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八章 【强国利器】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3-12-04    作者:跳舞

当穿着短衣打扮的胡克船长和查克狼人,一头一尾跳上了两个蒸汽机车头,两个霍格沃茨分院的学员充当临时“司机”。

其实这司机的活儿很容易干,从广场到学院大门基本都是畅通无阻的直线路程。

只要车头启动,到了地方停止,然后车尾的车头再启动往回开就行。

而胡克船长和狼人查克,则是充当了苦力——锹煤的。

陈道临记得自己当初在现实世界的那个博物馆里收购蒸汽机车头的时候,曾经听博物馆里的人介绍过这种蒸汽机的运作方式。

运行的时候,需要不停的往锅炉里添煤,一铁锹一铁锹的往里加。

而且据说在早期这种蒸汽机车头广泛运用的时候,这种加煤工都是有技术标准的,要求是一分钟铲二十七锹煤。达到这个标准才能上岗。

这可是需要极强的体力的,魔法学院里那些魔法学员可干不了这活儿,所以只好让自己身边的两大肌肉男护卫亲自上场了。

胡克是什么人?那是在大海上和风浪搏击的健儿!更是拿着把短刀就能劈断帆船主桅杆的猛男!而查克这个狼人就更不用说了,兽人历来就是以身强体壮力大无穷而著称。

众目睽睽之下,就看着蒸汽机渐渐发出了嗡鸣声,烟囱里冒出滚滚浓烟,胡克手里拿着铁锹将一铲铲的煤往锅炉里填……

然后,这车轮就真的开始缓缓转动了!

这一下,一片哗然!!

在这个世界,这种纯粹的机械的力量,从来没有人展示过。也从来没有人见过!

眼看着这一长串的车厢,居然就在这车头的带动之下,真的缓缓的行驶了起来,那些观众来宾,都纷纷惊呼出声来!

尤其是德院的雨果院长,这个胖老头子身子猛的晃了一晃!他甚至有些站立不住!

然后这位大炼金术师,深深的看了看陈道临,默默的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他的步伐甚至有些蹒跚,伸手扶着自己的座位,缓缓的坐了下去。

他的举动和其他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少贵族来宾甚至已经按耐不住。一窝蜂的涌了上去,追着这一长串车厢后面,啧啧称奇。

就连许多学院之中的魔法老师。教授,以及那些委员会的长老大佬们,都已经坐不住了。

原本还在一旁发呆的库尔切院长,这白发苍苍的老头子,原本铁青苍白的脸。一下子就涨得通红,红得几乎就要滴出血来了。

他眼神复杂的盯着那个车头看了许久,终于狠狠一跺脚,飞身追了上去——一把年纪的库尔切,在这一刻居然跑的比兔子还快!

庞贝商会的安古洛手舞足蹈,这胖子几乎就要快疯狂得哭出声来了!

自走!这可是真正的自走啊!!

不用人力。不用牲畜力量!就这么在陆地上自走啊!!

这叫什么?

陆地行舟啊!!陆地行舟啊!!

整整二十吨的东西,就这么轻轻松松的拖着运送了起来!!这等神器一旦问世,将给这个世界带来多大的震撼?!

安古洛的心已经近乎癫狂了。他脑子里疯狂的开始了各种计算!

庞贝商会可是做军需供应商起家的!作为帝国最大的军需供应商,庞贝商会自然也负责供应一部分的军需粮食补给。

胖子可是很清楚的,在运输军需粮食补给的过程里,付出的成本有多大!

帝国的土地面积极为广袤。为了和兽人帝国对峙,保持在北方国境防线上对兽人的威慑力。北方的卡巴斯基防线必须常年维持大量的军队!!

而偏偏北方并不是帝国的产粮区,十几万军队在北方驻扎。而且这些军队不事生产,是标准的职业军人。帝国又没有弄什么屯田这种事情(事实证明,屯田这种事情长期进行会大大降低军队的战斗力),所以十几万军队驻扎在北方,每年需要从南方运输大量的粮食去北方!

南方的产粮区,距离北方有漫长的长达千里的路途!

传统的运输,都是靠着征发民夫,苦力,以及牲畜的运载力来承担。可这样做的话成本实在太好!

本身粮食是有保质期的,长期不食用就会腐烂变坏。而从南方运输到北方,漫长的千里路程,一路上靠人挑车载,负责运输的民夫们,在路上就要吃掉一部分粮食,而拉车的牲畜更要消耗掉一部分。

从成本上计算,以这种传统的方式来运输粮食,每往北方运送一公斤粮食,在路上就要先消耗掉三公斤!

虽然随着帝国的海运业渐渐发达,而北方卡巴斯基防线的东部沿海地区的海港建立,内河渠道也被打通,可以用海运运输粮食到北方的入海口,然后再转内陆运输。

船运比传统的人力和牲畜力量要节省许多。

但是,这样的效率依然并不能让人满意。首先卡巴斯基防线是帝国北方的军事防线。

罗兰帝国和兽人王国的接壤国境线从东到西,长达千里!内陆河运也只能送到东部靠近沿海的地区,再往西去,就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内陆河流了,还是得靠陆运。成本居高不下不说,还得占用大量的人力和牲畜力。

帝国的财政每年为此而产生了大量的浪费。

虽然也试图过发展北方的粮食产量,但是因为气候和土地的特殊原因,北方的粮食产量一直不能让人满意,也无法做到就地自给自足。

除了运输粮草补给之外,其他的军需产品也一样是叫人头疼的问题。比如运送铠甲,武器——一支军队每年都要出现很多武器铠甲装备的损耗,都要不停的补充和更换,而运送这些东西去北方,自然也是要耗费大量的运力。

有人或许会说。难道不能在当地招募铁匠就地生产么?

可就地生产,也需要有铁矿石来在当地炼铁吧!铁总不是凭空从天上掉下来的。

运送一车铁矿石的同时,就要运送一车粮食。粮食是给民夫和牲畜在路上吃的。

是的,魔法师固然也可以做到这一点,让一个魔法师用储物戒指装上大量货物,骑上飞天扫帚,很快就可以将大量的物资从一个地方运输到另外一个地方。

可是,别忘了,这种事情只有魔法师才能做!

整个人类世界,才有多少魔法师?几千人而已!而且大部分都是低阶法师。没有太强的能力!

而稍微有点实力的魔法师,一个个都是拽得几乎要拿鼻孔看人了。

难道让一千多个魔法师,什么事情都不做。全部转行来帮帝国官方当送快递的?这可能么?!

哪个魔法师会肯放下自己的魔法修炼大事跑来做这等事情?

而陈道临弄出来的这个“自己就可以行走的货车”,很快就让精明的安古洛看到了其中的商机和蕴含的巨大财富!!!

可以自己行走,不需要耗费人力畜力,而且运送的承载量,从目前看来。似乎还是很能让人满意的……二十吨货物,轻轻松松就可以拉了起来!

胖子的眼睛毒辣得很,已经看出了这种“自走车”只需要很少的人就可以操控,至于那个抓着铁锹在铲煤的胡克——这等苦力遍地都能寻到,总比骡马要花费少得多了吧。

此刻的安古洛,却没有如其他人那样一窝蜂的跑去跟着车厢看热闹。一双眼睛却是紧紧的盯着陈道临,就如同在看着一只会生金蛋的母鸡!

而就在与此同时,让胖子警惕心大起的。是来自于郁金香工坊那个女人的态度。

费欧娜也在不远处,紧紧的盯着陈道临,这个女人的双颊上各有一团兴奋的红晕,眼神里满是惊奇,看着陈道临。几乎就恨不得能把他整个人连皮吞下去了!

(这等人才,却居然让庞贝商会那个该死的胖子先抢了去?绝对不行!这达令教授的脑子里天知道还有多少奇思妙想!更何况……哪怕他就此不再弄出什么新的东西。只是这能自己行走的货车,期间蕴含的财富,就足以让费欧娜想一想就身子发软!)

运输,这可是关系到一个帝国的国计民生啊!!

这了不仅仅是什么赚钱的东西,而是一件……强国利器!!

想到这里的时候,费欧娜更是感觉到全身发热,恨不能就立刻指挥自己的手下人,把这个达令教授直接绑了回去!

正想着,就感觉到了一股寒气,费欧娜扭头一看,就看见了安古洛那个胖子正冷冷的盯着自己,眼睛里泛着寒光,一副警惕十足的样子。

费欧娜心中不屑冷笑。

(哼,以郁金香家的实力和地位,这等强国利器,哪里是安古洛你这胖子能掌握在手里的!)

不行,这件事情得赶紧上报家族,请大小姐做主才行。这等大事,若是上报得及时,也算是大功一件!

以那位大小姐和这位达令教授那神秘的私人交情,说不定就能把这位大神直接从庞贝商会给撬了过来。到时候,论功行赏,自己也算是有功劳,就此入了大小姐的法眼,那么今后……

费欧娜越想越是眼冒金光,只觉得自己前几日主动放下架子摆低姿态跑来见陈道临,这个决定实在是太正确不过了!虽然当时心中还略有些微微的不服气,毕竟以她郁金香工坊帝都大总管的身份,就连皇宫都能进得去!却屈尊主动来求见一个年轻的魔法师,心中滋味实在不太好受。

可如今看来,若不是那天和达令教授缓和了关系,哪里有今天的这等收获!

达令教授弄出来的这个比试,自己可是出了大力气了!那满满二十吨的物资,还有这两百名护卫,可都是自己从郁金香家里带来的!这份人情,可算是实实在在的拿下了!

……

其实这一连串火车来来回回前进后退,并没有当真的走上十趟。

只跑了五趟之后,陈道临就示意手下的学员:可以停止了。

而且运送的过程里。并没有将车上的货物卸载掉换成载人。

反正这货都载了,车上能不能装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了,还用再刻意装上人跑上几个来回么?

这岂不是往魔法学院的那些元老们的伤口上撒盐?

打脸也不是这么打的啊。

陈道临可还想今后在魔法学院里继续厮混呢,若是结下死仇,那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

“雨果院长,您看,这场比试可以到此为止了吧?”陈道临笑眯眯的走到了雨果的面前。

雨果院长依然坐在那儿,并没有起身,听见这话。这位分院长抬起头来,用复杂的眼神看了陈道临好一会儿,然后他重重的吐了口气。

这位魔法学院里的二号人物。居然晃晃悠悠站了起来,然后双手拉住了陈道临的手!

他握得十分紧,语气也极其凝重!

“达令教授,我可以代表德院,向你郑重道歉!”雨果院长的嗓音有些涩然。但是态度却十分明确:“今天您创造的这一切,用奇迹来形容也绝不过分!”

说着,雨果用坚定的眼神看了看几个同样坐在座位席上的学院元老。

而就在远处,库尔切院长已经失魂落魄的走了回来。

老头子刚才一路小跑跟着车队跑了三个来回,原本素白一尘不染的法师袍子上居然沾了些泥点子。

这个顽固的学院老派人物,一面走一面还口中喃喃自语:“如何做到的。如何做到的……”

幸好雨果院长瞧出了库尔切的情绪不对,赶紧上去用力拉住了库尔切,然后强行将他按回了座位上坐下。又飞快的从戒指里取出了一瓶子魔法药剂来拧开,给库尔切灌了下去。

这是一瓶魔力补充药剂,可以瞬间恢复精神力的耗费。而库尔切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明显是被打击得太大,心力憔悴。摇摇欲坠了。

一瓶子魔力药剂灌下去之后,片刻库尔切就还魂了。他用力抹了一把胡子上的药水。然后抬起头来,眼睛里渐渐有了些神采。然后他忽然就站了起来,几步冲上来抓住了陈道临的手:

“达令教授!你快告诉我,这自走的车,到底是用的什么力量?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如何做到的?!”

陈道临微微一笑,不动神色的抽出了自己的手,对着库尔切,雨果院长,以及其他的学院元老们,深深的弯腰鞠躬行了一礼。

“诸位院长,委员,长老。”陈道临的声音不卑不亢,缓缓道:“今日的比试,我绝没有试图颠覆传统的意思,我只是想将魔法的力量发挥到其余的领域上去,让它更加的发扬光大。我只希望大家能看到一个新的方向,一些新的可能。我更没有想抹杀传统,和否认魔法权威的意思。就如同我在比试开始的时候说的,今日的比试,没有输赢胜负,只有学术交流。至于库尔切院长,若是对我的魔动机械课有兴趣,那么实在是鄙人的荣幸,我欢迎您随时造访我的实验室,在将魔法和机械力量结合的道路上,我正需要有您这样经验丰富德高望重的大魔法师来给我一些宝贵的指点。我的实验室的大门永远向各位敞开!”

库尔切张了张嘴唇,然后老头子忽然下定了决心一般,对着陈道临也是弯腰一礼,正色道:“达令教授,你我今后就以道论友吧!虽然我前些日子对你颇有微词,但是今日的事情,我算是真正服气了!不管如何,我对你的魔动机械课可是兴趣十足,明日开课,我必定到场聆听!”

陈道临微微一笑,故意摸了摸鼻子,苦笑道:“明日可是开不了课啊!”顿了顿,他才摇头道:“诸位,我后天晚上可还有一场比试呢,明天恐怕……”

大家这才想起来再过两天可就是新年之夜了。

雨果院长哈哈一笑,就大声道:“我倒是差点忘记了。不过新年之后,达令教授重新开课之时,我们这些老家伙可是一定都会到场旁听的。我以个人的身份向达令教授您今天比试的成果表示祝贺。此外……”

说到这里,雨果院长看着陈道临的眼睛,缓缓道:“三场鄙视已经进行了两场……结果已经毫无争议,所以我看……这第三场。也就不必再比了吧。”

这话说出来,学院之中的大佬们,人人都是面色尴尬,表情讪讪的。

今天这两场比试,保守派可谓是大败亏输,任凭是谁都看出来了,这两场比试,陈道临其实是胜得绝无争议。

就算第三场保守派能赢下一局,但是对于大局也是无力翻盘了。总之今天的比试,陈道临已经一举震动了学院之中保守派。哪怕是还有人心中不服,但是嘴上也说不出二话来了。

雨果这话说出来,陈道临倒也是正有此意。眼看学院的保守派已经服气了。若是自己再不依不饶的,非要把人家的脸皮撕扯干净,那就是真正的决裂了,做人可不能如此二百五的。

他赶紧弯腰笑道:“雨果院长说的不错。我看这第三场试验也就不用再做了。已经耗费了这么半日的功夫,想必大家也都累了……而且。我还有个小小的私心,我后日可是还有一场大比的,心中还有些忐忑呢。今天能省些力气,我也好下去准备准备后天的事情。”

陈道临这番话一说,不少元老们的脸色都是好看了许多。

不得不说,这个年轻的达令教授就是会说话会做人啊!

陈道临说的是第三场“试验”不用做了。巧妙的将“比试”换成了“试验”。仿佛今天的这场事情,根本就不是什么争斗比试,而是一场魔法学院内部的魔法试验而已。这就给大败亏输的保守派一方留下了面子。

就连库尔切,看向陈道临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友好。

只是这个老家伙却依然摇头低语:“哎,达令教授,你大好天才。前途似锦,却为什么浪费时间去和那些粗笨的武士比什么武。做这等无聊的事情。岂非浪费了你宝贵的时间?哎,哎,唉!!”

陈道临倒是不生气,他已经大概的把握住了这位库尔切院长的性子,古板偏激固执,还有些口不遮拦,不过其实倒也没什么坏心的,人也还算是单纯。说这几句话,虽然难听了些,但其实却是一片善意的劝诫之意。

陈道临笑了笑:“后日的比试么,我倒也有些其他想法,否则的话,咱们堂堂魔法师,却和那些武士做些粗笨的搏杀,也未免太掉价了。只是我有些特殊的计划,却不得不做这么一次笨功夫了。”

这番话又是恭维了魔法师的身份地位,几位大佬听了,越发的舒心了几分。

随后雨果院长就大声做出了宣布:今日的“魔法试验”就到此为止了。

这个宣布让诸多来宾颇有些意犹未尽的意思,就有不少人忍不住疑问:不是说三场的么?

可雨果院长毕竟身份地位摆在这里,魔法学院的二号人物,在帝都这个地方,地位比他还高的人,两只手就能数得出来了。在场的人,倒也不敢在他面前放肆。

众多宾客只好意犹未尽的散去,倒是临去之前,陈道临一一相送,不少权贵大佬,都拉着陈道临好一番的寒暄,光是新年之后的宴会邀请,陈道临就接到了十几个,还有一些贵族家的妇人少女,暗送秋波的,也让陈道临暗暗心中美了一番。

老子虽然长的不帅,但是看来也很有市场嘛!

只是面对洛黛尔的时候,陈道临脸上的得意笑容终于还是消失了。

“我回去了?”

“哦。”

“我就住在帝都的宅子里,你若是有空,可记得来找看看我。”

“……哦。”

“弗雷说你当时住在我家里,还留下了几样东西。”

“哦。”

“我……还有些想巴罗莎和夏夏了。你来看我的时候,把她们带上啊。”

“哦。”

“你……是不是只会说‘哦’!!”洛黛尔忽然竖起眉毛。

陈道临看了看她,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嗯。”

洛黛尔脸一青,深深的看了陈道临一眼,然后深深吸了口气,看了看左右无人。然后低声道:“我……我知道你一定以为我是胡闹连累了你。但是我告诉你……我若不这么做,这次我就真的完蛋了!只有这一招才能救我自己,而且……达令,我这么做,其实也算是变相的帮了你一个大忙!”

“大忙?”陈道临一愣。心中顿时哭笑起来:你让老子都“喜当爹”了,还说是帮了我个大忙?

“我……我现在没法细细告诉你!”洛黛尔的眼神有些焦急:“你……你若是有空,明天下午来我家里一趟,我有重要的话对你说!”

陈道临叹了口气,只好随意的点了点头。心中却早就打定了主意:老子才绝不会去!

送走了满腹心事的洛黛尔,陈道临看见了远处的罗斯对自己挤了挤眼睛。然后这大脑袋笑着告辞离去。

胖子安古洛在一旁,却仿佛条护食的狗一样的盯着陈道临,费欧娜那个女人眼看这胖子的架势。知道自己就算要做什么,今天也没有机会,只好袅袅婷婷走到陈道临的身边,笑道:“达令教授,今日的事情。祝贺你又一次名扬帝都了。”

陈道临客气的笑了笑:“哪里,也要多谢费欧娜小姐的大力襄助。”

“改日我请达令教授小聚一番,届时……”

“届时我一定不敢推辞。”陈道临立刻点了头。人家帮了自己一个忙,而且主动上来示好,自己若是拒人千里的话,那就太不懂人情世故了。

费欧娜离去的时候。还故意示威一样的瞪了安古洛一眼。

最后看着一脸委屈的安古洛走到自己面前,张了张嘴巴,欲言又止的样子。陈道临知道自己可不能太亏待了自己的这位大金主。就笑道:“安古洛会长,这是对我有怨气啦?”

随后他主动解释道:“我找费欧娜小姐帮忙,也是为了以示公正。毕竟学院的人都知道你我的关系,若是请你出面,就算我胜了。也会被人非议,所以……”

安古洛立刻就笑道:“不必多解释。达令教授,你我现在可是齐心协力,这无双坊可维系着咱们共同的心血,话不用多说,你我心照!”

陈道临笑了笑:“等后天比武结束之后,原力之剑正式推广,我腾出手来,接下来还有一些想法,到时候我们再慢慢的筹划吧。”

安古洛有些着急,忍不住指着广场上那些正在忙碌准备把两个蒸汽机车头拉走的学员:“这自走货车……”

陈道临笑了笑,意味深长的看了看胖子,然后忽然悠悠道:“老兄,我这自走货车……以你的眼光看来,有多大的价值?”

“强国利器!!”安古洛毫不犹豫的做出了评价。

“嗯。”陈道临点点头:“可我还没有完善,你看到的只是一个半成品都算不上的试验品。”随后他缓缓道:“等这东西真正完成,恐怕还得花不少时间。而且……”

他看着安古洛的眼睛,低声道:“这等利器,可以强国利民,那么老兄……你觉得,皇帝陛下知道了之后,会允许让这么一件东西,把握在你一个民间商会的手里么?这种东西,是绝不可能把握在自己手里的。”

胖子听了,身子一震,顿时就从头脑发热之中清醒了过来。

“这东西我弄出来,原本就没打算想掌握在自己手里的。”陈道临摇头。

安古洛忽然心中一动,想起了一件事情来:“达令……后天就是比武了,你看,需要不需要我做点什么?比如说……”

说到这里,胖子眼睛里闪过一丝狠辣之色!

现在的陈道临在他眼里简直就是一座天大的金矿!现在这个金矿要提着刀子去和人对砍,他哪里肯舍得?

以安古洛的意思,那个叫安东尼的小崽子,直接找人做掉算了!以他这等帝国数一数二的大富豪,皇商,弄死一个这种偶像明星一样的比武冠军,简直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陈道临却哈哈一笑:“你可是太紧张了!当初我既然敢这么做,就自然有把握,别忘了,我们的原力之剑,可还要靠他当陪衬呢。”

顿了顿,他又问道:“我拖你准备的东西,可都准备好了?”

胖子赶紧点头:“全部齐备了!你吩咐的事情,我哪里敢怠慢!东西可是康大师亲手打造出来的!!”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