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 【帕宁的决断】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5-01-03    作者:跳舞

洛顿河谷前的防线西侧,地面上插着一排排密密麻麻的树棍。

尖锐的树根上,挑着一个又一个血肉模糊的头颅!

这一排排的头颅就这么插在地上,密密麻麻,排成一排排,看上去甚是吓人。

罗兰帝国这里,似乎并不担心这种举动会激怒草原人。而仿佛就是要用这种举动来打击草原人的士气。

而这个举动,似乎也起到了一定的效果。

洛顿河谷平原大捷之后,草原人东进的骑兵被击溃,败军溃败三十里,直接溃败出了洛顿河谷平原,甚至连原本攻克下的罗兰军队的防线也重新丢了出去。

接下来一连十天,草原人似乎在那一战之中失了胆子,都没有再做出东进的举动,偃旗息鼓,迟迟不敢迈入努林行省一步。

这个冬天,似乎还远远没有结束……

……

…………

“撤军?!”

斯潘恼火的声音从大帐之中传了出来。

这位宰相的儿子,穿着铠甲,可是左臂和肩膀上却绑着厚厚的绷带,其中还透出了红色的血迹。

在洛顿河谷那一战之中,负责在河面上袭扰草原人骑兵大队的那支船队,就是斯潘率领的。

河面上用远程的武器对草原人的骚扰,这个任务看似轻松,其实却并不简单。草原人虽然缺乏重型远程武器,但是为了达到骚扰草原人的最佳效果,也为了尽可能的发挥出船上的弩炮和小型投石器的威力,斯潘下令让船队尽量德尔靠近岸边。以求射程能覆盖地面上更远一些。

草原人虽然没有重型远程武器,但是草原骑兵们携带的骑弓,射程也能达到两三百米。有草原骑兵冲到岸边,和河面上的船队对射,也造成了一些杀伤。

斯潘亲临船头指挥作战。勇气过人,可是在混战之中。也被流矢所伤,中了两箭。

战后,这位斯潘将军却轻伤不下火线,拒绝了去伤兵营休养,而是随后就投入了战后的扫尾工作。

收拢军队,清点战果,两天两夜都没有休息,更是亲自带着人。将夺取回来的洛顿河谷的西面防线重新加固了一遍。

这么寒冷的天气,前线部队因为补给紧张,甚至连热水都没得喝,只能喝冰冷的河水,啃干粮。作为在帝都锦衣玉食的贵族子弟,这位年轻的斯潘将军却就这么咬牙扛了下来!

到了战后第五天的时候,他才终于病倒,高烧不起,被人强行从洛顿河谷西线的防线第一线上抬了回去。

可才到了营地里,就立刻听到了一个让他震惊的消息!

帕宁。居然下令第一道防线的部队,全线收缩!

据说是要下令防线的部队互相掩护,然后分批从防线上撤下来。然后集结,再全军往东后撤!!

这可怎么行!!

斯潘不顾伤势,就直接冲到了主帅大营里找帕宁理论!

……

“你这根本就是乱命!!”

斯潘愤怒的将自己的剑拔了出来,狠狠丢在了地上,就丢在了帕宁的脚下:“你若是一意孤行,现在就拿起我的剑,一剑把我砍死吧!!”

帕宁没动,只是低头看了一眼脚下的那把剑,淡淡道:“你能不能冷静一点。听我说完?”

“我怎么冷静!!!”斯潘忽然就咆哮了起来。

他满脸赤红,吐沫横飞。眼神更是狰狞凶狠,狠狠的盯着帕宁:“为了诱敌深入。你让三百名守备军的将士做了跑回,全军被灭在洛顿河谷西的防线。你说慈不掌兵,我忍了!为了引诱草原人进咱们的圈套,为了确保完全,把三百人丢出去当鱼饵!这样的事情,为了顾全大局,我忍了!将士们血战一场,说是大胜,歼敌数万!可咱们自己心中明白,这一战,咱们自己也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以弱敌强,以寡敌众,纵然是伏击,咱们自己的将士又死伤了多少!你的第一独立骑兵团,还剩下几成兵力?第二骑兵团直接就已经垮了!伤兵营已经人满为患!!帕宁,这一战,我们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别人不知道,难道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七千骑兵,现在还剩下几成?!”

帕宁脸色铁青,咬了咬牙,冷冷道:“不用你提醒我,我很清楚,骑兵数字是吗,在编……三千一百二十八名!再加上伤兵营里躺着的六百多人,我们的骑兵部队,一战之下,就没了一多半。”

“是啊!你引以为豪的杀手锏,第二骑兵团的重骑,还有几成战力!”

“不足四百。”帕宁摇头:“第二骑兵团损伤最大,人员伤亡且不说,战马的耗费就无法补充,那些挑选出来能承担重骑的战马,只怕很难补充回来。”

“这就是了!!”斯潘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咱们付出了这么惨痛的代价!好不容易打赢了一场,夺回了防线……你就下令让全军紧缩后退!!我们拼死拼活守了这么多日子,死伤了这么多人,岂不都是白费了!!!”

帕宁默默的走上前,伸手试图拍斯潘的肩膀,斯潘一闪身,让开了帕宁的手,帕宁眉头一挑,却忽然伸出手去,用力抓住了斯潘的肩膀。

斯潘欲挣扎,帕宁却忽然用低沉的嗓音,恨恨道:“斯潘!!你听我说一句,只一句!!”

“好!你说!”

“我只问你……若是草原人再进攻一次,以我们目前的兵力,目前的骑兵数量,像洛顿河谷这样的战役,我们还能再打一次吗?”

“…………”

斯潘说不出话了。

过了良久,斯潘才咬了咬牙:“打……打不了。”

七千骑兵打没了一半,才拼出了这么一场大胜——这大胜自然是货真价实的大胜,即便是自己损失了三四千人马,可是歼灭的敌人是己方的十倍,这样的战果。绝对可以当得起“大胜”这样的称号。

可问题是……

“我们的底子远没有草原人厚!”帕宁语气很凝重:“我们只有三四万人而已!我拼尽家底,才凑出来七千多骑兵。可草原人呢?他们有十几万,甚至是二十几万铁骑!打没了三四万。对他们来说,还可以再派来三四万。到那个时候。我们没了骑兵,还怎么打?难道让士兵们拿着盾牌和长矛,抵抗他们的铁蹄吗?”

斯潘不说话了。

帕宁至少有一条说的没错。像洛顿河谷平原大捷,这样的一场战役,虽然战果辉煌,但是要再来一次,已经是西北军无法承担的了。

“我明告诉你吧,我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能把草原人彻底抵挡在防线之外!打完洛顿河谷平原这一仗,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接下来,就可以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斯潘此刻终于冷静了下来,他深深吸了口气:“你……你说说!我到时要听听你能说出什么来。”

虽然这话里依然还带着几分不甘心和恼火,但终究还是冷静理智了许多。

“草原人兵力多,我们兵力少!我们的战略目的,原本就不是守住第一条防线!我们原本最终的计划,就是至少坚持到开春以后,坚持到帝都方面派来援军支援我们!那个时候,我们有全国动员的大军。才有本钱和草原人来一场正面的对决!再次之前,我们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拖延时间!把草原人的步伐牢牢的拖住。把他们拖死在西北,拖死在我们的防区内,拖死在努林行省。

从这角度来说,只要不让草原人饮马澜沧江,哪怕是努林行省都丢了大半,我们也是达到了目的,就不算输!”

斯潘默默无言。

“我何尝不想把草原人抵御在门外!”帕宁大声喝道:“若是我现在手里有十万雄兵,我就敢下令和草原人死战,一步不退。也要把他们全灭消灭在这里!可问题是,咱们没有这个力量!所以。从一开始,我的战略目的。就不是要拒敌于门外!而是……消耗战!”

“消耗战……”

“是,就是消耗!”帕宁吐了口气,眼看斯潘终于彻底冷静了下来,就放缓了语速,低声慢慢的说了起来:

“我布置的第一条防线,把手里的步兵散开了铺开了,和草原人耗了这么久,原本就不指望真的能守得住。我就是要靠这地一条防线来消磨草原人的耐心,消磨他们的锐气!把他们耗得心中焦急,急不可耐!让他们撞一下铁板,吃一点苦头,然后他们就会迫不及待的想寻找突破口,想尽快的突破防线,寻找开阔平原可以长驱直入。我就是要引发他们心中的这种心思,让他们的这种心思越发的强烈!

结果我们做到了!

草原人在我们的第一道防线耗了那么些日子,他们着急了,然后迫不及待的寻求突破。我才故意让出洛顿河谷的防线,丢出那些诱饵,让他们吃下去,让他们走进来!

第二步,就是洛顿河谷平原的决战!这一战,我们赢了,也达到了我的第二个目的,就是消耗草原人的有生力量!”

“可是……我们只歼灭了三万左右。”斯潘摇头:“这怎么够?又有什么意义?”

“意义重大!”帕宁嘴角露出一丝冷冷的笑容来:“恰恰是这三万人,才是将来改变整个局面的关键!”

“怎,怎么会?草原蛮子可是有十几万二十几万的骑兵……”

……

“帕宁是一个聪明人。”

中年贵人看着手里的卷宗密报,轻轻叹了口气。

坐在他对面的是杜微微,杜微微穿着一件皮甲,腰间扎着细细的皮带,手旁放着一把锋利的匕首,正在轻轻的将一根木棍削尖。

“继续说。”杜微微仿佛漫不经心的语气。

“是。”中年贵人笑了笑:“关键就在于罗顿河谷歼灭的那三万多草原骑兵。”

“嗯……”

“第一步,设置第一条防线,死守几天,让草原人着急,磨去草原人的耐性和锐气,让他们焦急的寻求突破口。然后,再卖出洛顿河谷这个破绽。这个时候……草原人做另一个举动,而这个举动。也被帕宁早早的就计算在了心中了!

之前迟迟打不开局面,草原王为了寻求一战来鼓舞士气……同时更重要的是。确立王庭的威望!所以,当打开了突破口,也就是洛顿河谷的时候,草原王派出的先锋进入罗顿河谷平原的军队,是他旗下王庭的直属精锐!也就是草原王庭的王军!

因为草原王要彰显自己的威慑力!他需要让自己的王军建立功勋,这样才可以压制住内部渐渐动摇的士气和军心,压制住其他的部落,死心塌地的听从王庭的命令。不敢有异心!所以,那冲进洛顿河谷平原的,是王庭的嫡系部队!

不多不少,三万多骑。

原本草原王是认为这一战必胜,毕竟打开了突破口,眼前事一片可以长驱直入的平坦开阔地带,是最适合草原骑兵作战的地形,加上优势兵力,没有落败的可能性嘛。

这种放在手边的功勋,自然是要让自家嫡系来取的。

可结果。偏偏这一切都被帕宁计算在内了。

帕宁原本的打算,就是要吃掉草原王庭的直属军队。

若是草原的其他骑兵,别说是三万了。就算再多吃下三万……对草原人来说,也损失得起!

他们这次出来的底子后,接近二十万的铁骑,本钱雄厚。

可偏偏,草原人的制度,却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他们是部落制的!二十多万骑兵,并不全部都是直接属于草原王的。草原上是部落制,在王庭的实力最强的情况下,其他的部落才会屈服顺从草原王的王庭。听从王庭的命令。

一直以来,草原王就是这么干的。草原王庭是最强大的部落。草原王麾下控弦号称十万,可实际上也就七八万。这次出来。也最多就带了四五万吧。

毕竟家里总要留下一两万看守老家和草场。

二十万的铁骑之中,草原王的王庭兵力占据了四分之一左右,正常情况下,已经是最强大的一支了,足以威慑其他部落,号令全军了。

可现在……情况就大大不同了!”

杜微微听到这里,轻轻笑了笑,脸上绽放出艳丽的笑容来,淡淡道:“帕宁诱的就是草原王,吃了草原王的三万铁骑……如今,草原王实力大大损伤,几乎可以说是元气大伤。

如今的话,只怕草原王直属的兵力已经不足两万了。二十多万的大军之中,他区区的两万不到的人马……要想继续让其他那些部落对他俯首帖耳,只怕就没这么容易了。

草原人么……原本就是狼的性子!他们从来不讲究什么忠诚和礼仪,他们讲究的就是弱肉强食!所谓的草原王,都是靠着兵强马壮打出来的。

如今,这个草原王只剩下不到两万人马,而且这么一场大败仗,士气肯定有低落得很,这么几个因素加起来,只怕其他那些部落,就未必再会对这位草原王这么尊重了。

两万不到的人马,虽然也不算太少了,但是在草原人之中,已经无法拥有压倒性的优势了。在那些草原部落之中,拥兵过万的大部落可是有好几个呢……那些部落的族长,未必就不想弄一个草原王的帽子戴一戴啊……”

“接下来就是拖时间了。”中年贵人笑道:“帕宁若是聪明的话,此刻继续和草原人硬拼是没有意义的了。

他若是聪明一些,就会收缩兵力,后撤,让出一片空间来。退到高大坚固的城墙后面,示之以弱,然后以坚城来防御。

只要再打上一段时间,拖上一段时间,让战势继续陷入僵持……那么时间一长,草原人自己内部就会人心动摇!

那个时候,草原王的威信已经没有了……没有了强大的兵力威慑其他部落,那么草原人的内部,多半就会生出什么乱子!

说不定,会在咱们罗兰帝国的境内,就开展一场王位争夺战呢。”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