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二章 【绯雪之夜】(十三)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3-12-23    作者:跳舞

这一句话说的叫人震惊之极!

就连站在大殿门中的陈道临听,都是面露惊骇之sè!

可却还有一个人,忽然就面sè狂怒起来,张开嘴巴就要大声说什么!

卢修斯面sè扭曲,陡然之间眼睛里流露出了强烈的惊恐和愤恨来,他热血上涌,正要说什么,却忽然手里一紧,被人狠狠攥住了手,随后一只大手过来捂住了他的嘴巴,将他已经到了嘴边的一句怒吼给生生的按了回去!

卢修斯回头,就看见自己的父亲满脸铁青看着自己,对着自己缓缓摇了摇头。

弗里茨总督看着自己的儿子,看着自己儿子眼睛里惶恐和愤怒,他轻轻叹了口气,用浑厚的声音低声道:

“帝国的重臣还没死绝,轮不到你们年轻人上前!”

说着,弗里茨总督已经大步走上前了一步,站在大殿门内,站在皇帝的身后,对着广场上的希洛亲王,冷冷大笑了一声。

“希洛殿下,你这话说的可就荒唐之极了!!罗林家的吉尔小姐,早已经是我弗里茨家的儿媳!吉尔小姐和犬子已经订婚,世人皆知!亲王殿下行这等违背伦常礼法的事情,难道不怕被人耻笑么!!”

希洛也回视了弗里茨一眼,面sè不喜不怒,淡淡道:“到了如今,我还有什么怕的么?”

说完,他摇摇头,居然就不再理睬弗里茨总督。

皇帝凝视着自己的弟弟,又看着面前广场上黑压压的人头,还有那一片片雪亮的马刀刀光。

“希洛。”皇帝的语气忽然变得很轻很轻:“的确,你让我有些意外,你居然能隐忍这么些年,即便是古乐在你身边,都被你骗过。你居然说动了阿克尔叛逆,和你合污——我原本那般信任阿克尔,他的雷神之鞭第二师团,原本是我寄予厚望,用来控制今夜**局势的重要一步棋,却没想到,这一步棋,居然在还没走成之前,便被你截杀。不得不说……我的好弟弟,你的确很让我意外,也很让我吃惊。你的出sè,已经出乎了我的意料。”

说到这里,皇帝轻轻的笑了笑:“不过,我还是想问一问你……我的好弟弟,眼前这阿克尔手下的千余雷神铁骑,便是你今晚的依仗了么?”

希洛微笑看着自己的哥哥:“兄长,难道……这还不够么?”

皇帝略一沉吟,缓缓道:“嗯,你的力量的确已经不小了。帕宁肯随你作乱,那么他的父亲身为王城近卫军的统兵将军……这么看来,王城近卫军纵然不会作乱,但是也未必能靠得住了。”

希洛却摇头:“这一点,你却错了,我的哥哥。王城近卫军从来不曾有反叛之意,只不过**最近这些事情,你却不肯再信任近卫军了。至于帕宁的父亲……虽为王城近卫军统兵将军,可要想策动近卫军反叛,非他力所能及!”

顿了顿,希洛的眼睛里仿佛含着针,淡淡笑道:“只是前些rì子那些行刺之事,叫你对近卫军起了异心,便不敢信任他们了。若非如此,你怎么会召阿克尔班兵勤王?若不召阿克尔回师勤王,我又哪里来的今晚的这次机会?”

皇帝听了,面sè不动,缓缓点了点头:“这么说,前些rì子那几次行刺,也是你的手笔了?”

“不敢。”希洛微微欠了欠身:“哥哥,你身为帝王,却不顾国本,一再对立储之事置若罔闻,你心中盘算的,便只是你这个私生子。可这么一再下来,自然会有诸多人对你不满。我身在其中,不过是轻轻引导罢了。”

皇帝听了,哈哈大笑三声:“说的好!轻轻引导!那么……那些自号为‘真正的奥古斯丁’的家伙们,也是受你策动的了?”

那些“真正的奥古斯丁”们,原本就站在人群之后,此刻听了这些话,原本站在他们身前的贵族们赶紧让开,仿佛他们身上有什么瘟疫一般。

杜泽尔.奥古斯丁缓缓上前,看着站在门外的皇帝,淡淡道:“马尔希自从你屠戮了葛丽坦家族满门之后,我们这些人就对你彻底死了心!!你若不倒,我们不能安眠!!至于皇位……哼,希洛殿下这金发之人,总好过你这红发逆贼!”

“逆贼么?”皇帝皱眉,随即望向杜泽尔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怜悯:“可怜的东西,自负聪明,却不知道,我这位弟弟,可比你们想向的要残忍得多!若是我没猜错的话,此刻城中,你们各家的私兵已经开始暴动了吧!”

“不敢隐瞒您。”希洛站在台阶下,大声道:“此刻城中,各家的私兵已经暴动,占据了东苑!**城中的治安所数千军兵,已经深陷泥潭!亲爱的兄长,你若是指望那些治安所的军队前来支援,只怕……是指望不上了!”

皇帝点点头,神sè依然不动,忽然眼神里的目光犀利无比,冷冷的盯着希洛:“希洛,那么……我问你,昔年之事,也是你主使的?”

皇帝缓缓往前踏足一步,双手握紧,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杀气和狰狞:“我那嫡子,年幼暴病夭折……还有,那年我坠马受伤,由身重奇毒……这一切,都是你做的?!”

希洛轻轻叹了口气:“哥哥,你如今这般质问于我,怕是心中很痛心吧!但你可曾想过昔年你和父皇一起威逼我的时候,我心中可也是这么一般的感受。”

“当真……是你做的!”皇帝咬了咬牙齿,将牙关咬得咯咯作响,一字一字缓缓道:“我嫡子忽然暴病,高热不退,宫禁之中诸多名医,还有宫廷法师都无法诊出病症……你却是怎么做到的!”

希洛似乎面sè有些复杂,缓缓道:“不过是一味……雪域红花。”

“雪域……红花!”皇帝忽然身子一颤,他的眼睛里露出了深深的痛恨和痛惜!

“雪域红花……雪域……红花!!好!好!好!你好隐蔽的手段,好毒辣的用心!!”皇帝咬牙,过于用力,嘴角已经流淌出了一丝鲜血来。

“我那侄儿,最喜戏雪。我这位皇叔私下送了他一瓶子风干的雪域红花,服下之后,便可以四体生热,不畏雪寒。这孩子用了两次之后,自然是欢喜无比。”希洛缓缓道:“只是雪域红花本无任何毒xìng,药xìng却有一桩特殊之处,服用之后,便不可以洗热水澡,否则的话,充塞毛孔,便会大病!而我所知道的,在下雪天的时候,你最喜欢的便是带着他去城外的皇家园林狩猎,然后泡上一泡那园林深处的温泉!”

皇帝身子一颤,回想起昔年那年的冬天,自己的爱子忽然莫名发了热病,百般用药却不退,宫廷里最出sè的魔法师也诊断不出有什么中了毒素魔法药剂的征兆。最后只是按照常规来,让孩子蒸热水澡试图发汗散热。

结果……自己的爱子却越发的萎靡下去,不过几rì,便活活的病死在了自己的怀中!

而罪魁祸首,居然……只是一味……雪域红花!!!

“兄长,别忘了,你我都算是杜维的子孙,在魔法药剂的天赋上,我并不弱于旁人。”希洛淡淡道:“你若是想知道更多,我也可以都告诉你。那年你坠马受伤,你的侍卫队长给你用的那一帖军中伤药,本无什么坏处。只是……很不巧的是,那一年的军用的外伤药贴,却是我名下的一个产业药剂作坊出品的。每一剂药贴上,我都下令加了一味山葵!”

“山葵?”皇帝皱眉。

“就是山葵。”希洛侃侃而谈:“山葵这药物,药xìng倒也对防止伤口感染有些作用。所以军中采购并无什么疑惑。而偏偏很巧合的是,我恰好知道我亲爱的兄长你,那时候已经多了一项不为人知的‘爱好’。”

“什……么!”皇帝眼睛里充血。

“冰浆果!”希洛哈哈大笑:“你丧子之痛,无处发泄,每rì里悄悄的服用些冰浆果来充当迷幻剂麻醉自己。而更加上你需要再生子嗣,每rì御女不断,所以更需要冰浆果助兴!这等宫廷隐晦之事,自然不会被宫禁记录存档,但我却是知道的!而很不巧的是,我更知道,当山葵若是遇到冰浆果的话……山葵的药力便会渗透身体,只要用上两三rì,便会损坏男人的根基……”

皇帝缓缓吐了口气,虽然面sè扭曲,声音却依然冷静的吓人!

“难怪……宫廷之中挖地三尺,也查不出半点蛛丝马迹。我还妄杀了数十宫人……我的好弟弟!你这般对我下手,便是……”

“你若有了子嗣,我又怎么能有机会。”希洛摇摇头:“期间我虽然也有数次不忍,可只要一想到那年在这大殿之前,父亲当着我的面勒死那些人的场面,还有事后你看着我那冷冷的眼神,我的心便坚硬如铁!哥哥……换做你是我,你也会这么做的!”

这一番对话,不仅仅是周围这些军兵士卒,还有那些大殿之中的贵族权贵们听了,也都是面sè大变!

这等辛秘之事,如今公然讲出来,不知道多少人听了隐隐畏惧!

有其实陈道临,听到这兄弟两人的对话,那昔年一桩桩隐秘被翻了出来!

其中,用心之狠毒,手段之隐秘残忍!叫人细细想上一想,都忍不住寒气从心冒出!

这帝王天家,果然是绝无骨肉之情的!

……

“所以,你一天天的隐忍,一点点的谋划,一天天的等待,便是等到今天这个机会么?”皇帝面sè仿佛恢复了正常,看着希洛:“你又是何时知道了我这个私生子萧德尔的事情呢?这件事情我做的很是隐秘,知道真相的便只有郁金香大公,还有皮特。这两人若是也反叛我的话,那么也不用你等到今rì,萧德尔早就横死了!”

“我……猜的。”希洛居然坦率的回答。

“猜的?”

“就是猜的。”希洛叹了口气:“我的好哥哥,我多年来便一直以你为心中最大敌人,我这十多年来,无一rì不在研究你!我研究你的xìng子,研究你的脾气,研究你做事的方式,研究你处事的风格,研究你对人的态度……可以说,我甚至比你自己都要了解你自己!”

说到这里,希洛淡淡笑道:“别人一直都劝你立储,在你嫡子死了之后,我原以为,最后这皇储之位注定会落在我的身上。而我需要的只是安心等待,小心的收好自己的尾巴不叫你察觉便可。可偏偏……你迟迟不立储,对一切的建议都置若罔闻,对一切的话都听不进去……纵然是那些大臣,那些权贵,背后议论你不顾国本,你也全然无动于衷!纵然有人骂你昏君,你也都是如同清风拂面!”

“这有什么不对么?”皇帝板着脸。

“有!”希洛忽然笑了笑,他抬起头来:“我的哥哥,虽然我很恨你,虽然我一直都试图打倒你……但是我都不得不承认,你绝对不是什么昏君!而恰恰相反,你比历史上绝大多数皇**要更好一些……说起来虽然让人有些无奈,但就算是我,都不得不说一句公道话:你……的确是一个好皇帝!”

说到这里,希洛轻轻叹了口气:“既然是一个好皇帝,那么就绝不会真正的置国本于不顾!你迟迟不肯立储,也迟迟不肯回复那些大臣,绝不是你明知道自己不能生育,还寄托希望于万一,更不是你自私到了想拿国家的前途来赌博。而是……你其实早就有了一个备用的人选!一个你自己认为的万无一失的备用人选!一个你随时可以推出来打消所有顾虑的人选!一个……你隐藏了多年的,私生子!!!”

说到这里,就连马尔希.奥古斯丁自己都呆住了!

好皇帝?!

没想到这个一心想推翻自己的弟弟,居然内心真实的对自己评价,居然是这样!!!

他居然也承认自己是一个好皇帝!!!

“你既然是一个好皇帝,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便容易猜了。你对一切立储的建议不闻不问,其实是心中早有成竹。你早就对这个帝国的前途有了成熟的想法!那么我便会想:如果是这样的话,你的那个‘备用人选’到底在哪里呢?”

希洛的眼睛里放着光:“而幸好,一旦思考的方向对了路子,那么谜底,倒也不算太难猜。”

“是么!”皇帝冷笑。

“这些年来,我一共怀疑过六个人。我花费了足够的耐心去观察,去甄别,去筛选。而进入我视线之中,而且一直留到了最后的,便是站在你身边的这个年轻人了……萧德尔……或者应该叫他:萧德尔.奥古斯丁!

你的这个备用人选藏的十分巧妙!萧德尔在**并不是无名之人!每个人都知道他有一个身份显赫的母亲。而恰恰是这个母亲的身份,让我一开始都没有猜到你的身上!毕竟……卡门院长可是一直和你没有什么瓜葛的。

但是在我发现别的怀疑对象都一一被否决之后,这个萧德尔却越发的让我疑惑起来。

他的那一头红头发,所有人的解释都是……或许是来自于上一代的郁金香大公。

可偏偏有一次,我听人偶然说起过一个猜测……听说卡门院长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和阿克尔将军走的很近。那么……红头发的可不只是郁金香家,罗林家也同样是红头发。

同样的道理,既然萧德尔未必是郁金香家的血脉,也有可能是罗林家的血脉。

那么……红头发,为什么就不能是皇帝的血脉?

即便你和卡门院长似乎并无瓜葛,但是很不巧的是……我偏偏又知道了一件事情!”

“你知道了什么?”

“卡门院长昔年苦恋一人……而偏偏那人不能娶她。所以卡门院长后来便立下誓言,终生不嫁,为自己守节一生!”希洛微微一笑:“一个立下誓言守节一生的女人,却怎么可能会生出一个儿子来呢?而如果这个孩子并不是卡门院长的儿子……难么到底是什么人才能有这样的天大的面子,让卡门院长收养这么一个孩子?而且,这个孩子,还偏偏是红头发!!”

“所以,你就这么确定了?”皇帝眯着眼睛。

“我不需要确定,只需要排除其他所有的不可能……而剩下的,哪怕看上去再如何可疑,也必定是正确的谜底!即便无法确定,这事情只需要有七八成把握,也就足够了!”

“……不错,的确足够了。”皇帝蔚然叹息。

皇帝仿佛略思索了会儿,缓缓道:“你隐忍多年,其一,你做出一副逍遥闲散的做派以麻痹我的jǐng惕心,让所有人都认为你是一个毫无野心的人。其二,你暗中下手,以巧妙隐蔽的手段先毒杀我的嫡子,又给我下了毒,让我绝了后!更让我激怒之下做出了错误的决定,清洗了葛丽坦家族……而让这些‘真正的奥古斯丁’离心生出叛心!其三,你查清了我的私生子是谁,暗中慢慢筹划。其四,你策动了几场针对我的行刺,目的并不是真的要杀死我,只是为了搅浑这水,混淆我的视线,让我先怀疑教会,再把jǐng惕的重点放在了这些‘真生的奥古斯丁’身上……”

希洛微微一笑:“教会方面倒是不好如何轻辱,只是皇室打压教会多年,神殿之中的激进派早已成型,倒也不需要我太多的去筹划组织。”

“那么,你答应他们的条件呢?难道是重起宗教禁锢?”

希洛淡淡一笑,眼睛却看向了站在人群之中的教宗海因克斯等人,淡淡道:“倒也没那么复杂,我只承诺允许教会重建神圣骑士团,在教区向教徒收取贡献税。”

皇帝听了,连连摇头:“荒唐,荒唐!帝国百年来致力消除宗教影响,你这一做,便是帝国的罪人!”

“我已然是罪人了,哥哥。”希洛居然神sè不变:“我今晚以政变起事!屠戮平民,谋害兄长,百年之后,史书上难道会说我好话么?”

“够无耻!”皇帝居然忍不住鼓掌喝彩起来:“你有这般恒心,对自己都如此残酷,倒也真的能成事了!”

说着,皇帝扭头看了看教宗海因克斯等人:“教宗陛下,请问您现在打算如何呢?是和这些叛军一起厮杀?还是打算从背后捅上我一刀呢?”

海因克斯神sè凛然,缓缓道:“陛下,我先前说过了,皇位归属,神殿绝不置喙,皇家之事,神殿也绝不插手!先前教会是有些得罪陛下的举动,但那是神权和皇权之争……今晚的事情,教会置身事外,无论陛下和亲王如何了解,我海因克斯在此可以明示:今晚我神殿之人,绝不插手一指!”

皇帝听了,却并无半点满意,反而哈哈一笑,忍不住瞧了瞧台阶下的自己的弟弟。

巧的是,希洛听了这话,居然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兄弟两人,此刻去居然默契了同时大笑起来,然后又一起摇头。

皇帝笑道:“看看!这便是你找的好盟友!”

希洛也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苦笑道:“教宗这话,倒是说的好叫人伤心呢。”

皇帝说了一句:“做事缩头缩尾,当了婊子,却还要立牌坊!”

希洛却叹了口气:“教宗陛下,神殿又想要好处,在这关键时候,却又不肯出力?这可真叫人好生遗憾呐!”

教宗海因克斯,却神sè如常,往后退了一步,面上宠辱不惊,只是默念女神的名字。

这个时候,陈道临却忽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忍不住往前走了两步,大声道:“亲王殿下,我心中有一事,还请你解惑!”

希洛眉梢一挑,看着陈道临:“哦?达令法师请说!”

“那晚在城外,我与卡门院长遇袭……”

不等陈道临说完,希洛就轻轻点了点头:“不错,是我主使的!”

陈道临心中涌出了一股怒气!

原来,自己终究只是被人戏耍了的!

希洛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淡淡的歉意:“达令法师,我对卡门院长倒是十分尊敬的,只是卡门院长么,却是对我这位哥哥忠心耿耿,我只好除此下策了!”

“你……是想杀了院长?!”陈道临怒道。

希洛听了,却皱眉摇摇头:“不是。院长那等实力,我派去区区三个中阶法师和那群杀手,乌合之众,哪里能敌得过一位高阶顶峰的魔法大师。况且,若是杀了卡门院长,那么将来终究是要深深得罪魔法学院的,我何至于做这等蠢事!那个路西法,我早就查过他的底细,故意聘了他前去,便是想让卡门院长活命罢了!何况,我本人也带了亲卫骑兵在半路等着,那天晚上,我的确是演了一场戏,若是达令法师心中不忿,我在这里倒是可以向你道歉。”

“那,那你……”陈道临咬牙:“那你当时趁着院长昏迷,对我说的那些话,说什么你不想卷入是非之中,还说让我帮你隐瞒相救之事……”

希洛笑了,看着陈道临的眼神,居然流露出了一丝怜悯:“达令法师……我给你一句忠告吧。”

“……什么?”

“你这般单纯,实在很难在**这种地方活下去的。”

陈道临听了,顿时脸上一红,忍不住怒气上撞,可随即,他心中一转,瞬间就雪亮!

“我……明白了!”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气:“以你的修为……那个时候,你早已经知道卡门院长已经醒来了!你故意当着我的面那么说,其实是卖好给卡门院长!!你知道卡门院长对你有了好感,一定会去劝谏皇帝尽快立储,而且一定会为你说好话,所以……”

“所以……”希洛淡淡一笑:“只有让卡门院长公然表示立场,为我说好话,劝我哥哥立我为皇储!”

事情巧妙就巧妙在这里了!

卡门院长立场明确的支持希洛亲王。卡门院长却不知道皇帝早有私生子就在她的身边!

而皇帝心中早已经确定了不会立希洛!只好拒绝卡门!

而这么一来……皇帝就必须要做出一件事情!

就是在立储当rì,把卡门远远的调开!

因为经过了“希洛救卡门”这件事情之后,卡门在皇帝心中已经打上了“希洛的支持者”这个标签!

所以,皇帝才会将卡门远远的调离**,在这个重要的夜晚!

“若非如此,卡门院长留在**,我今晚行事情,就多了几分风险!毕竟身为魔法学院魁首,院长若在,今晚站在这里赴会的话,我就要多面对几位魔法学院的大法师了。院长虽然支持我,但我一旦政变,院长必定是立场坚定的拥护我这位哥哥。无论她平rì里再如何赏识我,但是说到底,魔法学院的院长,只会忠诚于皇帝陛下。”

说着,希洛看了一眼马尔希.奥古斯丁,轻轻微笑:“哥哥,你说,我这一步棋,走的是不是很漂亮?”(未完待续。)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