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 【我没有错!】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5-03-26    作者:跳舞

“这里就是杜微微创造出来的领域,这个领域的名字叫做‘轮回’。”

陈道临沉吟了一下,笑道:“我大概明白了,轮回……意思是这里储存了许多不同的记忆碎片,一旦被关进这里,就会沉浸在那些不同记忆的人生之中,无限轮回,无限沉沦,是这个意思么?”

“如果没有足够的本事,就会陷入长眠,再也无法醒来。”绿豆糕的语气很严肃:“在这里,是没有普通意义上的‘时间’概念的。你方才所看到的记忆,沉浸在一段又一段的人生之中,就如同是做梦。”

倒也很贴切。

陈道临点了点头。

如果是做梦的话,的确是没有时间概念的。

梦境和现实是两个不同的时间概念,一段梦的时间,按照现实世界的标准,时间或许很长,或许很短。

相信 很多人都有过这种体会:睡觉做梦,有的时候明明感觉到自己做了许多许都梦,可一觉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只不过睡了很短的一会儿时间。而有的时候,感觉到自己仿佛只做了一个很短的梦,可醒来却发现,自己其实已经睡了很久很久。

大体就是这个意思吧。

陈道临想了想:“那么现在……我算是真的醒来了吗?”

绿豆糕的表情变得诡异起来,他看着陈道临,笑容有些苦涩:“我……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绿豆糕苦笑道:“因为我无法确定,现在的场景是不是做梦。我甚至不知道我眼前的你,到底是真实的,还是梦境之中虚幻出来的。也许我眼前的你,只不过是我梦中梦到的,现实中真正的你正在别的某个地方做着别的事情。”

陈道临看着绿豆糕,脸色也有些难看了:“反过来说……我眼前的你,我也无法确定你到底是不是真实的?或许你只是我梦到的人……或许现实世界之中的你,正在别的某个地方做别的事情?”

“是的,我们都无法互相确定对方。即便是我们互相印证,也可能都只是一个梦而已。”

“这……还真有点难办了。”陈道临摇头:“那……怎么才能出去?”

“我们都是在别人的领域之中,要想从这里脱身出去,只有两种可能。第一么,是杜微微自己发善心,放你出去。第二么……”绿豆糕说到这里,看了陈道临一眼,却故意不说话了。

“……我明白了。”陈道临叹了口气:“除非我们有足够的力量,以力破之,强行破了她的领域!”

“至少我做不到。”绿豆糕摇头:“要对付领域,只有达到领域境界才行。”

陈道临却缓缓的坐了下来,背靠在大树树干上,抬头看着那茂密的树冠,他闭目思索了一会儿:“没有时间的概念么?也就是说,也许我们在这里待上十年八年,出去之后发现外面的时间只过了一小会儿。也许我们在这里待上一小会儿,出去之后就发现外面已经过了几十年?”

“都有可能。”绿豆糕。

“领域……”陈道临却忽然笑了:“既然没有任何别的办法……反正时间又有很多……近乎无限的多……那么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咱们试试?”

“……”绿豆糕瞪大 眼睛看着陈道临。

书房的大门被打开的时候,中年贵人和郁金香家的那位管家一起走了进来。

原本他们已经心中做好了准备,哪怕是看到再惊人的场面,都不会动容。如此大的惊变,或许书房里,公爵大人已经和来者经过了激烈的战斗,或许这里已经变成废墟……

说实话,即便是整个书房里都变成了圣阶强者战斗而造成的空间裂缝,他们都不会感觉到惊奇的。

可偏偏眼前的场景……

房间里空空荡荡,桌椅家具一应俱全,别说是现象之中的战斗过的废墟了,就连墙壁上挂的油画,都没有哪怕歪上半分。

窗户已经紧闭,可偌大的房间之中,却只有杜微微一个人站在那儿。

她背对着大门,面朝窗户,双肩仿佛还在轻轻耸动。

房间里,再无别人,陈道临和卡门两人的身影已然不见。

唯一叫人奇怪的是,杜微微的脚下,地上却有一件袍子,就仿佛随意这么摊在地上。

“公爵,公爵大人?”

老管家迟疑了一下,开口说出话来。

中年贵人却看见书房里的场面,立刻回头一摆手,身后家族里的高手护卫武士们,都立刻退了下去。

中年贵人轻轻将房门合上,走上两步:“你还好吗?”

“我当然没事。”

杜微微没有回头,她的声音里含着一丝淡然的笑意:“怎么?你们很担心么?”

中年贵人看了一眼管家,低声道:“我才得到消息,才知道是魔法学院的卡门院长和达令陈两人一起来找您……他们想必……”

“不用绕圈子了,他们就是来找我麻烦的。”杜微微轻轻一笑:“只不过……倒也没给我带来太大的麻烦。”

中年贵人仿佛明白了什么,看了一眼身边的老管家,又看了看杜微微:“那么……他们两人……”

“达令陈那个家伙……我把他先关在一个地方,有的是时间,让他好好冷静一下。”杜微微摇头,仿佛在叹气:“至于卡门院长么……”

“您……杀了她?”老管家忽然身子一顿。

“我怎么忍心下手。”杜微微哼了一声:“她是父亲的故友,又和父亲有过那些纠葛,况且也和家族有很深的关系,魔法学院院长的职位也一直都是算在郁金香家一系之中的。于情于理,于公于私,我都不会杀她的。只不过……”

杜微微忽然转过了身来,她面对着中年贵人和老管家。

“啊!!”

中年贵人身子一震,目瞪口呆的瞧着杜微微,身边的老管家也是一般的表情。

杜微微缓缓走到管家的身边,伸出双臂,将她怀抱之中的一个小小的用布包着的东西递了过去。

这赫然是一块临时从窗户上扯下来的窗帘,而就在这厚厚的窗帘之中,却裹着一个……

稚嫩的小手,努力的张着,口中咿咿呀呀发出不知道意思的声音。

这赫然……

是一个婴儿!!!

“这,这是?”老管家下意识的接过,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这孩子?”

“小心在照顾好了,先找个好的奶妈,然后细心照料吧,养在城堡里吧,嗯,反正我小时候是怎么照顾的,就一样对待她吧。”杜微微说着,冷冷一笑:“毕竟……她可是魔法学院院长啊。”

中年贵人听清了卡门的话,忍不住后退了几步,腿撞在了一旁的柜子上,却顾不得疼,失声道:“你……你把她……你把她变成……”

“时间魔法而已。”杜微微神色冷淡:“她用了青春不老泉,永葆二十岁的青春容颜,至于我么……我不过是在我的领域之中,给这种魔法效应又往前拨了一点点而已。”

“那么……她……她的身体……”

“回到了婴儿时候的状态。”杜微微面色平静,她走回到了自己的桌前,重新坐了下去,拿起手边的一卷文件,很随意的样子:“能重新经历一次童年,少年,再慢慢长大,寻常人可没这种机会。从这一点来说,我可没有亏待她。”

“那……其他的……”

“其他的?”杜微微抬起眼皮,想了想:“你是说记忆?魔法实力?开什么玩笑,你见过一个不到一岁的婴儿圣阶强者么?当然是都洗掉了。现在的院长大人可是一张白纸。她的记忆也恢复到了婴儿的时候,至于魔法……哼,记忆都洗掉了,精神力量也只是一个婴儿,哪里来的什么魔法?小心照顾她吧,这今年纪的婴儿都是很脆弱的。”

“……是。”

中年贵人和老管家额头都冒出了冷汗。

把一个圣阶强者强行变成婴儿的状态,不仅仅是肉身,就连学识,记忆,实力,全部都抹去……

这样的处置……即便是看似留下了她的性命,但是……对于任何一个修炼者而言,都是比死亡更难以接受的痛苦吧!

“如果几十年后她长大了,能再修炼成圣阶,到时候要不要向郁金香家抱负,那就不是我需要考虑的问题了。”杜微微说着,抬起眼皮看了两人一眼,似乎有些不耐烦:“还有事情吗?”

“……没有了。”

中年贵人和老管家互相看了一眼,同时往后退。

“等一下。”

杜微微忽然指着桌上,那摆放着之前剩下的肉饼,还有酒杯。

“这些,都叫人来收拾一下。”杜微微眼神里露出一丝不屑:“既然是来找麻烦的,却偏偏在我面前做什么怀旧。矫情而已。既然狠不下心,又何必来?既然来了,却又要缅怀那些已经结束的东西,卡门……软弱就是她最大的弱点。”

老管家立刻抱着怀里的婴儿卡门走了出去。

至于中年贵人,犹豫了一下,开口道:“那……达令陈……”

“我可没把他变成婴儿,先让他关着冷静一下吧。”杜微微想了想:“至少……待到我把所有事情都做完,再放他出来吧。”

“……是。”

中年贵人吐了口气,也退出了书房。

当书房里只剩下杜微微一个人的时候。

坐在那儿的杜微微,方才一直保持平静冷漠的脸庞上,终于闪现出了一丝异样。

她的眼神里流露出了一丝古怪的光芒,平静的脸庞上,忽然闪现出了一种异常的病态的红晕。

她强行深呼吸了一下,一张脸庞才重新变成了惨白色。

“软弱!”

杜微微冷笑,可当她拿起桌上的一支鹅毛笔,正准备在纸上写下什么的时候……忽然,她手指一僵。

咔嚓一声,鹅毛笔在她的指尖,折成了谅解!

她纤细白皙的手指手背上,忽然无法抑制的颤抖起来,甚至连青筋都暴了起来!

杜微微面色越来越惨白,连续好几个深呼吸,才强行压了下去。

她眯着眼睛看着自己的手。

那支断成两截的鹅毛笔,却已经不知道什么粉碎掉了,变成了一片白色的粉末。

“这力量……就这么难以控制么?”

杜微微仿佛自嘲一般的冷笑一声,她的嘴角,流出了一丝细细的血线。

抬起头来,杜微微看了看墙壁上,那张先祖杜维的画像。她的双眸之中,目光深沉。

“我没有错,我做的一切,都是在纠正错误!”

杜微微盯着画像中的杜维,一字一字这么说了出来。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