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一章 【绯雪之夜】(十二)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3-12-22    作者:跳舞

远望凯旋大街的尽头,那皇宫就屹立在风雪之中。

阿克尔骑在马背上,口中呵出白气,心跳加速,就如同胯下战马的马蹄一般急速!

身前身后,所有的雷神之鞭的骑兵都是满脸肃杀之气,眼看那皇城已经就在眼前,每个士兵都忍不住握紧了手里的马刀!

而终于,当皇城大门的轮廓渐渐清晰,所有人看见那皇城城门洞开,冲在最前列的骑兵,忍不住发出了一串欢呼!!!

“城门大开!!冲进去!!!”

阿克尔已经看见了那城门下的孤独身影,心中更是砰砰狂跳,忍不住大吼了一声!

随着他扬起马刀,身后无数骑兵发出了呼喝嘶吼,骑兵队列在高速奔驰之中立刻变换了队形,形成了一个锋形的冲锋队列,犹如一把尖刀,朝着那皇城大门狠狠的扎了过去!!

大队骑兵的到来,立刻引起了皇城上下残留的御林军的jǐng惕!

原本在城门之下围攻帕宁的那些红羽骑,已经得到了城楼上的呼喝预jǐng,那御林军的统领军官立刻意识到了什么,疯狂的指着帕宁:“上!上!!杀了他!!快杀了他!!!”

“夺门!!夺门!!!”

御林军们一股脑冲了上去,刀剑齐下,帕宁站在城门外,犹如一块岩石,在一波又一波的浪cháo之中,始终屹立不倒!

他的身前犹如变成了一个死亡**,凡是冲到他身前三步之内的,都被他的剑气和斗气笼罩,斗气冲天,矛影横扫,惨叫声连绵不绝!

可御林军们已经听见了城外那原来的急促马蹄声!

在这样一个夜晚,有大队骑兵冲向皇宫!到了此刻,就算是反应再慢的人也明白事情不对了!

“夺门!!夺门!!”

那个重伤的统领军官已经顾不得许多了,拿起了武器奋力杀了上去,他斗气爆发,勉强挡了帕宁的一剑,却直接被帕宁的斗气磕得倒了下去,帕宁踏上一步,举起短矛就狠狠扎进了这个军官的脖子里!

鲜血直接喷洒在了帕宁的脸上,那腥臭温热的鲜血,让帕宁仿佛心中略略一空!

看着这个死不瞑目,满脸狰狞的统领军官,帕宁忽然之间心中生出了一丝不忍……

记得……自己刚到御林军报道的时候,这个家伙还曾经亲热的拍着自己的肩膀,邀请自己晚上一同吃酒。

而现在,自己手里锋利的长矛,却刺穿了他的喉咙。而这个家伙,临死之前,那愤怒怨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自己……

周围愤怒的厮杀吼叫声让帕宁瞬间清醒了过来,他左臂一疼,终于又挨了一刀,这一刀几乎砍透了他的铠甲,迸发的火星差点就灼伤了帕宁的眼睛,而他左臂一软,那短矛就已经丢在了地上。帕宁扭头,一脚踹了过去,将一个红羽骑士兵踹飞,那人在半空就口鼻**,眼看不活了。

帕宁呼哧呼哧的喘气,忽然就脚下一软,单膝跪在了地上,可就在又有士兵冲到他身边的时候,帕宁却狠狠一剑斩过去,将冲在最前面的两个士兵拦腰斩断!断裂的肠子喷洒出来,花花绿绿,叫人望之yù呕。

可帕宁却依然狠狠的盯着前方,他的眼帘已经被鲜血染红,视线之中一片绯sè,咬着牙狠狠喝道:“越线者……死!!”

皇城之中越来越多的御林军已经冲了过来,持刀挎弓,一队一队的御林军终于赶赴了过来,还有金甲武士试图拥上。

此刻,这小小的皇城大门,便成为了一个生死线所在!

城外大队的骑兵已经越逼越近!谁都知道,若是不能把城门关闭,那么一旦让这些骑兵冲进来,那么在地势平坦的皇宫里广场上,等待御林军的将是一场凄惨的**!

而对于城外的骑兵来说,若是此刻城门被关上的话,那么任凭他们的铁蹄再疾,马刀再锋利,也将面临一场凄惨的失败!再强悍的骑兵,面对坚固的城防,也只能活活在城墙上磕得头破血流!!

“门!杀了他!放下闸门!!!”

蜂拥而上的御林军几乎要将帕宁淹没,他一个人孤单只影,立在城门之下,手里的残剑终于崩裂,可是那斗气的光芒却依然闪耀无比,帕宁已经记不得自己杀了多少人,受了多少伤。他的身上铠甲已经残破得看不出本来面目,全身血腥,数次跪下,又站起来!

小腹上又被戳了一矛,若不是他躲闪侧身得快,就会被直接捅穿,而**上又挨了两剑,几乎让他再也无力站直!

讽刺的是,偏偏是御林军统领将领配备的jīng良铠甲救了帕宁的xìng命!御林军的装备历来是帝国所有军队之冠,御林军的将领铠甲,也都是帝**方制作的最是上等的产品,用的最好的材料,防御力强悍之极!

而此刻,这铠甲穿在了帕宁的身上,他却依此为依仗,在这城门下尽情的屠戮着御林军的官兵!

终于,城外的马蹄已经冲到了皇宫外的广场,城墙上残留的守军疯狂的放箭,然而面对如钢铁洪流一般的铁骑冲锋,那稀疏的箭雨,只是偶尔会让洪流之中的个别骑兵中箭惨呼。

雷神之鞭的骑兵们穿戴的铠甲都是特制的锁甲,对箭的防御力极为优越,箭雨落下,却似乎根本无法阻挡这支铁流前进的脚步!

而在城门之下,帕宁仿佛已经几乎要流尽了自己最后的鲜血!!

在几乎杀掉了两队jīng锐御林军和数名实力强悍的统领军官之后,帕宁身上的斗气光芒终于涣散,他眼前发黑,手里的断剑落地。

一个冲到他面前的御林军举起刀就要朝着他的脖子上砍下。

在这一刻,帕宁却忽然抬起脸来,他的脸上,似乎居然露出了一丝微笑。

释然……解脱?

噗!!

一枚利箭,直接shè在了这个巨刀的御林军的胸前,利箭穿胸而过!这御林军愤怒的吼叫着往后倒了下去!

而随后,马蹄声终于冲过了城门洞!!

轰鸣的马蹄声如战鼓擂响,越过了城门的骑兵,飞快的从帕宁的身旁两侧越过,然后冲向了那前面一排排御林军!

没有了城防,没有准备重甲和巨盾!只装备了刀剑和轻铠的御林军,在这平坦的皇宫内广场,面对武装到了牙齿的帝国的最jīng锐的铁骑冲击,命运可想而知!

骑兵冲锋的队伍,犹如尖刀刺进了牛肉之中,轻而易举就将拦在城门下的御林军的队伍冲垮了!

御林军虽然竭力抵抗,但是血肉之躯毕竟无法阻拦这么一支帝国最jīng锐的骑兵洪流!士兵在铁蹄下被践踏,被碾压,血肉被践踏为泥!处处都是呼吼,嘶叫,绝望的咆哮!

帕宁跪在了地上,他垂着头,根本没有力气再抬头看清眼前和周围的厮杀。

而这个时候,一匹马停在了他的身边,然后马上之人跳下,一只粗糙有力的大手,按在了帕宁的肩膀上,一把将他拽了起来。

帕宁回头,就看见满头被狂风吹乱的头发,还有那张肃杀满面的脸孔!

“帕宁将军,你做的好!”

帕宁似乎喘了口气,然后淡淡一笑,他笑的时候,牵动了全身的伤势,疼得他嘴角抽搐,然而帕宁却依然笑了出来:“阿克尔将军……还没有成功……我只希望今夜等待我们的结局,不是绞刑架!”

阿克尔昂然举起马刀,走到城门旁那控制城门落闸的绞盘架旁,举刀落下,咔的一声,就把那绞盘上的铁索斩得粉碎!这样一来,这城门便再也关不上了!!

阿克尔横刀在身前,冷冷的看了一眼帕宁,眉梢之中锋芒毕露,一字一字喝道:“你放心……今晚,我们死不了!你,也死不了!”

……

“我亲爱的弟弟,你的依仗呢?难道……你凭你手里这张弓么?”

马尔希.奥古斯丁平静的看着希洛,看着自己这个站在阶下的弟弟。

希洛垂着眼皮,他握着弓的手略微紧了紧,然后,这位亲王殿下抬起头来,面露微笑看着马尔希.奥古斯丁,却回手指着身后那大殿沉重的正门:“亲爱的哥哥,可敢开门?”

“……”皇帝似乎沉默了一下,然后,他的脸上也露出了同样的笑容,笑容里带着一丝戏谑,一丝嘲弄:

“有,何,不,敢!”

……

巍峨的大殿之外,那偌大的广场已经变成了一个杀戮场!

雷神之鞭的骑兵们和御林军已经混战成了一团。骑兵拥有战力的优势,然而皇宫之中的御林军虽然处于劣势,却依然源源不断的从各处蜂拥赶来,皇宫之中常备的御林军编制足足有近六千人,尽管经过了最近皇帝屡次遇刺,御林军也进行了一番换血,但是此时,守卫在皇宫之中的御林军,算上皇城的正门侧门的守军,还有皇城里的巡逻侍卫,也远远超过了三千人之众。

虽然在骑兵的优势冲击之下,御林军拼死抵抗,却依然节节败退,渐渐的退到了这座大殿前。广场之上,尸横遍地。

雷神之鞭和御林军的官兵厮杀在一起,战马的嘶鸣,战士的咆哮,哀嚎,怒吼。断裂的铠甲刀剑,残破的肢体尸体,放眼看去,这原本高贵神圣的皇宫广场已经变成了一个遍地血腥之地!

残留的御林军们在将领的带领之下,已经退到了这大殿之前,他们很清楚,今晚这大殿才是重中之重,帝国的大半豪门权贵,以及那位帝国的至尊皇帝陛下此刻就在大殿之中!即便是被杀得节节败退,但是退到了此刻,也已经退无可退!

御林军因为是从皇城里各个区域分批赶来,没有机会集结优势兵力,故而在先前的厮杀之中被消耗了不少,此刻聚集在大殿之下的,还有不足两千人,而且大半带伤。

而到了此刻,御林军据殿而守,雷神之鞭的骑兵也已经失去了冲锋的优势,骑兵们都已经下马步战。

但是雷神之鞭毕竟是外军,多年戍边征战,保持着旺盛的战斗力和丰富的战斗经验,而御林军虽然装备jīng良,可毕竟身在**皇宫,平rì里虽然训练也不差,可在实战起来,毕竟是缺乏了那股子血勇之气,也没有多少真正经历过阵仗厮杀的老兵,大部分御林军的士兵,都是挑选的**的良家子弟,甚至许多人一辈子都不曾上过战场,不曾去过前线。

有一句话叫做:jīng兵不是练出来的,而是杀出来的!这些jīng挑细选出来的御林军,在实战之中,战斗力就要输了雷神之鞭这种野战部队不止一筹!

此刻据大殿台阶而守,也只能勉强保持队列,层层护卫在大殿之前,以厚实的步兵队列来抵消雷神之鞭冲击的势头。

阿克尔也早已经下马步战,他手里的马刀已经染血,方才在厮杀之中,他亲手斩杀了两名御林军的统领军官!

此刻,这位罗林家的中坚将领,站在大殿之下,身前身后都是自己嫡系的jīng锐,抬头看着这大殿,忽然心中生出了一股奇怪的感觉。

若是……罗林家先祖有知,知道自己当年厮杀浴血捍卫的帝国,如今,自己的后世子弟却带人冲杀进这皇宫,血洗广场,不知道是何感想?

可这念头方一升起,便随即打消。

阿克尔深深吸了口气,大喝一声:“诸君听好了:今晚之事,有进无退!冲进这大殿,一世富贵就在手中!否则的话,明rì的绞刑架上,便有诸君的尸骨!!”

手下的雷神之鞭的官兵今晚已经被他胁裹着做了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此刻也自然知道绝无侥幸,纷纷虎吼着举刀往大殿下的御林军队列冲了过去。

而就在此刻……

忽然,那一直紧闭的大殿正门,忽然缓缓的打开!!!

……

嘎吱嘎吱的声音,沉重的正门被缓缓左右拉开!

这变故,忽然叫前后的御林军和下面试图冲杀的雷神之鞭都呆住了!

就连冲在最前面的叛军,都忍不住脚下一顿,抬起头来,惊奇的看着那台阶之上。

正门拉开之后,先是走出来两队手持刀斧的金甲武士,约莫有百十人,而随后,那大殿正门之中,缓缓显露出一个身影来!

一身帝王华袍,手持长剑,那满头醒目的红sè头发,在也雪夜之中显得那么触目惊心!红的……就如同这遍地的鲜血一般!

马尔希.奥古斯丁,居然就这么自己打开了殿门,缓缓的走了出来,就站在了大殿之外,高高的台阶之上!

希洛就在他身边远处,也大步走了出来,希洛的手里依然提着那张弓,傲然一笑,然后踏足就往下走,走了几步,那些金甲武士试图阻拦,皇帝却冷笑一摆手:“几步之遥,他去任他去!今晚这结局,注定有死有生!”

金甲武士让开,希洛昂首挺胸,就这么大步走下了台阶,然后穿过了刀剑如林的御林军,直接走到了广场之中,站在了阿克尔的身边。

阿克尔看了一眼希洛,见他毫发无伤,这才点了点头,缓缓道:“殿下,我来迟了。”

“该来的自然会来,不必多说。”希洛抿嘴一笑,回过头,用那闪亮的眸子,看着高高在上的皇帝:“兄长,我的依仗,你可看见了!”

马尔希.奥古斯丁的眼帘低垂,他那锋利如刀的目光shè了过来,扫在了手持马刀,刀锋滴血的阿克尔身上,又扫了扫已经遍体鳞伤,去依然勉励支撑着站立不倒的帕宁身上,最后,又落在了那一排排手持利刃,满脸杀气的雷神之鞭的将士们身上。

“好!很好!”皇帝的声音冷得近乎残酷:“阿克尔,罗林家世受国恩,为帝国武勋栋梁,我那般信任你,将雷神之鞭交给你,又在新年将你召进**。你却做出如此大事!”

阿克尔哼了一声,缓缓侧过头去。

“帕宁,我对你加洛宁家族一直不薄,你父贵为王城近卫军将军,我又这般信用你,不仅将你提拔成御林军统领,更将公主下嫁于你,你却依然自甘堕落,和这些乱逆合污!”

帕宁咬了咬牙齿,却不说话。

“还有你们!”皇帝昂然抬头,居高临下,用冷酷的眼神扫过那些手持利刃的雷神之鞭:“你们都是国家蓄养的将士,你们的钢刀应该是挥向帝国的敌人,你们应该是站在帝国的边防,成为帝国最坚固的屏障!而你们今夜,却站在这里,用你们手里的刀剑,屠戮帝国的同僚袍泽!用你们的刀剑,指向你们的君王!!”

即便是杀气再浓的雷神之鞭士兵,此刻面对皇帝如电的目光,也不由得气势一堕,不敢再抬头去望这位站在高处的帝国至尊。

皇帝说完这几句话之后,忽然面上流露出了一丝冷笑!

这笑意深寒入骨,却又讥讽似针!!

“阿克尔,我只想问你一句……罗林家的人,何时也会当逆贼了!”

皇帝冷笑着:“我召你率军勤王,你便是这般勤王的么?”

阿克尔面sè有些泛红,此刻却昂然挺胸,用力咬了咬牙齿,正要说话……

忽然之间,就听见那台阶上大殿之中传来一声愤怒的咆哮!

“阿克尔!!!!!”

一个白发老者势如疯虎般扑了出来!若不是一排排御林军金甲武士阻拦,他几乎就要直接从那台阶上飞扑下去!

这老者,自然便是罗林家的现任家主族长,贝里昂伯爵!

贝里昂伯爵满脸狂怒,须发皆张,眼睛都已经红了,狠狠盯着自己的儿子,怒吼咆哮!

“逆子!!我罗林家贵为帝国武勋,世受国恩!从先祖伯爵,到郁金香杜维大公……何等荣耀!却出了你这样的逆贼!!!!你这混帐,还不快快跪!!跪下!!!”

老贝里昂伯爵气的几yù疯狂,站在那台阶之上,被身边几个人架着,却摇摇yù坠,忽然就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来,狂呼吼道:“如此逆贼,不当人子!!阿克尔!你这混帐,今后再不是我罗林家人!你这**乱首,该当千刀万剐!!历代先祖,都不会放过你!!!”

说着,他又吐了一口鲜血,大吼道:“逆贼!逆贼!还不跪下,还不跪下!!罗林家子弟听令,全部给我扔了刀剑,跪下!!跪下!!!”

这位罗林家的族长如此咆哮发话,下面那些雷神之鞭叛军之中的中坚力量,大多都是阿克尔从罗林家带出来的嫡系子弟,此刻一看老族长如此怒极攻心,心中也大多雪亮!

今晚这场叛乱,原来……并不是家族族长的意思!而是……

而是阿克尔将军私下所为!!!???

眼看族长积威如此,不少忠诚的罗林家子弟,就忍不住要把手里的刀剑丢掉,还有的双腿发软,几乎就要当场跪下。

而偏偏就在此刻,阿克尔却忽然大吼一声!!

这位将军忽然横刀,之间刀光一闪,鲜血流淌,他将自己左手的小拇指和无名指齐根斩落了下来!

断指落在了地上,却被他自己一脚踏碎!!

“父亲!我身上流淌的是否是罗林家之血,你可看清了!!我的血也是一般的红!削去骨肉也是一般的痛!!!”

阿克尔昂首挺胸,直视着自己的老父,大声喝道:“我今rì所为,便是为了罗林家的千年基业!!你今rì唤我做逆贼!可从今之后,罗林家的世代子孙,都会视我为英雄!!”

“混账!混账!胡说八道!!你还配当罗林家子弟吗!你还配当帝**人吗!!”

阿克尔狂笑几声,狞笑着望向了皇帝:“陛下!你问我为何会做出这件大事,好!我告诉你!!”

他忽然伸手指着自己身前那密密麻麻的雷神之鞭的将士:“这些人之中,大半都是我罗林家的嫡系子弟!这一百多年来,罗林家的子弟为帝国浴血沙场!为帝国戍边于北国!为帝国忠诚不二!!帝国武勋之盛,这一百四十年来,可有胜过我罗林家的!!”

这一声质问,无人回答!

阿克尔的声音越发的高亢:“可是,我罗林家的人,任凭流了再多的血,任凭熬白几代人的头发!任凭为帝国耗费了再多的时光!!落下的,便永远只是一个陪衬!一个陪衬!!帝国第一豪门,便永远都是那高高在上的郁金香!我罗林家,永远都只是郁金香的陪衬!!人人提起罗林家,都只会说:这就是那个伟大的郁金香公爵当年出走的家族!!!我罗林家,便永远只能系甘情愿的俯身于郁金香之后吗!!!哪怕到这一代,郁金香家的主事变成了一个黄口丫头,却依然还要我们这些人,甘愿俯身于她的身后?!我罗林家以武勋立世,何曾落后于人!!为什么,我罗林子弟,就都要成为别人的陪衬!为何我罗林家的人,就永远只能当做那伟大郁金香身后的背景!!我今晚所做之事,便是要让我罗林家真正的不再俯身于人,不再成为那郁金香的陪衬!要让这家族的族徽,真正成为帝国最闪耀!!”

说着,阿克尔大吼一声:“罗林家子弟听了!今晚事已至此,若是你们此刻放下刀剑,难道以为自己还有活命吗!!即便是族长发话,难道族长还能赦免你们的叛逆大罪吗!!你们都是军人,该当知道,犯下这等大罪,罪无可恕!!要死要活,一念之间,诸君自决!!!”

随着阿克尔最后的这一句话,顿时,军中原本不少已经被贝里昂伯爵话语所动摇的士兵,忍不住又重新的握紧了手里的刀剑,那脸上的动摇之sè渐渐消失,重新露出了狰狞和决绝!

此时,任凭谁都看的出来,这些雷神之鞭中的罗林家子弟,已经是绝无回头的可能了!而其他那些雷神之鞭的官兵,更是心中已经再无杂念!今晚这场政变,自己已然参与其中,那么结果便只有两个:

要么,荣华富贵!

要么,粉身碎骨!!

……

皇帝冷冷的瞧着阿克尔,听了阿克尔刚才那一番慷慨激昂的宣告,皇帝才忽然低声冷笑了一声:“阿克尔,我弟弟给了你什么条件?才让你把将罗林家振兴为帝国第一豪门的希望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回答这句话的,并不是阿克尔,却是希洛本人!

希洛站在那儿,对着自己的兄长,抿嘴轻轻一笑:“亲爱的哥哥,我想你大概忘记了一件事情……我到目前为止,还未婚娶!”

“…………”

这一句话说出来,不仅仅是皇帝身后的诸多帝国贵族们,就连贝里昂伯爵,都身子一震,瞪着自己的儿子阿克尔,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老伯爵张了张嘴唇,,伸出手指指着阿克尔,嘴唇颤抖,似乎想说什么,可终于又是吐了一口血,这一次,老伯爵身子一软,晕了过去。

希洛冷冷的看了看台阶上的诸人:“我若为皇……便迎娶……罗林家的吉尔小姐!罗林家自此便是帝国后族,荣辱与共,富贵与共,与国同休!!”(未完待续。)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