组装出了几台投石攻城车。

又下令让弓箭手列队,对城防进行了秘籍的覆盖xìng的齐shè。

然而,接下来的场面,却让所有的王城近卫军官兵的心全部都沉到了谷底!

被投石车抛投出去的石块,还有弓箭手齐shè发shè出去的箭雨全部被那笼罩在城防之上那一层银白sè的魔法光芒挡了下来!

任何东西一旦触碰到了那魔法光芒,都仿佛撞上了一面看不见的墙壁,直接就被弹开!

漫天密集的箭雨,被弹得东倒西歪,投石车投过去的石块,也轻松的就被挡到了一旁,直接坠落在了城墙之下。

别说是对城防造成什么伤害了,城墙上就连一个划痕印记都没能留下!

曼施坦恩又试图采取了火攻。

他下令让弓箭手使用了火弩。点燃的火箭头,齐shè之后,依然无法突破那一层魔法光幕,火箭在shè到魔法光幕上的第一个瞬间就直接彻底熄灭,箭头东倒西歪的落了一地。

而随后曼施坦恩暴跳如雷,让工程队组装了两台弩炮来进行的尝试,也依然无法攻破光幕。

同样的一幕,也发生在了另外一座城门。

王城近卫军第一师团,在dì dū的西北城门进行了突击。但是相比于拥有曼施坦恩这个还算是稳重的指挥官的第二师团,王城近卫军的第一师团损失更加惨重!

因为第一师团一直是王城近卫军将领的直属师团。而王城近卫军的统帅正是已经暗中参与了叛乱的加罗宁家族的族长,帕宁的父亲。

这位加罗宁族长在近卫军的军官将领们要求回师dì dū勤王的时候就很明智的放弃了指挥权,聪明的采取了自保的举动。

但是也正因为如此,近卫军第一师团没有了这么一个原本的头号指挥官坐镇,在攻城的时候,就显得有些仓促和混乱。

因为没有了最高指挥官,下面的各个营队互相并不隶属。不像第二师团的曼施坦恩坐镇,第一波只采取了试探xìng攻击,小心翼翼的只投入了一个营队的兵力。

第一师团的第一波攻击。就迫不及待的投入了四个步兵营!

近两千的士兵蜂拥而上攻击城防,结果被启动了魔法阵守护的城防的魔导炮反击,一轮齐shè之后,活着跑回本阵的人。不足三百!

一个步兵团就直接被打烂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受到了惊骇的第一师团,就显得越发混乱起来,没有一个主心骨坐镇指挥,下面的各个团的军官几乎是各自为战。还有不少军官自作聪明的认为可以绕开城门攻击其他地段的城防结果无一例外的被城防上的魔导炮打了回来。

一夜的时间,整个第一师团损失掉了近四千将士!

这几乎是第一师团四分之一的兵力了!

在这种情况下,第一师团的士气很快就低落了下去。上上下下的军官和士兵们,都从最初的士气满满,变成了茫然和绝望,甚至是惶恐!

这已经超出了他们所认知的战争的范畴!

还不曾见到一个敌人,不曾和敌人交手,只是这么一片死气沉沉的城墙,就让自己一方损失了这么多的生命!

最恐怖的是,这一片城防,原本应该是自己这些人平rì里最最熟悉不过的地方啊!

在天亮的时候,第二师团的曼施坦恩派来了联络官,终于联络上了第一师团之后,很顺利的就接管了已经群龙无首出于一盘散沙状态的第一师团。

可随后,曼施坦恩也面临了一个让他无奈的问题:自己,到底该何去何从?

他自然是心急如焚的。城中必定是出现了重大的变故,否则的话,皇宫里不会无缘无故点放起那神秘的召唤焰火!

可如今,自己这些军队被这可怕的魔法阵阻挡在城外,偏偏有门不得入!

看这架势,就算是自己手里这三万多人全部撞死在城门外,也都别想冲进城去一步!

只要想想那城防上,那些魔导炮的炮口,就叫人头皮发麻!

而且,曼施坦恩清楚,就算自己下令强攻,只怕也没有士兵愿意再上前做这种白白送死的举动了。

不过曼施坦恩能坐到师团将军这样的位置,自然也不是个傻瓜。

在天亮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派人去联络第一师团,在得知了第一师团群龙无首,王城近卫军统帅加罗宁将军放弃了指挥权留在了城郊军营之后,曼施坦恩就意识到事情不对了。

不过他立刻就接管了第一师团的指挥权,将两军聚集在了一处。

他做的第二件事情,就是立刻派人前往dì dū城外的魔法学院求援!

虽然曼施坦恩自己只是一个武将,但是没吃过猪肉也总见过猪跑。

他的想法很简单:既然拦在面前阻挡自己这支军队进城的最大问题,是这个可怕的魔法阵,那么,魔法的问题。就应该去找魔法师来解决。

让曼施坦恩松了口气的是,他排除了联络官后不久,就迎来了期盼的支援:魔法学院之中的雨果分院长,以及三位白衣法师长老,带领了十多名魔法学院之中的优秀学员来到了dì dū。

据派去的联络官汇报,他们只走到了半路上就遇到了这些魔法师。

雨果分院长以及魔法学院之中的人,也是发现了dì dū魔法阵被启动之后,意识到发生了大事,就立刻带了一批学员赶赴dì dū。

在城外的临时军营和曼施坦恩进行了简短的交谈之后,雨果院长的脸sè就变得极为难看起来!

这个胖胖的老头子的城府。可比曼施坦恩这个武将要深得多了。

身为帝国顶尖的魔法师,又是一名顶尖的炼金术师,他对于魔法阵领域的造诣也是帝国顶尖的,他很清楚这座帝国传承了千年的传奇魔法阵有多大的威力!

别说是这么区区的三万人的军队,就算是再来三十万,要想攻破这魔法阵,只怕也是摇头比较快。

“这座魔法阵拥有强大的魔力能源,在皇宫之中的魔塔就是一个自动充能的魔法阵基座。”雨果很快就用直截了当的话,打消了曼施坦恩心中的最后一丝侥幸:“所以说。如果想用消耗的方式来指望消耗掉魔法阵的魔力这种念头趁早打消比较好。”

“那么请问院长大人,您有什么办法可以打破这座魔法阵么?”曼施坦恩将希望寄托在了雨果的身上。

“没有。”雨果的回答,让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这位胖胖的老头子的语气也有些索然:“这座魔法阵打造的时候,是以圣阶高手为假想敌的。虽然可能这种说法是夸张了一些。但是根据我的猜测,就算聚集上十几个高阶魔法师,也绝别想奈何得了这座魔法阵。要想解决这个问题,除非有圣阶的魔导师坐镇。或许有打破魔法阵的希望否则的话,就只有等皇宫之中的人自己关闭魔法阵才行。不过,我听说。这座魔法阵一旦开启,那么一个运转周期至少是三天,三天时间内,就算是城中主持魔法阵的人,也别想关闭魔法阵。只有三天期满,这魔法阵才可以被关闭。”

“三天?!”

曼施坦恩顿时跳了起来,他厉声喝道:“眼下城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还不知道!但是陛下既然点燃皇宫之中的应急焰火,那么必然是出现了什么巨大的变故!陛下此刻在城中,危在旦夕,我等帝**人,却不能进城勤王?!三天!!三天时间,若是有人要害陛下的话,三天时间过去,只怕什么都晚了!!”

雨果摊开双手:“将军阁下,请相信我们和你此刻一样的心急。学院历代受到皇室的供养,对陛下也是忠诚无二,此刻我等也是心急如焚,只是这座魔法阵,是帝国千年打造的最强的魔法阵,绝不是普通人力能破解的,您若是不信的话我们也可以勉强试上一试。”

曼施坦恩无奈。

随后,魔法学院的人也进行了一番尝试。这番尝试与其说是最后的挣扎,不如说是让曼施坦恩和他们自己心安罢了。

雨果亲自出面,和三个白衣高阶法师施展了魔法。

几位魔法学院之中的长老级别的人物,各呈其能,连续施展了几个攻击xìng的魔法。火系水系风系。

而雨果也的确是没有保留什么,老头子直接上来就使用了一个珍贵的高阶魔法卷轴!

引发了一场土系的魔法地震!

强烈的地震,将城外周围方圆数百米面积的地方,震得东倒西歪,地面上出现了无数龟裂,甚至陷坑!不少石头树木纷纷被淹没,剩下的也是东倒西歪!

这种惊人的魔法,若是用在攻城之上,足以将城防震垮!

可惜这个地震的震荡,蔓延到了城防边缘的时候,就很快被那神奇的魔法光芒消解掉了!

城外是地面剧烈动荡不已,可一步之遥的魔法光芒之内。那城防却屹立在那儿,纹丝不动!!

其他的魔法师的尝试也全部宣告失败,无论是火系魔法引发的火焰攻击,还是水系风系引起的冰冻或者是风刃风暴,全部都被这让人绝望的魔法光芒挡在了外面!

就在一干人等束手无策的时候,下午的时候,dì dū的城门上终于有了反应!

原本空空的城防之上,出现了一队身穿雷神之鞭铠甲的士兵。

这些士兵上了城之后,城外的王城近卫军的人看见了,立刻飞快的上报给了曼施坦恩等人。

当曼施坦恩和雨果等几个魔法师来到阵前的时候。看见了城上的变故,顿时让几个愣在了那儿!

尤其是曼施坦恩,身子剧震,整个人就当场呆滞,随即全身上下剧烈的颤抖起来!

只因为,城防之上,那些雷神之鞭的军兵,来到城门上,根本就不顾城下的列队的近卫军。而是自顾自的将几面旗帜,高高的悬挂上了城门上的旗杆!!

罗兰人的习俗,以黑为哀!

当那面黑sè的荆棘huā皇家旗帜被高高悬挂起来的时候,城下的所有近卫军的将士都哗然沸腾了!!

荆棘huā旗帜为皇家旗帜!黑sè为哀!!

黑sè的皇旗挂出来。那就意味着:皇室之中有身份尊贵的人逝去了!

在dì dū之中,还有谁的身份能比更尊贵?!!

尤其是曼施坦恩,在全身颤抖之后,就几乎是失态的冲了出去。要不是手下副将拉着,只怕这位将军就要冲进魔导炮的shè程范围之中了!

曼施坦恩指着城上的方向,放声大吼起来:“喂!!上面的人!!!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这哀旗。哀旗帜到底,到底是怎么回事!!!城中到底出了什么变故!!妈的!你们倒是说话啊!!!”

可是那一队悬挂旗帜的雷神之鞭的士兵,仿佛得到了命令,根本不搭理城下的曼施坦恩等人,挂完了旗帜之后,就很快离开了城楼。

漫长的等待,就如同无数蚂蚁在吞噬心头。

直到了天黑的时候,城上才终于又来了人!

这一次来到城上的人,却是曼施坦恩认识的!

雷神之鞭第二师团将军,帝国中将,罗林家的下一任族长继承人,阿克尔!

阿克尔已经换上了一身干净威武的帝国武臣的铠甲。

他身后站着几名雷神之鞭之中的将领军官,还有几名帝**部之中的高级官员。

他的出现,立刻就让曼施坦恩等人紧张了起来。

阿克尔显然已经很清楚城外的情况了,他就站在城门之上,身后有燃烧的火把,照亮了整个城门。

“城下的可是王城近卫军的曼施坦恩!”

阿克尔威严的声音传来,清晰的落在了每一个近卫军将士的耳朵里。

曼施坦恩面sè苍白,他心中隐隐的已经猜测到发生了什么,勉强迈步走到了前方,大声喝道:“正是我!!阿克尔将军,城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请你立刻告知!我,我奉命率军进城勤王!!”

阿克尔的眼神立刻就落在了曼施坦恩的身上。

然后,他缓缓的从身后的人手里接过了一份早已经书写好的皇家手令!

“曼施坦恩将军,我来这里宣告最新的皇令,请你听好了!”阿克尔深深吸了口气,就面无表情的大声宣布起来。

“就在昨晚,以南科?奥古斯丁公爵,以及杜泽尔奥古斯丁侯爵等人为首的叛逆分子,趁新年夜庆典,伙同一群隐藏在帝国之中的野心家们,发动了一场罪恶卑劣的宫廷政变!!非常不幸的是,我们伟大的皇帝,马尔希奥古斯丁陛下,在这场罪恶的政变之中,不幸遇害,被这些贼人害死。在希洛奥古斯丁亲王殿下的指挥下,雷神之鞭第二师团的将士浴血奋战,才终于扑灭了这场政变,诛灭了叛乱分子,以保全了帝国皇室的法统。如今城中叛乱已经扑灭,先皇陛下不幸逝世,为了帝国国事,顾全大局。希洛奥古斯丁亲王已经继承了皇帝大位,在教宗海因克斯陛下以及魔法工会〖主〗席的观礼之下,完成了加冕仪式!如今新皇继位,本人阿克尔罗林奉命担任临时军务大臣,节制诸军!此令即rì传告天下!”

说到这里,阿克尔顿了顿,看向城下已经面无人sè的曼施坦恩:“曼施坦恩将军,奉新皇之令,王城近卫军即刻停止攻城,放下武器。全军回城外军营驻扎,不得造次!违令者,以叛国罪论处!近卫军指挥权依然由加罗宁将军执掌曼施坦恩将军,你可听清楚了?若是没问题的话,就请执行皇令!!”

曼施坦恩身子一软,险些就坐在了地上!

“陛,陛下他他已经遇难了?!!”

虽然有了阿克尔的宣读,但是曼施坦恩作为一个忠诚的保皇党的人,自然不会这么轻易就罢休。

倒也不是因为他对于先皇有多深的忠诚。只是曼施坦恩清楚,以他自己平庸的军略,能坐在今天的这个位置上,所有的荣华富贵。唯一的来源便是先皇陛下的信任!

先皇如果不在了,那么自己的一切,都会变做镜huā水月!烟消云散!!

更何况,说昨晚的政变。是那些“真正的奥古斯丁”们干的,还把皇dì dū害死了

这种借口,若是偏偏外地人或许也就罢了。可久在dì dū的曼施坦恩哪里会不清楚?

就凭着那些“真正的奥古斯丁”的家伙们,家里纵然是悄悄聚集了一些武士护卫之类的乌合之众,却要想害死皇帝?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难道那几千御林军都是摆设吗!!

难道那城中数千的治安署巡逻队都是摆设吗!!

难道你们这些接管了城防的雷神之鞭都是摆设吗?!!

此刻,纵然是白痴,也能猜出一些端倪来了!

城防紧闭,魔法阵开启,皇帝死的不明不白,亲王希洛匆匆继位加冕

曼施坦恩心中实在是不肯就这么放手!

他的所有一切都来自于先皇,他很清楚,自己若是放弃的话,那么等待自己的就是就是所有的一切,荣华富贵,都烟消云散!说不定说不定最后一条小命都未必能逃出来!

可是反抗到底?

皇dì dū死了!如今希洛已经继位,城中就连魔法工会〖主〗席,还有教会教宗都已经承认了他的皇帝位置的正统和合法xìng!

而且他原本就是皇帝的亲弟弟,由他继位,可以说是方方面面都能满意的人选!

最关键的是,就算其中有什么内情,可先皇都已经死了!

自己这些先皇的臣子,就变成了无根的浮萍,就算想闹出点什么来,也都是看不见希望的啊!!

难道自己能带着这三万王城近卫军,和新皇希洛叫板?

别开玩笑了!没有了先皇,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平庸的武将,这三万军队绝不会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走。

那是看不见希望的一条路啊!!

最让曼施坦恩失望的,是魔法学院一干人的反应。

在听到了城中的宣告之后,雨果院长立刻下令魔法师们停止了所有的行动,然后就带着人离开了dì dū,退回魔法学院去了。

临走之前,雨果留下的话虽然很无奈,但是也很明白:魔法学院的最高一号人物,卡门院长此刻并不在dì dū。遇到了这种大事情,一来呢,皇权的更迭,魔法学院方面是不方便参与其中的,二来呢,就算这事情里面有什么内幕,可是遇到这种大事,魔法学院方面的态度和反应,也不是他雨果院长可以决定的,必须要等卡门院长回来之后,这种大事情,必须要由那个女人才能做出决断!

曼施坦恩心中恼火,但是却也没办法发泄出来。

这些魔法师可是他无法招惹的,更没有权利去制约的。

可是雨果院长和这些魔法师可以一走了之,自己却不能啊!

自己该何去何从?!

如果如果陛下真的是被人害死的而且是和那个匆匆继位的希洛亲王有关系的话

曼施坦恩心中一寒!他很清楚,一旦自己交出军权,把军队交了出去,那么等待自己的,一定是一场“清洗”!

自己这个先皇的心腹,能不能保住一条命,恐怕都

可是。反抗也是不可能的了,先皇已经死了,已经没有了希望,就算自己对军队宣告希洛是篡位上台的,军队也不会跟着自己干。因为自己没有那么大的威望,也因为先皇已经死了,军队继续反抗也没有意义,除非是真的造反?

这种事情,想都不要想。

曼施坦恩心中茫然惶恐,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倒是雨果。这个胖胖的魔法学院分院长,似乎还有几分厚道。

看着出来送别自己的曼施坦恩,雨果轻轻叹了口气,故意把曼施坦恩拉到了一旁,悄悄的对他说了几句话。

“将军阁下,交浅言深。您是先皇心腹之人,如今新皇继位,您继续留在这里,只怕就不太合适了。”

“哦?”曼施坦恩眼睛一亮。抬起头来看着雨果。

雨果叹了口气,随手一指城门的方向:“先皇死的不明不白,这件事情,等卡门院长回来之后。我魔法学院方面必定是要追究的。不过您的身份就不同了,您只是军中一名武将,不比我们这些魔法师的身份可以超然世外。说实话我也敬重您是先皇的忠心臣子,不忍您最后落一个”

曼施坦恩心中一动。赶紧俯身弯腰,哀求道:“还请院长教我!!”

“走!离开这里!”雨果的声音很轻,但是语气却很坚决:“这军队的军权就不要眷恋了。大势已去,这军队你是把持不住的!若是您眷恋这军权舍不得撒手不肯离开这里,那么三天时间一满,城门打开,城中的军部之人,或者是希洛新皇亲自出来接管军队,您该如何?是接受?还是顽抗?恐怕都会落一个没下场!”

“我我走?”

“嗯,走。”雨果低声道:“去西北!不是我说丧气话,若是先皇还在,那么还有一争的机会。可眼下先皇已经不在了,希洛已经继位,他又是有正统皇室血统,已经加冕之后,那么这局面再想翻过来只怕也没什么希望了。您若是想保全自己的话,现在就赶紧抽身离开。西北有郁金香家族在,是不必看皇室脸sè的,您去哪里祈求一个庇护,或许还能保全xìng命。想必新皇陛下要的只是这近卫军的军权,只要你离开,去了郁金香家族的地盘,他不至于追着你不放的。毕竟,他现在新继位,应该是要求稳定,不会为了你,而招惹郁金香家族的。”

曼施坦恩顿时眼睛一亮!

当夜,魔法学院的雨果院长带人离开,退回了魔法学院。

而城外的王城近卫军当时的最高指挥官,曼施坦恩将军,当夜也忽然失踪,趁夜离开了军队,不知去向。

天亮之后,近卫军上下才发现了指挥官不见了,正群龙无首的时候,原来一直留在城外军营之中的加罗宁将军忽然带人前来,接管军队。

他原本就是王城近卫军的正牌统帅,此刻来重新接管军队,又恰好曼施坦恩不知去向,军中上下没有主心骨。

虽然有些忠诚于先皇的军官,心中也觉得不对劲,毕竟在前天晚上的时候,军队回师dì dū勤王,这个王城近卫军的统帅却放弃了指挥权,留在了军营之中,这种举动叫人非议。

不过此刻,大家也别无选择了。

加罗宁将军顺利的重新接管了王城近卫军,随即约束军队,就地驻扎。

三天期限一满,城中的魔法阵终于关闭,那魔法的光芒消退之后

两队雷神之鞭军队从城中开了出来,很快就将这支王城近卫军接管,一路监督他们退去了城外的军营驻扎,放下了武器,接受看管。

dì dū的最后一支强大的军力,也终于被收复。

就此,这一年新年期间发生的dì dū政变时间,终于落幕!

然而血,却并没有流干净!(未完待续)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