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一章 【绯雪之夜】(二)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3-12-08    作者:跳舞

雷神之鞭进城?!

这消息刚一听到,大厅里的诸多贵族们心中第一个反应便是:难道是政变??!!

在帝国的历史上,历来“外军”是绝少进帝都的!即便是调遣外军来京勤王,一般都是驻扎在城外,除非是什么特殊情况,譬如平叛啊,暴乱啊,或者是宫廷事变啊之类的,外军是绝不进帝都一步的!

可以说,百分之九九的情况下,调遣外军勤王,摆在那儿威慑的作用居多。

所以,大家第一个反应便是:出大事了?难道是政变了?

可随后这个念头就被打消掉了。

因为雷神之鞭进城,居然和王城近卫军交换了城防——而不是武力夺取城防,这消息就叫人心中稍稍平定了一些。

王城近卫军肯换防,交出城防,那就必定是有上面的命令。

王城近卫军历来是拱卫帝都的一支精锐兵团,虽然只有两万人的规模,按理说只是一个师团的规模,但是无论是装备还是忠诚度都是绝对可靠的。

要让王城近卫军让出城防,仅仅只有军部的命令是绝不行的,必须得有皇帝本人的命令才行!

历来帝国有一个传统,王城近卫军被认为是“第二御林军”,一般情况下,军部的大佬们为了不刺激皇帝的神经,是绝不会轻易对这支军队做出任何调遣命令的,也就是说这支军队基本上只听皇家的调遣。

肯让出城防,全军换防出城,那么……就必定是皇帝本人的意思了。

“不是政变。”卡曼胖子忽然脸色变得很难看起来,他的眼神阴沉,看了看这大殿之中的人,压低了声音道:“难道是……陛下要……动手?”

动手……

陈道临的心也一下提了起来。想起了帕宁的那句警告。

这新年庆典……难道,真的是要出大事么?

“或许……是我们想多了吧。”罗小狗在一旁犹豫了一下,试图冷静分析:“王城近卫军虽然坐镇帝都,算是皇帝陛下的第二御林军,但是在帝都这大染缸里待久了,难免会染上方方面面的痕迹,被渗透也是在所难免。而今晚立储……陛下意属哥特,恐怕又担心帝都里其他方面的人不服,生怕有人闹事?尤其是那些‘奥古斯丁’?所以……干脆将王城近卫军调出城去,把雷神之鞭调进来维护城防……然后……”

“以防有人想兴风作浪?”卡曼想了想。皱眉道:“这么说倒也有几分道理,不过……陛下为何如此不信任王城近卫军?那些‘奥古斯丁’可没本事将手伸进王城近卫军啊,如果他们敢这么做。陛下早就剁掉他们的爪子了!”

陈道临心中想了想,倒是稍微有些明白了皇帝的意思,于是低声道:“前些日子在帝都频发大事,陛下当街被行刺,事后追捕也不利……我想。因为这件事情,陛下多半对王城近卫军是颇有些微词的吧。毕竟王城近卫军负责拱卫帝都,却在眼皮底下一而再再而三的出这些事情,让陛下的心里,恐怕就有了些想法。而今晚的立储大事,是绝不能有半点差错的。所以陛下这才为了求稳,干脆让雷神之鞭进城换防……”

“不错!雷神之鞭第二师团是阿克尔将军率领的,罗林家是皇室最忠诚的嫡系之一。仅此郁金香家族,自然是再放心不过了。”

大厅里议论纷纷,已经有人按耐不住,干脆跑了出去打探消息。

皇宫里倒是看似没有什么变化,有的贵族就跑了出去召唤来自家的仆从侍卫。将人遣出去打听风声。而皇宫里的御林军也不阻拦……这个举动,让原本不少心中惴惴的人。稍微松了口气。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大厅里的贵族老爷们越来越焦躁,有些人心中恨不能就此离开皇宫回家去——此刻任凭谁都明白了,今晚的这场新年庆典,只怕要出大事。有不少明哲保身的人,实在不想卷入这种危险的漩涡之中,可偏偏人已经在皇宫里了,若是这个时候跑掉的话……那么皇帝事后知道了,会心中怎么想?

而很快,又有新的宾客到来,从外面新来之人,倒是带来了一些最新的消息,一条消息传来,非但没有能让大家安心,反而叫人心中越发的迷茫困惑起来。

“雷神之鞭第二师团进城的只有阿克尔的师团将军亲属骑兵团,还有两个步兵团,进城的只有六千人而已。”

“东门和南门城防已经接管,城门已经关闭。”

“帝都治安署已经封闭的港口码头,澜沧运河的水门已经下闸了!”

“我从凯旋大街过来,看见了雷神之鞭的骑兵团已经在附近巡视!不过他们倒是没乱来,看见了我的车马还停下来行礼让路……”

“光明教会总部的两百神圣骑士已经集结了,在教会总部大教堂前和雷神之鞭对峙,不允许他们往教区巡视。”

“最新消息!最新消息!!西门也已经落闸了!”

有人忍不住议论:陛下这是要做什么?

而凡是这么议论的人,却都忍不住纷纷偷偷用目光去瞟那些“真正的奥古斯丁”。

若是说陛下真的要对什么人下手,恐怕这些家伙是怎么都跑不出那份“清洗名单”的吧?

嗯,对了,说不定还有教会!!

可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忽然大厅外的礼仪官已经大声宣布!

“光明神殿教宗,海因克斯陛下驾到!!”

嗡!!

大殿里顿时哗然!!

……

倒并不是海因克斯的到来叫人惊奇——每年的新年庆典,甭管教会和皇室是如何面和心不和,但这种场合,教宗都是一定要到场的。这也是一个传统礼仪。

不过按照常规,堂堂光明神殿的教宗,都是在宾客之中来的最晚的一个。毕竟身份越高的人物,到场越晚。才符合他的地位和权势。否则的话,来得太早,让堂堂的教宗陛下在这里等待别的宾客——你受得起么?

今晚这种场合,按照常理,教宗应该是来到皇宫之后,先是被请去和皇帝叙话,然后最后当宴会真正开始之前,教宗先一步抵达会场,皇帝紧随其后。

这才符合两位陛下的身份。

而今天……教宗到得如此之早……

……

当海因克斯出现在大门口的时候,陈道临却立刻就全身一震!!

这位教宗看上去似乎并不如何苍老。面目相貌甚至有些清秀,目光清澈而平和,看上去似乎并没有多少权威气息。却反而有一种博学的学者气质。他穿着一件雪白底的教宗礼服,上面绣着条条金边,教宗的礼帽戴在他的头上,陈道临一眼就看出了,这教宗礼冠的样式。似乎是有点仿造传说之中的“圣冠”。

这位教宗缓缓走进来,他的右手里握着一柄权杖,银白色的权杖,分明是镀了一层秘银,这样的奢华,恐怕就算是魔法工会主席都没这个底气这么做。权杖的顶端。是一枚看似并不起眼的拳头大小的宝石……光泽似乎也并不太明亮。

不过陈道临却是一眼就看出了,这可不是普通的魔法宝石,而是被誉为所有魔法宝石之中最最珍贵的:五彩石!

这种五彩石最厉害之处。其实和陈道临自身颇有相同:无视属性的差别!这样的魔法宝石,可以存储和和引发所有不同魔法元素的共振,堪称是魔法师梦寐以求的极品。

这么大的一块五彩石便已经可谓价值连城!

然而,真正叫陈道临惊奇的,并不是这些。而是……

海因克斯的身边。跟着一个人!

原本熟悉的棕色头发已经染成了灿烂的金色。那秀气的脸庞也因为恰到好处的妆容而变得妩媚了起来。尤其是那高挑的身材,笼着一件高贵华丽的白色长裙。这长裙的样式圣洁清丽,隐隐有一种叫人凛然不可侵犯的圣洁高贵的气息。

蓝蓝就这么在教宗陛下的身边,她轻轻的挽着教宗的手臂,一步一步,缓缓走来。脸上的表情平静而冷淡,目光平视前方。即便是陈道临的眼神朝着她射去——而且陈道临可以肯定,蓝蓝绝对是看到自己了!

可即便如此,这个女人的眼神也没有半分变化。

今晚的她,看上去高贵,圣洁。

陈道临看着她紧紧站在教宗身边,还有教宗身后的几名黑衣的神职人员亦步亦趋,很快,陈道临就明白了蓝蓝今晚的身份!

圣女!

光明神殿之中的圣女!

她……如今的她,居然还敢堂而皇之的来到皇宫之中?!!

……

教宗海因克斯的到来,立刻让大厅之中的气氛变得诡异了起来。不过教宗毕竟是教宗,纵然如今光明神殿近来声势大弱,可毕竟是根基犹在。不少宾客立刻主动上去向教宗陛下问安。

如今百年来教会威风不再,大多数的贵族豪门和高官,都知道皇室不喜教会,而随着皇权鼎盛,教会被一再打压,许多豪门世家和高官贵族,为了自家的前程,信教的人就越来越少。可以说,如今在帝都的上层社会之中,教徒已经不多了。

教宗缓缓走来,这位海因克斯陛下倒是神色从容,脸上还挂着 一丝淡淡的温和的微笑,不论是谁向他行礼,这位教宗都会和蔼可亲的回礼微笑。

而让陈道临意外的是,海因克斯居然最后朝着自己这里走了过来。

陈道临立刻就皱起了眉头——而让达令意外的是,原本一直在后面静静坐着不说话的小精灵巴罗莎,眼看着蓝蓝来到,居然立刻就站了起来,紧紧的站在了陈道临的身边。

陈道临只感觉到一只温柔滑腻的小手塞进了自己的掌心,还在微微颤动,回头一瞧,就看见了巴罗莎那双眸子里的淡淡忧虑。

这个小精灵,是一只知道自己对蓝蓝的……那些纠葛的。

陈道临心中一暖,对巴罗莎温柔一笑,摇摇头。示意她放心。

此时教宗已经站到了面前,陈道临也好,卡曼和罗小狗也好,都只得赶紧弯腰行礼。

海因克斯淡淡一笑,先是看了看卡曼和罗小狗,淡淡笑道:“你们两人也都这么大啦,记得当年在西北的时候,你们两人还和蓝蓝一般的高,还时常被蓝蓝教训得鼻青脸肿。”

陈道临一呆,随即立刻就反应了过来:是了。蓝蓝从小就认识杜微微,而卡曼和罗小狗可都是郁金香一系的年轻俊杰,自然也都是被培养出来将来要辅佐杜微微的班底。这些人从小就认识,也是合情合理。

而海因克斯随后就将眼神落在了陈道临的身上。

被这位教宗陛下的目光盯着,陈道临顿时就感觉到全身不自在。虽然对方的眼神很是温和,并没有任何逼视或者锋芒,可偏偏陈道临却有一种叫人看穿的感觉。

这样的目光。到目前为止,陈道临只在聊聊几人的身上感受过!一个是那个神秘的精灵王落雪,而另外一个,则是那个和自己签订了契约的老克里斯。

被教宗海因克斯瞧着,陈道临甚至就要流出冷汗来了。

终于,仿佛过了很久。也仿佛只是一瞬,这位教宗才抿嘴一笑,看着陈道临。道:“我听闻达令法师的名字很久了,一直曾闻您对于我教会中人颇多襄助,尤其是对我这位弟子很是照顾。我便一直很想有机会向您亲自致谢。”

陈道临的脸色立刻就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颇多襄助?

这不是暗示自己曾经帮助过蒙托亚他们还有蓝蓝么?蒙托亚和蓝蓝等人谋划的可是行刺皇帝的叛逆大罪!现在这位教宗居然在皇宫之中,堂而皇之的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这是什么意思?是暗示?是拉拢?还是想胁裹自己做什么?

这话若是落在旁人耳朵里。尤其若是落在了皇帝的耳朵里,自己还用在罗兰帝国混么!

想到这里。陈道临的眼神立刻就变得锋利了起来,盯着这位教宗陛下,再无半分客气,就连脸上的表情,也毫不掩饰的冷了下去。

“教宗客气了。”陈道临的语气冷冷淡淡:“谢就不必了。有些事情错过一次,就不会再做错第二次。我这人便是这样的性子。”

说完,陈道临的眼神忍不住扫过了蓝蓝,眼睛里闪过一丝怒气!

好你个蓝蓝,老子当初担负了多大的责任和风险救你救蒙托亚,你就是这么对老子的?

这教宗如何会对老子说这些话,当初的事情,还不是你回去禀告他的么!

想到这里,陈道临顿时怒火中烧起来。

幸好一旁的巴罗莎察觉到了陈道临的手指颤动,悄悄捏了捏陈道临的指尖,陈道临心中一动,扭头看了一眼小精灵,发现小精灵依然睁着一双大眼睛,满心关切的看着自己。

陈道临心中又是一暖。

什么教宗陛下什么神灵人间代言人,什么圣女,什么谋反大罪。

这所有的一切,在这个可爱的精灵女孩眼里根本就是透明的。

自始至终,巴罗莎的眼睛都始终的瞧着自己——这个女孩的眼睛里,全世界里就没有比自己更重要的事情了,她也永远只关切着自己。

一念至此,陈道临心中对蓝蓝的那股怒气居然也消散了大半。

蓝蓝依然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刚才被陈道临怒目而视,这女人的眼睛里一丝波动也无。

这副态度,若是换做刚才,必定会彻底激怒陈道临,但是现在,陈道临却忽然连看都不想再看一眼了。

……

哥特跪在台阶下,他的头低低垂着。身上锃亮的铠甲耀出几分杀伐之气。数年在北部边境的军中历练,磨练出了一种特殊的气质。

尽管从气质上来说,哥特和帕宁都是那种冷峻孤傲之人。但因为常年在边境军队之中,虽然罗兰帝国和兽人并无大战,但一些小的摩擦总是有的。多年戍边,长剑也饱饮鲜血。如今的哥特,相比帕宁而言,更仿佛是一柄出鞘的长剑,锋芒毕露!

皇帝坐在那儿。仿佛也在望着地上的哥特怔怔出神。

他的眼神,落在哥特的那一头金发上。灿烂如阳光的金发。

仿佛是这头金发,让皇帝想到了什么微微出了会儿神,过了许久,他才轻轻叹了口气:“哥特,起来吧。”

哥特肃然而立,站立起来的时候,身子如同一杆长矛,笔直挺立!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孔,写满了坚毅和刚强。北方边境的风霜吹袭,似乎让他显得有些风霜之色,但偏偏是这种风霜之色。却越发的给人一种磨砺之后的宝剑锋芒。

皇帝看了两眼,终于又叹了口气,眼神有些复杂:“哥特……你是真的成长起来了,我记得昔年在西北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是一个手里拿着木剑对着树桩劈砍的小孩子。”

哥特略微蹙了蹙眉。他并不明白皇帝忽然提起自己年幼时候事情的用意。不过他这样的性子,也懒得去揣测,只是闭着嘴巴,静静等候皇帝的下文就是了。

“你这几年在暴风军团任职,东部要塞的军略汇报我都看过,你干的很不错。”皇帝虽然在说这些。但是他的声音却仿佛有些走神的样子。随意勉励了两句……他始终盯着哥特的眼睛!

哥特垂首:“为帝国效力,军人本职而已,不敢当陛下的赞言。”

“做的好就是做的好。没什么不好说的。”皇帝摆了摆手,忽然,这位陛下的脸色一变,身子略微往前倾了倾,沉声道:“哥特。你知道我为什么召你在新年前入京?”

“……”哥特这次终于抬起头来了,那张坚毅的脸庞上。终于流露出了一丝挣扎,过了会儿,他缓缓吐了口气,目光有些复杂:“知道!”

“……”皇帝却有些意外了,想不到这个家伙居然就这么硬邦邦的承认了。若是换做旁人,恐怕还会要故作装傻茫然一会儿,看看风色和火候再说吧。

“你知道。”皇帝仿佛笑了笑,随即收敛起笑容,沉声道:“不错,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整个帝都都知道!那么,你既然知道,我很想问问你,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哥特毫不迟疑,他摇了摇头:“我……说不上来,也没怎么想过。”

若是旁人说这话,皇帝一定会认为对方是在演戏,是虚伪。但是偏偏这句话从哥特口中讲出,却叫人生不出一丝质疑。

“你没想过?”皇帝冷笑:“这个位置无数人梦寐以求,你没想过?万人仰望,生杀予夺,大权在握,至尊之位……你,居然没想过!”

哥特抬起头来,直视着皇帝:“陛下……我这一生的夙愿,从来便是能为帝国戍边终生!让那些兽人的腥臊之气,不得南下一步。”

“你这话……我信。”皇帝终于点了点头,低声道:“可是哥特,有些事情,你不争,却有人希望你争,有人蛊惑你争,有人怂恿你争,甚至……有人打着你的名号在争!”

“我可以割首明志!”哥特毫不犹豫道。

皇帝皱了皱眉:“你是帝**人,血缘上算也是皇族,怎么可以动辄言死。你这样做,至我这个皇帝于何地?”

说完,皇帝又问道:“哥特,你觉得希洛亲王如何?”

哥特一愣,更没料到皇帝会这么问,犹豫了一下,然后这个坚毅孤傲的家伙忽然沉声道:“若为帝王,希洛亲王,强我百倍。”

皇帝愣住了。

若为帝王?

若为帝王?!

这家伙居然真的敢把话说的这么露骨啊!!!

这哥特,到底是说他胆子大呢,那是该说他胸襟磊落呢!

看着皇帝奇怪的眼神,哥特却一皱眉,反问道:“陛下是嫌我说话太明么?还是臣误会了陛下的意思?”

“……”皇帝苦笑一声:“你为什么会认为……希洛他比你……”

哥特肃然道:“陛下,我在边疆数年,只知道行伍打仗,若是陛下问我如何与兽人交战,如何制定战略,如何部署军力,如何伏击如何围歼,后勤供给如何运作,如何把握战机……我自然胸中有所对应。可我在军中多年,所知的也就是这些,若是让我……坐那个位置,我实在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是不是可以做得好。我性子驽钝,只知道怎么想便如何说,若是陛下不高兴,就请降罪我吧!”

皇帝也肃然,沉默了会儿,点点头:“哥特,你性子耿直,这一点我是很喜欢的。好了,你出去吧。宴会大殿里,想必很多人已经等着你到来了。”

哥特立刻站直,对着皇帝行了一个捶胸礼,然后一撩披风,转身离去,行走的时候,步步生风,自有一股将军的八面威风!

等哥特离去之后,皇帝才幽幽一叹:“……可惜了。”

“陛下有何可惜?”

在房间的角落里,一直站在阴影之中的克拉克缓缓走出,红色的法师袍和他满头华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克拉克法师觉得哥特如何?”

克拉克淡淡一笑:“颇肖其祖!当年我认识他先祖侯赛因骑士,那个家伙便是这样,行事从来不会通融贯通,只是这么硬邦邦的直来直去。陛下……哥特,若为将,必定是帝国一代名将。”

“我……便是可惜这个。可惜,今日之后,他只怕再也没有当名将的机会了。”

……

宴会厅之中,教宗海因克斯已经从陈道临身边离开,陈道临对这位教宗的态度很是冷淡,让卡曼和罗小狗都忍不住捏了把汗。

不管怎么说,这可毕竟是教宗啊!!

而就在教宗刚离开不久,又有一位注定在今晚会受人瞩目的人到场了。

安东尼一身华丽的武士长衫,宽大的腰带扎在腰间,更显得他宽肩窄腰的出色体型!

一头长发故意随意一束,看上去仿佛就带着几分潇洒不羁的味道。再加上那英俊之极的脸庞,顿时吸引了不少今晚到场的宾客之中的女眷的瞩目。

以安东尼的身份,原本是绝没有资格参加今晚的这场皇室晚宴的。不过因为他最近在帝都风头正劲,又有这场比武做底子,再加上他在贵族圈里也颇有些人脉,所以居然也今晚出现在了这里。

安东尼的到来,顿时就犹如在湖水里投下了一枚石子,人人都忍不住朝着他看了过去。

而安东尼,很快就发现了站在大殿一旁的陈道临,他鼻子里冷冷的哼了一声,居然就大步朝着陈道临走了过去。

陈道临发现,安东尼的身边,居然还跟着一个相貌清秀可人的贵族少女,这个少女看着安东尼的眼神充满了爱慕和迷恋,居然就甘愿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走了过来。

“达令法师!”安东尼刚走到面前,还没站稳,就冷笑道:“好久不见!这些日子,我可是日日都在期待着今晚和您的‘重逢’呢!”

陈道临刚刚被教会的人弄了一肚子气,尤其是蓝蓝的态度,让陈道临心中大冒鬼火,此刻偏偏这个今晚注定要被自己踩在脚下当炮灰的家伙送上门来,陈道临哪里会给他好脸色看?

而且这个家伙主动来打招呼,摆明了就是向自己示威的意思嘛。

陈道临斜着眼睛横了他一眼,懒懒淡淡道:“哦?你是哪一只啊?”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