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绯雪之夜】(二十五)冷酷?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2-05    作者:跳舞

西北,楼兰城。

城堡上,那高高悬挂的旗帜迎风飘扬。

火焰之中盛开怒放的金色郁金香,仿佛在风中犹如活了一般。

楼兰城,这座西北的“奇迹之城”,也是西北郁金香家族领地的首府城市,郁金香家族的大本营所在。

作为西北边陲最重要的要塞,楼兰城的地理位置十分特殊。它位于帝国西北边界地区,紧靠着从北到南的乞力马罗山脉,紧靠着山脉之中的那个天然的大豁口——西北走廊。

而只要穿过走廊,越过一片沙漠,便可抵达西北的异族草原,那里肥沃的草原养育着草原游牧补族,这些被罗兰帝国人称为草原异族。

无论是伟大的开国大帝时代,还是巨星闪耀的郁金香公爵时代,哪怕是在帝国最强盛的时候,这片草原也从来不曾被罗兰人真正的征服过。

不仅仅是因为草原异族天性骁勇彪悍,也不仅仅是因为草原汉子骑术精绝,善于骑兵作战,更不仅仅是因为草原上拥有数十万控弦,哪怕是在草原上最衰弱的时候,也随时可以拉出十万铁骑。

更重要的原因是,草原上有一位“守护神”!

大雪山,巫王!

大雪山的传承甚至要比罗兰帝国的开国历史还要久远,最早已经无从追寻。人们只知道,大雪山的传承,一代又一代的守护着草原,守护着这片大陆上最后一块还没有被罗兰人征服的土地和民族。

草原人视大雪山巫王为神,甚至比罗兰人信仰光明神殿教会更加虔诚。传说大雪山每一代巫王都有通神的本领,甚至比光明神殿的教宗都要更加高深莫测。大雪山更是高手如云吧,那些穿着雪山白色巫师袍的巫师们,闪耀的光芒。丝毫不逊色于罗兰人的魔法师。

因此,草原人得以一直屹立在这片草原之上,即便是罗兰帝国开国大帝所向无敌,征服了整个大陆,也不曾真正的征服过这片草原。

而到了杜维的郁金香时代,罗兰帝国巨星闪耀,英雄辈出,而草原也依然不曾被罗兰人征服。

……

楼兰城,这座在西北边陲的重镇,不仅仅是郁金香家族的首府大本营。同时更是帝国戍守西北边疆的一道最大最坚固的屏障。

说它是“奇迹之城”,因为就在一百多年前,这里还只是一片荒原。

这座现在已经是西北第一大城市,罗兰帝国第二大城市的西北重镇,拥有八十万常住人口的西北雄城,只有短短的一百多年历史。

它建造于杜维时代,在第一代郁金香公爵刚刚被册立公爵之位,来到西北接受领地的时候,就选中了这个地方为自己家族未来的大本营。在这里建造新城。

让人当时的世人惊叹的是,建造这么一座雄城,以罗兰帝国的文明程度和建筑水准,哪怕是征发民夫。也至少需要数年时间!

然而第一代郁金香公爵杜维,只用了……

一个月!

一个月的时间,就用从乞力马罗山上采下的巨石,建造堆砌出了这座西北雄城!这无论是在当时还是后人看来。简直无异于是一场“神迹”了!

初代郁金香公爵的神奇,就是从这建造这座城市的“神迹”开始起步的。

到了一百多年后的今天,楼兰城。这座郁金香家族的大本营首府城市,发展的规模已经远远超出了昔年刚刚建造的时候。

昔年建新城的时候,因为西北人口稀少,所以这座城市建造之初,设计的人口容纳量只有三十万。

然而到了今天,一百多年的时间,因为郁金香家族的繁荣强大,楼兰城也越来越昌盛,这里占据了西北边陲的关卡之处,正好享受了得天独厚的边陲贸易。罗兰人和草原上的各种贸易,都要经过这座城市,楼兰城已经成为了罗兰帝国西北边境最大的贸易城市。

草原上的优良战马,牛羊,皮草等等各种物资,都在这里源源不断的流入罗兰帝国,而罗兰帝国的商人,也会将帝国出产的各种金银器皿,珠宝器具,铁器,盐巴等等各种物资贩卖到草原。

无论是哪种贸易,都要进出的商队,都会选择在楼兰城这座西北最大的城市进行交易。

而郁金香家族,也被认为了是独家垄断了整个罗兰帝国和草原异族的贸易。

在帝国的军队之中有一句话流传:罗兰帝国的所有骑兵起的战马,都打上了郁金香家的烙印。而草原人武士用的弯刀,都出产自郁金香家工坊!

更重要的是,作为为帝国戍边的郁金香家族,几代人致力于对草原的渗透。这一百多年来,郁金香家族用了最聪明的办法为帝国保卫着边疆的和平。

所有人的都知道,这一百多年来,郁金香家族对草原的渗透无所不在,郁金香家的势力遍布整个西北草原!

甚至每一代草原的王要想坐稳金帐王庭,若是得不到郁金香家的支持,那便无法长久!

这一百年多年来,从未曾发生过一次西北草原异族入侵劫掠的事件!帝国也不曾耗费一兵一卒远征草原,但是这一百多年的和平,却是罗兰帝国千年历史之中从来不曾有过的!

……

冬季西北的风雪漫天,一场暴风雪刚刚袭击了楼兰城,大街上和房屋上都满是厚厚的积雪。

就连城中那座巍峨的郁金香家城堡,也都仿佛被冰雪裹上了一层银妆。

城堡前的大门护卫依旧站立得笔直,身后的塔楼上,屋檐下挂着长长的冰柱。

一早郁金香家就已经发出了紧急动员令,调集了两支军队入城,同时发动了全城的居民清扫积雪。

此刻就在郁金香府外的大街上,半条街道已经被清扫出来,积雪被扫到了道路的两边,堆积得高高的。西北的汉子们奋力的铲雪。大街上人头攒动,人们口中不停的呵出白气,面色潮红。而还有一些孩子,在雪堆之中来回奔跑玩耍,更有的男孩子掰下冰棱来,拿在手里互相嬉闹打斗。

西北人尚武彪悍,罗兰城自然也不例外。

新年刚刚过,整座城市都还沉浸在新年的喜悦之中。

而此刻,就在郁金香家城堡上,那城堡的最高一座塔楼上。一扇窗户后,正有一双眼睛,在默默的注视着街道上这一片繁忙的景象。

弥赛亚?鲁道夫,郁金香家族现任族长,帝国的第一位女性郁金香公爵,族名:杜微微,此刻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下面的场景。

这么寒冷的天气,她却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色袍子,一头红色的长发就那么随意的披散在双肩上。全身上下唯一的一个饰品,便只有头发上的一只金色的发箍。

杜微微静静的看了许久,许久……终于,她轻轻的叹了口气。

“消息……已经确认了么?”

杜微微的身后。一个穿着灰色棉袍子的中年男子垂首,用平静而低沉的嗓音缓缓道:“已经确认了。”

杜微微再次叹了口气,这位女公爵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却是笑意惨然!

“这一天……终究还是来到了。这件事情……也终究还是发生了。”她摇头,然后缓缓转过身来,看着身后的这个棉袍中年人。神色略一肃整,低声道:“先生……你说,这件事事,我们是不是做错了?若是昨晚我在帝都的话,或许……”

这中年人缓缓抬起头来,他有一张清秀的脸庞,五官的轮廓并不甚出众,却有一双亮若灿星的眸子。他略抿了抿嘴,才不慌不忙缓缓道:“小姐……我很明白您此刻的心情,可是您心中也更应该明白,若是昨晚您在帝都,只怕这件事情会闹得更大,更加不可收拾。”

说着,顿了顿,他又低声道:“其实这一切您都明白,并不需要问我。问我……只是您为了自求心安罢了。”

杜微微自嘲的一笑,随后她目光闪动:“现在……帝都的情况怎么样了?”

中年人不慌不忙缓缓道:“刚才早上传来的消息,帝都全城茹素,皇城里已经悬挂了丧旗。东苑和西苑的乱象也平静了。只是王城近卫军还不得入城,魔法阵还没有撤去,近卫军依旧驻扎在城外。听说……”

“听说什么?”

“听说近卫军曾经连夜攻城,但是在魔法阵的守护之下,还有魔导炮的轰击,损伤不少。”

“哼!”杜微微冷哼了一声,然后摇头:“我这两个侄子的争斗,却白白折损了这么多帝国将士!这些将士的鲜血不曾洒在疆场和边疆,却白白流淌在了帝都!”

中年人神色宠辱不惊,依然用那慢吞吞的语气缓缓道:“历来皇权争夺,从来如此,小姐也不必如此。”

“我……想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杜微微的声音略有些颤抖。

中年人仿佛这才终于流露出了一丝情感,看着杜微微,眼神里流露出了一点暖意,柔声道:“得到的消息是……自裁!很快……没有什么痛苦。”

“自裁……自裁!”杜微微咬着嘴唇,她甚至咬出了血!然后颤声道:“我这位侄子,那么骄傲的人,却最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自裁而亡,想来,当时他心中是何等的绝望,何等的愤怒,何等的……悲凉!我……我不应该……”

说着,杜微微流淌出了眼泪来。

中年人沉默,然后他缓缓走了上去,走到了杜微微的面前,他抬起头来,直视着杜微微。

然后……

他忽然做出了一个出乎意料的举动!

这中年人抬起自己的右手,一个耳光重重的落在了杜微微的脸上!

这一掌,杜微微不曾躲!她甚至是抬着头,任凭对方的手掌落在自己的脸上!

这一掌打的很重,杜微微甚至被打的身子一个趔趄,侧过了头去,脸颊上瞬间就多出了几根清晰的手指印记!

“打的好!”

杜微微用力咬牙。

“你也知道打的好。”中年人神色淡然,然后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才低声道:“这是我第一次打您……小姐,也希望是最后一次。我这一掌,只希望您能铭记您的身份!您是郁金香家的族长,是这条大船的船长,是舵手!郁金香家族的未来,整个家族的命运,都由您一人而决!帝都的皇位争夺,这种事情,家族是绝不能插足半分的!无论是谁赢谁输,这种事情,家族绝不可以沾上半点。”

杜微微默然,那双美丽的妙目微微有些泛红,最后才轻轻点了点头,抬起头来,看着面前这位中年人:“……先生,我明白的。只是……身为族长,便真的不能有自己的情感么?要执掌这船舵,便真的要如此冷酷无情么?”

中年人缓缓欠了欠身子,低声道:“请您牢记您的身份——无论任何时候。”

“我……”杜微微深深吸了口气:“我只记得……我很小的时候,我的这位侄子,还曾经亲手抱着我,教我骑马。他虽然喊我一声姑姑,可是从来……都是把我当做一个小妹妹一样看待。如今,如今……”

中年人抬起头来,他的目光冷漠:“我不想再打您第二次,小姐。”

杜微微用力抹去了眼角的一滴泪水,她仿佛瞬间就恢复了冷静,深呼吸了两下之后,脸上渐渐的冷漠了下来:“好了……帝都那里,有任何消息,你都立刻报知我。还有……我让你关注的那个家伙……”

“您是说那位年轻的魔法学院教授么。”中年人目光微动:“不可否认,这位年轻的魔法教授的确有过人之处,他展现出来的天赋和才华,也的确值得您的关注。不过……我个人的评估是,在这场政变里,他已经参与的太深,所以……如今,家族接近这位年轻的魔法教授,只会给家族带来一些不可掌控的意外风险,所以,我建议您……”

“好了,需要怎么做我自然会有决断,你只要告诉我你得到的消息就可以了。”说着,杜微微忽然目光冷了下来:“先生,您的确可以给我提出建议,但是最终做出决断的,是我……也只能是我!”

中年人非但不怒,却反而仿佛微微松了口气,看着杜微微的目光,流露出了一丝赞色,缓缓点头:“是……那位达令先生,目前还没有他的消息,皇城已经封闭了,只听说昨晚在皇城中的一场血战,最后的确死了不少人,但是名单么,我还没有拿到手。”

“拿到手了,立刻告知我!”杜微微身子一震,脸色有些泛白。

中年人再次点头,欠身。

然后他才缓缓的从袖子里取出了一张纸卷来展开,扫了一眼,道:“小姐,草原穆达索王的使者已经等候您一天了。中午的时候您应该见他一见。关于今年草原的供奉,他们之前几个部落混战争斗,而冬季遭了雪灾,所以请求今年供应的战马和供奉的牛羊数额,是否可以减免一些。我的建议是,身为家族的族长,您可以见他一见,听听他们怎么说。”

“不见!”杜微微脸色一沉,她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不耐烦,她冷冷看了看中年人:“先生,现在我可没心情见这些草原人。哼……”

“可是……”

“没有可是!”杜微微抬起下巴,仰起脸来,看着中年人,冷冷道:“你就转告他!告诉他们的草原王:今年的供奉不会减免!等春天的时候,供奉的牛羊战马,若是少了一匹……不!哪怕是少了一支羊腿,我会亲自领兵去他的王庭金帐讨取!顺便还会带走他的头颅!”(未完待续。。)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