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二章 【气度迥异】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3-11-28    作者:跳舞

(说好的今天三更的,我懒得分章节了,一次贴出来,量绝对够了,有疑问的朋友自己看字数吧~)

快到傍晚的时候,陈道临早早的备车出门前往皇家别院准备去拜见希洛亲王。

有了卡门的叮嘱,陈道临对今晚的这次会面倒是轻松了许多——至少卡门的警告已经让他很清楚了现在的局面。

皇帝既然已经有了心意,那么自己就乐得不用淌这浑水了。况且,这位希洛亲王也是个闲散之人,今晚的这次会面,想来应该还算轻松。大家随意聊聊风月啊美食啊什么的,倒也轻松自在。

因为是去见希洛,护卫什么的倒是不用担心,陈道临只带上了达格利什这个家伙当随从,好歹也是一个学者出身。这种轻松的聚会,带他去说不定能帮上自己些什么。

马车是学院之中的,以陈道临的授权,学院之中自然会划派给他一辆马车使用,而车夫也是学院之中的。

路上的安全已经不用担心。连续两次出事,皇帝震怒,已经派了王城近卫军将城郊附近彻底的扫荡了几遍,那些蠢蠢欲动的人,想来在新年庆典之前应该不敢再有什么动作了。

……

马车到了学院大门口的时候,路过了无双坊,陈道临却正看见了在无双坊门前,德古曼斯还有几个年轻的学员正站在那儿说话。

原本陈道临也没在意,可忽然一眼看见了在几个人之中站着一个一身银色魔法学徒袍的萧德尔,他那头红头发实在太过醒目,纵然是在人群之中,也能一眼看见。

陈道临看见他们的时候,德古曼斯正一脸激动的对着萧德尔说着什么。而身边的几个学员也都是神色有些不太好看。而萧德尔却神色冷冷淡淡的,微微抬着下巴,脸上似乎有些淡淡的不以为然。虽然德古曼斯越说越激动,可萧德尔的目光却根本没有看向他,而是挪到了别处。

陈道临看见这场面,就有些皱眉,叫车夫停下了马车来。

几个学员看见了马车停下,车窗里露出了陈道临的脑袋,顿时就停止了争执。

德古曼斯为首的学员们立刻赶紧面对马车弯腰躬身行礼。萧德尔似乎愣了一下,也不慌不忙的行了礼——只是陈道临分明感觉到,这个家伙即便是向自己行礼的时候,那种骨子里的骄傲的味道也是无法掩饰的。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陈道临干脆走下了马车来,看着面前的这几个家伙。

德古曼斯已经私下里向自己拜师了。在无双坊之中算是自己的嫡系心腹,而他身边的另外三四个学员,也都是学院之中的佼佼者,而且陈道临大略扫了一眼,都是和德古曼斯一起的分院魁地奇球队的队员。

倒是萧德尔,站在众人身边,却隐隐的游离在人群之外。仿佛很是不合群的样子。

“老师……您怎么来了。”德古曼斯的脸有些涨红。

陈道临对他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其他众人,皱眉沉声道:“有什么话可以再里面商量,再不济的话。回学院里大家慢慢谈。你们也都是未来的魔法师,站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争执,像什么样子?况且……我说过的话难道你们都忘记了么?无双坊里的事情,出了这大门。就不许再谈论半个字!”

德古曼斯的脸色更红了,眼神复杂。表情也显得很是古怪,但是却终于垂下头去,咬了咬牙:“老师批评的是,是我们举止不检,还请老师责罚。”

德古曼斯主动道歉,其余的学员都是一脸愤愤的样子,陈道临还要说什么,却忽然听见一个学员忍不住低声嘟囔道:“咱们又没做错,做错的是别人……”

“嗯?”陈道临耳朵尖,自然不会漏掉这一句,他眯起了眼睛,看了一眼那个嘟囔的学员,淡淡笑道:“嗯,你是叫莱斯特是吧?你方才说的什么?”

这个莱斯特脸一红,正要说什么,德古曼斯却悄悄的一拉他的袖子,示意他不要再说。莱斯特咬了咬牙,只好垂下头去,但是眼神却依然很是不甘的朝着萧德尔瞥了一眼。

陈道临心中有了数,越发的不快了,深深吸了口气:“德古曼斯,你拉他做什么,有什么话不必隐晦,直接说出来就是。”

莱斯特面红耳赤,正要说什么……

“达令教授,还是我来说吧。”

旁边,一个不慌不忙的声音响起。

萧德尔站在众人旁,双手负在身后,眼睛里似乎带着一丝嘲弄的笑意,缓缓道:“莱斯特先生想说的应该和我有关。”

“……”陈道临看了一眼萧德尔,眼神就有些复杂了。

萧德尔上次和自己说过想进无双坊里历练,陈道临当时就一口答应了,事后他也很快就把萧德尔带进了无双坊。

怎么说萧德尔也是卡门院长的儿子,卡门院长对自己极好,自己照顾一下她的儿子也是应该的。

可萧德尔来到无双坊里之后,却让陈道临渐渐的就感受到了一些不痛快。

事实上,陈道临一直以来对萧德尔的感官都不算太好。最早在魔法工会之中偶遇的时候,看见他神色倨傲,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魔法学徒,但是在魔法工会里,人人都对他恭恭敬敬客客气气,他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这种行径,在陈道临得知了他的身世背景,还有那个“传闻”之后,就越发的觉得这个年轻人过于轻浮。

而且,这个家伙的确是叫人不太舒服,陈道临和他打了几次交道,自己已经是魔法学院之中的教授身份了,但是每次见到这个家伙,这个家伙从来都是一副骨子里傲气冲天的样子,别的学员见了自己都会恭敬的行礼。这个家伙却从来就只是敷衍了事——他不仅是对自己这样,陈道临注意到,就算是学院之中的其他老师,萧德尔也从来都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

你有家世是一回事,但是你仗着家世就摆出一副鼻孔看人的姿态,就叫人不舒服了。

原本陈道临看在卡门的份上都是一再容忍这个家伙。

而且,他开始的时候,还是对萧德尔有些好奇心的。

毕竟他的母亲是卡门院长,是魔法学院公认的头号高手。是魔法天才!而他的父亲……传说是前任郁金香公爵,也就是杜微微的父亲。那么说起来也是一为天才!

两大天才的血脉结晶,怎么可能是凡人?

这个萧德尔一直只是一个魔法学徒,连魔法学院的学员资格都不是——而且他的年纪也不算轻了,已经二十出头。

这样的年纪。若是换做普通人家的孩子,成为一个魔法学徒,还算是不错的。可身为魔法学院院长的儿子,这点成就是实在叫人摇头了。

陈道临开始的时候,以为是卡门院长对她的这个独子另有特殊安排——说不定这个萧德尔其实是一个了不起的天才,只不过卡门院长一直让他低调,或者是对他另有其他的安排呢。

没准人家虽然看上去只是一个魔法学徒。但其实魔法实力已经颇为不俗呢。

可一段时间接触下来,却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这个萧德尔么,别的领域的本事且不说,至少在魔法之道上。是真的毫无天分!

陈道临曾经试探过他多次,也暗中仔细观察过,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这小子绝不是故作低调隐藏实力,或者是扮猪吃老虎。而是……他真的不行!

原本安排他和其他的学员一起在无双坊里配合制作“原力之剑”,可很快。无双坊里的工匠和其他魔法学员就反应,萧德尔和周围的人实在是格格不入。

他对魔法元素的理解根本就是一团乱麻,制作原力之剑,最重要的就是对于火元素的控制,在制作魔法阵的时候,对火元素的掌控的火候。

而这方面,萧德尔显然是毫无半点天分。有他所在的那个组,工作进度就会被拖慢许多,远远落后于其他的组。

陈道临知道之后,又暗中的观察了他几天后,把他调开去做了别的事情。

无双坊里除了“原力之剑”之外,自然还有其他的活儿,比如囤积和收购了许多魔力水晶作为原力之剑的充能备用。

可就连这些工作,萧德尔也无法胜任——他对于魔力水晶的甄别水准让人大跌眼镜!

要知道,这已经不是按照魔法师的标准了,而是魔法学徒的标准!

对魔力水晶这种最最基本的魔法材料的甄别,是一个魔法学徒最最基本的能力。

可是就连这个他都做不好。陈道临就终于明白了,这个萧德尔根本就是连“魔法学徒”的水准都没有!

恐怕他现在能披上一件银色的魔法学徒袍子,都是看在了他老妈的份儿上吧。

更重要的是,这家伙的性子实在是太不讨喜了。

他永远和身边的人都是格格不入。

这种格格不入的态度,是建立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优越感”和“傲气”的基础上。

仿佛萧德尔对身边所有的人,都有一种从骨子里的傲慢,不论是工坊里的工匠,管事,魔法师,魔法学员……甚至是自己!甚至是庞贝商会的大老板,胖子安古洛!

萧德尔永远都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

这人骨子里有一种愤世嫉俗的味道,而且性子看似冷淡,其实陈道临却一眼看出了他骨子里的一种偏激的味道。

这种人他在现实之中见过不少,就是那种所谓的“错的不是我,而是这个世界”的中二少年。

他永远都觉得自己比身边的人要高人一等——这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他的本事在工坊里所有魔法学院的学员之中是垫底的,甚至还不如庞贝商会派来的那些魔法学徒。对于魔法实验的动手能力更是笨拙无比。

可偏偏他就有这种光明正大的瞧不起所有人的底气。

似乎……陈道临从他身上能嗅到一种味道,一种委屈恼火的味道。

仿佛,他觉得周围人的。觉得这个世界都亏欠他萧德尔的。

时间长了,陈道临大概也就能明白了,这大概就是身为一个私生子的“自卑心态”造成的吧。

其实陈道临也试图接近过这个年轻人,试图帮他做些什么,毕竟看在卡门院长的份儿上,自己对她儿子好些,也算是变相的报答院长的知遇之恩。

可经过陈道临的多番试探,他惊奇的发现了一件事情!

这个萧德尔,根本就没有接受过完整系统的魔法学习!

如果说是他接受过系统的魔法学习。但是天赋不足,所以没有魔法能力,这倒容易理解。

可从陈道临的试探结果看来,这个萧德尔的魔法理论基础知识也是差得一塌糊涂。

仿佛……他的母亲,卡门院长从来就不曾用心的在魔法方面培养过他。

萧德尔之前在魔法学院之中。一直都是在后勤的部门做事情,负责从魔法工会里采购和交换一些物资。

他性子有些孤僻,傲慢,对一切都不屑一顾。这样的人,自然是不讨喜的。

当然了,这个孩子倒也不是一无是处。

陈道临最后意外的发现,这个萧德尔的口才相当的好!

当他和人发生争论的时候。在无双坊里,同组的其他年轻魔法学员,十个加起来都辨不过他一个人!

这个家伙辩论的时候,引经据典。显得学识十分渊博,而且言辞极为犀利,常常能把人说得哑口无言。

陈道临心中留了意,再几次试探之后。陈道临最终发现了让他哭笑不得的结论:

这个萧德尔从小接受的就不是魔法师的教育!他接受的是另外一种教育!

他学过算学,精通历史。对大陆通史倒背如流,甚至还对战争史颇有涉猎,此外他对理财方面也展现出了一些才能。

陈道临试着不让他参与技术环节,而是把他丢到了无双坊的后勤采购的小组之中,他倒是能把那个小组的事情处理得仅仅有条,在他的管理和指挥之下,那个小组的效率比其他小组都高了许多。

这就让陈道临证实了他的猜测。

这个萧德尔,一肚子的学识是有的,但学的都是:历史,算学,理财……还有,他很擅长管理,喜欢艺术,会品鉴名画,甚至还有一点上的才华。陈道临甚至无意之中听到过他自己吟过几句自创的诗歌。

一句话,这家伙仿佛学的就是那种标准的贵族子弟的精英教育。

如果说是某个贵族家庭里的子弟,接受这种教育并不稀奇。那是当做家族接班人来培养的。成为管理者,成为家族之中的中坚骨干。

但萧德尔……

陈道临后来终于明白了。

这些东西,都不是卡门教他的,卡门的确试图对他进行魔法式的教育,可惜这个家伙从来就没兴趣,而且他也的确没有魔法天赋。

而他现在所学的一切,都是自己找的家庭教师,还有自学出来的。

陈道临隐隐约约的能猜到这个小子的一点心态。

如果说,那个“传闻”是真的,那么这一切就解释得通了。

他是郁金香家族的私生子!如果他不是私生子,而是有名有份的生在郁金香家族的话,那么杜微微的那个公爵的位置,原本就应该是属于他的,相比杜微微,他还是男丁!继承的优先顺位应该是在杜微微之上才对。

可因为他是一个没有名分的私生子——即便是那种“传闻”传扬得再有鼻子有眼,即便因为这些传闻,周围的人,魔法学院的人,魔法工会的人,都对他隐隐的恭敬敬畏……但这种恭敬,却毕竟是上不得台面的。也不会给他带来什么名分!

身为一个私生子,明明拥有最尊贵的血统,却不能站到那最光明最华丽的舞台中央——他心中的苦闷,委屈,愤怒,就可想而知了。

也难怪他会对一切都不屑一顾。也难怪他会对周围的人都抱着隐隐的倨傲态度。

大概在他自己心中,他一直认为自己才应该是郁金香公爵吧!

而他所学的这些东西,都是他自己选择去学的……他虽然是一个私生子,却因为骨子里的不甘和委屈,一直以精英教育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所以,身为一个私生子,却学了一肚子那种豪门世家子弟才应该学的东西。

若是他心态再稍微平和一些,或许再稍微“正常”一点,陈道临也是很愿意和他多接近的。至少看在卡门院长的面子上,自己多多帮助这个年轻人也未尝不可。

但陈道临却感觉到,这个萧德尔的性子已经有些扭曲了。

他虽然是一个无名分的私生子,却骨子里真的把自己当成郁金香公爵了。对周围的一切恭敬,都觉得是理所当然了。觉得都是这个世界亏欠自己的。

而稍微若是有些不合他心意的,或者是周围稍微有人忤逆他的意思,他便会露出一身锋利的尖刺。

德古曼斯这样的霍格沃茨的学员,原本都十分敬重卡门院长,看在卡门的份上,都不会轻易对萧德尔有什么不满。

可纵然如此,萧德尔最后还是把德古曼斯等人都得罪光了。

一句话。丫环的身子,小姐的心气。

……

看着眼前的萧德尔,他虽然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但是眼神里的嘲弄味道——也难怪会让德古曼斯等人恼火了。

陈道临心情复杂的看着萧德尔的那一头红头发。

他似乎格外的珍惜他的头发。每天都会把这一头红色的头发梳理得干干净净一丝不苟——仿佛,这红色的头发,是他彰显自己尊贵身份的唯一的标示了。

他这么一走神,萧德尔的话他就没有听得太清楚。等陈道临回过神来,萧德尔已经说的差不多了。

不过陈道临依然还是大概听明白了意思:双方的争执来自于萧德尔目前负责的一个后勤小组。对于一些后勤物资的供应,出现了延迟和差错,让德古曼斯所在的那个工坊小组生出了不满。

最重要的是,德古曼斯现在所在的工坊,可是无双坊现在的那间“秘密工坊”,里面鼓捣的可是陈道临准备来打算赢得学院比试,打消那些老古板争议的杀手锏。

“德古曼斯先生要求的事情,根本不合理。”萧德尔淡淡道:“他们需要的三百斤生铁和两车碳,可是目前已经是冬天了,帝都的炭火价格直线上涨。我听闻后勤已经订购了一批炭火,会在后天送到,我就做了决定,把这批炭火的需求条子压了两天。后天的那批东西到了,价钱可以便宜许多,最重要的是……德古曼斯的小组的本月额度已经超标了。”

陈道临听了,耐着性子,缓缓道:“萧德尔,你的话本身并没有错,你是后勤小组的负责之人,做这些考虑也是职责所在,我并不责怪你。但是我想你可能忘记了,我之前说过,德古曼斯的小组面临一项重要攻关,他们的需求现在可以排在最高优先级别。至于限额超标,这一点你可以向我申请。”

萧德尔的脸有些泛红,不过很快就铁青了起来。在他看来,陈道临这是当面的指责自己了。

其是陈道临已经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无非就是德古曼斯找到了萧德尔理论,但是态度并没有很客气——萧德尔的性子有些偏激,你若是表现出对他恭恭敬敬,或许这事情也就过去了。偏偏德古曼斯所在的小组,这些天没日没夜的忙碌,大家都憋了一肚子的焦火,找到萧德尔的时候,难免就语气焦急激烈了一些。

对于性子有些古怪的萧德尔而言,他就认为这是德古曼斯对自己的不尊重。

这简直就是一个叫人无语的事情。

从身份上来说,萧德尔只是一个魔法学徒,而德古曼斯是一名魔法学院的正式学员!是准魔法师的身份!身为一个未来的准魔法师,就算是对一个魔法学徒训斥都是很正常的。

可这种正常的事情,偏偏到了萧德尔这里就行不通了。他就认为萧德尔应该对自己客客气气的提出请求才对。

结果双方就杠上了。

不得不说,其中有萧德尔故意刁难德古曼斯的意思。

陈道临叹了口气,看着萧德尔铁青的脸,然后直接从戒指里取出了一张无双坊的批条来。刷刷几笔签上名字,塞到了萧德尔的手里:“好了,现在我的批条也有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说着,他对德古曼斯使了个眼色,德古曼斯此刻气也消了些,毕竟他是霍格沃茨的学员,对卡门院长十分尊敬,又有陈道临这位自己的老师说话。也就点了点头:“老师说的对。这件事情不过就是大家说话沟通着急了些,既然老师签字写了条子,这事情就不用再提啦。”

萧德尔的手指有些泛白,紧紧捏着这张纸条,眼神却有些不太好。深深的看了陈道临一眼,并不说话,只是默默的将批条收了起来。

陈道临让德古曼斯等人先离开,自己站在那儿静静的等其他人走远了,才苦笑一声,来到萧德尔的身前,正视着他的眼睛:“原本呢。这些话不该我来说,不过我还是想给你一个善意的建议:其实,很多时候,一个人是否受到别人的尊敬。并不一定取决于身份地位血统这些东西,而是取决于为人处世的方法。有的时候,不用过分的刚强,稍微柔和一点。别人并不会因此就看轻你。我送你一句话:过刚易折。”

看着萧德尔微动的目光,陈道临缓缓继续道:“我对卡门院长十分尊敬。所以,你现在既然在我这里,我说这些话,也是……”

“达令教授!”萧德尔忽然眼神冷了下来,毫不客气的打断了陈道临的话,语气很是生硬:“您的意思是,我的行为给卡门院长蒙羞了?您是指责我有辱门风,还是告诉我,你只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才这么对我?”

陈道临被这话噎得一愣,萧德尔却已经哼哼冷笑一声,傲然道:“那么达令教授,您大可不必为了这件事情头疼!也完全不必因为她的面子而对我有什么优待!这个院长身份的,我并不以为骄傲!也从来没把这看成什么依仗的本钱!”

说完,他生硬的对陈道临点头行了个礼,冷冷道:“教授,您要吩咐的想必已经说完了吧,那么请允许我告辞!”

讲完了这些,这家伙居然头也不回就离去,就这么把陈道临一个人晾在了原地!

陈道临心中大是不爽,险些就冒出火气来。不过随即自己却苦笑两声,摇了摇头。

罢了,算自己枉做好人吧。

这孩子没救了,这种中二少年,达令哥也懒得再理他。

还说什么不用看在卡门院长的份上,还说什么他从来不以卡门院长的身份依仗为本钱……

这种蠢话也就听听罢了。

若不是看在卡门院长的份上,学院之中的那些学员,哪一个不是魔法天才,哪一个不是心高气傲,谁会对他一再的忍气吞声?

……

陈道临重新转身上了马车,这一路上心情都有些不爽。这个萧德尔未免太不识好歹了,若不是看在卡门院长的情分上,自己哪里有这些耐性去理会这么一个中二少年。

倒是达格利什,在一旁察言观色,小心翼翼的揣测陈道临的心思,等过了会儿,才试探道:“先生,您若是为了这位萧德尔先生的事情劳神,倒也大可不必……”

“嗯?”陈道临看了他一眼。

达格利什笑道:“听说,萧德尔和卡门院长的母子关系并不太好。前些日子,就有人看见院长在办公室里训斥了萧德尔一番,而萧德尔后来来到您的无双坊,似乎也不是卡门院长的意思,而是萧德尔先生自己的意思。”

“哦?”陈道临这一点倒是并没有了解,侧目看了达格利什一眼:“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您这些日子忙着无双坊的事情,我倒是在学院之中听到些传闻……”达格利什小心翼翼的陪笑道——不得不说,这位帝都的学者,越来越有狗腿子的风范了。

陈道临点了点头,思索了片刻,叹了口气:“不管是不是院长的意思,这小子既然在无双坊里。我总是要照顾着他的。”

顿了顿,陈道临横了达格利什一眼:“今后你的心思也少放在这些事情上。”

达格利什看陈道临虽然训斥自己,但神色之中并没有真正的怪罪,他赶紧恭敬的笑了笑,连忙点头:“是,您的吩咐我一定照办……不过,先生,我看这位萧德尔先生的心气倒是很高,学院和无双坊合作弄的事情。吸引了许多注意,他年纪轻轻,想来也是想做出点成就来好让人高看他一眼。说起来,这位萧德尔先生的本事么倒也是有的,只是似乎在魔法上倒是不太在行。”

陈道临叹了口气:“算了。不提他了……也是个可怜人。”

……

皇家别院就在城郊东北的位置,紧邻澜沧运河的一条支流,位于帝都的上游。

自从数十年前这一片地方被划为皇家别院之后,这条支流就禁绝了船运,被划为了皇家禁地。

这片地方的风景极好,就在河畔的高地上,修建了一座别院。尤其是在高地上还伸出了一块方圆数十米的高台,围栏楼阁,若是晴天,在这里远眺河景。坐看飞鸟跃鱼,也别有一番风味。

这皇家别院近些年来,皇帝本人倒是来的很少,听说希洛亲王却是这里的常客。这位亲王性子闲散。自己在帝都里的府邸却不常住,大概是厌烦那些登门的宾客和不绝的应酬。更是不耐帝都的那些复杂的政治漩涡,所以他常年漂泊在外,天南海北,偶尔回帝都,也大多都住在这别院之中。

倒是帝都里流传着一句笑话,说亲王府邸门前的石板都长草了。

陈道临的马车进入了别院,有皇家侍卫把守关卡,验明身份之后,自然放陈道临入内。

等陈道临的马车才停在了别院前的时候,里面那位希洛亲王居然已经亲自出来相迎了。

这位亲王穿着一件古怪的袍子,那袍子原本应该是白色的吧,只是现在却已经黑一块灰一块,还能瞧出有些油污。而他那张英俊的脸庞上,居然也有些烟熏火燎的样子,一头金发扎了起来,看上去甚至有些邋遢。

不过这位亲王笑容可掬,亲和力十足,看着陈道临才下了马车,就大步迎了上来,一把攥住了陈道临的手,笑道:“达令先生,听闻你今天要来,我可是准备了一整天啦!我听说你可是饕餮之人,美食之中的行家!这次回来,我虽然还没有去过魔法学院,但是却已经有不少人和我说起过你在学院之中弄出来的碳烤食人鱼啦!哈哈!知道你今天要来,我特意叫人准备了几尾上好的食人鱼,我自己鼓捣了一个下午,却没弄出什么心得来……来来来,倒要劳驾你这位贵客亲自动手,让我品尝一下你独创的美食。”

看着这位御弟亲王之尊的大帅哥,又是风闻的皇储热门人选,如此不顾及形象的站在自己面前,全身上下浑然没有半分架子和傲骨,可偏偏那一脸叫人如沐春风的笑容,就让人忍不住生出亲近折服之意。

陈道临忽然心中一动,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一个古怪念头来。

说起来,那个萧德尔小子,和这位希洛亲王可算是血缘亲戚关系了吧。大家都是郁金香家的血脉,可同样是人,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一个没有名分的私生子,却念念不忘摆架子。这位正牌子的御弟亲王,却舍得尊位,甘心做厨房里的活儿来待客……

想到这里,陈道临无意之中瞥了一眼希洛亲王的那一头灿烂的金色头发,心中忽然下意识的想起一个念头来:

都是同样的血统,帅哥皇帝和郁金香家人都是红头发,而这位希洛亲王,却是金色头发……早就听说这位希洛亲王的金发是继承了先祖,更接近奥古斯丁家的外貌特征啊……

不过这个念头也就是一闪而过,陈道临并没有多想,口中已经很自然的就应对道:“能让亲王殿下亲手烹制美食,可是叫我受宠若惊,至于碳烤食人鱼么,我倒是有几味独门的调料,才能做出最佳的味道,殿下若是有兴趣,我一会儿一定不敢推脱。”

希洛笑得十分愉快,就拉着陈道临往别院里走,两人穿过走廊厅堂,这位殿下倒真是一个爽快的人,居然也不和陈道临客气,直接就拉着他往别院后的厨房里钻了进去。

厨房里早有仆从在忙碌,走了进去,陈道临就看见了一个烧烤架子立在那儿,下面还有炭火。

然而让陈道临意外的是,他居然在这里看到了一个熟人。

一个相貌英俊风度翩翩的中年人,也穿着和希洛亲王一样的那种脏兮兮满是油腻的袍子,正蹲在烧烤架旁,拿着一把扇子,正拼命的给炭火扇风,口中还叫道:“来来来,往那鱼上在抹上一层油……去把那东海弄来的耗油拿来,对,要用那种细毛的小刷子慢慢刷上去才行……”

这人虽然侧对着陈道临,但是陈道临依然一眼认了出来。

这个堂而皇之在这里帮忙烹饪的家伙,居然正是那个帝都著名的长袖善舞的顶级清客,各家豪门世家的座上客,到哪里都能混得开的帝都的一位名流人物。

陈道临在北方的自由港小镇里见过他主持决斗比赛,在帝都的那个神秘拍卖行里见过他主持拍卖。

这人,正是那个古乐!

(说好的今天三更的,我懒得分章节了,一次贴出来,量绝对够了,有疑问的朋友自己看字数吧~)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