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绯雪之夜】(二十三)谢幕仪式?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2-01    作者:跳舞

金色的斗气光芒仿佛印照在了每个人的身上脸上,大殿之中,一片金光灿烂!

陈道临此刻却已经全身抑制不住的微微颤抖起来!

直到了此刻,他才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位皇帝陛下,可以自始至终的保持如此镇静,如此淡定!哪怕是面对叛军逼宫,哪怕是面对刀剑如林,哪怕是面对众叛亲离,哪怕是面对山穷水尽······而这位皇帝陛下,却依然始终保持着这样冷漠而威严的姿态!

他的底牌……便是……

圣阶!

除了震惊之外,陈道临内心深处更有一丝淡淡的庆幸。方才他因为一种冲动,而站在了已经山穷水尽的皇帝身边,一方面是出于道义:这位陛下一直对自己很是不薄。而另外一方面,也是被当时暴风军的这一干年轻军官的忠诚血勇所感染。

无论是胖子卡曼还是罗小狗,都是自己的朋友,此时此刻,陈道临毕竟也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会冲动,会热血!会不顾理智!

也许,如果他年纪再大上十岁,或许会变得狡猾一些,会变得世故城府一些。也许就会和在场的那许许多多贵族一样,悄悄的躲到大殿的角落里去,寻求自保……

可是,他心中如何不忐忑,如何不惴惴?

直到此刻,当皇帝陛下终于亮出了最大的底牌之后,陈道临的心,终于笃定了!

圣阶!圣阶!!!

和陈道临的面色复杂不懂,哥特为首的暴风军的年轻军官们,包括了卡曼和罗小狗在内的诸位,人人都是满脸震惊,惊喜,以及····…振奋!!

士气陡然高昂起来!人人都扭过头来·满脸洋溢着崇拜之色,盯着他们效忠的这位帝王,这位君主!

一个圣阶,就足以抵定乾坤!就足以傲视群雄·足以睥睨一切!

一个圣阶,或许还无力杀尽这满城上万的叛军!但是却足以自保!

甚至必要的时候,一个圣阶足以杀出重围而去!

只要皇帝陛下活着,那么这座牢笼就成为了一个笑话!圣阶强者,谁能挡他的锋芒?只要他愿意,他完全可以在万军之中取人首级!只要陛下出手斩杀了希洛这个叛军首领,那么······

大势·已定!!

再无翻盘的可能!!

那些之前悄悄的躲避在了大殿各个角落里的贵族们,此刻心中除了震惊之外,便很快生出了懊悔!

已经有不少见机快的·早就悄悄的从角落里冒出了身子来,试图往大殿前方挤去。有方才痛哭流涕,甚至向叛军哀嚎求饶的,此刻更是恨不能狠狠的抽自己几个耳光!

只是想起方才陛下站在那高高的台阶上,用冰冷的眼神扫过全场时候,看着自己这些人远远躲开,皇帝眼神里那一丝嘲弄和冰冷···…

现在想起这些,只要稍微回想一下,就觉得心如寒冰!!

完了······陛下看来是不会垮台了!那么今晚之后······自己的富贵·恐怕……

阿克尔只觉得自己一颗心已经坠入深渊!

他背弃了罗林家的荣耀,背弃了自己一个帝**人的荣誉,甚至当面和自己的父亲撕破了脸……只希望以这次最大的冒险来换取……

而如今·那位站在前面,全身金色斗气勃发的皇帝······就如同一把尖刀,狠狠的扎进了阿克尔的心脏!将他所有的希望·所有的野心,所有的……一切!都撕成粉碎!!

一个圣阶······他,他···`··他!!他居然是圣阶!!!

阿克尔只觉得身子晃了晃,手里的剑几乎都已经捏不住,若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存在,恐怕就险些当场丢掉长剑,跪坐在地上了。

帕宁的脸上还有血迹·似乎也看不太清他的表情,但是从他的眼神看来·帕宁的目光晦涩,仿佛已经毫无任何波动······

和旁人不同!如果说对于旁人而言,圣阶只是一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词语,人们谈论之中的一个威慑的存在……那么,对于帕宁而言,至少在此刻,在这个大殿之中,恐怕没有谁是比他更清楚一个圣阶高手的强大之处!

他师从帝国大剑师卡奥,他的老师便是那位号称帝国唯一的一个圣阶高手的人!帕宁跟随卡奥多年,没有谁比他更清楚,圣阶高手的强大之处!更没有谁比他更清楚更明白,当面对一个圣阶高手的时候,普通人是何等的渺小!这实力差距的鸿沟,是何等的巨大!何等的无法跨越!!!

甚至可以说,当皇帝身上爆发出那帕宁最陌生也最熟悉的金色斗气的时候,帕宁的心就已经彻底了冷了!彻底的凉了!也彻底的···…死了!!

他很清楚,纵然自己已经是高阶武者,但是在面对身为圣阶的那位老师的时候,自己就算是全力而为,甚至都无法抵挡老师的一剑!!

这便是凡人和圣阶的差距!!

面对圣阶,纵然你有上万雄兵,也不过是蝼蚁,是土鸡瓦狗!

圣阶一剑之威,绝不是凡人能抵挡的!

一个圣阶,或无法杀光上万的军队,但是同样,千军万马,也绝别想挡住个圣阶的来去自如!!

这个皇帝,今天是没有人可以困死他了!

除非······

除非自己的老师卡奥出手前来?

但是帕宁更清楚,希洛能请动卡奥出手帮忙端掉皇宫之中的魔塔,就已经到了极限了!

对于自己那位心高气傲,而且生性桀骜不驯的老师而言,什么皇位江山,都是浮云一般的存在!说动卡奥出手,一方面是因为这位大剑师欠下的一个人情,而另外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是:这位圣阶高手对于可以亲身试试罗兰帝国千年来皇室最大的隐秘,那座魔法阵的威力,而动心了!

如果没有这些条件·就算自己是卡奥的弟子,这位老师也绝不会参与到这场政变之中来的。

这局势已经定了!

再无翻盘的可能!!

“怕了么?”

希洛的这句话,声音很轻,仿佛是在质问·又仿佛是在叹息。

此刻在希洛身边的是帕宁。

希洛的这一句轻轻的话语,似乎是对帕宁说的,又仿佛是···…自言自语?

帕宁挪过眼神,他可以清楚的看见希洛的眼神变化。

这位亲王殿下的眼神,不再如同之前的那么镇定,那么冷漠。取而代之的,似乎是一种强烈的……动荡?

是的·希洛的眼神里,有一丝敬畏!

这并不奇怪,任何人在面对一个圣阶高手的敌人的时候·产生畏惧都是最最正常的反应。

可是让帕宁意外的是,希洛的眼神里,并不只有畏惧!

还有……激动?

是的,就是激动!!

就仿佛一个赌红了眼睛的赌徒,终于看见了对手最后一张底牌!

哪怕是赌局胜负未明。不!哪怕赌局已经输了!

但是终于逼得对手掀出最后一张底牌,身为一个疯狂的赌徒,此刻却依然是值得激动的!!

“怕了么?”

在安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的大厅里,希洛的这句话语,清晰之极!

自问?质问?叹息?感慨?

还是……绝望?

就在帕宁发怔的时候·希洛又重复了一遍这句话。

这个时候,帕宁才感觉到希洛的眼神射在了自己的脸上。

他……在问我?

帕宁嘴角挤出一丝苦涩来。

“怕?”帕宁低声摇头:“自从我选择做这件事情,就没有想过害怕了。即便是输……不外就是一死而已。”

希洛听了这话·他点了点头。

这位亲王殿下的眼神里,流露出了一丝满意。

然后……他笑了。

“你没说实话。”希洛轻轻叹息:“世间之人,即便是再如何薄情寡义的·总对这个世界有些牵挂。说不怕,不过是自欺的言辞罢了。说到底,在绝望的时候,人,总是会怕的。”

说着,希洛居然轻轻的拍了拍帕宁的肩膀:“不过你能说出这些话,已经很是不错了。”

然后·他指着自己的鼻子,仿佛在苦笑:“其实·不怕你笑话,此时此刻,我也在怕。

“你怕什么。”

说话的是皇帝。

马尔希=奥古斯丁一剑在手,金光勃发,犹如一位神灵站在众人面前!他那威严的脸上,更是仿佛笼罩了一层神光!

“我当然怕!!”

希洛仿佛忽然激动了起来,他猛然跳了起来,嗓音都已经嘶哑了,大声吼叫咆哮起来!

“我怕!我怕失败!我怕自己输得一败涂地!!我更怕死!!!我怕日后史书之上,写下我的时候,把我说成是一个愚蠢狂妄而混蛋的篡位者!是一个记录在史书上的小丑!!我更怕······我怕别人笑话我!我怕别人说我怕!!”

最后这句“怕别人说我怕”却让站在一旁的陈道临忍不住笑了出来。

然而希洛此刻的眼睛却已经红了!

他指着距离自己只有几步之遥的皇帝,大声喝道:“哥哥!哥哥!!哈哈哈哈!!!伟大的皇帝!聪明的皇帝!!狡猾的皇帝!!!你的城府是如此之深!!今晚到了这一刻,你的将士已经为你几乎流尽了鲜血!!你可以一直隐忍,看着那些忠诚你的将士流血死去!看着这些被你一个个试出了忠诚的贵族们露出本来面目!你依然这么沉得住气!!直到最后,你才掀出你最后的底牌!哈哈哈哈!好大,好大的一张底牌!!!圣阶!!你居然是圣阶!!伟大的帝国皇帝陛下,你居然是圣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用今晚这么许多人的死,这么许多人的流血,试出了我!试出了阿克尔!试出了这么多的人心!!你这个冷血残忍的混蛋!!混蛋!!!”

皇帝轻轻一笑,他冷冷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弟弟:“哦?已经歇斯底里了么?希洛?”

希洛身子一震,然后迅速的冷静了下来。

他用力擦了擦自己的脸,狠狠的揉搓了一下自己的脸庞:“现在呢?哥哥!你最大的底牌已经拿出来了!我承认!这张底牌很大!比今晚我妁糍一张牌都大!!那么现在,你打算怎么办?是凭借你的这把无双利剑,从这里杀出去?然后出城后·召集勤王大军来,将所有叛逆杀个血流成河?还是···…啊不,你不会这么做!哈哈哈哈!!我了解你的性子,我太了解你了!你绝不会这么做!!”

希洛惨笑着·疯狂的笑着,他指着皇帝的脸:“正如我说的,你是一个好皇帝!你是一个非常英明非常好的皇帝!虽然一个好皇帝,就绝不能使一个好人!你不是好人!但你却绝对是一个出色的好皇帝!所以你绝不会这么做!!你非但不会把所有的这些叛逆全部斩尽杀绝,恰恰相反,事后你还会彰显你的仁慈!你的宽厚!!阿克尔是死定了,但是这些雷神之鞭的将士·你绝不会全部屠戮殆尽,你会留着他们的命,发配边疆?草原?北方苦寒之地?还是留着去做工役苦力?

总之你会为了彰显你帝王的伟大·留下许多许多人的姓名!!这样史书上才会把你雕饰成一个仁慈宽厚的君主!!

你不需要杀了所有人,你不需要再做这些事情!

今晚你已经试探出了所有的人心!!这些人!这大殿里的人,每一个你都试探出来了!!这些贵族,他们将来只会被你渐渐的排挤,慢慢的边缘化,驱逐出帝都,驱逐出帝国的权利核心!你会换上一批你信任对你忠诚的人!!让我猜猜,你甚至不会怪罪罗林家!你还会重重的安抚罗林家!!哈哈哈哈哈哈!对不对!!”

皇帝不说话。

希洛忽然止住了笑声,目光骤然收缩·紧紧盯着皇帝,一字一字,冷笑低声道:“所以·你只需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杀了我!”

皇帝的剑已经举起,剑尖指着希洛。

金色的斗气燃烧着·剑尖却稳定如磐石一样。

皇帝看着希洛,缓缓点了点头:“那么······你现在又打算怎么样呢?束手就死?抑或是……垂死挣扎?”

希洛看了看面前的剑尖,然后又看了看眼前的皇帝,他的面色苍白,眼睛里的那两团火焰,却似乎越烧越旺。

“你是不是认为,到了此刻·我应该束手就擒?或者是······干脆自裁在你眼前呢?哥哥?”

希洛轻轻的笑着,然后他摇头·低声自语道:“似乎······看起来,我也的确没有什么其他的路可以走了。”

“死吧。”皇帝面色冰冷,淡淡道:“你死了,很多人可以活。如你所说,我是一个好皇帝,我也会做一个好皇帝该做的事情。你死了,我会留下许多人的姓名,哪怕是虚情假意也好。”

“可我是一个篡逆者啊,我亲爱的哥哥!”希洛低声的笑着,他笑的不可自抑的抖动着双肩:“我可以为了这个皇位,将皇室最大的隐秘魔法阵都卖给外人!我就是这么一个自私的人,为了一己之私,我哪里会管别人的死活?笑话······你让一个自私的人,此刻却要无私的死去?以全别人的性命?哥哥……你自己要做伟大,可难道也以为别人都一样伟大么?”

说着,希洛脚下退后了两步,用力咬着牙,他冷冷道:“要我死,可以······你亲手来取吧!我就在大殿外等你!我等着你亲手用剑刺穿我的心脏!!我就在大殿外,在广场上,在我的将士的注视之下,等着和你最后的对决!”

他扬起手里的长弓,轻轻一拨弓弦,弓弦发出嗡的一声,然后希洛就这么豁然转身,掉头朝着大殿外走去!

他毫不迟疑的将自己的后背,毫无任何防备的交给了皇帝,似乎深信皇帝绝不会背后偷袭他!

“…···想要一个体面的谢幕仪式么?”皇帝喃喃自语,然后也抬起头来,缓缓的走了出去。

走了几步,他忽然又站住了,回头看了看身后的诸人,又用眼神扫过整个大殿。

“今晚这个新年,好精彩。”

这句话似乎是嘲弄,似乎是感叹。

而让人意外的是,皇帝居然最后眼神落在了陈道临的身上。

“小达令,有没有兴趣站在最近的前排,看完这场演出的谢幕仪式

(很抱歉断更了十几天,我出了点事情,具体的什么不想说,当然了,家庭很和睦,父母也很健康。只是别的就不想多说了。好在已经基本过去了。在大年初一恢复更新,也算是希望在过年的时候能表达一点歉意吧。

此外,我初二要陪老婆回老家探亲,还得再断两更,所以初四才能再次更新。初四之后,我会尽力恢复状态,尽量保持一个稳定的更新节奏吧。

很多骂声,我都知道,只是自己的事情没解决完,无心码字,也没法码字。断更大家很恼火我明白,对于我来说,其实断更就意味着没有收入,试想,如果不是万不得已,谁和钱过不去呢?这话算是大实话了吧。

好了,不多说了,先祝大家,马年大吉!)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