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探访者】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2-17    作者:跳舞

“见我?”

陈道临一愣。他皱眉想了想,淡淡道:“难道是说客么?哼,我倒是好大的面子,如今这里关押了这么许多dì dū的杰出大人物,想不到希洛居然头一个想到的人是我啊……”

门外那个看守头目倒也不气恼,这人倒是嘻嘻一笑,隔着门笑道:“您可是魔法师,超脱世俗之外,不管是这天怎么变,谁做皇帝,魔法师的地位总不会变的。虽说这里如今关了这么许多人,可鄙人倒是觉得,若是说谁能头一个从这里光明正大的走出去,那便一定是您了。”

说着,这大门就被拉开。

陈道临看了一眼站在门外,垂手而立,神态客气的看守头目,略皱一皱眉,冷笑道:“你这么轻易的打开大门,就不怕我跑了?”

“您说笑了。”看守头目神sè从容:“您可是魔法师。我这牢笼的一扇铁门,对旁人来说或许是铜墙铁壁,但对您这样的人物么,不过就是个摆设,您若是真想走,哪里是这一扇门能挡得住的。”

陈道临心中一动,忍不住抬起头来,深深地看了这个看守头目一眼:这个家伙,谈吐不俗,倒是个人物。

可陈道临如今心中悲伤,哪里肯见什么说客,正要挥手拒绝,可一旁的李斯特族长却上前拉了他一下,低声道:“小子,别使xìng子,见见再说。”

“嗯?”

“我们这些老东西,就算是烂死在这里也没什么。可你这样的年轻人不同,若是能出去,还能有许多作为。”李斯特族长叹气,可是侧着身子,陈道临却看见老头子眼睛里闪过一丝锐利的光芒。

陈道临心中一动,略想了想,就点了头:“好,那就见见,我也正好奇,希洛到底派了什么人来游说我。”

……

这看守头目引着陈道临离开了牢房,却来到了一间屋子里。这屋子收拾的倒是很干净,里面摆设了桌椅,桌上居然还放了一套杯具。

一路上,陈道临心中也在揣测,到底希洛会派什么人来见自己。

首先应该不可能是帕宁,昨夜帕宁身受重伤,丢了一条手臂,这么重的伤势,就算请了高明的魔法师或者教会的神职人员,用光明系神术来治愈,也绝不是短期内可以下床走动的。

难道是阿克尔?想来自己这种小人物,也不会劳动阿克尔。那个家伙现在应该正忙着整顿军队稳定局面呢。

其他的人么……昨晚倒是有一些贵族当场就向希洛低头投诚或者是效忠了,其中不乏有几个在dì dū颇为有头有脸的,也算是和自己在其他场合有过那么一面之交的情分的。

难道……是希洛亲自来了?

陈道临想到这里,自己却是苦笑了一声:希洛现在已经是新皇的身份,昨夜政变刚结束,现在的他应该是忙着接见那些帝国重臣,稳定政局才对,哪里有功夫来见自己?

陈道临就这么胡思乱想了一路,来到了这个房间之后。

这个看守头目推开房门,却恭敬的侧过身来,却并没有进去的意思,而是老老实实的站在门外,弯腰垂头,举止很是拘谨。

更让陈道临微微意外的是,这个屋子的门外,居然还站着两个人。

以陈道临的修为,立刻就感觉到了这两人身上的气息,空气之中微微有一些魔力元素的波动,还有对方投向自己的眼神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惊奇和戒备。

“魔法师?”陈道临微微一怔。

这两个魔法师,从他们身上的徽章看来,应该是隶属魔法工会的人。

陈道临心中一沉:魔法工会这么快就站到了希洛那一边了么?

不过再一想,倒也不算离奇。

魔法工会历来都是超然世俗之外,从不参与任何政治上的事情,无论谁上台当皇帝,总之都要仰仗和拉拢魔法工会一系的力量。

尤其是希洛这个政变上台的皇帝,魔法学院的力量,他恐怕还要花上一段时间才能吃下来,短期内他能动用的魔法力量,恐怕就只有魔法工会了。

至于宫廷魔法师……陈道临直接就排除在外了。宫廷魔法师历来效忠皇帝,先皇被害,宫廷魔法师肯定要进行一番彻底的大清洗,短期内是不用指望了。

陈道临只是多看了这两个魔法师一眼。

从徽章看来,这两人应该都是中阶法师的身份,这让陈道临心中一凛。

能让两个中阶法师出动担任保镖,那么这房间里等着见自己的人,身份必定不凡了。

难道真的是希洛亲自来了?

带着满腹疑惑,陈道临终于迈步走进了房间里。

随着走进房间,终于看清了房间里坐着的一个人,陈道临不由得一呆。

随即他苦笑一声,摇头叹:“我倒真没想到,被关在这里后,第一个来见我的人,居然会是你。”

屋子里,桌子旁最正中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女孩子。

一头棕红sè的秀发,面容清丽秀美,鼻梁挺直,只是那面容上却带着一丝淡淡的忧愁。

身上穿着一件华丽秀美的银sè长裙,妆容很淡,只是秀发上却带着一件jīng致的银sè蝴蝶发卡。

她坐在那儿,但是却似乎微微有些紧张,双手在小腹前交叉放着,手指绷得很直,指尖泛白。

细长的眼帘垂着,睫毛微微有些颤抖,更显出了此刻心情的紧张。

陈道临缓缓走到了她的身前三步才站住了,淡淡一笑,轻轻松了松自己的手腕,伸了个懒腰,淡淡道:“好久不见了,吉尔小姐……嗯,或者我该尊称您一句,皇后?”

语气里,毫不掩饰的是一股淡淡的嘲弄。

坐在这里的这个年轻的女孩子,正是那位罗林家的小姐,先前与弗里茨总督之子卢修斯有婚约的吉尔小姐。

陈道临此刻话语里丝毫不客气,当然是因为她的父亲便是这次篡逆的魁首之一阿克尔!

更因为,昨夜在大殿之中,希洛就曾经亲口承认过,为了拉拢阿克尔和罗林家一起叛逆,条件之一,便是他当了皇帝之后,就娶这位吉尔小姐为皇后!

此刻面对吉尔,陈道临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sè了。

果然,吉尔一听陈道临这尖锐的言辞,脸sè就是一黯。

她抬起头来,那双美丽却空洞无神的眼神,投向了陈道临……她还不曾说话,站在吉尔身后的一个年轻的侍女就立刻板着脸厉声喝道:“好大的胆子!你一介阶下囚,也敢对我家小姐如此放肆说话!”

陈道临抬头看了一眼站在吉尔身后的那个侍女,也认了出来,正是当初自己从罗林家来dì dū一路同船的时候,曾经在船舱里,自己给吉尔诊断眼疾的时候,曾经出言顶撞过自己的那个侍女——这侍女是吉尔的贴身女仆,看来也是最最信任心腹的那一类人了。

陈道临冷笑一声:“阶下囚?哼,倒也不错。不过我这阶下囚虽然身份低贱,心却高贵。总比那些看似高贵,其实吃里扒外,卖主求荣的人要强上许多。”

这侍女一呆,只疾呼道:“你……你……你敢……”

她一直跟随自家小姐多年,在家族之中也是颇有地位,何况今天dì dū骤然变天,出现如此巨大的变故,而且新皇即将迎娶自家小姐的消息,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就传到了罗林家里。

自家小姐即将贵为帝国皇后,那是整个罗兰帝国身份最尊贵的女人了!那么自然而然,她这个小姐的贴身心腹侍女,将来地位也自然是水涨船高,这消息一传到自家,立刻就连罗林家府邸里的那些大管家,对自己都是恭敬有加。

没想到来到这牢笼之地,一个阶下囚居然胆敢如此出言顶撞。

这侍女原本就是一个刻薄的xìng子,一呆之后,立刻就要反唇相讥,可她还没说话,坐在那儿的吉尔,却一皱眉,冷冷喝道:“闭嘴!”

“听见没!小姐让你闭嘴!”

“我是让你闭嘴!”吉尔面sè铁青,气的手指发抖,指着自家的侍女,恨恨道:“没用的东西,还不给我滚出去!没我的吩咐不许进来!”

这侍女一呆,听出了吉尔话语里的怒气,顿时心中一虚,脸sè泛白,陡然之间就想起了当初在船上的时候,小姐为了眼前这个年轻的魔法师狠狠教训自己的事情……

“还愣着干什么!”吉尔面sè沉了下来:“赶紧向达令法师道歉,然后给我滚出去!没用的东西,以后再敢如此放肆言辞,我就打断你的腿赶出家去!”

这侍女面sè苍白,吓的眼睛都红了,险些就流出泪水来,却赶紧一下就跪在了陈道临的面前,支支吾吾道:“我,我,对不,对不……”

陈道临纵然心中再如何,也自然不屑于和一个小小的侍女计较,摆摆手:“好了,你出去,看来皇后是有话要和我说。”

说着,他倒也不客气,自顾自的就找了个空的椅子坐了下来。

这侍女如释重负,赶紧就站了起来,飞快的退出了房门,出去之后,还没忘记把门关上。

房间里就剩下了陈道临和吉尔两人,吉尔等了半天,也不见陈道临说话,只好叹了口气,幽幽低声道:“达令法师……你,便这么憎恨我么?”

“憎恨你?倒也谈不上。”陈道临随意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了一口,淡然道:“不过……你的父亲阿克尔昨夜率部叛逆,屠戮忠良。而你又即将嫁给希洛那个家伙。尊贵的皇后,敢问换做你是我,你还会有好脸sè么?”

吉尔的脸上闪过一丝青气,随即逝去,沉默了会儿,她才缓缓道:“达令法师,我想……你应该能猜到我今天来见你的原因。”

“嗯,我大概能猜到。”陈道临点点头。

“那就好。”吉尔仿佛松了口气,低声道:“您曾经承诺过要给我治好眼疾,所以……”

“哈哈哈哈!”陈道临大笑几声,抬起头来,冷冷道:“承诺?你的父亲想必当年参军的时候也立誓过要效忠帝国效忠皇帝的呢。这世界上,既然立下的誓言都可以当做放屁,那么至于承诺这种事情……”

吉尔顿时就紧张了起来,她双手不由自主的用力握住了椅子的扶手,咬牙道:“达令法师……您的意思是,不愿意给我治疗,治疗……”

“不愿意。”陈道临毫不掩饰,冷笑道:“当初你是要嫁给我那个徒弟的,我爱屋及乌,看在情分上才愿意出手帮忙。如今么……哼,你父亲做下这么多大逆不道的事情,欠下这么多血债,而你又要嫁给那位篡位上台的家伙。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吉尔面sè铁青,咬了咬嘴唇:“达令!如今你为阶下囚,我……”她深深吸了口气,仿佛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了一些,才缓缓道:“你的生死,不过就在人的一念之间。你若是肯治疗我的眼睛,那么……你也知道,我即将成为皇后,到时候,放你离开这牢笼,想来也就是我一句话的事情,你……难道没想过这一点么?”

“离开?”陈道临哈哈一笑,他站了起来:“为什么要离开?我住在这里挺自在!”

说着,他摇头道:“弗里茨总督住在这里,军务大臣住在这里,财政大臣住在这里,内廷大臣住在这里!那么多忠诚勇敢的暴风军的将领住在这里!他们且不怕,我难道便是贪生怕死的人么?”

说完,他摇头,掉头就朝着屋子外走去。

“等,等等!!”

吉尔急了,她立刻站了起来,她上前两步,试图去抓陈道临的衣服,不过她毕竟视力受限,一把抓了个空,却差点自己跌倒,只好扶着桌子,焦急的喝道:“你等一下!”

“皇后还有什么要说的么!”陈道临冷冷道。

“皇后……从你一进门来,就一直这么称呼我。”吉尔苦笑:“你就这么痛恨我罗林家么?”

“不痛恨,难道我该赞扬么?”陈道临摇头。

“我……可是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弱女子。”吉尔急了,她眼睛泛红,飞快道:“那些国家大事也好,争权夺位也罢,都是我父亲他们做出来的。我一个小小的女孩子,虽然身份尊贵一些,但是这些男人的事情,有谁会问过我这样的女孩一句?我也只是身在罗林家里,身不由己而已!我父亲做的那些事情,你却要恨在我的身上,岂不是……岂不是没有道理?”

顿了顿,她低声道:“何况,嫁给希洛陛下……也不是我的意思。我这样的女孩子,虽然是贵族小姐,可说穿了,也不过就是一块家族用来联姻的筹码而已。当年要把我嫁给卢修斯,便不是我的本意,可是我却无法左右自己命运。如今让我嫁给希洛陛下当皇后,也是如此。我难道有什么反抗的余地么?”

陈道临一愣,他不得不承认,吉尔说的话确实是事实。

罗林家虽然反叛,阿克尔做出那么多大逆不道的事情,但是说到底,这些都是男人做的。和家中的妇孺老人,却实在没有半点关系。

至于婚约……也的确如吉尔所言,把她嫁给谁,她自己是没有半点发言权的。

不过这个念头也就是在心中一闪而过,陈道临随即就硬下了心肠,冷冷道:“就算你说的不错,可我就算不恨你,也犯不上费心费力给你治疗眼疾了!难道我治好了你的眼睛,然后让你欢天喜地的和希洛那个逆贼成婚,然后还要祝你们长命百岁,百年好合么!哈哈哈哈!!”

说完,陈道临就打算不再和她废话,迈步就往前走,走到门口,手已经抓住了门把手了,正要推门出去……

身后,吉尔终于冷冷幽幽的说出了一句:

“达令法师,你这一走,恐怕就有许多人会因此而葬送了活命的机会。”

“嗯?”

陈道临松开了门把手,豁然转身,目光如电,狠狠的瞪着吉尔。

“你……威胁我?!”

吉尔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

陈道临想了想,冷笑道:“吉尔小姐……说实话,我从来就不喜欢你这个人。你这人,自私寡恩,因为有了眼疾,所以自觉受了老天不公的对待,心中戾气多了一些,也狭窄了些。若不是当初你和卢修斯有婚约,我实在懒得管你的眼睛。不过现在么,你居然想用这个来威胁我,可就打错了算盘了。”

他顿了顿,才继续冷笑道:“你的意思是,我若是不给你治疗眼疾,你就要用别人的xìng命来威胁我么?笑话!希洛那个逆贼虽然让我痛恨,不过我也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做大事的人。他绝不是那种会被女人的几句挑拨就说软了耳朵根的窝囊废!关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是重要的政治犯,别说你是皇后,就算是你的父亲,想动其中任何一个,没有希洛的点头,都绝别想!这种重要的事情,希洛若是能由着你这么一个女人胡来的话,他也不配能做成这种谋反的大事了!”

陈道临越说越恼火,看着吉尔的眼神里充满了鄙夷。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吉尔慌了,她赶紧飞快道:“达令法师,我绝没有用旁人的xìng命来威胁你的意思,你,你且别着急发怒,听我把话讲完才好。”

“哼,我倒要听听你能说出什么来。”

吉尔看陈道临愿意留下听自己说话,才终于稍稍放心了一些,喘了口气,才缓缓低声道:“达令法师,这次帝国出了如此大的事情,帝国已然变了天!我问你一句,出了这么大的事变,总是要死人的?纵然希洛陛下他再如何聪慧,再如何控制影响,但是该有的一些清洗……总是免不掉的。”

清洗!

这是一个冰冷而残忍的词儿。

落入耳朵里,陈道临眼角一跳,他沉默了会儿,缓缓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

的确,就算是希洛做的再漂亮,碍于将来历史评价和舆论,不大肆杀戮太多,但总有一些清洗,是绝避免不了的!

任何时代,改朝换代,总是要死人的!

这血,是绝少不了的!

就算是那些大人物,希洛碍于舆论和方方面面的影响,不会落下屠刀,可……那些身份略微差一些的人呢?

“我今天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听说了……弗里茨总督入狱之后,便已经绝食了。弗里茨总督如此态度,已经是摆明了要和希洛陛下顽抗到底,绝不会投诚。试想他在东海经营十年,根深蒂固,若是一门心思和陛下作对,陛下岂能放过他?所以……”

陈道临脸sè一紧。

弗里茨总督这么做……那真的是自寻死路了。这位忠诚先皇的帝国重臣,看来真的是一心求死了。

而弗里茨一旦死掉,那么他的家族,和东海一派的势力,都会被希洛毫不留情的清洗一番!这几乎是无可避免的事情!

“我虽然保不下弗里茨,但是……卢修斯毕竟还只是一个未曾担任任何公职的年轻人,或许我就能保住他的xìng命,让他免于屠刀。”吉尔缓缓道:“还有哥特的那些部下……哥特已经死了,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是年轻的军官,没有什么显赫的家族背景来保他们,陛下若是要清洗的话,也不用顾忌影响……”

吉尔说到这里,故意顿了顿,低声道:“你也知道,我就要嫁给陛下,成为皇后了。虽然这只是一个政治联姻,但是……皇后这两个字,总也是值点分量的。到时候,不说多,我若是想出手保下有限的几个身份不太敏感的人,想来也不是什么做不到的事情。”

这个女人说完,用空洞的眼神看向陈道临的方位:“达令法师,我知道你其实心底仁慈,虽然你不是罗兰帝国人,但是你却对忠诚先皇的那些人很是同情,难道你就不想以你的一次出手救治,换取几个人的活命机会么?”

陈道临:“……”

仿佛沉吟了好久,陈道临才缓缓的叹了口气。

他平视着吉尔的脸庞,低声道:“好……你的话打动了我。不过……我还有两个条件!”

“……你说。”

陈道临冷笑:“本来,以我的本事,要想把我关在这里,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昨夜事变,我肯自缚被关在这里,无非便是因为我身边的人被制住了。我一个人逃脱容易,但是我身边的人,我却绝不可能丢下她们不管!你要我给你治眼疾,倒也不难!你的眼疾,我有七八成的把握让你痊愈!但我有一个条件!我要知道我身边的人,现在被关在哪里,她们是否安全!你先做到这一点,我们再谈接下来的事情!”

“你……身边的人?”

“不错!”陈道临淡淡道:“我的未婚妻,巴罗莎,还有我的女仆夏夏。我的护卫胡克先生和狼人查克。昨夜事变之后,都被雷神之鞭的军队围困在了皇宫里!哼,若不是因为如此,我一个人早就跑到天边去了!你以为这区区一个牢笼,就能囚住我么!”

“好!”吉尔立刻就道:“这条件不难!最迟明天,我就给你回复消息!你的几个身边的人,我会问清楚被安置在了哪里,她们的安危,我自然给你保证,绝不会有半点问题!”

陈道临点了点头。

政变成功之后,罗林家现在在dì dū就几乎等于是如rì中天!

就算是希洛,政变最大的依仗也是阿克尔率领的雷神之鞭!此时此刻,希洛不得不充分仰仗罗林家的力量,所以现在吉尔这个未来的皇后,若是想出面保住自己身边的几个女人和护卫,应该不算什么难题。RS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