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三章 【郁金香的变化】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3-11-28    作者:跳舞

学院之中闹得轰轰烈烈,陈道临当晚却闭门谢客,让夏夏在自家的房子外面挂了个招牌:主人有事,访客请回。

他这个做法倒是颇有先见之明,这天晚上,先后就有好几拨访客试图拜访陈道临,分别来自不同的分院,大概都是为了新开课程的事情,想来找陈道临拉拉关系,看看能不能争取到一些名额吧。

陈道临把自己关在了书房里,将门窗都关严实了,这才继续起了白天的工作。

那扇穿越之门,可是陈道临心中关心的头等大事啊。这可是自己在这异世界安身立命的最大底牌。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卡门无法通过这穿越之门,陈道临心中就隐隐的生出一丝不安的预感。

重新取出了门框放在面前,陈道临沉下心来,仔仔细细的对着这扇门板开始了观察和研究。

如今的陈道临已经可以算是一名出色的魔法师,再也不是当初的那个魔法小白。可纵然如此,他却也对这扇穿越之门束手无策。

首先,他连这扇穿越之门的运行原理都还没彻底弄清楚。

按照魔法的知识体系来分析,这种能够穿越两个不同世界不同时空的东西,应该是算在空间魔法的范畴。

空间魔法是魔法体系之中非常深奥的一支。但是陈道临看了多次,也没从这门上看出什么端倪。

就算是一个魔法装备,那么起码上面附加的魔法。总要有一个动力源泉吧?

这扇大门是木头质地的,上面没有镶嵌什么魔力水晶,没有魔力来源,它是怎么运转的?

好。计算没有固定的魔力水晶,要想让一个魔法装备持续使用,也可以有其他的法子,比如在装备上加上一个魔法阵。让这个魔法阵来不停的吸取外界的魔法元素来提供魔法装备的运行。

可陈道临压根就没在这门板上找到魔法阵的图案!

那雕刻的火焰郁金香固然是栩栩如生,但这可不是魔法阵的图案啊。

没有魔法阵,没有魔力水晶,没有魔力来源……这扇穿越之门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

陈道临虽然自己还算不上是真正的顶尖炼金术师,但是他脑子里有完整的石头夫人的全部魔法学识记忆,以石头夫人这种一流炼金术大师的学识来查找,陈道临也实在是找不出这扇门板是怎么做到让人穿越时空的。

“……除非……它根就不是一件传统意义上的‘魔法装备’?”陈道临苦笑。

不知道为什么,卡门的无法通过大门的事情,让陈道临心中十分不安。隐隐的总觉得有点不妥。可到底哪里不妥。却一时半会儿想不出来。

“我能过门,院长过不去……那么是不是可以推测,这扇门的有某种我不知道的限制?”

“我和院长之间有什么差别呢?首先我是男人她是女人。我是现实世界的人,她是这个世界的土著……”

陈道临干脆找了一张纸来。飞快的在纸上写下了自己和卡门院长的名字,然后一条一条的罗列出自己和卡门之间的区别。

他写得飞快,很快就将一张纸密密麻麻的写满了。

“院长的实力强大,而我比较弱小……还有……”

陈道临仔细看了会儿这张纸上的内容,然后忽然心中一动,又将所有的诧异干脆分成了三类。

第一类是外形差异,两人的身高体重体型都有不同,性别也不同。

不过陈道临想了一下,很快就把这一条给划去了。因为自己的当初曾经把狼人查克的坐骑巨狼弄进过穿越门。

如果说自己和卡门的外形有差异,可这差异再大也大不过人和狼的差别吧?

那么显然就不是因为性别或者是体型差别的原因了。

而且……制造这个穿越门的人,没道理会弄出一个只能让男人通过不让女人通过的穿越门——除非制造者是一个严重的性别歧视者——这简直就是个笑话了。

第二类别:身份差别。卡门的院长身份,土著身份等等,陈道临也认为不太可能是这一类的原因。

这扇门应该还没有智能化到这种程度吧?难道它能自动辨认出官职高低来判断能否通过?这就根说不通吧。

而第三类差别,是陈道临猜测的重中之重,他甚至用笔在上面重重的画了一个圈:内在差别!

自己和卡门最大的差距在哪里?

毫无疑问,就是实力!

大家都是魔法师,但是卡门毫无疑问是高阶法师,实力比自己高出了好几个段位,而具体来说,掌握的魔法学识也必定比自己要更渊博。

不过……最大的差距应该是在于魔力的修为!

也就是说……

“是能量!”

陈道临紧皱眉头,用手轻轻的抚摸子的额头。

所谓的法力也好,魔力也好,斗气也罢,什么也好……都可以统称为是一种“能量”。

对于一个穿越道具来说,不可能在进出的判断机制上弄得太过智能,唯一可行的就是在判断机制上做出一个强度的限制。

这个强度,最大的可能就是取决于能量大小。

也就是说……

“难道这扇门……只有实力弱小的人才能进出……而实力太过强大,到达了一定境界的,就不能使用穿越门了?”

陈道临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他隐约记得自己曾经看过一种理论:在将一件物体或者生命,从一个地方用穿越的方式传送到另外一个地方,所需要的破开空间的能量是巨大的。

这就相当于。在A地点和B地点之间,架设了一个时空桥梁。

由此可以推测出,这个“桥梁”的传输能力并不是无限的!就好比现实之中的桥梁,也是有最大承重限制的!超过最大承重限制。就无法通过,桥梁就会 因为不堪重负而损坏的危险。

又或者说,对于这个穿越之门而言,它的传输能力也是有限的。实力越强大的人或者物体。身蕴含的能量太过巨大,传送的时候就需要耗费更多的能量。

当这个限度超过了穿越门的最大极限的时候,就无法通过了。

你总不能指望一辆家中小轿车里能塞下一只霸王龙吧。

具体到穿越门上来说,穿越门就是那辆承载力有限的小汽车,而卡门院长,就是那只霸王龙。

有了这么一个推测,但接下来就有了更多的问题!

首先让陈道临为难的是,如果这扇穿越门是以能量大小作为进出的限制标准,那么……若是实力强大到一定程度。就无法再使用这扇门了。

可这个限制的标准。到底是在哪里?

卡门是进不去的。卡门是高阶法师。

那么自己呢?将来随着自己的实力日益强大,到底会在什么时候,自己也无法再使用这扇门了呢?五级?六级?还是七级?

陈道临可不想忽然有一天当自己需要使用这扇门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也进不去了,那可就麻烦大了。

也就是说。自己在这个罗兰世界的时间,其实已经不知不觉进入了倒计时!

自己现在的实力与日俱增,无论如何,将来总有一天也会增长到超过穿越门的承受上限的!自己若是不想一辈子被困在这个世界回不去的话,就要在自己的实力上升到临界点之前,回到现实世界去。

这一天,迟早会到来的!

而另外还有一个让陈道临困惑的问题是……

如果是以能量作为判定标准的话,那么……既然有承受限制,那么就一定也有使用限制!

承受穿越的能量有上限,那么使用次数是不是也有限制呢?

要知道,桥梁有最大承重限制,是为了防止超载,让桥梁的使用寿命尽可能的延长。那么……同样的,哪怕是不超载的情况下,一座桥梁也不可能是无限制的永久服役吧。

这扇穿越之门,它身的能量,也总有耗尽的一天。

这个道理很容易推测出来,因为不管是现实世界还是罗兰世界。

无论是那些机械,电器,还是罗兰世界的魔法装备,都是有使用限制的,陈道临就没有见过这个世界上有那种可以真正的永久使用的“无损物品”。

就算是一把刀,切东西切多了,都难免会卷刃啊。

“那么现在,就是两个问题了。”陈道临自言自语:“第一,要弄清楚到底这扇门的能量限制上限是什么,这样的话,就必须确保自己在彻底回归现实世界之前,不能让自己的实力增长太快,以免因为实力太强,而被永远滞留在这个世界。

第二个问题么……就是要弄清楚这扇门的使用寿命!”

若是换做普通人,第一个问题就算暂时弄不清楚,但是第二个问题上,却一定会采取谨慎的态度。

至少……现在这门还能使用,为了避免潜在的危险,就干脆能不用尽量不用好了。

可陈道临,偏偏不是这种人。

他凝聚了精神,将自己的精神力提升到最佳的状态,然后仔仔细细的将这扇门上下重新又检索了一遍。以魔法师超强的精神力做基础,用强悍的记忆力将这扇门的几乎每一个细节之处,都牢牢记在了心中。

陈道临离开了书房,来到外面,召集了家中的人,宣布了一件事情:

“我有重要的事情,要闭关修炼一个新的魔法,可能需要几天时间,在这期间,我不见任何客人。我会在书房设下魔法禁制,你们也都不要去打搅我!记住,不管是谁来找我,你们就对外说我出门去了。要过几天才能回来。如果是卡门院长来找我,你们就对她说,我出去办理重要的事情,是和炼金术的课程有关。应该就没问题了。”

宣布完之后,陈道临就重新回到了书房里,在书房里设下了三重魔法禁制。

最后,他深吸了口气。拉开了穿越之门……一步踏入!

……

门的另外这边是自己的家中卧室。

陈道临进来之后,看了看桌上和地上的灰尘,皱了皱眉。

他并没有急于再回去,而是在家中到处打量了一下,又看了一眼桌上的电子日历的时间和日期。

距离自己上一次离开,时间过去了已经有大半年。

从这一点来看,现实世界和罗兰世界的时间轴应该是平行的。时间流动的速度也是一致的。

可这就让陈道临忍不住又生出了一个疑问了!

那个郁金香公爵杜维……从他弄出的一系列事情,什么卡巴斯基防线,什么圣斗士圣衣。还有什么霜之哀叹之类的玩意儿。

虽然陈道临不知道这个杜维在穿越之前是哪个时代的人。但从他做的这些事情可以判断出。这个杜维在穿越之前,应该也是一个现代人!

至少应该是和自己生活在同时代的。

可……问题就来了!

罗兰世界里,杜维可是比自己要“早到”了一百多年啊!

这时间轴。可就不对了!

可自己穿越来回,两边的时间明明是同步的啊!为什么杜维却不是这样?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陈道临没有时间多想这些。他先是在自己的家里飞快的洗了个澡,换了一身现实世界的衣服,看了一眼时间。

现实世界现在是上午九点。

他略微想了想,就立刻出门了。

他已经许久没有回现实世界了。

既然下决心要好好的把穿越之门的问题弄清楚,那么考虑到穿越之门可能存在的使用寿命限制,那么每一次回归的机会,都决不能浪费掉了!

“大采购一下吧。”

……

陈道临直接驱车来到了市的珠宝一条街的市场。然后他光顾了数家大型黄金珠宝商店,出手了一批黄金。

这些都是在罗林家的书房下的宝藏里弄到的,当时陈道临就搜刮走了一堆金砖。

虽然黄金交易是有限制的,但是任何黄金珠宝市场,总有黑市的存在。很多大大小小的黄金珠宝店,都会私下里收购黄金,当然,价格要稍微低一些。

陈道临倒是并不在乎这点小小的差价。他一个上午的时间,光顾了十几家大大小小的黄金珠宝商,分别出手了十几批黄金。

当然了,为了掩饰身份,他在每一家交易的时候,都用变形术将自己的外貌做了变化。

做完了这件事情,陈道临又立刻买了火车票,离开了这座城市。

两天时间,他跑了上海杭州等周边的几个大城市,在每个城市的黄金珠宝市场,都分别出手了一些东西。

他不敢一次性出货太多,因为自己储备的黄金,若是一下全甩出去,只怕会把这几个城市的黄金市场都冲垮掉。无奈之下,就只能多走几个地方了。

三天之后,陈道临已经用黄金换取到了大量的现实世界的货币现金。

然后他又前往了隔壁省份的一个以炼钢产业而著名的城市,直接前往钢铁厂,购买了一批圆钢扁钢角钢的钢锭。

他早已经在当地租下了一个仓库,将两卡车的钢锭运送到仓库里之后,陈道临又跑出了门去,拿出自己准备好的一份清单,跑遍了整座城市里的大大小小的商店,将所需的东西采购完毕。

最后,陈道临来到了一个这两天在网络上寻找好联系好的地方。

这是一个民间的科技博物馆。

陈道临来到这里的目标,是这个博物馆里馆藏的两件东西。

蒸汽机!

当然了,那种大型的蒸汽机,陈道临是没事弄到的。就算弄到了,他也玩不转那种东西。

他的目标,是这个科技博物馆里馆藏的两台小型蒸汽机。

这两台小型蒸汽机是从古老的蒸汽火车车头上拆卸下来的。

这种东西早已经是老古董,只能放在博物馆里公认参观。但是对陈道临来说,却是十分适合自己的需求。

他也懒得用太多的口舌,直接就用钱来砸,花了近乎天价。将博物馆里馆藏的两台火车车头上的蒸汽机买下来带走。

回到了仓库里,将所有储备下的大批物资,全部装进了魔法储存装备里。

陈道临将自己所有的魔法储存装备全部带了来,除了魔法皮袋之外。还有缴获来的那枚储存戒指,此外,陈道临之前自己也曾经做过几枚储存戒指,虽然因为技艺不精,自己做出来的储存戒指,储存量并不太让人满意,不过这个时候,也顾不上这么许多了。

慢慢一个仓库的东西,几乎将陈道临所有的储存装备都撑爆了。

陈道临做完了这所有的一切。打道回府。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城市。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现实世界的工作,早已经没有了……他虽然没有回学校,不过想来自己请了一个长假的假期早就过了。而自己迟迟不回学校报到,大概已经被除名了吧。

陈道临又跑去几个专业的图书馆里。搜刮了一批可能需要用到的书籍资料。

虽然可以弄到电子版的,但是就算陈道临带个笔记回罗兰,也要担心电源的问题,这种时候,还不如纸质书更可靠了。

回到家中之后,陈道临又将全部的清单重新罗列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遗漏之后,这才算是完成了这一次的大采购。

重新拿出穿越门来,打开大门,回到了罗兰世界里,学院里自己住处的书房。

此刻,时间已近过去了足足五天。

在书房里,陈道临并没有立刻将穿越门关上,而是先喝了一杯水,然后将精神力提升到了巅峰状态。

随后,陈道临转过身来,回到穿越门旁,郑重的握住门把手,将这扇大门缓缓的关闭上了……

咔吧。

随着门合上,锁头的声音之外,陈道临忽然听见了一个极为细微的声音。

这似乎是木纹的轻微的绽裂声,声音十分微弱,若不是陈道临这种精神力超强的魔法师,换做普通人,是绝对听不到这种动静的。

而陈道临早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这一丝一毫的动静,都没有逃过他的关注。

“果然……”

达令哥紧紧皱眉,很快就在门上的某一个位置,找到了那一丝细微的绽裂开的纹路。

这绽裂的地方非常细小,若不是自己看的话,仿佛只是这种木料上天然的木纹。但是在陈道临这种观察力惊人的魔法师眼中,他很快就看清楚了,这是门板上的出现的一丝新的裂纹!

是的,这裂纹是新的!

陈道临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这一点,因为在五天前他回去之前,他已经仔细的将门上所有的一切细节都牢牢的印刻在了自己的脑海里!

他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这一丝细微的木纹,是新的!

是就在刚才自己回来之后,合上了大门后,才刚刚出现的。

裂纹看似十分细小,只有头发丝那么粗细,长度也只有不过几厘米的样子。

可陈道临用精神力触角伸展出去,沿着裂纹往里延伸,很快就发现了,这裂纹虽然看似细小,但里面却裂得很深!

而等陈道临重新再看着门板上那一幅火焰郁金香图案的时候,忽然之间,他又发现了一个新的变化!!

“咦?这郁金香图,好像和之前有些不同了啊。”

……

如果说原这门板上的图案,那朵火焰郁金香,是正处于鲜花绽放的最巅峰的状态。那么现在……在陈道临看来,这郁金香虽然看似绽放正盛,可似乎隐约的有了一丝变化。

好像,这花绽放的样子,有些……衰败的痕迹?

当然了,这一丝改变,十分细微,甚至用肉眼仔细去看,都很难察觉。可是偏偏陈道临已经有了警觉,他全部精神力都催发了出来,才会将这一丝最最细微的变化都捕捉到了。

就好像……这郁金香花,是活的一样。

“绽放之后……总有凋落的时候么?”陈道临摸着鼻子想了想,然后做出了一个判断:

“难道,这就是一个预示么?这扇门随着使用次数渐渐增多,就会出现损耗……损耗越多,郁金香花就会从盛开专为凋落,一旦到花彻底凋落的时候,大概这门就再也用不了了吧……”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