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 【辛克莱尔的忧心】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5-01-01    作者:跳舞

辛克莱尔大主教看着那座宏伟的神庙,脸色显得忧心忡忡。

这次来西北之前,他心里还有些不以为然。尽管早就听说这个达令陈在西北圈地建城,但是原本对西北的印象就是贫瘠和人烟稀少。在他心中想来,这个达令陈在西北建造的所谓新城,大概也就是一个破落的小村寨而已了。

可真的来到了这座新城的时候,让辛克莱尔主教狠狠的震撼了一下!

黄土砖建造的这座新城,要说美观,倒也还罢了,可至少看上去气势却很足,建筑也颇有几分恢宏的感觉。房屋和城墙足够大气,街道也足够宽阔。

虽然现在人口还不算很多,万把人的小城,看上去倒也熙熙攘攘。

最让辛克莱尔感觉到扎眼的,便是那座神庙!

无双武圣教的神庙!

每天黄昏的时候,辛克莱尔站在自己住处的二楼楼上,看着夕阳之下,就能听见隐隐随着风声送来的祈祷歌唱的声音。

那怪腔怪调的歌曲,含糊不清的歌词,都让他感觉到很不舒服——至于那些穿着白色长袍的所谓的“教徒”,更是让身为女神虔诚信徒的辛克莱尔感觉到不安!

他能清楚的感觉到,那些穿着白色袍子的信徒们,脸上的的表情和眼神,都是足够虔诚的!甚至……个别的人,眼神里会闪动着一种隐隐的疯狂的光芒。

这种光芒,辛克莱尔并不陌生……这种东西叫做“狂热”!在光明神殿的神圣骑士团和裁判所里,那些最最虔诚的教徒,偶尔也有人会流露出这样的目光的。

那座宏伟大气的神庙,虽然看上去还有些简陋。若是比帝都的光明神殿大教堂,那千年的积攒的底蕴,自然要显得破陋得多。可是放在这西北。却已经足够的震撼人了。

尤其是辛克莱尔瞧瞧的在一旁观察了几天,这些无双武圣教的信徒们每天傍晚的祈祷歌唱。都有一套完整的礼仪,一整套完整的流程。

这就让辛克莱尔更不安了!

虽然帝国自从开放了宗教禁令之后,罗兰帝国南北也出现过一些其他的宗教,但是在辛克莱尔看来,都是一些无知的骗子们在瞎胡闹,小打小闹的骗取钱财而已,甚至很多宗教,连一套完整的教义都没有。

可是……这个新生的无双武圣教。却让辛克莱尔如临大敌!

达令陈无疑是一个宗教天才!他给这个无双武圣教制定了一套完整的教义,一套完整的礼仪规范,一套完整的祈祷的流程,甚至还设定了一套在辛克莱尔看来非常不错的,比较严谨的内部人员架构设置:一个大体的金字塔形的架构。

可以看出,这个无双武圣教绝不是瞎胡闹玩玩而已的,这个达令陈有着让辛克莱尔心中畏惧的野心!

最最让辛克莱尔心中滋味复杂的是,他甚至对达令陈的这个无双武圣教,滋生出了一丝淡淡的羡慕!

是的,就是羡慕。

在达令陈的领地里。无双武圣教是唯一的宗教信仰。

这也就罢了。

最让辛克莱尔这个老牌女神信徒感到羡慕甚至是嫉妒的是,达令陈无意之中完成了一件光明神殿一千年来想做而没做到的事情:

政教合一!

在达令陈的领地里,达令陈本人即是教会的最高领袖。同时也是这里的执政最高领袖。

民政,生产,建设,政务,军事,文化……宗教!

所有的权力都是一体的。

这里几乎家家户户的人都信奉无双武圣教,家家户户都有信徒,或者是教会的神仆。同时他们又是达令陈的子民,工匠。农夫,士兵……

这里几乎就是一个把政权和宗教完美结合融为一体的独立小王国了!

光明神殿一千年来想做而没做到的事情。却在这里被这个达令陈做到了——尽管他的地盘和人口都还很弱小。

可想想自己……光明神殿一千年来孜孜不倦的和罗兰帝国皇室斗争抗衡,所求的不就是这么一个局面吗?

基于这样的心理。辛克莱尔这几天来,几乎每天傍晚的时候,都会忍不住悄悄跑上街来,来到这条神庙所在的大街上,远远的观望一会儿。

看着那些信徒们虔诚的祈祷,歌唱——白天的时候,他们会脱下白色的信徒长袍,穿上工作的服装去烧砖,去当木匠,铁匠,或者拿起武器充当士兵去巡逻……

可是到了傍晚,他们都会穿上信徒的长袍前来祈祷。

辛克莱尔越看越觉得心中羡慕……至少在他的心中梦想的,政教合一的国度,就应该是这样的。

可惜……他们膜拜的不是女神。

而是那个什么关什么武神……哼!

异教徒!

辛克莱尔并没有穿自己的礼服……事实上,来到这座新城的第二天,辛克莱尔就发现自己成了一个异类。

在这里满城都是无双武圣教的信仰者的地方,若是他穿着光明神殿主教的红衣法袍出门的话,几乎就如同是一只被丢进狼群的羔羊,实在是太醒目了!

无论他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围观,被人用异样的目光审视着。

因为……排除异己,独尊本教,可并不是光明神殿才会这么做的。

陈道临创办的这个无双武圣教,教义里也有类似的一条:除了无双武神之外,其余的一切宗教都是伪神……

在这里,辛克莱尔很无奈的发现:自己才是异教徒。

穿着一件从仆人那儿借来的普通的麻衣袍子,这位主教才能安然的走在街上漫步四处观看。

街头的另外一端有些堵塞。

临街的一座房子,前些日子被大雪压垮了。

原本若是在帝都,这种事情谁也不会去管,房主也只能自认倒霉。可是在这里,在达令陈的领地里。情况却大大的不同了。

无双武圣教里,有一个名字叫做“兄弟会”的组织。这个组织并不是一个全职的组织,而是教会之中的一些虔诚的信徒。以及一些威望比较高的成员组成的。

这个组织根据陈道临编撰的教义,发扬教会之中所有信徒互相有爱互相帮助的教义信条。兄弟会的成员五花八门。但是却只汲取一些信仰最最虔诚的成员,拥有严格的规则和考核程序。

而兄弟会的成员,平日里所做的最多的事情,便是查访四处,哪个信徒家里出了什么困难的事情,兄弟会都会尽量的伸出援手帮助,以发扬教众兄弟友爱一家的风气。

街头这家房子被雪压垮的房主,恰好是一位信徒。而兄弟会得知了消息。就组织了兄弟会里做工匠的成员,在轮休的时候,跑来这家帮忙修建房子。

这种援助纯粹是义务制的,不会收入分文。作为主人,只要提供给这些工匠工作时候的饭食就可以了。

兄弟会的这种做法,无疑是大大加强了这个新生教会的内部凝聚力。让越来越多的人感觉到加入教会之中的优越感。

说白了,就是感觉到加入了这个教会,就有一种有了很大的靠山,遇到困难都有人帮忙的安全感和踏实感。

时间长了,自然是人心所向。对教会的归属感也越发的牢固了。

而兄弟会里的成员虽然对外做各种援助都是免费的义务,但是对内却也有一套惩赏机制。

在兄弟会里,也会定期对会中表现出色的成员。也就是近期以来,做了很多帮助别人事情的先进分子给予表彰。

得到表彰的人,会得到无双武圣教大祭司达令陈大人的接见。

达令陈大人会给予奖章,并且会记录在案。来年在教会内部职务变动的时候,这些表现杰出兄弟会成员,都会得到教会内部职务的晋升。

辛克莱尔听说,就在新年之前,就有一个兄弟会的成员,因为近期表现杰出而被嘉奖。然后身份就从神仆被提升到了正式的信徒。

还有一名正式的信徒,也被提升到了执事。

无双武圣教目前的人员架构。从低到高级别的顺序。依次是:神仆(非正式信徒成员),正式信徒。执事,主教,祭司,大祭司。

最高领袖大祭司自然是达令陈本人了。

听说他的手下核心班底,他的那位精灵族的夫人,坐了一个祭司的位置。新城的内政总管皮埃尔男爵也占了一个祭司的位置。听说那个李斯特家的小姐也占了一个祭司的位置。

四个祭司的名额,目前还有一个一直空缺,据说是达令陈准备选拔出一个军中的骨干来担任。

这让辛克莱尔有些不安。

陈道临手下的军队,首屈一指的人物自然就是蒙托亚了!除了这位神圣骑士之外,其他人哪里有他更受重用?

可偏偏蒙托亚可是出身光明神殿,可是货真价实的神圣骑士出身,更是曾经的神圣骑士团的团长候选人!

辛克莱尔来到西北,除了表现出光明神殿对达令陈的拉拢之外,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就是奉海因克斯教宗的名义,接触一下蒙托亚和阿德这两个当初从教会里出来跟随达令陈的人。

这两人如今都是达令陈麾下的骨干核心,而教会自然要对这两个游离在外的人好好的拉拢一下——比较的时候,甚至还要敲打一二。

总不能让他们真的忘了本,忘记了自己女神信徒的身份了吧!

可是让辛克莱尔感觉到郁闷的是,来了好几天了,他甚至没有得到一个和蒙托亚私下单独接触的机会。

除了第一天的封爵仪式上,蒙托亚出席了一下——可是大庭广众的,辛克莱尔也没有机会和蒙托亚多说几句话。也就是互相见了一下礼。

记得当时,蒙托亚给辛克莱尔的感觉是:冷淡。

蒙托亚只是依照礼数向辛克莱尔行礼,然后就退到了一旁——这让辛克莱尔心中生出了一丝不妙的感觉。

在帝都的时候,他是认得蒙托亚的,两人之间并不陌生。毕竟一个是大主教,一个是神圣骑士团的团长候选人,都算是教会里的高层了,互相之间认识熟悉也是很正常。

可这次在西北见面,蒙托亚看见辛克莱尔的时候,却仿佛并没有叙旧的意思。

唯一让辛克莱尔心中可以聊以安慰的是,行礼的时候,蒙托亚对自己行的是教会之中的神圣骑士的礼节。

可问题是,接下来的时间里,辛克莱尔再想找机会,找蒙托亚私下里聊聊,顺便传达一下教会对他的关注和重视的意思……可却再也找不到机会了。

蒙托亚只是参加完了陈道临的封爵仪式之后,就立刻离开。辛克莱尔两次去拜访,结果都被告知,蒙托亚大人军务繁忙,已经前往北边的西北要塞去巡视防线整顿军务了。

至于另外一个教会中人阿德,倒是地位没有那么重要。根据辛克莱尔的了解,蒙托亚可谓是达令陈手下军事第一人,而那个阿德就显然没有蒙托亚这般受重用,而是被达令陈派去了帕宁那儿当什么联络官去了,至于什么军事观察组之类的说法,辛克莱尔更是完全没有概念。

最最让辛克莱尔感觉到无奈的是,自己的任务没有完成,自然就不能这么着急的回帝都去。

可是封爵仪式已经结束了,自己却赖着不走。开始的时候达令陈对自己还是很客气的,每天都会来见自己一次,陪自己说几句话,可后来就渐渐的不理会了,而是把自己丢给了那个皮埃尔男爵。

那个皮埃尔男爵却丝毫没有什么好脸色,态度虽然还算客气,但明显却冷淡了许多。

尤其是那张老脸,每次盯着自己的时候,那脸色仿佛就是在说:你还赖在这里干什么?

幸好,南边帕宁的防区在打仗,倒是给了辛克莱尔主教大人继续赖下去的理由:战争期间,道路不安全嘛。

可赖着赖着,眼看已经过了快十几天了。

南边帕宁的大捷消息都传来了。

这一下,辛克莱尔主教就算是想赖下去,都快找不出借口了。

可幸好,就在这个时候……蒙托亚终于回来了!`

.

【祝愿大家新年快乐,全家身体健康!】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