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四章 【郁金香工坊】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3-11-28    作者:跳舞

看巴罗莎的脸色,陈道临就已经明白她心意。精灵族历来最是专情,这种部族之中视为圣物的东西,如今却被流落于人类世界,落入这商贾之地,货架之上,作为珍奇淫巧之物,待价而沽。

这种事情,只怕任何一个精灵知道了都会无法接受,何况是巴罗莎。

眼看那个管事似乎还要说什么,陈道临已经皱眉,飞快截住他的话头,冷冷道:“不用多说了,这东西价值多少,你说个价钱吧。”

那个管事听了,心中大喜,眼前这客人明显是贵人身份,若是能得他的青睐,这件宝物就能卖出大价钱来,此刻正要开口,忽然就听见旁边的平托用力咳嗽了一声,焦急的丢过来一个眼色。

这管事心中顿时醒悟过来,先前平托就交代过,这客人要仔细小心招待,绝不能有半点怠慢,更何况顶头大老板更传了话来,这客人无论看上什么东西,都绝不许收半个铜板,一律白送。

自己在这里磨了半天嘴脾气,其实都是做了无用功。

想到之里,这管事心中不免叹气——要知道,他身为一区管事,做大了生意,货物卖得钱多了,自己也能多些收入。

不过心中虽然叹息,脸上却绝不敢显露半分,赶紧弯腰垂首陪笑道:“这东西也算是件珍宝了。先前这东西,我们一共寻来了三件,前两件都已经卖了出去。按照规矩,买家的名字我们是不能泄露的。不过第一件卖了八千金币,第二件的价钱就翻了一番。如今这只剩下最后一件,它的估价,少说也不会低于两万……”

陈道临听了。眼皮都不眨一下,淡淡道:“我也不占你便宜,两万五千金币,我要了。”

平托在后面听的面色难看,忍不住怒视这个管事,心想安古洛老爷明明发话不许收钱,你居然胆敢违背老爷的意思……

只是庞贝商会里规矩分明,平托虽然也是管事身份,但却是魔药坊的管事,管不到这里来。此刻当着外人的面,也不好说什么,更不好和这管事争吵。只是对这个管事怒目相向。心中打定主意,一会儿必定要在安古洛面前狠狠的告上一状!

这管事自然察觉到了平托的脸色和眼神,他却面含微笑,视若无睹。

然后才轻轻松松一笑,直起身来。对陈道临缓缓道:“客人如此慷慨,叫人佩服!不过这钱么,我却是不敢收的。”

“哦?”陈道临皱眉,看着这管事:“难道这东西你不卖?”

“不卖!”管事摇头。

陈道临这才面露不快:“你这是什么意思?说了这半天费了口舌,价钱也说了,却居然不卖。难道你……”

管事不慌不忙,微笑道:“这位老爷,我是什么身份。哪里敢戏弄您这样的贵客。这件东西,卖是自然不卖的!不过本店的主人已经发话,免费奉送!”

“……”陈道临这才冷静了下来,看了看这管事,然后又看了看平托。

平托的额头上都已经冒出了汗来。恼火的瞪了这个同僚管事一眼,心中暗恨:这家伙实在混账。好好的事情,偏偏要生出这么多是非波折来!既然是奉送,你为什么还废这么多话兜这个多弯子?万一把面前这位贵人惹火翻脸了,岂不是糟糕??

“这是你们安古洛老爷的意思?”陈道临忽然笑了起来。

“正是。”这管事迎着陈道临的目光,从容微笑道:“我们老爷有吩咐,您这样的贵客,能看上店里的东西,那是咱们的荣幸。若是收了你一个铜板,那么今后我们这店铺也就不用开门了。您这样的客人,就算是请都难请来。若是传扬出去,我们庞贝商会对您这样的贵客,连区区这么一件礼物都舍不得奉上,一来是丢了您的身份,二来也是叫人笑话我们。”

说到这里,眼看陈道临一扬眉,似乎要拒绝的意思,这管事立刻目光闪动,又飞快的加了一句:“贵客何等身份,就不必为难我们这些下人了吧。一件薄礼而已,您若是不肯收,那么我们这些人可就无法对主人交代了。”

陈道临听到这里,哈哈一笑,又深深的看了这管事一眼,忽然道:“你叫什么名字?”

这管事恭恭敬敬道:“鄙人博比腾。”

“您很好,很会说话。”陈道临微笑:“安古洛有你这样精明的手下,难怪生意做这么大。”

顿了顿,他看了一眼桌上的东西,笑道:“包起来吧,这东西我收下了。”

博比腾微微一笑,对身边的仆从做了个手势,立刻有人上来,将桌上的“情人之泪”拿了下去,片刻后就用精美的盒子重新包好了送了来。

陈道临让达格利什将东西收好,然后才站了起来,看了看平托:“告诉你们安古洛老爷,他的心意我领了,有什么事情,再派人去学院找我吧。”

随后,陈道临带着人就此离去,平托等人一路送到门外。

直等陈道临走了,平托才长长的出了口气,然后看了一眼身边的博比腾,平托脸上露出不满的表情:“博比腾,你刚才搞什么鬼?安古洛老爷明明有了吩咐,你好好照办就是了,却偏偏要生出这些波折来!你可知道这位贵客的身份何等重要,若是你一个不小心将他惹怒了……”

博比腾看了一眼平托,然后忽然笑了笑,伸手拍了拍平托的肩膀:“平托先生,说到魔法学识,我是一窍不通,自然远远不如你。可说到做生意,迎来送往,你可就远远不如我了。我方才这么一番做派,才是为安古洛老爷争了面子和人情。”

“哦?”平托瞪大了眼睛。

博比腾语气从容,笑道:“一样是送东西,可怎么送,却是有窍门的。若是是上来就把这东西直接送了出去。万一这客人不识货,哪里知道东西的贵重?说不定明明是价值万金的东西,人家却浑然不知道,只以为是值个三五百金币的便宜货。如果闹出这种乌龙来,咱们花了大价钱送了重礼,结果却没捞到人情,那才是闹了大笑话!我方才这一番话,将这东西的重要性和来历说的清清楚楚,然后清楚的说明它的价钱,客人知道了这东西的贵重。然后再言明是奉送——这样落下的人情才足够重!”

平托虽然也当了多年的管事,但是他是魔法师出身,在城府上自然就不太行。这几年虽然经营魔药坊,可也都是和魔法工会还有教会这些人打交道,来往的也都是魔法师之类的世外之人,说到这世俗城府,自然是远远不如博比腾。听了这番话,不由得愣了愣,才点头服气了。

……

陈道临等人离开了庞贝商会,却谢绝了庞贝商会派马车相送。他难得来一趟帝都城里,又是在这阿喀琉斯大街这等天下最最繁华之地,自然还要带着精灵小妞儿好好的逛逛走走。

出了庞贝商会。恰好在这路口正对面,就是那随风招展的郁金香旗帜。

陈道临心中一动,就看着身边的巴罗莎。笑道:“我记得你当初在冰封森林里的时候,就对这郁金香工坊的货物最最着迷,每次提起来的时候,都恨不得能飞到罗兰帝国来瞧个够才好。今天来到这里,这可是郁金香工坊的老巢了。我带你去好好看看吧。”

巴罗莎俏脸一红,随即却道:“郁金香家么……我当初是很喜欢的。不过现在却不喜欢它们了。”

“哦?这是为什么?”陈道临疑惑。

巴罗莎垂下脸来,低声道:“郁金香家的人,当初欺负过你,我想起他们,心中就不舒服的很。”

说到这里,陈道临心中一动,猛然就想起了当初在冰封森林大元湖畔的那个夜晚。

就是在那晚,自己终于从美梦之中醒来,终于看清了蓝蓝的真心。终于明白了自己之前的想法不过是一厢情愿的美梦而已。

也就是在那个晚上,蓝蓝为了杜微微的受伤,就弃自己不顾——先前还说要和自己一起离开厮守一生,可只看到杜微微受了伤,就头也不回的跟着人家跑掉,连看都顾不上看自己一眼。

自己被郁金香家的那些骄纵侍从欺辱,蓝蓝也无暇顾及,自己这个人,在她心中,只怕连杜微微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

也就是在那个夜晚,自己终于被精灵女孩巴罗莎感动:蓝蓝视自己如草芥,视杜微微如珍宝。可偏偏巴罗莎这个蠢萌蠢萌的精灵小妞儿却对自己一往情深,不惜抛弃部族,跟随自己。

回顾这些往事,陈道临先是心中一酸,随即又是一热,忍不住伸手过去,握住了巴罗莎的小手,轻轻一捏。

两人四目相交,心意相通,不由得都是一笑。

如今陈道临在罗兰帝国已经站稳脚跟,不再是当初那个冰封森林狼狈奔走的草芥,连郁金香家族的一个小小的侍从都可以任意欺辱。

如今的达令哥,有魔法学院教授的身份,公认的魔法天才,魔药学高手,又是东海总督的座上宾,被皇帝欣赏的年轻俊杰,拥有宫廷头衔……

想到这里,陈道临忽然轻轻一笑,指着对面那郁金香家旗帜之下的建筑。

“走,去看看!”

……

说到底,陈道临也终究是年轻人的心性。虽然因为后来和杜微微建立了很好的私交,他对郁金香家族的恨意已经大半消退。

不过既然现在自己混得不错了,去郁金香工坊里走走看看,然后摆出客人的架子,让郁金香家的仆从好好服侍服侍,也是心中一乐。

这等少年人轻狂的性子,也不能说他不好,大体也是人之常情吧。

郁金香家工坊的占地面积,可比庞贝商会要大足了一倍!

那门前的广场,就比庞贝商会要更大了一圈,足足能挺下数十辆马车。

一排复合式的建筑,外形看上去居然是呈现出六角形的三层建筑,远远看去,就仿佛是一个缩小了的魔法工会总部。

陈道临等人才到了门口。立刻就有穿着笔挺制服的郁金香家工坊的侍从迎了上来,言行举止,一看就是受过很好的训练,彬彬有礼,恭敬却丝毫不显献媚,言辞也不卑不亢,行礼也只是略一欠身,语气也是从容不怕:“客人请进,有什么需要,请吩咐。”

陈道临看了一眼这里的店堂。空间倒是极宽敞。宽大的店堂里,错落摆放着一排排柜架,上面琳琅满目。都是各色不同的货品。

店铺里早有一些客人来往穿梭,但是每个客人身边,都有一名穿着郁金香家工坊制服的侍从在一旁陪同服务。

大厅里虽然人不少,但是却丝毫没有喧哗,显得颇为高雅。

那个方才迎自己进来的侍从就陪在一旁。微笑道:“请问客人,想看些什么呢?”

陈道临不说话,只是看了一眼巴罗莎,头去一束询问的目光。

巴罗莎还没言语,这侍从反应极快,立刻就看出了陈道临的意思是让巴罗莎做主。他就立刻彬彬有礼笑道:“尊敬的女士,我们的‘郁金香生活坊’倒是出了些新货品,譬如新出了一款清霜雪液。有玫瑰香气的,和之前的颇有不同,您若是有兴趣的话,我便带您去看看?”

陈道临听了,先是一愣。然后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什么清霜雪液,不就是洗发水么。

这东西他身上包袱里要多少有多少。洗发水和香皂的储备,一家人用上十年都够。

这侍从继续道:“还有几款新出的香水,也是颇为不错,如今帝都里的几大家族的女眷之中都是很受欢迎的,此外还有几款今年新出的珠宝首饰,都是我们郁金香家珠宝坊里最好的大师设计的新款……”

巴罗莎听了,不由得意动——她原本就是郁金香家的小粉丝一枚,如今听了这些介绍,心中不免激动,一时间却不知道该看哪一样。

陈道临微笑,握着巴罗莎的手,低声笑道:“不着急,咱们有的是时间,你若喜欢,就一件件的看过去,看到天黑都没关系。”

这侍者眼睛极亮,又悄悄打量了陈道临几眼,只觉得陈道临虽然年轻,但是却气度不凡,穿戴虽然并不出奇,不过出门在外,身边能跟这巴罗莎这样的绝色女眷,还有达格利什这种一看就是温文尔雅的随行侍从,更有胡克船长这样英武彪悍的侍卫,还有……狼人这样的护卫。

能带兽人当侍从的,身份自然都是大有来头的。

想到这里,更是打起十分精神来。

郁金香家工坊的东西闻名大陆,果然是有其道理的。

别的不说,单是一个“巧”字,就是其他几家都远远不及。

不说什么清霜雪液这种洗发水之类的东西了。在陈道临看来,这郁金香工坊里的东西,倒是颇有几分像是现实世界之中的那种宜家或者是家居商店。各种奇巧的生活用品,做的精美而巧妙。

别的不说,光是喝水用的杯子,郁金香家工坊里卖的,就别出心裁的用玻璃吹成了各种不同的造型。

还有的一些玻璃水晶的饰品——陈道临只看了一会儿,就忍不住暗笑。

很显然,那位郁金香初代公爵大人,这是模仿施华洛世奇了。

那位杜维不但模仿了施华洛世奇的水晶制品,更是把施华洛世奇的那种廉价货当高档货卖来坑人的做派,也是学了个十足。

明明只是些普通的玻璃制品,就能做的精巧些,造型巧妙些,然后就敢卖出比别家贵出几倍的价钱。

更让陈道临笑破肚皮的是,这郁金香工坊,还把施华洛世奇的一个专用的名词给学了去。

“水钻。”

当身边这个郁金香家侍从说出这个词儿的时候,陈道临的脸色顿时变得精彩无比。

所谓“水钻”,其实便是人造水晶……再说穿些,就是有机玻璃罢了。

当然了,这个世界估计还造不出有机玻璃,所以陈道临估计,这些东西应该就是真正的玻璃。

只不过,美其名曰是“水钻”。这名字一听便会让人觉得高端大气上档次。

况且这世界上,真正的钻石宝石难得,纵然有,也都是价格惊人。

而“水钻”就不同了,要大有大,要小有小,纵然是弄出个拳头大的,也不过才多少成本?

可要知道,但凡是女人,不管是现实世界的。还是这罗兰世界的。女人的一个天性,便是对各种亮晶晶闪闪发光的东西,毫无抵抗力。

任何东西。尤其是饰品,只要能做的BLING-BLING,大多数女人就会看得两眼发光。

所以当这个侍者陪着陈道临和巴罗莎,从柜子里取出一盒各种各样,看似造型精美的“水钻首饰”的时候。精灵女孩已经看得目不暇接。

而陈道临在一旁,却越发的心中别扭。

这郁金香工坊这样做生意,难怪是发大财了。

看着这个侍者将一串“水钻”的项链,居然就报价一百金币……

陈道临忍不住就出言道:“我说,你说的这个水钻,不就是玻璃么?这么大一块玻璃。能值几个钱?别以为我不知道,玻璃就是沙子烧出来的!一百金币,买的沙子能堆成一间房了。你这小小的拇指大的一块玻璃。就敢卖一百金币?”

这侍者听了,神色从容不迫,看了陈道临一眼,淡淡笑道:“客人说的倒也不错。若是说成本,这水钻的确就是玻璃。不过我们郁金香家做的首饰。卖的可不只是这原材料的价钱。咱们郁金香家工坊的牌子,在帝都就是个活招牌。您的这位女眷。若是戴上我们家的首饰,在朋友聚会的时候,被人瞧见了,也都是极有面子的一件事情啊!再说了,我们的首饰,样式上和别家绝不雷同。我们郁金香家的首饰,有帝都最顶尖的珠宝大师设计,每一样都是大有来头的,而且每年的款式各不相同,年年推新,您这位女眷如此绝色,想来自然也不能和旁人戴一样的款式,否则的话,岂不是丢了身份?我保证,您买的这一款,帝都就绝没第二件。”

这番话说的,连陈道临都呆住了。

他就记得,自己在现实世界之中,当初给一个女孩当备胎的时候,就曾经陪着人家逛过一家叫“驴”牌奢侈品店,记得那家店里的售货员,推销的时候也是这么说话的。

这郁金香家工坊,果然不愧是穿越者弄出来的生意,连坑钱的路子,都和现实世界的那些奢侈品牌一样啊。

一个普通的皮包贴上个LV的牌就敢买你一两万……

如出一辙啊!

陈道临虽然如今有钱了,但是他是**丝骤富,明知道这郁金香家工坊玩的是“品牌附加值”那一套,哪里肯白白把钱送给人家去坑?

只是看着精灵小妞儿盯着眼前这一堆造型精巧的“玻璃”,看得挪不开目光,陈道临心中一叹:罢了,只要是她喜欢,花点钱来换得我的精灵宝贝开心,也算值得。

不过巴罗莎看了会儿,却长长吐了口气,挪开眼神,看着陈道临道:“好啦,我看完啦,你让人家收起来吧。”

“咦?你不要么?”陈道临疑惑道:“你若是喜欢,就一起买下,也不算什么。”

巴罗莎摇头,微微一笑,看着陈道临,道:“你都说了,这些东西其实不值钱的,我还买它做什么?我虽然傻了些,可又不是聋子。”

陈道临笑道:“这世界上做生意就是如此,原材料便宜,但是做出来的东西好就行了。你不用管价钱,也不用管它值不值,只要你喜欢便好。”

巴罗莎依然摇头:“这些东西,好看是好看,亮闪闪的很是夺目,可看久了就觉得无趣。一味追求华美,未免俗气了些。”

说着,她已经缓缓站了起来,对陈道临道:“看够啦,咱们这就走吧。”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