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进宫】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3-11-28    作者:跳舞

这一老一少两人恶狠狠的对视,犹如两只斗鸡一样,大眼瞪小眼,就这么瞧了半天。

忽然,这老头子收起了满脸的怒气,看着陈道临,嘿嘿的乐了起来。

这老家伙一笑,顿时把陈道临笑得愣住了。原两人还杀气满脸的样子,互相较量着气场,结果对方忽然噗嗤一笑,让陈道临也绷不住了。

“喂,你……你笑什么?”陈道临没好气道:“难道我很好笑么?”

老头子居然一正经的点了点头:“是挺好笑的。”

“……哪里好笑?”陈道临不服气。

老家伙居然很严肃的解释道:“你这么一个家伙,被我那宝贝女儿耍得团团转,开始给她当个挡箭牌,就差点丢了小命。然后带着她一路私奔,我听说那小妮子一路上可没少给你惹麻烦。而现在她又弄了这么一出,看样子你这麻烦是背定了。说实话,你原是个无辜之人,就是因为遇到了她,结果就被弄得这么狼狈,难道不好笑么?”

“……”陈道临沉默了会儿,然后居然也叹了口气:“你说的不错……如果我不是我,换做是旁人,都一定会觉得这个家伙真是傻瓜加白痴。”

“呵呵。”老头子继续的笑着,然后眯起眼睛来,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陈道临,最后居然点点头:“还不错……没有我之前料想得那般不堪。你这小子,虽然事差劲了点,不过年纪还轻。听说你天赋也还不错。将来好好努力,若是能再有几分运气,得到些机缘的话,说不定还真能成些气候。你这人虽然未必有多聪明。但是性子倒也讨喜,不叫人生厌。嗯……这么看来,虽然这件事情弄的我老头子很狼狈,不过既然没有办法了。让你继续背这黑锅,倒也是个不错的人选。”

陈道临听到这里,终于有些动容了,他深深吸了口气,后退半步,拱手行了个礼,苦笑道:“老爷子,刚才就算是我心中憋着火,所以态度不太好。可现在您这话。可真有些吓到我啦。听您的意思。难道是真的想把你家的那位大小姐推给我不成?”

“不然还能怎么样?”老头子居然一摊手。叹了口气:“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她不但是你的女人,还怀了你的孩子,就算现在我在如何去辟谣。也要有人相信才行。”

“可……”陈道临强压怒火:“这事情又不是我搞出来的!”

“那就算你倒霉吧。”老头子摇摇头,淡淡道:“谁让你赶上了呢。”

“……”陈道临盯着这老家伙。试图从对方的眼神和表情之中判断一下这老家伙到底是吓唬自己,还是说的实情。

然后陈道临越看越害怕了!因为这老头子的眼神,看上去绝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我说……”陈道临费劲的吞了口吐沫,嘴巴里发苦,嗓音涩然,缓缓道:“您老人家,应该是对洛黛尔的婚事抱着很大期望吧?要么让她配亲王,要么让她跟哥特,再不济的话,也至少能找个豪门世家,这种联姻才能对你们李斯特家族有帮助啊。跟了我算什么?我一没权二没势,现在在帝都,都得住在你家,吃你的喝你的……我想您老人家这么英明神武,总不至于能接受你女儿跟了一个吃软饭的吧?”

“哈哈哈哈哈哈!”

陈道临这番话,再次让老家伙笑了出来。

这次老头子的笑容里,倒是流露出了几分真心的愉悦,他看着陈道临,笑道:“不错不错!居然不惜把自己说成吃软饭的,你这个小子倒是让我看着越来越有趣了。”

顿了顿,他皱眉道:“有一点我不大明白。虽然我现在是因为别无选择,再无奈之下做出这个决定,可这也毕竟是我的真心决定,并不是哄骗你玩的。我是真心决定想让洛黛尔跟了你——这可是我李斯特家的独生女,若是娶了她,有多少好处,想必是不用我多说了。换做旁人,那是恨不得能为这个机会打破了头的,你这家伙却是非但没有半分高兴,却反而满腹牢骚和怒气,又是躲闪又是逃避,仿佛娶了我家女儿,就好像是吃了天大的亏一样?”

陈道临听了,微微一怔。

这话,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

洛黛尔是谁?

李斯特家族的独生女!未来的家族继承人!

李斯特家族又是什么存在?可是罗兰帝国的首富豪门啊!

若是换在现实世界里,就等于是在天朝的一个丝,忽然有一天李嘉诚跑来告诉你,要把自己年轻漂亮美丽可人的女儿嫁给你……

不,李斯特家的条件更诱人!

因为洛黛尔可是独生女,是家族未来的继承人!将来李斯特家族的所有财富,所有资产,都是属于她的!

娶了这么一个老婆的话,男人这辈子简直就不用再奋斗了!

就算是吃软饭,那也是捧着镶了N克拉钻石的黄金饭碗在吃软饭啊!

对于男人来说,娶到一个又漂亮又年轻家里又有钱得令人发指的老婆……岂不是梦寐以求的事情?

想到这里,陈道临自己也愣住了。

是啊!

这么美的事情,我为什么却一点儿都不高兴?反而却气得要死?

若是换做一年前,自己还在现实之中苦逼挣扎的时候,如果李嘉诚跑到自己面前说要招自己当女婿,哪怕是入赘老子说不定也屁颠屁颠的干了。

而眼前这个老头子在罗兰帝国的资产……他绝对比李嘉诚要有钱多了!比尔盖子对他来说也就算个屁而已!

忽然,就在这一瞬间,陈道临的脑子里居然冒出了一个让他自己都匪夷所思的念头来。

他居然想起了帕宁那个和自己极度不对盘的小白脸。

他想起了。那天在来到帝都的时候,在船上两人一边看着风景,帕宁对自己说的那番话。

“……那样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偏不喜欢!”

对了!

就是这样!!

娶首富的女儿又怎么样?

将来能得到海量的财富又如何?

洛黛尔再如何美丽动人。又有什么了不起?

这样固然都是很好好的。

但是……哥就偏偏不喜欢!

不喜欢!

因为不喜欢,所以就是不喜欢,所以就是不想要这样!

这话虽然说起来似乎很没有道理,但是偏偏自己心中就是这么理直气壮!

千金难买我愿意!

想到这里。陈道临深深吸了口气,正色道:“这么说虽然有些不太好听,但事实是,娶了洛黛尔,当然不是什么吃亏的事情,想法还是一个天大的便宜,是天上掉下了一个黄金大馅饼。可是……这些偏偏不是我想要的,所以我不喜欢。”

老头子听了这话,居然没有生气。他默默的沉吟了会儿。口中低声反复的默念着陈道临的这两句话。

“不是想要的。所以不喜欢……是这样么。”

仿佛默念了几遍之后,老头子的眼神里忽然流泪出一丝疲惫来,他摆摆手。然后居然就此提起身边的水桶,掉头就走。

陈道临眼看着老家伙说走就走。不由得脱口道:“喂!这就说完了么?就这么走了?”

老头子回头看了陈道临一眼,淡淡道:“话不投机,还有什么好说的。”

“可……这事情到底怎么办?”陈道临急了。

“我都不着急,你急个什么。”老头子哼了一声:“你就在这里继续住着,我好吃好喝的养着你,至于这件事情,走一步看一步吧!哼,若不是出了这么件让我头疼的事情,你以为我很希望把女儿嫁给你么?就算你跪在我面前求我,我老头子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说着,他摆摆手,就这么提着水桶,摇摇晃晃的大步离开。

陈道临呆呆站在原地,看着这老头的背影远去,一时间茫然了。

过了好一会儿,老头子已经走得没了影子,陈道临才终于“啊”的叫了一声,他狠狠一拍自己的大腿:“妈的,关键时候,发什么呆啊!好不容易见到了这位正主,却没把事情谈出个结果来,唉,倒霉倒霉!”

陈道临后悔不已,他连忙追了出去,可跑遍了整个湖畔,也找不到那个老头子了。

他只能跑去了前院,然后就正好看见了弗雷居然正从自己的庭院出来,迎面撞见了,不等弗雷说话,陈道临就几步跑了过去,一把抓住弗雷的衣袖,飞快道:“快!快!你们家族长老爷呢?”

弗雷倒是一愣,随即皱眉道:“达令老爷……你这是……”

“别废话,快带我去见你们族长!”

弗雷的神色越发的古怪了,他皱眉道:“族长大人倒是忽然昨晚连夜赶到,只是……您是怎么知道族长已经到来的?”

“我……”陈道临心想,我刚刚还见过他呢。

弗雷叹了口气,低声道:“达令老爷,族长昨晚忽然连夜赶到,我也十分惊奇,原以为族长今天就要见你,可谁想到,就在刚才,族长叫了我去,告诉了我,他有急事情要离开,此刻车队恐怕已经出府了。他走的甚急,只交待让我在这里好好伺候您,别的事情就再也没吩咐了。我正是来告诉您这件事情……”

“走,走了?!”陈道临彻底呆住了。

这老家伙,做事情倒是够干脆!

他……他这是和我玩拖延吗?

陈道临心中不觉有气,忍不住道:“他……他就这么走了?事情到底有什么交待,难道也不用解决了么?好好好!他能走,难道我就不能走么!我不是你们李斯特家的姑爷,也不想当你们李斯特家的姑爷!他走,那我也走了!我这就去收拾行李。不住你们家了!和你们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说着,陈道临就头也不回的一路奔进了庭院里,老远就大声喝道:“夏夏!巴罗莎!出来!收拾东西,咱们走了!!”

弗雷跟在后面。这老家伙居然也不着急,只是不慌不忙的看着陈道临,淡淡道:“达令老爷若是觉得这里住得不惯,另外选个地方倒也可以。”

“嗯?”陈道临一看这弗雷居然这等反应。不由得一愣。

他还生怕这管家一听自己要跑,然后摔杯为号,从院子外会冲击来一对刀斧精锐甲士,把自己五花大绑的抓起来呢。

“你……不阻拦?”陈道临忍不住问道。

“为什么要阻拦?”弗雷的语气很奇怪:“老爷您觉得在这里住得不开心,那便是我们这些下人伺候得不周全,按理说,我们这些人应该被惩罚才对。至于您要搬出去住。”

他笑了笑,眼神渐渐露出几分狡猾:“不知道老爷您打算去住在何处呢?”

“我……我住弗里茨总督家。”陈道临哼了一声。

“这……恐怕是有些为难了。”弗雷恭恭敬敬道:“弗里茨总督已经有亲笔信,那封信您也看过了。现在您再去弗里茨总督家。恐怕碍于弗里茨家和我们李斯特家的关系。是有些不太妥当的。”

“……我,那我去住客店!”陈道临狠狠道!

“住客店,那倒也不是不行。”这老管家的语气不带半分烟火气。淡淡道:“这帝都的客店一共有六十三家,就是不知道您打算住哪一家了。”

“住哪一家也总比住在你们家好!”

弗雷笑了!

这老东西笑得不怀好意。然后故意悠悠叹了口气:“老爷您有所不知啊……帝都的这六十三家客店,全部都是咱们李斯特家名下的产业呢。”

“……什么?!”

陈道临惊呆了!

“全,全是,你们家的?怎么可能?”

弗雷淡淡道:“原在两年前呢,姑爷若是想去别家客店住住,倒还可以找到。只是这两年,咱们在帝都的生意,陆陆续续的已经把其他的客店都买了下来,就连郁金香家族旗下的客店,也都被咱们全盘了下来呢。如今帝都的所有客店,都是挂了李斯特家的牌子,别无他家呢。”

“……”

陈道临服气了!

够狠啊!

顶级富豪就是富豪!!

他恶狠狠道:“那……我去租民家的房子!我就不信,有钱还租不到居住的宅子么!”

“租赁个宅院,倒也是个路子。”弗雷叹了口气,然后对陈道临躬身行了一礼。

“咦?你对我行礼做什么?”

“是请您谅解啊。”

“谅解?”陈道临疑惑了。

“是的,请您谅解。因为如果您要出去租房子的话,那么我就只好做出一些会让您不开心的事情了……这都是老爷吩咐下的。”弗雷叹了口气:“老爷临走的时候对我交待的原话是:让达令老爷您在咱们家好好住着,好吃好喝的伺候好了。嗯,就是这样的。若是您跑出去住到租了什么民宅的话,那么岂非就是我违背了老爷对我的吩咐?所以……”

“所以什么……”

“所以,不管老爷您跑到帝都的哪个地方租了民宅,我就只要去把那件宅子买下来了。”弗雷叹了口气:“只要买下来,就仍然还算是住在家里的产业吧。”

“…………”陈道临怒了:“帝都那么多房子,我随便住哪里,你都买下么?”

弗雷笑了。

然后他笑眯眯的说了句让陈道临很无语的话。

“老爷您恐怕不太了解……咱们李斯特家呢,别的东西或者还未必如何,但是钱,是从来不缺的。”

“我……难懂我就没钱买房子么!”陈道临怒了:“我自己买下房子自己住,这总行了吧?”

弗雷笑眯眯的回答:“那我就只好把您住处周围的房子买下来,然后安排仆从护卫住在里面,随时伺候您了。”

……好吧!!

有钱了不起啊!!

陈道临是彻底没脾气了。

因为……事实摆在眼前。

有钱,还就真的很了不起!

妈的!

……

陈道临算是明白了,只要自己留在帝都。恐怕都无法摆脱李斯特家了。

不,就算是自己离开了帝都,这李斯特家恐怕都会派人紧紧盯着自己!

人家家大业大,生意遍布整个罗兰大陆。就算自己想逃,除非逃到了无人烟的地方,隐姓埋名,否则的话。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对方盯上的!

陈道临心中悲愤之极。

终于,他狠狠的一跺脚:“算你狠!”

他大步就冲进了屋子里,然后心中终于还是怒气压不下去,恶狠狠的喝道:“老子就不走了!吃穷你喝穷你!听好了,中午我要吃鲍鱼海胆饭!要用九头鲍磨成酱,然后拌了饭再用火烤出来!从今天开始,我喝的水都要是清晨采集的露水!!我下午茶点要吃桂花糕!桂花蜜必须是八月的第一茬儿发的花苞儿酿的!糕点的面粉必须是用今年秋天的麦芽磨出来的!这些东西,口味差了半分都不行!”

陈道临这番发脾气的故意刁难。可站在院子里的弗雷听了。就连眉毛都不曾皱一下。老管家居然轻轻松松的舒了口气,然后笑了笑,对着屋子里的方向鞠躬行礼:

“遵命。”

……

原白天的时候陈道临还打算出门去魔法工会一趟。可这下也没了心情,干脆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生闷气。气着气着,就干脆坐下来修炼法术养精蓄锐去了。

晚上的时候,晚餐果然都是按照陈道临的要求备好的。

这李斯特家果然是财大气粗,陈道临要求的东西,一丁点儿都不曾走样!

这一来,陈道临倒反而显得自己很小家子气了。

他恶狠狠的饱餐了一顿,晚上又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修炼法术,顺便还补充了些自己的魔力储存戒指里消耗的储备。

就这么又过了一天,第二天一早,陈道临心情平复了许多,他起床之后,在夏夏的伺候下梳洗更衣,换了什么魔法师的长袍,就准备出门了。

不管如何,魔法工会的总部,自己是无论如何都要去一趟的,这事情总个不好耽搁下去。自己要想在这个罗兰帝国混下去,一个魔法师的身份还是十分有用的。自己这个“魔法师”其实现在还只能算是个山寨的,根就没有官方承认的,就连魔法徽章都是杜微微送给自己装样子的。

可就在陈道临调整好了心情,准备出门的时候,却又有人上门拜访了。

老管家弗雷亲自陪同着一名穿着灰色麻衣袍子的人走了进来,看上去弗雷的态度还很客气,礼数周全。

“老爷。”弗雷生怕陈道临这个二杆子又说出什么不周全的话,一进院子就赶紧先主动开口:“这位是皇宫里来的宫廷使者,带来了陛下的命令。陛下召去皇宫觐见……”

说着,弗雷看了身边这宫廷使者一眼。

这人看上去年纪不小了,皇宫出来的,虽然举止还算客气,但是眉宇之间却隐隐的带着一丝矜持和骄傲,看着陈道临,欠了欠身,就抬起头来,沉声道:“达令陈阁下,陛下令您去皇宫觐见,您看若是方便的话,这就请随我走吧?”

虽然好像是很客气的询问,但是语气却分明没有给人选择的余地。

陈道临一愣。

那个帅哥皇帝要见我?

这一点,陈道临倒是并不算太意外,毕竟前日自己遇到皇帝遇刺这种大事,还出手帮了大忙——无论如何,这也算是救驾的大功吧?

皇帝当时只是勉励褒奖了几句,自己还心中不太爽。

可现在看来,皇帝居然要见自己,想来……是去领赏么?

不管如何,自己所站的地面是罗兰帝国,帝国的最高至尊要见自己,陈道临也没有拒绝的余地,他略一思索,就点头道:“好,我这就随你去一趟。”

弗雷站在一旁,暗暗松了口气。

相处了两天,这位老管家已经渐渐的有些了解陈道临的脾气了——这位年轻的老爷,别的倒还好,就是有时候会犯些二杆子脾气。比如昨日和自己说的那些斗气的话……

还好还好,没有在宫廷使者面前乱来,不曾失了体面。

弗雷心中满意,就立刻从袖子里摸出一张金票来,转身走到那宫廷使者面前,淡淡笑道:“阁下辛苦了,这些心意,就算是请您喝茶。”

这宫廷使者轻轻一笑,动作极其熟练的接过然后收进袖子里,脸上的笑容也更灿烂了几分。

弗雷随即就低声道:“我们家达令老爷不曾进过皇宫,一些规矩礼仪,还要请阁下多多提点。”

这使者满脸笑容:“您放心,李斯特家的贵人,我们自然不敢怠慢的。”

顿了顿,大概是那张金票的作用巨大,这宫廷使者回头看了看院外无人,压低了声音道:“前日你们老爷立了功劳,这两日陛下就曾亲口提起过。今天请他去觐见,必然是好事,恐怕陛下心情好的话,说不定能封个头衔呢。至于其他的金银财富,贵府上倒是不缺的。”

两人说话之间,陈道临已经进去做了些准备出来了。

虽然是去皇宫,想来应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但是陈道临想着,这种事情可说不准,前日在大街上都有人当街行刺。他是经历多了,养成了最好各种准备的习惯,哪怕是进皇宫去见皇帝,也把自己的魔法袋给带上了,一应应急的装备都带在了身上,手指上也没忘记戴了几枚魔力储备戒指。

出了门来,按照规矩,进皇宫觐见皇帝,是不乘坐自家马车的,而是乘坐的皇宫里派来的马车——这也是为了防止会有夹带危险事物。

路上的时候,那宫廷使者就和陈道临同乘一辆马车里,车前车后都有御林军骑兵跟着。

这也是因为陈道临虽然被召见,但是他毕竟没什么身份,虽然有个魔法师的名义,但毕竟也还是白身一个。若是换了个身份高贵的贵族爵爷,那就大大不同了,宫廷使者也就没有资格和他同乘一车了。

不过在车上,这宫廷使者对陈道临的态度却是很亲近,大概是弗雷塞的那张金票的数额足够“诚意”,这宫廷使者倒也很有职业道德,拿够了钱,也就多出些力气。

一路上,他倒是仔细的交待了一些陈道临进了皇宫之后的礼节和忌讳。

陈道临是个聪明人,听了一遍就记住了,然后闲聊了两句,这宫廷使者就笑道:“您前日立了大功,这两天陛下提起您不止一次呢。想来您今日必然是会得到陛下的封赏……说起来,我在陛下身边伺候,这两年都还不曾见陛下对什么人如此看重过呢。达令先生您年纪轻轻……虽然您是魔法师,自然是不在乎钱财和官位的,但是陛下的赏识,总还是……”

陈道临听了,客客气气的应对了两句,心中一动,小心翼翼道:“前日的行刺,不知道现在……”

一提起这个话题,这宫廷使者的神色顿时一紧,皱眉道:“听说治安所还在查,帝都也已经戒严了两天啦,全城大索,只是却没什么结果。唉……这些乱臣贼子,真是丧尽天良!陛下这等英明仁慈的君主,居然也有人憋着要害他,实在是罪大恶极!女神再上,一定会降下灾难,惩罚这些贼人!”

陈道临心中一动。

这宫廷使者的最后几句话,听上去居然是发自真心肺腑的,语气诚恳真挚。

看来……那位帅哥皇帝,别的不说,在他自己宫廷里的身边人,居然是如此得人心啊。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