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最后的杀局】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2-12    作者:跳舞

第三百零六章 【最后的杀局】

“发生了什么?”陈道临面sè惨然,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李斯特族长:“知道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当然有!”李斯特族长咬着牙,一字一字道:“我李斯特家数百子弟命丧昨夜,我总得要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

顿了顿,老头子颤声道:“陛下那等英明神武,可谓是帝国这一百年来最优秀的一位好皇帝,他……怎么会输!怎么会败!又怎么会死!!”

“……”陈道临一怔,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复杂的表情来,嘴角缓缓浮现出苦涩的笑容:“他输,便输在了‘好皇帝’这句话上……”

好皇帝?

李斯特族长不解,他心中越发的焦躁起来,忍不住上前一把抓住了陈道临的衣领,恨恨道:“别再说这些模拟两可的话!快告诉我,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道临的眼神木然,看了看这个老头子,然后才低声道:“昨夜,昨夜……”

……

此刻,让我们将时间暂时拨回那个飘着绯红sè雪花的夜晚。

就在皇宫的正殿之前,叛军和护卫皇帝的军队正在对峙,今夜的厮杀仿佛也暂时告一段落。

就在两军正中,帝国皇帝陛下,手持长剑,站在当中。他手里的那柄王者之剑上,金sè光芒耀眼。此刻,不论是在暴风军的士兵眼中,或者是雷神之鞭叛军的眼中,这位皇帝陛下,俨然已经成为了整个世界的焦点!

没有人怀疑,一会儿这场最后的决斗开始之后,皇帝手里的这柄王者之剑会斩下希洛亲王的头颅!

到了那个时候……一切,都将结束!

帕宁默默的退后,再退后。

不知不觉,他和希洛两人已经分开站立,刚好一前一后,将皇帝夹在了中间。

帕宁背靠着正殿的台阶,他双手握着长剑,连续深呼吸几次之后,已经强行将自己的气息调节到了最佳状态。身上银sè的斗气也爆发了出来。

身后就是正殿,正殿之中,忠诚于皇帝的那些臣子武将们已经站在了大殿门口,紧张的看着这最后的一场决斗。

尽管帕宁看似平静,可心中却依然无数次的回荡着方才希洛最后对自己说的那句话!

三剑!

挡住他三剑,便能翻盘?!

虽然帕宁无论怎么想也实在想不出希洛亲王有任何翻盘的机会……面对一个绝对强势的圣阶高手,叛军的一方已经彻底的输掉了一切的希望!

但是,帕宁内心深处,却偏偏的生出了一丝希望来!

因为,他了解希洛!

希洛不是傻瓜,不是白痴,更不是疯子!

一个隐忍了十多年,苦心积虑布局,装疯卖傻,心机之深,是帕宁生平罕见!这么一个人,绝不会信口雌黄胡说八道!尤其是在这种最最关键的时刻!

他既然这么说,那么就必定……有他的原因!

可是……

三剑?

帕宁心中苦笑。

挡住对手三剑,看似简单,却又谈何容易!

没有人比帕宁更清楚一个圣阶高手的强大!

他随大剑师卡奥修行,卡奥曾经和他喂招。帕宁虽然已经身为高阶武士的行列,可他依然清楚的记得,当自己面对老师的时候,老师手里有剑,未曾出手,那锋利的剑意笼罩全身,就几乎可以让自己窒息!当面对老师刺向自己一剑的时候,自己就会生出一种无论如何也无法抵挡得感觉!

老师曾经对自己说过:你什么时候能挡住我刺出的一剑,便说明你已经站在了高阶的巅峰,可以遥望到圣阶的门槛了。

可帕宁修剑十年,无数次的和卡奥切磋,却从来不曾挡住过老师一剑!

唯一一次看见一丝希望,便是自己最后离开老师的时候,最后一次和老师切磋。

那一次,卡奥老师依然轻易的将自己手里的长剑击落,当冰冷的剑锋架在自己脖子上的时候,老师终于叹了口气,对自己说了这么一句话:

“你若总想着如何‘挡’,那便一辈子都过不了这一关。就如同走路,你若只盯住脚下的路,便永远也看不见远处的高山……”

那一次自己离开了老师之后,曾经对这句话苦死过许久许久,却始终不得头绪。

如今……

“不能只想着挡……”

帕宁口中苦涩。自己多年来都不曾想明白的问题,难道在此刻一时半刻就能想通?

可即便想通了,能挡住一个圣阶高手的一剑……那么第二剑呢?第三剑呢?

要想帮助希洛亲王翻盘,不……也是帮助自己翻盘,一剑可不够!

抵挡三剑?

可能么?

用力摇了摇头,帕宁让自己摒除了这些杂念!

想这么许多有什么用?此时此刻,无非便是最后一拼罢了!反正今晚已经输到了再无可输的地步!

最后,无非也不过就是一死而已!能有一个和圣阶 高手交锋的机会,身为武者,也算是自得其所了!

收拾了心情,帕宁心中的战意,一点一点的勃发出来,双眼的目光,也逐渐变得锋锐起来。

长剑平举,指着皇帝,剑锋上银sè斗气的光华洒落!

皇帝感觉到了身后帕宁身上的气势上升,他只是嘴角微微一弯,却并不回头,只是看着眼前的希洛,看着自己的弟弟。

“最后一刻了,还有什么话要说么?希洛。”

“……没有。”希洛摇头,他此刻居然依旧在笑,纤细修长的手指轻轻拨动弓弦,犹如一个名伶在拨动琴弦一般,弓弦微微震动,发出动听悦耳的声音。

希洛的指尖也冒出了一丝斗气的光芒来,他轻轻的用手指将弓弦缠绕!

一圈,两圈……

当他手指上缠绕了三道弓弦的时候,这张弓已经被他绷到了极致!

锋利的弓弦甚至将他的手指割得稀烂!殷红的鲜血缓缓滴落在他的脚下,可希洛却连眉角都不曾皱起。

“计都罗睺?瞬狱杀?”皇帝嘴角微扬:“三倍力?”

他随即摇摇头:“你从小不喜剑术,却对这瞬狱杀这般着迷,昔年前任郁金香大公便告诉过你,这瞬狱杀虽然是杜维殿下留下的绝学,威力无匹,但……毕竟这是圣阶高手才能发挥出威力的绝技,实力未到圣阶,就无法展现瞬狱杀的真容,你又何必如此执迷。”

“我若不是一个偏执的人,今晚也不会站在这里,站在你面前了。”希洛淡淡道。

皇帝听了,也微微颔首:“你说的不错。”

“出手之前……最后一个问题。”希洛扬起长弓,弓弦上空空如也,并没有任何箭矢,却对着皇帝,用一种古怪而复杂的语气,问出了一句话:

“哥哥,你知道么?你是一个好皇帝,但偏偏这却成为了你最大的弱点!”

“……什么?”皇帝听了这话,一皱眉,忽然之间,他心中猛然一动,一股浓烈的不安征兆浮上心头!

可就在此刻,希洛出手了!!

他的手指轻轻一抖,那弓弦顿时爆发出了一声锐利的破空之声!

弓弦之上,瞬间凝聚出一团灿烂耀眼的光团!随着这光团勃发而出,便化作了一枚彗星,耀眼无比!就如同一轮烈rì陡然出现在了在场的数千人眼前!刺得人几乎睁不开眼!

而这枚彗星,呼啸着,带着长长的尾焰,便朝着皇帝奔腾而去!!

皇帝神sè开始还很平静,他只是缓缓的动了动手指,可随机,他却一皱眉,原本准备举起的长剑,却并不曾挥舞……

因为,凭借着圣阶高手那超强的洞察力和敏锐的感应能力,皇帝敏锐的察觉到了……自己的这个弟弟,这一击“瞬狱杀”虽然也威力惊人,甚至已经达到了高阶武者的境界!

但是……

他却shè偏了!!

希洛施展出了全身所有的力量,全身所有的jīng力,几乎是透支了他所有的斗气,冒着危险,强行施展着郁金香一脉的绝技“瞬狱杀”,还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发出了“三倍力”的瞬狱杀!

这最后破釜沉舟的一击……

他,居然shè偏了?!!

这一击“瞬狱杀”看似仿佛似乎奔着皇帝而去,可偏偏在皇帝的身前还有两三步的时候,方位却稍微侧了几分。

所谓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就差了这么几分,皇帝甚至都不需要举剑抵挡,他只是略微侧了侧身体,错开了半步……

这呼啸而过的“彗星”几乎就擦着皇帝的身体,从他身侧划过!!

然而下一个瞬间,皇帝的脸sè却忽然一变!

因为他捕捉到了这“瞬狱杀”shè击的轨迹!

不是奔着自己,却是奔着……正殿!!

轰的一声,这一击“瞬狱杀”,光团轰在了那正殿的大门之上!

就听见一声巨响,这巍峨屹立了千年的皇宫正殿前檐,轰然崩塌!!那偌大的大门上,横梁崩塌下来,木石聚下,顿时砸得门下那些观战的贵族臣子们惊呼奔走,还有几个人躲闪不及,就被直接压在了那垮下的大门里!

原本偌大的正殿大门,却已经直接就被崩塌的碎石堵住!!

而就在此刻,希洛却陡然大声咆哮起来!!

“就是现在!!!!”

帕宁已经举起了长剑,他听见了希洛这一声咆哮!

这位一向镇定从容的亲王,这最后一声咆哮,却显得尽失仪态!他的嗓音里,甚至听出了毫不掩饰的紧张,焦急,甚至是……疯狂和绝望!!

帕宁以为希洛的这一声呐喊是招呼自己,他已经大吼一声,准备挺剑往上拼命了!

不仅仅是帕宁自己这么认为,所有人都认为希洛的最后这句咆哮是招呼帕宁的。

甚至,就连皇帝也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当听见了希洛的呐喊之后,皇帝已经本能的侧过了身体来,目光瞬间就锁定在了希洛的身上!

圣阶强者的气场一旦展开,气机锁定,帕宁顿时就感觉到空气之中仿佛有一道无形的枷锁笼罩住了自己!似乎是心里作用,自己的每一个动作,仿佛都变得滞涩起来。

但是他依然死死的咬着牙,斗气爆发出来,往前猛的迈步,就要把手里的长剑刺出去!!

每一个人都认为帕宁的这一剑,大概就是最后的垂死挣扎了!

每一个人都这么认为!甚至帕宁自己都是这么想的!!

就是现在……就是现在……要死了么?

……

然而……所有人,都错了!

包括皇帝,包括帕宁自己!

……

当那句“就是现在”的话语落入耳朵里的时候,有一个人,只有一个人明白,这才是到了真正的掀起底牌的时候!

这才是到了真正的xìng命相搏的时候!

这才是到了,真正见分晓的时候!

十年隐忍,十年蛰伏!

最后才到了亮剑的时刻!!!!

当希洛那耗尽了全身所有气力的一击“瞬狱杀”,出于所有人的意料却“shè偏”了,将正殿的大门轰塌的时候。

他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

一丝渺茫,但是却最好的机会!!

所以,他出剑了!!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