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七章 【绯雪之夜】(十八)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1-06    作者:跳舞

(发烧了三天,今天稍微好了一点。新年的第一份大礼,真叫我无语。我原本真的是卯足了劲想这个月好好的奋发一下的。)

第两百九十七章【绯雪之夜】(十八)

“果然起事了。”

费欧娜站在露台之上,看着远处。夜sè之中,**中建筑的轮廓依稀可见,远处隐隐还有火光冲天。

“东苑今晚看来闹的动静不小。”她转过身来,仿佛轻轻叹了口气,然后深深的看了一眼眼前之人,低声道:“老先生,您这一注,已经押下去了么?”

说着,这个风华绝代的熟女轻轻拢了拢秀发,她的这个动作,手臂抬起来的时候,顿时将胸前的两团隆起挤了起来,从侧面看来,就显得格外**。

可惜,此刻在费欧娜面前的这个人,却偏偏连眼角都不曾往她身上瞥上一瞥。

老头子的目光只盯着眼前的一杯热气腾腾的茶,一边轻轻的叹息着,双手缓缓将茶杯捧起到面前,吹了一口热气,然后凑上去,仔细的嗅那沁人肺腑的茶香。

费欧娜回头,看了一眼这位老先生,不由得皱了皱眉,然后却又轻轻一笑,道:“族长大人,我家少主密信叫我前来见您,还有一句话托我转告。”

没想到,这位老先生居然依旧无动于衷,又嗅了嗅茶香,才用一种漫不经心懒洋洋的语气缓缓道:“哦?那个小丫头又玩什么花样了?哼……转告我一句话?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还有什么话好说的?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了,该下的注也都下了,该站的队也站稳了。就算这会儿再出什么意外,我老头子也没办法调转这匹马来,就算是明知道前方是悬崖峭壁,我也只好一条道走到黑。你们那位女公爵大人,在这个时候还有话转告我,哼……”

说着,他摇摇头,道:“我看就没安好心,只怕是为了乱我心思吧!”

费欧娜的表情古怪,忍不住瞧了瞧这位老头子,忍了又忍,只好苦笑道:“老先生,今晚此刻,这场大赌局,已经进行中,各家已经入局,您这位豪客下了重注,为何不前往皇宫好好的看这赌局,却陪着我这么一个小女子在这里……”

“哈哈哈哈!!”

这位老先生忽然纵声大笑,他笑了会儿,才缓缓将那杯热茶慢慢喝了下去,瞥了费欧娜一眼,淡淡道:“看着赌局,有什么好看的?左右不过是杀一个血流成河,难道很有意思么?我老人家活了这大半辈子了,看厮杀也看惯了——这种东西有什么好看的,无非便是红彤彤的血,白花花的脑浆,五颜六sè的肠子内脏,噗嗤一剑,咔嚓一刀,白的进去红的出来,断肢残躯,人头乱滚……很好玩么?很好看么?这种场面看多了,叫人吃不下睡不着,又有什么意思。反正我老人家的注是下了,事情结束之后,若是大功告成,自然少不得我一份功劳。若是事情败了,我便是躲到天边也难逃清算,又何必非要在这节骨眼上,凑到眼前去呢?”

“您……就一点也不担心?”费欧娜叹息。

“担心!怎么不担心!”老先生瞪大了眼珠,看着费欧娜,苦笑道:“哪里会不担心呢?这一注,下的可是我的身家xìng命,是我李斯特家族一门数代人的命运,财富,前程……这般的豪赌,我老人家一辈子也没做过第二次啊。”

“怕么?”

“怕!怎么不怕!”老先生轻轻叹气:“若是赌输了,那便是李斯特家族从此一蹶不振。我自己一把年纪了,死活倒没什么,但是输家必定会遭到清洗和排挤,我李斯特家族风光了这一百多年,只怕以后就要夹着尾巴度rì啦。”

费欧娜也幽幽叹了口气:“早知今rì,何必当初,老先生您……”

“呸!”这位老先生忽然瞪大了眼睛看着费欧娜:“这话你说来,可叫人生气了!你这小妮子看着也挺聪明,怎么却说这等蠢话!偌大一个赌局在眼前,你i因为谁都像你家主人一样,有资格站在一旁观局而不下场的么?这等资格,整个帝国也只有你们一家罢了!其余之人,每个人都会在最后被逼着表态!若是不表态,那便是立场动摇,无论是谁上了台,都会第一个收拾掉你!我倒是不想下注,可这赌局,我却还没有站在一旁看风景的资格。”

费欧娜心中一动:这话说的或许是绝对了一些,但其中的道理却不假!

似李斯特这种豪门,帝国顶尖的富豪名门,无论是哪一方势力都是要拉拢的。无论是哪一方,都绝对不会坐视着这样一股巨大的助力而白白放过。

所以李斯特家族纵然是想独善其身也是不可能的——更何况,这位老先生原本就素怀野心,早就想揭竿而起成为真正的政治豪门,这种机会,他又哪里会放过?

至于下注的问题……若是你身份不够重,地位不够高,力量不够强,那么自然也可以不用下注——这等角sè,也不会来拉拢你,只要你乖乖在一旁安静的等着,等到胜利者上台之后,老老实实的跪在下面欢呼就好了。

反而是李斯特家族这样的豪门,却是怎么都躲不过去的。

而帝国之中,唯一一个有资格可以坐山观虎斗的家族,便只有郁金香了!

郁金香只要不愿意下场,谁也不能逼它!

“倒是你,小妮子……”李斯特族长看着费欧娜,慢悠悠道:“今天这个夜晚,你这位郁金香工坊的大总管,不去皇宫那繁华之地去看风景,却跑来陪我这老头子喝闷茶,却是为什么?以你身上挂着郁金香家的招牌,那是谁也不敢碰你的,无论是谁赢谁输,你最后都可以安然看风景。你们家那位大小姐却把你支派到我这里来,却是为了什么?我老头子,还有什么好瞧的?”

费欧娜轻轻一笑,掩嘴低声道:“老先生,您又何必明知故问么?我们家少主对您可真是格外的照看呢!您可知道,今晚的时候,在**里,只有我一个人跑来的您府上做客,别家,都都没这待遇呢!”

李斯特族长盯着费欧娜瞧了又瞧,才终于点点头:“不愧是郁金香家培养出来的人才,能坐到郁金香工坊大总管的位置,果然就没一个庸人的。小妮子,你便在我这里好好瞧着吧,只盼到了最后,别是一个坏结局最好。”

费欧娜和李斯特族长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是心知肚明,在今晚新年夜这个特殊的夜晚里,郁金香家族将费欧娜这个在**的郁金香家族的代言人排到李斯特府上的用意!

若是李斯特家族下注对了,那么费欧娜就是一枚监视的棋子,会时刻提醒李斯特族长,做事情见好就收,莫要太过份!

若是李斯特家族下注赌输了,那么,费欧娜这个人站在这里,便是李斯特家族的一个护身符,一个保命金牌!

费欧娜站在这里,就代表了郁金香家的意志!即便李斯特家族近年和郁金香家已经离心,甚至生出了异心,但是郁金香家族却依然不肯舍弃这个跟随了自己一百多年的重要盟友。

在关键时刻,还是愿意拉他们一把的!

这便是郁金香家族的过人之处!

……

“反正左右现在还无事。”费欧娜也捧起面前的茶水来喝了一口:“您老人家就和我说说看,您这一注,下得到底有多重吧。”

“哼……”李斯特族长皱了皱眉:“怎么?你难道不知道?”

“我一个小小的管事,少主派我来这里做个吉祥物罢了,哪里有资格听闻那等真正的机密。”费欧娜这个女人的眼睛里目光闪动,随即笑道:“我想……不论今晚要出什么事情,左右也绝逃不过一个道理:谁握着刀剑,谁就有道理!这个时候,若是想弄事情,谁手里有人,谁就是王。我想,族长大人,您下的注……”

“别猜了。”李斯特族长淡淡道:“我们这家族有什么底牌,你这么聪明,一想便知,又何必来故作这蠢笨的模样来讨我开心呢。”

费欧娜飞了个媚眼,媚眼如丝,娇羞笑道:“哎呀,族长大人这可是拿我寻开心了。嗯……让我想想,李斯特家族富甲天下,若是说到财力,这帝国之内能比您还强的,就实在找不出什么人来了。不过这钱财么,事到临头要想变成刀剑,只怕还没这么便利。不论是哪一方,钱财虽然重要,但也不会看得太重。……嗯!我明白了!”

费欧娜眼睛一亮,低声道:“难道……您下注的是……李斯特家族遍布**的那数十家旅店客栈?”

……

众所周知,李斯特家族富甲天下,除了海上贸易,以及帝国的诸多产业田地之外,李斯特家族还在一个领域里,堪称帝国的翘楚,这便是旅店。

也不知道是不是当年杜维那个混蛋提供的创意,李斯特家族居然在罗兰帝国这个世界里,玩起来了连锁旅店业这种游戏来。

凭借着雄厚的财力和上层的深厚背景,在这个领域里,帝国之内可谓是无人能与其争锋。

尤其是在寸土寸金的**,这样一个聚集了天下财富的城市里,**里几乎所有的旅店,全部都是属于李斯特家族的!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若不是有人背后支撑,是绝做不到这一点的!

帝国的几大豪门似乎早已经将各自的势力地盘都划分好了。而李斯特家族似乎拥有在旅店行业的绝对领导权。

**里一共有大大小小的数十家旅店,全部都是李斯特家族旗下——当初陈道临来到**的时候,那位李斯特家的管家对陈道临说的嚣张的言辞,其实并没有多少夸大:整个**的旅店,实在很难找到一家不是挂李斯特族徽旗帜的——但凡不是的,全部都被兼并或者被挤压得倒闭关门了。

而当在**这么一个帝国第一大城市里,拥有数十家旅店——而旅店本身又是一个人流量吞吐极大的行业,那么,想要趁机做点什么,自然也就便利得多了!

……

“这一个月来,**的六十四家旅店,利用人员正常调动,以及各种rì常消耗品的补充运输等等,一共调转来了人手一千七百余人。其中么……有一千五百人是悄悄的安顿了下来。这些人替换掉了原来各个旅店之中的工作仆役。这样的替换,至少在账面上看人数似乎并没有增加多少,也瞒过了许多暗中观察的‘眼睛’。此外呢,我老人家两次进出**,我这么一位族长进进出出,身边总是要带些护卫的吧。我两次前往**,身边都带了五百护卫,但是离开的时候,身边带走的人也是五百,可其中三百都换成了**各个店铺里的普通伙计杂役,每次暗中又藏了两百jīng锐。当然了……这么做虽然是个障眼法,安全是安全了,可也并不是没有漏洞。隐藏在**里的甲兵,都是以家族各个生意店铺里的伙计仆役身份掩饰,一下抽调出了这么多人手,各个店铺和旅店里,这一个月来出错和投诉的记录直线上升,生意也是越来越差。

我老人家为了凑出这点暗藏的甲兵,可是绞尽脑汁,就差连酒店里的大厨都换成jīng兵了!你若是昨天来的话,我府上的马夫,拉出来都有正式武士的身份呢!”

费欧娜听到这里,不由得咋舌,倒吸了口气,仔细计算了一下,感慨道:“这么说来,您在这城中,已经有了两千甲士!而且应该都是李斯特家族这些年来积攒下来的jīng锐私军吧!”

“为了这场谋划,我李斯特家族在南方的jīng锐已经一扫而空,这时候若斯哈南方出了什么了岔子,那我老人家的乐子可就大了。”

费欧娜掩嘴一笑:“这障眼法倒是演得妙!不过老先生……您今晚这注,到底是下在哪一方了呢?”

老头子看着费欧娜,笑而不语。

费欧娜略一思索,便明白了这位李斯特族长考校自己的意图,故意皱眉,然后笑道:“若是前些rì子,最有希望的自然是希洛亲王。可是随着陛下召回哥特德尔命令传出去……”

“希洛亲王么?”李斯特族长淡淡道:“若是当初他答应娶了洛黛尔,我此刻早就将全部身家都押在他身上了!但是这位亲王殿下么……不是我老头子愚钝,我活了这么一把年纪,这整个帝国么,我一直看不透的人一共便只有两三位,其中便有这位逍遥亲王。所以……当年他拒绝了我的联姻,我虽然心中失望,可隐隐的,却居然有暗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他当年已然拒绝了我的投靠,如今我自然不会把重注下在他的身上了。”

“那么……一定是哥特了!”费欧娜笑道:“陛下在新年庆典之前召他回**,意图已经分明!而我听说哥特一直对洛黛尔小姐颇有情谊……至于那位达令法师,我想明眼人都知道,那位不过是个幌子罢了。您下注在哥特身上,倒也……”

“哈哈哈!刚才还让你别装傻,此刻却又来卖乖哄我老头子。”李斯特族长摆摆手:“费欧娜,小妞儿,哥特就不用提了。若是皇帝真的把皇位传给哥特,我老人家就直接把我这对眼珠子扣出来拍在这桌子上给你瞧!哥特是一个出sè的年轻人,是一个好小伙子!但是以我对他的了解,他绝不会是一个好皇帝!这一点,我这昏庸的老头子都能看出来,难道jīng明如陛下,会瞧不出来么?”

费欧娜掩嘴一笑,笑得花枝乱颤,尤其是那风情万种的仪态,明艳动人!这女人故意瞪大一双无辜的眼睛,柔声道:“难道……您老人家,是看重了那些‘真正的奥古斯丁’不成……”

李斯特族长顿时作sè,故作怒sè,瞪眼喝道:“够了啊!你这妮子,越发的来卖乖了!再说这等昏话来哄我老人家,便直接把你赶了出去!我这茶你也不要喝了。堂堂郁金香工坊大总管,若是真说出这等蠢话,我看郁金香工坊也距离关门没多远啦!”

费欧娜也不着恼,轻轻笑了笑,就道:“好了,老先生莫要生气。我身在局外,看不清这局势也未可知啊。倒是您……我连猜三次都不中,难道除了我说的这三方,还有别的人选不成?”

“有没有,我不知道。”李斯特族长淡淡道:“我老头子下的注,可不会压在你说的这三方上。”

“那您押的是……”

“我?我这一把年纪的老头子,自然是求稳啦!”李斯特族长微微一笑:“如今这局势,这重注,只有压在皇帝陛下本人身上,才是最安全的选择嘛!毕竟,这皇位到底要传给谁,还不都是陛下的一念之间!我可不管未来谁当皇储,反正我老头子就铁了心跟着陛下走,陛下说给谁,我就效忠谁!若是谁反对陛下的决定,我那城中两千名子弟,就提着刀剑跟他拼了!”

……

“亲爱的哥哥,直到现在,我都还在思索,你还有什么我不曾想到的后手。”希洛就站在那儿,脚下杜泽尔的尸体还不曾冷透,鲜血染红了他的靴子。这位亲王却抬头看着他的哥哥,那张英俊的脸庞上,居然还带着优雅的微笑:“不过我不得不说,我真的很喜欢今晚的这种感觉。我隐忍了这么些年,终于可以在今晚,和你痛痛快快的对弈一局!”

“哼。”皇帝冷笑不语。

“哥哥,我眼下已然将军了,不知道你的应手,在哪里呢?”

皇帝轻轻叹了口气:“一个步兵团的暴风军的确不足以翻盘,那么,在加上三个呢?”

希洛的目光骤然收缩成寒星!

“……三个?”

皇帝轻轻一笑,却低头看了看站在台阶下自己身前的皮特,低声道:“那位老先生的人呢?”

“陛下,就在预定的地点,天黑之前,已经按照我的计划集结好了。此刻……应该已经快到宫门之外啦!”

就在希洛脸sè微变的时候,大殿之外,忽然那满身血腥的阿克尔已经飞快的跑了进来,冲到了希洛身边,语气急促:“殿下……皇宫大门之外,有步兵列队冲进来了!我看过了,至少有三个步兵团,超过两千人!为首的打着皇宫御林军的旗号!是……我认得,是内廷的人!”

说着,阿克尔深深的看了一眼远处的老皮特,咬牙道:“内廷绝不可能藏下这么多伏兵的!这老皮特,一定是又在弄什么鬼!”

希洛听了,面sè却反而平静了下来,轻轻点点头,淡淡道:“两千人么?挡住他们。”

“挡,挡住……”阿克尔一愣。

希洛凝视着阿克尔,忽然失笑道:“亲爱的阿克尔兄弟,这种时候,除了挡住他们还有别的选择么?挡住他们就好!你在城中还有数千雷神之鞭,稍后就会杀来。区区两千人,你能挡住他们半个时辰,便算是大功告成!”

阿克尔用力咬了咬牙,然后掉头冲了出去!

门外,号角急促,雷神之鞭重新列队的喝令传来。

……

大殿之外的广场上,暴风军也开始往后退去,拉开了和雷神之鞭叛军的接触,双方留下的一片空地上,至少倒下了两百具尸体!其中雷神之鞭和暴风军的人数基本相当。

倒不是说暴风军的战斗力已经堪比帝国王牌雷神之鞭。而是雷神之鞭的这些叛军已经激战了一个晚上,长街冲杀,血战御林军,已经颇有损伤,而暴风军则是生力军,此刻双方激战,却只拼了一个旗鼓相当,而且**最后,倒是暴风军颇有支持不住的势头,险些被雷神之鞭的反冲锋冲垮了队伍,连续死了数名军官才稳住了阵脚。

而就在此刻,皇宫大门之外,已经又有一支队伍急速的闯了进来!

暴风军这里还在疑惑的时候,就听见了那冲进来的队伍爆发出了一阵大喝!

“皇帝陛下万岁!!帝国万岁!!”

“奉皇帝陛下命令!诛逆!诛逆!!!”

这两句口号一喊出来,暴风军这里顿时就士气大振!就算是反应再迟钝的人也看了出来,这分明是皇帝陛下的后手援军了!

这些冲进来的队伍,约莫两千余人,人人都是穿戴衣甲,手持刀剑,从装备来看,虽然不如正规军的整齐,甚至有些人的铠甲制式都不同。但是从jīng气神来看,人人都是jīng锐之士!或许比正规军的话,也许在列队作战上稍微弱一些,但是个人的武力却绝对有胜过。

而且从列队行军的队列看来,也颇为整齐,似乎也经受过一定的战阵的军事训练。

稍有经验的人,一眼就能瞧出,这些特点汇集在一起,那几乎就可以断定,这必定是某个豪门里蓄养的jīng锐私军!

果然,这支队伍冲进了皇宫之后,就立刻有人打起了旗号,上面分明是李斯特家族的族徽。

而为首的几个首领军官,更是毫不迟疑,就带着人举起刀剑,冲向了堵在皇宫大殿之下的雷神之鞭叛军!

“李斯特家族奉命勤王!!阻路者死!!!”

轰!队伍的最前端很快就冲到了叛军的面前,如一波cháo水狠狠的拍了上去!

激战了一个晚上的雷神之鞭叛军似乎队列顿时就有松动的迹象,而此刻在一旁的暴风军看出了便宜,更是为首的军官更是也趁机大声吼了一声!

“暴风军,奉陛下皇令,诛逆!诛逆!!”

剩下的数百暴风军,趁机一拥而上,从侧面撞上了叛军的队伍。

雷神之鞭再如何jīng锐,也终于有些抵挡不住,渐渐的队伍开始后退……一点一点的往台阶上挪动,队形也被挤压得越来越扁……(未完待续。)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