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七章 【绯雪之夜】(八)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3-12-18    作者:跳舞

东苑的**消息陆续传达到**治安所。

然而在混乱的指挥之下,从皇城附近街区陆续抽调过去的二十一支小队,却如泥牛入海一般,大量的兵力被浪费在了无用消耗之中。

然而因为今晚**拥堵的交通,前方的消息并没有能立刻传达回治安所的总部。恰恰相反,因为临时从各地抽调去的平乱力量过多,导致了一些街区的秩序越发的进入了失控状态。

而没有了王城近卫军的支援,治安巡逻队面临单兵作战,渐渐的独木难支。

当派去的二十余支巡逻小队都毫无消息之后,治安所的指挥官仿佛才终于意识早了自己犯下的严重错误。

而到了这个时候,一切都已经为时太晚!

根据事后的统计,**原本的常住人口已经超过了百万以上,而因为是新年庆典,还有许多外来的人口和游客,以及一些临时从各地赶来看热闹的商队商团以及地方贵族,游客等等。在新年前后的这段时间,**这座城市里聚集的人口据说超过了两百万以上——这还没有算上**周围的四座卫城。

而在当晚,走出家门来看热闹的人,仅仅在皇城附近的六个街区,就少超过了八十万!

**治安所仅仅只有几千名士兵!

在损失了二十余支巡逻队之后,彻底失去了对这座城市的有效控制!

注定的,这将是一个混乱的新年之夜!

……

纷飞的大雪之下,面对拥挤的街道,骑兵纵然极力吆喝呼喊,甚至拿起马鞭来挥舞驱赶,也很难从拥挤的长街越过。

面对密密麻麻的人头攒动,骑兵总不能拿起马刀劈砍开路。

这里,可是**!!

身边的亲卫已经看出了阿克尔将军的脸sè越来越yīn沉!

道路上满是拥挤的人群,这些人有的是从东苑方向往这里跑的,有的人已经听说了东苑的**,本能的往西边奔逃,试图远离**地区。有的人则不知情,还在随着人群往西**。

而缺乏了治安所巡逻队的维持秩序,整个街区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夜晚之下,东苑地区的火光已经清晰可见,那熊熊的大火,引发了街道上人群的恐慌,恐慌的情绪还在蔓延着。

随着骑兵的赶到,试图驱赶人群开路,终于,爆发了一场大乱!

“将军大人!过不去,怎么办!”

手下的亲卫骑兵队长神sè紧张,这么大冷的天,这个彪悍的骑兵却满头热汗,口中喷出的白气蒸腾。

阿克尔眼睛眯成一线,眼睛里闪过一丝冷冷的寒光来。

他冷冷的看了一眼这个跟随着自己多年的亲卫队长,冷冷道:

“传令,冲锋队列!前锋开路!挡路者……杀!”

即便是这么寒冷的雪夜,当这句杀气凛冽的话语从阿克尔口中说出的时候,亲卫队长依然感觉到心中冒出一团寒气!

“将军大人……”亲卫队长都可以听见自己声音在颤抖:“这里,可是……**。”

说到最后,他狠狠的吞了一口吐沫。

阿克尔的目光冷冷的盯着自己的部下:“东苑**!那里距离皇宫只有不到一公里!乱党若是纵马的话,十分钟便可到皇宫城下!出了乱子,谁担当得起!”

阿克尔狠戾的眼神,让身边所有人都为之一寒,亲卫队长哆嗦了一下,终于硬着头皮行了一个军礼,调转马头亲自奔跑到了队伍前列,大声呼喝起来。

“传令!冲锋队列!冲锋队列!全体刀出鞘!!前锋……开路!!”

最后两个字,几乎是带着冰渣子蹦出口中!

所有雷神之鞭的士兵都呆住了。

尽管他们是整个帝国最训练有素的jīng锐,可是此刻这条命令发出来,让他们要对着**街道上的百姓挥舞出马刀……这样的命令……

“全军前行!”阿克尔亲自策马往前,他中气十足的声音充满了冷硬和残酷:“迟疑不前者,死!违抗军令者,死!掉队者,死!记住你们的身份!军令如山!!全军前行!!”

说着,阿克尔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的亲卫队长。

这个跟随了他近二十年,出身罗林家的老臣子,终于狠狠的吐了口吐沫,拔出马刀来,大吼一声,冲到了队伍的最前列!

他口中疯狂的吼叫:“骑兵前行,挡路者格杀!!”

拥挤的人群之中,有人听见了这样的呼号,很快就如cháo水一般唰的后退开来。让出了道路。

可毕竟街上行人太多,很多人纵然想极力躲闪,奈何却是没有躲闪的余地。

这亲卫队长一边吼叫,一边冲出了不过十多米,面对着眼前拥挤的人头,他终于狂吼一声,刀锋上迸发出了闪耀的斗气,狠狠的挥舞了出去……

……

当武装到了牙齿的帝国最jīng锐的骑兵,将锋利的马刀挥向手无寸铁的平民时,结局就已经注定!

长街之上瞬间就变成了一片修罗屠戮场!

随着骑兵的冲锋,锋利的马刀砍入柔软的血肉之中,凄惨的呼号,哀求,愤怒的吼叫,绝望的呐喊……

响彻了整条长街!

行人们疯狂的呐喊,后退,奔逃,拥挤,相互踩踏。越来越多的惨叫声响起。

骑兵纵马驰骋,铁蹄践踏在血肉之躯上,硬生生的碾压出了一条血肉之路!

冲锋的队列一旦展开,那就如同钢铁之躯撞上了血肉之中!

原本泥泞的雪地,渐渐变成了惊人的腥红之sè,骑兵身上的铠甲,那白雪都变成了绯红sè……

马刀上鲜血淋漓,血珠顺着刀锋流淌,骑兵们的脸上挂着血迹,身上和铠甲上还带着血肉碎片,就连马蹄上,也都是一片腥红!

身后的哀嚎声惨叫声不绝于耳,每一个骑兵都红了眼睛!

当冲过了这短短的不足一里地的长街时,每个骑兵都是马刀染血,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扭曲和疯狂!每一双眼睛里都布满了血丝。

血路冲出之后,随着人cháo的涌动,远处的街道上行人已经纷纷的逃散开来!

冲出长街之后,眼前豁然开朗,让冲锋在最前的骑兵,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然而回顾身后,那已经被血腥染红的长街,却如噩梦一般深深的刻在了每一个雷神之鞭骑兵的心中!

“混蛋!混蛋!你们不得好死!!!”

原本跟随在后面的那支治安所的巡逻队,就在骑兵开始冲锋的时候就已经彻底震撼了!

他们不敢相信眼前的场景:帝国自己的军队,用帝国自己民众的纳税钱财堆积出来的最jīng锐的军队,居然把锋利的马刀砍向了自己的人民!!

而就在惨叫开始之后,这支巡逻队就彻底崩溃了!

喝骂和愤怒的吼叫不绝于耳,甚至有的巡逻队士兵已经愤怒的拿起武器冲向了队伍后列的骑兵,有的士兵试图冲上去阻拦骑兵的**。

然而,在面对jīng锐的雷神之鞭骑兵的时候,这些治安所的士兵显然不是对手。冲向铁蹄的士兵很快就被碾碎,薄薄的皮甲也挡不住锋利的马刀!

不甘心的治安所巡逻队,只能在后面留下了一串愤怒的咒骂和绝望的诅咒。

人群已经轰散奔逃,雷神之鞭的骑兵冲出长街,马蹄敲打在地面上,践踏着泥泞和血浆!

当前方再无什么阻拦的时候,那东苑似乎已经距离不远,越过前面的这条长街,就已经看见那燃烧的火光了。

阿克尔却忽然下令,让奔驰的骑兵队列停了下来。

急促的哨子声响起,急行军的队伍立刻停了下来。每一个骑兵都在喘着粗气,红着双眼,就近看着自己的长官!

阿克尔却已经骑马飞快的从后面跑了上来,他的吼声被夜晚的寒风吹散,却依然清楚的落入了骑兵们的耳朵里。

“全体列队,变向往北!目标皇城广场!!”

嗡!!

这个命令,顿时让不少军官面sè大变!!

“大人!”

有一个副将忍不住开口:“我们难道不去东苑吗!!”

“东苑交给治安所,我们有更重要的任务,保卫皇宫!!”

到了这个时候,即便是再单纯的人,也意识到今晚的事情有些不对了!!

保卫皇宫?就算是东苑的**再怎么蔓延,可皇宫里还有数千御林军红羽骑啊!就算红羽骑不行,皇宫还有传说之中的宫廷魔法师啊!

放眼已经几乎就在眼前不远的东苑**分子不管,却调转马头往北去皇宫……

那方才命令大家挥舞马刀砍向平民开路,岂不是……那些血腥,岂不是白费……

“执行命令!”阿克尔冷酷的声音满是不容置疑的味道。

“大人!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刚才那个出言质疑的副将终于忍不住抗辩起来。

纵然阿克尔是第二师团的最高长官,但毕竟这里是帝国的军队!哪怕是方才他下令纵马冲向平民,也勉强可以解释为是为了尽快赶去平叛,事急从权。

可现在……放着近在咫尺的**分子不管,带着这么多杀气腾腾的骑兵冲向皇宫????

这可无论如何也说不通的!!

“军令不需要解释!”阿克尔狠狠的瞪向了这个副将。

“大人!!”副将的脸sè已经十分难看:“你这样做的话形同……”

阿克尔眼睛里闪过一丝寒光,他忽然暴起,锋利的刀锋闪耀着银sè的斗气,刷的一下,一个人头冲天飞起来!腔子里热血喷洒,坐在马上的尸体摇晃了几下,坠落在地上!

“还有谁有问题!!”

阿克尔面sè狰狞!

全体雷神之鞭的官兵被眼前这突变给惊呆了!

看着所有人都为之一慑,阿克尔干脆高高举起马刀来,大声呐喊:

“郁金香家族,罗林家族,李斯特家族,比利亚家族……帝国十大豪门联名共举,马尔希.奥古斯丁,昏庸无道,无视帝国国本,实为昏君,现十大豪门联手废黜昏君,共立新皇!!顺者生,逆者死!!!!”

阿克尔的吼叫声,在寒风之中飘散,凡是听见这句好话的人,都忍不住狠狠的打了个哆嗦!!

叛,叛乱!!

“阿克尔,你这是叛乱!!”有一个军官忍不住愤怒的咆哮起来,他拔出长剑指着阿克尔吼叫:“你这样的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啊!!”

话还没说完,这个军官就一声惨叫,胸前冒出一截剑尖来!

他低头,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胸前的剑尖,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是一个自己的同僚,面sè狰狞的手里握着长剑……

“我……你们……会被……吊死……”

这个军官轰然倒下了马。

阿克尔已经高举长刀:“罗林家的子弟何在!!”

随着他一声吼,队伍里顿时传起了一阵应和。

阿克尔.罗林在雷神之鞭第二师团当主将多年,第二师团上下自然很多都是他的嫡系心腹,其中更有许多人都是他从罗林家里带来的罗林家子弟!

罗林家子弟历来极为团结,对家族的忠诚度更是根深蒂固,极少动摇。

而阿克尔谋划的这场大事早已经经过了jīng确的准备,师团之中,自己嫡系最少的第一第二步兵团都被丢在了其他街区,此刻跟在自己身边的,是自己嫡系和罗林家子弟最多的亲卫骑兵营和两个骑兵团大队!上上下下,几乎有七**都是对自己忠诚度极高的。

至于少数的三**,此刻若是干脆被胁裹着一起干便好,若是不肯的话……

阿克尔眼睛里杀气毕露!

“废黜昏君,另立新皇!!”阿克尔一声吼叫。

很快,下面就有无数把马刀举起:“废黜昏君,另立新皇!!”

“废黜昏君,另立新皇!!!”

“废黜昏君,另立新皇!!!”

“废黜昏君,另立新皇!!!”

阿克尔更高举马刀:“帝国万岁!!!郁金香万岁!!!罗林万岁!!”

“万岁!!”

“郁金香万岁!!”

“帝国万岁!!!”

“罗林人万岁!!”

还有一些动摇的士兵,当听见了“郁金香”这个名字的时候,想起了阿克尔说的“十大家族联名”,心中也渐渐的硬气了起来!

郁金香家族!这场政变若真的是郁金香家族掀起的,那么……还有什么可顾虑的?

再说了,这皇位……原本就是郁金香家族的,现在的皇族,根本就是郁金香家族的分支而已。

说来说去,不过就是人家这些豪门家族内部的皇位抢夺而已……

也,也……算不上是叛国吧?

但凡是人,若是能给自己找到了充分的理由,那边足以消除心中的顾虑和罪恶感了。

随着越来越多的骑兵举起马刀,阿克尔脸上的冷笑渐渐的浓了起来。

最后,他又扔出了一枚重磅炸弹!

“方才大家手里可都是已经染了**人的血的!若想今后无事,今晚立下大功,新皇自然会免罪!若是谁三心二意,便是拿自己和其他兄弟的xìng命开玩笑!人人得而诛之!!”

此言一出,不少人更是心中发寒!

方才长街上那一场屠戮,原来,就是……

投名状啊!!

当自己的马刀挥向人群的时候,便已经上了这条贼船,再也下不来了!!

“全军列队,向北!!”

“向北!!”

“向北!!!”

……

魔塔之下,克拉克的身子虽然站在那儿,却仿佛如同一个影子一般,身影渐渐的变得透明了起来。

大剑师卡奥的脚步已经踏上台阶,他的步子走得非常慢,非常慢!

这位大剑师的额头也已经沁出了一粒一粒细密的汗珠,他的目光却越来越锋利,越来越寒冷!

魔塔之下,仿佛整个“世界”都压在了卡奥的身上——他有这种感觉,仿佛自己的脚下所走的,并不只是简单的台阶,而是一个世界的壁障所在!

终于,当他的脚步正要踏上最后一层台阶的时候……

仿佛有什么壁障,正在摇摇yù坠!

这一步,仿佛就已经永恒,时间也在这一刻渐渐凝固!

克拉克的脸sè仿佛入定,过了也不知道多久,老法师忽然抬起眼皮来,然后,他笑了。

笑容里带着一丝解脱,一丝释然。

他缓缓点头,轻轻说:“是的,大剑师说的不错。我,非圣阶。”

卡奥淡淡道:“以凡人的力量驾驭圣力,法师何苦?”

克拉克沉默,然后平视着卡奥:“心中有惑,有请教!”

“请讲!”卡奥仿佛也神sè肃然,缓缓垂手而立。

“何谓圣阶?”克拉克低声道。

卡奥微笑:“世间万物,皆有规律,天地轮回,皆有法则。人在这世界,便和那花鸟鱼虫,和那山川河流一般,即便是一粒沙,一根草,也都要尊从这世间的规则。”

“那么,人便是畜生,便是沙粒,便是草根?”克拉克追问。

卡奥淡淡一笑:“万物皆如是,皇帝也好,教宗也罢,猪狗牛羊,鸡鸭鱼虾,其实本质都是一般无二。”

克拉克先是点头,又摇头,再皱眉:“道理人人会说,可真的能心中笃信,又谈何容易。看不破自身,便看不破这世界,看不破这规则。”

卡奥神sè自若,淡淡道:“我十年练剑,二十三岁有小成,二十八岁入高阶,此后五年再无存进。便是看不破!”

“如何看破?”克拉克的声音似乎有些颤抖,老法师的脸sè越发的透明起来。

“如何看破?”卡奥笑了,他这一笑,仿佛如同利剑出鞘。

随后,缓缓的,这位帝国唯一的剑圣大师说出了答案:

“不看!”

“不……看?”克拉克眼神疑惑。

卡奥低头瞧了一眼自己的足下,两人说了这么几句,他脚下依然还没有落足于台阶上,这一步仿佛就迈在了时间的永恒之上!

“所谓不看,便是……我这一步踏出,往上也好,往下也罢,我心中只想着我是走向你!所谓不看便是,我这一剑刺出,前方是岩石也好,是山川也罢,我只是知道自己要刺这一剑!所谓不看,便是……”

卡奥说到最后,语气越来越平静,声音也越来越轻:“不观己,不观世界!”

克拉克身子猛的一震!

老法师的脸sè越发的复杂,然后,他笑了,笑容苦涩,意味深长。

“我耗费一生的时间,费劲心血去看这世界,去试图寻找那所谓力量的本质所在……却没想到,原来真正的答案,居然是……不看!”

克拉克轻轻叹了口气,然后,他忽然之间,缓缓的伸出了双手来。

他枯瘦的指尖,指甲已经脱落,手指指尖的皮肉渐渐剥离,露出了森森白骨。他的衣袖片片飞舞,化作飞灰……

他的身影越发的透明,仿佛下一刻,就会如同阳光下的积雪,消融散去。

“今rì死前,能得大剑师解开我心中所惑,死而无憾。”克拉克轻轻的叹息之声终于落下。

随后,他的身体开始消失!

先是他的四肢,然后是躯干身体,都化作了光尘开始散去。

仿佛整个空间都在撕裂崩塌,而克拉克脸上的神sè却越来越安详。

“三步圣域,三步圣域!我这一生,都在追求进入圣域的途径,这故人赠送的三步圣域,我研究了数十年却毫无头绪,即便是借助它的力量,置身于这世界之外,却依然无动于衷在心。何其可笑……可惜可悲。”克拉克轻轻的诉说,这话,仿佛却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到了最后,克拉克忽然抬起眼来,瞧着面前的卡奥。

这一刻,他的眼神十分奇怪,仿佛是穿过了恒久的时间恒久的距离,最后才落在了卡奥的眼睛上。

“大剑师……今rì之后,帝国国运如何?”

“我本为剑,国运与我何干。”卡奥摇头。

“那么……帝位何属?”

卡奥叹息:“左右不过就是他们的,法师为这俗情执着一生,难怪徘徊圣域之外。”

克拉克眼睛里有了一丝解脱:“不错……左右,也不过就是他们的。郁金香也好,皇族也好,奥古斯丁也好……左右,也都是他们的。是我太过执着了,嗯,是太过执着了。”

“大剑师……其实……我本可杀你。”克拉克最后的声音留了下来:“左右都是他们的,我何必为了这俗情,断了人类唯一的圣阶强者。”

克拉克的身体已经消失得所剩无几,他的头颅也渐渐的涣散掉,终于,片片白发飞舞,整个人就此消失不见。

轻轻的,卡奥的足底终于落在了台阶之上!

这一步落下,卡奥忽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刚才限制自己的屏障,已经彻底消失不见。

这世界,便是这个世界。

眼前的克拉克消失,却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中,自己就仿佛丝是看着他消失,消失在了一个毫无关系的地方。

看似咫尺,却是永恒。

叮!

一个清脆的声音,空气之中显现出了两个东西,轻轻落在了地上。

卡奥低头,弯腰拾起握在手里。

这是两枚小小的徽章。

“三步圣域?”卡奥轻轻叹了口气。

克拉克法师,在最后一刻,你终究还是看破了的。

(大家抱歉,我昨晚才到家,因为我不能坐飞机,所以出门都是火车,颠簸了十二个小时,几乎快散架了。这几天参加年会,实在没时间码字,每天喝得烂醉。

道歉的话就不多说了,我会在后面几天努力更新的。

此外,通报一个消息,邪气凛然会在2014年开拍,应制片方邀请,我到时可能会客串一个小角sè出境~)

`

`(未完待续。)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