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高深莫测达令哥】(下)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3-11-28    作者:跳舞

一听这话,站在一旁观看的罗小狗等人,脸上都不禁露出了一丝不信。

舞空术虽然不算是什么多深奥的法术,但好歹也算是三级的咒语了,要念完这三级的咒语,必须得对咒语学颇有些修为才行。

陈道临当初初学魔法就能立刻念咒施展,其实是因为他脑子里全套照搬了石头夫人的魔法学识,才能做到的。

而普通人,上来就想念三级咒语施展出魔法,那简直就是白日做梦了。

就算这个卢修斯是天才,可一个三级的咒语,字符发音何等的艰涩困难。要念的一字不差,一个发音都能错误,还得一口气念出来才行!以他这种口吃患者,似乎绝难做到的!

就连卢修斯自己,也是一脸为难的表情,他自然知道舞空术这种魔法的,三级的咒语有多深奥难念,他更是知道。

“不用怕,我既然说能教会你,就自然能做到。”

说着,陈道临轻轻一笑,也不见他有任何动作,忽然身子就轻轻漂浮了起来,双脚离地,然后他盘腿而坐,就这么悬空坐在了空气之中,身体离开地面足足有一米左右的高度。

这一个变故,却让前厅里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弗里茨总督不懂魔法,只是惊奇这种漂浮之术的神妙。可罗小狗卡曼甚至是洛黛尔等人,则是识货的人,此刻却惊的甚至差点就连眼珠子都掉下来了!

卢修斯更是瞪大了眼睛死死看着自己这位年轻的老师:“你你……你……”

“你是怎么做到的?!”罗小狗忍不住了,惊呼道:“达令!你!你一定是刚才趁着我们不注意,偷偷念了咒语了,对不对?!”

陈道临微微一笑,坐在半空之中,神色更是一片高深莫测:“罗小狗。方才你们就一直站在这里看着听着。我什么时候偷偷念咒语的话。难道你会听不见么?”

“你……你居然可以不用念咒语就施展出魔法?!”罗小狗一脸抓狂的表情:“这绝不可能!!你你你!你怎么可能掌握了默发术!!!”他尖叫道:“你的魔法实力还没有……”

他本来想说的是“还没有我高”,可毕竟罗小狗是个厚道人,话到嘴边,却改口道:“还没有突破中阶!!默发术这种高深的绝技。便是许多高阶法师一辈子都无法领悟的!你怎么可能现在就学会了!!”

洛黛尔却眯着眼睛瞧着陈道临,想了想,自作聪明道:“达令……你……你不会是悄悄的用了什么魔法卷轴吧?”

“对!一定是魔法卷轴。”罗小狗忽然发现找了一个可能性,断然点头道:“一定是这样的!达令。魔法卷轴何等珍贵,你这么贸然使用,未免太浪费了吧。”

陈道临心中暗笑。

魔法卷轴?魔法卷轴就魔法卷轴吧,至于他们怎么想,陈道临并不急于反驳,反正一会儿自然会让他们震惊的。

在几人疑惑不定的目光注视之下,陈道临将卢修斯拉到身边来,然后毫不在乎拿出了张羊皮纸来,轻轻在上面写下了几行字。这次他书写的时候,却是背对着那几个家伙。只让站在自己面前的卢修斯一人看见。

卢修斯看的神色古怪,满脸都是疑惑。陈道临也不解释,只是小道:“你只按照我写的来做,将自己的魔力运转起来,只要你做的准备不错,自然就能有效果。”

说着,他轻轻一扬,这张写了字的羊皮纸顿时就燃烧了起来,化作灰烬。

卢修斯一脸古怪,却依言缓缓坐在了地上,深呼吸了几次,缓缓闭上了眼睛,做出了一幅仿佛是冥想一般的姿态来。

洛黛尔等人在一旁看着,浑然猜不透陈道临到底是在弄什么花样。

不过陈道临却已经悠闲的笑了起来,看着坐在那儿用功的卢修斯,面含期许的微笑,看上去倒是一点不着急。

大概过了不过一顿饭的功夫,旁边的几个人已经等的心焦,忽然洛黛尔惊呼一声:“快看卢修斯!!”

只见卢修斯原本坐在地上,此刻身子却忽然轻轻的一点一点的漂浮了起来,缓缓的离开了地面!

这一个变故,顿时让洛黛尔等人惊的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了!

如果说刚才陈道临不用念咒就让自己飞起来,大家还可以猜测他是用了魔法卷轴来作弊,可现在,卢修斯居然也自动漂浮起来,这总不能说卢修斯也偷偷在身上藏了魔法卷轴吧?

几个懂行的人,可都知道这看似简单的漂浮,其实有多难的!

不用念咒,就让自己的身体可以施展舞空术漂浮起来,这已经是默发术了!是不知道多少魔法师们修炼毕生梦寐以求的境界啊!!

这陈道临,自己施展起来,已经够神奇的了他居然随便调教一个徒弟,片刻之间,就让一个初学魔法之人,就能这般不用念咒语,就飞起来?

这……这是什么魔法?!

……

陈道临看着卢修斯飞了起来,又看着一旁洛黛尔和罗小狗等人大眼瞪小眼,心中越发的好笑起来。

自己哪里是用的什么舞空术的魔法,根本就是“五行微义”里面的土行术嘛。

道家的功法,其实这个世界的人也能修炼,德鲁伊一脉的传承便是证明。若是换了一个人来,陈道临未必能做到,不过这个卢修斯,自身已经修炼出了一定基础的魔力。而所谓的魔力,其实和道家的法力是一回事。既然有了法力基础,教他一个法术,当场就能施展出来啦。

陈道临眼看几人的表情,心中虽然得意,却故意按耐着性子,做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来,看着卢修斯,点点头。淡淡道:“天分不错。这么短的时间就能把我教的东西学会。算是难得了。”

“达令!!”

罗小狗已经不顾一切的冲到了陈道临的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裤脚陈道临还漂浮在半空呢,罗小狗正好可以抓住他的裤子,看这家伙激动的表情。恐怕就恨不能掐着陈道临的脖子来审问了。

“你到底怎么做到的!!这,这……这难道真的是默发术么!!”

同样身为一个修炼魔法之人,罗小狗此刻涨红了脸,满脸都是见猎心喜的样子。心痒难搔,瞪着陈道临,那表情不知道是哭还是笑。

“谁告诉你这是默发术了?”陈道临撇撇嘴,连连摇头。

“不,不是默发术……”罗小狗瞪圆了眼睛:“难不成是瞬发术?!你,你别开玩笑了!瞬发术,那是魔导师级别才有可能参透的绝技!!你……你……绝不可能!”

“我也没说是瞬发术啊。”陈道临摊开双手,他叹了口气,自己却收回了法术,轻轻落下站在地面以他的土行术初阶修炼完毕的阶段。他也只能暂时飞行到距离地面一米的高度,可以来回进退。但这也就是极限了。

要想继续修炼土行术,下一个阶段就要重复之前那种悬浮在半空之中不得落地的状态,而且是:三十六天!

在没有做好准备之前,他是不会贸然开始修炼的。

至于这个卢修斯小子嘛……自己教会了他土行术的初阶修炼,接下来三十六个时辰,也就是三天三夜,他是没法落地,也没有办法行动了。

卢修斯此刻已经睁开了眼睛,年轻人看着自己的身子果然漂浮在了半空,顿时大喜过望,心中畅快欢喜,多年的郁结终于得以宣泄,忍不住大声叫嚷起来。

他鬼叫连连,哪怕是总督在一旁沉着脸喝问,也是顾不得了,疯狂的大叫了几声之后,卢修斯眼睛里居然淌出泪水来,看着陈道临,大声哭道:“老师!老师!我这不是做梦吧!我真的飞起来了!我真的可以施展魔法了么!!”

多年的夙愿得偿,卢修斯这一句话居然说的无比顺畅,哪里有半点磕巴?

陈道临温和而笑,卢修斯已经泪流满面,恨不能当场就跪在陈道临面前给这位老师磕头了!

可怜他心中激动之下,可是却发现自己怎么也没法收起魔法下地了,身子悬在半空之中,上下前进都是不得,不由得焦急起来。心中激动已过,说话自然能就恢复了平常的样子:“我我我我……我下下……老老师,我我我……”

陈道临自然知道卢修斯是在焦急什么,淡然一笑,走了过去,背对众人,谈过身去,在他耳边压低了声音道:“放宽心,这是我们这一门修炼的特殊之处。这法术你一旦修炼,就不能停歇,三天三夜时间,你只能悬浮着不动了。”

卢修斯呜呜哭泣起来,他年幼时候就开始向往魔法之路,屡屡碰壁,又因为口吃的毛病,心中又积累了不知道多少自卑,今天终于得以解脱,多年夙愿达成。就在这一刻,他只觉得眼前这位老师的形象在自家心中无比高大,这位老师简直就如同神灵一般无所不能!

此刻心中感激无限,纵然是陈道临让他现在就去死,恐怕卢修斯也是绝无二话的!

“达令法师!”

弗里茨总督缓缓走了过来,他脸上感激之中更含着一丝浅浅的惭愧,沉声道:“您魔法的神妙,我算是见识了!唉……我先前……先前……”

陈道临虽然猜到了这位总督之前的心思,不过此刻既然想让人家欠自己人情,当然是希望这个人情欠的越大越好,对方心存愧疚,才正中他下怀。

陈道临也不点破,立刻就道:“总督大人,你可以放心了吧。卢修斯今后跟着我学习魔法,我自然会好好调教这孩子的。”

“放心放心!绝对放心的!”弗里茨总督开怀大笑:“达令法师果然是年少天才啊!当初我不知道走访了多少成名法师,却对我这儿子无可奈何。如今在你手里,不过短短片刻,就让他学会了魔法……我……我……”

总督此刻看见自己儿子欢喜的泪流满面,心中也是感激,沉声道:“今后你便是卢修斯的老师。我自然会以最尊敬的礼仪对待您这样的高人!”

他深吸了口气。正色道:“这这就吩咐人去准备。今晚就在我府里设宴会,为我这儿子能拜在您这样的高人门下庆贺!”

此刻眼看陈道临施展手段,弗里茨总督说话的语气也和方才大有不同了。

陈道临也不拒绝,笑了笑:“总督大人的好意。我自然不会拒绝。嗯……不过我还有几件事情,却是要烦劳总督大人了……”

“哈哈!”弗里茨总督心情大好:“达令法师,请尽管说吧。”

陈道临笑道:“我今天原本是要去城中的魔法工会的分会里,采购一些魔法药剂来的。您知道的。我这次东海之行遇到了些风波,我的朋友重伤未愈,我自身对魔法药剂学倒还算有些研究,想配制些魔法药剂来给我的朋友疗伤,所以……”

“哈哈哈!若是需要什么魔法药剂,倒是不用去魔法工会了。”弗里茨总督大笑道:“我这儿子从小就喜欢魔法,虽然一直不得明师,但是家中却给他采购了不知道多少魔法药剂!说到品种之多之全,恐怕是希洛克城里的魔法工会的分会,也远远不如这小子的库藏了!你开出个清单来。我这就叫人去库藏里备齐了送来!”

陈道临叹了口气……这弗里茨总督对自己的儿子果然是很好。没有能学成魔法,却给他收购了那么多魔法药剂来钻研。倒也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了。

不过,能有不要钱的魔法药剂,他自然是来者不拒的。陈道临虽然不缺钱,但是魔法药剂可都是很贵很贵的呢。

随后他交代了弗里茨总督,派了家中心腹的仆人将卢修斯给“拖”了出去,吩咐这几天就让他待在房间里修炼,派人照顾他的饮食起居就好。

至于陈道临自己,立刻就被罗小狗等人围住了。

“你!你不要卖关子了!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罗小狗双眼都红了。

卡曼胖子虽然是武者,但是此刻也是满脸好奇,若不是有洛黛尔在旁边,胖子恐怕早就不顾礼节扑上来拷问了。

“我说几位。”陈道临叹了口气:“你们的问题,叫我如何回答呢?”

他看了一眼罗小狗:“你也是学过魔法的。魔法师的规矩,难道你不懂么?”

“呃……”罗小狗脸一红。

的确,以罗兰大陆的魔法师传统,魔法师们的独门绝学,向来都是绝不肯外传的。虽然有了魔法学会的共享制度之后,这个陋习已经被打破了许多,但是依然有很多魔法师会习惯性的留下两手压箱底的绝技不会轻易泄露,连自己的弟子都未必能学到,更何况是告诉外人!

更何况,是这种不用念咒就能施展魔法的绝技?!

这种默发术也好,瞬发术也罢。若是一旦传出去,全世界的魔法师们打破头都要争着抢着来学的啊!

“对,对不起,是我太放肆了。”罗小狗毕竟是个厚道人,他扭头看了看卡曼和洛黛尔:“你们也别为难达令了。这等绝技,岂能随随便便把底细告诉旁人的!”

“我……我就不信他是真的会什么默发术。”卡曼嘟囔道:“这小子连我都打不过,怎么可能掌握了默发术这种顶尖的绝技。”

洛黛尔瞧着陈道临,不住眨着眼睛这丫头不说话,却让陈道临更是为难。

这小妞儿可不是省油的灯,她做事情胆大包天,人又是精明的很,想瞒过她可不容易。

“达令。”洛黛尔轻轻一笑,终于开口。她脸上的笑容,就让陈道临心中一紧,就听这小妞儿继续道:“大家都是熟知底细的。你有多大本事,我们也不是比知道……你这一手玩的虽然漂亮,可绝不是什么瞬发默发的本事吧?好啦,你也就是想赚弗里茨总督的人情……眼下他已经离开了,你就把谜底告诉我好不好……大不了你告诉我,我绝不说给这两个家伙听,行不行?”

陈道临看着这小妞滴溜溜乱转的眼睛,坚定的摇头:“想都别想!我可告诉你,这真的是我师门的绝技,不能说给外人听的。你若想知道,除非跪下来拜师。”

“当真?”洛黛尔非但没有退缩,却连眼睛都亮了。

同时叫出声的还有罗小狗,罗小狗也忍不住叫道:“你说真的?达令,只要肯向你拜师,你就愿意教这法术?”

看着这家伙一脸跃跃欲试的样子,陈道临心中有些嘀咕:这两人难道是疯了么?

其实他真的是低估了在罗兰世界之中,魔法瞬发术默发术的诱惑力!

这种顶尖的绝技,无数魔法师毕生都梦寐以求而不得,对于任何一个魔法师,如果告诉他有办法能学会这种绝技,一百个魔法师里有九十九个都愿意用自己的任何一起去换!拜师又算什么?

“别开玩笑了。”陈道临摇头:“你们一个是李斯特家族的继承人,一个是军中的武官,若是拜了我当老师,难道让我被你们的家族中人满天下追杀么?”

“唉,就知道你不肯的。”罗小狗却叹了口气,看着陈道临,正色道:“达令,拜师的玩笑话,你可千万不要再提了,尤其是对旁人!你难道不知道,你刚才露的这一手不念咒的本事,若是传扬出去有多惊人么!如果你开出条件只要拜师就能学,恐怕不出几天,全世界的魔法师一半人都会跑到你面前争着抢着拜你为老师的!”

“不会吧?”陈道临瞪大了眼睛:“那……剩下的一半么?”

“剩下的一半?”洛黛尔在一旁冷冷插进了话来:“剩下的一半,自然是想办法要把你抓回去,严刑拷打,剥皮抽筋,也要从你嘴巴里撬出瞬发术的秘密!你以为世界上的魔法师,都是善良之辈么?”

顿了顿,洛黛尔皱眉道:“罗小狗说的没错!这种法术,你最好不要轻易再显露了!除非你的实力达到了真正的高手的水准,能有自保的能力!否则的话,你自己实力那么差劲,却偏偏会这种神奇的法术,这等于是三岁小孩子怀揣黄金走在大街上,这不是诱惑别人来抢么?”(未完待续。)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