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被遗漏的细节?】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3-11-28    作者:跳舞

陈道临眯着眼睛,只是在那儿静静的瞧着滚滚而下的黄沙,心中飞快的计算着什么。

他镇定的模样,叫帕宁不由自主的生出了几分信心来,看着这个家伙,一时间也不好意思开口说话,仿佛生怕打断了这个家伙的思路。

过了会儿,陈道临才长长的舒了口气,缓缓爬了起来,咳嗽两声,用力擦去了嘴角的血迹,苦笑道:“应该问题不大。”

“什么?”帕宁问道。

陈道临盯着帕宁,仔细瞧着这个家伙脸上的表情:“咱们商量件事情怎么样?”

帕宁神色严肃:“你说吧!”

“现在情况是明摆着的。”陈道临摊开双手:“你我两人现在是同舟共济,大家坐在同一条船,一起困在这个鬼地方。要想出去,除非我们两人齐心协力才行。我倒是想到个法子,只不过……”

帕宁也是个果决之人,不等陈道临说完,他立刻就道:“好!你我的恩怨就暂且放在一边,咱们暂时停战,我绝不伤你。”

陈道临撇撇嘴:“你说的轻巧……”

帕宁眼神一凝,冷冷道:“现在在这里虽然是绝境,但是你应该很清楚,我若是想杀你,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你的魔法结界应该支撑不了太久了吧,方才那一轮弩箭,也把你的结界魔力消耗的差不多了。”

“要不是我的结界。你现在也已经变成刺猬了。”陈道临反唇相讥。

“是,就算我欠你一条命!”帕宁昂然道:“我加罗宁家族有一句话:有欠必还!我既然欠你一条命,那么将来出去,我一定会偿还你这份恩情!至少在偿清这笔债务之前,我绝不伤你!”

“这还像点样子。”陈道临哈哈一笑:“生意归生意,我如果能带着你从这里走出去。那你就要欠我两条命了!”

帕宁瞧着陈道临,忽然失笑道:“好吧!出去之后,你若是有什么仇人要除掉,只管说出来,我可以考虑帮你杀人……先说好了。若是你利用这条件来陷害我,我可不会胡乱答应。”

陈道临哈哈大笑:“放心,我即不会叫你去找兽王单挑,也不会命你去刺杀帝国皇帝。我将来若是有什么收拾不掉的仇敌,就找你帮忙好了。”

帕宁横了陈道临一眼,摇头苦笑道:“你这人狡猾如蛇,我真的很难想到这世界上和你为难之人。有谁能不着了你的道,只怕也根本用不着我来帮忙,就被你收拾掉了。”

顿了顿,帕宁皱眉,看了看自己的手臂:“既然大家说好了合作,我这石化术,你总要给我驱除了吧!”

陈道临哈哈大笑,从怀里摸了摸,摸出一瓶药水来丢给帕宁:“涂抹在手掌和手臂上,药到病除。只是会有一点点酸疼。不过想来这点痛苦对你来说,应该是不足挂齿的。”

帕宁接过瓶子,也不怀疑,直接就拧开来将药水倒在自己的右手上,涂抹均匀。

这药水果然神奇,一沾在手臂上,顿时就渗透进了石化的肌肤里。飞速溶解掉。而石化部分的肌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还原成了白皙的皮肉。

只是……这个过程,绝不是陈道临说的“一点点酸疼”!

帕宁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臂上如同被烈火焚烧,万针扎心!饶是帕宁练武多年。寒暑苦功,吃了不知道多少皮肉之苦,身经百战,也受过不少伤,此刻也疼得额头直冒冷汗!

帕宁极为硬气,不曾呻吟出半个字来,却只能不住的吸冷气,一时间,憋得脸都红了。

陈道临在一旁看着,心中险些笑破了肚子——他这药水自然是配置了专门驱除石化术的,但是这药水却应该有两份,一份是解除石化状态的,另外还有一份应该是麻药止疼的。

不过这帕宁和自己的关系比较特殊,给他解除石化术也就罢了,麻药么……自然是省掉不说。

帕宁自然不知真相,只不过眼看石化术果然被驱除,心中也增添了几分信心。

“我方才计算过这黄沙灌注的速度。”陈道临淡淡道:“根据它灌注的速度,还有这个藏宝库的容量,要等这黄沙灌满这里把我们活埋,我们应该还有至少两个多小时的时间……”

帕宁瞪大了眼睛:“看不出你居然精通算学?”

陈道临微笑不语,心中却暗想:老子怎么说也是被天朝万恶的考试洗礼过十多年的人。小时候那种类似“游泳池里一根管子注水一根管子排水”这种叫人蛋疼的题目不知道做过多少。

这种黄沙灌房间的事情,一算就清楚了,有什么难度?

“两个小时的时间,我有法子能找到出口。然后就需要你这位高阶武士出手了。”陈道临淡淡道:“我刚才告诉过你,这个藏宝库应该是有机关控制它自己旋转,变化了方位。我有办法能找到原来入口的正确方位,而你这位大高手,就需要你来用斗气打穿墙壁出去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打穿几米宽的石壁,对你应该不算太难的事情吧。”

帕宁点点头,神色凝重:“我现在斗气消耗太大……不过可以试试,勉强能做到。”

“很好。”陈道临点点头,他干脆就撤去了魔法防御结界,将守护神魔法撤去,缓缓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帕宁:“我既然给你驱除了石化术,那么你砍我那一剑,我身上的斗气,你是不是也给我解去?”

帕宁倒也干脆,立刻就点了头,他伸手搭在了陈道临的肩膀上,手指指尖隐隐的有银色光芒闪烁。

陈道临顿时就感觉到郁结在自己胸口的那一股火辣辣的感觉。顿时仿佛找到了一个宣泄口一样,一起朝着肩膀上帕宁的手掌按处流淌而去,片刻就消失不见。

胸前一松,方才那种郁结难忍,就连呼吸之间都隐隐痛楚的感觉顿时改善许多。陈道临忍不住做了个深呼吸,只觉得胸口畅快。不由得神情一松。

“剩下的就只是皮外伤了。”帕宁神色有些古怪,缓缓道:“你既然是魔法师,想必懂得配置伤药,应该自己可以处理的。”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皱了皱眉。狐疑的瞧了瞧陈道临:“你……的伤势倒是有些古怪。”

“什么?”

“似你这种魔法师,大多身体孱弱不堪,体质甚至比常人都还要差一些。可偏偏你这个家伙,身体素质却是极其出色,我在军中多年,甚至都没见过几个体质比你更好的人。以你这种身体条件天赋,若是练武的话。说不定……”

说到这里,帕宁摇摇头,不再往下说了。

陈道临心中一动!

他曾经在冰封森林里像狼武士雷请教过武技,但当时雷就说过他的体质太过孱弱,没有习武的天赋。

然而后来陈道临又有连番奇遇,尤其是在海外,身体经过了正宗的玄门法力淬炼之后,体质已经远胜常人,无论是身体素质,肌肉骨骼的强韧度。柔韧度,还有力量速度灵敏度,以及五感感应,都已经远远胜过了常人太多。

这种体质,也难怪帕宁惊奇。

“你觉得,我有习武的天分?”陈道临忍不住问道。

帕宁古怪的瞧了瞧陈道临,皱眉道:“你这话说的倒是古怪。所谓武道,无非便是淬炼肉身的力量为基础,你的基础已经比常人好上太多太多,若是你这种身体基础都没有习武的天分,这世上恐怕就没有人能习武了。”

陈道临张大嘴巴瞪大眼睛看着帕宁——他本能的意识到。帕宁似乎没有理由在这种事情上欺骗忽悠自己。

可那个狼武士雷却偏偏……

嗯,是了,当时自己还没有海外的奇遇,身体素质只是喝下过那个叫落雪的精灵赠送的迦楼罗花的花汁,身体的素质略有提升——可那也只是相对于人类而言,何况自己本身是现实世界之中的一个废柴宅男,虽然平日里还算不错,但顶天了也就是一个亚健康,来到这冷兵器时代的异世界,当然是废物一个。

就算是喝了精灵族的那个迦楼罗花汁,提升了身体素质,也最多就是将亚健康状态提升到了这个时代的普通战士的水准。

而狼武士雷是什么人?人家可是兽人族的高手!

兽人族最注重的就是身体天赋,肉身的强韧程度,力量,速度……

自己的那种身体条件,在雷的眼中看来,可不就是废物么?

难怪雷说自己没有练武的天分了。

可后来……自己海外归来,身体在老窦梦道士的遗物之中找到了真传玉简,以道家玄门的法力淬炼了身体,身体素质大大提升!

现在的情况,自然是大大不同了!

“我方才对你出手甚重,那一剑我虽然是仓促出手,但是也没有留力。虽然你用金盘挡了,但是我的斗气劈在你身上,居然没将你当场斩毙,我便好奇你身上是不是暗藏了什么软甲或者是防御的装备。”

帕宁看着陈道临,皱眉道:“你的肉身的强韧程度,真叫我吃惊。”

陈道临心想:那是我给自己用了个石肤防御魔法。

不过,帕宁既然这么说,倒是又点燃了陈道临对武道的希望之火。

看着陈道临脸色有异,帕宁倒是心中一动,眯着眼睛望着陈道临:“怎么?难道你对武道也有兴趣?”

陈道临看了帕宁一眼:“有兴趣又怎么样?”

帕宁认真的看着陈道临,缓缓道:“你的身体天赋虽然出色,但是你年纪已经不小了,不论学习任何东西,一个人年幼的时候都是接受能力最强的时期。而你早已经过了那个阶段,现在若是练武,从零开始学起,就算你天赋再好,恐怕也很难练出什么成果来。而且……你已经是魔法师了。我听说魔法师们耗尽毕生精力钻研魔法,都嫌时间不够,你若是分心习武的话,追求什么可笑的魔武双修,只怕到最后来落得一场空,变成了样样稀松……”

陈道临奇道:“咦?你我是敌非友。我若是走上歧途,你看了岂不是正好幸灾乐祸么?为什么却要出言提醒我?”

帕宁傲然一笑:“我帕宁何等人也,反正你左右再怎么苦练,也终究不是我的对手!就算你我是敌人,我帕宁也只会堂堂正正的击败对手!”

“咦?难道你也有这种精神洁癖?”陈道临好奇道:“我和你认识这么久。你不像是那种食古不化的老古板啊。要我看来,只要是敌人,就要用一切办法将对方击败,不管法子是卑劣也好取巧也罢。什么堂堂真正击败对手,这种精神洁癖的言论,你帕宁应该不信这些才对啊。”

帕宁不屑的看了一眼陈道临:“我自然不会有这种精神洁癖,我也承认你说的没错。只要能击败对手,方法并不重要。可是……若是想最大程度的摧毁对手,摧垮对手的信心,叫对手彻底对你绝望,永远都再也生不出求胜之心……那么就只有正面堂堂正正的彻底摧毁他,才能断绝他的一切信心!要想毁灭一个人,还有你这种法子更彻底的么?”

陈道临瞪大了眼睛,看着帕宁,终于叹了口气:“是我小瞧你了。”

“好了,时间已经过去不少。废话少说!”帕宁皱眉看着陈道临:“你说喜欢说废话,等出去之后,找你的宝贝徒弟卢修斯慢慢聊吧!我可不想在这里等着吃黄沙。”

陈道临嘿嘿一笑,然后从怀里摸了摸,就摸出了一件东西来。

帕宁好奇的看了一眼,不由得一愣:“这是什么……好像是航海的罗盘?”

“没见识!”陈道临不屑的一笑:“指南针!”

……

其实要破解这种会自己旋转的藏宝库机关,说穿了简直不值一提!

帕宁这种人虽然聪明。但是毕竟是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所以毫无头绪。

至于达令哥么……

他好歹是来自天朝,什么《鬼吹灯》啦,《盗墓笔记》啦之类的书,看了也不知道多少。那些盗墓题材的小说里。不知道提过多少各种各样的机关破解。

这种会旋转的地下机关,陈道临就记得某本书里有记载过!

破解起来其实十分简单,关键就在于:方向!!

他清楚的记得,自己进入这个书房下的地下密道的时候,密道的入口方向应该是正北略微偏左一些!

只要清楚的记得这个方位,问题就解决了一大半了!

被困在地下藏宝库里的人,最大的问题就是这里不见天日,没有参照物,一旦藏宝库自己旋转之后,里面的人根本就无法再辨认方向!

可只要手里有了指南针……那就不怕了!

“正北偏做一点点……”陈道临拿着指南针,确定了方位之后,朝着藏宝库的一侧角落走了过去。

他来回走了两圈,最后站在了一处,确定了方位,指着墙壁,回头对帕宁道:“来吧,如果我的计算没有错误的话,出口应该就在这里……就请你帕宁阁下出手,打破这里的墙壁吧。”

帕宁看了看陈道临:“你的计算不会出错么?”

陈道临笑了笑:“这是科学!嗯,误差不会超过三五米。”

帕宁此刻也只有选择相信陈道临。他走到一旁,将自己的那柄细剑捡了回来,站在陈道临指明的位置,吸了口气,一剑就刺进了墙壁上的砖头里去。

他的剑气所到,剑锋犀利无比,就如同切豆腐一般,顿时就从这墙壁上切下了大块的石板来。

有了这个人形挖掘机,一切进展就极其顺利。

陈道临指点的方位果然不错,虽然略有偏差,但是在帕宁挖掘了几次之后,终于找到了正确的出入口的位置。

帕宁的银色斗气全力催发,在努力了大约一个小时之后,终于将通道打通。

而此刻,下面的黄沙已经几乎堆满了大半的藏宝室了。

在帕宁奋力挖洞的时候。达令哥自然也没闲着,他非常忙碌!

忙着……将地上的那些金银珠宝钻石珊瑚黄金之类的东西,大把大把的往自家的魔法储存袋里扔,就连那些赝品的圣冠都没有放过,至少被他揣进去了七八个。

那些成堆的金砖,达令至少扫去了一小半。

若不是时间来不及。他一个人搬运太过吃力,他真恨不得能将整个宝库都搬空了去!

帕宁看着陈道临搜刮这里的财宝,他倒也并没有什么异议——其实帕宁对这些财富倒并不太看重,他最看重的是圣冠,若是能找到圣冠。这些财富都归陈道临,他也是没有意见的。

不过陈道临倒是很懂得做人,主动对帕宁笑道:“我带走的这些东西,分你三成。”

帕宁点点头:“是封口费么?”

“这叫做事上路!吃独食的人永远都混不下去,这道理老子从小就知道的。”陈道临摇头:“之前我们两人火拼一场,现在想起来,真是忽然脑子坏掉了……我怀疑这里恐怕真的有什么害人的魔法。会迷惑人的心志!”

帕宁看了陈道临一眼:“好,既然你主动奉送,我何乐而不为?这些钱财,就当做是今晚的辛苦费吧。”

陈道临哈哈一笑,心中却不由得有些后悔:早知道就说两成了……老子是不是太大方了?

两人千辛万苦的从密道里出来,天色已经快正午。

幸好他们出了密室,来到书房外的时候,整个城堡里已经乱成一片,大批的家族护卫私军都被派了出去到处找人。

两人悄悄将书房里留下的痕迹清理干净,然后溜了出来。

两人一个是魔法师。一个身手强悍,自然轻松就躲避开了别人的耳目。

陈道临路上听到了那些家中的仆从说话,知道这些人是在寻找自己。他自己心中有鬼,哪里敢立刻跑回去自己房间?

和帕宁两人一商量,就干脆一起回了帕宁的房间里去。

他受伤颇重,魔力耗尽,而且外伤未愈。回到了帕宁房间里之后,商议了一番,酝酿好了说辞之后,就让帕宁换了身干净衣服,出去见人。至于陈道临自己,则留在帕宁这里暂时休息。

……

等巴罗莎等人赶来的时候,陈道临从冥想之中醒来,被他们接回了自己的房间里。

巴罗莎着急的询问陈道临这一晚到底去了哪里。

精灵可不是傻瓜,她明明知道陈道临和那个帕宁,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极不对盘,这两人若是关在一个房间里,不打出脑浆子才奇怪呢,怎么可能一夜谈心练武互相印证切磋?

这两人若是能成为朋友,那罗兰帝国的皇帝都可以和兽人国王拜把子了!

“麻烦不小!老子算是被帕宁那个家伙阴了一次……这次还有把柄落在了他手里,今后麻烦不小。”

陈道临躺在床上,虚弱的叹了口气,顿了顿,皱眉道:“不过那个小白脸也吃亏不小,哼……他固然有了我的把柄,我又何尝没有他的把柄,将来如何,大家再走着瞧吧!”

巴罗莎在一旁听的云里雾里,不明就以。

陈道临看了看巴罗莎,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又瞧了瞧卢修斯,正色道:“卢修斯,帕宁的那番说辞,偏偏罗林家的人还行,可你们必然是不信的……我也不瞒你,昨晚我其实是做了一件不太能见光的事情,不巧被帕宁那个家伙撞见了。所以……”

卢修斯一呆:“昨,昨,昨晚……”

“我也不隐瞒你。”陈道临盯着卢修斯的眼睛,缓缓道:“我夜探罗林家的城堡……具体为什么你也不用问了,总之我对罗林家并无恶意,只是对这个郁金香公爵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有些好奇,想寻找一些郁金香公爵大人昔年的遗迹而已。”

卢修斯听陈道临说“对罗林家没有恶意”,这才长长出了口气。

对卢修斯而言,他对自己的这位老师可谓是心服口服,心中即是感恩,又是崇拜。自己苦修魔法多年不得门而入,而这位老师虽然年轻。可第一次见面就轻易的解决了困扰自己多年,而且帝国多为著名魔法师都无法解决的问题!

这对于痴迷魔法的卢修斯而言,简直就是恩同再造!

当然了,如果只是单纯的恩情,或许也无法保证一个人的忠诚。

关键在于,卢修斯生性还算淳朴善良。而且,他对魔法极为痴迷,也很清楚,自己若是想继续修炼魔法,这世界上唯一能指导自己的人。就是这位达令老师了!

所以,哪怕是为了今后能继续修炼魔法,卢修斯也绝不会出卖子的这位恩师。

虽然他心中深爱罗林家的那位小姐,但只要老师对罗林家没有恶意……魔法师么,罗兰帝国的哪个魔法师不崇拜郁金香公爵?来到郁金香公爵的故居,想瞧瞧的查探点什么东西,想来也不算太出格吧。

卢修斯松了口气。连连道:“这这这这就好。”

“你且别忙这么说。”陈道临淡淡一笑:“我也不隐瞒你,这罗林家的那个魔法顾问,巴蒂亚魔法师,便是被我干掉的!嗯,这事情我不想瞒你,也瞒不住!哼……”

陈道临淡淡一笑:“你是我的弟子,将来你是要和我朝夕相处的,我也不想隐瞒你这些。”

随后,陈道临告诉了卢修斯:他夜探罗林家城堡,去了观星塔。然后遇到了巴蒂亚。而巴蒂亚魔法师心怀鬼胎,在罗林家蛰伏多年,就是为了寻找所谓的郁金香公爵的秘藏……

当然了,关于天使,赛梅尔这些事情,他自然是隐去不说。

他只说是自己无意中发现了一个郁金香公爵留下的魔法阵,然后巴蒂亚以为是宝藏。就想杀自己灭口。

“结果一番争斗,我活着,他死了。”陈道临说的很含糊:“可笑的是,郁金香公爵留下的那个魔法阵里,是空的。什么都没有。随后我又遇到了帕宁,这家伙也在鬼鬼祟祟的找什么东西。”

“那还了得!”卢修斯一拍大腿,激动道:“帕帕帕宁他他他他……我我我我去告告诉伯爵夫夫夫人!”

“笨蛋小子!”巴罗莎一把抓住了卢修斯的衣袖,不满的看着这个少年,皱眉道:“你去告诉伯爵夫人举报帕宁,岂不是就把达令给牵扯出来了?这事情一旦说破,达令可就没法隐瞒自己了!”

“啊!”卢修斯脸一红。

“好了。”陈道临看了看卢修斯:“我知道你是关心罗林家……嗯,不过你也可以放心,帕宁那个家伙和我打了一场,我们大家都有对方的把柄,他的来意我也清楚了,说穿了其实也对罗林家没有什么恶意,也是为了寻找一件郁金香公爵手里的东西而已……哎。昨晚大闹一场,虽然老子出了不少苦头,还差点把命都送了,不过好在最后还是捞到了些好处。”

说着,陈道临看了看房间里的其他人,摆摆手:“好啦,我有些事情要好好想想,也需要休息,你们就先出去吧……卢修斯,罗林家的人那儿,你帮我去应对一下,就说我在和帕宁切磋的时候损耗了些魔力需要休息,今天就不能去和主人见面了。嗯……若是他们有什么怀疑的话……不管了,反正帕宁会帮我掩饰的,这时候他帮我就等于帮他自己。”

卢修斯很快就出去了。

巴罗莎看陈道临受伤,气力虚弱,心中自然是牵挂不已,当然不肯离开。随后夏夏端来了些食物,两个女孩伺候陈道临进食休息,巴罗莎甚至把夏夏都打发走了,亲自坐在陈道临的床边陪着他。

陈道临这一个晚上过来,经历可谓惊心动魄,几次在鬼门关前绕过,什么天使神灵之类的事情,乱七八糟,心神耗费太剧,此刻终于躺在柔软的床上休息,身边又有巴罗莎陪伴,很快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的极为香甜,直到第二天中午,陈道临才终于醒来。

他醒来之后,精神力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只是胸口的外伤还未能愈合——帕宁的那一剑砍的当真够狠,虽然斗气已经被驱除,但是斗气造成的伤却不是这么容易愈合的。

而且陈道临也伤了心肺,尤其是肺部受伤,让他咳嗽不已,就连说话都是一幅有气无力的样子。

巴罗莎眼看陈道临的伤势,心中暗暗恼恨,实在是恨透的那个帕宁——原本当初帕宁对自己大献殷勤,巴罗莎虽然拒绝,但是因为她天性善良,终究不忍对帕宁太过恶劣。

可这次陈道临在帕宁手里伤成这样,精灵小妞顿时把那一点善良丢到脑后去了,看着陈道临起床之后咳嗽个不停,恨不得立刻就冲去找帕宁,在那个家伙身上用剑捅出几个透明窟窿!

中午的时候,罗林家的那位伯爵夫人居然派了家中的管事前来问候,还送来了一些药物。

陈道临心中发虚。

他和帕宁两人把人家罗林家书房下的那个密道里弄的乱七八糟,又搜刮走了不少财富……

陈道临只担心被罗林家的人发现。

虽然他分析过了,那个藏宝室,如今罗林家的人应该根本不知道才对……否则的话,放着那么海量的财富丢在地下,岂有不取出来的道理?

不过……密道下的另外一个密室,也就是被搬空的那个密室……那就难说了!没准罗林家的人是知道有这个密室存在的,万一人家自己走进去检查一下……看到密道里乱七八糟的又是碎石头又是黄沙的,那岂不是麻烦?

另外还有两件事情,缭绕在陈道临的心中,叫他心中沉甸甸的,无法释怀!

第一件,自然就是那件真正的圣冠!

赛梅尔明明说了圣冠就在密室里,可自己去了之后却发现早就被搬空了!

毫无疑问,搬空密室的人,必定是郁金香公爵杜维!

这么说来,圣冠应该是落在了杜维的手里!

而第二件事情……就是藏宝库里的东西!

藏宝库里有那么多赝品圣冠,这就非常蹊跷了!什么人会闲得无聊,打造出那么多赝品圣冠来玩?

陈道临想来想去,唯一的解释就是:杜维!

他不明白杜维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为什么要弄出那么多赝品圣冠来,为什么又要在地下弄出那么一个杀人陷阱一样的藏宝库!而且还在那儿存放了那么多海量的财富!

如果只是想把那儿弄成陷阱来坑人的话……何必在那儿放那么多黄金钻石宝贝?

就算是逮老鼠弄老鼠夹,需要放点诱饵……可是也没必要放那么多吧?

而且,最最让陈道临无法释怀的是……

藏宝库里,那扇门!

那扇雕刻着郁金香花图腾,和自己手里那扇穿越之门一模一样的门框!!

“我……是不是遗漏了什么东西?”

【注意!这章是三合一章节。我知道三合一章节应该有九千字才对,这里只有八千字。今天实在写不动了,就这么多啦。

短的一千字,明天补给你们吧~~】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